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現代 > 商品詳情 客倌,不可以《上》
【3.2折】客倌,不可以《上》

點點愛AL160--藍白色

會員價:
NT713.2折 會 員 價 NT71 市 場 價 NT220
市 場 價:
NT220
作者:
藍白色
出版日期:
2012/05/22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幸福不脫靶《下》
NT63
銷量:30
幸福不脫靶《上》
NT63
銷量:29
想入非非《下》
NT63
銷量:10
想入非非《上》
NT63
銷量:10
瀝川往事《上》
NT63
銷量:45
瀝川往事《下》
NT63
銷量:46
向心公轉《下》
NT63
銷量:35
向心公轉《上》
NT63
銷量:38
當熟男遇見澀女《下》
NT63
銷量:21
君生我已老《上》
NT71
銷量:17
君生我已老《下》
NT71
銷量:17
脫骨香《下》
NT63
銷量:17
脫骨香《上》
NT63
銷量:17
大愛晚成《下》
NT63
銷量:16
大愛晚成《上》
NT63
銷量:17
請你養我《下》
NT63
銷量:24
請你養我《上》
NT63
銷量:24
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NT63
銷量:22
腐女GAGA《上》
NT71
銷量:9
腐女GAGA《下》
NT71
銷量:9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299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67
夜劫
NT85
銷量:158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49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親愛的BOSS大人,我想要前途,不想要潛規則;
可惡的狐狸小姐,我對妳是興趣,不只是性趣。

