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黛妝《四》卷
【6.6折】黛妝《四》卷

點點愛AL625--蘇鏡回

會員價:
NT1526.6折 會 員 價 NT152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蘇鏡回
出版日期:
2016/07/12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良夫寵妻《下卷》
NT149
銷量:39
良夫寵妻《中卷》
NT149
銷量:39
隔壁那個美嬌娘《下卷》
NT155
銷量:14
世子妃吃貨日常《下卷》
NT143
銷量:29
撿來的官人《下卷》
NT143
銷量:13
撿來的官人《中卷》
NT143
銷量:13
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NT143
銷量:26
顧三娘再嫁《下》
NT149
銷量:14
顧三娘再嫁《中》
NT149
銷量:14
出牆記《下》
NT168
銷量:20
出牆記《上》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下卷》
NT168
銷量:22
京城刑獄司《中卷》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上卷》
NT168
銷量:22
黛妝《一》卷
NT152
銷量:5
做賢妻《下》
NT144
銷量:16
寶珠二嫁《上》
NT144
銷量:5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三》
NT158
銷量:41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一》
NT158
銷量:4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1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3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4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1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5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御賜欽差的喬家大少明明眼高於頂,
卻看上不拿針線、不握勺的陸家女,
只好臨陣拆招,硬是要把嬌妻抬回家。
一場可愛逗趣的愛情追逐戰,千萬別錯過!

喬子晉的笑,有一種公子一笑,春風十里的感覺,
眾人待他猶如他是一尊神佛般供著,偏生陸黛就沒怎麼多瞧他一眼。
在陸黛心裡,喬子晉怎麼也配得上高富帥三個字,
殊不知,這位眾家閨女追捧的美男子竟對她有意,
明明她跟喬子晉的相處,怎麼都是朋友之情大過男女曖昧,
如今被眾人八卦他對她心有所屬,陸黛一張小臉都綠了。
氣沖沖地打算找喬子晉討個交代,誰知她真找上門了,
喬子晉厚著臉皮道,既然她都知情了,要不就先訂個親,怎麼樣?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此後,陸黛專心幫人修臉、盤頭,趕集日擺擺攤,有時間了做點純露什麼的,日子就這麼優哉游哉地混到了新年。
  和陸墨兩個人過年不需要置辦多少年貨,可該有的東西都得有。
  溫家也是要過年的,更何況溫家人比較多,要置辦的東西更多,溫大海早早地就關了稻香樓,被溫大娘召喚回去使喚了。
  陸墨憑著往年的記憶,把需要買什麼東西都跟陸黛說了,陸黛趁著蒲老爹也要去置辦年貨,跟著一起去了。蒲老爹跟魯大莊關係很好,前年魯大莊的兒子發高燒,全靠蒲老爹才撿回來一條命,所以但凡是蒲老爹開口要借牛車,魯大莊沒有不答應的。
  年前三天也不管是不是趕集日了,鎮子裡是人來人往,開門做生意的人多,來買東西的人更多。當然,這點擁擠程度是完全比不上陸黛穿越前見識過的,但卻是陸黛來這裡以來見過最熱鬧的了。
