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現代 > 商品詳情 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6.4折】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此書已功成身退!

會員價:
NT$1366.4折 會 員 價 NT$136 市 場 價 NT$210
市 場 價:
NT$210
作者:
清旋
出版日期:
2009/11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36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大愛晚成《下》
NT$136
銷量:16
大愛晚成《上》
NT$136
銷量:17
脫骨香《上》
NT$136
銷量:17
脫骨香《下》
NT$136
銷量:17
當熟男遇見澀女《下》
NT$136
銷量:21
瀝川往事《下》
NT$136
銷量:46
瀝川往事《上》
NT$136
銷量:45
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NT$136
銷量:22
聽說愛會來《下》
NT$144
銷量:14
君生我已老《上》
NT$144
銷量:17
君生我已老《下》
NT$144
銷量:17
幸福不脫靶《下》
NT$136
銷量:32
幸福不脫靶《上》
NT$136
銷量:31
腐女GAGA《上》
NT$144
銷量:9
腐女GAGA《下》
NT$144
銷量:9
客倌,不可以《上》
NT$144
銷量:12
客倌,不可以《下》
NT$144
銷量:13
聽說愛會來《上》
NT$144
銷量:14
想入非非《下》
NT$136
銷量:10
想入非非《上》
NT$136
銷量:1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1
夜劫
NT$11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2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5
囚妻
NT$118
銷量:197

蘇小末是線上遊戲的小咖玩家,級數不高的她,
從未想過有一天,腹黑Boss會突然降臨在自己眼前,
第一次撞見是湊巧、第二次幫她是路過,
那第三次救她該不會是舉手之勞吧?
這位女生愛慕的BOSS大神,傳說有錢有閒又有點酷樣,
還是時下女生超萌的極品型男,讓一向遲鈍的她,
一時忘了女生矜持,不害臊地向大神開口求婚。
蘇小末以為自己只想當遊戲裡的BOSS娘,
從沒想過當大神的女朋友,可是當大神說,
他心裡已經有暗戀的女生時,蘇小末再笨,
也知道這段被捧在手心裡的感情該結束了。
只是被大神呵護寵愛慣了,怕自己忍不住想他,
所以她選擇逃避。誰知道,當她漸漸習慣不去想他時,
那位口口聲聲要她別喜歡他的大神,卻突然找上門……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蘇小末將肩包隨手丟到床上,一邊開電腦一邊解開衣服扣子。


  上鋪的沈婷婷斜睨她一眼,丟顆開心果在嘴裡:「又一個深陷網遊無法自拔的無知少女在我們寢室誕生了。」


  正和WOW中的BOSS奮戰的方月冷哼一聲:「深陷也要選個有質有量的,就她玩那破遊戲花錢求我,我都不願意多看一眼。」


  朱顏扶下滑到鼻樑上的眼鏡,搖頭晃腦道:「鋤禾日當午,汗的禾下土,拿把破爛劍,一砍一下午。」


  眾人噴,蘇小末默了。


  蘇小末玩的遊戲叫「江湖外傳」,是根據很有名的一個喜劇改編的。


  雖然很多人評論說遊戲幼稚,沒啥挑戰性,和WOW沒得比,然而景色優美、人物可愛、衣著漂亮,關鍵是操作簡單易懂。


  任何遊戲玩過幾天後,操作都會變得簡單,這個觀點在方月帶著蘇小末玩過幾天WOW後徹底被推翻。


  在WOW這款號稱人妖只要裝得像,照樣有人娶回家的遊戲裡,因為女玩家少,醫生便成為一個短缺的職業。


  方月想著,蘇小末時間多,有耐心,人又溫柔,絕對能在醫生職位上發光發熱,她們玩的人想要作大作強絕對缺少不得蘇小末這樣的人才。


  可是,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方月從開始的興致勃勃到後來的狂暴易怒,一直到最後的仰天長歎:「蘇小末,我服了妳了。」忿而將蘇小末電腦裡的WOW刪掉,換了江湖外傳,「乖,操作複雜的遊戲不適合妳,咱們還是玩這個好。」


  蘇小末倒無所謂,聳聳肩,立刻投入新的遊戲裡。


  事實證明,方月這次沒看錯,蘇小末的醫生之旅在這款遊戲中延續了下去,並且真正做到了發揚光大。


  ☆ ☆ ☆


  江湖中一共有四大職業派別,刀派,劍派,法派和醫派。


  刀派分刀君、戟神;劍派分劍聖,邪皇;法派分天師,蠱王;醫派分神算和醫仙。


  到一定的等級選擇重生後,還有修羅、天劍、魔尊和明王四大新職業可以選擇。


  醫生升級是個非常艱苦的過程,這種過程有一次就足夠,所以蘇小末壓根沒想過要重生。


  在六十級轉職的時候,為轉成醫仙還是神算她稍稍苦惱了下。


  醫仙的主要技能就是讓被怪殺死的人復活,而免除掉百分之五經驗之苦,而神算則是加各種各樣的狀態,尤其是加一定比例的生命和攻擊上限,在PK和BOSS站中發揮其關鍵的作用。


  沒聽方月的建議,蘇小末最後選擇轉為醫仙。她的理由很簡單,醫仙光聽名字就很有神仙的感覺,而神算怎麼聽怎麼像電視劇中戴著墨鏡走街串巷給人算命的半仙。


  方月對她是徹底絕望:「妳說妳玩個遊戲不能殺人也罷了,妳偏選個奶媽型的,選擇奶媽型的也無所謂,妳偏生選個超級奶媽,蘇小末妳是自己玩遊戲,還是為別人玩?」


  管他是為自己玩還是為別人玩,開心就好,而她蘇小末玩得非常開心。


  ☆ ☆ ☆


  寒假過後第一天返校,處理好必須處理的手續及事情,她立刻上線,因為陪媽媽去一趟親戚家再加上準備返校,她已經半個多月不能玩遊戲,不知道網上的朋友們是否都好。


  輸入帳號密碼,進到遊戲,螢幕上頂著末末名字的小人兒就是她了,調出好友名單,她給為妳封心發了個訊息。


  「我來了。」


  剛玩遊戲沒幾天,她就認識了為妳封心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幾個人一起組隊升級、一起創建幫派、一起為了幫派的強大努力。


