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復婚無良夜
【4.6折】復婚無良夜

當年身為已婚男人,許為洲被傳外頭女人沒斷過, 畢竟有錢有顏質的男人,一旦擒獲了, 就算進不了許家大門,能被許為洲寵也夠了。 因為是聯姻,孟曉梨與許為洲雖是夫妻, 卻更像床伴關係。他對她,感情淡薄,她想離婚, 只要給他一個孩子,他絕不挽留。 三年後,再見前夫,孟曉梨以為早就井水不犯河水, 誰知,許為洲卻拿孩子當交易,一次次逼她上床。 孟曉梨承認自己還愛著許為洲,可這男人從不愛她, 她連孩子都不要了,這男人卻撂話, 這一回,他沒打算放過她,她最好能再生個孩子, 乖乖再當許太太,畢竟睡自己愛的女人, 掛名當老公後,床上折騰起她來才能盡興。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21/04/2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老公不色怎麼當
NT$118
銷量:13
色一點才是老公
NT$118
銷量:15
夫債難逃
NT$118
銷量:11
十年後的二次拒婚
NT$118
銷量:15
老公上任三把火
NT$118
銷量:20
紈褲敗給下堂妻
NT$118
銷量:9
不放過純情的她
NT$118
銷量:14
前男友在撩她
NT$118
銷量:32
抵死不婚的代價
NT$118
銷量:18
被騙走的初夜
NT$118
銷量:32
前夫丟不開
NT$118
銷量:29
睡後協議
NT$118
銷量:38
前妻怎麼哄回來
NT$118
銷量:31
睡了世子還想逃
NT$118
銷量:18
總裁,離婚協議書來了
NT$118
銷量:35
賣身婚債
NT$118
銷量:18
與前夫再婚的路上
NT$118
銷量:27
每天都被死對頭撩上床
NT$118
銷量:37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53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4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薄情男人,女人只是過客,唯獨她教他想一直獨占;
天真女人,不曾為誰心動,只有他將她的心填滿了。