她叫胡一下,人送外號「小狐狸」,她從家鄉來到這個城市,
只為躲開那個她暗戀多年的許方舟。某天早晨在前往面試的途中,
她用高跟鞋砸中了一個賊……
他叫詹亦楊,人送外號「詹腹黑」,他從國外回到這個城市,
只為成全好友和他的前女友胡亦夏。某天早晨在前往公司的途中,
他被一隻高跟鞋砸中了……
當胡一下還在為自己超凡的捉賊能力沾沾自喜時,被告知,抓錯人了;
當詹亦楊還在為被當街撲倒的屈辱而憤憤咬牙時,
他發現,她即將成為他的下屬。
當小狐狸槓上詹腹黑,註定是火花四溢,姦情處處……
月黑風高殺人夜,小狐狸敲錯房門上錯床,將大BOSS吃乾抹淨不認帳。
第二天一早醒來發現床頭的鈔票,BOSS大人意識到,
自己被這個女人當做牛郎給嫖了,是以BOSS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不是生離死別,而是我好不容易擠上了地鐵二號線,你卻沒擠上。
  胡一下在前後左右全方位無死角夾擊之下,終於扁成人肉燒餅,地鐵門闔上那一刻,好不容易抽出一隻手,朝門外的冷靜揮手作別。
  冷靜其人,虛有其名,實際上是個極容易炸毛的小姐,此時正在車門外巴巴地看著開始向前緩行的地鐵,扁嘴作哭狀。
  這邊廂,胡一下一如既往,沒心沒肺地笑。
  缺乏對好友同情心的報應來得很快,地鐵一路行去,胡一下每每被人搶去空位,始終沒個大點的落腳地。
  這穿著三寸高跟鞋,跟踩刀尖上似的,腿都快斷了,她自然沒工夫顧及形象,賴在角落,怎麼舒服怎麼來。
  直髮,肩上半寸的長度,淺色上衣,乾淨清爽,鉛筆褲配紅底高跟鞋,露著一截纖細腳踝,恰到好處的性感,打扮得倒是根正苗紅,長得也賞心悅目,姿態卻實在不敢恭維,手撐在窗上發簡訊,恨不得臉也貼上去。
  男乘客們偷偷地看,默默地歎,可惜啊可惜。
  要是我這次面試又沒過,你可得接著養我哈!
  胡一下腆著笑臉盯著手機屏,在這種地方還能做到旁若無人,實屬境界。
  滾!那端閃電般回。
  我又滾回來了……
  冷小妞出了名的嘴硬心軟,不一會兒就發了個歎氣的表情過來,狐狸,妳放著家裡的安逸不要跑這兒來是為了啥?嗯?聽姐們兒一句,都到最終一輪面試了,妳可得用心,千萬別跟上次一樣,面試官再帥也不准流口水,聽見沒?
  胡一下瞬間有些垮臉,迅速按著鍵,妳還不知道我為啥跑這來?如果不是和姓許的那茬子破事兒,姐們兒我犯得著千里迢迢躲到……手指卻在這刻生生一頓,一咬牙,前邊輸入的字全刪了。
  妳是不知道上次那老外……胡一下逼自己去回味那些比較美妙的事,那雙眼睛……嘖嘖,soblue!
  冷靜估計是真氣著了,隨後的簡訊,驚嘆號用得極銷魂,代表全國人民,鄙視妳!
  胡一下哪敢再得罪,笑嘻嘻地揣回手機,繼續做她的人肉燒餅去。
  好不容易挨到站,胡一下從地鐵站出來,一身行頭早已慘不忍睹,趕緊理理頭髮,免得真成雞窩,調整呼吸,然後屏一口氣,抬頭,望向遠處地標性的商業大樓。
  大樓高聳入雲,玻璃幕牆折射的光幾近跋扈,她今早還窩在被窩裡,冷小妞就千叮萬囑:「S-ray的亞太總部那簡直就是一傳說,妳到時候幫我留意一下,那裡是不是真的連清潔大媽都找漂亮的有氣質的?」
  昨個夜裡胡一下跟家裡通電話,老爹老生常談,讓她務必回家,胡一下也是腆著臉,藉這牛叉公司的名義拒絕,「你閨女明個兒可是要去艾世瑞面試,就等著我從那兒給你勾個精英女婿回去吧!」
  想當年胡老爹靠往香港偷運白菜起家,可自從把賣白菜的錢大批大批賠進股市之後,老爹大筆一揮,胡家家訓就成了,沒文化,真可怕。
  無奈這閨女讀書厲害,卻沒有一點做生意的細胞,胡老爹只好把渺茫的希望寄託到未來女婿身上。如今閨女這麼一說,立刻說到他心坎裡,老爹開心,胡一下暫得耳根清靜,可一掛上電話,瞬間跌入無聲世界的她突然就有些惆悵。
