>全部分類>貓尾巴 > 商品詳情 蠢蠢欲動
【8折】蠢蠢欲動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朱禹(倪凈)
出版日期:
2006/08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心跳
NT$144
銷量:0
戀色
NT$144
銷量:2
愛人好可愛
NT$144
銷量:0
蠢蠢欲動
NT$144
銷量:4
她不一樣
NT$144
銷量:5
狂君
NT$144
銷量:0
妳的手讓我牽
NT$144
銷量:1
初瓣
NT$144
銷量:0
很久很久是多久
NT$144
銷量:2
老鼠愛上貓
NT$144
銷量:10
馴花記
NT$144
銷量:5
你的愛好野蠻
NT$144
銷量:0
還是很想他
NT$144
銷量: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她以為,他娶她,是為了得到失落已久的家傳名刀,
可只有他心裡明白,名刀只是個藉口,
他心裡真正在意的是那年夏天,
氣得紅了眼眶又賞了他一巴掌的女孩,
那女孩不美,不只不美,對他還很冷漠,偏偏,
武宸暘就獨獨鍾愛她那清靈獨特的身影,終日面對冷漠的妻子,
再猛烈的愛情也會隨風而逝,在她說討厭他的那一夜,
武宸暘忿而奪門而出,這一走,就是三年……
妹妹愛上她老公?還要求她退出……
朋友說:她不愛武宸暘,那就讓別人去愛,所以她離家出去,
並且寄了離婚證書給老公,她覺得自己的退讓大方得體,
但他說什麼?他不離婚!?還跟她談條件,要離婚可以!
一個名字三個字,只要她接受他三個條件,他就放她走,
只是,那有人先簽下協議再講條件的?
白巧巧覺得她有種受騙的錯覺,
「欲擒故縱」,對,就是這句成語,
她的老公分明是在「引孃入室」……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少奶奶,妳要用早餐了嗎?」

  「我不是很餓,妳幫我準備一杯溫牛奶就好。」

  管家走進廚房,白巧巧則是拿過管家遞來的報紙在客廳坐下。

  「林姨,我媽前天打電話回來,有說什麼時候回台灣嗎?」她前晚很早就睡了,所以沒接到武母的電話,昨天又去參加展大海的畫展,回來都半夜了,所以沒能打電話給武母。

  「有,太太說下個月初回來,還問妳的身體有沒有好一點。」

  武母每年固定跟朋友出國散心,以往白巧巧只要有空,都會陪武母一起去,可今年才剛入冬就染了重感冒,武母擔心她身體承受不了勞累,特別吩咐要她在家裡多休息。

  「我的感冒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妳又天天幫我進補,身體怎麼會不好呢?」

  「少奶奶,妳不要嫌我煩,我也是為妳好,如果少爺知道妳病了,一定又會不高興。」管家把牛奶放在茶几,又想起什麼地問少奶奶:「對了,少奶奶,少爺今年不是說要回台灣過年節嗎?少奶奶……?」

  白巧巧低頭不語,管家以為她沒聽到,又喊了第二聲。

  「呃?什麼?」

  「少爺……。」管家還未出口,就見到少奶奶手裡的報紙,標題斗大的寫著少爺的名字,旁邊還刊了一張照片,照片裡少爺正摟著一名美麗女子,那女子很眼熟,濃妝下的臉孔竟與少奶奶有幾分神似。

  霎時,管家認出那美麗女子是誰了,她是少奶奶的妹妹白巧心,同父異母的妹妹與少奶奶不只長相不同,連個性脾氣都差了十萬八千里。

  少奶奶恬靜溫柔,嫁進武家三年,管家還不曾見她發過脾氣,倒是少奶奶的妹妹白巧心,動不動就愛使大小姐脾氣,一點都不討人喜歡,尤其是前幾年她們父母在一場意外身亡後,少奶奶對這位親妹妹更加疼愛。

  少奶奶的外貌稱不上美人,但據說少奶奶的母親是出了名的大美人,可惜少奶奶沒有遺傳到那份美麗,秀氣的五官比起妹妹白巧心的天生麗質,確實是失色不少。

  儘管管家不怎麼喜歡白巧心,但她也不得不承認,白巧心長得真的是美,精緻五官活脫脫像個漂亮的洋娃娃,正在唸大學的她是個小有名氣的模特兒,正因為如此,常自以為是的誇口,憑她漂亮的臉蛋,一定可以在演藝圈大放異彩。

  只是管家猜不透,白巧心怎麼會跟在海外工作的少爺碰在一塊兒,兩人還不避嫌的親密相擁,這畫面要是給太太看了,肯定又要嘮叨好些天了。

  「林姨,妳剛問我什麼?」

  「少奶奶,妳還是別看今天的報紙了,我去幫妳拿前幾天買回來的雜誌……。」

  白巧巧心知管家的好意,但對方是她的妹妹,她怎麼可能會不高興?

