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不擇手段娶前妻
【6.2折】不擇手段娶前妻

臉紅紅BR1039--喬湛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8/12/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04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0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5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5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4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1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2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老公的責任,除了甜言蜜語,還得哄老婆上床;
老婆的無奈,不但青澀害臊,還得躲老公糾纏。



妳以為,這個婚是妳說結就結,說離就能離的嗎?
游歷宸不曾為俞幼薇上過心,當初會結婚, 是迫於聯姻壓力。
而家道中落的她,卻傻得愛他, 所以她高攀了他這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子。
她原以為,游歷宸的老婆她會當上一輩子, 沒想到,最後提出離婚的人卻是她。
游歷宸一向高傲慣了,在他的世界裡,只有他不要, 沒有他得不到的,
結果卻在前妻身上踢到鐵板。
他承認,與她的婚姻並非他所願,他也沒有不愛她, 床上床下都恪守丈夫責任,
他就想不明白了, 這女人到底是什麼時候有了想要離婚的想法。
她要離是嗎?他可以簽字,她想要再找男人嫁, 他不反對,反正她嫁來嫁去,也只能嫁他。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游氏作為一間家族企業,它的興起與穩定發展讓人們看到了家族企業走向世界的希望,尤其近幾年在游家長子游歷宸的配合下,游董事長更是如虎添翼,父子倆引領著游氏進入前所未有的鼎盛時代。
  幸福村開發案是游歷宸接管總裁之位以來,接手的第二個大企劃,這一次依然不負眾望,游大總裁大獲全勝。
  然而他嘴角那抹得意的笑容並沒有維持太久,就在他將合作方代表送到門口,回到辦公室,看到梁秘書交給自己的文件,一份離婚協議書加上洋洋灑灑幾大頁的私人物品清單時,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凝結了。
  「這是什麽時候的事?」游歷宸攥緊手中的文件,一雙劍眉不自覺蹙起。
  這些是不久前總機小姐送上來的,因為總裁辦公室的文件一向是梁秘書在處理,梁秘書以為是工作文件,拿到文件的第一時間就拆開來看了,卻……卻沒想到會是少奶奶送來的離婚協議書。
  梁秘書深知開發案簽約會議的重要性,怕干擾到老闆的心思,他特地等到會議結束,老闆心情愉快的時候才呈上文件,只是根據老闆此時鐵青的臉色可以判斷,這似乎起不到什麽作用。
  得不到下屬的回答,游歷宸開口催促,聲音冷得可以結成冰,「說話。」
  梁秘書頭皮發麻,聲音顫抖地答道:「您開會的時候,總機那邊送上來的。」
  開會的時候?那女人有這麼大的膽子,怎麼就不敢親自交給他?游歷宸抿緊唇,看著離婚協議上娟秀的簽名,只覺得胸膛有一股怒焰在燃燒。
  他放下文件,拿出手機撥打妻子的號碼,結果遲遲無人接聽。很好,跟他耍性子是吧,那他就儘管等著,她能鬧到什麽時候。
  游歷宸將手機丟到桌子上,臉上閃過一道煩躁的表情,但他自己並沒察覺,「下一個行程是什麽?」
  「什麽?」以為自己聽錯了,梁秘書露出一個驚愕的表情。
  「梁秘書,你是第一天跟我嗎?」他討厭同一句話說第二遍。
  收起老闆的警告,梁秘書連忙打起精神,向老闆彙報工作,只是心裡卻在為溫柔善良的少夫人感到不平,平時對人家不上心就算了,現在人家都送來離婚協議書了,老闆居然還能若無其事的工作,唉,換他是這個女人,也會心灰意冷地跑掉。
  不是猜不到梁秘書心裡的想法,游歷宸只是覺得,俞幼薇不可能真的和自己離婚,她只是想用這種方式向自己傳遞某些訊息罷了,畢竟女人嘛,不都這樣嗎?
 
