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現代 > 商品詳情 腐女GAGA《下》
【4.2折】腐女GAGA《下》

這年頭,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難得的是,看得順眼。 就算看透了她的「真相」,知道她謊報物種,根本不是吃素的…… 但那又何妨?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在她張牙舞爪後,抱抱她,順順她的毛。 或許這就是雷劈一般的報應啊!一眼鍾情後,一生再不放棄。 只是好事多磨,先有前未婚夫的「復甦」, 後有前小三居心叵測的「測驗」,最終再有被人反將一軍的「離間」之計…… 魔王不發威,眾人都忘了任寒,任大BOSS到底有多麼腹黑! 且看他怎麼妖言惑眾,先下手為強! 把她吃得死死,蓋個「我家的」,打包回家。

會員價:
NT$944.2折 會 員 價 NT$94 市 場 價 NT$220
市 場 價:
NT$220
作者:
睡懶覺的喵
出版日期:
2011/07/19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大愛晚成《下》
NT$86
銷量:16
大愛晚成《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下》
NT$86
銷量:17
當熟男遇見澀女《下》
NT$86
銷量:21
瀝川往事《下》
NT$86
銷量:46
瀝川往事《上》
NT$86
銷量:45
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NT$86
銷量:22
聽說愛會來《下》
NT$94
銷量:14
君生我已老《上》
NT$94
銷量:17
君生我已老《下》
NT$94
銷量:17
幸福不脫靶《下》
NT$86
銷量:30
幸福不脫靶《上》
NT$86
銷量:29
腐女GAGA《上》
NT$94
銷量:9
腐女GAGA《下》
NT$94
銷量:9
客倌,不可以《上》
NT$94
銷量:12
客倌,不可以《下》
NT$94
銷量:13
聽說愛會來《上》
NT$94
銷量:14
想入非非《下》
NT$86
銷量:10
想入非非《上》
NT$86
銷量:1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這是一位表裡不一、缺乏安全感,有絨毛控病症的怪大叔,
用「愛心」壓倒了「偽小白兔」的……愛情故事。

這年頭,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難得的是,看得順眼。
就算看透了她的「真相」,知道她謊報物種,根本不是吃素的……
但那又何妨?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在她張牙舞爪後,抱抱她,順順她的毛。
或許這就是雷劈一般的報應啊!一眼鍾情後,一生再不放棄。
只是好事多磨,先有前未婚夫的「復甦」,
後有前小三居心叵測的「測驗」,最終再有被人反將一軍的「離間」之計……
魔王不發威,眾人都忘了任寒,任大BOSS到底有多麼腹黑!
且看他怎麼妖言惑眾,先下手為強!
把她吃得死死,蓋個「我家的」,打包回家。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如果公司副總和妳發生關係後,就避而不見,這意味著什麼?
  一樓:恭喜妳,妳被拋棄了。
  二樓:活該!像樓主妳這種不要臉的小三被拋棄也是應該的,妳年紀輕輕的,為什麼要去破壞副總的婚姻生活?就為了升職?漲薪?虧得妳知道申請新ID、披馬甲,不然老娘人肉妳!
  三樓:樓上的吃炸藥了?一看就是被小三挖牆腳的,萬一LZ也是受害者呢?通常這種情況,說明妳家副總對妳有些顧慮,或者終於萌生愧疚,LZ,忘了這事兒重新來過吧。
  四樓:男人的性和愛本來就是分開的,他對妳避而不見,要嘛是怕妳揭發他、要嘛就是怕妳威脅他,你們是在什麼情況下出的事兒啊?總不會用強吧?
  五樓:還有一種可能,LZ妳能力不行,所以,你們副總試用過一次後,想退貨了,哈哈!
  六樓:現在的小女生都瘋了是不是?不是找款子就是在公司勾引老闆,你們副總對妳避而不見,也是為了妳好,妳別不知羞,還往上面貼!
  望著下邊一長串對「小三」和「找款子」的譴責,我淚流滿面,這樓,徹底歪了!狠狠抽自己兩個嘴巴,怎麼就想到在這上面發帖呢?這不是找掐嗎?
  不過,如果不發帖,我又能找誰出主意?
