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王妃不管事
【6.2折】王妃不管事

臉紅紅BR958--金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7/08/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將軍的賣身契
NT118
銷量:40
奪夫為婚
NT118
銷量:47
惡夫寵妃
NT118
銷量:84
伴夫如伴虎
NT118
銷量:89
夫人有點嬌
NT118
銷量:84
好女等夫來
NT118
銷量:115
重生之馭夫有道
NT118
銷量:81
娘子要和離
NT118
銷量:96
閨房從夫~坑矇拐騙之三
NT118
銷量:54
誓不成婚
NT118
銷量:25
嬌寵繼皇后
NT118
銷量:103
妻綱不振~坑矇拐騙之二
NT118
銷量:62
囚婚~婚從天降之二
NT118
銷量:62
榻上藏嬌
NT118
銷量:134
獨寵下堂妻
NT118
銷量:51
世子妃很兇~有病之一
NT118
銷量:95
紈褲求愛記
NT118
銷量:3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馴尪
NT118
銷量:114

王爺想娶親,管她嫁不嫁,他都非娶她進門不可;
嫡女不想嫁,只是娶不娶,賜婚讓她不嫁也得嫁!


很少有人會在大寒冬的日子迎親,可奕王府與朱府的婚事卻是。
奕王乃當今聖上最受寵的弟弟,身為沙場武將, 多少名門千金他看不上眼,
這回突然定下了婚事,等不及迎娶朱若蔚進門, 只因為他想娶她很久很久了。
因傷被退親又高攀趙奕, 朱若蔚這位自小不受寵看人眼色的嫡長女,
嫁給趙奕這位天之驕子時, 新婚夜委屈地說,她想自請下堂,這王妃的頭銜誰要給誰。
見鬼了,他趙奕用盡心思娶她回家,她腿傷不便?正好她跑不遠;
子嗣艱難?無妨,能生則生,不能生就別生,他想要的是她朱若蔚。
皇上送美人,皇后逼納妾,她想當下堂妻?想要和離?
趙奕冷語,可以,那就給他生個女兒,否則就乖乖陪他過一輩子!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金陵有四大世家,南有宋家,北有李家,東為朱家,西為方家,四大世家分別占據了四個方位,形成了四方鼎立的局面。
  寒冬悄然無聲地襲來,這般的天寒地凍,路上也覆著一層薄薄的冰霜,屋簷上的晨露凝凍成一粒粒透明的珍珠垂掛著。
  寒冷的日子裡,百姓們不是在家中取暖,便是忙碌地在家中準備過冬的事物,往日熱鬧的街上也是一片蕭條。今日,不少百姓裹著厚厚的棉襖,手裡捧著迎親隊伍發的喜糖,一臉的喜孜孜。有一些調皮的小孩從窗戶探出腦袋來,活潑一些的小孩早已跑出來追著那敲鑼打鼓的迎親隊伍後面。
  很少有人會在大寒冬的日子裡迎親,可奕王府與朱府的婚事正是定在了今日。
  奕王乃當今聖上最小的弟弟,甚少出現在眾人面前,據說性格有些陰森,前幾年都待在南疆戰場。他今年回來突然訂下了婚事,不出一個月便迎娶了朱府的大小姐。
  說起朱府,金陵百姓都知道朱太傅。朱太傅年輕的時候輔佐聖上,如今則是教導太子,很受文人雅士的尊崇,兩戶人家也是門當戶對。
  奕王府的新房裡,朱若蔚羞澀地自紅蓋頭底下看著那雙鹿皮靴子,她緊張得將手指纏成了麻花。她想動一動,才猛然記起兩個月前她落水,寒氣入體,至今身子還未好全,傷得最厲害的便是她的雙腿,還沒有力氣走路。
