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寵妳上了癮~愛人不乖之一
【4.6折】寵妳上了癮~愛人不乖之一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凌兮兮
出版日期:
2011/01/06
分級制:
芊心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9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9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9
銷量:24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9
銷量:28
恰恰小蠻妻
NT$89
銷量:48
離婚後再愛
NT$89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9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9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9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9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9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9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9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9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以綿羊的外表,誘騙同情,就是愛慘妳!
以野狼的姿態,掠奪純真,就是吃定妳!

凌家大少爺,凌邵,其人性情古怪、冷僻不近人情,
大至公司決策、小至餐巾折數,全是他大少爺說了算。
雖然長相俊美挺拔,可惜卻是個有著嚴重潔癖的冷酷美男;
如此龜毛又難搞的他,卻獨獨不排斥盧月月的接近!
人家她一開始的用意,不過是想找一份打工,
誰知竟被凌邵這隻假綿羊、真色狼的臭男人給拐騙,
不只要一日三餐餵飽他這位大少爺、把他服侍得服服貼貼;
就連太陽下山也不得閒,不但得陪看電視,還得陪睡!
甚至人家凌少爺一聲令下,小女僕不得不獻身充當「教材」,
讓他仗著學習之名,對自己敏感的身體進行各種調教課程……
直到被大少爺連皮帶骨啃乾淨後,傻傻的盧月月才驚覺,
自己的心,竟在不知不覺中,被凌邵這看似披著羊皮,實際上,
卻是隻不折不扣的一夜七次,大野狼給叼走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我是凌家的管家,住在凌家已經有好些個年頭,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照顧凌家唯一的少爺,凌邵;凌少爺自幼身體孱弱,大病、小病不斷,由於長年生病的原因,他的身體很瘦弱,也很少出門。
  他的臉色蒼白,唇上幾乎沒有什麼血色;他行動極不方便,稍微多走了一段時間,就會顯得很疲憊,除了不得不出現在公司外,更多的時候他會待在家裡,坐在輪椅上看書、發呆。
  少爺沒有朋友,連唯一的親人,他的母親,也在國外,所以也幾乎沒有可以說話的對象;每次看到他呆呆地望著遠方,面上露出一種迷茫的神色時,我總是覺得很心疼;可是他生氣的時候很暴躁,陰鬱的臉會讓整個凌家的僕人都不敢說一句話。
  直至有一天,少爺突然問我:「盧月月今天會不會來?」
  我突然就想起了,那個總是帶著笑的女孩子,我一臉惶恐地看著少爺,「莫非她又做錯了什麼事?」
  少爺輕輕地動了動唇,似乎在唸叨她的名字,快得讓我幾乎都看不清楚。
  不知道是從哪一天開始,少爺都會在相同的地方坐一會兒,時間久了,我也就明白了,想必,少爺是喜歡上盧月月的笑容了吧!這是少爺內心陰暗角落裡盛開的一朵花;又或許,少爺喜歡上了那個女孩吧,否則為何他總是留戀著這個地方?
  身為凌家管家,我有必要讓少爺親自留住這朵純淨的小花、這抹純良的笑容;這不只是身為一名管家的職責,也是我最大的驕傲;只要能夠看到少爺開心的笑容,一切都值得……