  燦燦休年假,跟著肖筱去蜜月旅遊。
  蟲子最近懷了孕,極少上線。
  菊花群……算了,那裡是餓女傳說地,我不想被當做小白鼠拷問。
  雜誌社……這事要是一說出來,估計我就可以收拾東西走人了。
  思來想去,秉著「有JQ找天涯」的原則發了帖,結果又是這個樣子,盯著電腦重重歎了口氣,我不得不承認,我果真是個極具「杯具」色彩的傳奇人物。根據這幾天研究小說、電影、電視劇,我總結發現,一般情節而言,都是女人在XXOO後因各式各樣的原因不辭而別。
  但是在我悲催的人生裡,居然是那個口口聲聲要我負責的男人跑了,奇恥大辱啊!最鬱悶的是,別人一夜情還好聚好散,任寒連吱都沒吱聲就沒了影,留給我的,居然是一頓由飯店提供的豐盛晚餐,這是什麼道理啊……
  我還不如那什麼,別人完事至少賺幾個錢,想買什麼是什麼,任寒王八蛋竟然只給我點了一頓飯,進了肚子最終還不是全成了屎?
  所以,我非常有骨氣地看都沒看那頓飯長成什麼樣,就酸溜溜地回了家。
  再次細細看了遍評論,我絕望地倒在床上,算是想明白了。
  從一開始,我就不該奢望任寒這樣的人;好比幾年前的博希,黑馬王子也好、白馬王子也罷,我和他們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偏偏任性要去追逐,人沒追上,反倒害自己摔了大跟斗。
  不幸中的萬幸,這次至少沒鬧到人盡皆知,又是臨到結婚人才跑掉,也算給我們老白家留足了面子,而且任寒那不知經過多少女人才培養出來的高超技術委實不錯,我因為沒有絲毫經驗,反倒弄得他咬牙切齒;這一夜,倒還真說不上誰虧了、誰賺了。
  於是,豁然開朗的我給老媽撥了個手機,電話剛通就聽老媽在那邊咆哮:「妳這個死丫頭,居然給我停機!妳以為停機就能逃避責任嗎?我告訴妳,妳老爹都下逮捕令了,我借給妳那兩萬塊錢他全知道了,妳趕緊回家一趟解釋清楚……」
  把話筒離耳朵N米遠,依舊能清晰可聞電話的內容,吐吐舌頭,我才委屈道:「最近窮嘛,所以沒充話費……」其實,我這也是給母親大人妳逼的。
  話說老媽借我兩萬塊錢的事情,俺爹本來一概不知,結果前段時間老媽出去和姊妹們喝酒,回來一高興,自己洩了底;老爸聽說我在外面沒混出什麼名堂,還欠了一屁股債,認為我大大地丟了白家的臉面,大發雷霆。
  老媽無法,又反過來逼我還債,剛開始我還哼哼哈哈答應兩聲,這幾天,趁著公司集體休假三天,我就乾脆停機加上關機,縱使天皇老子也找不到我了。
  開玩笑,我現在連住宿都是寄人籬下,兩萬塊錢的巨債要我突然還,除非天上掉下個林弱受。
  老媽罵夠,質問:「那妳現在又捨得開機了?」
  我認真狀點頭,「嗯,你們把我的話費充了,我也就開機了。」
  「妳!」
  再次把話筒放到邊兒上,約莫那邊御姐發洩夠,我嘿笑著接起,說:「老美女,告訴妳老公,他上次建議的那個還錢方案,我同意了。」

  ◎       ◎       ◎

  上個星期,老爹在得知我借了他老人家錢,並且大有賴帳之意後,親自開寶馬到了我們辦公室樓下,我被逼無奈,在車上認真聽取了白總裁提出的幾個還債方案。
  方案一,辭掉雜誌社工作,跟他回白氏集團上班,以工資抵債。
  方案二,一個星期以內交出兩萬塊錢來,考慮到血緣關係,利息可以給我省了。
  方案三,把奧特曼交出來,抵押在白家當狗質。
  「還有沒有第四個方案?」我眨眼,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衰樣。
  老爹是我親生的,他怎麼想我會不知道?白總裁向來自認高明的談判手段就是,先拋出幾個讓妳無法接受的方案,讓對方感覺走投無路後,再給妳條明道。
  聞言,老爹果然爽朗大笑,拍著我的肩一臉慈父模樣,「自然是有的,妳是我親生獨女,我還能把妳逼上絕路不成?」
  「那請老爹指教。」
  「最近白氏正策劃和某家外企進行長期合作,但總差那麼點火候,彼此不夠信任,湊巧他家有個兒子,老爹想請寶貝女兒妳去幫忙看看。」
  「嗯?」我鼓大眼睛有點茫然,幫忙看看?這是……所以說,老爹好好做你的暴發戶不就對了嘛!幹嘛弄得文謅謅的,說個話都拐彎抹角。
  老爹見我聽不懂,怒道:「就是叫妳去相親!合適就給我聯姻!格老子,和你們這些沒文化的人都沒辦法說話。」
  我怎麼生出這麼個爹啊!
