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現代 > 商品詳情 腐女GAGA《上》
【4.2折】腐女GAGA《上》

BL是什麼?男人和男人怎麼可以結婚? 辦公室內,她舉手怯怯反問,天真滿分、涉世未深,不解耽美二字。 她可是一隻純潔、可愛的小白兔! 什麼攻、受?什麼YY、MB?什麼百度知道不知道…… 討厭啦怎麼可以問她!這種話題太開放,小紅帽聽了都要翻身吞掉大野狼。 更何況是蓋了個「正」字,年上年下、來者不拒,身為腐女的她!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和諧社會嘛,偷著來欣賞才是人生呀,多美好。 只是禍起不測,蒼天不仁,當隱藏的資料夾在會議上,眾目睽睽中華麗登場…… 悲催啊、杯具啊、歇菜啊……一個個都成了她欲哭無淚的形容詞。

會員價:
NT$944.2折 會 員 價 NT$94 市 場 價 NT$220
市 場 價:
NT$220
作者:
睡懶覺的喵
出版日期:
2011/07/19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大愛晚成《下》
NT$86
銷量:16
大愛晚成《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上》
NT$86
銷量:17
脫骨香《下》
NT$86
銷量:17
當熟男遇見澀女《下》
NT$86
銷量:21
瀝川往事《下》
NT$86
銷量:46
瀝川往事《上》
NT$86
銷量:45
當熟男遇見澀女《上》
NT$86
銷量:22
聽說愛會來《下》
NT$94
銷量:14
君生我已老《上》
NT$94
銷量:17
君生我已老《下》
NT$94
銷量:17
幸福不脫靶《下》
NT$86
銷量:30
幸福不脫靶《上》
NT$86
銷量:29
腐女GAGA《上》
NT$94
銷量:9
腐女GAGA《下》
NT$94
銷量:9
客倌,不可以《上》
NT$94
銷量:12
客倌,不可以《下》
NT$94
銷量:13
聽說愛會來《上》
NT$94
銷量:14
想入非非《下》
NT$86
銷量:10
想入非非《上》
NT$86
銷量:1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6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這是一樁蘋果筆電與「GV」資料夾引發的慘案,
自此翻天覆地了白凝看似端莊,暗地裡無限遐想的腐女生活。

BL是什麼?男人和男人怎麼可以結婚?
辦公室內,她舉手怯怯反問,天真滿分、涉世未深,不解耽美二字。
她可是一隻純潔、可愛的小白兔!
什麼攻、受?什麼YY、MB?什麼百度知道不知道……
討厭啦怎麼可以問她!這種話題太開放,小紅帽聽了都要翻身吞掉大野狼。
更何況是蓋了個「正」字,年上年下、來者不拒,身為腐女的她!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和諧社會嘛,偷著來欣賞才是人生呀,多美好。
只是禍起不測,蒼天不仁,當隱藏的資料夾在會議上,眾目睽睽中華麗登場……
悲催啊、杯具啊、歇菜啊……一個個都成了她欲哭無淚的形容詞。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立鼎國際大廈C座四樓,「食尚」雜誌社。
  會議室裡,黑色的商務長桌剛好坐滿一圈人,桌中間,據說價錢不菲的君子蘭正散發著淡淡幽香,空調擺動扇發出微微的擺動聲;盡頭,大BOSS正襟危坐,正擺弄著最心愛的蘋果牌筆電。