  她跟武宸暘本來就是沒有交集的兩個人,他有他的生活圈,她也有自己的獨立空間,彼此不過問彼此的生活,也不去干涉對方的交友狀況,反正這場婚姻不過是利益所需,各取所得。

  低頭再瞄了眼手上的報紙,站在武宸暘身邊的妹妹,不知是她多心,怎麼覺得武宸暘身邊的巧心笑得很甜蜜。

  「巧心從小時候開始就一直被人誇讚漂亮,我爸也很得意生了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兒。」

  管家睨了一眼,不情願點頭,「白小姐是很美,不過,少奶奶,白小姐不應該跟少爺這樣抱在一起,怎麼說少爺都是她的姐夫,這樣人家會說閒話的。」

  「林姨,妳想太多了,巧心很聰明,她一直都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不會有事的。」她對妹妹有信心。

  「可是……。」

  怕管家再唸,她索性將報紙拿給管家,她不想聽太多關於武宸暘的事。

  「好吧,報紙我不看了,那能麻煩妳拿一本雜誌給我嗎?我去院子看。」這些日子,重感冒的她甚少出門,所以怕她悶的管家還特地跑去書局買了些雜誌書刊,為得是讓她打發時間。

  「少奶奶,妳真的不擔心少爺嗎?他這次出國都已經半年沒回家了。」誰知管家竟然一路跟著她,繼續發牢騷。

  她擔心他嗎?

  不,她不擔心,因為他並沒有給她擔心他的權利,她最重要的工作是將武家少奶奶的角色扮演好,其餘的並不是她的責任。

  「他會有分寸的。」

  這些年,武宸暘不定期回台灣,而海外傳回來的負面風聲更是不少,但不管外頭的傳言如何,她總能平淡看待,不去多聽,也不去多想,因為她根本不想去管他的人。

  「還說有分寸?少爺如果真的有分寸,怎麼會跟白小姐抱那麼緊?少奶奶,妳看了難道一點都不吃醋嗎?妳難道真的都不擔心少爺會愛上別的女人嗎?妳應該對少爺更用心點,不然少爺的心一旦被別的女人搶走了,妳再想搶回來,那比登天都難。」

  「林姨,妳應該很清楚,我跟他是為什麼才結婚的,妳要我去綁住他人、他的心,那你說我該怎麼做?」

  講到怎麼綁住男人的心,過來人的管家可是一肚子經驗談,恨不得一股腦兒的全說給少奶奶聽。

  「少奶奶,妳可以想辦法勾引少爺啊,反正夫妻很多時候都是關起房門來談事情的,這點妳一定要學起來。」
   白巧巧淡笑地瞥了眼喋喋不休的管家,「林姨,我跟他一直都是分房睡,妳說,我怎麼在房裡勾引他?」
   提到他們夫妻倆分房睡的事,林姨肚子裡的牢騷更多,「少奶奶,那妳就不要跟少爺分房睡,天底下有哪一對夫妻像你們這樣,都結婚三年了,不只沒同床共枕過,連見面次數十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難怪太太會埋怨自己等不到孫子出生。」

  「林姨妳怎麼又提生孩子這件事。」她不會為武宸暘生下孩子,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在如此不健全的環境裡長大。

  「少奶奶,我就是覺得你們這麼做不對,我才會一直這麼嘮叼,你們說,像你們這樣到底要怎麼維持夫妻關係,怎麼傳宗接代,太太等著抱孫子等得頭髮都白了,可是你們一個在台灣,一個在海外,分隔那麼遠,平時連通電話也沒有,這叫太太那能不急。」

  被管家說得自己好像罪不可赦,白巧巧啜了口牛奶說:「林姨,我有個辦法可以解決媽的問題。」

  「什麼辦法?」以為少奶奶開竅了,終於想清楚怎麼討少爺歡心,管家連忙湊近身子問。

  「妳幫我跟媽說,我跟武宸暘離婚,讓他去跟別的女人結婚,然後生一堆白白胖胖的孫子,這個辦法妳覺得如何?」

  「呸呸呸…,少奶奶妳說這什麼瘋話?要是被人聽見了,還得了?」管家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好端端的說什麼離婚……。」

  白巧巧見管家那緊張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

  離婚?

  其實她不是沒有想過,只是她找不到合適的理由離開武家,因為要她提出離婚只能有一個可能,而那個可能性,一年高過一年,最近她更直覺,那個可能性似乎就要發生了。

************************************

  晚上。

  「姐,妳睡了嗎?」白巧巧剛沐浴完,正在房裡擦乾那一頭及腰長髮。

  門被推開,白巧心撲到大床,由背後將她抱住,「姐,我被錄取了,我真的被錄取了。」

  白巧巧被妹妹抱得快喘不過氣,根本搞不清楚妹妹在說什麼,「巧心,妳先放開我,我不能呼吸了。」

  「對不起,姐,我不是故意的。」看著姐姐滿臉通紅,白巧心吐舌道歉。

  「沒關係。」她咳了幾聲,順順氣,抬頭問妹妹:「妳剛說妳什麼被錄取了?」

  「就是上次我跟妳提的那支電視廣告,廣告廠商今天告訴我,已經同意由我擔任廣告裡的女主角了。」

  「真的?那恭禧妳了。」她知道巧心花了很大心思在這支廣告片的準備,現在努力獲得肯定了,她更為妹妹感到高興,「那廣告什麼時候開拍?」 

  「過幾天,他們還沒通知我確定時間。」白巧心又興奮的尖叫,「姐,我真的成功了!」

  見妹妹此時的孩子氣,漂亮的臉蛋寫滿喜悅,白巧巧突然想起一星期前的報導,想起妹妹與武宸暘親膩相擁的照片,她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姐,妳怎麼了?不開心嗎?」