  ◎             ◎             ◎
 
  游歷宸甩開腦中煩人的思緒,集中精神到工作中。
  下午六點,游歷宸難得準時下班,只是當他回到家,卻發現那個每天都會守在客廳等他下班的女人並不在,他走進屋子,一路沿著廚房、客房、書房、陽臺尋找,都沒有找到她的身影。
  他來到主臥室,折疊整齊的床被也如過去的每一天一樣,空氣中仍然帶著淡淡的女人味,那熟悉的花香是屬於妻子的味道。
  可她的人不在。
  游歷宸拿出手機再次撥打她的號碼,可響了幾聲後轉進語音信箱,還是不接他的電話?這女人是向天借了膽子嗎?他瞇起眼,胸膛充斥著一股熊熊的怒焰,那個女人是怎麼回事,難道離婚由她說了算,都不用面對面談一談?
  還有原因呢,現在的女人吵著離婚都不用理由的嗎?游歷宸抿緊雙唇,感覺自己越來越煩躁了。
  不多時,游歷宸攥在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他迅速接起,正想開口,卻被話筒另一端的人給搶了白,語氣聽起來很是著急,「阿宸,薇薇真的離家出走了嗎?」
  「誰告訴您的?」游歷宸直覺不會是俞幼薇告訴奶奶的,不然奶奶不會等到現在才打電話來質問,很快的,他在腦海中鎖定了一個人,看來他的好秘書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居然敢背著他跟奶奶告狀。
  「我問你,你到底做了什麽事,惹我孫媳婦傷心了?」游奶奶一心只想知道孫媳婦離家出走的原因是什麽。
  「我也很想知道我做了什麽事讓她不告而別。」想到這,游歷宸只覺得一股莫名的悶氣卡在胸口。
  「我不管,你快點去把我孫媳婦帶回來,不然別怪我不認你這個孫子。」氣呼呼地說完這句話,老人家就掛了電話。
  游歷宸揉了揉正隱隱作痛的額角,頓時感到很疲憊,最近為了幸福村的企劃,他每天睡眠不足六小時,好不容易一切塵埃落定,他該好好休息,卻沒想到向來溫順聽話的妻子竟會給他鬧這麼一出,這算什麽?離家出走?不告而別?呵,真是荒唐。
  沒有去想現在已經是下班時間,游歷宸拿出手機按下一組熟悉的號碼,待對方一接通就強勢地開口道:「查一下她的行蹤。」
  沒頭沒尾的,他最好知道老闆說的是誰,電話那頭的梁秘書抱怨歸抱怨,還是在老闆掛斷電話後,馬上聯絡徵信社,打聽少夫人的下落。
 
  ◎             ◎             ◎
 
  次日下午,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色奔馳穩穩停靠在一家名叫轉角愛的咖啡店門口前,游歷宸從車上下來,抬頭望著店名,素來嚴肅的唇角緩緩勾起抹嘲弄的弧度,轉角愛?
  這家店的老闆想必是個浪漫主義者,只是游歷宸不懂,愛情這種虛無渺的東西怎麼會有那麼多人為它赴湯蹈火。在他的認知裡,只有權勢和財富才是值得嚮往和追求的東西。而他這些年來,確實也朝著自己的目標在不斷地前進著,帶領著整個游氏不斷地開拓更寬廣的天空。
 
