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總裁床上是頭狼
【4.6折】總裁床上是頭狼

當未婚夫劈腿被逮個正著,陳音阮甩人也不留餘地, 她有錢有顏,真想找男人養她,街上一招,還怕找不到? 只是,陳音阮連大街都還沒走出去,就被謝昀竹給坑了。 她是吻了他,但她沒想占他便宜啊,可人家那是初吻, 陳音阮一時腦門當機,霸氣撂話。為了負責, 她會跟他結婚的,彷彿她不嫁他,就要背上花心女的臭名, 不得已,只好把自己給賣了。謝昀竹是什麼人? 那可是商場的黃金單身漢,家世一流,顏值一流, 能力一流,多少女人想攀上的美男。可誰能告訴她, 這位禁慾系的商場霸氣男,床上怎麼跟頭狼似的, 折騰起她不但沒完沒了,還花樣百出。 兩人的婚事不過是場商業聯姻,談不上情啊愛的, 可看著別的女人倒貼自家老公,陳音阮當下就明白。 身為人妻,儘管每夜都被這男人撞得腰痠腿疼, 哭著求饒,還是得把人勾上床任他收拾。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21/03/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老婆親親,白日嬌氣難馴,夜裡乖成小白兔;
老公壞壞,床下溫柔寵溺,床上變身大野狼。


當未婚夫劈腿被逮個正著,陳音阮甩人也不留餘地, 她有錢有顏,
真想找男人養她,街上一招,還怕找不到?
只是,陳音阮連大街都還沒走出去,就被謝昀竹給坑了。
她是吻了他,但她沒想占他便宜啊,可人家那是初吻,
陳音阮一時腦門當機,霸氣撂話。為了負責, 她會跟他結婚的,
彷彿她不嫁他,就要背上花心女的臭名, 不得已,只好把自己給賣了。
謝昀竹是什麼人? 那可是商場的黃金單身漢,家世一流,顏值一流,
能力一流,多少女人想攀上的美男。可誰能告訴她,
這位禁慾系的商場霸氣男,床上怎麼跟頭狼似的,
折騰起她不但沒完沒了,還花樣百出。 兩人的婚事不過是場商業聯姻,
談不上情啊愛的, 可看著別的女人倒貼自家老公,
陳音阮當下就明白。 身為人妻,儘管每夜都被這男人撞得腰痠腿疼,
哭著求饒,還是得把人勾上床任他收拾。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光彩霓虹的夜店,音樂嗨得人腦袋發昏。陳音阮剛一踏進,眉頭就控制不住地皺起,心臟隨著音樂的節奏一跳一跳的,震得她難受得緊。
  她是來捉姦的!
  今天她本來心情不錯,和朋友逛街買了新衣服,又吃了好吃的甜點,結果晚上剛吃過晚餐,手機就收到某個朋友傳過來的偷拍照,照片內容是夜店,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宛如連體嬰,吻得難捨難分。
  夜店嘛,大家都是來放鬆的,喝多了上頭也是正常。但有問題的是,照片上的男人,正是陳音阮的未婚夫夏磊。若是沒有意外的話,她明年初就要嫁給這個男人了。
