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折】馴尪

臉紅紅BR950--金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7/07/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將軍的賣身契
NT118
銷量:40
奪夫為婚
NT118
銷量:47
惡夫寵妃
NT118
銷量:84
伴夫如伴虎
NT118
銷量:89
夫人有點嬌
NT118
銷量:84
好女等夫來
NT118
銷量:115
重生之馭夫有道
NT118
銷量:81
娘子要和離
NT118
銷量:96
閨房從夫~坑矇拐騙之三
NT118
銷量:54
誓不成婚
NT118
銷量:25
嬌寵繼皇后
NT118
銷量:103
妻綱不振~坑矇拐騙之二
NT118
銷量:62
囚婚~婚從天降之二
NT118
銷量:62
榻上藏嬌
NT118
銷量:134
獨寵下堂妻
NT118
銷量:51
世子妃很兇~有病之一
NT118
銷量:95
紈褲求愛記
NT118
銷量:3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女人耍賴時,那驕縱那任性,男人滿心都是寵;
男人翻臉時,那冷漠那不理,女人滿心都在疼。

皇城之下,高門大戶講求的是門當戶對,
那嫡出子女從來都是互相嫁娶,至於庶出子女,
別說高攀嫡系,卑微得連腳都沒想跨進一步。
方淑媛身為小庶女,她從不求高嫁嫡系為妾,
只求找個良人成親,良人千萬不要三妻四妾就行。
對她來說,江離這男子在皇城聲名遠播,論家世、
論外貌,身為皇商的他,可謂是天之驕子,
哪個名門閨女心裡的良配。而這樣的男人猶如天邊雲,
她這小庶女連邊都勾不著,更是不曾想過。
明明是他調戲她在先,書信勾引她的喜歡,
怎麼一轉眼,他不但翻臉不認人,還一口咬定,
那不過是她的自作多情。世間女人眾多,
她方淑媛從沒入過他的眼,聽著她冷淡地喊他江公子,
江離這一向高高在上的男人,竟不淡定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方家乃金陵四大世家之一,說到方家,每個人的眼睛都會為之一亮,只因方家人的容貌實在好,男子風流倜儻,女子花容月貌。
  方家之所以能成為金陵四大家之一的世家的原因卻不是光靠容貌,而是方家的藏書閣,裡面收藏了了好幾輩的珍書、名畫,當真無愧書香世家之名。
  如今的方家主事人是翰林院士,方院士乃是風流人物,有一嫡妻,還有四房小妾,最是懂得風花雪月。
  今日方家舉辦了一場海棠花宴,方夫人最喜海棠花,又是侍弄花草的個中高手,等著海棠花期到了,便發帖請人賞玩。不過不少人都知道,哪裡只是看海棠花這麼簡單的事情呢,要看的「花朵」可比海棠花要好看多了。
  方院士有六位女兒,其中兩位是嫡女,其餘乃庶出,還有兩位嫡出的公子,沒有庶出的公子。方家嫡出的大小姐早已出嫁,二公子也已經訂親,如今方家嫡出的四小姐,庶出的三小姐與五小姐,正是說親的好年紀,這才是海棠花宴真正的目的。
  方五小姐方淑媛緩緩地跟在方四小姐和方三小姐身後,一雙眼微微地垂下,顯得格外嫻靜。方四小姐長得豔如牡丹,而方三小姐嬌如月季,與她們相比,方五小姐方淑媛便顯得黯淡了一些,但也是如雛菊般的小嬌娘。
  海棠花宴上,三三兩兩的人攜手品花、賞花,方家的三位小姐正好從石墩橋上走過來。方四小姐的腳步一頓,迎面走來一位天真、活潑的姑娘,笑呵呵地說:「方四姐姐,我正要找妳呢。」
  方四小姐嬌豔一笑,「江妹妹,妳可來了。」
  江二小姐滿臉的笑容,瞄到方四小姐身後的兩位姑娘,神色好奇地問:「這兩位是……」
  「這位是我三姊姊,那位是我的五妹妹。」方四小姐簡單地介紹了一句,又說:「我要招待江妹妹,妳們自個去玩吧。」