  ◎             ◎             ◎
 
  此時,咖啡店內。
  俞幼薇收拾完桌子回到工作臺,正要清洗手中的杯子,卻不由自主地看著裡面的黑色液體出了神,她記得,游歷宸也很喜歡喝咖啡,而且是那種很濃很苦的黑咖啡。
  雖然她不懂那種像中藥顏色的東西有什麽好喝,但因為他喜歡,她還是偷偷去學了煮咖啡的手藝。
  每天他在家裡工作的時候都會默默為他準備好,她總是這樣,努力地迎合他的喜好,她以為自己這麼做,他總有一天會看到她的付出,他會愛上她,一如她愛他那樣。
  可這樣的期待卻在某一天,被她不經意聽到的一番通話澈底地打碎了。
  那天,俞幼薇跟往常一樣送便當到公司給游歷宸,正好碰上游歷宸在跟人聊天,她無意打擾,想到外面等他,卻在聽到對方提到自己後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腳步……
  「游大總裁,聽說貴夫人每天都會給你送愛心便當,你現在是不是感覺特別幸福?」
  「關你什麽事?」
  「切,真是小氣,好歹我們也認識二十幾年了,跟我分享一下心情又會怎樣?」
  「不怎麼樣。」
  「什麽?」
  「就我和她,平平淡淡的,不怎麼樣。」
  「不是吧,我知道你們是因為家裡的關係才會結婚的,但好歹都相處這麼久了,難道你們之間就沒有一點火花嗎?」
  「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思緒轉到這,俞幼薇感覺有人走到了工作臺這邊,她連忙調整心情,收起不該有的情緒,臉上揚起專業又禮物的笑,道:「歡迎光臨,請問……」
  「妳鬧夠了嗎?」不急不躁的低沉嗓音打斷了她未完的話語。
  俞幼薇一愣,倏地抬起頭,望著不該出現在這裡的男人,好一會回不了神。
  沒聽到她的回應,游歷宸微蹙起眉,沉聲又道:「鬧夠了可以跟我回家了?」
  聽了他的話,俞幼薇回過神來,正想問他怎麼知道她在這裡,可轉念一想,以這男人的身分地位而言,要想知道一個人的下落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她咽回未出口的疑問,回應道:「抱歉,我不會跟你回去了。」
  似沒料到會從她口中得到這樣的答案,游歷宸原本微蹙的劍眉一下子收得更緊了,「妳說什麽?」
  沒有被他自然流露的強大氣勢嚇到,俞幼薇的態度是連她自己也想不到的冷靜與淡定,「我說我不會跟你回去。」
  「理由。」面對她難得的任性,游歷宸的語氣依舊是一貫的沉著,可如果細看的話,還是可以從他那雙黑眸中找到一絲隱藏的惱怒,也對,游大總裁的專制霸道是出了名的,怎麼可能忍受得了有人挑釁他的權威?
  「離婚協議書我已經寄給你了,難道你沒收到嗎?」
  「收到了。」他生硬的扯了下嘴唇,「然後呢?」
  「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老婆了。」這話還用她說得那麼清楚嗎?
  聞言,游歷宸笑了笑,笑意卻絲毫不達眼眸,「俞幼薇。」這是他頭一回連名帶姓地叫她,「妳以為,這個婚是妳說結就結、說要離就能離的嗎?」
  「我已經決定了。」
  呵,愚蠢的決定。游歷宸抿緊雙唇,眼底的惱怒漸見鋒芒,「那妳知不知道,這個婚只要我不同意,妳就離不了。」
  「游歷宸,你為什麽要這樣,反正你對我又不上心,何不爽快簽字離了我。」
  「不上心又如何?」他冷笑,「我剛剛已經說了,這個婚不是妳說結就結、說要離就能離的。」
  不上心又如何,不上心又如何……這幾個字像一把利劍一般刺向俞幼薇的胸口,讓她頓時疼痛難當。
  「游歷宸,你是不是覺得由我提出離婚,傷了你那高傲的自尊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你大可以對外說是你想要離婚的。」
  「我沒妳那麼自私。」
  她自私?一個霸道、自私,做事從來不顧及別人感受的人居然說她自私?俞幼薇覺得可笑至極,「就算你覺得我自私,我也一定要離婚。」
  沒有絲毫的猶豫,游歷宸答道:「不可能。」
  「如果游先生非要這麼堅持的話,那我們只能法院見了。」
  游先生?游歷宸瞪著她,因她生分的稱呼而煩躁起來,「妳叫我什麽?」
  「游先生,如果你沒其他事的話,請不要打擾我工作好嗎?」剛才看見他有些忘情了,才會在這種環境下跟他爭論私人問題,現在冷靜下來才發現已經有好幾個客人正好奇的看向他們這邊了,噢,還有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眼前的游先生太過迷人了,出色的外表和高大的身姿不管身處哪裡都是那麼輕易的博取別人的眼球。