  對聯、燈籠、紅紙、白紙、香燭、紙錢、桃符、瓜子、福橘、餃子麵、糖果、鞭炮、乾果、蜜餞等等都要買。因為今年陸墨跟溫大海訂親了,還需要買喜餅、花茶、紅布、酒、一對福壽無疆鐲子,以及各色魚類、肉類、豬大腸、蔬菜若干。
  買完之後,陸黛想了想,又去成衣坊買了兩套新衣裙,一套自己穿,一套陸墨穿。
  陸黛記得穿越前過年時的年味兒已經很淡了,但是每年新年,她娘都會給家裡每個人買一套新衣服,說是新年新氣象。今年莫名其妙地來了這陌生的地方,回也回不去,眼看著過年了,每逢佳節倍思親,陸黛沒有絲毫猶豫就去置辦新衣裙了。
  這一趟下來,陸黛跟蒲老爹兩人把牛車裝了個滿滿當當。蒲老爹也是一個人過春節,他兒子被徵去當兵,已經有四年沒有回來了,家裡又沒有別的人,所以蒲老爹的年貨比陸黛的簡單多了,牛車上裝的基本上都是陸黛買的。
  這一下,陸黛一共花了四十七兩銀子不只,可心疼死她了。
  蒲老爹直打趣陸黛,「阿黛啊,妳這是不過日子了嗎。」
  陸黛笑道:「這不是在過日子嗎。」
  蒲老爹抽了抽嘴角,「買吧買吧買吧,妳可了勁兒地買,等妳回家,看妳阿姊不念叨死妳。來之前我可聽見妳阿姊交代妳了,說是買副對聯,買點香燭、紙錢,買點肉,買點喜餅、花茶,買點酒,買對福壽無疆就好了,妳看妳買了多少東西啊。」別說是以前陸家爹娘還在世的時候,就是村長家的年貨也不一定置辦得這麼豐厚呢。
  等回到家,陸黛果然被陸墨著急上火地罵了兩句,等罵完了,陸墨又開始心疼,捨不得罵了,但是看到這些東西也心疼,於是便開始念叨陸黛,說陸黛不會過日子什麼的。
  這罵也罵了、念叨也念叨了,可東西都買了,又不能再退回去,陸墨也沒有辦法。
  後面竹林養的雞與鴨都已經長大了,有六隻母雞,每天都生一個雞蛋,鴨子也開始下鴨蛋了,可這鴨子不知道是從哪裡學來的爛習慣,總喜歡滿竹林躲著下蛋,弄得陸黛每天的例行任務之一就是滿竹林地找鴨蛋。
  陸墨和陸黛聯手圍捉了兩隻雞、一隻鴨,用枯草綁好了,由陸黛用背簍揹到蒲老爹家,請蒲老爹幫忙殺一下。陸墨膽子有點小,陸黛膽子雖然大,可殺雞、殺鴨這種活兒她也不會,想了半天也只好找蒲老爹幫忙。
  到蒲老爹家的時候,蒲老爹也正在殺雞,正好了,蒲老爹燒了一大鍋的熱水,雞啊、鴨啊殺了,就丟到熱水裡面一燙,然後再丟給陸黛拔毛。
  等陸黛把雞毛都拔乾淨了,蒲老爹燒了一堆稻草,然後把雞啊、鴨啊拿到火上面烤,拔不出來的淺毛、細毛都燒得乾乾淨淨。這雞和鴨都是陸黛和陸墨精心飼餵的,每天吃得比陸黛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還多,火上這一烤,顏色變得金黃金黃的,呲啦呲啦地冒油,香得不行。
  蒲老爹還在一旁念叨道:「也是我這樣的好人才會幫妳們兩姊妹,不然這肥雞,嘖嘖,妳們直接抱著啃生的吧。」
  陸黛心裡不以為然,嘴裡卻沒有說什麼。蒲老爹就是嘴壞,喜歡逗人,心腸是好極了的。
  蒲老爹又道:「妳們怎麼殺了兩隻雞、一隻鴨,吃得完嗎?今天天氣暖和,到這個時候都還沒有下雪,可別放壞了。」
  陸黛道:「有一隻雞、一隻鴨是要拎到溫家去的,我和阿姊就吃一隻雞。」
  蒲老爹點點頭,「我就說嘛。妳昨兒個回來被妳阿姊念叨了多久?」
  陸黛想了想,「兩個時辰吧。」
  蒲老爹心情特別好,笑道:「待會兒妳回去的時候去把我晾在窗上的甘草片拿點回去,泡茶給妳阿姊喝,那是潤喉生津的,阿墨那丫頭念叨那麼久,估計嗓子都快冒煙了。」
  陸黛有些氣惱道:「那我耳朵眼裡還生繭了呢,蒲老爹有沒有什麼可以治一治?」
  「這還不簡單。」蒲老爹怪笑幾聲,然後舉了舉手裡被燒得滾燙的火鉗,「用這個給妳通一下就好了。」
  陸黛默默地不說話了。
  從蒲老爹家拿著處理好的雞、鴨回到家,陸墨正在廚房裡面剁餡兒,將豬肉和豆腐一起剁碎,然後拌上切好了的香菜、蔥、蒜苗、辣椒粉、花椒粉、山胡椒粉、碎花生米。
  她見陸黛回來了,便指揮陸黛把東西放下,然後去把昨天買的豬大腸洗了好幾遍,開始灌香腸。這活兒看著簡單,其實很考驗手藝的,陸黛試了好幾下都搞不定,只好看著陸墨來,到最後一共弄了六節香腸。
  香腸灌完了之後,陸墨在院子裡面搭了個架子,開始生火。
  陸黛去陳圓圓家要了一大堆的柏樹枝椏以及柚子葉回來,兩姊妹開始在院子裡面燻臘肉、燻香腸。這不是一個速度的活兒,陸墨端了張凳子坐在那裡燻。好在靠近火邊,今天又沒有什麼風,不至於冷。