  第一章

  身為現今商界最神秘、年輕的總裁的私人管家,年紀不過三十歲的黎默表示,壓力很大!雖然凌邵少爺是他看著長大的、雖然他的薪水年年遞增、雖然他無比滿足現在的生活……但,他最近實在是有些擔心受怕!
  最近,凌少爺的脾氣很差,動不動就會黑著一張臉、一聲不吭,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管家將凌邵的椅子推到餐桌前,一杯現榨新鮮果汁、一份總匯三明治,再簡單不過的早餐擺在黑胡桃木餐桌上,雪白的餐巾折了三折,安靜地躺在他的右手邊;餐桌上沒有水晶花瓶,也沒有鮮花點綴,更沒有那種傻兮兮的田園桌布;管家再次檢查一遍,滿意地開口:「少爺,請用餐。」
  最近,凌邵的心情很不好,所以他做的工作要比平常更加仔細;每天早晨,他都會對下面的傭人訓話,免得誰不小心惹惱了凌邵。
  凌邵因為身體不好,幾乎不太出現在公司,大多在家裡處理文件;每天處理完文件之後,他會稍事休息,看一會兒書,或者上床睡覺;他的作息十分規律,照理來說,這樣的主人,應該很好服侍。
  可,凡是在凌家幹活的人,全然不敢懈怠,只要凌邵在家,每個人都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心裡忐忑不安,擔心自己今天會不會被點名!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凌邵對身邊事物有相當嚴重的潔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常年與醫生接觸的原因,他絲毫無法忍受讓他覺得「髒」的事物;在別人眼中很正常、沒什麼問題的人和事,只要是他覺得「髒」,那便是一眼都看不下去。
  凌家大到傢俱擺設、小到餐巾紙折幾折,都是有規定的,誰都不得擅自打破規定;家裡的服務人員全都受過專門的培訓,就是為了避免觸犯他的規矩,否則的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走人。
  凌邵今天的胃口不是很好,對著食物皺起了眉頭,隨意地說:「待會我要出去,你準備一下。」
  管家的臉上浮現一絲欣慰,他也經常勸慰凌邵應該多出去走走,可不知道什麼原因,少爺總是不願出門;他應了一聲:「好的,少爺。」
  就在管家以為今天早上會有驚無險地度過時,凌邵突然把果汁舉到眼前,認真地看了一下,臉色驀地一沉,皺起眉問:「誰跟我解釋一下,杯子裡怎麼會有一顆糖?」
  一顆被嚼得變形,明顯只剩下半粒的軟糖,正靜靜地躺在杯底。
  這……管家欲哭無淚,他每天把早餐端上來之前,會進行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檢查,還會以專用的餐巾擦拭杯盤表面,連指印也不曾留下一個,可此時居然有一顆吃剩的糖在裡面!
  然而,負責少爺用餐的是蘭嫂,她已經在這裡待了兩年,不可能會犯這種錯誤。
  「對不起,少爺!我馬上……」管家話未說完,凌邵已經扔下手裡的餐巾,讓旁邊的僕人推著他遠去了。
  廚房裡,蘭嫂無比委屈地向管家辯解道:「不是我!除非是我不想做下去,否則怎麼會在少爺的早餐裡動這種手腳?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管家頭痛地問:「那會是誰?」
  「這……」蘭嫂苦惱地思索了一番,總算想到了什麼,「對了!我作好早餐之後,只有廚娘的女兒來過……一定是她!我就說奇怪了,剛剛她怎麼一臉賊樣……」蘭嫂可捨不得這份好工作,連忙提供了一個「嫌犯」。