  白總裁,我至少也是個大學生嘛。
  彼時,因為心裡懷揣任魔王,我義正詞嚴地拒絕了相親方案,談判徹底失敗。
  但現在這顆心,卻因為任寒的落跑「啪嚓」摔得粉碎,我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更何況還是棵歪脖子樹。
  相親一來還債,二來幫了老爹忙,反正也就是去看看,不喜歡到時候給老爹吱一聲;喝杯咖啡還兩萬塊錢,我怎麼想怎麼都覺得值得,於是就答應下來了。
  相親當天,任寒依舊沒有半封簡訊和電話,絕望地關了機,我化了淡妝,早一步到咖啡廳等對方;剛點了卡布奇諾,就聽旁邊一桌女孩子倒抽氣地對姊妹嚷道:「好帥好帥,看那邊!」
  我順著她的方向八卦地看過去,帥哥,我最喜歡看帥哥了,最好還是成雙成對的!
  甫一回頭,只見這人面如冠玉、眉若英劍,一雙黑亮的眸子似能看穿你的心,瀏海不規則地微翹,顧若神盼;當帥哥完全站在我面前,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揚的時候,我卻激動不起來了。
  最想見你的時候,你要逃跑;最不想見你的時候,你要跳出來搗亂!我哼了聲,別過臉去不想看任寒的臉;帥有個屁用啊,還不是一樣被卒吃掉!
  我甩臉不說話,腦子卻在微微打轉,如果現在在這裡和任寒大吵特吵,不僅掉了本小姐的層次,還讓他明白我是真的很在乎那天他逃跑的事情。
  念及此,我轉身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瞇笑,「任副總,好巧。」
  就把那晚當成意外事故好了。
  最好現在那位外企公子立即就出現,又英俊又瀟灑,氣死任寒才好!
  不過,事實是,任寒聽了這話,目光沉沉,凝視一番後才愜意地坐在我對面,笑盈盈,「不巧,我就是妳的相親對象。」

  ◎       ◎       ◎

  出門相親前,老媽特地打電話教導我,妝一定不要化得太濃,自然簡單為宜。
  為此,老媽說了她當年的相親心得,如果第一次見面就整得過於正式,其一彼此容易緊張;其二縱使妳打扮得漂亮,第一面給對方留下了好印象,但是日子長久了,在男人面前妳總有頹廢、或者無暇化妝的時候,那麼妳的印象就會被減分、減分、再減分。等結了婚,妳回家就卸妝,出門就打扮得漂漂亮亮,老公心裡就難免猜疑。所以,最佳的方式還是打扮自然點好。
  但此時此刻,我卻懊悔沒有化濃妝,把對面的相親對象嚇跑才好!
  任大公子點了和我一樣的卡布奇諾後,才略帶清冷道:「飛機晚點,是不是等了很久?」
  典型的相親開場白,事到如今,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得跟著任大少爺演戲。
  「你什麼時候又成了外企的太子爺了?」明明我記得很清晰,任老爹是娛樂集團總裁,他女兒還是自己手下的當紅明星。
  任大少爺咳嗽聲,蹙眉道:「我母親有二分之一的英國血統,後來嫁到任家,ALLE公司也順理成章在中國市場立足,她就一直在這邊打理家族企業。」
  怪不得,我恍然大悟,難怪任寒剛到公司,雜誌社的小女生們就唧唧咋咋討論任寒的鼻子好看,要多挺有多挺,眸子似乎也黑得和我們不太一樣,原來,他有四分之一的老外血統?