  陸黛則在家裡進行大掃除。說大掃除還真的是大掃除,除了地要掃,灶臺、床底什麼的都要收拾,甚至是房梁都要用棍子綁著掃帚掃一掃。
  緊趕慢趕弄完這些,一天又過去了。
  第二天依舊不能閒著,燒了一大鍋熱水,兩姊妹洗頭、洗澡,然後衣服、被套、蚊帳什麼的全部換下來,洗得乾乾淨淨的。
  第三天便是除夕日了,陸墨身體不好,留在家裡準備年夜飯什麼的,陸黛則揹著香燭、紙錢,一個墳頭一個墳頭地祭祖。
  陸黛不是原裝的陸黛,到處都是墳頭,她哪裡知道哪一堆是她們陸家的啊,可又不能不去,也不能叫上陸墨一起去,因為前幾天那麼一忙,陸墨又有些咳嗽了。於是陸黛專門瞅準了陸老二出門祭祖的時間,陸老二拜一個墳頭,她也跟著拜一個。
  陸黛到底是陸老二的親姪女,看著陸黛拿著鞭炮畏畏縮縮的樣子,乾脆帶著陸黛一起祭拜,陸黛的鞭炮也幫著點了,香燭、紙錢也幫著燒了,陸黛只須跟著磕頭就是了。
  陸離自從去參加秋闈之後就沒有回來,放榜的時間已經過了,沒有什麼好消息傳到楊柳村來。陸黛不知道陸離有沒有給陸二叔寫過信,只知道這段時間遇到陸二叔、陸二嬸,兩口子都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一路沉悶,陸黛想了想,還是問了一句:「二叔,堂哥到現在還沒回來嗎?」
  陸二叔抽著旱菸走在前面,「不回來了。」
  陸黛覺得挺奇怪的,這個時代的人就跟中國古代人一樣,春節最注重的就是全家團圓了,這陸離又沒有高中,留在京城做什麼?就陸老二這家底,估計也給不了陸離多少盤纏,說是在京城被個紅粉知己絆住了腳這也是不可能的啊。
  陸二叔道:「小孩子家家的不要問,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阿離在外面做大事呢。」
  陸黛就更加好奇了,「做什麼大事?」其實她想問的是,陸離能做什麼大事。不是她看不起陸離,實在是陸離這個人是個最普通的讀書人不過了,迂腐而懦弱。
  陸二叔擺擺手,「這哪裡知道,就是說了,咱們也是不懂的。」說著,長年累月勞作,晒得黃蠟的臉居然透露出一股子欣慰的表情來。
  陸黛想了想,沒有再說別的什麼,但心裡多少有些擔憂陸離。這個堂哥雖然不咋的,好歹也幫過她們兩姊妹,京城人多事雜,她有點擔心陸離在那裡出什麼事。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也不是她擔心得過來的。
  祭完祖,陸黛跟在陸二叔背後往家的方向走,陸二叔忽然開口道:「到底是一家人,阿黛,今天來二叔家吃年夜飯吧?」
  到處都是此起彼伏的祭祖鞭炮聲,陸黛有些沒聽清陸二叔說的什麼,等陸二叔再說了一遍,陸黛才搖搖頭,大聲道:「阿姊在家準備了年夜飯。」想了想,陸黛又道:「要是二叔同意的話,我和阿姊端著菜去二叔家一起過除夕夜。」
  陸二叔沒有搭話了,不知是真的沒聽到,還是假裝沒聽到這話。陸黛搖了搖頭,兩家的關係也就這樣了。
  等陸黛到家,天已經快黑了。
  今年跟往年不同,陸黛和陸墨多多少少算是過上了小康生活,這在以前,陸墨是想都不敢想的。
  今天格外的冷,所以陸黛一到家,陸墨已經燒好了爐子。陸黛一進屋便把祭祖時拿去上供的豬肉放下,然後去爐子邊蹲著。
  陸墨問道:「點鞭炮沒有出什麼事情吧?」
  陸黛得意道:「妳猜誰點的鞭炮?」
  陸墨鬆了口氣,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專門掐著二叔出門的時間去的,不就是為了讓二叔幫妳點鞭炮嗎」
  陸黛嘿嘿直笑,她跟著陸二叔完全是因為自己找不到墳山的位置,不過陸墨要這麼理解也行的。
  雖然家裡只有兩個人,但是陸墨這頓年夜飯做得特別豐盛,紅棗枸杞燉老母雞從早上就開始放在火上燉著了,現在散發著一股濃郁的雞湯香味。蒜苗炒臘肉、紅燒魚、蝦米紫菜湯、雞蛋羹、乾筍四季豆、油炸花生米、薺菜肉丸子,再加上一個涼拌蕨菜根,那張小破桌都擺不下了,陸黛把菜碗疊了起來。
  這是穿越後陸黛見過的最豐盛的一頓飯,比起之前在何家吃的那頓喜酒也不遑多讓。
  陸墨指揮陸黛拿了幾個土碗,各盛了半勺飯,擺在小破桌上,然後擺好筷子,她自己在一邊倒酒。然後兩姊妹拿了香燭、紙錢到院子門口,先用火摺子點燃兩支白蠟燭,插在院子門口的空地上,然後接著蠟燭上的火點燃紙錢。
