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現代 > 商品詳情 脫骨香《上》
【4折】脫骨香《上》

此書已功成身退!

會員價:
NT$864折 會 員 價 NT$86 市 場 價 NT$210
市 場 價:
NT$210
作者:
Fresh果果
出版日期:
2011/01/18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6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大愛晚成《下》
NT$86
銷量:16
大愛晚成《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下》
NT$86
銷量:17
當熟男遇見澀女《下》
NT$86
銷量:21
瀝川往事《下》
NT$86
銷量:46
瀝川往事《上》
NT$86
銷量:45
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NT$86
銷量:22
聽說愛會來《下》
NT$94
銷量:14
君生我已老《上》
NT$94
銷量:17
君生我已老《下》
NT$94
銷量:17
幸福不脫靶《下》
NT$86
銷量:30
幸福不脫靶《上》
NT$86
銷量:29
腐女GAGA《上》
NT$94
銷量:9
腐女GAGA《下》
NT$94
銷量:9
客倌,不可以《上》
NT$94
銷量:12
客倌,不可以《下》
NT$94
銷量:13
聽說愛會來《上》
NT$94
銷量:14
想入非非《下》
NT$86
銷量:10
想入非非《上》
NT$86
銷量:1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最美麗的愛恨交織黑夜傳說,最心碎刻骨銘心的人鬼奇談。
人氣作家「Fresh果果」繼〈花千骨〉,另一感動人心的虐戀美文。

一個是養育她千年的溫柔帥氣的僵屍爸爸,
一個是老拿她訓話的冷漠別扭的天師教授。
討厭,為什麼都是美男大叔呢?
江小司齜牙一笑,誰的血好喝我選誰……
脫骨香情趣用品店裡,一隻蹦蹦跳跳的小僵屍的故事。
一分恐怖,兩分虐戀,三分禁斷,四分搞笑。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下午逛完街,江小司在門邊徘徊了好久,才終於拿鑰匙開門進去,見沈漠居然不在,不由大鬆一口氣,同時又有點失落;昨天她太過激動了,居然做了乘人之危的事情,還真有點不好意思見人,她羞澀地想起那甜蜜的一吻,捂嘴痴痴地笑。
  沈漠回來,一進家門就發現不對,江小司樂呵呵地從廚房裡探出頭來,身上、脖子上繫著圍裙,臉頰粉紅。
  「沈漠,你回來啦!」再一定睛,沈漠身後還有一個人,竟是亦休。
  「亦休大師你也來了?快坐下吃飯,不好意思,今天不知道你來,所以作的全是葷菜,你吃白飯沒問題吧?」
  「阿彌陀佛。」亦休一派寶相莊嚴的模樣,坐到桌前,等待開飯。
  沈漠環顧一周,冷道:「妳怎麼把我的香換了?」
  江小司愣了一下,連忙解釋:「傷神香聞多了對身體不好,所以我……」
  「關妳什麼事?」
  話被沈漠冷冷打斷,江小司有些錯愕,如做錯事的孩子般,「那、那我一會幫你換回來?」
  「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隨便動我家裡的東西!」沈漠沒有吃飯,直接進了書房,亦休看江小司一直站在那裡發傻,不由敲了敲桌子,呼喚他的米飯。
  江小司反應過來,連忙給亦休盛好飯,亦休吃人的嘴軟,緩緩道:「妳什麼時候讓他熄了傷神香,就什麼時候得到妳想要的。」
  「大師知道我想要什麼?」
  「妳知道妳想要什麼?」亦休反問。
  江小司沉默不語。
  「沈漠的脾氣又臭又硬,可是妳知道他最大的弱點就是心腸軟,不管道歉還是怎樣,去哄哄吧!他現在巴不得多找點理由,發妳脾氣。」
  江小司一聽,迷糊了,沈漠吃飽了撐著嗎?故意找藉口生她的氣?他們不就是昨天晚上剛「親熱」過嗎?他不會那麼小氣吧,還記仇?啵一下而已,又不會少塊肉。
  她「蹬蹬蹬」的跑上樓,敲門裡面沒反應,便逕自推開。
  「出去。」一個冰冷聲音響起,沈漠正靠床上看書。
  江小司厚著臉皮走過去,仔細打量,沈漠額頭上的章居然一點都看不見了。
  沈漠見江小司走到面前,想到昨天晚上剛被她壓倒過,心有餘悸,連忙從床上站了起來,坐到另外一邊椅子上。
  「我的印記呢?」
  「什麼印記?」
  「就是我蓋的章啊!」
  一提印章沈漠就來氣,「我給妳刻章是讓妳亂蓋的嗎?」
  「我沒有亂蓋啊,只有屬於我的東西我才會蓋,我的所有衣服、書都蓋了,小布丁的屁股上也有一個。」
  沈漠氣得嘴角抽搐,敢情她把他腦門當成了小狗屁股?
