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現代 > 商品詳情 想入非非《下》
【4折】想入非非《下》

當她手中的那把愛情之箭終於將他這隻笨鳥射了下來, 他卻將她遺忘在記憶之外。堅持,她為他守到相思成疾, 只為曾經不告而別的理由。五年,究竟怎樣一個五年, 失去的五年可否能再回來……

會員價:
NT$864折 會 員 價 NT$86 市 場 價 NT$210
市 場 價:
NT$210
作者:
花清晨
出版日期:
2010/08/24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大愛晚成《下》
NT$86
銷量:16
大愛晚成《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下》
NT$86
銷量:17
當熟男遇見澀女《下》
NT$86
銷量:21
瀝川往事《下》
NT$86
銷量:46
瀝川往事《上》
NT$86
銷量:45
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NT$86
銷量:22
聽說愛會來《下》
NT$94
銷量:14
君生我已老《上》
NT$94
銷量:17
君生我已老《下》
NT$94
銷量:17
幸福不脫靶《下》
NT$86
銷量:30
幸福不脫靶《上》
NT$86
銷量:29
腐女GAGA《上》
NT$94
銷量:9
腐女GAGA《下》
NT$94
銷量:9
客倌,不可以《上》
NT$94
銷量:12
客倌,不可以《下》
NT$94
銷量:13
聽說愛會來《上》
NT$94
銷量:14
想入非非《下》
NT$86
銷量:10
想入非非《上》
NT$86
銷量:1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大陸原創網路人氣千萬點擊作品,
描寫比魔女還要霸道的富家千金桑渝和窮小子沈先非,
傾情演繹另類幽默的「飛鳥和魚」的故事。

當她手中的那把愛情之箭終於將他這隻笨鳥射了下來,
他卻將她遺忘在記憶之外。堅持,她為他守到相思成疾,
只為曾經不告而別的理由。五年,究竟怎樣一個五年,
失去的五年可否能再回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離開跆拳道館之後,桑渝在曾梓敖的死拉硬拽下,去上島咖啡喝了杯冰飲。坐了不到一小時,她便急匆匆地帶著曾梓敖回到小屋,兩名高中女生已經在門外守候著了。因為沈先非無法教課,所以桑渝給四位家長致電,就這麼一番折騰,給改了補課時間。

  兩位高中生一看到帥氣的曾梓敖,兩雙眼睛立即放光。進了門,桑渝便對兩名高中女生說「她哥」沈先非因為有事,暫時不能再為她們補習功課,所以委託「她表哥」前來當補習老師。

  兩名沒情操的高中女生對誰當補習老師沒意見,只要是帥哥就行。

  曾梓敖在兩位高中女生虎視眈眈的注視下,度過了漫長的一個下午。真是太沒天理了,上午才被打完,下午就要來犧牲色相,他真是上輩子欠她的,真是冤孽。終於忍不住,他藉口去上洗手間。

  捧著手中的半顆西瓜,桑渝立即跳到兩位高中女生的面前,問:「我哥教書好,還是我表哥教書好?」

  其中一個女生立即說:「我喜歡表哥,人不但長得帥,而且很幽默。」桑渝跟著點了點頭,成功轉移目標,然後偏過頭問另一個女生:「妳呢?」

  「我還是喜歡妳哥,做人不能朝三暮四。」

  桑渝贊同地點了點頭,但一回想目標尚未轉移成功,立即叫道:「糟糕,洗手間裡好像廁紙沒有了,表哥這麼半天沒出來……」她立即將一旁的抽紙遞給那個說喜歡「她哥」的女生,「妳幫我把這個面紙先送進去,我下樓去買衛生紙。」