  這是雜誌社一月一次的選題會,一切,都井然有序地進行著。
  編輯部老大在幻燈片下幽幽講解,昏暗的燈光下,眾人聚精會神地凝聽著,或思忖、或點頭,唯獨我,僵僵地站在離大BOSS不遠的地方,汗流浹背。
  老大還低語說著什麼,我的魂卻已經飄到了外太空;因為我犯了個錯,犯了個大錯!我居然忘記了放著複雜會議資料的隨身碟裡還有些不能見人的東西……偌大的辦公室,除了老大略帶磁性的男低聲,就只剩下我緊張的喘息聲了。
  此時,N雙眼睛正無比嚴肅、純潔地盯著幻燈螢幕。
  我的頭頂,緩緩地、緩緩地,滴下了一滴汗;一滴,冷汗。
  螢幕上,赫然顯示著一個資料夾。
  一個隱藏資料夾。
  一個名為「GV」的隱藏資料夾。
  更更驚恐的是,大BOSS的滑鼠正一步步、一步步地靠近我親愛的「GV資料夾」。
  大BOSS漫不經心問:「會議資料在這裡嗎?」
  會議室,靜悄悄。
  斷電半秒,我終於在關鍵時刻回魂,再也顧不得什麼公司制度、再也不管什麼淑女形象,扯開嗓子就尖叫:「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這一驚叫,讓原本肅靜的會議室猶如在充滿煤氣的封閉空間裡突然點了火,轟的一聲,炸開了;每個人都茫然且驚訝地回頭瞪著我。
  與此同時,大BOSS的手一抖……
  「咔嗒。」
  資料夾打開了。
  來不及咆哮、來不及嘶吼,在大腦思考之前,我的身體已作了決定,在同事和主管們看見螢幕之前,毅然衝到大BOSS面前,舉起他上個月才剛買的,愛不釋手,稱為「小老婆」蘋果牌筆電,咬牙砸向地面。
  「砰!」蘋果機終於斷電,被砸壞了。
  連線的幻燈片終於白屏了。
  會議室,終於黑漆漆一片了。
  整個世界,安靜了……

  第一章

  現在,先讓我們把時光倒流回今天上午,故事、或者說「杯具」,從此展開。
  早上十點七分,我坐在大BOSS的豪華辦公室裡,瑟瑟發抖。
  因為,大BOSS的氣場很不尋常,撐著梳得油光水滑的禿頂頭,一雙微瞇的小眼正犀利地盯住我,沉思。
  我記得,上一次親和溫柔的大BOSS擁有如此紊亂的氣波,是因為雜誌社全體員工聯名建議,說夏天來了,太陽實在太刺眼,強烈要求公司安窗簾;於是,我們英明神武的大BOSS在一番掙扎後,終於叫財務部買了窗簾內層透明的紗布回來,結果陽光沒遮住,公司一整個夏天都沉浸在了粉紅公主色的夢幻氛圍中。
  再上一次,是印刷公司老闆逼上門來要債,揚言紙漲價了,要求印刷費也漲漲;大BOSS雷厲風行,花了兩天時間,動員發行部四處搜集紙張的價格作比對,繼而將其做為鐵證,揭穿了印刷老闆「紙張漲價」的謊言;順便擺上桌面的,還有印刷老闆與某某小秘的曖昧合照,在無形的威脅下,印刷老闆反送雜誌社一套上好紙張,默默散退了。
  再上上次……
  總之,只要扯上錢的問題,我們大BOSS就會渾身散發出與眾不同的迫人氣場。
  而這次,我到他辦公室的原因,則是一年的賣身合約到期了。
  這一年,我身為編輯助理,一直兢兢業業、勤勤奮奮,毫無怨言地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耕耘,編輯部的考核也月月上九十分;於是,按照規定,合約到期之時,便是我晉升為編輯之日。
  編輯部、行政部、人事部……一層層,我的升職請求書,順利通過審核並蓋章,直到最後一關,大BOSS;我下意識地拉了拉領口,預感這一關不好過,甚至有功虧一簣的可能。
  因為晉升編輯,就意味著我的工資也要漲上百分之二十,福利、待遇統統都要高上一籌;而我已經說過了,只要涉及錢的問題,大BOSS總是很敏感滴。
  良久,大BOSS終於放棄了對我的眼神射殺,打起了標準的官腔:「小白啊,這一年,對自己的工作還滿意嗎?」