  如果我猜得沒錯,這血統多半跟英國貴族還有那麼星點關係,怪不得摳門如高老頭的白總裁捨得花兩萬鉅資叫我來相親,能攀上這樣的女婿,就是十個博希也比不上啊。
  我揚眉,「任先生不用給我解釋。」
  聞言任寒頓了頓,抬頭看我,眼眸閃爍不定,認識將近一年,高興巴結他的時候喊「任副總」;單獨相處喊「任寒」;私底下喊他「任魔王」,卻從沒叫過「任先生」,一時間,不大習慣生疏稱呼的任先生僵上片刻,才道:「既然是相親,我有必要講清身世。」
  見任寒一副鎮靜自若的樣子,我就恨得牙癢癢,這是陰謀!徹徹底底的大陰謀!任寒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把我老爹、老媽都搞定了,說不定拿兩萬塊錢逼債要脅我來相親就是他主策劃的!
  而且,這兩萬塊錢的債務是怎麼來的,任寒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現在懷疑,從一開始任寒就知道我暴發戶女的身分,他一面裝傻子一面在雜誌社逗弄我,如果這樣子我還不發飆,我的修養就真是太好了。
  我隱忍著火,學著任寒的樣子雙手交叉、托腮,那好,現在說完了吧?」
  任寒蹙眉,「什麼意思?」
  我冷笑聲,端著一張笑臉說:「我的身世相信任先生很清楚,我就沒必要再介紹了吧?OK,相親結束。」
  說罷,我就起身欲走,任寒見狀,眼疾手快地抓住我,這麼一拉扯,本就安靜的咖啡廳頓時目光齊齊,全看向了我們這邊。
  我咬牙低聲:「放開!」
  任寒好看的眉蹙得更緊,「妳發什麼瘋?」
  我擠壓已久的怒火直往上冒,瞪眼道:「我哪裡發瘋?這不是在相親嗎?我人你也見了,你的情況我也了解了,我現在覺得不合適,不想繼續談了,不可以嗎?」
  「白凝……」任寒還要說什麼,我卻完全不想再聽下去,想到這麼長時間的戲弄,那晚的一走了之,我的拳頭就越握越緊。
  娘的!我不發火,你還真以為我是純潔的小白兔啊?
  邊磨牙,我邊警告:「最後說一次,放開!」
  任寒抿著唇,似乎也在思索什麼,偏偏就是手上不撒。
  我閉眼沉思兩秒,考慮後果後轉了轉腳下三公分的高跟鞋,深呼一口氣……
  毫不猶豫地,踩了下去。

  ◎       ◎       ◎

  有些人,天生下來就注定表裡不一。
  比如任寒。
  因為母親高貴的血統,任寒遺傳了家族裡應有的優雅和紳士風度,骨子裡也透著淡淡的高傲與漠然,但四分之一的英國血統卻並沒有在外表上得以具體體現。
  四歲的時候,任大少爺就因為冷峻絕美的外表受到幼稚園許多女生的青睞,被判了「花花公子」的罪名,這一罪名成立,便是無期徒刑。
  而事實上,任寒卻有輕微的潔癖,不喜歡女孩子花花綠綠的裝束、奇怪的香水味以及黏答答的彩唇,決不能容忍誰輕易進入自己的房間,更無法接受誰觸碰自己的床以及杯子。
  而另一邊,任寒的確如白凝所言,是個怪大叔。
  怪大叔喜歡毛茸茸的東西,大到比人高的泰迪熊、小到活蹦亂跳的奧特曼,都是怪大叔的最愛;枕頭上一定要鋪上柔軟舒適的毛枕巾,夏天蓋毛巾被、冬天蓋毛毯……
  任媽媽曾擔心兒子的怪癖帶他去看心理醫生,醫生診斷說,缺乏安全感;至此,每次琪琪看見老哥抱著書,頭搭在泰迪熊身上呼呼大睡的時候,就會特別心疼,在外邊那樣淡定俊逸的人,怎麼一回家就顯得如此無助不堪呢?