  當桑渝在外面繞了一圈後,兩手空空地回到屋子,兩個女生正好收拾書包,準備走了。

  兩個女生一看到桑渝,便急急地跑過來,那個聲稱喜歡「她哥」的女生第一句便是:「妳表哥是H大哪個專業的?我想報考那個專業。」

  另一個女生急道:「我也是我也是,我也要報考那個專業。」

  桑渝望了望倚在一旁,笑得滿面春風其實是死命咬著牙的曾梓敖,呵呵一笑,轉移目標成功,「等妳們報考志願的時候,再告訴妳們,現在不要有雜念。好了,不早了,早些回家吧,後天見。」

  將兩名女生順利請出了門,桑渝還沒喘口氣,卻被曾梓敖一把勒住脖子:「妳這沒良心的死丫頭,我這麼幫妳,妳還不忘推我入火坑,有妳這樣對朋友的嗎?」

  「你難道沒聽過,朋友就是用來出賣的嗎?」桑渝扣住曾梓敖的手腕,「我數三聲,給你改過的機會。一、二、三……」

  「OK,鬆手了,只不過想藉機和妳親近一下,妳都不願滿足我這個小小的心願,真是個無情的臭丫頭。」

  「多情的臭小子,你快點回去吧,明天下午道館見。」桑渝將曾梓敖推出門。

  「上輩子真是欠了妳的。」曾梓敖伸手擋住門,一本正經地問桑渝,「我說丫頭,妳和那隻笨鳥接過吻嗎?」

  「啊?」桑渝一臉愕然地望著曾梓敖,楞了半晌,倏地臉突然一紅,「關你屁事!」

  「沒接過吻?」見到桑渝這樣的表情,曾梓敖心中一陣欣喜,她竟然和那隻笨鳥還沒有接過吻。或許是惡作劇,但更多的他想是因為他喜歡桑渝,趁她不注意,他飛速地在她的嘴角親吻了一下,只是輕輕地一觸,他便大笑著退後幾步,向她行了個軍禮,「桑渝,期待明天的姦情。」

  「去死吧你……」楞了好久,桑渝才反應過來,怒氣沖沖地脫下拖鞋,砸向已奔下樓梯的曾梓敖。

  「這個混蛋!明天一定剝了他的皮。」桑渝雖然成功地將曾梓敖掃地出門,但因為那個吻,回到客廳就一直楞楞地坐在沙發上發著呆,忽然想到什麼,她便跳起身跑回房間,坐在筆記型電腦前,打開QQ,看到朱仙仙的頭像正亮著,於是她便傳了一條消息過去。

  ……:豬,什麼樣的人才會親吻妳的嘴?沒多久那邊就回了消息。

  ……:魚?當然是喜歡妳的人啦。有男生吻妳了?喜歡妳的人?曾梓敖是喜歡她才會親她的?那沈先非呢?桑渝腦子裡一下子蹦出好多問題,於是她又輸了一條消息。

  ……:豬,那個……有一個和妳整天稱兄道弟的哥們要是親了妳,這代表什麼?

  ……:當然是喜歡妳啦,那個帥哥是誰?

  ……:是我問妳不是妳問我!還有,那有一對男女,如果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之後,男生卻沒有親過女生,那,這個男生喜歡那個女生嗎?

  ……:魚,妳在開玩笑嗎?哪有男女朋友不接吻的?我和我家那位沒事就玩親親,害羞ing。

  ……:妳真噁心!

  ……:這有什麼噁心的,正常男女交往都會這樣。正常男女交往都會這樣?這句話深深地刺激到了桑渝,好像她和笨鳥真的不正常。

  ……:那……是男女朋友關係的都會接吻嗎?

  ……:當然會了,關係到成熟時,還可以更進一步呢。

  ……:更進一步?那是什麼?

  ……:我暈,妳怎麼純真的連這個都不知道?唉,我和我家那位還沒有到這一步,我還滿好奇的。

  ……:好奇殺死妳這頭豬。

  ……:魚,妳剛才說的那對男女生,該不會女生就是妳吧?