  可她記得那個人說了,不管她變成什麼樣,他都不會嫌棄她,他說他會在最快的時間裡迎娶她,他知道她在家中的日子不好過,繼夫人苛刻,朱太傅性子軟,不管後宅。
  朱若蔚等到了今天,她先前很努力地配合著大夫的交代努力地恢復,身子倒是好得差不多,可雙腿受的寒氣太重了,無法下地走路,今日迎娶時,她趴在堂兄的背上,再由新郎接過去。
  一路上,他都緊緊地抱著她,絲毫沒有讓她多走一步路,直到此刻坐在了新床上,她心裡還怦怦地直跳。她與他一向都是發乎情,止乎禮,若不是他今日成了她的夫婿,她也不會任他抱著。她感覺得到那雙強健的手臂將她抱得格外穩當,絲毫沒有令她有一絲的不舒服,她心安之餘又添了幾分羞澀。
  如意秤緩緩地掀開了她的紅蓋頭,她一雙琉璃般的水眸在燭光下幽然流轉,透著一股不可言喻的羞意,她抬眸,唇角的笑容卻凍住了,「趙、趙大哥。」朱若蔚瞠目結舌,「你怎麼會在這裡?」
  朱若蔚太過吃驚,問了話之後,她定定地打量著對方,對方著一身紅色蟒袍,眼神陰狠地望著她。
  「若蔚,為夫不在這,該在哪?」趙奕瞇著眼睛,仍帶著狠戾的黑眸靜靜地打量著她。
  朱若蔚在他的注視下,感覺到背脊升起一股陰寒,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趙奕的眼微微一暗,慢條斯理地走到炭盆處,用鐵夾撥弄著上等的銀霜炭,使得炭火燒得更旺盛。炭火發出劈啪的火焰的燃燒聲,火光在他的臉上跳躍著。
  朱若蔚呆愣了半晌,猛地站起來,她忘記了自己腿腳不便,身子重重地往前一摔,發出巨大的聲音。她吃疼地咬著唇,看著半蹲著的男人,她忍住湧上喉嚨的血腥味張嘴,「我要嫁的是季嵐之,不是你趙奕!」
  朱若蔚滿臉的慌亂落在趙奕的黑眸裡,他沒有即刻上前扶起她,反而居高臨下地望著她,「沒有人告訴妳,季嵐之在妳出事的第三天便跟妳解除了婚約?而我從南疆回來的那天便向妳家提親,而妳父親也應允了?」
  朱若蔚張大了嘴,兩眼直愣愣地望著他,「趙大哥,你在說什麼?」
  朱若蔚、趙奕、季嵐之三人從小就是青梅竹馬,一同長大,後來她跟季嵐之訂親,趙奕去了南疆。但是誰來告訴她,為什麼季嵐之跟她解除了婚約?那個說不嫌棄她,無論怎麼樣都會陪在她身邊的季嵐之真的已經跟她沒有關係了?誰來告訴她這一切都是一個夢?
  朱若蔚抬起臉,一臉的不敢置信,「不對,這不可能……」
  趙奕緩緩地伸出手,扶正她頭上的鳳冠,彎腰將失神的她抱到新床上坐好,隨即轉過身,從桌上端來兩杯合巹酒,「若蔚,該喝交杯酒了。」
  朱若蔚猛地望著趙奕,他那雙黑眸如波瀾不興的古井,裡面沒有一絲情緒起伏。她的眼淚不知不覺地從她的眼眶裡滑落,透明的眼淚沾溼了她的衣裳,她沙啞地說:「趙大哥,你剛才說的話是假的,對不對?」
  季嵐之說過的,他說他這一輩子都只寵她一人,一個人的誓言怎麼可能轉眼說變就變呢?但是她又很了解她眼前的這男人,趙奕不會說謊,也從來不會對她說謊。
  趙奕沒有說話,將合巹酒端到了她的面前。
  朱若蔚的眼裡閃過一抹恐慌,腦海裡忽然閃現了她受傷之後一切,季嵐之的海誓山盟,身邊丫鬟、婆子的照顧,一切的一切都那麼鮮明,但隨即又變得模糊。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季嵐之不再出現在朱若蔚的面前,她以為他在忙,忙著他們的婚事。後來丫鬟、婆子也漸漸不盡心。
  朱若蔚不是沒有感覺,她只是沒放在心上,她一直靜靜地等,等季嵐之迎娶她,可為什麼現在站在她面前的人是趙奕,為什麼?為什麼!