  為妳封心自從在UT也就是線上遊戲的聊天平台上聽到蘇小末的聲音,確定她不是人妖後,便開始繞著她轉,成天老婆老婆的叫。


  蘇小末在聲明了幾次自己不打算在遊戲裡找老公沒取得任何成效後,也就聽之任之了。


  他愛叫就叫吧,反正她無論如何叫不出老公這兩個字。


  以前,她一上線,為妳封心就會熱情的發來訊息,這次,訊息發了好一會兒了,他也沒反應,蘇小末正準備在幫派頻道裡和大家打招呼,就看到幫派頻道裡快速的刷著。


  〔幫派〕開著寶馬喝豆漿:「醫生在不在?醫生在不在?救命啊!我一下午被害死了三次!」


  〔幫派〕小毛丫頭:「我也是誒,為什麼『血戰』只害我們幫派的?和我組隊的其他幫派都沒事。」


  〔幫派〕爺,就是瀟灑:「『血戰』的太欺負人了,逼急了我也拖怪害他們!」


  〔幫派〕姐,就是美麗:「他們才不怕,他們幫主說了,怕被害的就走,走了後就永遠不要加回幫派。」


  〔幫派〕開著寶馬喝豆漿:「靠,真狠!」


  〔幫派〕姐,就是美麗:「人家有狠的本錢啊,全部的神武、聖武都在他們手裡,聽說他們幫主的武器+12了,+12天怒啊!那不是出來一個秒殺一個?」


  〔幫派〕十歲就吸菸:「幫主在嗎?趕快出來解決問題吧,要不我們家族也退了,被害一整天了。」


  同一時間,好友的訊息不停閃著,蘇小末趕忙點開,不是為妳封心卻是遊戲裡最好的朋友飄零。


  飄零:「末末,親愛的,我發現自己從來沒像現在這樣想妳,妳怎麼半個多月沒上遊戲了?」隨後是一連串親親的表情。


  蘇小末傳了個冒汗的表情:「因為家裡有點事不能上線,可是我們幫派出什麼事了嗎?」


  飄零一個大大的哭臉飛過來:「出大事了,親愛的,我等下和妳說,妳先來九線沙漠北門給我復活好不好?我躺半天了。」


  「嗯,好。」蘇小末一看自己正好在九線,趕忙傳送到沙漠,邊給飄零復活,蘇小末邊留心著螢幕左下角的消息頻道。


  〔世界〕逆天殺戮:「『情誼永遠』的,不想被殺就趕緊退會!」


  〔世界〕爺,就是瀟灑:「靠,你誰,讓我們退我們就退?」


  〔世界〕逆天殺戮:「不想退就別在『世界』吵,我們『血戰』就清你們『情誼永遠』的人!」


  〔世界〕爺,就是瀟灑:「你們憑什麼清我們幫的人?」


  〔世界〕棉花糖不白:「我們憑的可多了,一把+12的天怒就能清你們N次!」


  〔世界〕囂張太子:「靠,拿把破天怒,就覺得自己是上帝了嗎?」


  〔世界〕曖昧上帝:「錯了、錯了,我才是上帝,無知的人們趕緊退幫吧,主會原諒你們,阿門。」


  〔世界〕棉花糖不白:「『情誼永遠』幫主的腦袋是不是讓門擠了,和個垃圾幫合派。」


  〔世界〕囂張太子:「你們不垃圾?不垃圾幹嘛拖怪害人?」


  〔世界〕逆天殺戮:「害人也是和『浪漫時尚』學的,有氣找他們發去!」


  雙方你來我往,口水紛飛,「世界」頻道煙硝瀰漫。


  「親愛的,有妳真好。」剛從地上站起來,飄零對著蘇小末又是一陣狂親。


  蘇小末沒空和她鬧,趕緊問:「我不在的這幾天,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飄零先是歎口氣:「末末,妳知道『浪漫時尚』這個幫派嗎?」


  「知道一點,好像他們風評並不是很好,喜歡拖怪,害人紅名什麼的。」


  「我們幫和『浪漫時尚』合幫了。」飄零語出驚人。


  「啊!為什麼?」


  「我幫的情況妳也知道,雖然是全區第一大幫,可就是一空架子。『血戰』的發展越來越好,雖然是五級幫,可是幾個頭頭的裝備都很好,尤其是他們幫主的。他們又大刷『世界』喊收人,只要九十的,進了他們幫就可以打BOSS,妳知道吧,在這個遊戲裡,打BOSS是主要的生財之道。」


  蘇小末點點頭,又想到飄零看不到,趕忙發了個嗯過去。


  「所以我們幫很多人都跑到他們那裡去了,為妳封心一直想找人合幫,可談何容易?」飄零發了個哭臉,接著說:「正好,『浪漫時尚』的幫主主動要和我們幫合,他們姿態又低,什麼條件都不提,只要能幫他們和『血戰』搶BOSS就好。我們幫覺得可行性很高,就同意了,沒想到『血戰』的反應這麼強烈,現在,我們幫UT裡都亂套了。」


  「『血戰』和『浪漫時尚』以前有什麼仇恨?」蘇小末問。


  「還不是因為BOSS,後來我們才知道,『浪漫時尚』這事做的很不上道,以前他們人手不夠,請『血戰』幫忙,後來『血戰』很多人重生了,『浪漫時尚』就想獨吞BOSS,成天拖怪害『血戰』的升級隊伍,現在『血戰』的重生隊伍都衝到九十了,當然要開始報仇了。」


  飄零口中的BOSS是沙漠副本裡的沙魔和黑龍,一共三十條線,四小時刷一次,一天差不多能打到三萬金。


  按照現在金子和台幣的比例是十二比一,一天就有二千五百元的台幣,如此的重利下,當然很多人去搶。


  另外,能壟斷沙漠副本BOSS的幫派,無疑也是本區的第一大幫派。


  蘇小末:「那現在怎麼辦?為妳封心怎麼說?」


  飄零:「他能說什麼?UT裡亂死了,我聽的耳朵都疼。」


  「哦,那我上UT。」蘇小末邊連UT邊看幫派頻道。


  ☆ ☆ ☆


  〔幫派〕小毛丫頭:「那個『血戰』的幫主叫什麼?」


  〔幫派〕姐,就是美麗:「叫天堂有罪,似乎是很低調的一個人,很少看他刷『世界』,反倒是他們會裡的堂主棉花糖不白天天在『世界』上囂張,我覺得他們幫的副幫『逆天殺戮』人也不錯,很老實忠厚的樣子。」