當年身為已婚男人,許為洲被傳外頭女人沒斷過,
畢竟有錢有顏質的男人,一旦擒獲了, 就算進不了許家大門,
能被許為洲寵也夠了。 因為是聯姻,孟曉梨與許為洲雖是夫妻,
卻更像床伴關係。他對她,感情淡薄,她想離婚,
只要給他一個孩子,他絕不挽留。 三年後,再見前夫,
孟曉梨以為早就井水不犯河水, 誰知,許為洲卻拿孩子當交易,
一次次逼她上床。 孟曉梨承認自己還愛著許為洲,
可這男人從不愛她, 她連孩子都不要了,這男人卻撂話,
這一回,他沒打算放過她,她最好能再生個孩子, 乖乖再當許太太,
畢竟睡自己愛的女人, 掛名當老公後,床上折騰起她來才能盡興。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這場晚宴空前盛大,來的都是圈子裡的大咖,陣容很龐大。
  身為星空影視傳媒集團的總裁,許為洲一出場,那些落在巨星身上的視線都收回,聚焦在他身上。
  一七八公分的身高,身材比例很好,五官近乎完美,哪怕他一手自然地垂在身側,一手隨意地插在口袋,也流露出優雅與貴氣。
  而他帶的女伴是集團旗下當紅明星,站在西裝筆挺的他身邊,她一襲紅色晚禮服,身材曼妙,美豔動人。
  曲婉柔輕挽著許為洲的手臂,心中很得意,因為能夠走近許為洲身邊,她拼盡了全力,犧牲了許多。
  迎上來的有宴會的主人,還有其他圈子裡的權貴,他們跟他們的女伴一同,對許為洲笑臉相迎。
  「許總裁,還以為你不給面子不來了!」
  「這一進場,整個宴會真的是蓬蓽生輝!」
  面對奉承的話,許為洲只淡淡一笑,啟唇道:「哪裡,陳總裁這晚宴辦得這麼隆重,是我沾了陳總裁的光才對。」
  其他人都哈哈大笑起來,覺得許為洲是個會說話的,後生可畏。
  一旁的曲婉柔發現大家的注意力都沒落在她身上,她臉上有些不自在,卻沒有表現出來。
  大家都知道許為洲已婚,許太太才是真正讓人羨慕的人生贏家。
  特別是陳總裁身邊的女眷,簡直就沒把曲婉柔放眼裡,她對許為洲道:「許總裁,下回你得帶你太太來,郎才女貌的,羨煞旁人。」
  許為洲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對對方笑道:「會有機會的。」
  曲婉柔對許為洲的太太很不服氣,那女人在許為洲的心裡有多少份量,她很清楚,許為洲對他太太根本就不上心,更多的時間都用在事業上。所以剛剛鎂光燈閃爍的時候,她故意親近許為洲,一副他身邊的女人自居,只盼著這畫面早點落入許太太的眼中。
  雖然那些名流帶的女伴不把曲婉柔放眼裡,可是那些男人卻一個個都在偷看她。
  其中一個看著曲婉柔對許為洲道:「男人嘛,出來應酬,就得帶他認為最適合的女人,許總裁的安排是不會有錯的。」
  另一個男人附和道:「對啊,許總裁的夫人,可不是誰都能隨隨便便就見著的。不過這位曲小姐最近紅遍半邊天,也是難得一見的!」
  陳總裁看一眼曲婉柔後對許為洲道:「許總裁旗下的當紅藝人,我有看過妳拍的電影,最近我們集團有個新劇在找女主角的人選,等一下可以談談!」
  曲婉柔看一眼許為洲後對陳總裁禮貌地一笑,道:「謝謝陳總裁的賞識,我一切都聽許總裁的安排。」
  陳總裁對許為洲豎起大拇指,「許總裁,我總算知道你為什麼沒帶許太太了,你帶來的這個人兒可真的是溫柔懂事。」
  陳總裁的女眷有些不高興,但卻看在許為洲的面子上,沒有多說什麼。
  許為洲只不過是帶曲婉柔出來混個臉熟,給她多爭取一些機會而已,沒別的,集團裡面的女藝人很多,對有潛力的,他會提供機會,其他的,就只能靠她們的本事了。
  可是和這些女藝人同進同出的機會多了,相伴而來的便是各種八卦緋聞,說他包養女藝人,玩潛規則。
  對這些空穴來風無中生有的傳聞,他一笑置之,哪怕他知道這些女藝人都對他多少抱有幻想,他也視而不見,畢竟他工作很忙,懶得去猜女人的心思。
  幸好曲婉柔是個例外,她很知道分寸。所以,她跟隨他出席各種宴會的機會很多,很多地方都讓他很省心。
  不過有了對比,想起家裡的女人,他就很頭疼,他跟孟曉梨結婚將近一年,他們床沒少上,可是做人計畫遲遲沒有成功,長輩不斷施壓,導致家裡的氣氛很不對。
  孟曉梨是家裡給他選的,一開始知道她這個人的時候,她還未大學畢業,路過那所大學,他便順路去看看她。在學校的舞蹈室窗外第一次見到她,她曼妙的身段,動人的舞姿,讓他對她產生了微妙的感覺,這是經常混在女人堆裡的他未曾有過的。
  可是讓他不爽的是,他發現她有喜歡的學長,那學長還經常來接送她。他難得看上的女人,哪有讓給別人的道理?可他這人高傲慣了,放不下架子去追一個女人,可讓他意外的是,家人說這女人答應嫁他了。
  緊接著家裡忙前忙後安排他們的婚事,他不反對,因為他難得對一個女人有感覺,想著婚前的事他可以不計較,婚後他把她心裡那人擠走就是了。
  可事情跟他預期的出了偏差,孟曉梨雖然嫁他,也讓他睡了,卻遲遲沒有懷孕,他覺得他沒能擠走她心裡那個人,不過她人是他的,就註定跑不掉了,他倒是要看看,她的肚子什麼時候才能有動靜!
 