  「趕快幫我清除掉!」
  「你不是已經擦掉了?」
  什麼擦掉,不過是用了障眼法罷了。
  「你生氣了?」
  「沒有。」沈漠矢口否認,他才不會因為被一個小屁孩強吻了而鬱悶,那不跟小媳婦一樣嗎!
  沈漠依舊看書,頭也不抬;江小司討好地朝著他笑,從懷裡掏出一個瓶子。
  「好嘛,我幫你擦掉。」從兜裡拿出一塊印著卡通小狗的白手絹,倒了瓶子裡的藥水在上面,走近幾步,伸手去撥沈漠的髮。
  沈漠偏頭躲開,「我自己來。」
  「你看不見。」
  「妳難道看得見?」沈漠冷哼。
  「我記得位置啊。」江小司將手絹往沈漠額頭上覆了上去,頓時紅色的章印顯現出來,她有些捨不得的一點點擦掉。
  不過心底卻在暗自得意的笑,這個只是打掩護用的,她在沈漠頸後下方,還偷偷蓋了一個,他一定還沒發現吧?那個位置那麼隱蔽,誰讓他一晚上都背對著自己睡覺的!
  額頭冰冰涼涼的,讓沈漠想起昨夜高燒時,江小司冰涼的唇。
  他猛地將書一闔,站起身來。
  「磨唧什麼?」扯過江小司手裡的手絹,胡亂擦了兩下額頭,扔回給她。
  「蔻丹他們怎麼樣了?」
  江小司把手絹重新揣回兜裡,「他們沒事了,已經出了墓穴,正在往回趕,老爸說蔻丹姐生病了,可能要在路上耽擱兩天。」
  「病了?」沈漠轉過身來。
  「別擔心,老爸說就是太虛弱了,還有點脫水,休息幾天就好。」
  沈漠點頭,卻仍是滿臉憂心忡忡,江小司也就罷了,沈蔻丹居然會不管不顧的跟著江流跳下去,這實在讓他大吃一驚,對誰動心不好,居然會喜歡上江流,這事以後麻煩了。
  「學長、學姐們的蠱毒解了沒有?」
  「剛剛才解開,亦休大師就是為了此事來的。」紫印紋章還沒有下落,他又多欠他一個人情。
  「那個梅辛到底是誰啊?過去你們認識嗎?」而且看老爸的樣子,好像還認識那個叫蔡問的屍體。
  沈漠沉默好半天,「總之不是好人,妳以後見著他要遠遠避開。」
  「他是鬼對吧?所以搞那麼多出來,是想借那陵寢主人的屍體來用?」
  「估計是這樣。」
  鬼魂終歸沒有實體,對付一般普通人能行,想要和有法術的人抗爭,大多無能為力;而僵屍則不同,不管你道行再高,終歸是個人,是人就會受傷、會死,而僵屍刀槍不入、百毒不侵,已死之身,難傷分毫。
  若讓梅辛得逞,想要再降服他,怕就困難了。
  「沈漠……那人是被你殺的?」
  沈漠緩緩點頭。
  「最近好像一直有鬼在跟蹤我,是他派的嗎?」
  沈漠一僵,從懷裡掏出一道符,「把這個放在身上。」
  江小司見他似乎已經消了氣,而且還很關心她,不由笑咪咪道:「對不起,下次我不會亂動你東西了;還有昨天,是我一時衝動……」
  沈漠轉頭看向窗外,「那些事不要再提了,本來也是我的不對,自作主張,妳好好學習……」正說著,沈漠的手機短信響了起來。
  沈漠掏出來,看了半天一動不動,江小司見他滿臉疑惑神情,便偷偷湊過去。沒想到這時自己的手機也響了,掏出來一看,差點下巴都掉下來。
  小司,我與飄飄謹訂於十二月初七晚八時成婚,荷蒙厚儀,千江區祥雲地李子路八號金湖大飯店敬備喜酌。恕不介催,恭請光臨。小唐敬邀。
  「沈、沈漠……」江小司睜大眼睛望著沈漠。
  「妳也收到了?」沈漠平靜地把手機揣兜裡。
  「小唐他居然要結婚了,還是和粉紅飄飄!這怎麼可能?」
  「是不太可能。」沈漠白天才剛見過他,那時候他還什麼都沒有說,這事太突然了。
  「小唐居然一直瞞著,估計還沒結完婚,已經被林隊捏死了!初七……初七是哪天?除了送紅包,我要不要到街上去給他買點禮物呢?嬰兒車什麼的……」江小司雖然很驚詫,但是還是有點興奮,左右在心裡盤算、計畫開了。
  「明天。」
  「什麼?」
  「我說初七是明天。」
  「啊?」江小司又是一驚,這也太快了吧!明天就結婚!這個小唐也太不夠義氣了,都還沒把女朋友正式介紹給他們認識,這都要結婚了,那沒時間買禮物了,以後補上,明天就包個大紅包給他們好了,不然從店裡拿一個古董花瓶啥的。
  這事太蹊蹺,小唐不是這麼衝動的人,沈漠估計著他是遇上麻煩了,不過若是真結婚,倒也是好事一樁,不管怎樣,明天去了再說吧!