  直到……某個人出現。
  在任寒眼裡,白凝並不漂亮,也沒有周圍女人的氣質,但渾然天成的是一股靈氣;但僅僅有的也不過是些靈氣,一雙恰到好處的眼睛水汪汪,很是可愛;但任寒這麼多年,見過的女人前仆後繼,這樣的女人依舊無法入他的法眼。
  直到那天,白凝可憐兮兮地坐到他辦公室,東拉十八扯地想要要回自己的隨身碟,怪大叔開始正視這個小丫頭;任寒仍舊清晰地記得,白凝那天盤著頭髮,脖子上裹著毛線織的花邊圍巾,白色毛衣外套,低著腦袋,只露出一雙忽閃忽閃的黑眼睛,彎彎地看著自己。
  那麼一瞬間,雷也打不動的怪大叔的心,忽然動了。
  那之後的許多年,怪大叔對白凝的評價都是……一隻小白兔,毛茸茸的小白兔。
  怪大叔就猶如尋覓多時的孩子,終於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心愛玩具,那一刻,他恨不得立刻把可愛的小白兔摟緊懷裡蹭了又蹭。
  此後,任寒主動請纓配合公司,測試白凝升職的最後考驗,望著好友李子儒詫異的表情以及BOSS掉在地上的下巴,任寒勾勾唇,自己也有些躊躇,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只明白這隻毛茸茸的小兔子真的很可愛,他渴望有那麼一天,能像泰迪熊一樣,把齜牙咧嘴的小兔子揉進懷裡,順毛。
  然而更有趣的是,任寒發現這隻溫順小兔子是偽裝的,她的本性惡劣,喜歡GV、賤受、男男,怪大叔終於發現,在辦公室裡那隻純良的小兔子把自己偽裝得如此滴水不漏;而實際上,這是一隻夜夜YY帥哥,寫小說發洩辱罵自己的母老虎!
  可是……有什麼關係呢?
  作為一個忠實、有恆心、有毅力的絨毛控,任大怪叔除了喜歡小兔子,對張牙舞爪的母老虎依然充滿著愛心,於是一步一步,任寒向著控制毛絨玩具的目的走去,卻是泥足深陷。
  直到某日琪琪委屈抱怨:「哥,我還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會帶女人回家裡。」任寒才突然驚覺,白凝,似乎已經過了自己的底線。
  不是沒有過女人、不是沒有過戀愛,但任寒向來不負「情場殺手」的盛名,所謂的女友、所謂的感情皆是淡薄得緊;家裡也曾想方設法欲拉獨子一把,可是越相親、越抗拒,他還無法接受一個女人完全融入自己的生活。
  但是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白凝逾越了這根底線,在自己家出入自如的?
  怪大叔抱著他毛絨絨的小白兔玩具,犯了難。
  但玩具也會有反抗的時候,第一次小兔子真正化身母老虎,拍著桌子噘著小嘴說:「我不幹了」的時候,任寒心裡「咯噔」一聲,唯一的念頭就是留住她;從那一刻起,任寒開始明白,或許,他不再需要別的玩具,獨一隻……披著毛絨絨純情小白兔外皮的母老虎足矣。
  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順理成章。
  任魔王向來都是行動派,既然認定了玩具,那麼自然是毫不猶豫地騙過來蹂躪。
  於是某月某日,任魔王難能可貴地回了趟任府,飯桌上,輕描淡寫地問了兩句話:「聽說,最近又在幫我挑選相親對象?」
  「聽說,白氏集團白總裁有個獨生女?」語畢,整個屋子人全體斷電。
  一秒。
  兩秒。
  三秒。
  「哦,NO,那不是暴發戶的女兒嗎?」
  「夫人,矜持!寒,你別以為用這樣的方式就可以抗拒相親,既然生為任家長子,必要時候聯姻也是你的責任!」
  「你們都給我閉嘴,嚇到我的乖孫了!難得他能回來一次,哎……不過乖孫,你不知道那個暴發戶女兒幾年前拋下了出車禍的未婚夫逃婚了嗎?她是上流社會的恥辱!你怎麼能……」
  任魔王握筷子的手微微成拳,黑眸深邃,知道,當然知道!就是知道她那些令人心疼的往事,才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在那個人醒來之前,把玩具搶過來。
  「你們決定吧,除了這個人,我不會再和別人相親。」
  威脅、冷戰,原本以為簡單能搞定的相親卻困難重重,節節敗陣。
  「寒,不是我們不妥協,是暴發戶實在太沒有素質了,他竟然直接回絕了相親的建議,他說,只想女兒按自己的習慣快樂生活。」
  「寒,我們和白氏正在建立合作關係,但暴發戶依舊對相親死咬牙,不鬆口。」
  「對方答應了,說問問女兒的意見。」
  「SORRY,媽咪真的盡力了,他女兒一口回絕,白總裁說,好像她女兒有喜歡的人了。」
  相親一無進展,小白兔倒是自動送上門,給了自己一份大禮。
