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嫁給林安深3完
【4.6折】嫁給林安深3完

林安深這個男人,心臟強得比鋼鐵還硬, 氣勢大的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可他一生最大的致命傷, 卻是強逼他娶她的簡璐。婚後的夫妻生活煞是甜蜜, 天天對著簡璐喊老婆,床上運動更是夜夜不停, 但心中的不安,卻教林安深做了出軌的事, 怕簡璐消失,他派人跟蹤她;怕她離開自己, 他甚至以愛為名強求她的身子、束縛著她的自由。 失控的愛讓他最愛的老婆說,她身心俱疲想暫時分開, 可當他卑微地說:「只要妳留在我身邊,我別無所求。」 簡璐只能舉白旗投降。只是要她留下來的人是林安深; 要她的愛的人也是林安深,她明明已經退讓了這麼多、愛得這麼深, 為什麼他卻說走就走?不行,林安深這男人她簡璐不放手, 誰說他可以走的,她都還沒當夠他老婆,也沒想要誰當第二任老公, 所以,乖巧順從的簡璐決定先下手為強,非要生擒林安深回家不可!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瘋子小姐
出版日期:
2010/11/1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懷疑,是愛情的致命毒藥,喝不得又丟不了;
信賴,是我們的愛情解藥,放不下也忘不了。

林安深這個男人,心臟強得比鋼鐵還硬,
氣勢大的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可他一生最大的致命傷,
卻是強逼他娶她的簡璐。婚後的夫妻生活煞是甜蜜,
天天對著簡璐喊老婆,床上運動更是夜夜不停,
但心中的不安,卻教林安深做了出軌的事,
怕簡璐消失,他派人跟蹤她;怕她離開自己,
他甚至以愛為名強求她的身子、束縛著她的自由。
失控的愛讓他最愛的老婆說,她身心俱疲想暫時分開,
可當他卑微地說:「只要妳留在我身邊,我別無所求。」
簡璐只能舉白旗投降。只是要她留下來的人是林安深;
要她的愛的人也是林安深,她明明已經退讓了這麼多、愛得這麼深,
為什麼他卻說走就走?不行,林安深這男人她簡璐不放手,
誰說他可以走的,她都還沒當夠他老婆,也沒想要誰當第二任老公,
所以,乖巧順從的簡璐決定先下手為強,非要生擒林安深回家不可!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四天過去了,林安深早出晚歸,晚飯也沒回家吃,林爸爸、林媽媽也有各自的事情忙,這陣子與簡璐接觸最多的算是林爺爺了。
  「簡璐?」
  簡璐回過神,聽見林爺爺在喚她,忙應道:「是……」
  「吃飯也恍神?妳這孩子……」簡璐馬上扒了一口飯。
  林爺爺給簡璐挾了青菜,「別光吃飯,也要吃一點青菜,這菜葉綠素多,對生孩子也好。」
  簡璐傻眼,生育的時候好像不是從腸裡把寶寶排出來吧?但是她不好抗議,只好順著林爺爺的話猛吃青菜,跟林爺爺的相處一天比一天融洽,尤其是前幾天林安深照著簡璐的意思出門前向林爺爺問候,林爺爺對著她時,臉上和藹很多,也多關心起她,特別是關於生孩子方面的,簡璐很悲慘又很常見地被催生了……
  飯畢,被林爺爺拉著傳授生子之道,簡璐不禁暗歎林爺爺臨床經驗很豐富,說完生子之道又開始暢想孩子的未來,說美國的教育如何成熟、兒童醫療多完善,甚至美國的迪士尼是全世界最大的也都說了,她其實很不想打斷老人家的暢想,但是……「爺爺,寶寶大概會跟著我們生活吧!聽林安深說,他會把重木的工作重心慢慢移到中國……」
  林爺爺頓時沒了話,簡璐趕忙安慰,「中國有九年義務教育,也不錯啦……」見林爺爺沒出聲,又說:「市裡都有兒童醫院,挺大的……」人也多……
  林爺爺低了頭呈思考狀,簡璐繼續安慰,「國內有寒暑二假呢,還有國慶、五一、中秋、端午都有放假,一放假就把寶寶運過來陪你,還有國際兒童節!」
  誰知林爺爺臉色絲毫沒變,對孩子的撫養權胸有成竹的樣子,「妳覺得孩子他爸會讓突然多出來的肉球,阻礙你們夫妻的二人世界嗎?」說罷,往簡璐臉上一瞧,簡璐傻眼到極限,一句話成功打敗了她;回到臥室,簡璐坐在床上想林爺爺說的不是沒有可能,從林安深的角度看,他極有可能會這麼做……