  「呃?沒有。」只是腦海裡突然躍升一股奇怪念頭,「那妳是不是要開始忙了?」

  「對啊,從明天開始我要天天去作臉護膚,然後我還要去多買些衣服、鞋子…。」聽妹妹如數家珍地說著,白巧巧拿過毛巾,繼續擦頭髮。

  「姐。」

  「什麼事?」及腰的頭髮半乾,白巧巧將毛巾放在床上,拿過乳液抺在身子。

  「妳借我錢好不好?」她才進大學,而父母親生前的財產有大半都過繼到姐姐名下,白巧心必須等到結婚後才能動用父母留下來的遺產,為此她的手頭並不寬裕,常常跟姐姐借錢。

  「上禮拜我不是才給妳一筆零用錢?妳花完了?」

  「拜託,姐,那一點點錢那夠花,根本不夠我買幾個名牌包,要不是姐夫……。」

  察覺到自己說漏嘴,白巧心連忙摀住嘴巴,「姐,我什麼都沒說,妳不要亂想。」

  「妳姐夫又給妳錢了是不是?」她知道武宸暘對巧心很大方,只要小姨子開口,很少令她失望。

  「嗯。」白巧心點頭,「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那件衣服嘛,剛好碰上姐夫跟他的朋友,然後姐夫就幫我付錢了。」

  「妳姐夫對妳一向很好,可是妳不能每次都這樣,懂嗎?」

  「我知道啦,我又沒有每次都花姐夫的錢。」

  「明天我再去銀行領錢給妳。」

  「姐,乾脆妳辦一張信用卡給我好不好?」

  「妳不是已經有很多張信用卡了,為什麼又要辦新的信用卡?」白巧巧對妹妹沒有節制的花錢方式很不認同,卻又不忍心多說她什麼。

  「我的信用卡額度才幾萬塊,根本不夠刷,姐,妳辦一張沒有額度限制的附卡給我,好不好?」

  看著妹妹,若是以往,她可能會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可這次,她卻拒絕妹妹的要求。

  「不行。」

  「為什麼不行?妳不是有錢嗎?爸媽留給我的錢大部份都在妳名下,我一毛錢都動不了,妳先借我,等我結婚了,我就還妳錢了。」

  「巧心,這不是姐姐有沒有錢的問題,而是妳真的太會花錢了,妳有沒有想過,妳這麼無節制的刷卡,哪天付不出卡費,妳要怎麼辦?」

  「那有什麼大不了的,姐夫一定會幫我想辦法。」

  又是武宸暘?白巧巧擰緊眉心想,從什麼時候開始,巧心跟武宸暘走這麼近了?

  「妳姐夫為什麼要幫妳還錢?」

  「因為姐夫很疼我啊,他才不像妳,動不動就對我訓話,而且姐夫長得英俊瀟灑,家境優渥,那個女的不喜歡他?」說到姐夫,白巧心臉上露出少女嬌羞的愛慕之意,對這個喊了三年的姐夫,她除了尊敬外,這幾年下來,竟然還多了一份她從沒想過的異樣情愫。

  是的,她很喜歡姐夫,憑姐夫的條件,他是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情人,所以她喜歡姐夫並不奇怪。

  再說,姐夫跟姐姐的婚姻,根本沒有愛情可言,甚至比陌生人還冷淡,她覺得姐姐對姐夫的漠不關心很過份,早就看不過去了。

  如果是她,一定會好好愛姐夫,也會緊緊抓住他的心,不讓他有機會去外頭認識其他女人。

  「巧心,妳在說什麼?」

  不可能,巧心一定是在跟她鬧著玩,她不可能會喜歡武宸暘,他可是她的姐夫,這……這怎麼可以?

  白巧心爬下床,下巴抬高,一付理所當然的看著姐姐,「姐,我喜歡姐夫。」向來對自己坦誠,只要想要的,也一定會想辦法佔為己有,白巧心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喜歡上姐夫有什麼不對。

  男歡女愛,在這個社會裡,早是司空見慣。

  「巧心,他是妳姐夫!」

  「那又怎麼樣?我還是喜歡他啊,妳跟姐夫的婚姻根本不幸福,妳一點都不愛姐夫,就是因為妳,姐夫才會長年不回家,也是因為妳,姐夫一點都不快樂!」

  武宸暘是因為她不回家的?

  也因為她所以他不快樂?

  不,不是,那是他離去時的協議,彼此給對方自由空間。

  「我跟妳姐夫,並不是妳想的那樣。」她試著解釋。

  「我才不管妳跟姐夫是怎麼樣,反正我就是喜歡姐夫。」

  「巧心!」

  「妳也看到了,我跟姐夫拍得照片,如果我不說,別人還以為我們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白巧巧全身僵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沒想到妹妹竟然會喜歡上武宸暘。

  「姐,妳最後還是會跟姐夫離婚的不是嗎?」

  「妳說什麼?」

  「本來就是了,妳又不愛姐夫,幹嘛要死纏著姐夫一輩子,而且只要妳跟姐夫離婚,姐夫就能重新找回快樂,那妳為什麼不肯放姐夫自由?」

  要她放過武宸暘?

  巧心是不是想錯了?真正求去的人是她,是武宸暘不肯放人,他說了,要離婚可以,但有條件,而她除非答應他開出來的條件,否則這輩子都別想離開武家。

  只是,他的條件是什麼,至今她沒問過。

  不是她不問,而是聚少離多的夫妻生活讓她根本沒機會多問,可現在,妹妹竟開口要她跟武宸暘離婚。

  「姐……。」

  「我跟妳姐夫的事,我們自己會處理,妳不要多事。」

  「我才沒有多事,我是真心喜歡姐夫,我希望他快樂。」

  「巧心,別跟妳姐夫太過親近,妳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

  「妳不可以喜歡他。」

  武宸暘是個成熟的男人,他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這種霸道又強悍的男人根本不適合才正值十九歲的巧心,他冷酷的連她都不知該如何親近了,天真單純的巧心又怎能了解他?