  ◎             ◎             ◎
 
  晚宴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許為洲的目的也達到了,給曲婉柔爭取到一個女主角的機會。
  他讓司機順道把曲婉柔送回去,坐在後座閉目養神的時候,他察覺到曲婉柔溫熱的身體靠向他。
  他睜開雙眼,轉過臉看靠在他肩膀上的曲婉柔,看她臉色緋紅,還拉開晚禮服的領口不停地搧風,似乎很熱的樣子,他從她領口處看到那道誘人的溝壑,眸色頓時有些深沉。
  曲婉柔抱一下許為洲的手臂,這男人身上散發著淡雅的香水味,多少次,她都想投入他懷抱裡,可是多少次,她都忍住了。
  今天,她能跟許為洲出席這麼重要的宴席,能得到他額外的照顧,她控制不住自己,她覺得自己更能勝任許太太的位置,為許為洲,她願意放棄一切。
  許為洲聞到曲婉柔身上的香水味,她用的香水跟孟曉梨的像是同一款,看來,這女人想靠近他,是做足了功課的。
  他一直以來是有點低估這女人了,不過面對這女人的誘惑,他不以為意,畢竟誘惑他的女人多了去了,而他是個有原則的人,既然娶了妻,就不會越界,何況他這人挑剔女人,不濫情。
  他抬起手正了正衣領,曲婉柔就沒法靠在他肩膀上了,只能坐直身子,可她就是不甘心,藉著酒意對許為洲道:「為什麼?明明你對你太太根本不上心!」
  他也不看她,只用冷淡的口吻道:「我的事,妳管不著。這次念妳是初犯,就算了,收起妳的小心思,下不為例。」
  曲婉柔雙眼盈滿淚水,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任是誰都會動心,把美人攬入懷。可是許為洲卻絲毫不在意,讓司機加快速度,把人送達。
 
  ◎             ◎             ◎
 
  許為洲回到別墅的時候,孟曉梨已經睡了,她連睡覺都規規矩矩的,只躺在床的一邊,從不越界。
  柔和的淺黃色燈光籠罩下,他一邊脫衣服,一邊盯著她的臉看,她睡得一臉恬靜,哪怕是素顏,也比外面的女人要好看百倍。
  曲婉柔說他對孟曉梨不上心,那只是假象,他許為洲在意一個女人,是不會輕易表現出來的。他承認一開始只是對孟曉梨有感覺,可婚後,他是一點點地喜歡上了她。
  她在父母家,對家裡的長輩很孝順,也很會哄他們開心,偶爾看她臉上掛著甜甜的笑跟長輩說以前學校發生的趣事,逗著長輩哈哈大笑,他唇角也忍不住微微揚起。
  還有就是她很喜歡跟他母親學做菜,爺爺那麼嘴叼的一個人,也能邊吃她做的菜,邊誇獎她。
  不過他知道,她也是一個任性有脾氣的人,不過他大她幾歲,很多時候慣著她,包容她的小性子。明明知道她還不想給他生孩子,也沒把不滿表現出來,還在家人面前維護她。
  他轉身進浴室洗過澡,弄乾頭髮才出來,脫下睡袍便鑽進被窩裡,欺壓在她身上。這是他忙了一天的工作後,最期待的時刻。
  也不知道是不是裝睡,她一下子就醒了,眼神還有些懵懵懂懂的,看著她懵懂的樣子,他好氣又好笑。
  「我不想……」孟曉梨話還沒說完,她飽滿的唇瓣就讓許為洲給堵住了,她雙手撐在他胸口,想推開他,可是手腕卻被他雙手抓住,緊緊地按在她臉側。
  許為洲吮著孟曉梨兩瓣柔嫩的唇,抵進她齒間,迅速地深入她,風捲殘雲般在她唇齒間一番掠奪,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的,他才鬆開。
  看她睡袍領口已經鬆散開,兩團飽滿像白兔般彈跳著,他喉結滾動,唇瓣在那枚粉嫩的果實上輕輕磨蹭著,胯下那處瞬間便硬挺如烙鐵。
  孟曉梨感覺到許為洲唇瓣在乳頭上蹭著,酥酥麻麻的,他胯下的硬物也抵在她柔軟的小腹上,她全身發熱,很不自在,不由自主地發出呻吟。
  許為洲一口叼住那枚早已經腫脹的果實,用力地含住更多,貪婪地吮吸起來,他覺得外面誘惑再多,也比不上這女人對他的吸引,他大手撫上另一側豐滿嫩肉,用力地揉搓起來。
  「啊……」孟曉梨經不起他的力道,痛得皺起秀氣的眉頭。
  許為洲手指放輕了力道,又揉又搓,對那手感是欲罷不能,他覺得家人的確很會給他選女人,這女人雖然肚子一直沒動靜,讓他都有點懷疑是不是自己不行,可是,在床上睡她,真的讓他無比享受。
  他大手往下移,撫過她平坦的腹部,輕輕勾下她內褲的邊邊,很快便把她的內褲脫下。
  孟曉梨本能地夾起雙腿,可讓許為洲快了一步,下身壓在她雙腿間,讓她動彈不得。
  「又不是第一次了,妳怕什麼?不想和我做嗎?」許為洲在外面很紳士,但對孟曉梨的不配合,他有時候會用強的。
  因為他這人實在不會哄女人,只懂用行動來表達。
  孟曉梨這些天其實都在生許為洲的氣,以前她可以理解他身邊有女人是逢場作戲,可現在她不這麼認為了,許為洲從來沒有帶她在公開場合露面,她以前是很傻,很天真,才會以為那是對她的保護。
  可如今,她知道,那是因為他根本對她不上心,也不顧及她感受。
  就在她一副心思在別處時,腿間一陣疼痛,她啊地痛叫一聲,全身緊繃起來,雙手也緊緊抓住許為洲的手臂。
  許為洲例行公事般在她腿間緊窄濕潤處做著機械的動作,看著孟曉梨那張醉人的小臉,聽著她無比勾人的呻吟聲,他顯得更興奮,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他把體內灼熱的液體輸送入她體內。
  雖然不知道這次能否成功做人,但他總算也給家裡一個交代,他從她身體抽離,翻身躺在她身邊的位置,渾身舒暢,滿足到不行。
  他想,孟曉梨嫁他後還算聽話,哪怕她心裡有人,遲早也要收心的,畢竟當時是她先答應嫁他的。他想她到底是太年輕,不想生孩子,大概是怕身材走樣,可家裡的長輩是急著抱孫子了,在生孩子這件事上,他由不得她任性,懷孕生孩子是遲早的事情,既然嫁了他,她就註定要走到這一步。
 