  管家還得準備凌邵出門的事情,顧不得再問,趕出去送少爺出門;凌邵看到他,再一次想到早上那些不乾淨的東西,臉色更加臭了,再也沒有看他一眼。

  ◎             ◎             ◎

  凌邵不喜歡出門,可今天是公司的季度會議,他不得不出席;他的雙腿有些不良於行,走起路來有一拐、沒一拐的,不甚雅觀,凌邵不願意讓人看到他走路的樣子,所以每次參加這種會議,他都會提前到達。
  季度會議之後,還有一個酒會,凌邵從來不參加這種場合,打算直接回去;今天凌邵沒有吃早餐,胃部有些抽痛,疼得令他感覺難受,然而他也沒有在其他地方用餐的習慣,午餐的便當還躺在辦公桌上沒有動過。
  此刻因為兩餐沒有進食,他的唇色慘白,人已經變得十分虛弱,可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進來,一名女人朝他走了過來,有意無意地用自己飽滿的胸部去蹭凌邵的手臂,她彎著身子低著頭,「凌總,您怎麼還在這裡呢?要不要一起來參加酒會?我們公司裡的人都很想您呢!」
  凌邵皺起了眉頭,他實在是很討厭她身上的味道,幾乎忍不住要打噴嚏。
  「凌總……」林沫兒進公司之後,這才第二次見到凌邵,她對凌邵可謂是一見鍾情,她喜歡他的長相,也喜歡他的錢;她自認為自己這樣的長相、這樣的好身材,是足以匹配凌邵的。
  「出去。」凌邵淡淡道,見她不動,打了通電話叫人進來,冷冷地指著林沫兒,「把到目前為止的薪水算給她,讓她馬上給我滾蛋。」又接著道:「給我找一套衣服來,我不喜歡這種噁心的味道,還有,馬上替我將房間打掃乾淨。」
  林沫兒臉色霎時蒼白,出總裁辦公室的時候,旁邊那名男人歎了口氣,「好像是第四十三個女人了吧?都說凌邵是不能接近的,還是不聽。」
  凌邵這是一刻都都待不下去了!他要回去洗澡,他不喜歡被人觸碰,只要一觸碰,他的身上就沾染了病菌。
  凌邵回家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因為空腹了一天,此刻又洗了個澡,整個人更加虛弱,幾乎快要暈厥過去;在這種體虛的狀態下,他低聲道:「管家,給我一杯熱牛奶。」
  盧月月縮在客廳沙發的旁邊,聽到他的指示,忙殷勤地跑去廚房倒了一杯牛奶來,臉上掛著一抹怯怯的笑;想起管家和蘭嫂的眼光,以及他們的威脅,心中忐忑不已,貌似這位主人很嚴厲!
  只不過無意中把一顆糖掉在果汁裡,應該不算十分嚴重,為什麼大家都是一副替她哀悼的模樣?她家很窮,媽媽目前在凌家當廚娘,很需要這份工作,她不可以讓媽媽丟掉這份工作,只好親自來向凌少爺道歉認錯。
  然而,此時的凌邵太虛弱了,竟然就著她的手將牛奶喝完,盧月月愣了一下,將空杯子放到一邊,低著頭說出想了一整天的說辭:「凌少爺,對不起!早上的事我真的很抱歉,請你不要開除我媽媽,我發誓再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了。」她誠心誠意地道歉,可是卻沒有得到回應,她悄悄地抬起頭,打量著凌邵。
  凌邵喝完牛奶,不知道是昏迷過去,還是睡過去了,由於才剛洗完澡,他的頭髮還是濕漉漉的,因為喝了牛奶,他的唇畔邊還帶著了些奶漬;可是他的臉色蒼白,一副很虛弱的樣子,盧月月只是盯著他看。
  他的雙腿修長,濃濃的眉緊緊皺著,英俊的臉讓偷偷打量的盧月月忍不住心中微動,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盧月月盯著他許久,都沒有見他睜開眼,「唔」了一聲,估計他是睡著了吧?
  可是,這樣子睡覺會著涼的……她從旁邊的沙發上拿了一條毛巾,慢慢地替他擦著頭髮,他的頭髮又黑又濃密,她擦了很久,都沒有擦乾。