  「夠了。」聽她越叫越順口,游歷宸只覺得一股悶氣堵在胸口,「妳到底要鬧到什麽時候?」她已經好些天不回家了,一開始,他以為那不會改變什麽,可天知道,他的生活早已天翻地覆了。
  早上起來沒有熱騰騰的早餐吃,出門前也沒有人為他準備穿戴的衣服和領帶,下班回到家也沒有那盞暖黃的燈在等著自己。更糟糕的是,原本溫馨的房子隨著女主人的離開而到處充滿了寂寥的氣息。
  他的工作已經很累了,只想下班的時候回家感受一下溫馨的氣氛,可她為什麽不能像以前那樣乖乖的就好,為什麽要跟他耍性子。
  游宸宸煩躁得有種揉亂一團黑髮的衝動,但他引以為傲的自制力不允許他那麼做,他迅速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臉上的神態更是一貫的冷靜自若,「奶奶讓我帶妳回家。」
  聽他搬出奶奶,俞幼薇頓時了然,不覺為自己剛一見到他時產生的期待情緒感到可笑,呵,她不是早該知道了嗎,這個男人不愛她,更從來不懂她的心。
  當初他會跟她結婚,也是迫於家族的壓力,而現在,如果不是因為奶奶,他又怎麼可能親自來找她呢?
  只是,她還是沒有自己想像得那麼堅強,得知這個答案,她的心竟比剛才還要痛上一分,真是沒用啊。
  俞幼薇不自覺的攥緊置於身側的小手,指甲掐入掌心的痛楚提醒她該清醒過來了,她扯了扯嘴唇,努力揚起一抹完美的弧度,落落大方的說道:「游先生,我現在很認真地告訴你,我沒有在鬧,也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真的想跟你離婚。」
  「為什麽?」他本不會問,可還是問出來了。
  俞幼薇也驚訝,她以為高傲的游先生永遠不會問她離婚的理由,她扯了扯雙唇,嘴角泛出一抹不易察覺的苦澀笑容,答:「我想去尋找屬於我自己的生活。」
  屬於自己的生活?這女人說的是什麽鬼話,難道和他結婚、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就不算她的生活嗎?
  游歷宸雙唇抿起,感覺胸膛內有一團火在四處亂撞著,他瞪著她,黑色的眼眸裡同樣閃爍著一股無法遏止的怒氣,好似火山爆發般噴射出來,「俞幼薇,妳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麽?」
  「我很清楚。」她很冷靜,前所未有的冷靜。
  「如果我是妳的話,我會選擇收回剛才的那些話。」如果她那麼做,他或許還能原諒她這幾天的任性行為。
  「這位先生……」忽然,一道溫和的嗓音劃破冷凝的空氣。
  游歷宸倏地轉頭,瞪向半路殺出的程咬金,然後他看到的是一個斯文雋秀的男人,對方正朝著他們的方向走過來,最後站到了俞幼薇身邊,這個人是這家咖啡店的老闆徐靖,同時也是俞幼薇的大學學長。
  徐靖今天出去外面辦事,剛一回到店裡就有店員跑來告訴他,說是有個氣場強大的男人來找俞幼薇,兩個人似乎談得不是很愉快,讓他趕快去救場。
  他沒有片刻的停留,馬上趕到這邊,正好聽見游歷宸對俞幼薇說出的那句類似威脅的話語。
  「有什麽是我可以服務你的嗎?」
  游歷宸望著他,渾身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狂妄與傲氣,語氣高傲地問道:「你是哪位?」
  「我是這裡的店長徐靖。」無懼男人的強勢,徐靖臉上的笑如沐春風。
  「我在跟我的老婆談事情。」言下之意,他最好不要插手。
  徐靖不是聽不懂,卻故作不懂,笑道:「薇薇是我的店員。」
  薇薇?游歷宸瞇了瞇眼,因這親暱的稱呼感到不爽,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憤怒影響了錯覺,游歷宸竟覺得徐靖口中的我的兩個字無比刺耳。
  尤其是他一副保護者的姿態站在自己老婆旁邊,更是讓游歷宸覺得礙眼極了,說出口的話幾乎能將人凍傷,「我在跟我老婆講話,你能幫上什麽忙?」
  「游先生,我要工作了,麻煩你先離開。」察覺游歷宸語氣中的不快,俞幼薇連忙出聲,不想將無辜的學長牽扯進自己和游歷宸之間的紛爭。
  沒想到她會開口趕人,這讓習慣了被人追捧的游大總裁頓時感覺沒面子,他有些氣結地瞪了俞幼薇一眼,然後語氣高傲地丟下一句,「我再說一遍,妳剛才提的要求,我不同意。」接著轉身走人。
 