  「姐,妳好自私,自己的婚姻過得不幸福,連我也不能擁有幸福嗎?」

  因為妹妹這句話,白巧巧一時情緒失控,情急下甩了妹妹一巴掌。

  「啪!」

  巴掌聲在房裡響起,白巧心不置信地瞪著姐姐。

  「姐,妳打我?」

  從小,姐姐就最疼她,現在竟然會出手打她,白巧心傷心地摀住被打的通紅的臉頰哭了起來。

  「巧心,疼不疼,姐不是有意的。」連她都沒想到自己會動手,她怎麼會打巧心,有什麼事用說的就好,她為什麼要動手?

  「我討厭姐,我再也不要見到妳了!」

  「巧心!」

  見妹妹轉身奔出房門,白巧巧急忙想追她回來,卻在門外撞見武母。

*********************************

  「怎麼回事?巧心怎麼好像在哭?」武母正打算過來跟媳婦談事情,沒想到會撞見這一幕。

  「是我不好……。」

  「妳怎麼了?」白巧巧傷心的低頭掩住臉,武母則是緊張地拉她回房間。「是不是巧心說話惹妳難過了?」

  「我……。」

  「妳跟媽說,別什麼事都悶在心裡。」

  白巧巧看著武母擔憂的表情,有口難言的她卻不知從何說起,「媽,沒事,只是我們姐妹倆有些小口角。」

  「是不是巧心又耍任性了?」

  「沒有。」

  「巧巧,妳不能太寵她,這樣對她不好。」

  「我知道。」白巧巧點頭,「媽,這麼晚了,妳找我有什麼事?」

  「我差點忘了,還不是宸暘,他說巧心上次在他那裡住,有幾樣東西忘了拿,問妳要不要他先寄回來家裡。」

  「巧心去宸暘那裡住?」

  什麼時候,她怎麼都不知情?

  到底巧心還瞞了她多少事?

  「妳不知道?巧心這孩子從去年開始就常去找宸暘,有時一待就是一整個月,我以為她跟妳說過了。」

  從去年開始?

  那上次報紙刊的照片並不是一個意外了?

  所以巧心才說,別人都誤以為她跟武宸暘是一對情人?

  怎麼會這樣?

  她從沒想過巧心會跟武宸暘在一起?

  他比巧心還大了十餘歲啊。

  「巧巧,妳不舒服嗎?是不是又頭疼了?」武母見她臉色發白,趕緊扶她在床邊坐下。

  「媽,我沒事。」她只是覺得有些難堪。

  「我看還是叫宸暘把東西送回來好了,畢竟是女孩子的東西,放在他那裡,不清楚的人還以為他在那裡跟女人同居。」

  「媽……。」

  「放心,宸暘不會的,他恨不得女人少去煩他,那孩子天生對女人就不懂得體貼溫柔,除了他妹妹汶漾,他心裡在意的只有妳。」

  在意她?武宸暘在意她嗎?若是在意,當初為什麼會用那種手段強娶她進門?

  不,他不是在意她,他在意的是那把名刀,那把將她一生都送給武宸暘的不祥名刀。

***********************************

  隔天一早,白巧巧沒精打采下樓,管家跟她說巧心一整晚沒回來。

  「少奶奶,白小姐昨晚是不是又耍脾氣了?」

  白巧巧搖搖頭,跟管家要了杯牛奶,「林姨,等一下妳把宸暘的電話號碼給我。」

  端著牛奶杯過來的管家,以為自己聽錯了,瞠目結舌地看著少奶奶,「少奶奶,妳剛說妳要少爺的電話號碼?」

  「嗯。」她想了一晚,覺得她該找武宸暘談一談。

  「太好了,少奶奶,妳終於想通了。」

  見管家心慰的笑容,白巧巧不想多作解釋。

  「對了,少奶奶,少爺那邊現在是晚上,妳如果打過去,少爺可能在睡了。」

  「他應該不介意才是。」畢竟結婚三年,這是她頭一次主動撥電話找人。

  「說得也是,難得妳找他,我相信少爺一定會很開心。」管家邊說邊整理茶几上的報紙,「我馬上去拿少爺的電話給妳。」

  「謝謝妳,林姨。」


第二章


   白巧巧望著電話發呆,手裡拿著武宸暘的電話號碼,竟然有些膽怯。

  她該說什麼?

  要他別再接近巧心嗎?

  還是要他跟巧心保持距離?

  可是他會聽嗎?

  還是會生氣地直接掛她電話?

  不行,她一定要說,就算是惹他生氣,她還是要說,她不能眼睜睜看著妹妹越陷越深。

  於是,她鼓足勇氣,按了電話號碼。

  電話響了幾聲,沒人接,她又等了好一會兒,還是沒人接聽。

  他不在嗎?

  看看時間,那邊現在應該是半夜了。

  他是不在家裡,還是已經入睡了?