  我怨懟地暗瞪大BOSS一眼,丫的真陰險,如果我說不滿意,這升職就不用談了!但如果我說滿意,又顯得本小姐太過傲嬌自滿;於是,我抿唇一笑,繞過問題道:「我從沒畢業就到公司,一年時間裡學了很多東西,在編輯部,李部長和各位編輯都對我很好,盡心盡力地栽培我,雖然有些環節和方面我還不能做到完美,但大家對我評價還是不錯的。」
  快速說完這段話,我長長舒了口氣。
  呼!這樣子說,既肯定了自己的能力又不會顯得很傲嬌,我倒要看看大BOSS怎麼說。
  誰料,大BOSS卻在瞬間勾起一個狡笑,我還來不及暗叫不好,他已經開口:「這麼說,還有很多東西要學了?」
  「我……」
  「我記得上期妳校字,竟然有三處錯誤。」
  「我……」
  「小白啊小白,細心!細心知道是什麼嗎?這是做雜誌的必備條件,你說要是把國家領導人或者客戶的名字登錯半個字,誰負責?」
  「我……」
  「哎,我記得就在前不久,還有個和妳差不多的女孩子在公司做編輯助理,因為把『湖北』錯寫成『湖南』,害得客戶拒付廣告費,公司損失了十萬啊、十萬!」
  「……」
  我已經「我」不出來了,大BOSS永遠有讓人無法言語的本領。
  「你們這些娃娃,實在是過於浮躁、過於輕率,做事一定要腳踏實地、細心謹慎,知道嗎?」
  一時間,我淚流滿面。
  老闆,為什麼你就是不肯讓人把話說完呢?其實,我想說,就算不漲工資,能不能把我的職先升了再說?這也算對我工作一年的肯定嘛。
  大BOSS依舊滔滔不絕,已經從錯別字的問題講到了排版的問題,繼而是文章構思和各個部門的合作情況;於是,一場由升職而引起的談話終於活生生地被親愛的BOSS掰成了培訓課。
  我已經沒有淚,可以流滿面了。
  「小白,都明白了嗎?」
  我木然點頭。
  「嗯。」大BOSS滿意地點頭,眼中流露出長輩的關懷以及主管的讚許,「既然這樣,出去工作吧,下午兩點不要忘記開選題會。」
  我默然起身、默然出辦公室,然後默然地帶上了門,終於,想起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               ◎               ◎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我到下午選題會,直到我犯下今生最大的錯;而這個錯誤的嚴重性,僅次於我小時候氣急之下,拿鐵皮汽車玩具砸了我表弟的腦門。
  下午二點,選題會。
  與會人員共有:大BOSS一枚、編輯部美女、帥哥五隻、記者部恐龍、蛤蟆七條
  會議主題是討論下期雜誌大主題文章
  會議形式為編輯部和記者部事先各策劃二至三個選題,大家討論後,由大BOSS最後決定這期用什麼大選題。
  會議獎勵是哪個部門策劃的選題被徵用,就由哪個部門執行本期大稿子;並且,這個月部門獎金提高百分之二十、加班費提高百分之五十、交通電話費提高百分之五十,連續七期選題被徵用的部門,年獎金整體增加百分之零點五。
  我常常想,大BOSS制定這樣的獎勵制度的初衷到底是什麼?提升員工的工作積極性?促進兩部門之間的良性競爭?如果,真是這樣,此刻腆著肚子一臉嚴肅傾聽,實則夾在兩個部門中間、默默挨唾沫戰的他,是不是已悔青了腸子?
  每次選題會,大抵都是大BOSS最痛苦,我最興奮的時候。
  原因很簡單,原本就看對方不順眼的編輯部和記者部,在月終獎的鼓勵下,總以彼此的選題互相攻擊,在選題會上爭得耳紅根赤,大吵特吵;最厲害的一次,女記者Slime甚至踩著五公分的高跟鞋跳上了凳子,其情形猶可想像多麼宏偉壯觀。
  而這一次……如果我沒記錯,若編輯部再被選中選題,那麼我們已經連續六次奪冠了;因此,今天的會議異常激烈!