  酒店的床上,任寒望著乖乖睡覺的白凝,有些懊惱,不該這麼衝動的,本來想順理成章的相親、訂婚、結婚,再好好疼愛自己可愛的玩具,但現在卻因為無法克制的衝動,把順序顛倒了。
  縱使很想陪在白凝身邊,依舊不能改變早就訂好的行程,本來就和客戶約好,記者會結束要出差的,現在卻出了這麼點點意外;斟酌一番,還是不忍叫醒小白兔,想到她從不按時進餐的習慣,訂晚餐的同時,任寒平生第一次,紆尊駕貴地留了紙條:英國出差半個月,等我回來。
  附帶的,還有家裡的鑰匙;意思很明確,關係似乎也更明確了。
  搬到我家來,妳將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進入我生活的女人。
  但可惜,某人似乎卻並不怎麼領情;出差第三天,任魔王就接到家裡的電話,「YES,白家女兒終於鬆口了,答應相親了。」匆匆掛上電話,任寒站在落地窗前,眼眸明明滅滅。
  白凝,很好。在發生這樣的關係後,妳竟有心情,和「別的男人」相親。
  耐住性子撥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號碼,關機、關機,還是關機。
  任魔王難得的,想要摔手機。
  白凝,即使妳是老虎,也不過是紙老虎!想要逃出我的手心,這輩子、下輩子、下下下……輩子恐怕都有些難了。

  ◎       ◎       ◎

  在任寒慘叫之前,我瀟灑地逃離現場,一出門,就接到老媽電話。
  「凝凝,怎麼樣?」
  「不用說了,我絕對、絕對不可能和這樣的王八蛋在一起。」
  原本以為話一出口,老媽會河東獅吼,但結果是,「不錯、不錯,真是乖女兒。」
  「呃,什麼意思?」
  老媽說:「昨天我和妳老爹打賭,說你一定看不上混血英國佬,妳老爹不信邪,非說對方英俊瀟灑、氣魄非凡,哈哈,這下可好了,老娘下下個月的零用錢都賺到了。」
  不用想就知道,此時此刻的老媽已經笑得闔不攏嘴;我不得不第一千零一次懷疑,我真的是他們親生的?
  我挫敗歎息,「沒什麼事我掛線了。」
  「別……」
  計程車上,一路無言。
  想到老媽剛才說的事情,心裡一陣莫名煩躁,兜兜轉轉,埋頭看自己細細的鞋跟,又開始暗暗懊悔,剛才一時衝動,連吃奶的勁都用上了,會不會……腳腫起來?自己就這麼拋下任寒走了,他一個人能不能應付得來?
  正神遊,簡訊鈴聲響起,推開一看,竟是老爹。
  白凝,妳能答應,爸爸很高興。
  默然地闔上手機,閉眼心底越發煩悶,剛才老媽說的另一件事是……要我去醫院探望博希。
  那個我曾經的未婚夫博希。
  拋棄我和別人私奔的博希。
  現在躺在醫院植物人博希。
  老媽說,就在前幾天,博希父母去探望兒子,無意間談論到我時,博希的手指竟微微地動了動;幾年來,無論博希父母如何呼喚,如何花重金給他最好的治療,博希就是沒有半點轉醒的意思,似乎大有作一輩子「睡美男」的打算。
  所以,他這麼微微一動,大大地震撼了兩位老人的心,曾經高傲無比的夫,妻因為找不到我乾脆哭著跪倒在老媽面前,求我去看看博希;因為,在他們的心底,不願放過任何一絲希望,哪怕這希望需要付出他們最後僅有的驕傲。
  老媽在電話那邊,難得正經道:「本來這事兒我是堅決替妳回了,凝凝,雖然不知當年到底出了什麼事,但是妳是媽媽身上掉下來的肉,我知道,一定是博希負妳;但博希父母一而再、再而三……我也是當媽的人,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我汗顏地默了默,原本煽情無比的話從老媽嘴裡吐出來總感覺怪怪的,她還好意思說「可憐天下父母?」不過老媽有句話說對了,我可以拒絕負心漢博希,卻無法拒絕盼望兒子醒來的博希父母。
  在醫院大門歎息再歎息,我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博希對我還能有半點情意,一聽見我的名字就有了轉醒的意思。
  但是,既然來了,我還是硬著頭皮進了病房。
  病房乾淨整潔,博希安靜祥和地睡在床上,可能和老媽通了訊,知道我要來,博希父母為免尷尬並不在,只有一個中年歲數的看護,一見我,看護就機靈地找了個藉口出去,給我和博希獨處的機會;我仔細端詳一番床上的睡美男,幾年靠液體維持生命的身體顯得異常單薄,細膩的肌膚似乎能看見下邊的血管,倒是五官依舊端正,仍然存有我當年驚鴻一瞥的驚豔感。
  嘖,不過鼻子不夠直挺,沒有任寒的好看,也不夠英氣逼人,常年不見太陽的肌膚顯得過於蒼白,嘴巴曾是博希的驕傲,但現在看來,比起任寒……呃,等等!