  ◎             ◎             ◎

  不知道過了多久,凌邵的眼睛緩緩睜開,就看到一個穿著粗糙衣服的女孩子,站在他的面前,正在替他擦頭髮。
  他皺起眉頭,發出冷冷的聲音:「妳在做什麼?」
  「凌少爺,您醒了啊?」盧月月看著他笑了起來,凌邵的眼神在觸及她笑容的時候,感到有一瞬間的暈眩,他看著她那燦爛的笑容,突然覺得有一道陽光照進了他那陰霾的心裡,他覺得心臟的某處跳了一下,可很快就將自己的視線轉移回來,「妳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唔……對不起!那個……」盧月月手上的動作不停、臉上笑容不減,可聲音卻結結巴巴起來,她剛才都道過歉了,可是現在看到凌邵這個樣子,她有點害怕,不知道怎麼繼續坦誠自己的錯誤,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唇上還帶著些薄怒。
  「我、我現在去給您端點吃的!您應該還沒有吃飯吧……」盧月月轉身還沒有走幾步,就不小心撞翻了茶几,上面的水果都滾了下來,還有一個杯子也被摔碎了。
  盧月月瞪大了眼睛,旋即轉身回來,忙低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凌少爺,我、我不是故意的……」她這下是真的想要哭了。
  蘇蘇說她這些天會走桃花運,可桃花沒有碰到一朵,霉運卻滾滾來,這是為什麼呀?盧月月幾乎想給自己打幾個巴掌了。
  盧月月就用這種神色,呆呆地看著凌邵,眼睛一閉,心想,要處罰就直接來吧!
  她現在真的是好無力……凌邵的眼睛很深邃,比剛剛閉著眼的樣子還要帥很多,卻也讓她覺得危險,盧月月的心怦怦直跳,就在她以為心臟就要跳出來時,凌邵緩緩地問道:「妳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我是來道歉的。」盧月月忙低著頭回答。
  「道歉?」
  「對、對啦!」盧月月低頭收拾著碎片,處理完碎片之後,又將自己的手洗乾淨,然後才在他的面前坐定,「是這樣的,就是今天早上……」盧月月顫顫抖抖地將早上發生的事情說了,然後才緩緩道:「凌少爺,您不會怪我吧?不會開除了我母親吧?」
  凌邵突然微笑起來,他平時很少笑,如今笑得有些僵,可對於盧月月來說,這已經是極大的恩賜;他對著她招了招手,「妳過來,靠近一點。」
  盧月月走到他的面前,低下頭來,他的聲音低低啞啞的:「似乎,真的很香。」
  凌邵說不清自己在做什麼,只是覺得很奇怪,自己並不排斥她,她的味道不像那些女人身上的味道,那麼難聞,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甜甜的奶香,像極了小時候聞到的奶媽身上的味道。
  他伸出手來抱住她柔軟的身體,馨香的女性氣息充斥著鼻端,凌邵突然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因為一個笑容而著魔了,居然做出這麼奇怪的事情來;他很快地將盧月月放開,說了一句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的話:「妳不用害怕,我不是凌少爺。」
  「啊?」
  「我姓邵,邵凌,凌少爺的朋友,今天沒有地方住,就過來借住一晚。」
  「邵凌?」
  凌邵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扯這個謊言,也不知道這個謊言什麼時候會被拆穿,可他就是希望自己能以一個普通人的身分面對她,因為他似乎在一瞬間,就愛上了她的笑容,而且他不想見到她那慌張的神情。
  盧月月在震驚之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我可嚇死了!」她隨意地坐到一旁的沙發上,剝了一顆橘子,然後抬起頭來看他,「我可以吃嗎?我好餓喔……」
  她可憐兮兮的樣子,讓凌邵覺得很可愛,他點了點頭,「分我一半。」從她手中接過剝乾淨的橘瓣,慢慢地塞到口中,很甜。
  隨即,他又問道:「妳很怕凌少爺嗎?」
  盧月月用力點頭,「怕呀,很怕呀!我知道今天早上得罪了他,整整害怕了一整天!我媽媽很需要這份工作,這裡待遇很好,工資高又不累;我媽媽身體不好,如果被辭掉這裡的工作,我不知道到哪裡才能找到一份這麼好的工作了。」
  「喔……」
  「所以,邵先生,你看起來那麼善良,能不能在凌少爺回來之後,幫我說說好話呀?」
  「我為什麼要幫妳呢?」
  「唔……對喔!為什麼呢?」
  凌邵見盧月月一副懊惱的樣子,輕笑了一聲,「好,我幫妳,讓他不要責怪妳,也不責怪妳的母親;還有什麼要求嗎?我都可以替妳轉達的。」
  「唔,還有、還有就是……我每個週末都有空,可不可以在這裡打工啊?」盧月月說起這件事的時候,臉也有些紅了。
  凌邵輕抿著唇,「妳會什麼?」
  「我會很多啊!我也會作菜,還有園藝、打掃……」
  「妳可以種一些花。」
  「謝謝你,邵先生!」盧月月激動得雙唇哆嗦,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站起來對著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激動過後,才覺得睏了,緩緩地打了個呵欠,「邵先生,那我先走了,你也早點睡,以後洗完澡記得把頭髮擦乾喔!」
  凌邵看著盧月月離開的背影,唇畔帶了些笑意,拿起旁邊的電話打給管家,「以後在盧月月面前見到我,改稱我為邵先生;順便放話出去,凌少爺出國度假去了。」
  「呃……是的,少爺!」管家不明所以,卻也只能按照他的吩咐辦事。

  ◎             ◎             ◎

  盧月月隔天一早便接到管家的電話,表示凌少爺已經同意讓她來凌家試用,盧月月聽完,開心得差點跳起來;她平時需要上學,只有週末才有空,很少有適合週末的工作,如今就這麼輕易地找到了,心裡對邵凌的好感陡然增添,心想,什麼時候好好感謝他。
  可他只是凌少爺的朋友,她還是不要去打擾人家好了,母親已經跟她說過,在凌家做事就是要遵守自己的本份,不要去惹麻煩,若是有空碰上邵凌,再感謝他也不遲。
  自從上次凌邵與盧月月見上一面之後,便再也沒有見到她了,直至半個月後的今天,他站在二樓的窗戶往下看,只見盧月月正將袖子挽得高高的,手裡拿著一隻小鏟子在奮鬥。
  原本空盪盪的土地,不知何時圍上了一圈小小的木柵欄,而沿著木柵欄上,則長著許多半攀爬的花莖,遠遠看著像是細株的玫瑰,剛開了小小的淡色花苞。
  從園藝的角度來說,這個設計十分地雅致,還很講究,凌邵靜靜地看著那些美好的花苞,視線又落到她身上;她似乎很開心,臉上的笑容如同天上的太陽一般,那麼溫暖,她還在哼著歌,看起來是那麼快樂。
  然而,他卻很少這麼快樂過,在他的記憶中,他總是孤孤單單的,孤獨一個人,不只被迫繼承凌氏公司,最後連身體都虛弱成這樣,卻連個發洩的地方都沒有。
  「少爺。」管家如幽靈一般出現在他的身後,「盧小姐有一雙巧手,種的花也很好看。」
  「是啊。」凌邵靜靜地看著在草地上忙碌的那抹身影,專注得連時光的流逝都遺忘了,直到她從自己的眼角視線消失,才悵然地回神,原來,他已經看著她一個下午了。