  〔幫派〕小毛丫頭:「那個、那個,他結婚了沒?」


  〔幫派〕開寶馬喝豆漿:「老婆,妳什麼意思,看上他了?」


  〔幫派〕小毛丫頭:「嗯,怎樣?我也想嚐嚐吊凱子的滋味。」


  〔幫派〕姐,就是美麗詭笑:「沒結婚,聽說和棉花糖不白走的很近,據說,兩人經常在UT裡用私密。」


  〔幫派〕開寶馬喝豆漿:「棉花糖不白不是人妖嗎?」


  〔幫派〕小毛丫頭:「人妖又怎麼了?哼,愛情是不分性別的。」


  〔幫派〕姐,就是美麗:「就是、就是,歧視人妖的全部流放到火星去。」


  〔幫派〕小毛丫頭:「妳覺得他們兩個誰是攻誰是受?」


  〔幫派〕姐,就是美麗:「當然天堂有罪是攻了,妳看棉花糖不白像個女人似的,成天在『世界』叫囂,天堂有罪絕對是冷面攻。」


  〔幫派〕小毛丫頭:「那也不好說,現在攻身受心,受身攻心的太多了。」


  〔幫派〕囂張太子:「幫主,『血戰』的在六線沙漠士兵這裡拖怪害人,我剛被他們害死了。」


  〔幫派〕開寶馬喝豆漿:「這幫垃圾!」


  〔幫派〕囂張太子:「末末在嗎?」


  〔幫派〕末末:「在。」


  〔幫派〕囂張太子:「來六線沙漠復活。」


  UT又出現故障,老半天連不上,蘇小末沒法只得先換線,正在這時,她看到為妳封心說話了。


  〔幫派〕為妳封心:「會裡九十以上的都到六線沙漠。」


  蘇小末眉頭一皺,原來他在,可為什麼不回她訊息呢?


  蘇小末一上線就怔住了,她的面前站了個人,那人的嘴正巧抵在她的額頭上,她微低著頭靠在他懷中,兩人的姿勢及其曖昧。


  蘇小末的臉唰一下紅了,趕忙向旁邊挪了挪。


  那人似乎也嚇了一跳,退後一步,正好踩在躺在地上等蘇小末復活的囂張太子的臉上。


  〔當前〕囂張太子:「天啊,天堂有罪,你瞎了!沒看你老子我在這裡躺著!」


  天堂有罪也不說話,一屁股坐在囂張太子臉上。


  緊接著,「血戰」的幾個人大笑著,排排坐在囂張太子身上。


  〔當前〕囂張太子:「操,你們這群狗,等老子起來!末末,趕快幫我復活!」


  〔當前〕曖昧上帝:「這世道怎麼了?連板凳都會說話。」


  〔當前〕棉花糖不白:「就你這熊樣,給你個小宇宙也燃燒不起來。」


  〔當前〕逆天殺戮發了個捂嘴偷笑的表情:「哎呀,不好意思,不小心放了個屁。」


  囂張太子氣急敗壞的大叫,蘇小末繞來繞去,無奈發了個滿頭黑線的表情,「我點不到你。」


  此時,沙漠門前聚滿了人,看熱鬧的、賣東西的、找老婆的,甚至還有頭上頂著「專門撿東西的」的名字。


  為妳封心帶著一群人站在門前。


  〔當前〕為妳封心:「『血戰』,你們什麼意思?」


  〔當前〕棉花糖不白:「沒什麼意思,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當前〕為妳封心:「你們的舊仇,別牽連到我們『情誼永遠』的人。」


  〔當前〕棉花糖不白:「你既然敢和『浪漫時尚』合幫,就該想到後果。」


  〔當前〕為妳封心:「合不合幫,是我們兩幫的事情,和你們沒關係!」


  〔當前〕逆天殺戮:「你和別的幫合和我們沒關係,和『浪漫時尚』合就是有關係!」


  〔當前〕天堂有罪:「我們目前只有『浪漫時尚』這一個仇人,他們在哪兒,哪兒就是我們的敵人。」


  〔當前〕為妳封心:「一個遊戲,又是仇人又是敵人的,需要這麼認真嗎?」


  〔當前〕天堂有罪:「不好意思,我做什麼事都很認真,遊戲也一樣。我給你兩條路走,一是將『浪漫時尚』的趕出你們幫,我們可以做朋友;二是從現在開始,你們將多一個敵人。」


  〔當前〕為妳封心:「現在已經沒有『浪漫時尚』這個幫派了,他們都是『情誼永遠』的人。」


  〔當前〕天堂有罪:「很好,希望你不要後悔今天說過的話。」


  〔當前〕棉花糖不白:「你們想怎麼玩?黃戰還是攻城?」


  〔當前〕逆天殺戮:「不敢嗎?我們幾個就挑了他們全幫!」


  〔當前〕專門撿東西:「開黃、開黃,我不貪心,隨便爆個寶物就好,偷偷告訴你們,我開的可是撿東西外掛哦,GM都沒我手快。」


  UT還是連接不上,蘇小末切換到遊戲畫面,看到坐在囂張太子身上的幾個人全站了起來,她趕忙甩了個復活技能給囂張太子。


  〔當前〕囂張太子:「跑!末末,快跑!」


  蘇小末扭頭,看到一個人拖著黑壓壓一群怪向這邊衝過來,心裡一慌她便分辨不清東南西北,本想用輕功飛到安全區,結果卻落在了主動怪中間,三個沙漠士兵拎著刀氣勢洶洶向她衝過來,立刻,血就空了大半。


  她一邊吃藥給自己加血,一邊向其中一個怪砍去。她很清楚,以自己超低的防禦和攻擊力,以一敵三沒什麼勝算,可是她就是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倒下去。