  才想掛上電話,那頭卻突然傳來低沈的男音。

  「喂?」

  是武宸暘。

  「喂?」這次,聲音多了點催促。

  聲音聽起來雖然疲累,卻不像是剛從睡夢中醒來。

  白巧巧握緊話筒,輕聲說:「是我。」

  霎時,那頭沒了聲響,要不是聽見那邊傳來的呼吸聲,白巧巧還以為電話斷線了。

  「妳找我什麼事?」

  他從沒想過,拒他於千里之外的妻子會半夜撥電話給他,連一次都沒敢奢望過。

  可,真的是她打來的,而且還是選在他沖涼時打來的,本以為是妹妹汶漾的工作又出了意外狀況,急得半夜找他,怎麼知道,他圍著浴巾衝出浴室,聽到的竟是她清清淡淡的聲音。

  多久了?他應該有半年多沒見到她了?也有半年沒聽到她的聲音了。

  每次來去總是匆匆,他撥電話回台灣,除非必要,否則她根本不接他的電話。

  「你在忙嗎?」她問。

  「如果洗澡也算在內的話,我是在忙沒錯。」他的澡才洗了一半,頭上還有洗髮精的泡沫。

  「那,你先去忙,我掛電話了。」

  「慢著!」

  她敢掛他電話!?

  等了三年,好不容易才盼到她的電話,她敢說不到幾句話就掛他電話!

  「你有事?」

  「妳還沒說找我什麼事。」他走到房間的椅子上坐下,正好面向鏡子,剛好讓他看到自己緊繃的拙樣。

  停頓了好一會兒,武宸暘以為她掛電話了,才要大吼,還好那頭早一秒傳來白巧巧輕淡的嗓音。「我想跟你談巧心的事。」

  巧心?她閒著沒事半夜跟他詢問她妹的事?

  本是期待的心情頓時下沈,武宸暘火大地說:「我先去洗澡,十分鐘後我打給妳。」

***************************************

  這男人在說什麼?

  不是說要問她有什麼事?

  怎麼才一睜眼的功夫,脾氣就來了。

  她惹他了嗎?白巧巧瞪著電話,很是不悅被他莫名其妙的掛了電話。

  她沒猜錯,武宸暘翻臉的衝動比翻書還快,她被他弄糊塗了。

  盯著牆上時鐘,坐在椅子上等電話。

  一會兒她約了展大海,展大海是她兒時長大的玩伴,更是她心中最善解人意的鄰家大哥,雖然展家事業體大,可一心熱愛藝術的展大海無心從商,甚至還放棄繼承權,將所有的財產讓給弟弟。

  有人笑他傻,也有人說他瘋了,可白巧巧明白,展大海淡泊名利的只想平凡過日子,權勢財富對他根本不重要。

  當初若不是無路可選不得不嫁給武宸暘,或許她會選擇跟展大海在一起,畢竟他們彼此了解對方,又能走進對方心靈給予慰藉。

  十分鐘後,冥思的她被電話鈴聲給嚇了一大跳,忙不迭地接起電話,「喂?」

  「妳現在人在那裡?」

  她人在那裡?

  除了在家,還會在那裡?

  她不懂武宸暘為什麼會問了一個這麼奇怪的問題。

  「我在家裡。」

  「我知道妳在家,我是問妳在家裡的那個地方?」

  白巧巧瞪了電話一眼,沒好氣說:「我在我的房間。」

  那頭,又停頓不出聲,她以為線路有問題時,武宸暘才又出聲:「為什麼找我?」

  這人,講電話一定要這麼突然嗎?

  難道不能一次把話說清楚,或是稍微出一點聲音?

  「妳怎麼不說話?」等不到她的回應,武宸暘又問。

  「我以為你又掛我電話了。」

  她聽到武宸暘的笑聲,低沈有磁性,「你笑什麼?」

  「妳怕我掛妳電話?」

  「我不知道。」她才回完話,那頭又傳來陣陣輕音樂聲,是她愛聽的交響樂曲。

  「聽到音樂了沒?」

  「嗯。」

  「那就表示我人還在。」

  霎時白巧巧有種錯覺告訴自己,他是為了她才放音樂的嗎?是為了要她安心嗎?

  「喂?巧巧?」

  「我在聽。」很久沒聽見他喊她的名字了,她竟然感到莫名的懷念。

  「妳找我談巧心什麼事?如果妳是要問她丟在我這裡的東西,那我可以跟妳說,我寄回台灣了。」

  白巧巧聽他說得自然,一時不知要怎麼接話。

  而武宸暘則是拿著無線電話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拿了一罐啤酒後,又走回客廳沙發坐下。「怎麼又不說話了?」

  「巧心為什麼去你那裡?」

  「我以為她跟妳說要來我這裡住?怎麼?她沒跟妳說?」

  「去你那裡的事,巧心從來沒跟我提過。」

  武宸暘俊眉一皺,「那妳以為她為什麼來我這裡住?」他的妻子不會平白無故撥了這通電話給他,肯定是有事要問,而他甚至有預感,她要問的事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我只是想知道巧心為什麼去你那裡住?」

  「妳不高興?」

  「不是,只是我有點擔心巧心。」以前妹妹從來不會那樣頂撞她,但為了武宸暘,她變了。

  「妳擔心巧心怎麼了?」他灌了一大口冰啤酒,想疏解心裡的煩躁。

  「巧心好像會錯意……。」

  「巧巧,巧心已經不是小女孩了,妳並不需要凡事都想著她,也不用太過於擔心她,她已經懂得怎麼照顧自己了。」

  「她才十九歲,還只是個大孩子。」

  「巧巧。」武宸暘語重心長的吁了口氣,「妳嫁給我的時候比巧心現在大不了多少,巧心很聰明,妳不要想太多了,況且我是她姐夫,我也不會讓她受到欺負跟傷害,這一點,妳難道不相信我嗎?」

  「可是巧心對你……。」到嘴邊的話被打斷,武宸暘沒好氣的嚷著。

  「巧巧,我再重申一次,我一直以來都只是以姐夫的身份對待巧心,這一點,妳比我清楚。」

  「我知道妳對巧心很好,可是……!」

  「我娶的人是妳,我要的人也是妳,如果妳希望妳妹妹跟我保持距離,那麼,想辦法討我歡心,讓妳妹妹沒時間來找我!」

  「你…你作夢!」

************************************

  她真的掛了武宸暘的電話,天啊,他一定氣瘋了!