  ……:吃飯啦,妳可以滾下線了。

  直接點了QQ控制台上的叉叉,桑渝便往床上一倒,抱著Hllo Kitty的抱枕獨自鬱悶了起來。雖說她粗神經,可今天在道場上,她明顯地就覺得曾梓敖與往常不一樣,因為他從來不會以那樣的神情看她,最可惡的是剛才還偷親了她。她用手背死命地擦了擦嘴唇,轉念一想,曾梓敖那樣的玩世不恭,她早就和他說過了兩人是好兄弟、好哥們,而他也說了不會喜歡她,所以,那個吻應該是他在惡作劇。這傢伙就喜歡惡作劇,一定是知道她和笨鳥沒有接過吻,刺激她來著,一定是這樣的。

  想到笨鳥,她更鬱悶,按照朱仙仙所說的,她不禁有些絕望。兩人確定關係之後,沈先非最多只牽過她的手,攬過她肩,有時候連說話都不看她的眼,卻是盯著她的Hello Kitty貓頭拖鞋?那拖鞋比她好看嗎?抓起眼前的貓頭抱枕,桑渝氣憤地抽打了它幾下,第一次,貓頭不是她的親密朋友,而是她的假想情敵。

  ◎                ◎                ◎

  「妳在幹嘛?不舒服嗎?」沈先非一回到住處,整個房子都靜悄悄的,心中不禁有些困惑,前兩天桑渝都會坐在客廳看著電視,等著他回來,今天卻沒看到她的身影,而且剛才在樓梯走道裡,還撿到一雙她的拖鞋,以為她出事了,急忙進家門,看到她卻是無精打采地躺在床上。

  坐在她床沿,手背輕輕地探向她的額頭,他低喃一句:「沒發燒,妳是不是哪不舒服?」

  本來想裝睡的桑渝,在沈先非以手背輕觸她額頭的那一剎,那暖暖的體溫讓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咬著嘴唇,她緩緩起身,坐在他的面前,兩眼直楞楞地望著他。

  「……妳真的沒事?」他又問。昏暗之中,她對上他深邃的黑眸,他認真的時候總是有股奇特的吸引力,教人移不開視線。

  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兩人就這樣注視著對方。四周靜悄悄,除了窗外在鳴叫的蛐蛐聲,更清晰的是兩人濃重的呼吸聲。等了很久,她失望地歎了一口氣,有氣無力地道:「……沒事。」

  「妳到底怎麼了?」

  「我真的沒事,可能餓了吧。」

  「哦,那我去做飯。」他起身出了房間門。

  自從兩人確立男女關係後,沈先非便主動擔起了「家庭煮夫」這一光榮的角色,只是桑渝喜歡睡懶覺,所以只能吃到他燒的晚飯。

  望著沈先非的背影,桑渝在心中唸著,果然,剛才那麼好的機會,她都把臉擺在笨鳥面前那麼久,他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真是無限悲涼……

  吃完了晚飯,洗完了澡,兩人依在沙發上看電視。桑渝整個人懶洋洋地半倚在沙發上,一隻手撐著腦袋,雙目無焦距地盯著電視。從一進門,沈先非見到她躺在床上之後,隱隱就覺得她很不對勁,平時她不是一邊抱著西瓜就是吃著葡萄。

  忍不住,他握住了她放在身旁的手,輕輕摩挲了幾下,她還是沒有反應,看似很專心的在看著電視。他偏過頭看向電視機螢幕,一個身穿清裝的女人在哭哭啼啼,他搞不懂這片子有什麼好看的,好像一到暑假什麼台都在放,一個女人喜歡到處蹦來蹦去,一個女人沒事就哭得肝腸寸斷,然後就看到兩個男人像瘋子一樣,不是一個在追,就是一個在喊。

  電視螢幕裡那個叫什麼紫薇的女人哭了近十分鐘了,讓他覺得很煩躁,拿起遙控器隨意換了一台,誰知道螢幕上顯出兩張放大的側臉,一男一女,正在忘情地接吻,還時不時發出某種「怪異」的聲音。