  紅光一閃,一隻怪慘叫著躺在地上,又是兩道紅光,圍攻蘇小末的怪全倒下了。


  蘇小末側目,看到天堂有罪和他那把泛著紅光的武器。


  〔當前〕天堂有罪:「到安全的地方。」


  〔當前〕見到美女嘎嘎抽:「瘋了,暴擊三萬六。」


  〔當前〕風吹PP涼:「這哪裡是人嘛,明明是神。」


  〔當前〕為妳封心:「末末,過來。」


  蘇小末驚魂未定地走到為妳封心旁邊,發了個密語給天堂有罪:「謝謝你。」


  天堂有罪同樣密語回過來:「不客氣。」


  蘇小末微微一笑,眼神不覺的溜到他身上。


  剛才好多人站在她附近,也包括「情誼永遠」的很多人,只有他跑過來救她,看來這人還不壞。


  ☆ ☆ ☆


  UT終於連了上去,蘇小末進到幫派房間,裡面果然如飄零所說的亂糟糟,有些聲音是她熟悉的,有些是全然陌生的。


  「發攻城給他們!他們再強也架不住人多,我們車輪戰也輪死他們!」


  「有沒有臥底,『血戰』有多少九十加的?」


  「天堂有罪穿的居然是件白的血衣!」


  「他在等邪鱗甲。」


  「邪鱗甲?什麼東西?」


  「抗眩暈的衣服,只有終極BOSS龍王爆這個配件。」


  「封心,要不要趕快決定,咱們不能乾站著讓人家指著鼻子罵,大家全都看著,我們怎麼說也是第一大幫,丟不起這人。」


  「打!玩這麼長時間遊戲,還沒痛痛快快幹過架呢。」


  此時,一聲嗲到不能再嗲的聲音響起,讓蘇小末體會到了身軀一震的感覺。


  「還有半個小時就刷BOSS了。」


  「我們先搶BOSS,完事再說。」


  「嗯,副本門口集合。」蘇小末聽到了為妳封心的聲音。


  「末末,妳也來復活吧。」


  UT橙色的消息提示亮了起來,蘇小末點開


  飄零:「有沒有被嚇到?」


  蘇小末:「剛才說話的是誰?」


  飄零:「浪漫妞妞。」


  蘇小末:「原來是她,我經常看到她刷『世界』。」


  飄零:「妳沒聽她笑,媽呀,活脫脫能讓人雷掉一層皮,我每次聽她說話都覺得喘不過氣來,還有,有一件事我覺得我應該跟妳說。」


  蘇小末:「什麼事?」


  飄零:「妳不在的這段時間,為妳封心和她天天在一起。」


  蘇小末愣了下,隨即了然,怪不得傳訊息給他他不回、怪不得不再追著叫她老婆改叫末末了,原來如此。


  飄零:「妳還好嗎?」


  蘇小末:「我沒事。」


  飄零:「那女人真不要臉,明知道妳和為妳封心是一對,還貼上去。這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為妳封心當初追妳追的好像狗皮膏藥,恨不得貼妳身上,才不過幾天就和別的女人搞在一起。」