  晚上快十二點的時候林安深回來,他這幾天基本上都是這個時間才回到家,簡璐跟他提起林爺爺的話,然而林安深只是淡淡地「嗯」了一下,就轉進浴室了,簡璐眉頭漸漸皺起,她不得不發現這幾天他都只是「嗯」著她的話,態度淡淡的、反應淡淡的、語氣也是淡淡的……
  待林安深從浴室出來,簡璐趕緊迎上去問:「老公,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安深低頭看到她滿眼的擔憂,暗暗握緊了拳,「沒有。」臉上和語氣還是淡淡的,讓人聽不出什麼,不等簡璐多問,就被林安深督促著睡覺。
  關了燈,林安深如常擁她入眠,簡璐躺在林安深的懷裡,那麼貼近他卻不知道他心底在想什麼,每當這個時候她只能感到無力又無奈,猜想是不是公司又出什麼狀況,但是問過林媽媽,她說沒有;簡璐也從最壞處猜想林安深是不是收到趙朗報復她的照片,畢竟她一直沒有聯繫趙俊,然而林安深所有動作、神態卻和平常沒多大兩樣……
  次日,簡璐和林媽媽出門逛了紐約市一天,晚上回家吃飯的時候,看見林爸爸也在,而林安深還是不在,她聽見林爺爺也忍不住問起林安深,可是沒有人能答上半句,飯後簡璐回到房間撥通林安深的電話。
  「老公,吃飯沒有?」
  「嗯。」
  「很忙?」
  「嗯。」
  「你好幾天沒有回家吃飯……」
  「嗯。」
  「林爺爺想你了。」
  「嗯。」
  「我也很想你……」
  「嗯。」
  「老實說,我們之間是不是有第三者了?」
  「沒有。」
  「還是第四者、第五者都有了?」
  「沒有。」
  他連她開的玩笑也沒心思接!簡璐還想繼續說,但林安深顯然沒了繼續下去的意願,「簡璐,還有事?」口氣比白開水還要淡的樣子。
  簡璐爆發了!掛斷電話,她奔出家,招了計程車就往重木總部殺過去。
  夜空中繁星點點,街上的霓虹燈與星光爭豔,紐約城是一個不夜城,越夜越精彩,重木總部獨自一棟大廈矗立在市中心,簡璐抬頭往上觀望,夜晚的重木大廈收斂而深沉,幾支鐳射燈向上發出光芒,只照出前幾層的模樣,大廈直插夜幕,最頂樓那層顯得遙不可及。
  大廈警衛人員擋住跑進來的簡璐,這麼晚了,一個來勢洶洶的黃皮膚女人讓他很驚訝,簡璐看了阻擋她去路的男人一眼,果然如Joey所言,總部處處精英帥哥,連警衛亦高大英俊,素養得體沉穩,他有禮貌地問她是誰、來找誰、哪個部門等等,雖然警衛很養眼,但簡璐沒耐心回答他,直接打斷他的話,「Give me a phone, I’ll call Anson Lin to tell you who I am!」
  一句話,成功鎮住了保全帥哥,撥通電話後沒幾分鐘,簡璐就如願看到林安深了,林安深從電梯裡疾步出來,一眼就看到大廳的一邊站著正忙著上下打量環境的簡璐,他直走過去牽住她的手,然後交代了處於震驚狀態的警衛人員幾句,就領著簡璐上自己的辦公室。
  簡璐在寬敞的辦公室繞了一圈,站到窗邊往下看,整片不夜城一覽無遺,遠處的霓虹燈閃閃爍爍、地面上的路燈微微弱弱,而路人和車輛,顯得渺小而零星,收回視線時,就看見林安深沉了臉盯著她,「幹嘛這樣看我?應該是我用這樣的目光看你!」
  「誰允許妳這麼晚出來?」林安深走到簡璐面前。
  「只有美國人有人權啊?」簡璐回駁他,「我也有!我過來就是要看看你忙什麼?」
  林安深走到辦公桌前關了電腦,「行,我忙完了,回家吧。」
  簡璐皺眉頭,「你明明就沒有在忙什麼!」
  林安深只顧穿上西裝外套不答話,簡璐拉住了他的手臂,「林安深,你怎麼了?」林安深沉默扣上鈕釦。
  簡璐叮囑自己要耐心,「林安深……這幾天,是不是有什麼讓你不高興了?」
  林安深垂下手拳頭握緊,目光直直地對上簡璐,「妳想問什麼?」
  簡璐頓住,是不是……趙朗給你什麼照片了?是不是相信了相片上的內容?明明來的時候打好主意要快速解決問題,但是真正面對的時候,她卻控制不住地猶疑,兩人在寂靜的空間裡對視,最終是林安深先退開視線,「晚了,回去吧。」他邁開一步,卻被她拉住,然後聽到她低低的聲音,「林安深,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林安深的心一揪,回頭看她的時候眸光已陰沉,「妳覺得我知道了什麼?」
  他的態度令簡璐心感委屈,「你的意思是……不相信我?」
  林安深冷笑,甩開了她的手,「相信?簡璐,我在努力相信妳!甚至看到那些事實的時候,我也要騙自己妳沒有向我說謊!」
  「林安深!把話說清楚,什麼事實!」簡璐討厭林安深一口咬定她說謊!