  方三小姐和方淑媛朝江二小姐打了一聲招呼,轉身自個找樂趣去了。背對著方四小姐和江二小姐,方三小姐低低地說:「那位江二小姐可是了不得,是來自江家。」
  方淑媛木木地點了點頭,眼裡閃過一抹明瞭。原來是江家的小姐,難怪方四小姐會這般熱情,江家是金陵赫赫有名的皇商,商業經營的範圍小到油鹽柴米醬醋茶,大到為皇宮提供特有的貢品。
  「五妹妹,今日可有看中的人家?」方三小姐輕佻地說。
  方淑媛淡淡地說:「婚姻大事自有父母作主。」
  「妳便好了,莫姨娘一向受寵,到時哄得爹爹開心,說不得啊,妳就有一門好親事了。」
  方淑媛平靜地看了她一眼,「三姊姊,爹爹對各位姊姊、妹妹都一樣,一視同仁。」
  方三小姐輕哼一聲:「一樣?嫡出和庶出便已經是天差地別了。」
  方淑媛靜默,不打算回她這句話。方三小姐見狀,輕哼一聲,扭頭帶著自己的丫鬟走人了。
  跟在方淑媛身後的芍藥忿忿不平地說:「五小姐莫理三小姐。」
  方淑媛輕輕地一笑,「她的話,我從未當真。」
  芍藥笑了,「五小姐不用擔心,奴婢覺得五小姐一定能嫁一個如意郎君。」
  方淑媛正要走,突然腳步一頓,前方的竹林裡站著一個高大的男子停駐在那,一身玄色的錦袍,襯得那人格外高大、挺拔,一頭如墨的髮絲梳成半髻,戴著玉冠,玉冠延伸而下的是翠綠的玉珠,隨著男子的腳步在空中輕晃。
  當男子轉過身時,薄唇緊抿,挺直的鼻梁,以及一雙……方淑媛睜大了眼睛,那是一雙藍灰色的雙眸,並不是清澈的藍天,而是藍天中多了一朵淡灰色的雲。
  方淑媛覺得身體無法動彈,陷入了那男人雙奇異的雙眸中,很美,美得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
  金陵並不閉塞,異域的人也很多,在金陵城裡偶爾也能看到一些不一樣的人,金陵的一戶有名的商賈便是異域人。但在金陵,很少有人願意跟異域人成親,畢竟是異族,心中仍舊有些芥蒂,而多年前江家主事者卻迎娶了一位異域人為嫡妻,只可惜那異域人生下一子之後便難產而去。
  所以也有不少人說起異域女子也多了一番說辭,那便是異域女子並不好生養,從此更少有人願意跟異域人成親。然而這個男人有金陵人的五官,又有一雙異域人的雙眸,這個人無疑便是江家大少江離。
  即便是常常待在深閨中的方淑媛也知道江離的大名,俊美無儔、天資聰穎、年少有成、成熟穩重……那時她聽了只覺得好笑,哪有人這般的完美,可如今見到了人,她心裡開始相信了。
  江離踩著鹿皮靴走過來,在看到路口站著一位姑娘家時,他的腳步一頓,藍灰的眼眸輕瞟了她一眼,倒不顯得高傲而難以親近,反而令她臉紅了。
  她竟然看著一個男人看到出神,方淑媛羞愧地低下了頭。
  那頭的江離並未駐足太久,孤男寡女處在一起,未免會傳出不好聽的謠言,因此他避嫌地轉身往左邊的小道走去。
  方淑媛聽著江離走遠的腳步聲,這才緩緩地抬頭,望著那頎長的身影,她的心怦怦地跳著,臉頰熱得發燙。
  芍藥驚嘆了一句,道:「這位公子長得可真好看啊。」
  方淑媛羞澀地應了一聲,只以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道:「是啊。」他是她見過的最好看的男子了。
  「五小姐?」芍藥輕喚一聲。
  方淑媛搖搖頭,小手捂著那跳得極快的心,「回院子吧。」
  芍藥摸摸頭,覺得五小姐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哪裡奇怪,帶著疑惑跟著五小姐回了院子。

  ◎             ◎             ◎

  金陵的女兒節到了,在女兒節這一日,不少姑娘們隨著家人出門。而已經及笄,還未訂親的姑娘定然會在金陵護城河一帶送上小木船,祈禱河神保佑,能早日尋得良人。