  蘇小末:「遊戲裡的感情就那麼回事,不過是寂寞時的消遣,能有多少真心?」


  飄零:「話不能這麼說,也有人可以走到現實生活的。」


  蘇小末:「太少了,即使走到現實生活也不一定能走到最後,遠距離戀愛的還有網戀變數太多,太不可靠了。」


  飄零:「戀愛讓人盲目嘛。」


  蘇小末:「嗯,把美好的一面無限擴大。」


  飄零輕笑:「之前為妳封心說妳太獨立了,也不會纏人,沒女人味兒,我覺得妳是太冷靜了。」


  蘇小末:「呵呵。」


  飄零:「如果為妳封心真的和那女人一起,妳不會傷心?」


  蘇小末想了一下,回道:「不會傷心,我們根本算不上夫妻,僅僅是比朋友親密些罷了,不過會覺得有點失落,一點點而已。」


  飄零:「妳果然不喜歡為妳封心。」


  蘇小末笑:「因為玩遊戲而喜歡上某個人?太不現實了。」


  飄零:「希望妳能一直這樣冷靜,好了,我不和妳聊了,約了朋友去吃飯。」


  蘇小末:「好,拜拜。」


  ☆ ☆ ☆


  兩個幫派不約而同的都選擇了從六線進入,一時間,龍洞門口聚滿了人。


  〔當前〕浪漫妞妞:「老公,人家的眩暈抗性不夠,你抱人家進去嘛。」


  〔當前〕曖昧上帝:「哎呀,我瞧這誰,浪漫妞妞妳又換老公了!」


  〔當前〕帥氣:「某些女人換老公比脫褲子都快。」


  〔當前〕浪漫妞妞:「某些男人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


  〔當前〕帥氣:「我操,妳頂多就是一串爛葡萄,洗乾淨扒了皮放我眼前都覺得髒。」


  〔當前〕小手心:「我記得這個為妳封心的老婆不是他們會的大醫仙末末嗎?怎麼換人了?」


  〔當前〕秀氣:「見色忘義。」


  〔當前〕寶貝貓貓:「所以說,男人靠得住,母豬會上樹。」


  〔當前〕曖昧上帝:「像我這樣看起來就很靠得住的人,為什麼沒有美女來靠我?」


  以上對話蘇小末都沒看到,因為她悲慘的掉線了……


  當她再次登陸遊戲,就看到赤裸裸的愛的宣言向炮彈一樣朝自己砸過來。


  〔當前〕曖昧上帝:「末末美女,嫁給我吧、嫁給我吧,我絕對是個靠得住的好男人,我發誓今生今世只愛妳一個!」


  〔當前〕逆天殺戮:「美女,妳千萬別信他,他就是一隻披著人皮的狼。」


  蘇小末滿頭黑線,看著曖昧上帝在自己身邊繞來繞去並不停地發來相依相偎的邀請,決定老實站著假裝人不在。


  〔當前〕棉花糖不白:「天堂,人家的眩暈抗性不夠,你抱人家進去嘛。」


  〔當前〕逆天殺戮:「你這個死人妖,要不要這麼噁心?」


  〔當前〕棉花糖不白:「逆天,你好討厭,人家不和你好了。」


  〔當前〕逆天殺戮:「受不了了,你們繼續,我先吐一會兒。」


  〔當前〕棉花糖不白:「天堂,人家好愛好愛你,你給人家當老公好不好?」


  這也太搞笑了,看著棉花糖不白在天堂有罪面前又扭腰又噘嘴的,想著剛才幫派裡的討論,冷面攻、花癡受?蘇小末整個人不知該不該笑。


  〔當前〕逆天殺戮:「棉花,你再叫囂下去,當心天堂有罪真把你閹了。」


  閹了?難道他們已經到了袒誠相見的地步?蘇小末華麗麗的想歪了。


  〔當前〕棉花糖不白悠悠一歎,作雙手捧心狀:「縱然變成了太監,也改變不了人家愛你的心。」


  此話一出,吐聲一片。


  〔當前〕天堂有罪:「你很無聊?」


  〔當前〕棉花糖不白星星眼;「和你在一起,人家永遠不會無聊。」


  〔當前〕天堂有罪:「今天你帶隊。」


  〔當前〕棉花糖不白哭:「不要呀,老大,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當前〕逆天殺戮:「活該!」


  〔當前〕曖昧上帝:「報應!」


  〔當前〕帥氣:「再囂張!」


  〔當前〕神之怒火:「找死!」


  〔當前〕棉花糖不白:「天堂你不愛我了嗎?難道你真的不愛我了嗎?哦,我的心碎了。」


  「到時間進去了,大家跟緊了,被怪纏住就喊一聲。」此時為妳封心在UT裡說完,一馬當先跑了進去,對末末和浪漫妞妞同時選擇無視。


  浪漫妞妞抱怨兩句,騎上坐騎跟了上去,「情誼永遠」的人也都陸續跑了進去。


  ☆ ☆ ☆


  遍地的黃沙,枯萎的植物,笨拙而龐大的怪……這一切對初次進龍洞的蘇小末來說充滿了陌生,呼喚出坐騎梅花鹿,她茫然的看了看前方,一咬牙跟了進去。


  和方月玩WOW那陣子,她下過幾次副本,明明是筆直的路,她總能跑到怪堆裡,要不就是不小心點到在路邊發呆的怪的身上,引得怪拎著大錘怒吼著向她衝過來。


  今天可千萬不要犯這樣的錯,大家都自顧不暇,應該也沒多少精力照顧她,她邊跑邊提醒自己。


  人群呼嘯著從她身邊掠過,她沒空去注意風景,小心操縱螢幕上的小人兒,手心漸漸變得黏膩,看到拐彎處聚集的人群,她長歎一聲,終於到了。


  她應該是最後一個到的吧?她想著,回頭看向身後,正看到天堂有罪從白龍馬上下來,再一個輕功飛過她的頭頂,落在「血戰」的人群中。


  不是吧?天堂有罪居然比她還慢?


  難道,他是在保護她?


  不不,這怎麼可能!


  大神總是在最後出場的,作為全部最強的某人一定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走在最後的。說不定剛才某人一直在腹誹她為什麼走這麼慢,耽誤了他閃亮登場的時間。


  蘇小末囧囧地下了結論。


  「全都換到四線,妞妞妳給大家加上狀態,」先到的為妳封心說:「末末,妳負責復活。」


  「副本裡死了掉不掉經驗?」


  「當然掉。」


  「那我不能死,我還有百分之十五就升級了。」


  「有經驗的提前和末末說,沒經驗的末末就選擇普通復活就行。」


  「哦,知道了。」蘇小末應道。


  「大家注意了,BOSS刷出來後,刀君先給『血戰』的用個催眠技能,用完後立刻換到下條線,千萬注意別讓人殺了。」


  UT裡為妳封心和簡約浪漫時尚在分派工作。


  「瀟灑哥,你負責盯緊天堂有罪,BOSS一出來,你就給他用催眠。封心、太子、寶馬、冷諾、我們幾個攻高的組成主攻隊,負責打BOSS,其他人看到血戰有人開黃就殺,醫生記住,千萬別黃。」


  遊戲中總共有四種名字顏色,白名、黃名、藍名和紅名。


  白名在殺了紅名後,名字顏色會變成藍色;白名或者黃名在殺了白名後,名字會變紅;紅名被殺會爆身上的裝備。


  殺黃名屬於正常PK,名字的顏色只會在短時間內變黃,不會變成紅名,所以在大型的PK中,雙方一般都是選擇開黃作戰。


  「刷了,在門口!」UT有人大喊一聲。


  所有的人都朝同一個方向撲過去,刀光劍影後,有人蹲下撿東西,有人迅速換線。


  「是我們的嗎?」


  「不是,趕緊換八線,兩條線刷的時間很短。」


  「天堂有罪被我催眠了,我也被棉花糖不白殺了,醫生,復活。」


  「瀟灑哥,你的名字還是黃的,換線復活吧。」黃名下線後再次上線,名字會恢復原來的顏色。


  蘇小末小心的躲著怪,為躺在地上的人復活,還要忍受某些人不耐煩的抱怨,額頭上漸漸冒出了一層薄汗。


  終於變異沙魔這六條線打完了,大部分人都騎上坐騎向黑龍的刷點跑去。


  〔當前〕騎鵝打飛機:「醫生,趕緊復活,妳站著發什麼呆。」


  〔當前〕末末:「你周圍都是怪,我過不去。」


  〔當前〕騎鵝打飛機:「沒事,妳給我復活後,我來解決他們。」


  〔當前〕末末:「不行,我一過去就被他們催眠了,技能用不出來。」


  〔當前〕騎鵝打飛機:「……算了,我死回城。」說完,一道白光後,躺在地上的屍體消失了,只留下驚愕的蘇小末,誰來告訴她,黑龍的刷點在哪裡?