  編輯部燦燦說:「我們這期的第一個選題是針對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以及市場消費結構的變化和禁酒令的出臺,剖析餐飲的現狀……」
  記者部Slime說:「切!這樣的選題也拿來說嗎?老大,禁酒令都出臺快兩個月了,現在才來談什麼變化,我們對手雜誌早做過了!」
  記者部黃毛狗說:「就是,圈內人還不笑掉大牙,說我們撿別人熱屁股?」
  編輯部小維說:「才、才不是!我、我們現、現、現……」
  記者部Slime說:「現、現什麼現?維同學你先把話練順了再來開會嘛!」
  語畢,會議室哄堂大笑,口憐的結巴小維漲紅了臉,埋頭。
  燦燦見狀,率先拍案而起說:「你們這是人身攻擊!」
  記者部曉在說:「誰人身攻擊了?我們是就事論事,話都說不清楚,要怎麼和我們討論選題?」
  編輯部燦燦冷笑道:「我看是眼紅才對吧?小維的寫作功力擺在那,啊,對了,Slime妳記不記得上月妳有個客戶指明要小維給他寫簡介,是誰一副哈巴狗的樣子求著別人呢?嗯?」
  聞言,Slime如吃了藥般臉色難看。
  見狀,我那難以按捺的小心肝也忍不住「噗通噗通」地跳了起來。
  Slime仗著比我們早進公司半年,人又長得比較漂亮,瞬間在辦公室竄紅,被評為「社花」,一直氣焰囂張!其實呢,我個人倒覺得Slime的漂亮很膚淺,屬於那種越看越沒勁,而且不化妝就不敢出門的那種類型;相比之下,和Slime一同進公司的燦燦秀氣高挑,爽朗豪氣中帶著幾分南方女子特有的犀辣,更顯活潑美麗。
  公司眾所周知,兩人一進公司就掐來掐去,而今天顯然又槓上了,於是我也就琢磨著要不要抱抱燦燦編輯的大腿,再火上澆把油地說上兩句。
  話到嘴邊,身後老大的聲音卻溫柔響起:「燦燦,坐下。」
  燦燦揚眉,估計剛才也佔了便宜,此刻也就心安理得地坐下;不過老大說的下句話,卻讓她瞬間冰化。
  「會議期間談論與會議無關內容,月獎金扣兩百元。」
  燦燦咂舌,張嘴還沒反駁出口,溫柔的、善良的、賢妻良母的編輯部老大,李子儒,推了推金絲眼鏡,又一次溫笑開口說:「頂上司嘴,加扣一百元。」
  燦燦徹底「歇菜」了,我這個小小的編輯助理,想要落井下石的願望也徹底成了泡影,老大見會議得到良好控制,又道:「禁酒令的選題這個時候才提出來的原因是,前兩個月,政策剛出臺,各大競爭對手的一些文章也只是揣測,但我們這次卻可以將這兩個月終端管道的變化作為實證,講述、分析,會比對手雜誌更具有說服力。」語畢,會議室頓時靜悄悄。
  老大不愧是老大,三言兩語就把記者部征服了,我悄悄瞄了眼記者部那位上任不久、帥氣英俊的部長,神情淡定,卻也緊抿唇瓣,找不到反駁的詞彙。
  老大咳嗽聲,轉向我道:「白凝,把之前準備好的PPT檔拷下來,我給各位講解一下這個選題的思路。」
  我屁顛屁顛地點頭,趕緊把隨身碟插進電腦,正準備把PPT文件拷下來,就見大BOSS已先我一步握住滑鼠,「咔嗒咔嗒」地開始點檔,我默默地望著幻燈片上的電腦螢幕,正思忖要不要告訴他東西在哪,就見螢幕上驚恐地出現了一樣東西。
  一個資料夾。
  一個隱藏資料夾。
  一個名為「GV」的隱藏資料夾。
  更更更驚恐的是,大BOSS的滑鼠正一步步、一步步地靠近我親愛的「GV資料夾」。
  大BOSS漫不經心問:「在這裡嗎?」
  會議室,靜悄悄。
  N雙眼睛無比純潔地凝視著幻燈螢幕,N雙眼睛無比嚮往地看著大BOSS點開GV資料夾。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我一驚叫,大BOSS的手一抖,「咔嗒。」
  資料夾打開了。