  為什麼想過去想過來都是任寒?
  我悲憤地捶胸,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亂想,我是來看博希的、來看博希的……
  正默唸著,手機鈴聲大響,在安靜的病房鈴聲顯得異常突兀,我大駭地接起,只聽那邊傳來好聽的女聲:「請問是白小姐嗎?您好,我這邊柔潔乾洗店。」
  望天想了想,貌似前幾天有把小禮裙拿去乾洗,「是,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白小姐,我們在您的衣服裡發現了一把鑰匙和一張紙條,想問您還要不要,如果不要的話,我們這邊處理了。」
  我蹙眉,不記得有放什麼鑰匙和紙條在禮裙裡啊?
  「什麼紙條?」
  「唔……」對方躊躇,「好像是張便利紙,上面寫著『英國出差半個月,等我回來。』很漂亮的手寫體呢!」
  「……」靜默兩秒,我眺望窗外梧桐樹眨眼、眨眼、再眨眼。
  「寫的什麼?英國……」
  「英國出差半個月,等我回來。」洗衣店小姐錚錚道,一席話震得我神情恍惚,不知道怎樣結束的電話,我傻呆呆地僵在原地,無法回魂。
  英國、出差、鑰匙……
  難道,任寒不是想一走了之,只是公司早就安排好了要去出差?
  認真想了想,似乎貌似好像真的公司最近和英國一家公司有業務往來,燦燦還天天在我耳邊吱吱喳喳,說也想跟著任冰山去出差,還調侃要我去說情,莫不是……
  我狠狠地扇自己一個耳光,恍然驚悟!
  腦子裡只剩下一個念頭,我錯怪任魔王了。
  本來嘛,那天的XXOO就是個意外,任魔王事先也沒預料到,所以末了就算再依依不捨還是得乖乖滾蛋去工作,極有可能的是,他看我睡得死,又叫不醒,所以留了張條子,結果……
  我再也坐不住,按捺住心情就撥了任寒的手機。
  「嘟嘟嘟……」冗長的等待,我生怕任寒記仇不接電話,但意外的是,電話很快就通了,但更讓我意外的是,對方竟是個女的!
  「喂?」聽見女人聲音,我怔了怔,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正思索著乾脆把電話掛了,女聲卻冷笑道:「白凝,說話呀!」
  對方這麼一開口,我登時覺得聲音有些熟悉,那個冷笑聲……
  「琪琪?」我驚呼,抱著手機跳腳,「妳哥呢?怎麼是妳接的電話,他怎麼了?」
  琪琪聞言,笑聲更加詭異,「妳還知道我哥啊?他能怎麼樣,不就是被狠心踩了一腳。」
  我默了默,自知理虧地低聲:「那……你們在哪,我過來找你們。」
  琪琪稍頓,揚聲:「火葬場,我哥已經被妳氣死了!」
  說罷,電話便啪地斷了線,聽著「嘟嘟」的斷線聲,我無語哽咽,怎麼辦?望了望旁邊的博希,我幾乎快哭出來了,現在估計要讓任魔王原諒我,和博希突然醒過來的機率一樣大。
  正糾結,手機鈴聲再次張牙舞爪地響起,推開一看,任魔王。
  顫巍巍地接起,做好被琪琪再臭罵的準備,我小聲道:「喂?」
  「妳在哪?」
  聽見那邊沉穩的男中音,心瞬間慢上半拍,等回過神才咬唇道:「在……」正想說「醫院」兩個字,望著眼前的博希,我改了口,「還在咖啡廳附近,你腳還痛不痛,我想……過來見你。」
  最後一句話說完,我臉色大臊。
  剛才是誰說話?一定不是我!