  ◎             ◎             ◎
 
  隨著游歷宸的離開,俞幼薇只覺得自己像是剛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鬥般,整個人有種虛脫的感覺。
  察覺她的異樣,徐靖伸手扶住她的肩膀,語帶關心的問道:「還好嗎?」
  「我沒事。」俞幼薇感激的看著他,想到剛才游歷宸傲慢的態度,她感到很抱歉,「對不起,學長。」
  「為什麽突然說對不起?」徐靖不解。
  「因為我的關係,讓你平白無故受了那個人的氣。」那天俞幼薇從家裡出來,正迷茫著不知該去哪裡時,在街上偶遇多年不聯繫的徐靖。
  得知她的遭遇,徐靖開口邀請她加入自己剛開業不久的咖啡店,基於自己的處境,俞幼薇接受了他的幫助。
  「我沒關係的,不用覺得抱歉。」徐靖望著她,她臉上的落寞讓他看了好心疼,「倒是妳,真的沒事嗎?」
  為了不讓學長擔心,俞幼薇硬是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安慰道:「嗯,我不會有事的,學長請放心。」
  她越是這樣,他越是放心不下,「薇薇……」
  「怎麼了?」
  「我……」徐靖張嘴想說些什麽,可剎那間又陷入了猶豫中。她才剛經歷婚變,這時候向她表明心意的話,她一定不會接受自己,思及此,他咽回心中的話,朝她溫柔一笑,道:「有什麽需要幫忙的,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嗎?」
  「我知道了,謝謝學長。」
  另一端,梁秘書正坐在車子裡,邊等著老闆邊用手機操控工作,一看見老闆從咖啡店裡走出來,他馬上結束通話,開門下車,心急地問:「老闆,談得怎麼樣了?」
  「有老闆向下屬彙報事情的嗎?」游歷宸霸道冷傲的語氣中還夾雜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怒火。
  心細如梁秘書聽出來了,他摸了摸有些發涼的脖子,心裡忍不住嘆息,唉,看老闆一副惱火的樣子,想必是談不攏了,但這事也怪不得大少奶奶,要怪就怪老闆自己對人家不上心,還將人家當成擺設。
 
  ◎             ◎             ◎
 
  從小,游歷宸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子,再加上自身優越的條件造成了他狂妄驕傲的個性。在他的觀念裏,只有他不要,沒有他得不到的,卻沒想到,如今他會在俞幼薇身上踢到了鐵釘子。
  他承認,這樁婚姻一開始並非他所願,但婚後他亦恪守一個丈夫的責任,在物質上更沒有虧待過她,他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什麽時候產生了想要跟他離婚的想法。
  游歷宸仰頭靠在椅背上,單手揉捏著疲憊的眉心,為了幸福村的開發案,他有好一陣子沒能好好睡一覺。本想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放鬆一下,沒想到俞幼薇卻給他鬧了這麼一齣。而且她那天說什麽來著,她說是為了尋找屬於自己的生活才跟他離婚?這是什麽鬼理由。
  下一秒,游歷宸似想到了什麽,他倏地放下手,從辦公椅上坐直起來,接著按下內線,吩咐道:「備車,我要出去。」
  辦公室外面的梁秘書正忙得暈頭轉向,突然接到老闆要外出的指令,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見數秒前還在通話中的人已經打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來,風塵僕僕的模樣似要赴什麽重要的約會。
  「你還在這裡做什麽?」
  聽了老闆的催促,梁秘書不敢有誤,連忙收拾東西,從座位上起身,邊跟在老闆身後,邊問道:「總裁,您這是要去哪裡?」
  「轉角愛。」
  有那麼一剎那的晃神,但梁秘書極快的反應過來,轉角愛,這是大少奶奶目前任職的咖啡店。只是,老闆為什麽要去那裡?難道老闆沒有放棄挽回大少奶奶?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不會浪費時間去揣測老闆的心思。」
  聽見老闆的聲音,梁秘書這才發現兩人已經到達地下停車場了,所以剛才是老闆親自按的電梯?想到這,梁秘書悄悄的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希望老闆一會和大少奶奶談得順利,不然他害怕自己會受池魚之殃。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