  趁著紙錢還沒有燒盡,陸墨帶著陸黛撲通地跪在地上,開始叩頭,叩了三個響頭,陸墨站起來,分了三炷香給陸黛,兩姊妹藉著蠟燭上的火點燃手裡的香,作了一個揖,把香插在蠟燭旁邊。
  陸墨念念叨叨,「各位列祖列宗,咱們的阿黛長大了,今年過的年比哪年都好,今年的年夜飯比哪年都要豐盛,堂屋的正中間還生著爐子,一點都不冷。堂屋裡的小桌子上有肉有酒,各位列祖列宗領完了錢就趕緊來吃。」
  陸黛前世的時候跟著她爸爸一起祭祖,講究的是有話在心裡默默地說,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念叨出聲。
  念叨完了,陸墨又補充了一句,「各位列祖列宗吃飽了,記得要保佑我們阿黛這一生順遂平安,不愁吃穿。」
  陸黛樂了,跟著陸墨,學了一句,「各位列祖列宗吃飽了,記得要保佑我阿姊,阿墨姑娘,夫妻和美、婚姻幸福。」
  陸墨臉上一紅,嗔怪似的瞪了陸黛好幾眼,被陸黛無視掉了。
  兩姊妹等了半炷香的時間,估摸著陸家的列祖列宗們已經「吃」完了,才上桌把列祖列宗們「吃剩下」的米飯倒到兩個碗裡,分別吃掉。
  這個時空的除夕也是要守夜的。吃完年夜飯,天才剛剛黑,陸墨開始桿餃子皮,陸黛在一旁剁餃子餡兒。這邊的風俗跟陸黛穿越前的風俗是有些不同的,這邊過年也吃餃子,不過不是在除夕夜吃,而是在大年初一的早上吃。
  陸黛瞅著一桌子沒有吃完的菜,有些擔憂,「該不會放壞了吧?」
  陸墨笑道:「現在天氣這麼冷,哪裡就放壞了。今天這麼冷,說不定明天還要下雪呢。」
  陸黛想起今天祭祖路上聽到別人的閒聊,「聽說白鶴山上面已經下雪了,嶺黃山脈的雪都積了好厚了。」
  陸墨點點頭,「往年這個時候這裡早就下雪了,今年覺得也沒有比往年暖和到哪裡去,可就是一直沒下雪。」
  餃子包好了之後,陸墨有些熬不住了,被陸黛勸著上床先睡了,陸黛一個人蹲在爐子邊,一邊烤紅薯,一邊守夜。
  爐子裡的火挺旺的,陸黛把油燈吹了,然後把爐子挪到堂屋門口,看著外面黑漆漆的景色發呆。她有些想她前世的父母了,也不知道穿越前的那個世界,自己是成了植物人還是成了死人,又或者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又或者是真正的陸黛的靈魂穿越到了她的肉身身上。
  正想著,只見外面開始變亮了,雖不至於明晃晃的,卻也看得清一些影子了。就著爐子裡的火光,陸黛才發現下雪了,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
  陸黛穿越前沒有見過下雪,這還是她這輩子第一次看到下雪,她有些興奮,可陸墨已經睡著了,再興奮她也只能一個人興奮。
  好不容易到了時間,聽到外面鞭炮響的一瞬間,陸黛趕緊起身拿著鞭炮擺在院子裡面,然後用一根長竹竿點著火去點鞭炮露出來的引線,放完鞭炮就關好大門,把爐子提著進臥室了。
  陸墨大概是被鞭炮聲吵醒了,對著陸黛趕緊道:「我燒了一鍋熱水,在廚房裡面,妳去燙一燙手腳,趕緊進被窩來暖著。」
  陸黛答應著去了,燙完手腳鑽進被窩,才發現被窩裡是暖的,應該是陸墨幫她睡暖和了再挪的地方。
  自從穿越後,陸黛基本上沒有這麼晚睡覺過,但是因為興奮,她還是有些睡不著,跟陸墨講:「阿姊,外面下雪了呢。」
  「雪大嗎?」陸墨問。
  陸黛直點頭,「放鞭炮的時候,地上已經鋪上一層了。」
  陸墨笑道:「明天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咱們家又沒有長輩需要拜年,妳正好可以在院子裡搭個陷阱抓鳥玩。」
  陸黛立刻就想起以前小時候學的那些課文,下雪天的時候在空地裡撒點包穀籽抓麻雀,於是更興奮了。
  陸黛一興奮就拉著陸墨嘰嘰呱呱地講話,陸墨身體經過這大半年的調理,再加上有陸展亭這樣的神醫幫忙針灸,現在身體比以前好了不少,晚上也不會失眠了什麼的。現在正是困得慌的時候,被陸黛拉著說話,她也是哭笑不得。
  陸墨先還有一句、沒一句地跟陸黛搭話,沒一會兒就睡著了,陸墨喊了幾聲沒聽見人吱聲,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也睡著了。
  雖然第二天沒有事情做,陸黛兩姊妹還是起了一個大早。儘管不出門,兩姊妹還是穿上了新衣裙,新年新氣象嘛。
