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床伴逼我嫁
【4.4折】床伴逼我嫁

臉紅紅BR1037--金晶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8/12/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85
銷量:92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85
銷量:94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85
銷量:51
床伴逼我嫁
NT85
銷量:95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85
銷量:62
半月嬌妻
NT85
銷量:47
嬌妻哄入懷
NT85
銷量:95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85
銷量:110
叼回逃妻
NT85
銷量:96
夜劫
NT85
銷量:166
七年夜妻
NT85
銷量:70
友妻
NT85
銷量:78
同居不同床
NT85
銷量:78
床伴之夜
NT85
銷量:69
把秘書拐回家
NT85
銷量:37
一夜成債
NT85
銷量:67
總裁有寵妻癖
NT85
銷量:93
從夫之夜
NT85
銷量:88
老婆大過天
NT85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5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5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2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3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1
夜劫
NT85
銷量:166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1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他的女人,身材魔鬼,哪知男人要的是她的心;
她的男人,沉默內斂,怎是夜夜床上逼她嫁人。



不會吧,自家禁慾系的總裁,就這麼被她給睡了? 她曾是他的小花痴,
見他一次,眼睛都要冒愛心。 可人家是帥氣多金又事業有成的總裁大人,
憑什麼看上她, 為此,睡過又如何,想再睡?可以,那就當床伴吧。
誰知,賀毅遠這位人前一絲不苟,不正經起來, 誰都比不過的總裁大人,
把小花痴的她,壓到床上睡了兩年。 兩年後,男未婚,女未嫁,
褚恩恩被她娘催婚了, 瀟灑地跟床伴總裁攤牌,愛不到起碼睡到,這也值了。
哪曉得,總裁大人嬌傲到不行,揚言他跟她,從來不是床伴,
天底下也沒哪個床伴會閒到賭上一個男人的尊嚴,給女人煮飯,
洗內衣褲,又哄又寵的只想她開心。可這該死的女人, 竟敢要跟他分手,
笑話,他可是付了兩年的體力活, 他這輩子不隨便招惹女人,
可一旦招惹上了,肯定要負責到底。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賀氏集團,整棟樓只有褚恩恩所在的部門的燈還亮著,她坐在座位上,白皙的手指飛快地打字。
  等敲完最後一個字,她舒了一口氣,將最終的企劃案保存,接著寄給她的上司玲姐。
  她揉了揉僵硬的脖頸,空出一手摸到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冷掉的苦味令她皺起了整張小臉。
  「還沒下班?」
  她一愣,擡頭看過去,看到了風塵僕僕的男人,「總裁?」
  「嗯。」
  「你回來了?」她放下咖啡,問道。
  「剛下飛機,回一趟公司。」
  他站在門口,身上的黑色風衣包裹著他精瘦的身體,一雙黑眸灼灼有神,一點也沒有坐了長途飛機之後的疲憊。
  「哦。」褚恩恩點了點頭。
  「等我十分鐘,一起吃晚飯。」他說。
  褚恩恩聽到他說吃晚飯,肚子發出響亮的叫聲,她摸了摸肚子,這下真的感覺到了餓感,點頭道:「好。」
  賀毅遠轉身上樓,總裁辦公室在頂樓,他先去將合作案的相關文件放好,接著去休息室的洗手間洗了一把臉,鬆了鬆了領帶,扯下,扔在了休息室裡。
  賀毅遠走到企劃部的時候,褚恩恩已經穿上輕薄的針織外套,手裡提著一款黑色的精緻手提包,看到他下來,褚恩恩關了燈。
  燈一關,只有走廊的燈還亮著,褚恩恩晚上的視力不是很好,但是她對這裡太熟悉了,閉著眼都能走,所以她關了燈,準備沿著牆要走出去。
  突然,她的指尖碰到涼涼的布料,緊接著,她被拉入一具火熱的懷抱之中,她嚶嚀一聲,「總……」
  火熱的吻印在她的唇瓣上,火辣辣的,就像她昨天剛吃過的麻辣火鍋,又辣又麻,卻又讓人回味無窮。
  賀毅遠這一次去美國出差,差不多有兩個星期沒有看到褚恩恩,他今天沒想過要找她,這個時間,她應該休息了。
  他沒問她,她也沒有問他,卻像是說好了一樣,他回到公司,看到了她,藏在心頭的火花一下子迸發了。
  她軟弱無骨的嬌軀被他緊緊地抱著,強勁的手臂幾乎要勒斷她的腰肢,她身上香甜可口的氣息吸引著他,令他無法自己地想再深入一些。
  他輕輕挑開她的唇瓣,鑽入她的唇裡,找到那抹香甜,含住,吸吮,交纏,極盡纏綿,直到她雙腿發軟,整個人依偎著他,胸前兩團柔軟無意識地蹭著他。
  她的呼吸全部混亂,整個人被拖進他的世界裡,被他一把火給點燃了。明明是禁慾系的總裁,私下卻是一個行走的荷爾蒙,隨時勾引人,她暗罵自己不爭氣,可身體卻很誠實地靠著他。
  他吻她的感覺令她迷戀,這個男人,真的很會接吻,明明他們第一次接吻的時候,他還咬破了她的唇,現在卻熟練地令人咂舌。
  她快要呼吸不過來的時候,他鬆開了她的唇舌,將她抵在她身後的牆上,雙腿與她的雙腿交纏著,氣息不穩地說:「妳再勾引我,我們晚上就不用吃了。」
  到底是誰勾引了誰?
  她媚眼如絲地瞪了他一眼,雙手推了推他的胸膛,他緩緩地後退,她仰著脖子,將他臉上所有的情緒看得一清二楚。
  會勾引人的那個人根本就是他!平時平靜如水的黑眸此刻染著情慾,不斷地朝她放電,唇角一片濕潤,一副剛做了壞事的氣息更是濃郁地令人不敢直視。
  「你走開!」她懊惱地推開他,快步地一邊整理凌亂的髮絲,一邊抿著唇,她的唇好像被他吻腫了。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進電梯,從電梯鏡子牆面上,她看到他一本正經地看著跳躍的數字,她撇了一下唇,哼,假正經。
  他,不正經起來,誰都比不過他。
 