  他揮揮手,叫江小司下樓吃飯。
  江小司見他不再生氣,老爸馬上回來了,小唐又有喜事,心情分外愉快,拉著沈漠下樓,卻發現一整鍋白米飯,已經全被亦休一個人吃光了,他端正地坐在椅子上,還一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莊重模樣,實在教人無語,江小司只得又重新去煮飯。
  正在這時,傳來急切的敲門聲,沈漠開門一看不出所料,果然是林強。
  林強火急火燎,一副被人搶了的樣子,「小唐出事了。」
  林強做員警很多年了,經驗豐富,沈漠和他合作破過許多案子,他一向都冷靜鎮定、臨危不懼,沈漠還裡第一次看見他這麼緊張慌亂的樣子,不由皺起眉來。
  江小司笑呵呵地從廚房探出頭,「我們知道,他要結婚了嘛!林隊你也要去喝喜酒的對吧?祥雲地挺遠的,明天讓我和沈漠搭你的順風車吧?」
  「不是,之前我接到他的電話,他只說了一句『林隊,救命』電話就被掐斷了。」
  林強當時正在洗澡,接到電話後,他一開始以為是小唐在跟他開玩笑,後來過不了幾分鐘,卻又收到小唐發來要和粉紅飄飄結婚的短信,這才發覺事情不對勁,可是小唐的手機卻再怎麼都打不通了,他只能馬上擦乾了,跳進褲子裡,就匆匆往局裡跑。
  查了半天,發現祥雲地那邊根本沒什麼金湖酒店,李子路八號那塊是郊區很大一片荒地,那個「桃奇談」的專欄作者,筆名粉紅飄飄的,原來真名叫郝紅,一年前就跳湖自殺死了;而打電話給小唐的親戚朋友,沒有一個人知道他要結婚的事,也沒有人收到短信或請柬,他越想越覺得不對,便匆匆往沈漠這裡趕。
  江小司和沈漠聽他這麼一說,這才知道小唐可能真是出事了,可是他一個大男人,難道被女人逼婚不成?或者是……女鬼?
  江小司打了個寒顫,擔心地轉頭看著沈漠。
  沈漠不屑一顧的冷道:「明天去喝完喜酒就知道了。」
  ◎             ◎             ◎
  千江區不像萬河區那麼繁華,位於市郊,再加上路上有點堵車,兩個小時了他們還在路上耗著;林強一隻手抽菸、一隻手開車,在市內車流中左竄右竄,見縫必鑽,出了市區,又開始展現高超的飆車技巧。
  亦休坐在副駕,一隻手抓住車上扶手,一隻手在胸前抓著安全帶,蒼白著臉道:「施主,莫急、莫急。」他普渡眾生的功德還差得遠呢,不想那麼早就去見我佛。
  沈漠也被他甩得有點暈車,面色鐵青,好像隨時都會吐出來的樣子,突然右臂被環住,溫熱的身子貼了過來,一雙小手握住他的手,手指在他合谷穴上適力的按壓著。
  「很難受嗎?」
  沈漠不答話,看那手指短短、白白嫩嫩的,分明還是小孩的手。
  當初沈蔻丹像江小司這麼大的時候,個頭比她高多了,一雙手上,全是老繭和疤痕,眼神過早的成熟堅毅,除了睡覺喝酒,幾乎沒有別的愛好,每日的生活都是周而復始的捉鬼。
  明明都是沒有父母的孩子,骨子裡也都任性迷糊,為何江小司可以不識憂愁,蔻丹就得在面具之下那麼累的活著?是自己做的沒有江流好嗎?
  還清楚的記得,許多年前,蔻丹和蔻青兩個,用比江小司還要小許多的手,一人拽著自己一邊要糖吃,一個拉著往左邊走說去看魚,一個拉著往右邊走說去放風箏,可是如今……
  沈漠閉上眼,任憑江小司軟軟的手輕輕的捏著,冰涼的指腹觸及,有些許微麻的感覺,揮去心底那一絲異樣,他皺皺眉頭,這丫頭的手,冬天總是這麼冷冰冰的嗎?