  按理說,陸黛兩姊妹應該去陸二叔、陸二嬸家拜個年的,但是因為昨天年夜飯的事情,陸墨和陸黛乾脆就不去用熱臉貼那個冷屁股了。
  陸二叔、陸二嬸上面也沒有長輩了,唯一的兒子陸離又沒有娶親,現在陸離不在家,相當於陸二叔、陸二嬸下面也沒有什麼晚輩了,因此這個大年初一,兩口子也過得挺冷清的。相較之下,陸黛和陸墨雖然也是兩個人過大年,卻是自得其樂。

  ◎             ◎             ◎

  日子就這麼稀里嘩啦地到了四月,當別人都在準備買放生魚、結緣豆的時候,陸黛和陸墨則在唐媒婆的指揮下準備喜糖、紅雞蛋等成親用的東西。
  雖然陸黛覺得婚姻是女人一輩子的事情,要好好地大辦特辦讓陸墨揚眉吐氣,可是架不住陸墨是二婚,溫大海也是二婚,一個寡婦、一個鰥夫,按規矩也大辦不起來的。因此陸家不用準備酒席,只要給鄉親們送點紅雞蛋、喜餅就好了,要準備的東西自然就少了許多。
  再加上有唐媒婆坐鎮,有蒲老爹幫忙,時間是早就定好了的,也不至於手忙腳亂,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按照規矩,陸墨結婚是需要跟她前公公、婆婆說一聲的,請上門,磕三個頭,敬杯茶,得幾句吉祥話。
  陸黛的意思是,那牛家吞了陸墨的嫁妝把人趕回來,兩家就沒有關係了,憑什麼她阿姊結婚還要把那惡毒的兩口子請上門來啊。
  陸墨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沒敢直說。
  唐媒婆在一邊勸,「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這阿墨再嫁,不跟前一個人家打招呼,說出去也不好聽啊。阿黛,妳怨恨人家吞了妳阿姊的嫁妝,把妳阿姊趕回來,可人家也怨恨丟了一個兒子啊。」
  陸黛很是不忿,「他家丟了一個兒子又不是我阿姊害的,怪老天爺去啊。」
  陸墨有些左右為難,她覺得唐媒婆沒有說錯,但陸黛也是在幫她打抱不平。
  唐媒婆知道陸黛平時挺聽陸墨的話,說到底這都是陸墨的事情,陸墨又比陸黛好說話,便開口勸陸墨,「妳不為自己想想,也要替溫大海想想吧,總不能讓人家娶一門媳婦,結一門仇啊。」
  一提到溫大海,陸墨就有些硬氣不起來了,眼巴巴地看著陸黛。最後還是陸黛讓了步,答應去牛家請人。
  陸黛提著一節年前做的香腸、半塊年前做的臘肉,外加十來個紅雞蛋便往牛家去了。本來她想著,牛家兩口子那麼對她阿姊,拎幾個紅雞蛋上門就不錯了,可又想著,這到底關係到陸墨的名聲,還是備了一份厚禮,對於莊戶人家來說,這已經算是厚禮了。
  看在這厚禮的分上,牛家人二話沒說就來了陸家,喝了一盞茶,說了兩句吉祥話,然後又要了兩包陸黛自己晒的金銀花,便回去了。
  這轉眼便到了四月七日晚上,陸墨有些緊張,對於明天成親,既興奮又擔憂,翻來覆去地睡不著。
  陸黛道:「阿姊,咱又不是第一次嫁人,趕緊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我給妳打扮得美美的。溫大哥送的鍍金首飾還有純金的戒指、珍珠的珠串,咱們明天都要露出來,讓大家羨慕死。」
  陸墨糾結了半天,道:「以後妳一個人在家怎麼辦?要不然我跟溫大哥說一聲,妳跟我們一起住吧。」
  陸黛搖了搖頭,道:「阿姊,妳管好自己就好了,操心這麼多做什麼,我已經十一歲了,這村子是咱們從小長大的地方,能出什麼事啊。再說了,就是我姊夫沒有意見,可別人閒話多難聽啊。」
  兩姊妹又說了一會兒話才安然入睡。
  第二天寅時兩姊妹就起床了,洗漱後,陸黛先幫陸墨敷了個七子白面膜。趁著陸墨敷面膜這段時間,陸黛手腳麻利地把紅布掛出來,門上、窗戶上都拴上了大紅的布條,喜聯什麼的昨日便已經貼好了。
  過了一炷香時間,幫陸墨洗乾淨臉,便開始伺候陸墨穿嫁衣。
  這嫁衣是陸墨自己繡的,跟陸墨災星的名聲一樣出名的是陸墨的女工和廚藝,嫁衣繡的是鴛鴦戲水,紅色的嫁衣、金色的刺繡,精緻而大氣。
  這嫁衣的布料是平南織緞,帶有一些絲綢的質感,摸起來很舒服。繡線用的是千葛絲,一吊錢一兩,比起一般的繡線來說好了不只一倍。昨日唐媒婆來看了一眼陸墨的嫁衣,當時就嘖嘖感嘆,說好多大戶人家姑娘的嫁衣都比不上陸墨的。