  許方舟,千萬別誤會我是因為想和你扯上關係才來艾世瑞,你在華南分部,我在亞太總部,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真的,真的……
  往事匆匆,胡一下在地鐵站駐足片刻,抬頭,挺胸,去也。
  進入大廳,精英氣息撲面而來,黏在許方舟屁股後頭做尾巴這麼多年,唯一好處就是胡一下混了個不容小覷的文憑,可畢業這兩年她都在爹的場子裡作威作福,沒一點正經的工作經驗,如今混在這一堆進進出出的精英中,胡一下總覺氣場不和,壓力不小。
  剛進電梯,肚子就發出咕嚕一聲,緊接著,又是咕嚕一聲。
  真是屈辱。
  冷小妞常說世界再大,大不過她缺的心眼,可實際上,胡一下覺得自己一直是害羞內斂的新時代好青年,如今狀況,有些丟人,她還是知道默默低頭的。
  電梯裡都是些默不作聲扮深沉的人,她莫名就想念起早上沒吃完的那頓早飯來,看錶,時間還很早,於是決定先去吃點東西壯膽。
  往後每每回想這一天,這個本該是黃道吉日的早晨,胡一下只能歎,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後話再提,只說當前,未曾預見一頓早飯將給自己未來帶來多麼慘烈變化的胡一下,一邊大步流星步出電梯,一邊查手機地圖,找附近的館子。
  片刻之後,A餐在手,胡一下只覺陽光燦爛,人生美好。
  捧著豆漿,出了飯館,吃著煎餅果子,還哼著歌,突然……就被劫了!
  別誤會,被打劫的可不是她。
  伴隨不遠處都市麗人的一聲銳叫:「我的皮包!」一個人影就這麼擦撞著胡一下的肩膀逃竄。
  她被撞得連退幾步,好不容易站穩,忙不迭回頭張望,小賊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的前一秒,不幸被她的目光捕捉到。
  再低頭看看地上躺屍的煎餅果子,心疼之餘,熱血勁就這麼「噌」一聲直竄頭頂,胡一下二話不說,調頭就追。
  煎餅果子,只吃了一口,搶皮包賊,其罪當……誅!
  那賊手長腿長,一眨眼功夫,險些溜得沒影,胡一下最恨仗著身高優勢甩她老遠的人,曾經那人是許方舟,她不敢得罪,可如今這人是個賊,簡直是新仇加舊恨,
  胡一下自然不客氣,一個急剎,還沒站穩,鞋已經脫了下來,徑直照著小賊後腦勺扔去。
  曾幾何時,除了跑步,其他運動統統不在行,鉛球、壘球永遠扔不準,總得許方舟出面求體育老師給一個及格分的胡一下同志,這回,破天荒砸中了!
  她下了狠手,小賊痛得直抱頭,胡一下趁機撲過去,穩穩擒住。
  小賊始料未及,當眾撲街,幸好他身形矯捷,立即用手掌撐地,否則若是這臉先著地,準得破相,他想要爬起,卻怎麼也起不了身,當即低咒一聲,惡狠狠地扭過頭去看,這才發現後腰上騎了個女人。
  彼此視線毫無徵兆地碰撞,他眉眼擰著,眸子墨黑,胡一下的目光險些陷進去。
  這地方的水土真是好到人神共憤的地步,怎麼能把個小賊的皮相養得這麼俊?
  小賊似要說話,胡一下這才醒過神來,拽走他手裡的包。
  「讓我起來。」小賊語氣無虞,都不帶喘。
  即便他似乎並沒有掙扎的意思,胡一下仍使勁扣著他的腰,好不容易緩過氣來,「先等失主過來。」
  小賊目光幾變,恍悟了什麼似的,上下打量胡一下,語氣卻仍是淡淡的:「妳弄錯了,我……」
  話音未落,立刻遭襲,胡一下照著他後腦勺就是一掌,「爺追你半條街了,還給我抵賴?」
  這姿勢著實尷尬,周圍漸漸圍了一圈看熱鬧的,小賊沉吟一聲:「妳先聽我……」
  「閉嘴。」又是一掌,「姐沒空跟你嘮嗑兒。」
  胡一下坐在他腰上,穿好鞋,抬腕看看表,拿出鏡子補妝。
  他冷笑一聲,胡一下沒理會,摸手機準備報警,不料底下這小賊突然不安分起來,猛地一個翻身,胡一下沒曾想這廝力氣這麼大,幾乎要被他掀翻在地,正手忙腳亂的應付著,失主姍姍來遲。
  失主與小賊兩兩相望,大眼瞪小眼。
  胡一下正要把包還過去,卻聽耳畔忽的一聲嬌叫:「抓……抓錯了……」