 
  ◎             ◎             ◎
 
  趙奕和朱若蔚兩人沉默了一下。
  趙奕突然道:「大夫說妳宮寒嚴重,子嗣難求,妳覺得季嵐之會娶妳嗎?」他的一字一句如寒冷的冰雹般一顆一顆地擊打著她。
  朱若蔚的臉色瞬間蒼白,小手一揮,將眼前的合巹酒給推開,酒杯裡的合巹酒灑了趙奕一身。他面不改色地看她,手一鬆,酒杯掉在了地上,他將另一手上的合巹酒一口氣喝下,大掌倏地將她拖到他眼前,薄唇用力地堵住她的唇。
  男人濃烈的氣息、迷醉的酒味,在唇齒間瀰漫,朱若蔚搖著腦袋,鳳冠掉在了地上,烏黑的髮絲亂成了一團。她猶在掙扎,他將她推到了床榻上。
  趙奕幽暗的黑眸裡閃爍著野獸般的光芒,突然一股血腥味在他的嘴裡蔓延開,他的動作一頓,忽地勃然大怒,眼神凶惡地盯著她,薄唇狠狠地蹂躪著她粉嫩、小巧的小嘴。
  朱若蔚嗚咽一聲,整個人往後倒去。趙奕整個人撲上去,將她死死地摁住,她難受地在他的身下掙扎,奈何實力懸殊,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到了最後,狼狽的人反而成了她。
  趙奕鬆開禁錮朱若蔚下巴的手,她劇烈地喘息著,被合巹酒嗆到,更被他驚人的舉動嚇得猛拍著胸脯。
  趙奕靜靜地看著她,「原來妳喜歡這樣的交杯酒。」
  朱若蔚氣紅了臉,伸手往前一抓,在他的臉上抓出指痕,「趙奕,你無恥!」
  朱若蔚那點力道就跟抓癢似的,趙奕不在乎地瞅著她,不顧她的意願,一隻手臂穿過她的膝蓋,彎身將她抱在了腿上。
  「你要幹嘛?」朱若蔚抓著趙奕的衣襟,此刻恨透了自己的雙腳無法行動自如。
  「我喜歡抱著。」
  朱若蔚一時哽噎,不知道該說什麼。她的雙唇抖了抖,忍不住又問:「季嵐之他真的跟我解除了婚約?」
  從小,趙奕的性格便有些陰沉,但是他從不會主動傷她,甚至對她頗為愛護,不容任何人欺負她,所以她心裡有些懼他,卻又相信他不會騙她。
  「嗯。」趙奕極淡地應了一聲。
  朱若蔚眼神黯淡地垂眸。她真的不敢相信季嵐之會負了她,那時大夫說她的腳雖然受寒,但是只要好好地治療,還可以再站起來,真正令她害怕的是宮寒。
  當時季嵐之一臉情深義重地說絕對不會辜負她,朱若蔚自知身體的情況,又怎麼忍心害季嵐之娶她?可她什麼話都來不及說,他便信誓旦旦地說絕對不會解除婚約。可現在趙奕告訴她,季嵐之拋棄了她。
  若是當初季嵐之即刻跟她解除婚約,她反而不恨他,她怨恨的是,他給了她希望,轉眼卻做出了這樣的勾當。不,她不能這麼想,也許季嵐之有不得已的苦衷。
  「前段時間他已經迎娶刑部尚書之女。」趙奕突然開口。
  朱若蔚睜大了眼睛,小嘴張了張,卻發不出聲音,刑部尚書之女莫小姐……
  朱若蔚還記得她是怎麼跌落在冰冷的湖水中的,就因為莫小姐喜歡季嵐之,所以將她偷偷推下湖。她以為自己會死,撿了命回來,卻又是一副殘敗的身子,可她怎麼也沒想到,季嵐之居然已經成親了,成親的對象還是那個故意要毀了她的莫小姐。
  見朱若蔚呆愣到無法言語的模樣,趙奕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他最初的憤怒已經壓抑下來了,此刻他生氣的是她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