  幫著陸墨穿好嫁衣以後,陸黛又趕緊去廚房生火熬粥,粥裡放了桂圓、紅棗、枸杞,想著讓陸墨在出門前能夠吃一下。
  因為是二婚,所以溫大海那邊酒席也不會擺得多隆重,陸墨進門後是可以跟溫大海一起招呼客人的,可以跟著吃一點東西,但是那種場合怎麼可能吃得飽,所以陸黛趕緊熬粥。
  把火生起來,將水和米以及各色乾果放進鍋裡,便聽到外面傳來唐媒婆爽朗的笑聲,「鳳落梧桐梧落鳳,珠聯璧合璧聯珠。佳山佳水佳風佳月,千秋佳境,痴聲痴色痴夢痴情,幾輩痴情。昨日拈花少女容華,今朝敬酒一對紅燭。」
  陸黛趕緊迎了出去。唐媒婆這話陸黛聽過好幾次了,雖然不太明白具體意思,但也知道是吉祥話,以前跟著唐媒婆去幫新嫁娘修臉、盤頭,唐媒婆進門的時候都要唸這麼一段,主人家聽到這個就趕緊迎出去接媒婆了。
  陸黛從懷裡掏出一個紅色的錦囊,是陸墨自己繡的,繡的是並蒂蓮,裡面裝著二兩碎銀子。
  唐媒婆穿著暗紅色的衣服,頭上別著花,臉上的紅胭脂比平常多抹了一倍,很有古裝電視劇裡面的感覺。
  陸黛迎上去,開開心心地叫了人,然後把紅包遞給唐媒婆。
  唐媒婆臉笑得跟花兒一樣,正要說話,忽然吸了吸鼻子,表情有些古怪,「妳們在做飯?」
  陸黛笑道:「煮了點八寶粥,待會兒唐婆婆也吃點,這裡距離鎮上可不近,墊墊肚子免得挨餓。」說著,陸黛還湊到唐媒婆耳邊小聲說:「上次趕集我還專門買了桂花糕,妳們待會兒帶著,進門前吃幾塊。」
  唐媒婆伸手敲了陸黛額頭兩下,「就妳鬼主意多。」
  唐媒婆進門後,院子門和堂屋大門都沒有關,這叫作開門見喜。
  陸墨一直坐在房間裡沒有出來,唐媒婆讓陸黛先去看一下火,自己進了屋,對著陸墨又是一番的吉利話。
  這一大早的折騰,陸墨、陸黛都還有些犯睏,被唐媒婆這大嗓門一嚷才徹底清醒過來。
  往灶孔裡塞了幾塊木頭,由著鍋裡的粥慢慢熬,陸黛開始出來準備給陸墨修臉、盤頭。
  陸墨本來就生得好看,再加上經常敷七子白面膜,平時也喝些純露,每天早早睡,沒有陸黛穿越前的熬夜,因此皮膚特別好。
  以前因為身體原因很是瘦弱,經過這大半年的調理,雞湯、紅棗地養著,再加上天天心情舒爽,身上臉上都養出來一點肉,看著也沒那麼弱不禁風了,皮膚紅潤、有光澤,倒比陸黛剛見她的時候好多了。
  關於陸墨成親上什麼樣的妝、盤什麼樣的頭髮這種事情,陸黛早就跟陸墨一起嘀咕上百遍了,去年冬天比較清閒,沒事情做的時候陸黛也在陸墨的臉上、頭上試驗,最後的決定說是千挑萬選出來的也不為過。
  先盤頭髮再化妝,每一步動作陸黛都無比用心,等弄好了之後,便已經到了辰時了。陸墨端坐了一個多時辰,全身都已經僵了,就算這樣,她還是咬著牙,一動也不動的。
  陸黛弄完了,正端詳著,見陸墨的腳不甚自在地稍微挪動了一下,才知道陸墨整個人已經僵硬了,趕緊給人捏肩、揉手、捶腿。
  唐媒婆在一旁看著笑,「果然是自己阿姊不同點。」
  陸黛點頭,「那當然,阿姊就這麼一個。」
  等陸墨感覺好點了,陸黛才引著人站起來。
  外面天已經濛濛亮了,屋裡亮著油燈,還應景地點了兩支紅燭,藉著燭光,唐媒婆和陸黛仔細打量著陸墨這一身。
  面若桃花、眼若剪水、秀鼻薄唇,嘴輕輕一抿,便似欲語還休。龍鳳呈祥對簪、蝴蝶雙飛對釵、鍍金流蘇紅絨珠花對稱著插在頭頂的髮髻上。金線刺繡大紅束腰喜袍,鎏金百福項鍊,手上戴的是珍珠手串,食指和中指上戴的是鏤空雕花純金戒指,腳上穿的是並蒂蓮繡花鞋,襯著燭光,陸墨給人一種熠熠生輝的感覺。
  唐媒婆一直在旁邊念叨道:「好看、好看,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新嫁娘。嘖嘖,妳娘年輕的時候嫁過來,是咱們村子裡最好看的一個新媳婦了,哎喲喲,是咱們楊柳村見過的唯一一個穿著鳳冠霞帔嫁進來的,可阿墨今天這一身倒是把妳娘給比下去了。」
  陸黛在旁邊得意,「那可不,咱們家阿姊是最好看的。」
  唐媒婆圍著陸墨轉了兩圈,又開始說吉祥話來了,「巧手難描,畫又畫不就生來的俏,行動風流,風流行動,怎麼那麼風流,猜不透這個好姑娘是幾世修,美天仙還要比她醜,嫦娥見她也害羞。哎喲喲,鴛鴦戲水、龍鳳呈祥,今天要跟著別人走。」
  唐媒婆聲音比較高昂,說起這種話來就跟放鞭炮似的,劈里啪啦的,陸黛和陸墨都沒有聽大懂。

  ◎             ◎             ◎