  往日,為了這小木船,不少姑娘家都用盡了心思,因為不少人暗中觀察這小木船裡放了什麼,金銀珠寶自然是不會有,小木船上放著是姑娘家精心準備的玩意,也許是繡品、水果、花朵等等,包羅萬象,應有盡有,而小木船比的往往是姑娘家的心靈手巧。
  芍藥端著小木船跟在方淑媛身後,小木船上蓋著一方絲帕,等到要放入水中的時候才會將絲帕掀開。
  「五妹妹,妳做了什麼?」方四小姐好奇地問道。一旁的方三小姐也看了過來。
  「放了水果。」方淑媛回道。
  「哦。」方三小姐沒有再多問。
  等她們到了護城河邊,便看到了站在那的江二小姐以及江離。幾人互相見禮,江二小姐先開了口,「不知道幾位姐姐、妹妹的小木船裡放了什麼?」
  大概是覺得問得太唐突,江二小姐從丫鬟的手裡拿過她的小木船,將小木船放進了河裡,絲帕一掀開,小木船便展現出來。
  江二小姐解釋道:「爹和娘親都說不求我富貴,只願我安平、快樂,我就用琉璃瓶分別裝了柴米油鹽醬醋茶。」
  聽江二小姐說得普通,可方淑媛看著那琉璃瓶,心中不由得讚嘆一番。琉璃瓶在陽光之下折射出多彩的顏色,美得令人炫目。
  江二小姐既然放了,方四小姐也放下了小木船,「我的繡工不錯,便繡了一幅海棠圖。」說著,方四小姐看了一眼江離,他那俊俏的模樣令她的臉蛋紅通通的,但等那雙奇特的藍灰色眼眸看過來,她立刻低下了頭,唇色有些發白。
  江離雖然年輕有為,但手段厲害,對上那雙藍灰色的眼眸時,方四小姐的心頭打鼓似的恐懼,不敢多看他一眼。
  方三小姐接著放了她的小木船,「我在小木船上刻了一篇佛經。」
  此話一出,方四小姐驚訝不已,「三姊姊倒是用心。」
  方三小姐摸著指尖上的繭,「不過是閒來無事罷了,哪裡稱得上用心。」
  方四小姐笑了笑,接著看向方淑媛,「五妹妹,妳的呢?」
  方淑媛輕聲地說:「是果盤。」她側身接過芍藥手上的小木船,揭下絲帕,小木船裡放著各式各樣的水果。
  若是簡單地只放了水果,便顯得有些潦草了事了,可方淑媛的小木船上放的水果種類豐富,而且每一種水果的樣式都不一樣,雕刻成了十二生肖,每一個生肖都栩栩如生、活潑可愛,並且恰好地運用了水果的特性,例如桃子,利用粉紅的外皮雕刻成了抓屁股的小猴子。
  「好可愛啊。」江二小姐驚嘆一聲,隨即眼裡多了一抹妒忌。
  方三小姐和方四小姐皆沒有出聲。
  方淑媛微垂著腦袋,客氣地說:「只是取巧了而已。」
  「方五小姐當真心靈手巧。」一道低沉、沉穩的嗓音響起。
  方淑媛怔怔地看向那開口的男子。
  江離的目光認真地注視著方淑媛的小木船,他藍灰色的眼眸正欣賞著那刻著十二生肖的果雕。
  「大哥!」江二小姐一臉的不爽,非常不滿意他當面誇獎別的女子,一點也不給她這個妹妹面子。
  方淑媛聽了江離的話,耳根子不由得紅了。方四小姐正好瞥過來看到這一幕,眼裡閃過一道光芒,隨即笑笑地說:「江妹妹,時間還早,不如一起逛逛?」
  江二小姐頷首,「可以啊,但是我只想跟方四姐姐一起。」
  方四小姐笑了笑,朝方三小姐和方淑媛說道:「我與江妹妹去逛逛,妳們也自個去逛逛,等會我們在大榕樹下的花燈前見。」
  「好。」方三小姐和方淑媛頷首,臉色平靜,好像沒有把江二小姐的話放在心上一樣。
  江二小姐看向江離,「大哥,你陪我一起逛好不好?」
  「我還有事先走,妳好好地玩。」說完,江離轉身便走。
  江二小姐氣得跺腳,「難得讓大哥陪我出來,他卻半途拋下我。」
  方四小姐勸導道:「江妹妹,江大公子一定是有事才先離開。」
  江二小姐被方四小姐哄了哄,不一會,兩人便先行離開逛了起來。
  方三小姐轉頭看方淑媛,「五妹妹,要一起逛逛嗎?」
  方淑媛搖搖頭,「我去榕樹下坐著等。」
  方三小姐頷首,便帶著丫鬟去玩了。方淑媛側身看著自己的小木船,想著江離的讚美,微微一笑。
  方淑媛純美的笑靨看得一旁的芍藥都看迷了。誰說五小姐比不過其他小姐的?那是因為五小姐平常不怎麼笑。芍藥心中略微不平。
  「方五小姐。」
  一道熟悉的男聲打斷了方淑媛的思緒,她猛地回頭,由於用力過猛,髮髻上的流蘇簪子刷刷地響。待看清那張臉,她紅透了臉,福了福身,「江大公子。」