  下巴傳來的陣痛令朱若蔚回過神,對上趙奕那雙從小到大都透著陰鷙的眼,她心裡一怵,「趙大哥?」
  「不信?明日我帶妳去會會他們。」趙奕的唇角揚起一抹陰邪的笑容,如陣陣陰風般冷透了她的骨子。
  「不、不用了。」朱若蔚蒼白了臉,無法去看曾經的未婚夫去娶一個害了她一輩子的姑娘家。
  朱若蔚渾身顫抖,憤怒、悲傷、絕望的情緒如浪花般席捲著她的全身。季嵐之為何對她這般狠?她未曾對不起他,他若是要解除婚約,光明正大地說就好,她也不會不願意,畢竟是她的錯,是她難以生育。可季嵐之怎麼可以背信棄義?人前一套,人後一套。
  朱若蔚感覺到一隻溫暖的大手輕輕地撫著她的髮絲,她側過臉看向趙奕,「我不知道我要嫁的人是你。」
  「妳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趙奕涼涼地說。
  朱若蔚感覺到她腰間那隻大掌牢牢地抓著她,令朱若蔚想逃也沒辦法逃,且她現在這樣的情況便是想逃也沒地方可逃,她安靜了一會。
  趙奕忽然站起來,抱著她往隔壁的耳房走去,「先沐浴、洗漱。」
  朱若蔚大驚,「這事便不勞煩你了,前頭還有賓客,你還是前去招呼吧。」
  趙奕輕笑,「他們哪有妳重要?」
  朱若蔚氣得臉紅,「自然比我重要,沐浴之事交給丫鬟們去做就是了。」
  說話間,趙奕已經抱著朱若蔚去了淨房,一路上丫鬟、婆子都似沒有看到他們一樣。
  朱若蔚伸手抓住他的臂膀,「你別胡鬧了。」她與他許久未見面,他以前僅僅是有些不愛說話,不給人好臉色看,如今的他倒是陰沉沉的,令她都不敢在他面前太大聲說話。
 
  ◎             ◎             ◎
 
  走進淨房,趙奕將朱若蔚放在了一旁的暖榻上。他先是伸手試了試木桶裡的水溫,接著轉過頭,看著在暖榻上扭動的人,眼裡閃過一抹笑意。
  趙奕上前,一把摁住想爬走的她,「去哪?」
  「我不洗。」
  「我不跟髒兮兮的人一同睡。」趙奕沉下臉道。
  朱若蔚的臉色微白,「那你不要跟我一起睡。」
  此話一出,趙奕的臉色更加難看,好像要將她整個人吞掉一樣。朱若蔚嚇得往後躲,他大掌一探,直接將她拉到了他面前,什麼話也沒有說,只用黑眸冷冰冰地瞅著她。
  「不跟我睡,妳想跟誰睡?」趙奕一手啪地一下扯掉她身上的嫁衣,嫁衣上碩大的珍珠咚咚響地掉在了地上。
  朱若蔚啊的一聲,手無寸鐵的她根本護不住她自己,沒多久便被他剝得精光,她兩眼泛著淚光,一種羞辱的感覺從內心深處升起。
  望著朱若蔚眼眶裡打滾的淚珠,趙奕的神色更加冷冽,薄唇死死地抿著,抱著她走到了木桶旁,將她放入木桶裡,一邊拿著香胰子為她迅速地洗著。
  趙奕長年在外,肌膚被晒成了古銅色,大掌擦過她的肌膚時,與她白嫩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反襯出男人的強硬與女子的柔軟。
  朱若蔚坐在木桶裡,被溫熱的水氣蒸得臉色紅潤,她用力地閉上眼,任何反抗在他的面前毫無效用,她索性不去看他在做什麼,就當是平日裡丫鬟為她沐浴。
  可那明顯是男人的大掌她怎麼也無法當作是女子的小手。朱若蔚的身子在趙奕的大掌輕撫下,輕輕地打顫,她臉頰上的紅暈更深了。