  ◎             ◎             ◎

  補好了妝的胡一下照舊光鮮,那人卻狼狽至極,灰頭土臉地杵在她面前。
  氣場很足的一個人,眼睛微微瞇著,看起來有些陰森,語氣倒是不鹹不淡:「我剛逮著那個賊,妳的高跟鞋就飛了過來。」
  他盯得她渾身不舒服,胡一下真想告訴他,你別白費勁了,你的眼神殺不死我,苦於錯在自己不好發難,只得緘口不語。
  失主最是尷尬,誰曾想被搶了包不止,還被這年輕女人闖出了這麼個簍子,「您這衣服的錢我來賠吧。」
  男人也不客氣,當即要了張紙條,寫上數目。
  胡一下還沒鬧明白他想做什麼,已被他劈手抽走手機,他拿她的手機撥號,她也沒抗議,光注意看他手指了,心裡直歎,嘖嘖,指節修長。
  男人口袋裡的手機響起,他似乎笑了下,弧度不明顯,笑容斂去的同時,紙條連同手機一道塞回胡一下手裡。
  胡一下立刻哭喪起臉:原來他準備讓她賠錢。
  男人瞥她一眼,眉眼漸漸彎起,藏著似是而非的笑意,也不再吭聲,就這樣調頭走了。
  這人真是古怪,面部肌肉僵硬症?表情全藏在那一星一點的眸色裡,累不累?胡一下暗忖著,目光從他背上撤回,展開紙條,看見那串零,心裡便是一抽,好傢伙!
  以為自己看錯,又再數一遍那串零,胡一下的心臟是一抽再抽,
  「能把幾萬塊的衣服穿出地攤貨的效果,不容易啊。」她喃喃自語著,自認已把音量降到最低,男人卻聽見了似的,腳下驀然一頓,唬得胡一下趕忙收聲。
  好在他只停了這半秒,胡一下目送他在一眾圍觀者的籲歎之下消失了蹤影,緊緊咬唇,再不敢言語。