  ◎             ◎             ◎

  林安深大步邁到辦公桌後,打開抽屜抽出其中一份文件,「啪」的一聲打在桌面上,簡璐拿過來看,一份林宅的電信明細清單,清單上是密密麻麻的一串串數字號碼,其中的一串號碼下面被人狠狠地畫了一條橫線,用力之狠,橫線末端處有戳穿的痕跡。
  簡璐看清日期,四天前;時間,早上十點三十五分;通話時間,二十六秒,她模糊認得那串號碼,終於知道林安深這幾天冷淡的原因了,她啞口無言,「我……」
  林安深等待她的解釋,可是半天過去也沒見她說出一句話,「無話可說了?」他憤怒,「為什麼騙我說那個電話是打錯的?為什麼仍要和趙朗聯繫?為什麼要欺騙我?簡璐,難道有了第一次就真的有第二次?」
  簡璐的心被他的話揪緊,「林安深,不是你想的那樣,趙朗他……」
  林安深激動,「簡璐妳住嘴!我說過不要再從妳的口中聽到他的名字!我恨妳的心裡裝了他,哪怕是一個名字也不行!妳到底有沒有在乎過我的感受?」
  「我當然有!」簡璐辯駁。
  林安深眼裡一片悲哀和頹喪,「如果在乎我,為什麼還和他……」後半句話怎麼也說不出口。
  簡璐一下把手裡的清單抓皺,「林安深,把話說清楚!你要說什麼?」
  林安深說不出口,一旦說破,他就控制不了局面,也抓不住她。
  簡璐心裡一陣鈍痛,「說不出口嗎?為什麼還和他保持聯繫?為什麼還和他糾纏不休?為什麼還和他曖昧不清?抑或說,你的原句是為什麼還和他私下偷情?」最後一句的時候簡璐叫了出來。
  林安深臉色變白,「簡璐,不許說下去,妳閉嘴!」
  這次換簡璐冷笑,「為什麼不?被我說中了是不是?」
  林安深猛地抓住她的肩膀,腦門上面隱隱突現青筋,簡璐用力掙開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瞪著他,眼裡已經憋紅,「原來這就是這些天來你早出晚歸的原因,林安深,我終於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了,你在求證,把最大的空間和自由給我,然後靜候在一旁,看我有沒有和趙朗更進一步的接觸,有沒有出軌、有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
  林安深撇開頭,只感到滿腦袋又脹又麻,她那道瞪視的目光像刺刀一樣刺痛他的神經。
  「林安深,那你的求證結果呢?認定我……變心了嗎?」簡璐不自覺哽咽,蓄在眼眶的淚水越來越多,想要倔強地鎖住那些淚水,但是話問出口了,眼淚再也抑制不住地流下來;如果有那麼一個人,妳愛他愛得差不多連心都想掏出來,讓它證明妳的深愛,但是他仍然一再地質疑,那種痛,到底可以痛到什麼程度……
  林安深心酸,淚水沿著她的眼角滑落下來,猶如落在他的心頭,灼痛他的神經,痛覺蔓延至全身每個角落,林安深無意識地搖頭,「對不起,簡璐……」伸出手想要抓住她的手,而她倔強地避開。
  林安深只感到全身神經一縮,慌了神,更是用力地把她強抱在懷裡,簡璐掙扎,林安深更加抱緊她;簡璐用拳頭捶他後背,林安深就是死死抱住她,她可以生他的氣、可以罵他、可以打他,但是不能不要他,「對不起,簡璐,我相信妳!只是……我克制不住自己那樣做,原諒我……」
  簡璐抓緊他的衣服,憤恨地說:「我很生氣!林安深,你怎麼可以那樣試探我?你怎麼可以不相信我?我那麼愛你……你不可以那樣質疑我對你的愛!」心裡委屈,淚流不止。
  「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不好……」林安深抱緊簡璐的頭,讓她的淚、她的委屈一併流進他的胸膛裡,只願他能承受她所有的傷心,「對不起,我太過敏感了,我只是……太愛妳!」
  簡璐哭得更洶湧,把臉完全埋進他的懷裡,「但是我也是很愛你的!」
  「別哭,我知道了……」林安深收緊手臂,簡璐仍哭得梨花帶淚。
  「簡璐,別哭好不好?我都知道了……」簡璐卻還是哭得厲害。
  對林安深來說,她的每一聲哭聲都像一把刀片,每秒都在剮他一刀,林安深用盡全力擁緊她,只想讓她知道,「簡璐,我真的知道妳的心意,這次是我不好,別哭了好嗎?我的心好痛……」
  簡璐哭著大叫:「我也不想哭!你鬆下手行不行,勒得我痛出眼淚!」
  林安深連忙鬆了手臂,惶惶地問她:「是不是勒到手臂還是哪裡?我揉揉!」
  簡璐捶他兩拳,「你壓得我胸口痛!要揉嗎?」
  林安深燙了臉,「對不起……」
  簡璐還沒完全消氣,「對不起有用嗎?哭都哭了、痛又痛了!下次冤枉我,我就真的不理你!」
  林安深聽了之後,知道她現在是原諒他了,激動地又把她重重擁在懷裡,他要一輩子這樣把她圈在心口上,「我知道了,老婆!」
  簡璐破涕為笑,林安深稍稍鬆開手臂,低頭看懷裡的人,只見她哭得滿臉都是淚水,鼻子紅紅的,模樣可憐又乖巧,林安深痛恨自己怎麼惹得她那麼傷心。
  看到他眼裡都是心疼和悔恨的顏色,簡璐往他胸前捶了拳,「認錯的時候就知道裝兔子叫老婆,生氣起來的時候卻跟一隻老虎一樣吼我!哼,你這隻老狐狸!」簡璐把眼淚鼻涕都抹在林安深胸前,教他欺負她,讓他的潔癖到旁邊去!