  瞪大著眼睛盯著螢幕看了幾秒,那兩人已經從親吻到脫了衣服轉向床上作戰,他尷尬地緊抿著嘴唇,動了動喉嚨,捏著她的手也不由得微微施了力。

  以前在宿舍裡,那幾個無聊的傢伙,有事沒事就喜歡用電腦播放A片,弄得整個宿舍裡都充斥著那種「激烈」的聲音,怎麼現在電視台也開始向低俗挑戰。

  手被捏得有些痛,桑渝覺得不是很舒服,輕哼了一聲,微微調了調姿勢,雙眸微抬,一片肉色跳進視線,還沒看清是什麼,已被轉了台。

  「喂,幹嘛我一看電視你就轉台?」皺著眉,她偏過頭對沈先非怪嗔一句。

  身側飄過淡淡甜甜的沐浴香氣直沁入心脾,沈先非覺得一陣口乾舌燥,桑渝這一出聲,心中沒由得一陣緊張,手一顫,遙控器便翻落掉地。

  「又看還珠格格,你還真無聊。」見遙控器落地,桑渝彎下身去撿。

  「我來。」與此同時,他也彎下身去撿遙控器,卻猛地撞上了她的頭。

  「啊,好痛……」她一轉頭,一張放大的臉驚現在眼前。

  一瞬間,兩人都驚住了。兩人鼻尖的距離似乎只有零點一釐米不到,不論是誰的身體只要稍稍向前動一動,不僅是兩人的鼻子會碰到一起,兩人的唇也會緊密相貼。這一刻,兩人似乎都失去語言的能力,僵硬著身體都不敢隨意亂動,呼吸也變得沉重起來。

  眼前放大的臉變得模糊起來,溫熱的男性氣息噴灑在臉上,桑渝竟有片刻失神,感覺自己的心跳得飛快,抓著遙控器的右手正被沈先非的大掌覆蓋著。

  她鬱悶了一個晚上的接吻事件,此刻的情形雖是曖昧無限,但這是意外,以笨鳥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吻她,如果她再繼續幻想下去,恐怕一夜都要睡不著覺了。於是垂下眼睫,堅定決心,迅速地將手從他的大掌中抽出,身體並向後退去,想脫離這個讓人胡思亂想的氛圍之中,結果身體只稍稍向後移動一下,一隻手便扣上了她的腰。

  她驚愕地抬眼看著近在眼前的深邃眼眸,迷離而攝人心魄。伸出手,手尖輕觸到桑渝的臉頰,感受到她微微一顫,指下那如水的肌膚猶如他的記憶一般,沈先非微動了動喉嚨,輕輕地喚了她一聲:「桑渝……」睜大了雙眼,桑渝盯著他迷濛的雙眸,那裡傳出的是任誰都無法抗拒的邀請,她難以置信地望著他突如其來的變化,有些緊張地微動了動唇,但身體卻動都不敢動。

  望著異常緊張的桑渝,沈先非以手輕輕地撩開貼在她臉頰上的髮絲,這樣親密的動作讓她不禁屏住了呼吸。感受到她肢體的僵硬,沈先非輕彎了彎嘴角,長臂用力勾住她的腰,將她攬入懷,俯下臉便緩緩吻上她清新甜潤的紅唇。

  桑渝瞠目,腦海裡出現幾秒的空白,沈先非的唇溫溫軟軟的,與她臆想了一個晚上的結果,完全不一樣。

  除了那一次在陽台上相撞的意外,這一次才可以稱得上是兩人真正的初吻。唇貼著唇,沒有經驗的兩個人只能跟著感覺走,唇齒之間難免碰撞,一不小心的輕嗑之下都會引起小小的輕呼。輕輕撬開桑渝的唇齒,沈先非將舌探進她的口中,初嚐的青澀,桑渝跟著慢慢回應。