  第二章

  凌邵正坐在池塘旁邊,給池塘裡的紅色錦鯉餵食,旁邊站著管家;凌邵那蒼白修長的手指,時不時地捻了一些魚飼料灑入池裡,然後看著那些魚兒游過來爭奪食物。
  他低垂著臉,睫毛顯得很長,微風輕撫著他略微凌亂的髮絲,他突然就有些倦了、有些不耐煩了,將魚飼料一股腦地倒進池子裡;他抬起頭來,眼神寧靜悠遠,望著遠處,唇緊緊地抿著,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少爺,起風了,回去吧!」管家站在他的身後,將一條薄毯蓋在他的身上,見他點了點頭,便推著他的輪椅往回走。
  「少爺,您最近有心事。」管家與他相處了這麼多年,對凌邵的脾氣是瞭若指掌,在他的眼中,凌邵是個很沉穩的人,他見過他很多樣子,暴躁的、如死水般的、不說話、不動氣;可是最近不一樣,就如剛才他將魚飼料都扔入池子裡的舉動,顯得很是孩子氣,卻又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
  凌邵並不回答,只是抬起頭來看他一眼,清澈的雙眸有著幾分不同於以往的惱怒;管家瞬間沉默下來不再說話,只是抬起頭來看著天空,明明是有了心事,還不敢承認!
  本來他還不太確定,可是少爺很多的舉動都看在他眼裡,似乎這一切都是從上次他讓盧月月去道歉之後,才漸漸開始的,於是管家大膽地猜測:「少爺,是因為盧小姐嗎?」
  凌邵仍舊不說話,可輕闔上的雙眼卻緩慢地張了開,被毛毯裹住的手輕顫了起來,待到神色完全平靜下來的時候,凌邵輕咳了幾聲,唇邊抿著一絲薄怒,「哪來那麼多廢話?」
  管家剎那間有些狗腿起來,笑咪咪道:「少爺,盧小姐只有在每個週末才出現在凌家,今天是星期六,所以……估計等會兒她就會過來。」
  「我累了。」凌邵的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甚至還有一抹喜悅,可他仍舊是冷冷淡淡地說著:「我想回去睡一會兒。」
  「是。」雖然陪在少爺身邊那麼久,可是有時候對於少爺的想法,他並不是很了解,也覺得很難猜。
  少爺極少將心思展露在表面上,此刻他的臉上帶著倦容,似乎真的是累極了!管家推著凌邵回去,扶著他躺上床,又將輕柔的被子蓋在他的身上;凌邵睡覺的時候不喜歡任何人打擾,他便輕輕地從房間裡退了出來。
  等到管家從房間退出去之後,凌邵的眼睛緩緩睜開來,直直盯著天花板,清澈的眼中有些複雜的神色;此刻他心裡有些懊惱,或者說有些矛盾,他其實是很想再見見這名女孩子的,還想再跟她說說話。
  盧月月是吧?又一個星期過去了呢……如果錯過這次機會,又得再等上一個星期了。
  凌邵瞇著眼睛休息了一會兒,可卻沒有半點的睡意,他的腦海中充斥著許多想法,快到三點鐘的時候,他果斷地起床,慢慢地往外走;他平日裡幾乎不怎麼走路,走了幾步就有些吃力,可他仍舊是讓自己的身體筆直地站著,倨傲地仰著脖子。
  當他從房間裡走出來的時候,站在暗處的管家有些吃驚,本來想出去幫忙,卻見到凌邵雙手扶在旁邊的牆上,輕輕地喘了幾口氣,他這樣狼狽的樣子,鐵定是不願讓人瞧見的,於是管家靜靜地站在原地,並沒有動作。
  凌邵走到房子外面的時候,額頭上已經濛了一層薄薄的汗,他一手扶著旁邊的牆,讓自己站得穩一些,他看向盧月月平日裡走過的那道小徑,休息一會兒才慢慢地朝那裡走過去。
  管家在身後看著,心中暗想,少爺有時候也挺執著的!不過也是,少爺一直都是孤獨一人,突然出現了個心思純淨的女孩子,會對她一見鍾情也不意外吧?嗯……情竇初開了,應該會有些改變吧?只希望盧小姐可以快點到來,這樣,少爺就有個人扶著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