  江小司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小手被另一隻大手覆蓋,心頭顫了顫,彷彿被人撓著癢癢肉,臉竟然不爭氣地紅了起來,有點作賊心虛的偷偷瞟了眼前面,林強正在開車,亦休閉著眼,估計一直在心裡誦經祈平安。
  她另一隻手塞到沈漠腋下取暖,假裝打瞌睡,把頭也靠在了他肩上,她知道沈漠始終把她當孩子,當成了另一個沈蔻丹來管教和照顧;但是,肯定還是有一點點喜歡的對吧?只要他不再防備自己、逃避自己,那她就總有一天能攻下他的心房的。
  沒睡上多久,車停了,江小司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枕在沈漠肩上,變成枕在他腿上了,而沈漠原本覆在她手背上的手,此刻正覆在她頭上。
  她怔了片刻,見林強和亦休正回頭看著自己,連忙擦擦嘴角的口水,不好意思的直起身子;沈漠這時也醒了過來,看了看窗外的荒涼景色。
  「到了嗎?」
  林強搖頭,「沒路了,要去金湖得走過去。」
  「幾點了?」
  「快五點了。」林強顯得有點著急,他本來想昨天就帶著人過來的,不然時間一長,誰知道小唐會不會出什麼意外?但是沈漠非說沒事,早來了也找不到人。
  幾人下了車,正步前進。
  走了一小段山路,穿過一片小樹林,眼前豁然開朗。
  「湖還不小呢!好冷,怎麼會有人大老遠跑這來自殺啊?」江小司想不通。
  「別看現在這樣,夏天風景還是挺好的。」
  「你來過?」
  「一年前,郝紅失蹤那案我有來看過,從遺書還有在這裡找到的一些物品,判定她是自殺,但是屍體沒找著;別看這湖面風平浪靜的,湖底很多暗流,說不定被捲到哪去了,也沒辦法下水太深去找。」
  「這湖經常淹死人吧?」沈漠看了看周圍,三面環山,是個養陰納水的格局。
  林強點頭,「所以雖然風景好,卻也人跡罕至。」
  沈漠蹲下身子,在湖邊用小石頭堆了兩個奇怪的圖形。
  「這是什麼?」江小司也蹲下幫他撿石子。
  「馬和鳥。」
  「咦?」江小司瞪大眼睛,她很自然的以為是他用來找小唐的符。
  「這比天上的星座還要抽象啊。」打死她都看不出來哪裡像馬哪裡像鳥了。
  「幾點了?」沈漠問。
  林強看看錶,有些憂心忡忡,又點起根菸,「馬上六點了,婚宴要開始了。」
  「別急,來了。」
  遠方湧起巨大波浪,轉瞬便推到他們跟前,那波浪彷彿被冰凍住一樣,中間出現一道門來,一道大紅的毯子從門邊鋪過水面。
  林強面癱了,菸掉在地上都渾然不知;這些年和沈漠在一起破案,也見過不少靈異事件,但還沒哪樁這麼奇幻的。
  沈漠率先踏上紅毯走進門內,江小司他們也跟了上去。
  進去眼前便是一黑,有片刻彷彿電梯內失重的感覺,然後耳邊便是一陣鑼鼓喧天、人聲嘈雜。
  周圍慢慢亮了起來,江小司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一切,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們穿越了……
  街上人來人往,各個穿的都是古時候的衣服,仰頭看,正對面黑底招牌上四個燙金的大字,「金湖酒樓」。
  此時天未暗,夕陽正好,掛在天邊,酒樓裡裡外外卻已是張燈結綵,不遠處還有敲鑼打鼓、放鞭炮在舞獅的。
  江小司見門口牌子上紮著紅綢,紅紙上寫著「唐行之」、「陸小晚」兩個名字,不由好奇的轉頭問林強:「原來小唐的名字叫唐行之啊?」
  林強皺著眉搖了搖頭,「不是。」
  「難道我們走錯了?」江小司正撓頭,兩名穿得花枝招展、有點像妓院老鴇模樣的大媽,笑咪咪上前迎他們。
  「是沈先生和林公子吧?請裡面上座。」
  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這時,頭上戴著假花的大媽拉著江小司道:「這位姑娘生得好標緻,許了人家沒啊?陸小姐的哥哥可是人中龍鳳,辦完妹子婚事,最近也正打算成親,託我找戶好人家的姑娘……」
  「已經許了、許了,謝謝妳。」江小司連忙打斷她,懶得聽她唸叨,這個人是媒婆,鑒定完畢;這千年來,給她說媒、給她老爸說媒的,她都不知道見了多少個。