  朱若蔚的骨架很纖細,肌膚又很白潤,只要他稍稍用力一些,便能留下紅印。她雖然嬌小些,可該有的都有,該瘦的地方瘦,該豐滿的地方豐滿,趙奕滿意地勾了勾唇。
  朱若蔚小小的拳頭鬆了又緊,緊了又鬆。在她感覺到趙奕的手流連在她的胸口好一會的時候,她實在忍不了,小拳頭啪地一下往他的手臂捶去,「拿開。」
  趙奕挑著眉看她,「妳是要我綁著妳洗?」
  朱若蔚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她緊張地道:「你讓丫鬟來,我不要你來幫我洗。」
  趙奕冷笑一聲,溼溼的大掌捏著她的下巴,逼著她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從現在開始,妳的所有事情,為夫都會親力親為。」
  隨著趙奕的話音剛落,朱若蔚覺得渾身一震,整個人都傻在那裡,親力親為?他幹什麼要為她親力親為,難道沒有丫鬟、婆子嗎?就算奕王府沒有丫鬟、婆子,她也有陪嫁的丫鬟、婆子啊,他不需要這麼委屈他自己。
  「不用了,我……」朱若蔚一時說太快,咬到了自己的舌頭,疼得她齜牙咧嘴。
  趙奕瞅著朱若蔚這副傻傻的模樣,似笑非笑地繼續擦洗著她的身體,那一手的滑膩觸感令他的眼睛沉了沉,他的手順勢往下移。
  等舌頭上的痛意一過,朱若蔚正要繼續說,她的雙腿卻被趙奕的大掌扳開。可憐她根本沒有力氣合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手沉入她的身下。朱若蔚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彷彿不懂他在幹什麼。
  感覺到她的視線,趙奕面色平靜地說:「每一個地方都要洗乾淨。」
  洗、洗乾淨。朱若蔚只覺得腦仁疼,她張了張嘴,瞬間沒了聲音,彷彿啞巴一樣,只能乾瞪著他。
  趙奕淡定自若地將朱若蔚的身體裡裡外外都洗了乾淨,無視她那副生無可戀的模樣,他又將她抱了起來,用棉帕擦乾淨,拿過一旁早已準備好的寢衣。
  朱若蔚木木地看著自己的雙腿,耳邊聽到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她不解地抬頭,正好看到一堵肉牆。她見趙奕挺直腰身,赤裸的背部上布滿了深深淺淺的傷疤,她怔怔地看著,想起了那一年他跟她不告而別的場景。
  當時才十二歲的朱若蔚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站在花廳內,她燦爛的笑容照亮了整個花廳,看著他站在她面前,手心發涼,「趙大哥,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良久,趙奕找回了自己的聲音,「聽說妳答應了季嵐之的提親?」
  朱若蔚的臉頰微紅,長長的髮絲順著她低下頭的動作柔順地垂在了她胸前,她幾不可聞地應了一聲。
  趙奕站在那,一動也不動。她有些奇怪地抬頭看他,見他一臉的冰冷,心裡有些怕,「趙大哥,你怎麼了?」
  「妳喜歡他?」
  朱若蔚臉上的紅暈更深了,手指緊張地捲著髮絲,沒有說話。
  看著她的菱唇緊緊地抿著,趙奕的臉色越發冰冷,淡淡地道:「很好。」
  朱若蔚驚訝地看趙奕,不知道他這句很好是什麼意思。是她跟季嵐之的婚事好呢?還是誇季嵐之好呢?