  這個世界,悲催了。

  ◎               ◎               ◎

  腐女,又名「腐女子」。
  此詞源自日本,原是無藥可救的意思,現特指喜歡BL,即幻想男男情愛的女性。
  身為一名資深腐女,其實困擾不一定比同志少,比如,妳要時刻提防父母,以免他們知道妳喜歡BL後,以為妳性向出了問題,時刻關注著妳,還硬逼著妳去和老男人相親。
  再比如,妳要時刻壓抑自己的腐心,以免在街上看見俊男帥哥甜蜜蜜牽手的情景,歡喜得流著口水跟在別人後面,被誤認為花痴。
  再比如,妳要時刻提醒自己理智,以免一個不小心,就開始碎碎唸地勸導周圍的男性朋友,去找個好男人嫁掉。
  再比如,妳在YY周圍男人與男人的時候,不能露出奸笑,以免被人誤解。
  再再再比如,妳的工作環境實在太純潔,以至於妳不得不在現實生活中,把自己偽裝成一隻純潔的小白兔,這也就好比……白凝,我。
  記得某次編輯部聚會,我們部門高級編輯肖芙說:「你們知道嗎?成都有對中年男人結婚了!」
  老大李子儒點頭道:「昨天我看報紙也看見了。」
  燦燦說:「天啊,這個世界都瘋了!」
  小維也說:「就、就是,不、不過他們、他們……好勇敢,不怕世俗的眼、眼光。」
  眾人默然,集體看向我,我吞了吞口水,琢磨著還是應該附和兩句,於是昧著良心,眨著水汪汪的眼睛稀奇道:「真的嗎?可是兩個男人怎麼結?」語畢,我率先狠狠鄙視自己,既然是狼,又何必裝羊?
  兩個男人怎麼結婚,白凝妳在GV裡還學習得不夠嗎?
  好吧,扯回GV。
  其一,至今,我仍不明白大BOSS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在筆電設置「隱藏資料夾可見」的選項。
  其二,我真的無法想像如果整個會議室的人看見GV裡兩個男人火熱交纏的身體,以及嗯嗯呀呀的呻吟聲的話,我的下場會怎樣?
  其三,事隔多年,我仍佩服當時的勇氣和智慧!就在資料夾打開的瞬間,我急中生智,撲向大BOSS的電腦,把他的電腦砸了!
  螢幕驟黑的同時,整個會議室,死若無人。
  我的大腦無法運轉,呆呆握著電源線,心裡轉來轉去的,是「還好、還好」兩個字。
  還好,我沒讓公司的人發現我的秘密。
  還好,我沒有被同事們當做怪物看。
  還好,我把電源拔了。
  還好,我順便把他的筆記本砸了……嗯?
  良久,BOSS左上方傳來微乎其微的笑聲,頃刻優雅的男低聲響起:「李部長,貌似妳的下屬不想要這個月的獎金了?」
  老大聽見記者部部長任寒的話,頭頂小黑雲,笑面虎難得變身一次黑面虎,端正的五官扭曲成一團咬牙切齒道:「白、凝!」
  我當機三秒,靈光一閃想出一個「合理」解釋:「呵呵,是這樣的,我突然想起劉總不是要過生日了嗎?呵呵……這個蘋果筆電完全配不上我們劉總的氣質,於是我決定幫他把這個砸了,然後買個最新款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說錯了話,會議室更加安靜了。
  事後,發行部小鄭告訴我,那一天我們開選題會,嚇得他們其他部門的人以為又地震了,統統有脫掉高跟鞋逃跑的衝動。
  「從來不知道,原來你們兩個部門開會,能如此和平共處,不僅不吵架,還這麼安靜。」
  彼時,我聽得淚流滿面。
  小鄭妳怎麼會明白!這個短暫的十多分鐘「和諧共處」是我用整整兩萬元人民幣,十個月的工資換來的!
  因為大BOSS心愛的蘋果筆電報銷,以及兩部門難得一致地認為我抽風了,會議就此作罷。
  在被老大和大BOSS大罵一頓後,我站在雜誌社門口,抱著蘋果筆電,風中搖曳。
  這萬惡的新社會啊!