  「已經許了?哎呀,太可惜了,哪位公子這麼好的福氣?」
  江小司嘿嘿笑著,悄悄用手指指沈漠,見沈漠轉過頭來,眼睛一瞪,連忙稍息立正,任憑媒婆拉著她往裡走。
  沈漠發現江小司非但完全不知道什麼叫害羞,而且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知道「害怕」兩個字怎麼寫,他只能把這歸結於江流把她保護得太好,沒讓她見識過什麼是真正的危險。
  ◎             ◎             ◎
  幾人跟著往裡走,酒桌擺滿了大廳和樓上,媒婆領了他們在窗邊一桌坐下,酒宴還沒正式開始,這桌加他們一共八個人,江小司試著向旁邊一不停嗑瓜子的姑娘搭話。
  「姐姐,這裡是哪啊?」
  姑娘看她一眼,見她生得可愛、嘴又甜,就是穿著奇怪了點。
  「這裡是小黎村,你們是外邊來的吧?」
  江小司不知她講的外邊是哪外邊,胡亂點點頭,「新郎倌和新娘子呢?」
  「一會就出來拜天地。」
  「好多人啊!真熱鬧。」
  「是啊,陸家小姐今天大喜,全村的人都來喝喜酒,桌子都擺到街那邊去了。」說著,遞了把瓜子過來,江小司接了就往嘴裡餵,結果大腿被沈漠暗地裡狠掐一把,她一個激靈,差點沒叫出聲來,結果一把瓜子全灑了。
  連忙不好意思地給對方說抱歉,轉頭看著沈漠,沈漠見她兩頰通紅,氣鼓鼓的漲著腮幫子,不由好笑,微微使了個眼色,叫她別嘴饞亂吃東西。
  江小司聳聳鼻子,一抬頭見有個人走到了大廳,錦衣狐裘、身材修長,溫柔的眼笑盈盈的,只讓在場的人都覺得只有自己正被他看著。
  連忙問旁邊的瓜子姑娘:「那人是誰?」
  「陸家大公子,陸小姐的哥哥啊。」
  江小司果見他坐到了高堂的位置上,動作如行雲流水,說不出的風流恣意,同她一樣,場中大部份的黃花大閨女,和已婚大嬸眼睛都瞪直了。
  「怎麼,後悔剛剛拒絕媒婆了?」亦休冷不丁的冒一句。
  「哪裡、哪裡……」江小司忙依依不捨收回目光,連連擺手,看沈漠望著別處,彷彿沒聽到他們說話,恨不得立馬撲上去再次表白,她對他的愛可昭日月啊!
  林強環顧一圈,低聲問道:「周圍這麼些人,是幻化出來的,還是……」
  「全是鬼,還有些山精、魚怪什麼的。」沈漠手拿過桌上的酒杯,輕輕一敲,酒杯變成一個貝殼,再一敲,又變回酒杯。
  江小司張著嘴巴,好奇地拿自己的也在桌上東敲西敲。
  「現在怎麼辦?」林強問,他不是沒見過鬼,可是一想到自己周圍坐了那麼多,就難免一陣發毛,強搶新郎倌的話,有點難度啊!
  沈漠淡定的習慣性舉起手邊茶盞要喝茶,突然想起這不是在家,又把茶盞放下;害得江小司激動的伸過來,想要報復掐他的鹹豬手,又恨恨地縮了回去。
  「不知道小唐人被藏在哪?不如在這等他出來拜堂。」
  林強一愣,「真要讓他和那什麼粉紅飄飄成親?」
  江小司連連點頭,嘿嘿的壞笑,「小唐生得好,被粉紅飄飄看上了,要搶回去做壓寨夫君也不奇怪啊!我看小唐也挺喜歡人家的,說不定是自己願意留在這裡拜堂的呢!妖精鬼怪也不一定全是壞人,我們還是先看看情況,不要胡亂插手壞了人家好事。」
  「要真是這樣,他就不會打電話來叫救命了。」林強臉黑得像包公。
  「啊,出來了!」見周圍人一陣歡笑起哄,江小司果然見新郎倌和新娘子一身大紅喜袍,緩緩從內堂走了出來。
  ◎             ◎             ◎
  新娘子頭蓋喜帕,身姿曼妙、腳步輕盈;新郎倌白淨清秀,眉目如畫,看上去彷彿天造地設的一對,卻無奈新郎倌笑容僵硬,嘴角始終不自然的保持上翹,彷彿被誰定格了一樣。
  他緩慢的移動步子,一面對眾人抱拳拱手,眼睛卻在四處張望。
  「小唐,這裡!」江小司跳起來,朝著他用力揮手。
  小唐一看到他們幾個,感動得淚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擠眉弄眼的求救。
  林強欲站起身來,卻被沈漠壓了回去。
  「別急。」
  「都這時候了,難道真要等他們成親?」
  「那個姓陸的不簡單,小唐還在他們手中,沒有把握,不要輕舉妄動。」
  林強只能無奈坐下,沈漠則一臉淡定的看著小唐被拉過去拜天地。
  小唐原本以為他們到了,必定會來救自己,卻沒想到竟只是遠遠坐著,難道真當只是來喝喜酒的?