  朋友一連給陳音阮傳了好幾張照片,憂心忡忡,「我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結果觀察了半天,真的是夏磊那個渣男!太過分了,把妳當什麼人了?和妳有婚約還在外面亂玩,這家夜店大家都常來的,他明顯沒避著外人!」
  陳音阮當下氣得捏斷了木筷子,氣沖沖地開了車就過來了。
  這家夜店是一個富二代開的,所以各方面設施都很有水平,價位也比較昂貴,確實是陳音阮那群人常來這裡。夏磊居然帶女人來這裡,這是鐵了心踩著她的臉啊!
  「妳可算來了,我生怕夏磊那個渣男沒等妳來就跑了,他那人平時最喜歡甜言蜜語,抓不到他現行他肯定不承認出軌了!」朋友孫芸從角落跳出來,勾住陳音阮的手臂支持她,「妳放心,我陪著妳!」
  別看陳音阮那張臉美得很有攻擊性,但是孫芸還不了解自己這個朋友?最是好說話,性格也大剌剌,一般不愛生氣,遇到什麼事只要別人願意道歉通常就這麼過了。
  陳音阮深呼吸一口氣,看了孫芸一眼,咬牙抬腳朝夏磊走過去。
  「喂!」陳音阮站在夏磊面前,出聲道。
  夜店很吵,夏磊又喝多了上頭,正抱著懷裡的軟香溫玉你儂我儂,連個正眼都沒給陳音阮。
  被無視的憋屈以及被出軌的憤怒讓陳音阮腦殼一熱,直接拎起小桌子上放置冰塊的鐵桶,當頭朝夏磊潑下去。
  夏磊罵了句髒話,猛地跳起來,「媽的,誰他媽敢對老子動手……」聲音在看到陳音阮之後戛然而止。
  陳音阮面無表情地看著夏磊,又指著還坐在沙發上一臉狀況外的女子,冷聲道:「不解釋一下嗎?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夏磊哪裡想得到自己難得來一次這個夜店就被陳音阮抓了個現行,立刻慌張地解釋,「阮阮妳別誤會,我那是喝多了,真的!」
  「好一個酒後亂性,你是喝多了又不是眼瞎了,你面前坐著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你未婚妻你都不知道?」陳音阮諷刺道。
  「阮阮妳別聽夏磊胡扯,他最開始進夜店的時候就和這個女人是連體嬰了,這兩人肯定一早就搞在一起了!」孫芸氣呼呼地說道。
  「我和阮阮的事妳這個八婆說什麼話?多管閒事!」夏磊不敢和陳音阮對著幹,訓斥起別人來倒是理直氣壯。
  「你……」孫芸只恨自己臉皮不夠厚,說不過夏磊這個混蛋。
  「我和你的事情你沒必要遷怒別人。」陳音阮一把將孫芸護在身後,挺胸站在夏磊面前,氣勢分毫不弱,「你這是在顧左右而言他,自己的事,敢做不敢認?」
  「我做什麼了?」有些人就是理不直氣也壯,夏磊喝多了酒,臉色上頭一片紅,「我都說了我喝多了這是個誤會,妳至於這麼小心眼嗎?還專程跑過來質問我?我又沒有要和妳解除婚約!」
  「啪!」
  夜店的音樂戛然而止,也就襯得這個巴掌聲更加大。
  「妳!」夏磊居然揚手打算搧回來。
  陳音阮不閃不避,他要敢打她,她發誓一定搞得夏磊家不得安寧!
  真以為她是外面好騙的小姑娘,隨隨便便就能打發呢?
  她都做好今天被打的準備了,可是千鈞一髮之際,陳音阮的身子被人護在懷中,陳音阮迷惑地眨眼,只覺得鼻尖襲來一股清淡好聞的茶香,鼻尖下的胸膛溫熱卻結實。
 