  ◎             ◎             ◎
 
  兩人最後去了附近的一家日本料理吃飯,點了餐點後,兩人坐在榻榻米上,她拿著手機。
  「妳看著有點瘦。」賀毅遠說道,一雙眼睛如鐳射一般將她上下掃了一遍,「臉色也很蒼白。」
  兩個星期未見,一見面就是不討喜的話,褚恩恩白了他一眼,「廢話,我加班加了快三天了!」
  他皺眉,「企劃部這麼忙嗎?」
  「企劃部不怎麼忙,只是最近企劃部來了一個新人,做事不行,我要好幫她擦屁股。」說到這個,她神色難看。
  「既然做事不行,那就踢出去……」他緩緩開口。
  她笑了,「賀先生。」
  「嗯。」
  「那個人聽說是你剛從英國什麼大學畢業的表妹。」她皮笑肉不笑地說。
  賀毅遠的眉皺的更深了,「是嗎?」他倒不記得自己有一個這樣的表妹。
  「是!」她斬釘截鐵地點頭,「所以經理也沒辦法指責她。」
  「我明天……」賀毅遠開口。
  「幹嘛!不用了,今天走了一個表妹,下次來一個表弟,還不是一樣!再帶一帶,說不定是還沒學會,學會了也許會好點。」她沒有要打小報告的習慣,只是吐槽一下。
  賀毅遠見她這麼說,點了點頭,這時,正好上菜,他們的話題暫時中止,賀毅遠吃飯不喜歡說話,褚恩恩吃飯也不喜歡說話,特別是她很餓的時候,她的嘴巴是用來咀嚼食物的。
  大概半個小時,褚恩恩吃得肚子撐了,喝了一杯梅酒,半躺在榻榻米上,摸了摸肚子,「太撐了。」
  賀毅遠放下筷子,抽了一張紙巾,看向坐沒坐相的她,綴著寒氣的眉宇間微微溫和,「休息一會。」
  她點了點頭,打了一個哈欠,吃完飯就特別想睡覺,她擡了擡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了,她勉強撐起來。
  賀毅遠已經在買單了,褚恩恩看了一眼帳單,隨即從包裡拿出錢,趁賀毅遠沒有注意的時候,偷出他的皮夾,往他的皮夾裡塞錢。
  她剛塞完錢,賀毅遠正好轉過頭,賀毅遠神色嚴肅,「妳在幹什麼?」
  她不好意思地說:「AA制。」
  「我們不需要AA。」他沉著臉,將皮夾裡的錢拿出來,還給她。
  她只好接過來,「每次吃飯都是你付錢,不好意思。」
  「我們為什麼要AA?」他疑惑地看她,神色很奇怪。
  褚恩恩也一臉莫名其妙,「我們為什麼不AA?」
  他們的對話進行到了一段詭異的階段,最後不了了之。賀毅遠開車送她,他先去停車的地方,褚恩恩則等在日本料理的門口。
  她捂著下巴想,其實他不需要送她回家,她可以自己搭計程車回去。但某種程度而言,賀毅遠是一個很紳士的人。
  如果她跟他一起吃飯,那麼付錢的人一定是他,如果她要回家,他也肯定會紳士地送她回到家,看到她家燈亮了才會開車離開。
  賀毅遠的車遠遠地開了過來,等車子停下來,她坐在副駕駛位上,「謝謝。」
  「不用。」賀毅遠有些無奈,她對他很客氣。
  一路上,車子平穩地行駛,開到她家樓下的時候,她解開安全帶,他忽然開口一句,「不請我上去坐一坐?」
  她看向他,他眼神很幽深,裡面彷彿藏著無數的秘密,她耳根子微微紅了,抿了一下唇,「沒有咖啡。」
  「沒關係。」有她就可以了。
 