  ◎               ◎               ◎

  「食尚」雜誌社。
  一九九O年成立,國際標準刊號,國內首家細分餐飲業行內的財富雜誌,專注於餐飲、酒店以及酒吧等管道的經營與管理研究,每月一日出版。
  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雜誌社已初具規模,以「為餐飲業量身定作,打造行業經銷商、代理商、讀者於一體」的主流媒體雜誌,現雜誌社共有行政部、編輯部、記者部、發行部以及人事部五大部門,一百餘人。
  下午,我忙裡偷閒悄悄打開QQ,賞菊群的頭像霎時閃個不停。
  賞菊群,原名菊花後宮,顧名思義是個腐女共聚地,因某次網路大和諧,被迫改名了。
  而此時此刻,我一點開群,就萬分後悔,因為某人正發著不和諧的共浴圖片。
  〔專啃菊花的蟲子〕:【圖片】
  〔專啃菊花的蟲子〕:【圖片】
  〔周公無夢〕:哇哇!蟲子妳又從哪弄來的圖片?小受好誘人啊……
  〔泰迪熊〕:(流口水)再多來幾張。
  〔專啃菊花的蟲子〕:大家不著急,我慢慢發,哈哈!
  〔綿綿〕:妳們……想被封群嗎?
  〔周公無夢〕:哈哈,群主妳不要「醬紫」嘛!大家吃了好久素,最近共用也不敢放GV了,偶爾解解渴嘛!
  〔泰迪熊〕:就是就是。
  〔專啃菊花的蟲子〕:【圖片】
  〔白凝〕:……
  〔白凝〕:……
  〔白凝〕:……
  〔泰迪熊〕:白凝妳幹什麼,不知道現在洗屏是不道德的嗎?
  〔綿綿〕:白凝,幹得好,終於有人站在群主我這邊了。
  〔專啃菊花的蟲子〕:不是吧?白凝妳在上班?怕被同事看見?
  〔白凝〕:是啊,蟲子妳好聰明。
  〔綿綿〕:……妳們真還當我存在嗎?
  〔泰迪熊〕:誰讓妳是總受?
  〔周公無夢〕:咳咳,白凝其實妳可以把群遮罩了,不要影響我們欣賞PP啦!
  〔白凝〕:不是,我上來有事。
  〔專啃菊花的蟲子〕:?
  〔白凝〕:你們誰知道哪家淘寶店有賣蘋果山寨筆電的?要很像、很像,分不出真假的那種。
  我想過了,現在山寨這麼發達,群裡又有很多姊妹都是淘寶高手,我完全可以買個山寨矇混過關,反正大BOSS的電腦水準也只停留在「在家裡點CTRL+C,然後到了公司,堅定認為點CTRL+V,那檔就會貼上成功」的水準。
  和親們七嘴八舌地說完前因後果,群裡笑倒一片。
  〔綿綿〕:白凝妳太有才了!
  〔專啃菊花的蟲子〕:親妳等等,我明天中午之前一定給妳聯繫一家價位公道、絕對仿A貨的蘋果筆電!
  〔白凝〕:抱住蟲子,妳真是太好了!我決定今晚回去就把GV全部轉移了,放在隨身碟裡,儘管是隱藏檔,也不安全啊!
  〔周公無夢〕:妳笨蛋,誰讓妳取這個檔案名?我全部叫「英語四級聽力」。
  〔綿綿〕:同學,妳OUT了,現在我只要看到「英語四級」、「英語八級」資料夾,都會想歪。
  〔專啃菊花的蟲子〕:(可愛笑臉)白凝,既然妳要轉移,乾脆順道發幾部到群郵件,報答我給妳找山寨蘋果吧?
  〔綿綿〕:妳們這群壞人!就這麼視群規為無物嗎?不過,白凝妳什麼時候發?
  〔泰迪熊〕:哈哈,支持!
  〔白凝〕:哈哈,等著,立馬上傳!
  十分鐘後
  〔綿綿〕:咦咦,這個白凝,上傳卡得不能說話了?