  聽到她的話,林安深不得不苦笑,反正在她心目中他都是動物的百變形象,什麼狐狸、狗、兔子、老虎什麼的都無所謂了,最重要的是她還願意跟他說話、對他笑,不抗拒他的懷抱,乖乖地留在他身邊!
  林安深又把她抱得緊,「老婆、老婆……」
  簡璐被他弄得氣不下去,只得再捶他一拳解氣,「笨蛋!」
  她的粉拳像羽毛一樣搔得他心癢癢,林安深低頭吻上她臉上的淚痕,然後吻住她的唇,極溫柔地與她相纏,得到她的回應,林安深更是想盡辦法把自己的憐愛和溫柔都獻給她。
  原本一室的冰冷,因為兩人的深吻一掃而空。
  回到林宅的時候已是半夜,進了門大廳燈火通明,林爸爸、林媽媽都坐在沙發上等著,簡璐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她出來的時候太急,應該跟他們通報一聲的。
  林媽媽見林安深和簡璐終於回來了,忙上前問:「這麼晚去哪了?我們很擔心!你們爺爺也是剛剛才進房間的,我們好不容易才勸服他先休息。」
  簡璐正想道歉,林安深已經搶在前面開口:「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在公司忙得忘記時間,簡璐去找我了。」
  林爸爸、林媽媽俱是一怔,林安深竟然對著他們道歉了?林媽媽先是看了看簡璐紅紅的眼眶,又再看看林安深的一臉柔情,她心裡歎了一口氣,說到底,簡璐對林安深的影響,是無法估計的……
  林媽媽安慰地笑了笑,「平安回來就好了!我們只是擔心小璐對這裡人生地不熟,你以後也不要忙太晚讓她擔心!」
  林安深點了點頭,「我會注意的,明天我們坐晚上的飛機回國。」
  「這麼快?」林媽媽忍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來。
  這時,林爸爸走過來,「行李收拾好了嗎?晚上上機前一起吃頓飯吧。」
  林安深應承:「好。」停了一下,又說:「行李不用怎麼收拾,耶誕節我們會回來的。」
  林媽媽露出喜色,「好!耶誕節這邊熱鬧,帶小璐多玩一玩!」
  林爸爸摟了摟林媽媽的肩,「好了,讓他們上樓休息吧。」
  簡璐不禁狐疑地瞟了林安深一眼,林安深回她一抹笑,簡璐愣,好陰謀、好詭計……

  ◎             ◎             ◎

  第二天,林安深和林爸爸、林媽媽一起到重木總部處理剩餘的工作,簡璐留在家裡收拾行李,晚上八點多的飛機,大家約好六點在家一起用晚餐。
  沒有很多行李要收拾,帶過來的大部份衣服都留在林宅,簡璐很快就收拾完行李,下午的時候,簡璐閒著無聊在房間裡上網,隱約聽到樓下傳來爭論的聲音,簡璐走下樓,看見紅姨正苦苦勸著林爺爺什麼,Angel也在一旁焦急;見到簡璐下來,紅姨自是高興,「小少奶奶,妳來得正好,幫我勸勸林老爺!」
  然後就聽到紅姨把事情原委解釋清楚,今晚的菜色裡有一道菜叫作「燉乾菇」,林安深小時候最愛吃的菜之一,但是這道菜需要的醬汁是一家中國餐館獨家秘製的,坐車的話也要差不多一小時才能到那,而且那位餐廳的老闆很有性格,只把醬汁賣給中國人,家裡很久沒有煮過這道菜,也就沒有準備這種醬汁,現在紅姨正煲湯看火候分身乏術,而林宅其他傭人都沒有黃色皮膚,能去買的只剩下林老爺,因此林老爺堅持要出門把這醬汁買回來,但是紅姨哪敢讓林老爺出門,雖然他的身體沒有弱到臥病在床,但畢竟大病後是虛弱的,容易頭暈,萬一路上出現什麼狀況,誰能擔這個後果?