  ◎             ◎             ◎

  見義勇為果真能帶來好運?還是今個兒黃道吉日,諸事皆宜?
  最終一輪面試順利得讓胡一下覺得邪門,她端坐在那兒,正對面試桌,面試桌正中央的位置空著,名牌上寫有「詹亦楊」三字,主面試官缺席。
  兩個副手面試官都很隨和,氣氛很好,胡一下覺得有戲,一出面試室就急著給冷靜發簡訊。
  進了電梯,光可鑒人的電梯牆面映著她的眉開眼笑。
  這邊的電梯門剛關上、她的笑臉剛消失在門縫後,斜對面的電梯門就開了,顴骨擦傷的冷臉男踏著薄怒的步伐出來。
  面試的隊伍還在持續增長,他面無表情地從旁走過,徑直進了面試室,低氣壓便一直延續到了面試室,兩個副手見了他,立即起身來迎,「你可算來了。」
  兩個副手面試官見了此男都如此緊張,應試者坐在那兒,估計都快喘不過氣了,所有人都沒再吭聲,只有冷臉男的腳步聲,清晰地響起。
  「面了幾個?」冷臉男走到了面試桌前。
  副手聞言,忙把篩選好的簡歷遞給他,「就這些。」
  他剛草草翻過第一份簡歷,便是一愣,腦中頓時閃過無數糗狀,手比腦子快一步,即刻翻回第一頁,仔細看那張相片,目光隨後轉到姓名欄。
  胡一下?為什麼不是胡亦夏?
  因為熟悉的名字,他臉色一僵,因為這個女人早上令人髮指的行徑,他的臉色一僵再僵,腦中就這麼冒出個邪惡的聲音。
  胡一下,咱們後會有期……

  ◎             ◎             ◎

  忙碌的一周,胡一下在眾多工作機會裡兜兜轉轉,疲於應付,冷靜忙著應承她那個剛步入更年期的主管,焦頭爛額。
  好不容易挨到周休二日,兩個憋屈的女人相約K歌解壓。
  大學時代,圈子裡華人不少,別的都是勤奮刻苦的孩子,只有這倆女人不務正業,廝混出了革命友誼,在一起就特能鬧騰,以至於胡一下的手機響起時,她早把嗓子唱啞了。
  想當年普通話都說不好的深圳妞,愣是被冷靜教導出滿口京片子,豈料矯枉過正,如今胡一下唱粵語歌,怎麼聽怎麼彆扭。
  手機響了幾遍胡一下才聽見,忙把麥克風拋給冷靜,從包裡掏手機,匆忙之下不忘提醒:「我這首還沒唱完,等我回來再切歌哈。」
  冷靜忙不迭點頭,陽奉陰違地想著,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麥克風給盼走了。
  胡一下跑出包廂,捂著另一邊耳朵接電話,「喂?」
  這家KTV要價便宜,隔音效果自然是不負眾望的差,電話那端的人估計被這邊的魔音穿耳震住,頓了許久。
  胡一下惦記著那首high歌,扯著嗓子叫:「姐忙著呢,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胡小姐嗎?這裡是,S-ray人事部……」