  他好想哭啊!一個大男人竟然被逼婚,也不知道那個姓陸的,給自己施了什麼法術,除了意識清醒,身體完全不受控制,更不能說話。
  待熟練的完成了拜堂的全過程,小唐欲哭無淚,老爸、老媽,我對不起你們,咱家要絕後了。
  江小司卻是一臉豔羨,這千百年來,身邊的姑娘家都是十幾歲、二十歲就嫁人了,她卻只能一直做個心智未開的小孩,如今好不容易也有了喜歡的人,心像雲片糕一樣甜甜的,恨不得捲起來;回憶起和沈漠初見時被誤會的沮喪、相處時的緊張,到後來千方百計成為他的學生,只為了能夠經常和他在一起,自己早就喜歡上他了吧?
  可是滿滿的喜歡,因為散心水的緣故,她忘了自己喜歡的人是誰,卻始終記得平安夜的夜晚,他的大衣包裹住冰涼的自己,就像一張大網,將一切罩得牢牢,她就再也逃不開了;等了這千百年,原來,就是為了等待他的出現,喜歡上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開始加速地成長,身體的每一個部份,都在叫囂著要趕快長大。
  總有一天,我也會成為你的新娘……
  江小司歪著頭,笑咪咪的望著沈漠;沈漠抬起頭來,剛好對上她的眼睛,立馬不動聲色的移開了目光,旁邊的瓜子姑娘,一面羞紅著臉,一面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沈漠搭話,沈漠不是點頭就是搖頭。
  亦休低聲道:「那陸公子很不對勁啊。」
  「嗯,鬼的陰氣、妖的靈氣,還有一股子仙氣,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本來一些小鬼、還有那個一看就沒有多少道行的粉紅飄飄,憑他和亦休完全能夠應付,搶了小唐就可以走的;可是中途卻突然蹦出來一個什麼陸公子,以他和亦休的眼力,都摸不清底細,只好先靜觀其變,伺機救人。
  拜完天地,便是酒筵,江小司面對著滿桌子大魚大肉,一個勁的吞口水,卻忌諱沈漠的冰冷目光,連筷子都不敢動一下。
  旁邊的瓜子姑娘一個勁的給沈漠挾菜,沈漠倒是毫不推辭,嚐了幾口。
  江小司知道他在使障眼法,可惜自己不會、林強也不會,亦休又不吃葷,三人便大眼瞪小眼的看著。
  周圍歡聲笑鬧,觥籌交錯,新郎敬酒一圈下來,到了他們這桌。
  江小司目瞪口呆,沒想到小唐竟然有這麼好的酒量,這樣一杯接一杯下去,連走路都不晃一下。
  小唐卻一個勁在心底叫苦,他已經醉到昏昏欲睡的狀態了,都是手腳自己在動。
  陸公子走到他們幾人桌邊,寒暄了幾句。
  「諸位都是行之的朋友,遠道而來,陸林事忙,若有招待不周之處,還望擔待。」
  「陸公子客氣了。」江小司樂呵呵的拱手。
  其他人顯然對這樣一番好像電視劇台詞一樣的話,感到十分彆扭;林強悄悄捏了捏小唐的手,低聲道:「你沒事吧?」
  小唐仰頭對他露齒一笑,雖然僵硬,卻越發俊俏,嚇了林強一大跳,難道小唐也是妖精變的?