  盯著電話,她看著它猶如燙手山芋,不假思索的拿了皮包快速走出房間。

  她需要一點新鮮空氣,也需要好好想一想,武宸暘為什麼要說那些話?

  他要她?

  不,不可能!

  他根本不喜歡她,從他們結婚開始,他對她就一直很冷淡,更可以說是不聞不問,可他剛竟然說,他要她討他歡心?

  他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他以為她是什麼女人?

  因為生氣,白巧巧沒理會尾隨在後的管家,逕自發動車子,決定先去見展大海。

  「少奶奶,少爺打電話找妳!」管家在後頭拼命喊著,可車子裡的白巧巧什麼都沒聽見,沒多久,車子消失在轉角,而管家拿著無線電話呆呆地望著大門。

  少爺在電話那頭大發雷霆,少奶奶則是開車像是不要命似的,這兩個人是怎麼了?

  一言不和吵架了嗎?

  管家活了五十多歲,從沒見過哪對夫妻跟這兩個人一樣,難怪太太要著急了,再這麼下去,她抱孫子的希望根本是不可能了。

  「喂?林姨?巧巧人呢?」

  「少奶奶開車出去了。」

  「去那裡?」

  「她好像說要去找展先生……。」

  喳!

  這會兒換武宸暘掛管家電話了。

***************************************

  「妳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展大海溫和的問,給她倒了一杯果汁後,繼續作畫。

  「大海,巧心說她喜歡武宸暘。」

  展大海手上的畫筆頓了下,隨即又揮動畫筆,斯文的俊容凝思了幾秒後才又開口:「是她親口跟妳說的?」

  「嗯。」她心煩地喝著果汁,不知該如何是好。

  「那妳愛不愛武宸暘?」

  「為什麼這麼問?」她不答反問,別開眼不想對上展大海深探的黑眸。

  「武宸暘是妳丈夫,妳不愛他,別人想愛,妳可以放手不是嗎?」就事論事,展大海說出自己的觀點。
   她聽完,生氣地瞪展大海,「那不一樣。」

  「那裡不一樣?因為巧心是妳妹妹?」他搖頭,不贊同她的想法。

  「武宸暘根本不愛她。」他對巧心只有兄妹的感情。

  「那又怎麼樣?」

  「這樣巧心會受傷。」她不想妹妹為情所苦,如果可以,身為姐姐的她,希望盡全力保護妹妹不要受傷。

  「那妳怎麼不想想,武宸暘是不是也受傷了?」展大海的語氣帶了一絲遣責。

  「我…,他受什麼傷,他那麼冷血的人,誰能傷害他!」她反駁。

  展大海別有深意地瞄了她一眼,放下手裡的畫筆,認真的盯著盤髮的她看,巧巧不美,但別有一番屬於她自己的清靈,應該說巧巧是理性過剩、感性不足,才會永遠在感情方面不開竅,因苦了對她情有獨鍾的武宸暘,「巧巧,武宸暘的感情如果沒有受傷,怎麼會負氣跑到國外,而且一待就是三年,這其中原因  難道妳從來沒有想過?」

  白巧巧不去深究展大海的探詢,反倒是將注意力放在他今天穿的圍裙上,發現上頭全沾滿了顏料,「我上次買給你的新圍裙為什麼不穿?」

  「這件還能穿。」

  「都髒了。」

  「巧巧,不要躲避我剛才的問題,妳明明知道是妳的冷漠傷了武宸暘,否則他也不可能跑到國外去療情傷。」

  如果他是武宸暘,應該早就提出離婚要求,怎麼樣他都無法接受自己的妻子跟自己保有冷漠,可對另一個男人又是全無心防。

  該說他沒福氣,還是說武宸暘的愛不對時宜,否則怎麼會兩個男人都失去巧巧。

  「我沒有!」

  「妳有。」

  「展大海!」她生氣了。

  她是來這裡跟他討論巧心的事,而不是談她跟武宸暘的。

  「妳叫得再大聲都改變不了事實,武宸暘愛妳,可是妳拒絕了他。」

  「他才不是愛我,他只是愛我媽生前收藏的那把名刀。」而她不過是利益交換下的犧牲者!

  因為這樣,她故意冷淡看待人人稱羨的婚姻,故意無視武宸暘訂婚後霸道的溫柔,更忽略他心裡的感受,她將自己鞏固在牢不可破的城堡裡,不讓武宸暘有機可逞,她對他的態度一直以來都是很冷、很淡,因為她氣他,不該為了那把名刀而娶她,他不該!