  ◎             ◎             ◎
 
  孟曉梨第二天一早醒來,許為洲已經不在身旁,她伸手摸摸已經冰涼的床褥,知道他早已經起床,大概也出門了,她微微有些難過。
  她跟許為洲結婚將近一年,他們之間的互動大部份是在床上,他從早到晚都在忙工作的事情,白天在公司,晚上要應酬,回到別墅來,只知道和她上床,從來不理會她的感受。
  他從來沒有關心過她,也沒在意過她,他在意的只是她的肚子是否有動靜,是否懷孕了,在他眼裡,她只不過是一個生子機器,而不是他妻子。
  她掙扎起床,腿間還隱隱作痛,可是她約了幾個朋友,不能再賴在床上,便只好忍痛下了床去洗漱,簡單地淋了個澡後,她裹上浴巾回到房間,從衣櫥裡找出一條黑色的連身裙穿上,簡單地化妝後,她匆匆出了門。
 
  ◎             ◎             ◎
 
  家裡的司機把她送到了跟朋友們約好的餐廳,她下車後走進餐廳。
  「哇,我們人人羨慕的總裁夫人到了!」面對著門口位置的余家安第一個看到孟曉梨進門,高聲道。
  孟曉梨臉上帶著笑,款款走來,邊拉開一把椅子坐下,邊對朋友道:「有什麼可羨慕的,妳也太誇張了。」
  余家安對孟曉梨一本正經道:「神仙下凡的許為洲許總裁耶,能嫁給他當太太,跟他朝夕相對,能不讓人羨慕嫉妒恨嗎?」
  孟曉梨淡淡一笑,她承認,許為洲是顏值很高,才三十一歲便集團總裁,年輕有為,可她一點都不覺得嫁他有多幸福。
  她是養父生意受挫那段時間被安排嫁給許為洲的,許孟兩家成了親家,許家在生意上幫了她養父很多。那時候她才大學畢業,嫁給一個大她七歲,素未謀面的男人,一開始她很多的不安,而且她當時心裡是裝了另一個人的。
  婚禮的那天晚上,許為洲在新房裡就睡了她,那一夜她又痛又怕,第二天一早她起不了床,哪怕動一下,身上都疼。可是許家上下沒人責怪她沒規矩,一個個都對她很關心。
  她本以為許為洲是個紳士,沒想到的是等她身體才好些,他在床上卻如狼似虎般,又把她折騰個半死。
  很多次她都告訴自己,既然嫁給他了,就認命了,她希望能早點懷孕,不用受那麼多的罪,最起碼孕期內他不會再碰她,可現實偏不遂人願,她一直沒懷孕。
  這大半年的時間,他很熱衷跟她上床,可她的肚子就是沒動靜。
  許家長輩都很疼她,她也能在長輩面前感受到親情的溫暖。當初許家長輩不介意她只是養父收養的,也不介意她被養父當成生意上的籌碼,只對她說身世並不重要,他們看中的就是她有孝心,聽話,知恩圖報,只希望她和許為洲在婚後早點開枝散葉,好讓他們抱上孫子。
  可她遲遲沒有實現長輩的願望,他們雖然表面上沒什麼,但她能察覺,他們多少有些擔心。
  其實打從婚後半年起,她就背著許家所有人做了很多努力,當時是想著只要懷孕了,許為洲就不會在床上肆無忌憚地折騰她了,可一次次,她肚子就是不爭氣,她都有點心灰意冷了。
 