  ◎             ◎             ◎
 
  謝昀竹握住夏磊高高抬起的胳膊,聲音清晰,「對女人動手不是紳士所為。」
  「謝昀竹?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勸你不要多管閒事!」周圍一群人圍觀,夏磊又是要面子的人,此刻完全下不來臺,於是說的話就更加難聽。
  他也是個沒用的,謝昀竹看起來削瘦,但是身高比他高,握著他胳膊的手也很有力。他明顯抗不過,於是就專挑軟柿子下手,盯著陳音阮諷刺道:「好吧,我承認,我就是玩女人了怎麼了?」
  「和妳結婚是家裡的安排,妳不會真以為對愛妳愛得死去活來?跟妳說的那些情話都是真的吧?這年頭,哪裡還有什麼真心實意?傻子都不信愛情了!」
  「我是看的起妳,正宮的位置給妳,在外面玩再多女人,也絕對不會影響到妳的地位一分一毫,妳還有什麼不滿足?」
  「識趣的就乖乖回家,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妳打我這事……」
  「啪!」陳音阮又一個巴掌過去。
  好了,現在夏磊左右兩邊臉上都各有一個巴掌印,終於平衡了。
  「你未免太看的起自己了!」陳音阮其實都快要被氣哭了,但是周圍這麼多人看著,她要忍住,絕對不能哭,一哭就輸了!
  「你以為我非你不可?世上男人千千萬,憑我的條件,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陳音阮冷笑一聲,「你真以為自己家裡有皇位要繼承?我告訴你,從今天起,我們的婚約,作廢了!」
  夏磊臉色一變,「阮阮!」
  他確實是喜歡在外面玩女人,但陳音阮長得夠漂亮,家世也富裕,真要和陳音阮解除婚約他還是有點捨不得。
  「別張口阮阮,閉口阮阮,你是誰?我和你很熟嗎?」陳音阮高傲地道:「你識相點以後最好別在我面前出現,不然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你可以試試!」
  「妳以為你和我解除婚約之後還有別人看的上妳?」夏磊氣急敗壞,「哪個男人看得上被我玩弄過的女人!」
  「你嘴巴放乾淨點!」陳音阮皺眉。
  「怎麼?聽不得真話?妳真以為整天把自己從頭包到腳就是貞潔烈女了?老子親妳一下妳還要嘰嘰歪歪欲拒還迎,哪個男人被妳看上哪個男人倒楣!」
  陳音阮被夏磊激得腦子發熱,正好身邊還站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雖然從剛開始她還沒看清正臉,但是從外在形象來大概也醜不到哪裡去。
  於是她做了此生最大膽的舉動,直接拉著男子的領帶強迫他彎下腰,踮腳直接咬著男子的唇瓣吻了上去。
  謝昀竹瞬間瞳孔放大,周圍頓時響起起哄的熱烈鼓掌聲。
  陳音阮親都親了,自然也沒有回頭路。
  舌尖下的唇瓣溫熱而柔軟,她顫抖著,極其不熟練地吮吸了一下,明顯感覺身前男子的身形直接僵住。
  她甚至還不小心把對方的唇瓣咬出血了。
  算了,都已經丟臉成這樣了,開弓沒有回頭箭。
  陳音阮心想,帥哥實在對不起了,今天對你性騷擾,等風波平靜我一定好好的,真誠地給你道歉,今天你就先成全我一個面子,千萬不要喊非禮啊!
  好在帥哥確實很給力,一聲沒吭。
  陳音阮的舌尖舔過謝昀竹唇上細微的傷口,腳後跟落地,不著痕跡地喘了口氣,強撐著不讓自己臉紅,眼帶水光地瞪著夏磊,「看到沒有?我隨隨便便找個男人,都比你優秀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你就是個渣男廢物!」
  孫芸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家閨蜜,姐妹,妳這犧牲太大,就為了個夏磊,不值得啊!
  謝昀竹下意識抬起手,觸碰了一下唇上的傷口。
  「嘶……」還有點痛……
  陳音阮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她從手提包裡出去一張名片塞進謝昀竹的西裝口袋裡,「記得聯絡我帥哥。」
  「渣男,再也不見!」陳音阮最後瞪了夏磊一眼,轉身高傲地離開。
 
  ◎             ◎             ◎
 
  夏磊立刻想要追上去。
  謝昀竹給自己的同伴使了個眼神,立刻有兩名安管跑過去按住夏磊。
  「放開我!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夏磊費力掙扎。
  「夏公子,這裡不是你可以鬧事的地方。」夜店的老闆笑咪咪地開口,「雖然我很希望帶給大家賓至如歸的感受,但損壞了東西,還是要賠的。」
  「老子有錢!」夏磊叫囂。
  謝昀竹皺了皺眉,「你也不過濾一下客戶,什麼人都往店裡收。」
  「喂,我又沒有讀心術,人家客人上門我難道還要調查一下對方祖宗十八代不成?」夜店老闆連忙撇清自己,說著說著,又忍不住用手肘捅了捅謝昀竹的腰窩,「不過你心裡現在很高興吧,嗯?」
  不僅英雄救美抱到了心上人,還被人主動索吻了,這豔福不淺啊!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謝昀竹面無表情瞥了老闆一般,欲蓋彌彰地整理一下有些凌亂的領帶,「我先回去了。」
  他特意趕過來,目的已經達到,自然沒有再留下來的理由。
  「就知道你,重色輕友。」老闆嘆口氣,去處理後續的混亂了。
 