  她正困擾著,趙奕卻頭也不回地轉過身離開了,他頎長的背影走得極快,如風一般穿梭在抄手遊廊間,直至最後,他那身玄色的衣袂消失在她眼前。
  朱若蔚安靜地沒有動,一臉的茫然。
  幾日之後,她才知道趙奕去了南疆,那時正戰亂,而他去是九死一生,她不明白他為何要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朱若蔚的思緒回籠,愣愣地等著趙奕。
  等到趙奕沐浴之後,朱若蔚看著他熟練的動作,便知道他平日定是自己打理一切事物。她一直不懂高高在上的趙奕那時為何要去南疆,以他的身分,即便是什麼事情都不做,他也能享受著榮華富貴。
  趙奕走了過來,俯身看著她,「一直盯著為夫看做什麼?」
  朱若蔚複雜地看他,「為何要娶我?」他從南疆回來的消息,她都沒有聽過,更想不到兩人再見時的場景,他是她的夫,她是他的妻。可笑的是,她完全不知原來要娶她的是他。
  「妳不知道嗎?」趙奕的手指貼著她的脖頸,順著那滑嫩的肌膚上下移動,感受到她的動脈劇烈地跳動著,「我想娶妳很久很久了。」
  朱若蔚渾身一僵,感覺到趙奕的大掌倏地張開、收攏,將她的呼吸控制在他的掌心裡,她並不覺得難受,他看似掐著的手沒有使力。她疑惑地道:「你想娶我?」
  「是啊,我們三人一同長大,妳為什麼要嫁給季嵐之,卻不嫁給我,嗯?」趙奕氣息危險地靠近她。
  朱若蔚的身體動不了,雙腿也動不了,就算能動,在趙奕的手下,她連一招也過不了。那她何必自取其辱呢?她乾脆一動也不動,「我不知道你對我……」
  「妳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趙奕似是輕蔑地看了她一眼,脾氣有些差地瞪她,「季嵐之那樣的人,妳居然也願意嫁。我沒有成人之美,我便眼不見為淨,一走了之。可是妳呢?到頭來卻被當初看好的那人給拋棄了,嘖嘖。」趙奕神色嘲諷地看她。
  朱若蔚心情平靜,她不知道該生氣還是恐懼,從紅蓋頭被掀起的那一瞬間,她見到趙奕,她很吃驚,也不敢置信。可現在已經拜過堂,也進了新房,她知道這個人是她的夫君,他沒有騙她,季嵐之確實不要她了。她不想相信,但她心裡明白她被拋棄的事情是真的,而心裡明白和願意去相信是兩回事情。
  朱若蔚現下不明白的是,趙奕此刻這麼開心,做出一副勝利在望的模樣給她看,到底要幹什麼?
  「我被拋棄也是我的命,可你娶了我。」是啊,趙奕這般地看不上她,他又為何娶她?
  趙奕的神色陰暗了幾分,「伶牙俐齒。」
  朱若蔚莫名地想笑,「趙奕,莫非你提親過?」
  看到趙奕的臉色瞬間難看到了極點,朱若蔚一時間立刻明白過來,原來他真的提親過,只是最後家中為她定下的是季嵐之。
  這其中的道理只要一想便能想通,朱太傅輔佐太子,怎麼能將長女許配給皇室中人?若是一個不小心,便要被人說他沽名釣譽、貪圖富貴。她若是嫁給季嵐之,季嵐之的父親季大人當時在翰林院做院士,兩家門當戶對,怎麼都比嫁給奕王要好,不會無端引來猜忌。
  「提了,可惜有人有眼無珠。」趙奕死死地盯著她看。
  朱若蔚被他盯得全身發毛,「拒絕婚事的人又不是我,你這般看著我做什麼?」
  趙奕詭異地笑了,「朱繼夫人說,妳中意季嵐之。」
  朱若蔚睜大了眼睛,她何時說過這樣的話?不過她也沒有反駁,因為如果她真的知道趙奕有來提親,她也會選擇季嵐之這門婚事。她明白做王妃雖然看似榮耀,背後定然心酸,若是不小心便會捲入宮中爭鬥。
  見朱若蔚不說話,趙奕笑了笑,笑聲中一點溫度也沒有,「看來朱繼夫人沒有說錯。」大掌鬆開,他深怕一個手指用力,直接殺了她。果然,她心裡喜歡的人是季嵐之。
  刷地一下,趙奕自個隨意披著一件外袍,拿過披風隨意將她一包,抱起被裹成粽子的她往新房走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