  「巧心不可以愛上他。」

  「如果巧心可以撫平武宸暘心裡的傷痛,能為他帶來幸福快樂,為什麼不能?」

  「我說不能就是不能!」

  見她掩面低嚷,展大海走近她,將她手裡空了的杯子拿去,並且為她再倒了一杯果汁,「上次妳說想跟武宸暘離婚,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理由,現在妳已經有機會了,妳可以正式跟武宸暘要求離婚。」

  「大海……。」她抬頭,看著展大海清澈堅定的目光。

  「等離婚後,妳搬來跟我一起住,讓我照顧妳。」為什麼一件極為複雜的事,由展大海口中說出來,總能變得如此雲淡風輕。

  「你要照顧我?」

  「我們一開始不是就這麼說好的嗎?我不會放妳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生活。」他還記得少女時期,巧巧瀾漫天真的笑容,總能輕易敲動他的平和的心靈。

  「可是……。」

  「沒有可是,這是妳唯一可以跟武宸暘要求離婚的機會,現在就回去撥電話給他,告訴他妳決定離婚。」

  「他會生氣……。」她猶豫。

  「那就讓他生氣,對於一個妳不愛的男人,妳根本不需要太在乎他的感受,也不必去多想他可能會承受的痛苦。」

  突然,白巧巧覺得她認識的展大海不見了,眼前的男子像是變了一個人,感覺好陌生。

  她今天好像來錯了,不該來找大海的,真的不應該來,可這幾年下來,只有大海一直都是她心事的傾聽者,聽她將心事一件一件的娓娓訴盡。

  但今天他一反常態,主動要她離婚武宸暘,為什麼?

  而更令她納悶的是,在大海提到離婚兩個字時,她腦子裡唯一浮現的,竟是武宸暘大發雷庭的表情,這又是為什麼?

*****************************************

  那天後,她以為武宸暘會再撥電話回來,可她猜錯了,他並沒再打給她。

  而巧心則是跟她陷入冷戰,完全不跟她說話,最後還一聲不響的拎著行李出門走了。

  那件事發生後幾天,還未平息的僵局在她與巧心之間漫延時,竟然又讓她看到武宸暘的照片被刊在報紙上了,這回被他抱在懷裡的女人是個陌生的西方女子。

  白巧巧不覺心想,他是故意的嗎?

  管家見她細眉輕擰,緊張地說了 :「少奶奶,妳要不要再吃一片土司?」管家試著引開她的注意。

  「我不餓。」他竟然送了那女的定情戒,女子修長手指發光,看得她好不刺眼。

  「那妳要不要再喝一杯牛奶?」

  「我不渴。」

  那女的是誰?為什麼在他懷裡笑得那麼開心?

  白巧巧將報紙閤上站起身,「少奶奶,妳要去那裡?」管家被她突來的舉動給嚇一跳。

  「我想回房間休息一下。」

  一大清早,她就被武宸暘惹得沒食慾。

  「少奶奶,妳別理那些報紙寫的,那些記者根本是胡亂說的。」

  「那照片也是亂拍的嗎?難不成有人拿著槍要他抱那女的?」

  「說不定是誤會,妳可以打電話去問少爺。」

  「不用了,我現在不想聽到他的聲音。」

  纏繞在心頭的困惑還沒釐清,她怕自己會失去一直以來對他保有的冷漠,此時她的情緒太激動了,她需要時間先平緩自己起伏不定的心情。

  「少奶奶?」

  「今天的報紙妳記得拿出去丟了。」

  「少奶奶,妳真的不問少爺嗎?」

  白巧巧搖頭,就算她問清楚了有用嗎?

  又能為她的婚姻帶來什麼?

  照片裡的女人很美,而且還一付小鳥依人的幸福樣窩進武宸暘懷裡。

  她跟武宸暘有什麼關係?

  一個有錢有勢卻不在她的男人,她又能拿他如何?

  「少奶奶?」

  「隨他去吧,反正早晚都是要發生的。」武宸暘的出軌,她早有預感,也早有心理準備去面對。

  不再理管家說什麼,白巧巧黯然上樓。

  回房間後,心情沮喪的她坐在化妝台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覺露出苦笑。

  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她拉開化妝台的右邊抽屜,拿出被壓在最底層的牛皮紙袋,小心翼翼地取出裡頭的文件,那是武宸暘離開台灣前一晚交給她的離婚證書。

  簽名處男女雙方還是空白,武宸暘說了,要他答應離婚可以,但他每簽下一個字,她就要答應他一個條件,他的名字三個字,意思是她要允諾他三個條件,否則他不會放她走,可她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那三個條件到底是什麼?

  她一直很仔細將離婚證書收著,沒對誰提過這件事,也很少猜想武宸暘給她這份空白離婚證書的用意為何?

  他與她,似乎因為第一次的錯遇而無法真心接納對方,特別是她。

  高中最後一年的暑假,剛結束大學考試,閒著無聊的她,不想跟阿姨及妹妹出國旅遊,所以她找了一份工作打發時間。

  透過朋友的介紹,她進入武家的「武館」古董店打工。

  在「武館」裡,她負責的工作是整理店內商品及結帳,工作量不算重,但要十分細心,也需要耐心跟客人解釋商品的來源及歷史性。

  也就在那一年,十八歲的她遇見了唸完研究所,當兵快要退伍的武宸暘,他是武家長子,對古物別有一番見解,因為大學及碩士都研讀考古系,所以他對經營家族裡的古董事業並沒有太大熱忱,反倒是對前線的挖掘工作更感興趣。