  林爺爺沒了耐心,用拐杖敲了敲地板,「阿紅讓開路,我說了我沒問題,就出去一下子能有什麼問題!」
  紅姨忙拉住他,林爺爺板了臉,「我最後說一次讓開,都反了是吧,我的話都不聽!誰讓妳在這裡耽擱時間,再不讓我走,即使買到也趕不上燉乾菇了!」
  紅姨邊拉住林爺爺,邊苦苦地向簡璐投去求救的眼神,簡璐想了想,上前扶著林爺爺,「爺爺,要不這樣,你寫下地址我去好了,我是鐵錚錚的中國人,老闆一定會賣給我的!」
  林爺爺猶豫,「妳?」
  「有什麼好擔心的?」簡璐抗議,「我可是黑頭髮、黑眼珠、黃皮膚,瞎子都能看出我是中國人!」
  林爺爺還是猶豫,「我只是怕……」
  「怕什麼?我可是純種的中國人!」簡璐想了想,擺出有力據點,「我爸爸和媽媽是道道地地的中國人,我爺爺奶奶、公公姥姥更是生在中國,死在中國!」
  「誰怕妳不是中國人啊!」林爺爺正色道:「我只是怕妳傻裡傻氣地被賣了,美國畢竟複雜。」
  簡璐一下子傻愣住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能賣去哪裡?」
  誰料林爺爺卻很快給出答案,「豬場。」簡璐一聽都快昏了。
  坐上計程車,簡璐把地址遞給司機看了一遍,車子就向著目的地出發,簡璐坐在計程車上,還沒有走出林爺爺帶給她的鬱悶,老人家果真會返老還童,說那笑話……實在太趣致好笑!四十多分鐘後,簡璐順利地到達林爺爺說的那個中國餐廳,再用了十多分鐘,簡璐無比順利地買到那瓶秘製醬汁。
  就這種程度的功夫,還需要擔心她會被賣?簡璐仰天長歎,竟然這樣小看她!正準備招計程車回林宅,簡璐揮在半空的手卻頓住,不遠處站定的那人……
  「嗨,簡璐!」那人笑著向她打招呼。
  「嗨,趙俊。」簡璐訝異地看著此時、此刻、此地的趙俊,很久沒見到他了,但他笑起來仍是跟從前一樣,像個大男孩般真誠。
  趙俊走到簡璐跟前,按下她半空中的手,「能聊一聊嗎?」簡璐縮回他按住她的手。
  「對不起……」趙俊理解她的顧忌。
  簡璐很是尷尬,「沒、沒關係……」
  「能聊一聊嗎?」趙俊指了指路邊的一個咖啡館。
  簡璐犯難著,「我……」
  趙俊的語氣裡已帶上了懇求,「只是一下子,不會佔去妳很多時間。」
  簡璐看著趙俊的臉,比起以前他的臉清瘦了很多,雖看得出他出門的時候有精心修飾過自己的儀容,鬍子刮得乾乾淨淨、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但是簡璐還是從他的神情裡看出落寞和憔悴,簡璐心軟,看了看時間,「半個小時,可以嗎?」
  趙俊的眼睛裡覆上精神,「可以!」
  咖啡館裡,簡璐和趙俊對坐著,耳邊有悠閒的音樂飄流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美國的咖啡館,始終給不了簡璐一種悠閒的感覺。
  趙俊先開口:「簡璐,好久不見。」
  簡璐也道:「是啊,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趙俊拌了拌杯裡的咖啡,「我還好,讓妳擔心了……」
  簡璐汗顏,她其實沒怎麼想過他,之前太多事情發生,她根本沒有空餘時間擔心他的事。
  趙俊喝了一口咖啡,然後很認真地說:「簡璐,我為趙朗的事情向妳道歉,我沒想到他會弄出那些事情來,對不起……」
  簡璐一時不知如何回答,說沒有怨過那是假的,「都過去了……」
  趙俊自嘲了一下,「是啊,過去了……」沉默半秒又道:「我知道我帶給妳的困擾很多,妳來美國,我不應該跟來的,但是我卻沒有控制住自己跟過來,起了什麼作用,我卻不知道,只是想著,妳呼吸著哪裡的空氣,我就得呼吸哪裡的空氣,這樣才會稍稍感受到空氣中的氧氣,窒息的感覺才沒有那麼重……但是我沒有想到,我的問題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對妳、對召日、對重木……真的很抱歉。」
  簡璐搖搖頭,「抱歉沒有用……」望向趙俊,「趙俊,戒酒吧!」望著眼前的趙俊,簡璐想起從前那個請她喝香檳,又請她喝香菜湯的男孩,她是真心希望趙俊以後的生活能好好過下去。
  趙俊看著簡璐,她的眼裡一點雜質都沒有,全是坦然,「好。」他心酸應道。
  簡璐寬心,然後想起召日的現況,問他:「那……召日那邊現在如何?」她知道的不多,但是大概聽說了林安深那段時間不知用了什麼手段,總之能夠在短時間內收集到召日大半的股權,然後再把這份股權轉手給別人,所以現在的召日已經易主了,不再是趙家的。
  趙俊低頭捏著咖啡杯的握把,「趙家在召日的股份佔不到百分之十,很多事情都作不了主,也反對不了。」
  簡璐黯然,「對不起……」她沒能勸得住林安深。
  趙俊笑著搖了搖頭,「妳不用內疚,不是妳的問題,也不是林安深的問題,其實這就是商場,冤仇必報,畢竟是趙朗先挑起這場戰爭,而且……」趙俊看向眼前的女子,「我能理解林安深做這一切的原因……」
  簡璐的耳根有點燙意,不知道如何接上趙俊的話,只得換了一個話題,「還回中國嗎?」
  趙俊回答的時候有點澀澀的,「不回了。」他沒有看漏她微紅的耳根,「我會長時間留在美國,無論如何召日是趙家的心血,我會把它拿回來的。」那麼,他也只能徹底淡出她的世界……
  「那建築設計呢?那是你真正的興趣……」簡璐只想感歎世事很多時候身不由己。
  趙俊微微一笑,心底卻是苦澀的,「一天未處理好召日的事,我都不會再碰建築設計,天下那麼大,有很多事情是我們不得不放棄的。」例如夢想、例如她。
  簡璐聽出他的一語雙關,只能說:「趙俊,好好保重。」
  趙俊收回在她臉上眷戀的目光,「我會的……」呼了一口氣,解脫自己也解脫別人,「祝妳和林安深幸福。」
  簡璐帶著感動起身告別趙俊,推開咖啡館的玻璃門,太陽還沒下山,依然明亮地照耀大地,人類,從來拾起什麼、放棄什麼、開始什麼、結束什麼……都以為自己經歷過了什麼大風大浪,然而回頭一看的時候,才恍然發現原來掀起的只是一層漣漪,人類始終太過渺小,但是簡璐想不通,渺小的是人類,那麼偉大的是什麼呢?