  「方五小姐是否有時間?」
  咚咚。似乎有鼓在方淑媛的耳邊敲著,好半晌,方淑媛才知道那是她的心跳聲。聽明了他的意思,她略低下頭,「有。」
  江離看著前面羞澀的方淑媛,溫和地說:「方才妳木船上的創意非常好,不知道在下可否用妳的創意?」
  方淑媛睜大了眼睛,「江、江大公子的意思是……」
  「既然用了方五小姐的創意,自然也會付方五小姐相應的酬勞。」江離在商言商地說。
  方淑媛立刻搖頭,因頭搖得太用力了,流蘇都打在了她的臉上。她伸手捂住發疼的地方,羞澀地說:「江大公子,你若是喜歡便儘管拿去用,並不需要給我什麼酬勞。」得到江離的贊同早已令她歡呼雀躍了,她哪裡還要求錢財?衣袖下的手心緊張地冒汗,她不敢多看他一眼,生怕被他那藍灰色的眼眸給攝魂了。
  江離好看的劍眉微微隆起,他並不喜歡欠人,能用錢財解決的事情是最簡單的,如此一來,他也不會跟方淑媛扯上什麼關係。
  見江離不說話,方淑媛後退一步,拉了拉裙襬,優雅地行禮,「不過是一些小心思,江大公子看上了便儘管用吧,我、我先回了,告辭。」說完,方淑媛極快地轉身往榕樹的方向走去,她身後的芍藥連忙跟了上去。
  江離的雙手負在身後,眼眸發沉,再看向那河面上方淑媛的小木船上精巧的水果生肖,他眼裡閃過一道勢在必得的光芒。

  ◎             ◎             ◎

  一大早,芍藥期期艾艾地走進屋子,避開了艾草,在方淑媛的耳邊說了一句:「五小姐,奴婢收到一封信,是那江大公子送來的。」
  聞言,方淑媛一怔,正拿著玉鐲的手差點拿不穩。她不信,再問了一遍:「是誰?」
  「江大公子。」芍藥又說了一遍,她隱約能感覺到五小姐的心思,但也不能怪五小姐,畢竟那江大公子是人中之龍。
  方淑媛咬了咬唇,拿過了信,打開信一看,龍飛鳳舞的顏體落入眼中,這一手顏體寫得非常好,她先品了品字,才慢慢地看下去,而後她鬆了一口氣,眼裡閃爍著無奈,「沒什麼,是一張契約書,江家酒樓以後要是用了生肖水果,就會分了紅利給我。」
  芍藥哦了一聲,眉開眼笑,「五小姐,這是好事啊。」
  方淑媛的心裡有些黯然,可臉上仍是露出了笑容,「是啊。」雖然她拒絕了,可他還是派人送來了契約書。
  芍藥的兩眼發光,「五小姐,有了銀子,妳就可以買胭脂、買首飾……」
  方淑媛被芍藥哄得笑了,「妳以為妳家小姐是發大財了嗎?」她笑呵呵地說:「也罷,若是拿了銀子,便給妳和艾草都打一根銀簪。」
  「奴婢是不是錯過什麼了?」艾草好奇地說。
  芍藥捂嘴偷笑,「艾草,我們可是發了,五小姐說要給我們打銀簪子。」說著便將契約書的事情說了一遍。
  李嬤嬤正好進來聽了個全,臉色嚴肅地說:「妳們兩個收了好處,可別將這事情到處說。」
  芍藥和艾草這點上還是明白的,立刻道:「我們知道的,李嬤嬤。」
  李嬤嬤朝她們擺擺手,讓她們下去,見沒人了,才看向方淑媛,「五小姐。」
  「李嬤嬤,什麼事情?」
  李嬤嬤眼神複雜地看著越發妍麗的方淑媛,「老奴有些話想跟五小姐說。」
  「嬤嬤直說便成了。」方淑媛溫聲道。
  「有些話,老奴不知道當不當講,老奴還是托大說一回。這位江離公子很好,五小姐也不差,只是五小姐,你們之間到底還是有些差距,老奴希望妳不要……」
  「嬤嬤。」方淑媛低低地喊了一聲,腦袋垂得很低,「這些道理我都懂。」她不過是方府的一位庶出小姐,就算她的姨娘多得寵,她以後最好的出路不過是嫁給小門戶當正妻。
  她該滿足了,她早知道她跟江離之間隔著一條無法越過去的鴻溝,她也不期望從他那裡得到什麼,只是得到他的讚賞,她心裡雀躍不已,再多的心思卻沒有了。
  「五小姐知道就好。」李嬤嬤安慰地擦了擦眼角,有些心疼這般好的五小姐卻因為出身而受阻。
  方淑媛握住李嬤嬤的手,「嬤嬤,我明白的。」

  ◎             ◎             ◎