  第一眼看到武宸暘,只覺得他長得帥氣挺拔,但因為他總是來去匆匆,所以對他的印象一直都不深刻。

  直到那一天她值班,一名中年男子對她動手動腳,氣不過的她一時情緒激動,揮手給那人一巴掌。

  馬上地,客人粗聲咒罵,惡狠狠地衝上前要還以顏色時,不知所措的她以為要被打了,誰知,過了好半晌,恐懼的疼痛感並沒有傳來,反倒是聽見那名中年男子的哀嚎求饒聲。

  她猛地睜開眼,發現那名中年男子被擒住,痛得裂嘴呲齒地,「他有沒有對妳怎麼樣?」一件男外襯杉披上她裸露的肩膀。

  那聲音很耳熟,感覺在那裡聽過,可是驚嚇過度的她一時聽不出來是誰。

  「武宸暘,你敢這樣對我,你不怕我一狀告到你母親那邊!」中年男子死到臨頭還在叫囂。

  那冷得如地獄般的寒眸直視中年男子,冷聲道:「你以為我會擔心嗎?」

  「我可是你們武家的大客戶,你敢這麼對我?」

  「馬上跟這位小姐道歉!」

  「我為什麼要跟她道歉?憑她長得這付模樣,我根本沒興趣碰她!」

  「你說什麼?」那聲音的冷度更低,幾乎接近北極。

  白巧巧因為對方的惡言氣得臉色發白。

  「我……。」中年男子沒機會多說,武宸暘的拳頭已經揮下,重重擊在他腹部。

  碰!

  中年男子被打得跌倒在地,還撞上一旁的櫃檯。

  「哇!」她被眼前的打鬥嚇住,動都不敢動的呆在原地尖叫。

  武宸暘回瞪她一眼,隨即拎著中年男子的衣領,一出手又是幾個重拳,打得那人哀聲求饒。

  「跟她道歉!」他堅持。

  「我……。」中年男子心有不甘,對還沒沾到口的女孩恨得牙癢癢的,「是她勾引我的。」

  「你還胡說?」

  「我沒有,是她自己穿得引人遐思,哪個男人會白白放過這種機會!」

  「道歉!」

  白巧巧為中年男子的話而呆住,她沒想到是自己引起他的邪念,可她什麼都沒做啊,只不過是因為快下班了,看店裡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值班的她在同事相繼離開後,先進休息室換回自己的衣服,當她走回展示中心時,中年男子正好走了進來,這不是她錯!

  她的衣服只是背部的肌膚多露了些罷了!

  今年暑假,走在路上的女生都流行穿這種類似肚兒的上衣,感覺清涼也別有一番東方味。

  「如果你不想我以目擊者的身份送你進警察局,最好馬上跟這位小姐道歉。」

  「我…,好,算你狠。」中年男子氣呼呼地轉頭瞪白巧巧,不情不願地吐出歉語。

  白巧巧則是別開眼,雙手抱住被拉扯掉的帶子,往後退開一步。

  「我都道歉了,你是不是可以放開我了?」

  「快走!」武宸暘鬆手,目露凶光瞪人,「下次別再讓我看見你。」

  中年男子冷哼離去,直到那一瞬間,白巧巧還沒從驚嚇中回神。

  「妳有沒有怎麼樣?」武宸暘上前問她,「要不要我送妳回家?」

  「不要!我自己會走。」她轉身也要離開,卻被武宸暘給拉住。

  「妳去哪裡!」

  「你快點放開我!」他捏痛她的手腕了。

  「妳不怕那男的在外頭等妳?」

  驚愕的她,單純的沒想過這種事。

  「等我一下,我去關電源,我送妳回家。」

  「不要。」她不想麻煩他。

  「妳怕我對妳不安好心?」

  「我沒有……!」

  「那就乖乖在這裡等我!」

  見她僵著表情不說話,武宸暘瞧了下她上衣掉落的帶子,「轉過身去。」

  「你要幹什麼?」她防備的叫。

  武宸暘拉過她背向自己,在她反抗前,動手幫她繫上帶子。「妳穿成這樣怎麼出去見人?」她難道不怕再碰上其他有邪念的男人?

  因為剛才拉她的源故,披在肩上的襯杉早就掉在地上,武宸暘在燈光足充的情況下,瞪著她白晰完美的背部曲線。

  剛才那名中年男子說的沒錯,她的穿著確實是引發了男性生理上的遐思。

  「下次上班,不要再穿這種衣服!」他在她背後說話。

  「你憑什摩干涉我穿什麼衣服?」

  「不好看!」

  白巧巧轉過身,生氣的瞪他。

  「妳是來這邊工作的,不是來賣弄色相。」

  啪!

  一記耳光打在武宸暘的臉上,隨即白巧巧的手即被他擒住,疼得她擰眉。

  「妳敢動手打人?」他臉上很快浮出巴掌印。

  「是你說話太過份了!」她氣得紅了眼眶,直想抽回自己的手,奈何他不放人。

  「妳相不相信我可以當場撕下妳的衣服,告訴妳我有沒有說錯!」

  「你敢?」

  「小女孩,不要挑釁男人攻擊的本能!」匆匆丟下這句話,武宸暘又凝了她一眼,再一次將她曝露在外的白晰肌膚看盡眼裡後,皺眉轉身進入內室。

  這人……太過份了!

  白巧巧瞪著高大背影遠去,雙手環住顫抖的自己,她覺得自己受到委屈了。

*************************************

  一分鐘後,武宸暘由內室走出來,見展示中心沒半個人影,他朝四周再看了看,想喊人時,他才發現  自己連對方的名字都不曉得。

  沒有回應,空盪盪的店面除了他,只有地上被遺落的襯杉。那女的,竟敢這麼走人!

  隔天,白巧巧以電話辭了古董店的工作,她發誓再也不踏進「武館」一步,也不想再見到武宸暘。雖然他好意救了她,可是他的話也重重的傷了她。
   他說她賣弄色相!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