  待收拾得差不多了,陸黛一看外面天色已經不早了,便扶著陸墨在椅子上坐下,然後拿了個枕頭給她靠著背,稍微舒坦點,然後自己跑到廚房盛八寶粥,盛了三碗,把臥室裡桌子上的梳妝匣收拾了一下,然後就把三碗粥放在了桌子上。
  然後又去廚房裡拿了一小碗陸墨之前做的鹹菜丁,兩雙筷子、一支勺子,放在桌子上,筷子是陸黛和唐媒婆的,勺子是陸墨的。
  唐媒婆一邊在陸黛端的凳子上坐下,一邊笑,「這吃甜粥,妳怎麼還拿鹹菜丁來啊?」
  陸黛嘿嘿笑了兩聲,把粥碗和勺子遞給陸墨,嘴裡道:「妳得多吃點,待會兒可沒得吃了,餓得肚子難受。」
  陸墨點了點頭。
  唐媒婆吃了一口,道:「嘖嘖,這時間有點久了,都融在一起了,跟吃米糊糊似的。我年紀大了,吃這個倒覺得不錯。」
  陸黛招呼道:「那唐婆婆多吃點,鍋裡還多著呢。」
  唐媒婆點頭,「我待會兒是要再吃一碗。」
  陸黛這才端上自己那碗粥,加上些鹹菜丁,開始配著吃。
  唐媒婆吃了幾口,忽然視線落在陸黛身上,探究地盯著看了好一會。陸黛有些莫名其妙的,正要問唐媒婆怎麼了,便聽到她問:「妳沒有做新衣裳嗎?」
  陸黛道:「做了啊,待會兒換,怕弄髒了。」
  確實,又是綁紅布,又是廚房裡生火煮粥,又是修臉、盤頭。
  唐媒婆哎呀一聲,「妳趕緊吃幾口後去換衣服,這都什麼時候了,待會兒妳二叔他們就過來了。」
  陸二叔和陸二嬸雖然不管陸黛、陸墨兩姊妹的事情,但是新娘子出嫁前有長輩訓話這是規矩,除非是那種全家都死光了就剩新娘子一個,才會由村裡的其他長輩來訓話。所以陸二叔、陸二嬸再想要跟陸墨、陸黛劃清界限,這個時候也得出現的,不然會被人戳著脊梁骨罵的。
  尤其是陸墨結婚,村裡的唐媒婆、蒲老爹、陳一強一家都多多少少幫了一些忙,就是隔壁的王家人,昨天還幫著捉雞、捉鴨子呢,陸老二家不來就太誅心了。
  於是陸黛被唐媒婆催著幾口吃完一碗粥,然後就換衣服去了。
  陸黛今天的衣服是專門拿了布去找裁縫做的,這布料品質跟陸墨身上的嫁衣的布料差不多,就是顏色不同,是粉紅色的。
  陸黛麻溜地換好衣服,然後給自己梳了個包子頭,綁上粉紅色的髮帶。這個髮帶跟衣服的布料一樣,陸黛特地交代裁縫留出來做的,上面還有陸墨用銀色的線繡的梅花圖案。
  陸黛穿越前不喜歡粉紅色、粉紫色、粉藍色這些少女顏色,可到了陸黛的身上後發現這具身體稍微有點嬰兒肥,眼睛又大,皮膚又白,蘿莉身材,穿著這些少女顏色粉嫩嫩的,最合適不過了。
  等陸黛梳好頭,唐媒婆和陸墨已經吃完了。唐媒婆胃口好,連吃了三碗,就是陸墨也強逼著自己吃完一碗後又加了半碗。
  陸黛把碗筷都收拾進廚房,也不洗,泡在水裡,打算送陸墨出嫁後再收拾。
  從廚房出來,便看到陸二叔、陸二嬸來了。
  陸二叔衝著陸黛點了點頭,問:「妳阿姊在房裡?」
  陸黛點頭,「二叔、二嬸吃過早飯了嗎?廚房有粥,要我給你們盛一點嗎?」
  陸二叔搖頭,陸二嬸道:「趕緊把妳阿姊叫出來,說完了咱們好回去,待會兒人來接了我們再過來。」兩口子臉上雖然帶著笑,卻沒見多少喜色。
  陸黛不動聲色地撇了撇嘴,然後進屋把陸墨和唐媒婆叫出來。陸墨本來正仔細聽唐媒婆講待會兒該注意的地方,陸二叔、陸二嬸進屋聲音太小,根本就沒有察覺,陸黛進來叫,才知道他們已經來了。
  陸墨對陸黛道:「去給二叔、二嬸盛粥,我們這就出去。」
  陸黛搖頭,幫著陸墨提了提有些重的裙襬,「我問了,他們說不吃。」
  陸墨正想說人家也許就是客氣客氣,結果唐媒婆開口了,「那兩口子哪裡敢吃妳們家的東西,巴不得早說完早回去,咱們快出去吧。」
  三人來到堂屋的時候,陸老二兩口子已經在小破桌兩邊坐好了,然後陸墨給兩人敬茶,兩人接過去之後,沒喝就放在桌子上,然後你一言、我一語,教陸墨嫁過去之後要孝敬公婆什麼的。
  陸二叔和陸二嬸說一句,陸墨就點一下頭,嗯一聲,唐媒婆和陸黛站在一旁盯著。
  等陸二叔說「好了」之後,陸二嬸就把陸墨拉到臥房裡去說私下話了。陸二叔坐在椅子上不動,等著陸二嬸出來一起回家。
  陸黛要跟過去,被唐媒婆一把拉了回來,「妳去做什麼,那是教妳阿姊呀。」
  陸黛恍然大悟,難道是婚前性教育?然後臉一紅,果然不進去了。
  只過了一炷香的時間,陸二嬸就出來了,後面跟著臉通紅的陸墨。陸二嬸對陸墨沒有什麼耐心,估計是馬馬虎虎說了一通,也不管陸墨理解沒有就出來了。好在這種事情陸墨已經經歷過了一次,上次是她娘親自教的,所以陸二嬸教得馬虎,一點也沒什麼。
  陸二嬸一出來,陸二叔果然站起來,跟陸黛說了一聲,兩人就回去了。