  「那個,我還留在原來的地方,你們誰回來接我一下。」沒辦法,她只得在UT裡求救。


  「妳怎麼還在那裡,我們都到刷點了。」那頭為妳封心責備道。


  「末末第一次下洞,難免如此,我回去接她吧。」冷諾說。


  「BOSS馬上就刷了,你攻擊力高別脫隊,我們人手本來就不夠,真是麻煩。」為妳封心語氣不耐:「末末,妳沿著路一直向前走,到頭後向左轉,很好找的。」


  蘇小末眉頭皺了起來,她脾氣好不代表沒脾氣。


  她可以不在乎為妳封心和浪漫妞妞的事情,可她不能忍受這樣無理的語言。


  「你覺得以我的抗性和防禦能安然的到那裡嗎?」


  為妳封心也察覺到了自己的過分,語氣緩和了下來,「要不妳先在那裡等等,打完這幾條線我回去接妳。」


  「笨手笨腳。」那頭浪漫妞妞小聲嘀咕。


  耳力一向很好的蘇小末靈敏地捕捉到了這幾個字,面色一沉,正要說話,就看到一行白字出現在螢幕左下角。


  〔當前〕天堂有罪:「要不要我帶妳過去?」


  蘇小末一驚,四處轉著去找他。


  〔當前〕天堂有罪:「上面。」


  仰起頭,看到他站在半山的石頭上居高臨下看著自己。


  難道自己又耽誤了他出場的時間?


  蘇小末徹底落淚了。


  〔當前〕天堂有罪:「上來吧,我帶妳過去。」


  〔當前〕末末;「哦,那就麻煩你了。」


  耽誤大神的時間是不人道的,連續兩次耽誤大神的時間那是相當不人道的,她再次鄙視自己。


  蘇小末按著滑鼠,輕功飛、用力跳、轉圈跑,就是爬不到山上去,最後她頹然地停下所有動作,站在山下看著他。


  〔當前〕末末:「我上不去。」


  〔當前〕天堂有罪:「……」


  他飛身跳了下來,落在她身邊,緊接著,系統提示天堂有罪請求與妳進行相依相偎。


  她猶豫了下,點下了同意。


  第二章


  當天堂有罪和蘇小末共乘一騎出現在眾人面前時,熱鬧的人群暫態鴉雀無聲,接著是啪啪啪無數下巴掉到了地上。


  〔當前〕寶貝貓貓:「天堂,你不是說男人不抱女人的嗎?」


  〔當前〕小手心:「就是就是,每次下龍洞要你抱我們進去,你都不理我們。」


  〔當前〕逆天殺戮:「他終於從良了。」


  〔當前〕曖昧上帝:「錯了錯了,你應該說,他終於化身為狼了。」


  電腦前的蘇小末不安地挪了挪屁股,滑鼠移到解除相依相偎上卻沒點下去,此時的天堂有罪只是下了坐騎也沒把蘇小末放下。


  螢幕上,她雙手勾著天堂有罪的脖子,臉埋在他懷裡,天堂有罪的雙手分別托著她的後背和膝蓋窩。


  這姿勢……太曖昧了!


  以前,為妳封心也抱過她,為什麼她沒覺得曖昧呢?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大神效應?


  這遊戲幹嘛做的這麼逼真?


  那個他到底要抱到什麼時候?


  蘇小末坐立不安,終於點下了解除相依相偎,從天堂有罪的身上跳下來,站在他對面。


  〔當前〕棉花糖不白:「還看!BOSS刷了!」


  大家終於撿起各自的下巴,拎著武器去虐BOSS。


  蘇小末也打起精神衝到復活第一線,只是每次眼前掠過他的身影都會想起剛才的親密相依。


  接下來的行程還算順利,三十條線,他們幫會搶到了十一條,這是目前最好的戰績,UT裡一時喜氣洋洋。


  「今天的天堂有罪好像不在狀況裡,我就在他身邊黃了,他居然不殺我。」


  天堂有罪,蘇小末一聽到這名字沒來由的心中一蕩,臉開始發燒。


  大神效應真是太強大了!


  ☆ ☆ ☆


  某人和蘇小末親密相依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飄零的耳朵裡。


  第二天,蘇小末一上線就被飄零拉到了UT裡。


  「末末,妳要是真的和天堂有罪在一起,浪漫妞妞的鼻子肯定氣歪了,妳知道嗎?當初浪漫妞妞追求過天堂有罪,嗯,不錯,末末,我看好妳,為了浪漫妞妞的歪鼻子,妳要加油!」


  蘇小末汗:「妳會不會太誇張了!」


  「這怎麼叫誇張?」那頭飄零急了,「妳和他抱在一起是不是事實?」


  「呃……他帶我去刷點很平常的。」


  「平常個鬼!纏著讓天堂有罪抱的人太多了,你看他臨幸過誰?」


  臨幸?大姐,這詞能這麼用嗎?蘇小末被雷到了。


  「不是我要打擊妳,但據說天堂有罪和棉花糖不白是那種關係。」


  「誰說的?有證據嗎?有人看到嗎?捉姦在床了嗎?」


  蘇小末:「……」


  飄零賊笑:「偷偷和妳說,我已經打入敵人內部了。」


  「啊?」


  「我朋友有個帳號不玩了,送給我,前幾天我加進『血戰』。」


  「……大姐,算妳狠!」


  「可惜,天堂有罪平時在幫派裡也不說話,改天我用個變聲器,上他們UT去探探虛實。」


  「為什麼用變聲器?」蘇小末茫然地問。


  「笨!如果我們幫也有『血戰』的奸細,我不曝露身份了嗎?」


  「……有道理!」這心思可真夠細密的,蘇小末感歎。


  「等我摸清了底細,妳就大膽的向前衝,把天堂有罪吃乾抹淨。」


  「那他要是彎的怎麼辦?」


  「那妳就把他掰直!」那頭飄零的小宇宙在燃燒,「小說裡的好男人都被那群腐女掰彎了,我絕對不允許現實中也發生這樣的事!」


  「我哪有那本事。」蘇小末小聲嘀咕,連為妳封心她都抓不住,何況是大神?


  「末末同學,這麼長時間我是怎麼教育妳的?俗話說女追男隔層紗,妳不努力的去追,怎麼知道做不到?」


  怕極了飄零長篇大論的蘇小末,趕緊表明自己的決心:「是是是,我絕對會抓住天堂有罪這株優質的小苗苗,就算他是彎的我也把他掰直直直!絕對不會辜負您對我這麼長時間的教育和栽培。」


  「這還差不多。」那頭飄零滿意了。


  「不過……」蘇小末再次打擊她的熱情,「我真的覺得天堂有罪是個GAY,對象就是棉花糖不白啊。」


  飄零再次怒吼:「誰,幹嘛進我們女人的私聊室?」


  房間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叫賣身買參的人。


  「對不起,我走錯了。」那人道歉,退了出去。


  蘇小末石化了。


  那人進來多長時間,有沒聽到剛才自己的決心?