  漸漸地,兩個人終於找到了感覺,感受到了其間的美好,連呼吸也跟著粗重了起來。

  「阿非……」就快喘不過氣來,桑渝憋著氣叫了沈先非一聲,「我呼吸不了了……」

  「……對不起。」從桑渝誘人的紅唇上離開,沈先非面色微窘,耳根子發熱,額頭頂著她的額頭。兩個人都在不停地大喘著氣,不經意地相視而笑。

  是他太笨拙了,居然吻到她無法呼吸,其實他也差點憋不過氣,看來以後要經常練習,口中嘟嚷著,他含糊不清地說著:「以後習慣了,也許就再不會喘不過氣了。」

  「你在說什麼?」桑渝疑惑地問道。

  「……沒什麼。」嘴角輕勾,將她輕輕抱在懷裡,他下頷抵在她的頭頂,她柔順的髮絲散著淡淡香氣令他忍不住想吸進更多氣息。輕握起她的一束頭髮,他好奇地問:「去年,妳那個頭髮是怎麼弄的,怎麼會一夜之間長那麼長?看上去又不像是戴假髮。」

  「哦,那是接髮,為了那一頭頭髮,我大半夜沒睡。」

  用力地將她抱緊,臉貼著她的髮絲,他愧疚道:「對不起,我當時……當時……」

  斷了沈先非的話,桑渝譏道:「你當時是不想再看到我,希望我真的去留長頭髮,一年之後,說不定就忘了你。切!誰那麼笨啊。不過,你也被我打了一頓,我們互不相欠。」

  「照妳這樣說,是妳欠我了。」

  「我怎麼欠你了?」

  「妳打了我三次。」

  「你這男人原來是個小心眼,這種陳芝麻、爛穀子的破事你還記在心裡?我早忘到太平洋去了。」

  沈先非唯有無語地轉過頭看著電視,換作她要是被人暴打了三頓,她一定會打回去,怎麼可能忘到太平洋去,怕是會記得更清楚。

  他換了個姿勢,將她抱好,這樣的感覺有種說不出的溫情。

  她就在他的懷裡,那柔順的髮絲握在他的手中,還有那種她身上特有氣息縈繞在鼻端,唇貼著她的髮絲,感受著那順滑的觸感。

  「天太熱了,頭髮太長,整理起來好麻煩,明天我去剪了。」撥了撥及肩的頭髮,桑渝隨意地嘟喃著。

  沈先非一聽桑渝要剪頭髮,脫口而出:「不許剪!」

  「嗯?不許剪?為什麼?法律什麼時候規定我不可以剪頭髮?」

  「我規定的,馬上在保證書上再追加一條。」

  「那保證書作廢了吧?」

  「解釋權在我手中。」沒給桑渝反駁的機會,沈先非左手輕抬起她的下頷,毫無預示地吻住了她柔軟的薄唇,牙齒懲罰似的咬著她的下唇,命令卻又是誘惑,「答應我,不剪頭髮……」

  「嗯……」獨特的氣息再次襲來,隨即被他那柔軟的薄唇佔據,讓人難以抗拒,桑渝閉上眼睛,享受他的溫柔。幸福像海水般將兩人齊齊淹沒,終於,再也不是她單方面的糾纏;終於,他再也不用費盡心思的逃避。

  因為愛情的甜蜜,讓這個夏季一點也感覺不到熱。熱戀、熱戀、越熱越要戀。

  醫學表明,接吻是促進心跳和血液循環的良藥,但更加是感情速熱的催化劑。

  熱戀中的兩人,幸福的就像是花兒一樣。

  ◎                ◎                ◎

  實習期間,沈先非在皇廷一直勤勤懇懇,什麼事都是多學多問,走出校門,他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桑渝教書的勁頭越來越足,兩名中學生簡直把她當神一樣的膜拜,兩人似乎就盼著她補習的那一天,學習效率很高,基本上模擬測試下來都不會低於九十分,這樣算來兩人中考應該可以考個不錯的成績。