  〔專啃菊花的蟲子〕:被老大抓住了?
  〔周公無夢〕:聽說白凝公司網路一直不穩定啊,摳門大BOSS幾十個人共用一根網線,難道因為她上傳GV卡得全部掉線了?
  〔泰迪熊〕:不是啊,她還線上?
  〔白凝〕:我的隨身碟找不到了……
  坐在電腦面前,我抓狂地扯亂一頭直髮。
  什麼叫禍不單行,今天終於明白了。難道,今年我真的有凶災,縱使鼓起勇氣扯掉電源線,導致整個會議後延,還砸壞大BOSS電腦這麼嚴重的後果,依然擋不住凶光!
  我的隨身碟,我那存著數百個GV篇的寶貝隨身碟還是扔了?
  我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得直跳腳。
  包包,沒有。
  辦公桌,沒有。
  抽屜,沒有。
  我正躊躇著撒丫頭地衝進會議室去找隨身碟的時候,有不速之客到了編輯部。
  燦燦見來者,發出尖銳笑聲,「喲呵呵,Slime怎麼這麼有空來編輯部?又找小維寫簡介啊?」
  小維臉微微紅,「燦、燦燦,不、不要……這樣。」
  肖芙面無表情地抱起一大堆檔砸在小維辦公桌上,「今天下班之前全部給我輸入。」說罷,才看向倚在門口的Slime,淡淡道:「如果找小維的話,他今天很忙,可能幫不到妳了。」
  站在門口的Slime翻了個大大白眼,才哼道:「誰找他?妳!白凝,我們老大找妳。」話音剛落,我就聽見整個編輯部陣陣抽氣聲。
  老大?記者部部長任寒?那個跩得鼻子上天的傢伙找我?幹什麼?
  Slime甩甩頭髮,在離開之前又加了句話:「不要誤會,我們老大只是說撿到了妳的東西,想親自奉還。」
  語畢,Slime瀟灑地走了,編輯部各位同事知曉任寒對我沒有邪意,也放心地該幹嘛就幹嘛去了,唯獨剩下我,僵在原地。
  東西?隨身碟?他會不會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了?
  阿彌陀佛,耶穌大叔受請保佑我!

  ◎               ◎               ◎

  姓名:任寒
  職位:記者部部長兼雜誌社副總
  性別:男
  籍貫:不明
  年齡:不明
  性格:不明
  怎麼進的公司:不明
  曾經,我和燦燦以及發行部小鄭抱團八卦,研究這個突如其來的帥哥任寒,怎麼能一來公司就做到這麼高的位置,甚至打破公司十餘年來沒有「副總」的慣例,踩著小雲朵,直達「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燦燦轉著漂亮的大眼睛,捏下巴沉思:「他肯定是劉摳門的親戚,侄子什麼的。」
  「不對、不對。」小鄭搖頭,「聽說劉半禿再娶這個老婆之前離過一次婚,會不會是私生子?」
  一旁打字,從不摻言八卦的高級編輯肖芙回頭冷笑,「離了婚那就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二奶生的才叫私生子。」
  被普及知識的小鄭恍然大悟,「那你們猜他到底是劉半禿的兒子還是私生子?」
  我撇嘴,「不都是一個意思,不過你們確定劉摳門那腦滿肥腸的樣子能生出那模樣的兒子?」
  眾人集體默然,包括肖芙姊節奏有序的敲擊鍵盤聲。
  實然,這位一來就做到副總級別的任寒同志,用一句話說:就是帥呆了!保時捷名車、HUGO  BOSS的西裝、GUCCI的包包,最令人髮指的,還是那張五官精緻的俊臉。
  我們曾研究過,如果任寒真的是大BOSS的私生子,那他娘一定不是中國人,任寒的鼻梁挺立的高度,讓我們擔心他與女朋友接吻時碰不到嘴唇,還有那雙永遠含著笑意的眸子,直接電倒了公司一半未婚女性,直到這位副總的手受傷。