  ◎             ◎             ◎

  胡一下回到包廂,打了霜的茄子似的,冷靜正喝水潤嗓,見她古怪,不得不放下杯子,端正了目光觀察她,「便祕啊?」
  胡一下搖頭。
  「妳爸又催妳回去了?」
  胡一下再搖頭。
  冷靜兀自忖度著,半晌,一骨碌竄立起來,「靠!別告訴我是許……」
  胡一下嗓子眼裡正憋著個天大的好消息,被冷靜這麼一鬧,比被人碰著死穴還要渾身不適,趕緊揮手讓她打住,「別亂猜,是艾世瑞,通知我下週一去上班。」
  冷靜迅速消化她的話,欣喜之下,立刻一掌過來,胡一下被拍得快要吐血,正痛得扁嘴,冷靜已經咋呼開,「姐們兒妳發達了,怎麼還愁眉苦臉?」
  「我咋覺得這麼不真實呢?」
  胡一下一有事情想不通就愛擰頭髮,當下擰得更是起勁,這沒出息的樣子看得冷靜又是一掌拍來,「得了吧,好好做妳的人事,好好往HR發展,別給姐們兒丟臉。」
  這話說得在理,胡一下胳膊一揮,揮走這莫名其妙的低落感,唱歌去也。
  隔周週一,胡一下踏著高跟鞋、穿著OL西裝、頂著副得瑟的小模樣,上班去也。
  人事部前輩把裝著工作卡、通行證等等雜物的公文袋交到她手裡,胡一下是抱著多麼憧憬的心態打開公文袋的,待看清了工作卡上的部門,就有多震驚。
  「銷售,九部?」
  前輩事不關己,自然灑脫,拍她的肩,「好好幹。」施施然去也。
  上班第一天就從人事被踢到銷售,這算個什麼事兒?所謂前輩早就棄她而去,這是耍人嗎?
  胡一下不禁憤憤然,站在樓層圖前看了又看,找到了銷售部的樓層,一到八分部佔據著公司的最好樓層,胡一下感到些許欣慰,可她瞪得眼珠子都快出來了,愣是沒看到九部在哪兒。
  無奈之下只得先乘電梯到銷售部去,這人倒楣起來,喝涼水都塞牙,電梯遲遲不來一趟,胡一下索性到安全出口那兒,下樓梯。
  胡同志最近太懶,沒怎麼運動,中途累得不行,高跟鞋「噠噠」響,腳踝震得生疼,只好哭喪著臉脫鞋子。
  赤著腳沒走多久,樓下隱約傳來腳步聲,樓道裡空曠,一點動靜都聽得特別清楚,那腳步聲越來越近,很迅速,似乎是在跑步。
  胡一下撐在扶手上,透過樓梯縫隙往下看,可惜只看到個頭頂。
  正好奇哪路神仙和她一樣這麼倒楣得爬樓梯,不一會兒,那人就來到了她面前。
  男人站得比胡一下低兩級臺階,個頭卻仍比她高。胡一下抬頭看他的臉,只一眼,就愣住了。
  他看見她,也是一愣。
  一些糟糕的記憶頓時在腦子裡游走,胡一下印象深的,除了這個人的長手長腳和似笑非笑,就只剩下這雙墨黑的眼睛。
  對方的目光告訴胡一下,他已經認出了她,可他嘴上愣是什麼都不說。
  她是有多倒楣?穿道袍都能撞鬼,何況面前這人,臉色簡直比鬼還陰。
  胡一下心裡敲著邊鼓,這男人什麼構造,跑步從來不帶喘的,害她在氣勢上輸一大截,上下掃他一眼,襯衣配西褲,袖子挽至胳膊肘,領帶並沒有繫得很緊,一身的幹練,獨缺一件西裝外套。
  她觀察他的同時,他也在看她,相比她的偷偷摸摸,他的目光放肆很多。
  這女人一手拎著一隻鞋,光著雙腳丫子,還自以為氣勢很足,實在讓人無語。
  胡一下正琢磨著是不是該說兩句,或者打個招呼,畢竟她還欠他西裝外套的錢,猶豫要怎麼開口,一回神,就看見這男人目光朝自己胸口瞄去。
  因為脫了外套,又出了汗,內衣顏色隱隱透出,胡一下立即抱胸做狠惡狀,「喂!看哪兒呢?」
  他嘴角動了動,看不出笑沒笑,只聽他悠悠喃道:「粉色。」
  胡一下眉色一凜,沒來得及發作,這人竟已先行越過她,繼續往上跑。
  她心裡雖正在罵罵咧咧,卻沒回頭看他,怕生出什麼事端,默默祈禱這廝快點消失,可他腳步聲剛起不久就驀地停了。
  「銷售九部在地下一樓。」
  他音量不大,卻一絲不落傳進胡一下耳朵,明明是淡的不能再淡的語氣,胡一下怎麼從中聽出些……許幸災樂禍?
  這回她都顧不上用腦,忙不迭回頭,「你怎麼……」
  他站在上邊的臺階連接處,不言不語,面無表情,只把下巴微微一抬,示意她胸前的工作卡。
  跑步聲越來越遠,直至消失,胡一下獨自一人,終於爆發,「靠!」
  她的尖叫響徹樓道,還沒來得及收聲,便發現不遠處上來了個氣喘吁吁的年輕女人。
  年輕女人著實嚇了一跳,剛才正邊打電話邊跑上樓,現下什麼都忘了做,就這樣呆立在原地,原本懷抱著的一疊資料,「嘩啦」一聲,全掉落在地。
  胡一下覺得丟人,趕緊穿好鞋子,只顧一個勁地往下逃竄,也不幫忙撿撿這一地資料。
  在她閃身進安全門的後一秒,嚇壞了的年輕女人對著手機哭訴開來:「這個副總喜歡一邊跑樓梯一邊處理公務,人事部調我來做助理的,不是陪練!剛才……剛才我還碰見了個女瘋子,媽!我想辭職!」