  ◎             ◎             ◎
 
  裝潢得很日式風格的公寓,很簡單,但處處顯示著細節,玄關處擺放著兩雙鞋子,一雙女式,一雙男式。
  沿著玄關往裡延伸,先看到一個開放式的廚房,接著左邊是洗手間,往右邊轉,是客廳,一張雙人沙發,貼牆的電視,一張茶几,窗臺上擺放著幾盆小植物,綠意盎然。
  沙發附近鋪著白色的羊毛地毯,白色羊毛地毯上隨意地疊放著的衣服,好像是剛脫下來不久的,上面還帶著人體的溫度。
  再往裡走,就是褚恩恩的臥室,一道玻璃門隔絕了臥室和客廳,形成了隱秘的空間。
  她的床是Kingsize,她喜歡睡超大床,可以在上面滾來滾去,但她的公寓比較小,臥室的格局也不大,放下這張床,差不多臥室裡就擺一個衣櫃就沒地方了。
  她的臥室風格是暖色調,落地燈打開,整間臥室裡營造著溫暖的氣息,但今天,臥室裡充滿的不是溫馨,而是一股令人耳紅心跳的情慾氣息。
  女人嬌小雪白的身體被男人壓著,男人以一種強大有力的姿態征服著她,室內一聲聲嬌弱的呻吟聲不絕如縷。
  褚恩恩瞇著眼睛,唇角溢出嬌吟,腦袋熱乎乎的,「你,不累嗎?」他坐了長途飛機,又跑回公司,都沒有休息好,哪裡來的好精力。
  她打包票,她真的只是單純地請他上來喝茶,前幾天有一個同事從日本回來,伴手禮是紅茶,她喝過,覺得味道還不錯。
  沒有咖啡,就請他喝茶,結果一進門,茶沒有喝到,她先被他脫光吃掉了。
  「累?」正低頭埋在她胸前的男人,緩緩地擡頭,她粉嫩的乳尖上一片光澤,「我一點也不累,對著妳,我永遠不知道什麼叫累。」
  她的臉蛋一片通紅,貝齒輕咬著唇角,「你別……嗯!」
  他的手作弊地偷偷地滑入她的雙腿間,熟稔地揉捏著雙腿間的花瓣,督促著那朵嬌羞的花兒綻放。
  「啊,別這樣揉!」她大腿內側整個緊繃,腳尖狠狠地踩亂了身下的被單,「賀毅遠!」
  他擡起她的下顎,薄唇吻了上去,濕潤地吻著,比在辦公室裡更加煽情。她就像果凍一樣,柔軟爽口,恨不得將她一口吞下去。
  啾啾的接吻聲伴隨著某種水聲,她羞紅了臉,卻控制不住對他的吸引。她很清楚,賀毅遠對她而言就是一道可口的大餐,還是那種下了春藥的大餐,讓她根本招架不住。
  他身上的荷爾蒙無時無刻在撩撥著她,她拋下矜持,伸手抱住他,指甲激動地在他的背部留下痕跡。
  她紅著臉喘著氣,雙腿間一片泥濘,他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抵著她的那一處火熱到了極點,隱隱有了爆炸的徵兆。
  他空出一手,撕開剛才從風衣口袋裡拿出來的保險套外包裝,她看得兩眼發直,他絕對是預備而來的。
  他修長的手指扳開她的雙腿,盯著那一處的神情令褚恩恩呼吸困難,她忍不住出聲,「你,看什麼!」