  ◎             ◎             ◎
 
  陳音阮衝出夜店,孫芸自然也跟著追了出去,擔憂地問,「阮阮,妳沒事吧,不然我送妳回家?」
  「不用,妳喝了酒不能開車。」陳音阮故作堅強地搖搖頭,「妳朋友還在夜店裡,妳回去吧,我自己坐車就可以。」
  「這怎麼可以?」孫芸怎麼能這時候讓她一個人回家?萬一阮阮這傢伙一個想不開怎麼辦?
  「求妳了,讓我一個人待一會。」陳音阮低聲哀求。
  孫芸一愣,嘆口氣,「好吧,我不逼妳。」
  她抬手給陳音阮叫車,「那妳到家了給我發消息,路上注意安全。沒事,不過就是個男人罷了,我家阮阮這麼好,好男人還在後頭呢!」
  「嗯。」陳音阮悶悶地點頭,坐進車裡,離開。
  她上車不久,就讓司機把自己放下車。
  陳音阮和夏磊的聯姻之前是父母定下的,說實話,真要說陳音阮愛夏磊有多深,那不見得。但她是認真的性子,既然決定要和夏磊結婚,也就認真試著和他培養感情,也在為即將到來的婚禮做準備。
  現在兩人撕得難看,她要回家哭的話,父母肯定愧疚得很。
  但也不怪他們,畢竟當初夏磊確實表現得彬彬有禮。
  她在便利商店買了啤酒,一個人坐在路邊吹夜風。本來酒量就不太好,一瓶啤酒下肚,更是什麼形象都不要了。
  「嗚嗚……太過分了……怎麼會有人這麼討厭!」陳音阮哭得狼狽,還氣得跺腳,「你要是不喜歡我就明說,我又不是非要嫁給你……」
  「幹嘛還對人家人身攻擊!」她像一隻氣壞了的炸毛的小獸,手裡捏著啤酒罐,一邊碎碎念一邊轉圈圈,有時候說得急了還要跺腳。
  「嗚……氣死了……又難過……」最後,陳音阮抱著膝蓋蹲下來,把腦袋埋進膝蓋間哭得打嗝。
  一件溫熱的外套突然搭在頭頂。陳音阮呆呆地抬起頭,就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的長椅上坐下,筆挺的西裝褲因為膝蓋彎起的動作露出好看的褶子。
  她抬起頭,這人不就是剛剛在夜店裡被她非禮過的那個帥哥?
  自己這是倒了什麼楣,前腳強吻別人,後腳就被人看到這麼狼狽的樣子。
  「給妳。」謝昀竹將一塊乾淨的手帕抵到陳音阮面前。
  陳音阮第一反應是想逃。
  又仔細一想,現在逃也來不及了,她什麼醜樣都被人看完了。
  於是接過手帕,吸吸鼻子,慢吞吞地起身,在謝昀竹身邊坐下。
  「謝謝……」她聲音沙啞,鼻尖被手帕擋住,聲音有點悶,「還有剛剛在夜店裡的事……謝謝你,然後,對不起……」
  我非禮了你,真的很抱歉。
  「不需要跟我道歉。」謝昀竹笑了笑,「對了,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
  他取出一張名片,雙手遞到陳音阮面前,「你好,我叫謝昀竹。」
  陳音阮接過名片看了一眼,「……我知道你。」
  他們圈子不算大,有些人就算不認識也總是聽過名字的。
  謝昀竹是謝家的公子,謝家和陳家沒有工作往來,兩家長輩也不熟,不過是見了面彼此打個招呼的關係,所以她之前也沒見過謝昀竹。
  但是謝家公子一表人才,樣貌堂堂,更難得的是深得其父遺傳,在經商上很有天賦,最近剛留學歸來進入公司幫忙,經手的幾個案子都完成得很不錯。
  簡而言之,就是傳說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很榮幸妳知道我。」謝昀竹低低笑了一聲。
  他的聲音是略有些低沉的,但很柔滑很有磁性,就像最頂級的融化的巧克力。陳音阮自認不是聲控,但是聽到這個嗓音都有點耳紅。
  她三兩下把臉上的眼淚擦乾淨,長嘆一口氣,又將面前的空易開罐全部撿起來扔進不遠處的垃圾桶裡。
  酒量不好,三五瓶啤酒也讓她酒醉,走路都有點踉蹌。
  「接下來妳打算怎麼辦?真的要解除婚約?」謝昀竹問道。
  「對啊,這種男人不分手留著過年嗎?」陳音阮在這上面倒是灑脫,「我一開始就沒打算要和他繼續下去了,否則不會鬧得這麼難看。」大家都是要臉的人嘛。
  「就是我爸媽那裡大概得頭疼好幾天了。」陳音阮有點頭疼。
  「他們很希望妳嫁給夏磊嗎?」謝昀竹問道。
  「他們不是很希望我嫁給夏磊,是很希望我能結婚。」陳音阮的爸媽也是商業聯姻,但兩人婚後感情極好,於是總也盼著能給自己女兒找個好人家,結婚了過幸福日子,當初也是精挑細選才選擇了夏家的。
  「現在知道夏磊是這個樣子,他們肯定很愧疚,覺得對不起我。」
  「那妳呢?妳想嫁人嗎?」謝昀竹更在乎陳音阮本身的想法。
  陳音阮有點迷茫。可能是因為受父母幸福婚姻的影響,她從小對結婚一事也是憧憬的。所以當初雖然和夏磊沒什麼感情,但也覺得只要兩人努力,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誰知道,唉,還是怪自己看人不清。
  「或者我換個問法。」見陳音阮沒法回答,謝昀竹又道:「妳會因為夏磊的事情恐懼婚姻嗎?」
  「那倒不至於。」陳音阮搖搖頭,雖然頭有點暈,但她還是理智的,「我不能因為夏磊是渣男就認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是渣男。只是我自己運氣不好,沒有遇到好男人。」
  謝昀竹知道自己不該趁人之危,再加上他明知道陳音阮現在喝醉了,也許明天根本不會記得今晚說過的話,但是他還是受不住誘惑地開口,「那如果妳面前現在擺了一個新的聯姻對象,妳會同意嗎?」
 