  陸林看了看桌上,「怎麼,飯菜不合胃口?姚老闆,請幫這邊重新換一桌菜,再讓廚房炒幾道齋菜端上來。」
  「阿彌陀佛。」亦休向他點頭致謝。
  「天色已晚,今天大家就在這裡休息吧!行之父母去世得早,成婚這麼重要的日子,我讓他多邀請點朋友來,他也就邀請了諸位,想必關係是相當好的,咱這村子雖小,風景不錯,多留幾日,讓行之帶你們四處轉轉。」
  陸林笑容親和,目光清澈更是教人無法拒絕。
  小唐在一旁也不多說話,只是舉起杯子向眾人敬酒,林強他們看著,旁邊夥計端來的盤子裡的酒杯,望向沈漠,見沈漠輕輕點頭,便都舉杯喝了,然後小唐又隨著陸林去敬下一桌。
  江小司辣得直吐舌頭,望向沈漠,卻見他用了障眼法,根本就沒喝。
  「這酒?」
  「這個是陸林特意換的,沒有問題,菜也能吃了,餓了的話就多吃點。」
  「那你為什麼不喝?」
  「我不能喝酒。」
  「那你每次在外面應酬什麼的,都用障眼法啊?」
  沈漠轉頭看著她,「我不需要應酬。」
  「好吧。」江小司無話可說,開始風捲殘雲的掃盪全桌。
  ◎             ◎             ◎
  夜裡,他們四人被安排到樓上休息;沈漠、林強還有亦休,都是第一次切身體會,住古代客棧的感覺,江小司則彷彿回到許久未歸的家一般。
  林強在房間裡來回走動了快半小時,心裡想到小唐說不定已經進洞房了,難免著急,見屋外終於是沒什麼聲音了,這才偷偷推門而出,到沈漠門外敲了許久,進到屋內,才發現亦休也在桌前坐著。
  「什麼時候去救人?等不到夜深了吧?再晚一點小唐估計就該……」
  「沒事,放心,小唐只是被控制了,只要他不是自己願意,還不至於到失身那一步的。」
  亦休點頭,「我剛剛去外面查探過了,這個村子不大,大約七、八十戶人家,估計是以前遇到什麼天災、地震、泥石流或者山石坍方,整個被埋,村裡的人一夜死光,這才會有這麼多的幽魂。」
  「我們現在是在湖底嗎?」
  「算是吧,天長地久,這裡變成了湖,村莊的遺址埋在湖底,沒被挖掘,也沒有人發現;這些人雖死卻又想活,經常利用在湖裡淹死的人借屍還魂,粉紅飄飄估計就是其中一個,她原本是村子裡陸家的小姐,和唐行之青梅竹馬長大,兩人訂了婚約,後來唐行之去趕考,一去就是五年,陸小晚等了五年,一直沒有嫁人,然而還沒等到唐行之回來,村裡就出了事,沒有一個人活下來。」
  林強愣住了,看著亦休,「你的意思是,小唐是唐行之的轉世?」
  「陸小晚以粉紅飄飄的身分重入人世,既然找了他回來拜堂成親,估計應該八九不離十。」
  沈漠接著道:「剛剛我潛去了陸林的住處,也側面打聽了一些關於他的事,如果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個快得道的樹妖,真身也在村子那次的劫難中受到巨創,所以被困於湖下;他是有修為、有法力的,和其他鬼怪不同,我們主要要留意他。」
  林強沉默片刻,他沒想到在自己乾著急的這段時間內,他們兩人居然已經把這事情發生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調查得這麼清楚了,一時不由慚愧,真有點分不清到底自己是員警,還是他們是員警。
  沈漠自然知道他是關心則亂,兩人性子都倔強孤傲,總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平時多虧有小唐做潤滑劑,兩邊跑。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
  沈漠道:「我有辦法拖住陸林,到時候亦休大師會去救小唐,你保護好江小司,這村裡的都不是惡鬼,只要不惹急他們,是不會隨意傷人的,你放心。」
  林強點點頭,「小司呢?」
  「隔壁房間,應該已經睡著了,她剛剛喝了不少酒。」
  沈漠無奈搖頭,話剛落音,就聽樓上一陣驚聲尖叫,跟殺豬一樣,正是江小司的聲音。
  四人連忙出門,江小司的房門一推就開,人已經不在房間裡了。
  急奔上樓,發出聲音的房間,竟然是小唐和陸小晚的新房。
  「沈漠!」江小司一看見沈漠就激動的告狀,「那人想要非禮我!」
  沈漠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江小司和小唐各坐在一張紫檀太師椅上,手腳像被用釘子釘住了一樣,不管怎樣掙扎都一動不動;而陸小晚取了蓋頭坐在床沿,面容端莊秀麗、膚色白皙如玉,陸林站在江小司的旁邊,負著手,似笑非笑的看著沈漠他們三人。
  「你想要幹什麼?」沈漠冷冷問道。
  「這句話是我問才對,各位遠來是客,如果對陸某有何不滿,直接說出來就好了,為何竟然想在新婚之夜強搶新郎倌呢?」
  「胡說八道!強把小唐搶來,逼他成親的人是你們吧!」江小司氣呼呼的說。
  「哦,是嗎?行之?是我們逼你的?」陸林目光一掃;小唐想要辯解,卻有心無力,說不出話來。
  突然,陸林雙手一伸,就掐住了小唐和江小司的脖子;江小司覺得渾身彷彿都被無數枯枝纏繞,幾乎喘不過氣來。
  「陸林,不要傷了行之!」陸小晚心疼地站起身來,想阻攔又不太敢上前。
  「你想要什麼?」沈漠冷冷看著陸林,渾身殺氣。
  陸林聳聳肩,拿出兩顆丹藥,強制餵小唐和江小司吃了下去。
  「我的要求很簡單,我要你們幾個馬上成親!」
  眾人一聽,頓時都傻眼了。
  林強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要我們成親?」
  「是的,我要你們三個和村子裡待嫁的姑娘成親,至於江姑娘,村裡已沒有未娶之人,就嫁給我好了。」
  「憑什麼?鬼才嫁給你!」江小司氣急敗壞。
  陸林冷笑一聲捏住她的下巴,「既然妳這麼想做鬼……」
  「放開她,她不會嫁給你,我們已經有婚約了。」沈漠突然冰冷說道。
  在場所有人都怔住了,江小司更是完全石化,老天,她喝醉了嗎?