  這多虧了跆拳道,果然,適當的刺激是必要的。曾梓敖幽默風趣,兩名高中女生越來越喜歡這位「表哥」,對冷漠的「親哥哥」沈先非漸漸開始淡忘,一個個雄心壯志發誓要考入H大電腦專業,這讓曾梓敖哭笑不得。一想到桑渝為了排除異已,利用自己的色相,他就咬牙切齒,可誰又教他是心甘情願的呢?面對兩個女生的花痴狀,他唯有裝傻,一副好哥哥的形象。

  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他一定會先用眼神將桑渝手中那顆礙眼的西瓜給射穿。

  沈先非白天不在家,家教生活給桑渝原本枯燥的暑假生活帶來了絲絲生機,但同樣也給她帶來了煩惱。兩名初中生,不僅開始學習了跆拳道,還拉了好些同學一起去道館報名,要求道館請漂亮的桑渝做老師。正所謂同性相斥,異性相吸,那幾位男老師一個個不是國字臉,就肌肉男,讓這些學生很沒存在感。

  為了留住這些學生,館長執意要聘請桑渝做老師,待遇方面一切都好談。可桑渝一點也不想當跆拳道老師,首先她不缺錢,其次,如果不是因為沈先非,她才不會考慮用跆拳道方式樹立威信。

  面對道館的人幾次追逼,她只有暫時不去道館,都是叫那兩名中學生自己去,但這樣又會影響兩名學生的學習情趣,所以這事讓她悶悶不樂的有好幾天。

  下午的時候,吳媽給桑渝打了電話,說是桑先生和桑太太又在家吵翻了,桑太太在家裡見東西就砸。樓上主臥被桑太太砸得面目全非,樓下客廳,若不是吳媽和傭人攔著,恐怕也免於倖存。

  猶如火燒眉毛,她急忙趕了回去。不知他們兩人之間又發生了什麼事,當她趕回去的時候,趙卓青正好開著車子出門,在門口碰到桑渝,趙卓青咒罵了幾聲桑振揚,丟下一句:「打麻將去了。」便開著車子揚長而去,將匆匆趕回家的她就這樣丟在一旁。

  望著漸漸消失在路盡頭的車影,桑渝捏緊了拳頭,咬著牙,從口袋裡摸出手機,撥出一串熟悉的號碼,響了很久,都無人接聽。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直到終於有人接了,那頭響起的卻是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喂,請問找誰?」

  桑渝還未開口,便聽到電話那頭隱隱約約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就說我手機落在公司了。」

  「啪」地闔上手機,她站在自家大門口,望著眼前這棟三層樓的別墅,望著那兩扇雕花的鐵門,望著院內那鬱鬱蔥蔥的樹木,望著那水池裡盛開的睡蓮……縱使眼前的一切是那樣的生機勃勃,此時此刻看在她的眼中都是一片死氣,一點家的氣息都沒有,原來把這裡當家的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小姐,妳回來,桑先生和桑太太他們……」在監控器裡看到了桑渝,吳媽急忙趕了出來。

  「我見到我媽了。」淡淡地回應了一句,桑渝轉身就要走。

  「小姐,不留下吃飯嗎?」

  「吃飯?吳媽,妳每次看到我一人對著一桌菜,不覺得我很可憐嗎?」

  「……可憐?」吳媽楞楞地看著桑渝,嘴唇微動,回味這兩個字。

  可憐,她已經無奈到用「可憐」這兩個字來形容自己。真的是一秒鐘都不想再待下去,在她一個人堅守著這個家的時候,他們早已棄了這裡,如今,她也厭惡了。

  「我還是回我那小屋了,這裡就麻煩妳和吳叔了,他們……愛怎樣就怎樣好了。」焦慮而去,卻是失望而歸。

  她低著頭,寂寞地走在樟木成蔭的道上,知了聲起,鳴叫著烈日當空的炎熱,透過那層層枝葉,白色刺目的陽光照射在柏油馬路上,刺得她的眼睛生疼,禁不住,眼眶裡泛起了淚花。

  她在心裡發誓,絕不會讓自己成為不負責任的父母親之一,更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淪落為和自己一樣寂寞、孤獨,明明有雙親,卻感受不到一丁點親情的溫暖。