  完了,這要傳出去真丟人丟大了。


  如果傳到天堂有罪的耳朵了……


  啊,這後果她不敢想。


  ☆ ☆ ☆


  「哎呀,末末,趕緊到五線沙漠,天堂有罪帶人在打黑暗王子。」黑暗王子是系統BOSS,除了爆垃圾配件偶爾還能爆個血武什麼的,因為攻擊比較變態,還要講究戰術配合,所以打的人不是很多。


  「我幹嘛要去呀?」


  「嘖,追求的第一步就是經常出現在對方面前,然後先混熟。對了,你們加上好友沒有?」


  「……沒有。」蘇小末汗顏。


  「……趕緊給我到五線沙漠!」


  她們到的時候,沒看到黑暗王子的身影卻看到「血戰」和「情誼永遠」的人正在互罵。


  〔當前〕棉花糖不白:「我操你們『情誼永遠』的祖宗!不拖怪害人你們會死呀!」


  〔當前〕簡約浪漫時尚:「請問,你用什麼操?」


  〔當前〕簡約撒旦:「現實生活裡估計那東西不好用,才到遊戲裡裝人妖。」


  〔當前〕騎鵝打飛機:「你不該叫棉花糖不白,你應該叫弟弟不硬才對。」


  〔當前〕天堂有罪:「能動手別動口,出來PK吧。」


  〔當前〕騎鵝打飛機:「哎呀,姦夫出來了,天堂有罪,不好意思,我們欺負你老婆了。」


  〔當前〕逆天殺戮:「滾!」


  〔當前〕騎鵝打飛機:「那個逆天殺戮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和你有什麼關係?難道你們搞3P?」


  〔當前〕天堂有罪:「騎鵝打飛機,看你名字就知道是個一肚子垃圾的人。」


  螢幕上的棉花糖不白突然消失,很快「世界」上刷出了一條訊息。


  〔世界〕棉花糖不白:「本人決定從現在開始,從草原到沙漠,十五條線拖怪害『情誼永遠』的升級隊伍,其他幫派的請自動迴避。」


  〔世界〕囂張太子:「喂,棉花糖不白,你又吃錯藥了?」


  〔世界〕棉花糖不白:「小豬愛吃肉倒在二線草原馬賊隊長這裡,接著三線草原。」


  〔世界〕逆天殺戮:「我去南疆。」


  〔世界〕曖昧上帝:「逆天你去蠍子那裡,我去侍衛,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


  〔世界〕帥氣:「血戰的,開工了。」


  ☆ ☆ ☆


  又聽了會兒雙方的互罵,蘇小末搞清楚了事情的緣由。


  防禦再高、血再多,也會很輕易被小黑殺死,從復活點跑到刷點的距離又很遠,因此大家都是把小黑拉到城裡打。


  因為小黑隨便的一個攻擊就會把人殺死,滿血和不滿血根本沒區別,所以打小黑的時候大家都僅僅是頂一層血皮。


  這次的黑暗王子很變態,整整回了三次血,「血戰」的人打得很幸苦。在小黑馬上就要倒下的那一刻,「浪漫時尚」的人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帶來一大群怪,把幾乎是空血的「血戰」的人全部害死,而馬上就要死了的小黑暫態迴光返照,消失在眾人面前。


  這頭「血戰」的人能平白忍了這口氣嗎?一來一回就演變成現在的局面。


  蘇小末眉頭皺了起來,又有麻煩了,果然很快的,幫派裡哀叫連天。


  〔幫派〕十歲就泡妞:「怎麼又開始了?到底要不要人升級?」


  〔幫派〕泡八喝九說十話:「好好個幫派搞的烏煙瘴氣。」


  〔幫派〕小毛丫頭:「就是,以前我們幫多平靜呀。」


  〔幫派〕囂張太子:「以前我們幫適合養老,現在多好、多熱鬧。」


  〔幫派〕泡八喝九說十話:「你們是熱鬧了,可是你們考慮過我們這些練級的人嗎?」


  〔幫派〕浪漫妞妞:「難道就為了你們這些小號,我們就忍著讓別人欺負?想練級去別的幫派練,七級幫本來就不是練級的地方。」


  〔幫派〕十歲就泡妞:「首先,我不是小號,我已經在衝一百級,另外浪漫妞妞妳算個什麼東西,這裡還輪不到妳說話!」


  〔幫派〕浪漫妞妞:「一群大男人不去為了幫派而戰,倒在這裡嘰嘰歪歪,真噁心。」


  〔幫派〕泡八喝九說十話:「你們『浪漫時尚』沒來之前,我們這裡好好的,從來沒這麼多麻煩!」


  〔幫派〕浪漫妞妞:「不喜歡待就走人,又沒人強留你們。」


  〔幫派〕泡八喝九說十話:「很好!為妳封心為了妳這樣的貨色不要末末,真是瞎了眼!」


  〔系統〕泡八喝九說十話退出幫派!


  〔系統〕十歲就泡妞退出幫派!


  〔系統〕十歲就吸菸退出幫派!


  〔系統〕十歲就詐胡退出幫派!


  〔系統〕愛上你是我的錯退出幫派!


  〔系統〕小豬愛吃肉退出幫派!