  要不是因為今天是陸墨的好日子,陸黛鐵定要說陸老二兩口子幾句。有時候,血緣還比不上一個外人。
  這時已經到巳時了。唐媒婆催促道:「快再點一遍嫁妝,怕待會兒來不及,過會兒再發現出錯就晚了。」
  嫁妝單子是請柳村長來寫的,兩姊妹不識字,只能按照自己的記憶一樣一樣地點。
  除了溫大海送來的聘禮的一半要按規矩放進陸墨的嫁妝抬回去,另外還有六十六吊銅錢,全部是銅錢,用紅繩子串著,放在一個籮斗裡面,上面蓋著紅布。
  除了銀錢外,還有一籮斗紅雞蛋,四匹布,兩塊陸墨在過年時醃漬的鹿肉,一籮斗去年的柚子,一籮斗乾果、花茶、喜餅,六雙鞋,六身春夏秋冬四季衣裳放一籮斗,胭脂、水粉、珠花、簪釵放一籮斗,找許木匠新做的桌椅、板凳一套,木盆子兩個,紅色被褥兩套,總共是六個籮斗外加一堆不能放在籮斗裡面的東西。
  對於莊戶人家來說,這樣的嫁妝已經是不得了了。
  唐媒婆說陸黛是賣胭脂、水粉,又幫人修臉、盤頭賺了大錢,陸黛和陸墨卻知道,這些東西已經掏空了整個家,陸黛手裡也只剩下一點買花瓣的成本錢了。
  照陸墨的意思,這些東西砍半再砍半就可以了。可陸黛不同意,雖然是穿越來的,陸黛心裡也是清楚的,嫁妝在古代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不僅是臉面,還是一生的依靠。再說了,給陸墨備這麼多嫁妝,以後還不是陸墨的東西,陸黛覺得像溫大海那樣的人,肯定不可能謀自己媳婦的東西。
  更何況,溫家比她們陸家有錢多了,這些嫁妝不僅是陸墨在婆家的面子,也是陸墨在娘家的面子。
  嗩吶聲遠遠地傳來,聲音越來越大,聽著像是已經到了院子門口。
  唐媒婆急得團團轉,「哎喲喂,人來了,咱們可得快點了!」
  陸墨還在強自鎮定,「別慌,咱們什麼都準備好了的。」
  陸黛手腳麻利地把鳳冠戴在陸墨的頭上,陸墨這一身的裝束這才算是齊活了。鳳冠霞帔是每一個女人的夢想,陸墨上次成親,還沒有人說她是災星,爹娘也都還健在,可是陸墨覺得這次比上次,心裡快活多了。
  正想著,忽然聽到陸黛輕聲問了一句:「阿姊,妳快活嗎?」
  陸黛本來是想問「妳幸福嗎」的,但是突然想到網上幸福和姓福的那個哏,便改口了。
  陸墨抿著嘴笑,「阿姊這一生算是圓滿了。」
  聲音雖然小,但是唐媒婆在一旁是聽得真真的,唐媒婆當下就笑道:「這算什麼圓滿啊,等妳百子千孫的時候,那才叫真正的圓滿。」
  接著便聽到院子門外鬧哄哄的聲音,迎親的人這下子是真的已經到了院子門口。在這種情況下,陸黛居然還記得塞桂花糕給陸墨和唐媒婆帶著路上吃。
  因為是二嫁,莊戶人家也沒有那麼講究,所以陸墨雖然有紅蓋頭,但並沒有像陸黛以為的那樣蓋在頭上,而是拎在手裡。唐媒婆在前面開路,陸黛在後面扶著陸墨,慢慢從堂屋門口穿過院子,一步一步,似弱柳扶風,又像是分花拂柳,向眾人走去。
  二婚是有二婚的規矩的,所以雖然溫大海想熱熱鬧鬧地把陸墨迎回家,卻也只是請了一個吹嗩吶的,然後一個伙計陪著,就這麼來了,不過那個吹嗩吶的是溫大海找的整個白石鎮肺活量最大的了。
  溫大海身上穿的喜袍並不是跟陸墨一樣大紅色的,而是暗紅色。
  村子裡的人基本上都在這裡圍觀了,陸墨出來的時候,溫大海本來正給小孩子們發糖,見到陸墨,有那麼一瞬眼睛都看直了。不過他也不是毛頭小伙子了,立刻反應過來,把手裡的糖隨手塞給身邊的人,然後迎了上去。
  吹嗩吶的小伙子這個時候更是狠命地吹,一個人愣是吹出了一個班子的效果來。
  今天的焦點是陸墨,大家聊的也是陸墨。也難免有那眼紅的酸人,在一旁低聲講:「這阿墨真的是賺大了,幾世修來的福分,你看她頭上那鳳冠,據說要不少錢呢。」
  「就是她身上那些料子也不錯啊。」
  「聽說都是溫老闆送來的,我聽陳家那個丫頭說,溫老闆還送了純金的戒指呢。」
  「也難怪,咱們村再找不出一個比她更漂亮的了。這溫老闆也是色慾薰心了,只管長得好看,中看不中用。」
  「嘖嘖,溫家這門親事算是虧大發了。」
  這聲音雖然小,但架不住陸黛耳朵尖啊,這麼嘈雜的環境中,她竟然聽到了。當下就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掩飾過去了,這是她阿姊的好日子。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