  說到任寒受傷,亦算公司眾美女的一件傷心事。
  任寒入公司一個月,要財有財、要貌有貌,更是用第一個月就簽下三十萬廣告合同的業績直接堵了公司高層們的嘴,包括我和小鄭在內,也就開始對這個任副總有點欣欣然的嚮往,直到……他的手不小心劃傷。
  受傷第一天,任副總帶著一身戾氣,非常不爽地搭計程車離開了。
  受傷第二天,一位捲髮大波美女在大廳等了半個小時,見任寒出來,嬌滴滴地貼上去道:「HONEY,讓人家開車來接你下班,自己又這麼慢。」
  任寒笑得一臉燦爛,攬著大波美女的腰,揮揮衣袖,走了。
  受傷第三天,一位清純直髮辣妹在大廳抽了半個小時煙,見任寒出來,破口大罵:「你這個死男人,叫我來接你,還這麼慢?」
  任寒同志笑而不語,扯過辣妹手上的煙直接抽了兩口,攬著辣妹的腰,再次走遠。
  受傷第四天,一位學生模樣的小妹妹又故技重演,在見到任寒從寬敞的副總辦公室出來後,眼淚汪汪說:「我故意蹺課半天來找你,你居然把我晾在外邊這麼久!」
  這次任寒一個笑臉都沒有,徑直出了門,小妹妹在後跳著腳追了出去,還學著韓劇大喊:「哦巴,等等人家啦……」辦公室眾人惡寒,於是,白馬王子的夢想徹底破滅。
  於是,任寒臭名遠矚,果然帥哥都不能信啊!
  於是,今天我一個不小心,坐到了任副總的辦公室。
  剛才被Slime領著進了任寒的私人辦公室,原本打算拿了隨身碟就開溜的我,還來不及開口,就聽任寒道:「兩杯咖啡,謝謝!」
  我和Slime皆是一怔,任寒卻一臉了然地從文件中抬頭,彎眼。
  「坐!」這一坐,就是十來分鐘,Slime端來咖啡後,被勒令關門,於是霎時,寬敞的副總辦公室變得侷促起來,我連呼吸也變得小心翼翼。
  偏偏對面的人,視若無睹,依舊埋頭在厚厚的文件中。
  無奈中,我只得抱著咖啡,瑟瑟發抖。
  良久,任寒咳嗽聲,道:「白凝,妳是屬兔子的?」
  聽到任副總終於開金口,我也就認真地思考了下問題,「呃,不是呀,我是八六年,屬虎的!」
  咦,不過這跟撿到東西有什麼關係?念及此,我甫一回頭就見對方撐著腦袋,笑得肩膀發抖。
  「既然,不屬兔子,幹嘛使勁啃紙杯?」
  「啥?」
  我還有點反應不過來,任寒已經微瞇著黑曜眼眸幽幽道:「從剛才咖啡送進來到現在,妳一直在啃紙杯,看,邊緣都缺口了。」任寒一邊說著,一邊煞有其事地抽走我手中的杯子,如欣賞藝術品般地把紙杯微微舉高,「可惜、可惜。」
  「任副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啃壞你們部門杯子的。 」
  「妳不屬兔子實在太可惜了。」
  兩秒後,我的理智告訴我,我被這個花花公子耍了。
  清清嗓子,我決定扳回局勢,伸手道:「聽說任副總撿了我東西,東西呢?」
  任寒見狀撇嘴,「有妳這樣要東西的嗎?」
  我默了默,鑒於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原則,還是佯裝搖尾巴,嘻嘻道:「謝謝任副總,東西可以還我了嗎?」
  這一次,任寒倒是沒有半點猶豫,瀟灑地從抽屜裡拿出了我揪心的隨身碟。
  見到寶貝隨身碟,我心裡「咯噔」一聲響,連拿手去接也忘了。
  難道……天真要亡我?任寒看了隨身碟的內容?耶穌大叔,你果然是個受啊!我拜託你這麼點事保佑我,你都做不到!
  對面任寒笑得陰險,如玩催眠般晃著隨身碟繩子道:「還不接?」
  我顫巍巍地伸手,激動得連「謝謝」怎麼發音都忘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