  正要走過馬路到對面招計程車,轉頭的時候卻嚇了一大跳,「林、林安深……」
  林安深正倚在咖啡館外面的牆壁上,林安深朝簡璐走去,替她提過手中的醬汁袋子,「回家時聽紅姨說妳出來買醬汁,所以就來找妳。」
  他的臉色沒有波動,可是簡璐還是驚了一把,趕忙澄清,「買完醬汁的時候,剛好碰上趙俊,所以才聊了一會,就是一會而已。」忽然想到哪有這麼剛好,想必是趙俊特地找她的……
  林安深摟過她的肩膀,拍了拍,「好。」
  簡璐的心還是忐忑,「我是真的沒想過會遇見趙俊,我們只是聊了一會。」她看了看時間,「你看,半小時都沒到,他只是為趙朗的事情向我道歉,還有祝福我們。」
  林安深的車就停在咖啡館前面的路邊,林安深摟著簡璐走到車前,打開副駕駛座的門讓簡璐坐進去,關好門後自己再坐進駕駛座,他看見照後鏡裡,趙俊正站在車後方看著他們。
  簡璐見林安深沒有多說什麼,心下不安,「老公……你相信我嗎?」
  林安深笑著摸了摸簡璐的頭,「信,我信妳。」然後踩了油門,把趙俊遠遠拋離在後,直到消失不見。
  聽到他這麼說,簡璐的心稍微踏實點,只是心裡怎麼說還是有點擔憂,畢竟她見識過林安深的心敏感到哪一種程度,不過美國的駕駛座跟中國的在不同邊,林安深正專心地開車,簡璐不好再說什麼讓他分心,只暗忖還要找個機會好好解釋跟趙俊見面的事。

  第二章

  晚上一家人吃過晚飯後,林爸爸、林媽媽送林安深和簡璐兩人去機場,到機場後,林安深去辦理登機手續,而林媽媽抓緊時間拉著簡璐說體己話,「小璐,真的很感謝妳,安深他……真的改變很大!」
  簡璐受不起林媽媽的話,「媽,別這麼說,其實我並沒有做什麼。」
  「不。」林媽媽握起簡璐的手,欣慰地拍著她的手背,「妳實在影響他太深……剛才吃飯,安深和我們的對話,比起這些年和我們說的話還要多!他從來都不是健談的人,妳看他爺爺,還高興得多吃了兩碗飯!」
  簡璐回握林媽媽,「媽,我也很樂意見到林安深這樣的改變,我喜歡這種家的熱鬧!很溫暖、很舒服……以後,我們會常回來的!」
  林媽媽眼有濡濕,「好孩子、好孩子……」
  林爸爸摟著林媽媽的肩拍拍,安慰道:「他們又不是不回來,幾個月後就又可以見面了,好了,讓他們登機吧。」
  林媽媽點點頭,眼睛定定地看著簡璐,「小璐,替我們好好照顧安深。」簡璐重重地點頭。
  林安深領著兩張登機證過來,他和簡璐對望了一眼,然後拉起行李箱,「爸、媽,我們走了。」林爸爸林媽媽點點頭,一直目送林安深和簡璐登機,目光久久沒有收回……
  飛機上,簡璐把頭輕輕地靠在林安深肩上,因為她不肯再坐包機,所以林安深無可奈可地買了普通客機的票,不過是頭等艙,位置寬鬆有餘。
  可是簡璐沒有再像坐包機時那樣,完全依偎在林安深懷裡,畢竟大庭廣眾之下親熱摟抱對她來說太不雅,簡璐握上林安深的手,「林安深,你怎麼突然對爺爺和爸媽他們的態度好了那麼多?」
  林安深側過頭來看她,「這樣不好嗎?」
  簡璐用力點頭,「好啊,當然好!一家人能夠熱熱鬧鬧地圍在一起,我喜歡這種感覺!」
  林安深微笑,「喜歡就好。」
  簡璐瞄了瞄四下,別的乘客都在閉目養神,她伸長了脖子在林安深的嘴上親了一口,「乖老公,獎賞你!」
  「一下不夠。」說著,林安深就眼疾手快地回親她兩口。
  簡璐羞紅了臉,嗔他:「欸,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林安深笑她的薄臉皮,伸手摟住她的肩膀讓她的頭靠在自己肩上,「簡璐,因為妳喜歡他們,我答應妳,我也會努力地去接受他們。」
  簡璐把臉埋在林安深的肩窩裡,心裡一片感動,「嗯!」
  林安深把頭靠在她頭頂上,聞著她髮絲間的清香,她喜歡什麼,他都會盡全力地去給她……他只求她,一輩子都不要離開他。
  一會兒後,林安深聽到耳邊傳來她的聲音:「林安深,今天我是真的巧遇趙俊,我沒辦法肯定他是不是巧遇我,但是我確實沒料到會見到他,我會跟他在咖啡館裡坐下來聊,是因為我也想把話說清楚,你相信我嗎?」
  林安深暗暗攥緊自己的衣角,另一隻手把她擁緊,「我相信妳。」
  簡璐懸著的心,定下來了,「謝謝你……」