  陸林抬起頭來,沈漠正以看穿一切的眼神俯視著他,帶那麼點嗤笑、又帶那麼點憐憫,他煩躁異常。
  「你要娶她?」
  「我和她有婚約,自然要娶她。」
  陸林皺眉道:「既然有婚約在先,那就你們倆成親,另外兩位,就和村裡待嫁的姑娘成親;請儘管放心,小黎村的姑娘各個賢良淑德、貌美端莊,而且我一定會替兩位挑最優秀的!選日不如撞日,婚禮就定在明天,由我來為你們主持。」
  亦休神色大變。
  「這位施主,老衲是出家人!」
  「青燈古佛哪裡比得上如花美眷?大師還是還俗吧!」
  亦休不再多語,心頭有點哭笑不得。
  沈漠看著陸林,挑眉道:「我說是什麼妖怪,原來是連理樹。」
  陸林毫不在意地笑著點頭,「當年行之和小晚花前月下,是在我的面前許下終生,今天終於能再在我的主持之下,結為夫妻,有情人終成眷屬,難道不可喜可賀?我一生見證良緣一百零三對,只要再促成五對,便可得道,村中人皆為鬼,不能生養,已沒有未成親的男子,你們既然來了,自然要成了親再走!」
  「陸林,姻緣又哪裡是強逼可得?你枉活了那麼多年,目睹了那麼多的愛恨離別、聽了那麼多的山盟海誓,卻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明白嗎……」
  「不用再白費唇舌了,你不是和江姑娘情投意合?我只問你一句話,到底娶還是不娶?」
  沈漠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道:「娶。」
  陸林白色衣袖一揮,對外面人道:「老闆娘,告訴大家,好好準備,明天繼續舉行婚禮,要辦得比今天還要熱鬧!」
  「慢著!」
  聽到陸林說明天就要舉行婚禮,江小司下巴都快掉下來,也說不清是鬱悶還是開心,她雖想和沈漠在一起,可是卻不喜歡被脅迫。
  「怎麼,後悔了?不想嫁給沈漠想嫁給我?」陸林輕輕湊到她耳邊說,引得她一陣雞皮疙瘩,只得清清嗓子,文縐縐道:「我高堂尚在,沒有得到首肯就擅自成親,實在是太不孝了!而且再怎麼著,婚禮這樣的大事,老人家總不能不來。」
  陸林扇子輕輕在左手掌心中敲打著,停了半晌終於點頭,「這是自然,人生大事,親朋好友都應該一起慶祝!不用擔心,我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妳想要誰出席、儘管邀請就是。」
  江小司也是逐漸摸著了陸林的脾氣,便學小唐搬救兵,若是老爸和妙嫣來了,事情就好辦多了,就算他們不來,好歹也能拖上個幾天。
  「可是我爹去雲南了,要過些天才能回來,婚禮可不可以晚些舉行?反正你都等了那麼久,何必急在這一時?」
  見陸林在猶豫,連忙又加上一句:「我娘過世好多年了,我爹一直想要續弦,這次來了,若他肯娶妻,我家豈不是雙喜臨門、你不又是功德一件?」
  陸林想想也是,便把婚禮又往後推了三天,讓江小司趕快聯繫江流,讓他早點回來。
  江小司心頭苦笑,老爸,我是迫不得已才把你賣了的啊,千萬不要生我的氣。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