  看著一連串退出幫派的公告,蘇小末心疼了,這些人大都很早就來到了「情誼永遠」,尤其是泡八,根本就是「情誼永遠」的發起者之一,如今居然鬧到退會收場。


  〔幫派〕浪漫妞妞:「一群沒用的人走了更好。」


  〔幫派〕末末:「這些人都是『情誼永遠』的元老,請妳說話留點口德!」


  〔幫派〕浪漫妞妞:「BOSS不去、PK不參加,算什麼元老?」


  〔幫派〕末末:「不是每個人玩遊戲都是為了打BOSS、為了PK的。」


  〔幫派〕飄零:「而有些人玩遊戲就是為了勾引別人老公的。」


  〔幫派〕浪漫妞妞:「妳什麼意思?」


  〔幫派〕飄零:「末末,妳有沒發現咱會多了條狗,還是條母狗,見誰咬誰!」


  〔幫派〕浪漫妞妞:「妳說誰?」


  〔幫派〕飄零:「誰問就是說誰!」


  〔幫派〕彩色小妖精:「浪大風高,潛水去……」


  〔幫派〕為妳封心:「妳們是不是都太閒了?這個時候了還鬧!不煩嗎?末末,來下十三線南疆蠍子這裡,我小號死了。」


  〔幫派〕飄零:「哼,這個時候想起末末了。」


  蘇小末心裡也不痛快,浪漫妞妞無理取鬧的時候他不出面阻止,泡八離開的時候他連半句挽留都沒有,甚至他和浪漫妞妞的關係到現在都沒半句交代,這算什麼男人。蘇小末越想越氣,乾脆直接下了遊戲,愛找誰復活找誰去,她不伺候!


  ☆ ☆ ☆


  「血戰」的報復是凶狠的,他們甚至連BOSS都不打了,整整一天,一群人穿梭在十五條線上,將所有「情誼永遠」的人全部害死。


  「情誼永遠」的人似乎變成了害群之馬,沒人再和他們組隊。


  世界都是色狼何B裝:「南疆侍衛開組了,鑒於拖怪大軍太彪悍,『情誼永遠』的請勿進入,不好意思。」


  這樣折騰了幾天,大家全部被搞到筋疲力盡,哀聲怨道,退幫的人越來越多,剩下的忠心份子對『血戰』的仇恨更加深了。


  這樣不是辦法。


  蘇小末揉著酸疼的肩膀,凝眉深思,想了很久,她終於發了條密語給天堂有罪,說:「在嗎?」


  天堂有罪很快就回復了:「嗯,在。」


  「我能加你為好友嗎?」


  「我好友滿了,等我刪一個。」很快地,系統提示蘇小末,天堂有罪請求加為好友!


  蘇小末點了確認,發了條好友訊息過去。


  「那個……你有時間嗎?我想和你談談。」


  「說吧。」


  蘇小末斟酌了半天才說:「你們拉了好幾天怪,累不累?」


  「還好,他們排班,二十四小時有專人負責。」


  真是太敬業了,蘇小末對他們的執著深深佩服:「這樣拖怪也耽誤你們的時間,聽說BOSS都沒打。」


  「我們沒打到,你們不也沒打到嗎?」


  蘇小末沉默了,是的,他們幫裡的某些人以為可以趁此機會搶下BOSS線,結果沒想到,天堂有罪帶了群大紅名穿梭在沙漠副本裡,將他們的人全部殺掉。


  「你紅了?」


  「無所謂,我本來就打算開紅。」


  蘇小末再次沉默,這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根本沒辦法切到主題去。


  天堂有罪:「妳有UT嗎?我們UT說吧,殺了一天人,胳膊酸。」


  我救了一天人,胳膊也很酸!蘇小末很想大吼回去。可她沒那個膽,誰讓自己有求於人呢,揉揉鼻子,乖乖的上了UT,把號碼給他,很快,他拉她進了聊天室。


  「哎呀,末末大美女來了。」震耳欲聾的聲音直沖耳膜,蘇小末趕緊將UT的音量調小。


  「棉花,你小點聲,我家的貓都被你叫的站起來了。」


  這個聲音……


  蘇小末趕緊看房間裡的人員名單,上面三個人名,天堂有罪、愛吃棉花糖及末末。


  那麼剛才說話的是天堂有罪了。


  他的聲音真是太好聽了!


  這個世界上有人蘿莉控、有人制服控、有人大叔控,她蘇小末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聲音控。


  這種很乾淨很標準的國語,又帶了一點低沉、一點慵懶及一點溫柔的聲音正是她的罩門。


  終於,一向被人花癡的蘇小末大大花癡了一把。


  「天堂,你的聲音真好聽。」


  UT裡的兩人似乎都愣了下,很快地,天堂有罪帶著笑意的聲音響起:「過獎,妳的聲音也很好聽。」


  「我的聲音不好聽?」棉花糖不白問。


  「也不錯,很……粗獷很大氣。」


  「誇我還損我?」


  「當然是誇你了。」


  「你們家都這麼誇人?」棉花糖不白大叫:「說吧,美女,找我們什麼事兒?」


  蘇小末深吸了口氣,說道:「你們能不能就此罷手?別再害我們幫的人了。」


  棉花糖不白乾脆拒絕:「不可能,你們幫的人嘴巴太不乾淨了,非給他們一點教訓不可!」


  「冤有頭債有主,你能不能只去害那幾個罵你的人,放過我們幫的其他人。」


  「罵人的那幾個是你們幫的人不是嗎?」


  「算是。」蘇小末歎氣。


  「那就好了。」


  「我們幫到目前為止總共退了十六個人,這些人都是沒罵過你們、沒害過你們的,你們這麼做根本就是在殃及無辜。」


  「這就是衝動的代價,你們那傻蛋幫主不是敢和『浪漫時尚』合幫嗎?我就讓他嚐嚐什麼叫自食惡果!」


  「你先別激動,我來這裡的目的是想解決問題。」


  「沒辦法解決了,我現在認定『浪漫時尚』就是『情誼永遠』,『情誼永遠』就是『浪漫時尚』,操,敢罵老子,我非把你們幫弄解散不可!」他的聲音越說越響:「那個為妳封心在家裝孫子,找個女人來求饒,妳告訴他沒門,老子不把你們弄黃,老子就刪號走人!」


  「我不是來求饒的,更不是為妳封心讓我……」


  「不是來求饒的那妳來幹什麼?我告訴你們,就算現在你們幫的人跪下來給老子舔鞋都沒用!老子有的是錢,玩得起!」


  蘇小末被搶白的半天說不出話,咬著下唇,嘴角微微顫抖。


  天堂有罪一句話不說、棉花糖不白態度蠻橫,她根本是在自取其辱。


  她不該來的,她不該天真的以為憑自己的能力就能解決問題。


  她以為天堂有罪人品不錯,看來是自己天真了,天下烏鴉一般黑,棉花糖不白既然如此,和他朝夕相處的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