  林安深再低頭看她的時候,她已經安穩地睡了,替她關了頭頂的燈,林安深一眨不眨地看著她恬靜的臉,他忍不住又把她擁得更緊一些。
  回到中國後,林安深重新給簡璐買了一支手機,款式是林安深用的這款商務型號的Mini版,用起來像情侶手機,也沒像商務機的大塊頭,特別適合女生用,簡璐非常喜歡,不過美中不足的是這款手機鈴聲比較小,有時候簡璐不留意便聽不到來電鈴聲。
  比如,手機放在房間裡,簡璐和林安深正在飯廳吃飯,她根本聽不到鈴聲,可是每次林安深都能提醒她「妳手機響了」;又比如說,下班後兩人在超市裡逛,手機響了簡璐渾然不覺,還是林安深在提醒她手機響,當簡璐從包包底層掏出手機來看的時候,果然有來電。
  剛開始的時候,簡璐只是感歎林安深那順風耳的厲害與日俱增,但是漸漸地,她不得不發現,原來不是他的耳朵厲害,而是他的心在敏感。
  前天,林安深接到一個新案子,是Y市最大地產商和集團,邀請他負責新一期的房地產規劃設計工作,這房地產是富和集團覆蓋亞洲市場的野心之作,Y市政府也有意把其打造成示範社區,因此無論政界還是商界都極其關注這項工程。
  今天,林安深首肯接下這個案子,皆大歡喜,富和集團總經理李總馬上親自和專案負責人上門洽談細節,一天下來,林安深都在工作中忙碌,快到下班時間,富和邀請林安深及相關的負責精英共赴晚宴,林安深思考一下後點頭答應。
  無論富和還是重木這邊,大家一直非常清楚林安深的脾氣,這次他禮貌答應赴宴的動作顯然嚇到不少人,簡璐更是非常震驚,看著被一大群人簇擁著要出發赴宴的林安深,他禮貌地微笑,與富和的人邊走邊談,客氣卻不疏離。
  簡璐傻掉,這樣的林安深,渾身散發著一股成熟男人的瀟灑和沉穩,看得她久久移不開目光,神明啊,她該不會在幻視、幻聽、幻想吧……
  就在簡璐怔忪間,富和的總經理李總就細心發現林安深還未有女伴,「林工,不用帶你的助理嗎?男人隨身有個女伴照料,是比較適當的,或者給我個榮幸替你介紹一個?」不動聲色地看了看林安深手上的婚戒,他有聽說過林安深早已結婚,但是男人嘛,對女人總是不嫌多的。
  林安深笑笑停了腳步,眾人也自然跟著停,簡璐只見林安深朝自己招了招手,一班商場精英會意,站在林安深身邊的人稍稍讓出了一條通道,簡璐順從林安深的意思走了過去。
  林安深看著走過來的小女人耳根悄悄地紅了,笑意加深,他摟過了簡璐的肩膀對李總說:「這是我的妻子簡璐,承蒙您的好意,今晚我就不帶她了,男人應酬,她一個女人不方便。」
  李總訝異,完全沒想過眼前的小女人就是林太太,昨晚他還跟自己的夫人商量一番,如果林安深再不答應接下富和的案子,就讓夫人從林太太那裡著手,李總還在思考間,留在林太太臉上的視線就被林安深無聲息切斷,「李總,您先請,我跟太太交代兩句就會隨後跟上。」
  李總忙說:「好、好,林工請便。」說完,就著林安深指出的方向走進電梯裡。
  眾人離開後,偌大的大廳只剩下簡璐和林安深,可是簡璐的震驚仍在,「你答應去應酬了?」
  林安深摸摸她的頭,俯身親了親她頭頂幾絲茸茸碎髮,「嗯,今晚妳要自己吃飯,冰箱上層有菜。」簡璐狐疑瞥他。
  林安深不解,「怎麼了?」
  簡璐決定說出自己的心聲,「你……好詭異。」
  林安深失笑,「哪裡詭異?」
  你一個自閉青年竟然參加花花世界的應酬?那真是天降紅雨、母豬爬樹、地球是五角形!但這一句簡璐沒敢說出口,只說道:「你一向不答應這些邀請……」
  林安深的嘴角輕輕彎起,「不喜歡我這樣嗎?」
  簡璐搖頭,「不會、不會!只是覺得你……變開朗了。」
  林安深扶著簡璐的雙肩,表情很鄭重地說:「簡璐,我成家了,所以不能再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隨意而行,我知道只有走出去才能變強大,才能用我自己的能力保護妳。」
  簡璐睜大眼睛傻傻地看著林安深,他的話像一陣熱風,吹得她滿心濡濕。
  林安深收臂把她擁進懷裡,聲音裡全是認真和堅定,「簡璐,我發現一味在妳身後守候是不夠的,我想走到妳前面,所有的風雨由我來擋,妳安心跟在我身後,可以嗎?」
  簡璐也收臂,林安深怎麼突然這麼煽情,她心下被感動得一塌糊塗,埋在他懷裡直點頭,可以嗎?怎麼會不可以!