  最近江家酒樓推出了一道新品,十二味水果,每一種水果雕刻成十二生肖,據說這道菜餚極為討喜,頗得饕客的喜歡。
  方淑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開心不已。倒是芍藥的眼睛都掉到錢裡去了,雙眼亮晶晶地說:「五小姐,發了、發了。」
  方淑媛搖搖頭,實在不知道該說芍藥什麼好了,連沉穩的艾草也被帶壞了,兩眼裡只有銀簪子。
  等了一個月之後,江府便有人將信送了進來,方淑媛打開信一看,裡面裝了三張銀票,一共三百兩。方淑媛嚇傻了眼,她的月例也不過是十兩銀子,這都可以抵她兩三年的月例了,此刻她才明白做生意有多賺錢,而江府是皇商,家產應當非常雄厚了。
  方淑媛看到信紙旁邊還有附帶一張紙條,是江離寫的楷體,上面大意便是新品推出頗受人歡迎,所以利潤可觀,等過幾個月,利潤也許會有所下降。方淑媛心想,她也不是那樣貪財的人,也知道生意往來本就是有盈和虧,她想著要不要送一封信回去,可她卻不敢。
  江離的語氣正正經經,明顯是公事公辦,完全不帶私情,她回信倒是顯得有些矯情,若是以後再見,不如當面致謝的好,她這麼一想,便將那信和銀票都放在了檀木盒子裡了。
  李嬤嬤在一旁提醒道:「五小姐,要不要跟老爺和姨娘說一聲?」
  方淑媛俏皮地對著李嬤嬤眨眨眼,「我之前便跟爹說過了,爹只以為會賺些胭脂水粉的錢罷了,說我自己留著便成,他會跟夫人說。」
  李嬤嬤偷笑地捂嘴,「這一回夫人要看走眼了。」
  方淑媛淺淺地一笑,「等兩個月,嬤嬤再替我存到錢莊去。」雖然她不在乎賺的錢,但也怕被人盯上,她一點也不願意方夫人到時拿她的錢放在公中使。
  要知道,公中的錢不少被方夫人拿去用在她自己的嫡出子女身上,方院士不管這些,方夫人又有分寸,要挪用那些錢財也會用個名堂,其他姨娘們只能打斷牙齒往肚子吞。
  莫姨娘從小教導方淑媛不要強出頭,也不要太引人注目,她從小都很乖,乖到方夫人看她不爽也拿她沒有辦法,這是她的生存之道,也是她沒有辦法的辦法,但這不代表方淑媛沒有心思。愚蠢地讓別人占些蠅頭小利之類便算了,可這分紅的數目太龐大了,她都被驚到了。
  「芍藥,這送信的人每一回都是親自送到妳手上嗎?」方淑媛問道。
  芍藥頷首,「江大公子的小廝可聰明著呢,有幾位其他院子的姐姐想幫奴婢收,可他一看不是我便說不成,硬是要交到我手上。」
  「江大公子倒是個明理的人。」李嬤嬤笑著說,江離的心思七竅玲瓏,考慮到了這一層,也算是難為他一個大男人。
  李嬤嬤默默地看了一眼方淑媛,見她的臉色如常,心中一鬆。如今五小姐少女懷春,欣賞什麼男子倒是無所謂,可千萬不能喜歡上了,但是她相信五小姐是一個明理的女子,懂得分寸。
  方淑媛點了點頭,「好。」
  過了一個月之後,方淑媛又收到了分紅的銀子,只是銀子比之前少了不少,一共一百八十兩,不過因為江離之前信上說過了,方淑媛心中明白。畢竟她這個想法只是取巧,一般人都能琢磨出來,但江家酒樓先用出來,占了了先頭的關係,自然生意還是火紅的。
  令方淑媛意外的是,還有一封信,她有些疑惑,緩緩地展開,下一刻,她猛地將信反著拿,用手掌用力地壓著。一旁正在整理衣衫的芍藥看了過來,「五小姐,怎麼了?」
  方淑媛的臉蛋緋紅,想也沒想地搖頭,「沒事。」
  芍藥頷首,又轉過頭整理衣衫。
  方淑媛深吸幾口氣,緩緩地將那信翻了過來,臉上的紅霞越發濃豔,上面是一首詩,詩經中的關雎。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方淑媛緊張地咬了咬唇,她沒想到會是這首詩。這首詩描繪的是男子追求女子的渴慕之情,江離寫這封信給她是什麼意思?莫非他對她……不可能的!方淑媛立刻否認這個想法,江離怎可能會想追求她?她的腦海裡忽然閃過一雙藍灰色的雙眸,那眼既純粹又深遠。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