  跆拳道館的「奪命追魂CALL」又再響起,讓她煩躁到了極點,直接關機。

  ◎                ◎                ◎

  剛燒好晚飯的沈先非,將菜一一端上桌,看到桑渝煩躁地在客廳裡東飄西蕩,似乎看什麼都不順眼,腳下見著什麼就踢,不知那沙發怎麼惹她了,只見她把沙發當沙袋一樣打了起來。

  皺著眉頭,微瞇了瞇眼,他走過去將她給撈了過來,按在餐桌前:「怎麼了?」

  一提到這事,桑渝的心情就很糟:「唉,那些人真是奇怪,幹嘛老逼著人家當跆拳道老師,什麼薪水多,人家又不缺錢,真的好煩哦。」跆拳道館的事只是藉口,真正讓她心裡不舒服的是爸媽傷害了她的感情。算了,不想了,再想她會抓狂的,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地扒著飯。

  沈先非隨口說了一句:「妳現在知道煩了?那妳當初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煩?原來他現在還是這樣看她的!她「啪」地將筷子放下,怒道:「這兩件事怎麼能相提並論?他們是因為要賺錢才要我去當老師,可是我追你,是因為我喜歡你,無可救藥的喜歡你,不然我發神經地吃飽了撐的。我知道我很煩,所以你們都討厭我,現在我走開,可以了吧。」怒瞪了一眼他,她站起身,氣沖沖地回了房間,將門狠狠地甩上。

  沈先非知道自己不善於表達,原本只是無心的一句話,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刺激痛了桑渝最脆弱的那根神經。

  放下筷子,他坐在桌前,怔怔地發起了呆。絕不只是跆拳道館追逼她當老師這麼簡單,以她的性格,不喜歡做的事,任誰強逼她都沒有用,逼急了一定會動拳頭不問青紅皂白先揍人家一頓。

  最後那句「你們都討厭我」,那個你們,除了指他,還有誰?

  起身,他向她的房間走去,輕敲了敲她的房門,喚道:「桑渝。」門裡的人沒應他,他又敲了敲:「桑渝,開門。」過了許久,裡面依然沒有聲音,眉心深鎖,他緊張地叫喚開來:「桑渝,妳快開門,妳再不開,我就撞門了。」

  門內依舊沒有動靜,沒再猶豫,他直接找到了備用鑰匙,開了門。

  屋內一片黑暗,隱隱聞到一股子菸味。黑暗中,他看到右前方忽明忽暗的一點星火,不用猜,他也知道那是什麼,隨手便打開燈。

  刺目的燈光讓桑渝睜不開眼,本能的用手去遮住眼睛,再睜開眼,手中的菸已經被奪了。一看到沈先非,她便斜躺在單人沙發上,別過臉不看他。

  「妳保證過不抽菸的。」蹙著眉,沈先非看著她。

  桑渝抱著抱枕將頭埋在沙發裡,低聲說了一句:「請你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因為家庭緣故,沈先非從未想過在大學裡交女朋友,一心只想好好地唸書。面對女生的追求,他保持冷漠,久而久之,那些女生便會知難而退,但桑渝卻是個例外。曾經,他以為她這種富家子女只是抱著玩的心態以及那種小孩要糖吃就一定要得到的心態,可他錯了。一直以來的排斥,只是因為心裡漸漸駐進了一個她。朝夕相處,他開始了解她,她與很多的富家子女不同,當初以為的驕縱,其實是她自我的一種保護色。

  他的桑渝,內心比別人更脆弱,比別人更需要保護,他的桑渝……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