  ◎             ◎             ◎
 
  當她思緒飄遠,一隻手在她面前擺了擺,她回過神,看到坐在對方位置的江夢雪對她一臉的壞笑。
  她臉上紅了紅,拍開江夢雪的手對她道:「幹嘛?」
  江夢雪壞笑道:「該不會是在想他吧?」
  孟曉梨一口否認道:「我才沒想他。」
  幾個朋友都笑,「妳知道我們說的他指的是誰嗎?」
  孟曉梨意識到自己不打自招,有點認栽了,她端起服務生送來的溫水喝了一口,裝傻道;「我不知道。」
  余家安只當孟曉梨還在想大學時的學長,對她道:「曉梨,妳跟學長已經是過去式了,還是好好愛妳家許先生吧!」
  孟曉梨懶得為自己辯解,本來她也以為,嫁給許為洲,她會思念陸明傑,可恰恰相反,她好久沒想起陸明傑了,心裡更多的是在想許為洲,想怎樣才能在床上擺脫他。
  江夢雪對孟曉梨道:「聽說陸學長遲些會從國外回來,妳要有什麼心結,可以找他談談,以前他真的把妳寵到不行,妳嫁別人,他遠走他國,我覺得你們蠻可惜的。」
  孟曉梨不以為意地笑笑,「有什麼好談的,說不定他已經找到合適的另一半了,見面只會讓彼此尷尬。」
  余家安也是支持孟曉梨跟許為洲的,她認真道:「曉梨,我可是站妳跟妳家許先生的,千萬不要跟陸學長見面,陸學長之前知道妳要結婚,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到了國外,太讓人失望了!我就喜歡妳家許先生這種有魄力的男人,外面多少女人仰慕他,一個個都很想嫁他,他偏偏娶了妳……雖然這種出色的男人緋聞也特多,可他就妳一個名正言順的太太不是嗎?」
  孟曉梨聽著余家安說的話,跟服務生點了份她愛吃的蛋糕,其實,她從來就沒想過要自己的另一半是多厲害的一個人,她只想她的另一半能和她一起,守著一份平淡的幸福就夠了。
  可惜,她想要的,許為洲這種出身優越,有財有勢的人給不了她。他不能陪她過細水長流的日子,不能只守著她一個女人,嫁給他這大半年的時間,他鬧的緋聞讓她很介懷。
  一會跟這個女明星,一會跟那個女演員,她還不允許使小性子,因為養父每次給她打電話都叮囑她拿出點度量來,畢竟男人在外面就是逢場作戲,應酬需要,她才是許為洲明媒正娶的妻子。
  因為不愛許為洲,當許太太也不幸福,所以孟曉梨一次次說服自己,她不在意,可是他睡完她又去和別的女人鬧緋聞,她心裡就是有些不舒服。
  如果不是因為養父需要許為洲經濟上的扶持,她又哪裡需要這樣委屈自己?
  看服務生送來了蛋糕,她拿叉子吃了一口,用剛剛好的甜味把心裡的酸澀抹去,她對余家安道:「好啦,妳放心,我跟許先生之間關係很好,跟陸學長也不可能了,妳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江夢雪輕嘆一口氣道:「那妳跟陸學長真可惜。」
  余家安一掀孟曉梨的衣領,看到頸上的紅痕,故意啊地一聲。
  孟曉梨忙拍開余家安的手,弄好衣領。
  余家安對江夢雪壞壞一笑,說道:「妳啊,就別瞎操心了,人家脖子上全是新鮮吻痕,昨晚激戰不知道有多厲害!」
  孟曉梨臉都紅了,可是許為洲也只有在床上對她親近一些了,其他任何的場合,他都是冷淡的。
  三個女生嘻嘻哈哈的,吃過早餐,便一起逛街,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