  ◎             ◎             ◎

  待終於身處銷售九部的地界,胡一下才恍悟,那陌生男人的幸災樂禍實在太有道理,誰能想到她胡一下,一混,就混到了公司最邊緣部門?
  這銷售九部簡直就是待裁撤部門,比辦公區域在這可憐的不見天日的負一樓還悲催的,是它隔壁竟然就是清潔隊的地盤。
  胡一下也終於見到了傳說中氣質樣貌俱佳的清潔大媽們。
  辦公區的門關著,透過其上的玻璃視窗往內一瞧,胡一下頓時無語望天。
  一個半百老頭正頂著比啤酒瓶底還厚的眼鏡看報紙,一個年輕女人歡樂的聊著QQ,一個年輕男人枕著本封面香豔的花花公子雜誌,睡得正香……這就是她的新同事?
  大名鼎鼎的艾世瑞裡,怎麼會有這幾個極品?
  胡一下真想扭頭就走,不料就在這時外頭又來了一人,見她在這邊探頭探腦,當即扯開嗓門:「找誰呢?」
  胡一下一嚇,三魂丟了七魄,作賊心虛地回頭,只見一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圍著條印花絲巾,雙手拎滿了飲料杯。
  胡一下趕緊收拾好臉色,「我……路過。」
  腳底抹油正準備開溜,不料這飲料男還挺眼尖,一下就瞧見了她胸前的工作卡,「哦喲,新調來我們部門啦?來來來,快進來。」
  胡一下暗叫不好,臉上只剩僵笑,他卻已經為她踢開了門。
  胡一下左思右想,一咬牙,閉著眼就跟他進了辦公室,他還真是熱情,都沒來得及放下滿手的飲料杯就已經喧嚷開來:「眼鏡爺!快看,咱九部的新鮮血液!」
  眼鏡爺這才把視線從報紙上移開,扶了扶厚重的眼鏡,瞇眼瞧瞧胡一下。
  「那個……」胡一下在心裡早把耶穌的八輩祖宗都問候了個遍,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小模樣倒是裝得挺認真,在這些極品面前一派乖巧狀,「我是胡一下,今天第一天上班,希望各位前輩……」
  話音未落就被QQ女打斷,「胡……亦夏是吧?妳得罪誰被發配到咱九部來的?」
  胡一下平時腦子轉得賊快,蔫壞蔫壞的她現在卻是死活接不過這話茬。
  QQ女料定她不懂似的,滿臉惋惜地指點道:「我呢,是因為有個豬頭想潛我,被我給踢了命根以後又想整死我,到處傳我賴著要做他小秘書,結果我就被詹執行調到這兒來了。」
  胡一下一直覺得自己是裝斯文的牛人,不料這QQ女更勝一籌,不說話時簡直能讓所有雄性生物想入非非,可這一開口,男人的遐想,統統歇菜。
  胡一下不說話,在場所有人都覺得這新人太嫩,這麼就被唬住了。
  其他人自然也不客氣,開了話匣子,什麼都往胡一下耳朵裡倒,「我呢,是因為不小心把詹部長的合同當做廢紙送進了碎紙機,結果就被詹部長送進了這裡。」
  他方說罷,那邊又開腔:「我呢,用公司電腦上色情網站結果招來了駭客,半年的行銷資料被黑,詹經理就直接把我丟九部這兒來了。」
  這麼多姓詹的?胡一下都被他們說暈了,偏偏這時,眼鏡爺也來插一腳,慢條斯理收好報紙,「我呢,是自願調到這兒的。」
  他說得信誓旦旦,不料當即就被拆穿,「得了吧眼鏡爺,你原來在一部混得好好的,明明就是因為你帶頭和六部的人搶客戶,才被詹副總踢到這裡的。」
  眼鏡爺被人嗆了聲,當即嚷嚷著狡辯,一室吵鬧,好不銷魂。
  胡一下耳朵都開始嗡嗡直響,怒了,再不裝小白兔,當即低吼:「哥哥、姐姐、大爺們容我先問一句成嗎?」
  終於安靜,胡一下抹一把汗,清一清嗓:「艾世瑞不是跨國公司嗎,什麼時候成家族企業了?別告訴我高層都姓詹。」
  QQ女當即失笑,打量打量面前這隻小菜鳥,「看來妹妹妳和我們的情況不太相同啊,妳不是被貶來的,不知道情況也正常,咱們剛才說的可都是同一個人。」
  「這妳就不懂了吧?咱們九部,就是為了見證某人迅速到變態的上位史而存在的。」
  原本還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胡一下頓時來了興致,「詹變態全名叫啥?網上搜得到不?有他照片沒?我要看我要看!」
  剛才還咋咋呼呼的幾人在這關鍵時刻,卻跟商量好了似的,全都緘口不語。
  飲料男對漂亮妹妹倒是一如既往的殷切,卻也不告訴她答案,只把一杯咖啡遞到她面前,「咱這兒的飲水機壞了幾個月都沒人來修,這些喝的可都是我從三十七樓偷運下來的,好東西,趁熱喝!」
  簡陋的辦公桌,早就應該被淘汰的舊電腦,加上四個極品同事,身處其中,胡一下除了安慰自己隨遇而安,別無他法。可是直到十一點,他們仍是看報的看報,睡覺的睡覺,上網的上網,胡一下這個天生懶骨頭都受不了想活動活動筋骨,「前輩,我需要做些什麼?」
  眼鏡爺一看就是這兒的頭,胡一下小心翼翼詢問,
  眼鏡爺的報紙都看一早上了,卻仍停留在那一版,聞言眼都不抬,口條比說相聲的還快:「沒聽過一句話,不做不錯,多做多錯嗎?總之,九點十五出現,五點整消失,妳要樓上那些人呢……」說著不忘煞有介事地虛空往上一指,「讓他們不太感覺到妳的存在,對他們不會造成威脅,他們就不會打妳的小報告,公司瘦身裁員的時候就輪不到妳,這樣才能長長久久,做到退休。」
  強大的邏輯,胡一下只差要吐血,乾脆悶頭發簡訊,冷靜,救我。
  冷靜這回倒是冷靜得不得了,簡簡單單一個字,滾。
  胡一下正要回,冷靜那邊神速地又來了一條,別再滾回來。
  就這樣安逸到快要發黴,好不容易挨到午飯時間,其他人都急著走,畢竟對普通職員來說,員工餐廳的好東西都是先到先得,
  飲料男還知道稍微照顧下她,「我幫妳帶飯?」
  憋屈都憋屈飽了,胡一下哪還有胃口吃東西?她把頭悶在雙臂間,趴在桌上,聲音懶散:「謝謝,不用。」
  三個人一起離開,用餐時間過了,魚貫回來,一個說:「外面下雨了。」
  胡一下心裡歎,老天還算有眼,知道替我掉兩滴淚。
  另一個說:「今天的芒果西米露真難吃。」
  胡一下暗自腹誹,難吃還打包一份回來?
  相比之下,最後回來的QQ女關注的事件要高級得多,只聽她興奮到微抖的聲音響徹辦公區:「特大消息,他升副總了!今天公布的調令!」
  她這話是看著胡一下說的,胡一下出於禮貌,不甘不願地搭腔:「他?誰?」
  「還能有誰,詹副總!」
  胡一下耷拉著腦袋,飲料男看出了點端倪,替她接過QQ女的話茬:「咱們這負一樓的消息還挺靈通的嘛。」
  「糾正一下,不是咱們,是我消息靈通,」QQ女從不分享功勞,即使是嘴上說說的功勞也不分享,「這都是我剛吃飯的時候聽公關部那幾個女的說的,沒辦法,誰讓他是咱女同事中永恆不變的話題呢!」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