  ◎             ◎             ◎
 
  陳音阮覺得自己腦子沒轉過來,「哪有這麼多聯姻對象,你真以為是菜市場買菜隨便都可以挑!」
  雖然是聯姻,但是也要看重兩家是否處得來,兩個人性格合不合適。
  不然哪裡是結親,根本是結仇!
  「妳覺得我怎麼樣?」謝昀竹問得雲淡風輕,但實際上緊張的手心都出汗了。
  「我也不了解你,不好下判斷……」陳音阮傻乎乎地眨眼,「不過大家都說你很優秀!」
  「其實我最近也有在考慮結婚的事情。」假的,在今晚之前謝昀竹就沒想過要脫單。
  陳音阮一臉懵逼,就差在臉上寫,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謝昀竹面不改色,「妳覺得如果妳的結婚對象是我的話,妳能接受嗎?」
  周圍的空氣都安靜了。
  只有晚風掀起波浪拍打著橋墩的聲音,以及夜色中偶爾傳來的蟲叫聲。
  陳音阮終於緩過來,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擺,「不……不合適吧……」
  「哪裡不合適?」謝昀竹追問道。
  「那個……我和你這還是第一次見面。」陳音阮結結巴巴,「我們對彼此也不了解……萬一你是個夏磊第二,到時候我往哪裡哭去?」
  「我和夏磊不一樣,雖然我口頭的保證可能沒什麼說服力,但是妳可以去調查,我在男女關係這一塊很乾淨,也不愛在外面拈花惹草。」謝昀竹承諾道。
  「可……你也不了解我。」陳音阮大腦一片空白,「而且我這個人很膽小的……」
  她也就是那張臉看起來有氣場,實際內心軟得像棉花糖,否則夏磊也不敢這麼放肆,「感覺你應該不會喜歡我這種類型的女生。」
  謝昀竹給人的感覺就是高高在上的矜貴公子,身邊應該跟一個……嗯,怎麼說呢,就是更加名媛一點的女孩子。
  「我很了解妳。」謝昀竹否認道。
  陳音阮就覺得事情不對,她應該還要再找點什麼理由出來,但無奈腦子當機,實在跟不上理智的節奏。
  謝昀竹又下了一記猛藥,「其實我和夏磊的關係一直不太好。」
  「呃?」
  「所以如果妳和我結婚的話,我們就可以打擊到夏磊。」謝昀竹彈彈衣襬,「妳也知道我們這種家庭,年紀到了家裡肯定要催著結婚的,我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在相親上。」
  「我覺得妳就很好。」謝昀竹說著,嘴角漾出一個淺淺的笑,「所以,要考慮一下嗎?」
  陳音阮知道自己該拒絕。
  終身大事,怎麼能這麼隨意!
  謝昀竹再好,可她和他就見了一面而已,她甚至連對方住哪裡都還不知道!
  可是謝昀竹笑得真的很好看,好看得她都不忍心看到他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見陳音阮已經在瓦解的邊緣搖搖欲墜,謝昀竹最後說了一句,「其實剛剛在夜店裡,是我的初吻。」
  「妳不應該對我負責嗎?」
  鐺的一聲,陳音阮的理智徹底停擺。
  她清晰地聽到自己的聲音,「好,我會和你結婚,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說得鏗鏘有力,彷彿再晚一秒她就要背上負心漢,登徒子的臭名。
  「那就這麼決定了。」謝昀竹臉上的笑容更加溫柔,「那我現在送妳回家,等明天妳睡醒了,我就上門提親?」
  「好……」陳音阮暈乎乎地點頭。
  她竟就這麼把自己賣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