  ◎             ◎             ◎

  晚上,家中,簡璐邊看著電視邊等著林安深,八點的時候林安深打電話回來告訴她還有一段時間才能回家,讓她先睡覺不用等他;十點的時候,連續劇演完,林安深還沒有回家;十二點,差不多每個電視台的夜間新聞都播完了,林安深仍沒有回家。
  撥通林安深的電話,他回答說爭取早點回家,簡璐聽得見電話裡的背景聲音甚是熱鬧,就知道應酬氣氛正濃,掛了電話,關掉電視,簡璐在屋子裡走了兩圈,又到廚房煮了一杯咖啡來喝,眼睛開始睏了,但是精神上一點也沒有睡覺的意願。
  她不太習慣這種深夜守門的感覺,牽掛的感覺讓她心頭悶悶的,不舒服,坐到客廳沙發上,頭頂只留了一盞壁燈,對著林安深的畫架發呆,發了一會兒呆,索性轉到陽台處盯著樓下的情況。
  星光寂寂,夜風薄涼,簡璐手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觀望著風吹草動,忽然發現樓下隱約站著個熟悉身影,高高瘦瘦的,踱來踱去,簡璐下意識想喊那人一聲,但是想到這種行為很傻,於是就快步下樓去。
  簡璐小跑著靠近那人,花園裡的夜燈模模糊糊,簡璐仍看不清晰那人,不敢貿然喊向那人,那人正背對著,再轉身踱步的時候霎時見到一個人影站自己身後,嚇了一大跳叫了出來,簡璐本來沒多怕,但被那人的驚叫聲嚇到,又跟著驚叫一聲,那人定睛看清來人是簡璐,才長吁一大口氣,「簡姐妳嚇死我啦!」
  簡璐拍著心口,「小強兄你也嚇到我啦!」
  小強抓了抓頭髮,「對不起……妳怎麼在這?」
  簡璐不滿,「別搶我台詞。」
  「呃……」小強又抓了抓頭髮,看起來挺苦惱的。
  「你……不會是在等林安深吧?」簡璐試著猜測。
  小強頓了頓,才慢慢地點頭,簡璐詫異,直抓重點,「你來找他幹嘛?」
  「我……」小強支吾,「我來找林工問清楚……他到底不喜歡我哪一點,還是我不小心做了什麼他不喜歡的事情,所以才不讓我跟在他身邊!我可以改的,我可以改到林工滿意為止,只要他允許我繼續跟在他身邊……」
  簡璐馬上大叫:「小強你想死是不是?竟然敢染指我老公!」
  小強被叫聲又嚇了一跳,思維停了一秒,而後明白什麼,然後就一陣尷尬,「簡姐……妳誤會我的意思了啦!我只是想跟在林工身邊學習,就是拜師為徒的那種!妳別想歪了,我有女朋友的!」
  簡璐瞇眼檢視小強的表情,「我知道有一個成語叫作『掩耳盜鈴』。」
  小強趕緊搖手表清白,「我跟我女朋友是貨真價實的男女關係,青天明鑒!」
  簡璐瞥小強緊張的表情,然後想起他那個挺「大強」的女友,最後相信了他的話,「哼,姑且相信你一回!」
  小強抹了一把汗道:「謝謝、謝謝!」
  簡璐想起了他剛才的話,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她知道林安深捨棄這位出色小青年的原因,「小強,你還是先回家吧,現在太晚了,林安深不知要什麼時候才回家……」
  小強不是很願意,「不要趕我走啦!簡姐……我、我熬了好多天才鼓起勇氣來找林工的……」
  「但是你在這裡傻傻地等也不是辦法呀!」
  「我只有這個辦法。」
  簡璐很是不忍心,「要不然這樣,我替你轉話好不好?」
  小強搖頭,「我想親自跟林工說,以表我的誠意,我是真的很崇拜林工!」
  簡璐看到小強眼裡兩束光芒,心下歎息林安深那狐狸的魅力快追得上李洪志,大家都好像中了邪似的,「師母替你轉話也不行?」
  小強愣了兩秒,聽懂簡璐的話,眼裡蹦出一片興奮,「簡姐,妳、妳!」
  簡璐不自覺後退一步,「我只負責轉話而已呀……」
  小強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他是抓住「師母」這兩個字了!激動地抓住簡璐的肩膀,「簡姐!不、師母我真的很感激妳!徒弟此生做牛做馬回報妳!」
  簡璐頻頻後退,但是小強話說得激動用力,氣都噴在她的鼻子上,再加上夜晚陣風吹過,忍不住大大地打了一個噴嚏。
  小強連忙說:「師母保重、保重!」然後趕緊把外套脫下來包在簡璐肩上,機靈鬼出名的小強心想此時不巴結師母更待何時!
  簡璐趕忙扯下外套還給小強,開玩笑,讓林安深不小心看到還得了!簡璐深知此時十分需要拉開距離,「小強如果你還想見到林安深就趕緊把衣服收回去!」
  但是小強一時聽不出潛在意思,只認為簡璐是客氣,「師母您甭客氣,您我還是外人嗎?您對我的大恩大德小強此生難以忘懷無以為報啊!請讓我盡一點綿力!」
  簡璐堅決要拿下衣服,心下苦惱卻不知道要怎麼跟小強解釋,穿他的外套比感冒發燒倒地還要危險,「施恩勿望報,把衣服拿回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