  還好我面前只有一個活死人,不然我鐵定已經羞愧到去撞牆了。
  那邊任寒對我乾坤十八轉的態度也是摸不著頭腦,頓了頓才道:「華西醫院,妳過來吧。」
  還用過來嗎?這好死不死的,居然還是同一家醫院。

  ◎       ◎       ◎

  按照任魔王的指示,我從醫院住院部又屁顛屁顛地跑到急診室,果然,琪琪大美女氣勢洶洶地堵在大門口,興師問罪。
  我微囧,大概因為是突然接到任寒電話,琪琪一來為了急忙趕過來,二來以防被瘋狂的歌迷認出來,裝扮得異常詭異……毛茸茸的老虎帽遮住長及腰間的捲髮,大墨鏡、HelloKitty粉紅口罩……這麼一來,幾乎整張臉都看不到肌膚,更別說被誰認出來了。
  但是,有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是,現在還是陽光明媚的初春,今天的具體氣溫也已達二十八度,這樣的裝扮實在是……很熱、很恐怖,聯想到近日頻頻發生的襲擊事件,經過急診室的人都自動繞道或者飛速前進。
  唯獨我,鎮定自若地站在急診室門口和「口罩怪人」大眼瞪小眼。
  我歪頭道:「琪琪?」
  琪琪頷首,隔著口罩甕聲甕氣道:「妳說!妳沒事幹嘛踩任寒啊?我哥整隻腳都腫起來,妳知不知道?」
  我低頭悔過狀,別人都說有錢家感情淡漠,沒想到琪琪和任寒兩兄妹的感情還挺不錯,哥哥一出事,妹妹就飛奔而來。
  我流淚道:「我錯了,主要當時一情急,該死!」
  琪琪抱胸抬頭,「妳當然該死,既然難得發次飆,怎麼只踩了一隻腳啊?」
  「踩一隻腳是死,踩兩隻腳也是死,妳幹嘛不踩狠點點啊!」
  我一定幻聽了,或者,我該上五樓耳科去看看?
  琪琪忽略掉我錯愕的表情,依然憤憤嘀咕:「真是的,難得看見任寒吃次癟,居然只是腫了一隻腳,還害得我通告都不趕了,開飛車過來。」
  我咂舌,等等,看熱鬧?
  「呃……」我撐下巴望天,試探問:「琪琪妳開車過來是為了?」
  琪琪眨眼,理所當然地揚聲:「當然是來看熱鬧!在電話裡聽到某人走不動了,又賴著臉皮不好意思打119,我這被壓迫了二十多年激動得心情啊!」頓了頓,琪琪才無不可惜地嘖道:「哎,只是腫了隻腳,白凝,妳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我徹底無言了,我收回我剛才發的所有感歎。
  估計琪琪自己也覺得說過了,這才轉身嘻道:「剛才當著老哥的面,故意摔妳電話,嫂子妳不要介意哦!沒辦法嘛,任寒太記仇,如果當著面幸災樂禍,會死得很慘。好了,我還要回去工作,嫂子妳進去吧。」
  當機兩秒,我終於發現哪裡不對勁。
  嫂子……
  這是……從何說起!
  只聽說XXOO要負責的,沒聽說過踩人一腳也要負責的!
  我握拳欲解釋,琪琪卻截在我前面,拍拍肩道:「嫂子,我看好妳,妳記得下次如果和老哥打架,一定下腳狠點!我保證,下次一樣安全把他送到醫院。」
  語畢,我淚流滿面,這是哪跟哪啊?怎麼把我說得跟有家庭暴力似的。
  「我不是,我和任寒……」
  琪琪打斷我,搖頭輕歎,「你們倆床單也滾了、親也相了、家庭暴力也上演了,妳還不承認是我嫂子?白凝,我可告訴妳,我奶奶我媽可沒少給任寒安排相親,但這麼多年,他參加過的……就今天這麼一次。」
  聞言,我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琪琪托腮,好笑地眨眼,「任寒那種臭脾氣,嘿嘿,妳大概也知道,如果不是心甘情願,又怎麼會去呢?」
  說罷,琪琪終於摘掉墨鏡衝我甜甜地彎了彎眼,瀟灑地離開醫院。
  頃刻,急診室門口終於恢復平靜,該路過的路過,該進急診室看病的看病,只剩下我,依舊僵在門口斷電,腦子裡只有一句話。
  他是心甘情願的、他是心甘情願的、他是心甘情願的……
  明明是被怪大叔纏住了,但為什麼,心裡甜滋滋的呢?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