  他唇角邪邪一笑,「好看啊!」
  她整個人燥熱了,「別、別看了。」
  他笑著輕輕地彎下身來,「是,不看……」他意味深長地說著,擡起她的一條腿,緩緩地沉下腰。
  每一回都是這樣,她雙眼朦朧,雙手不由地抓住了身下的被單,身體被他一吋一吋地進入,她不由地顫抖著。
  他的大手輕輕地摩挲著她的肌膚,薄唇吻著她修長的天鵝頸,「還沒習慣我嗎?」
  誰能習慣!她輕咬著唇,感覺到他深入到身體的最深處,她禁不住地哼了一聲。
  他低低地笑了,帶著粗重的氣息,「才多久沒做,又緊了!」
  這個才是真正的賀毅遠,會說葷話,會調戲,一點也不正經!那個高高在上的禁慾系總裁形象支離破碎。
  她雙腿環著他的腰肢,伸手摟住他的脖頸,粉嫩的小嘴堵住他的嘴,她嬌哼地說:「別、別說了!」
  他順手摟著她的腰肢,將她提起,下身往上用力一頂,她埋在他的脖頸處嬌呼著,他笑著,像被釋放的野獸,狂亂熱烈,「張開點,別躲我!」
  他的力道很大,有一種要刺穿她身體的蠻力,她知道不會真的被刺穿,可他這樣的架勢,她瞧著下意識就想躲,忍不住地求饒,「輕一點。」
  他側頭吻著她的唇,細細碎碎的,留下流星般的痕跡,「怎麼輕,妳教教我。」
  耍起無賴,他更是箇中好手,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忍不住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記,「賀毅遠,你這個壞蛋!」
  嬌嬌的,像一隻在撒嬌的貓,一點也不讓人厭惡,反而令人更加的欣喜,更加想狠狠地弄她。
  她感覺到捏著她腰肢的手愈發的大力,抱著的男人身上的肌理一塊一塊地緊繃起來,熟悉的感覺襲來,她來不及反應,被他猛地壓在身下。
  他以一種不溫柔的方式狠狠地插進她的身體裡,她驚呼一聲,「啊!」
  「小妖精!」他想慢慢來,畢竟他們有段時間沒做了,他怕她受不了,可從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她的每一個動作像在誘惑他。
  跟他吃飯時,她咀嚼的小嘴像在邀請他平常,黑色A字裙下的兩條雪白修長雙腿迷亂了他的眼,他的本能從見到她的那一刻就釋放了。
  現在要他收起來?怎麼可能,根本做不到!他低頭吻住她的唇,將她所有的抱怨全部吞入嘴裡。
  男人平坦的小腹隨著他每一次的激烈撞擊,貼著她的小腹,磨著,蹭著,一團火在他們之間漫延,將彼此燒得粉身碎骨。
  夜,靜悄悄的,卻沒有迎來該有的晚安,這一晚,他們不知沉醉地耽溺在彼此的體溫之中……
 
  ◎             ◎             ◎
 
  一夜歡愉,褚恩恩睜開微腫的眼,看著鬧鐘的時間,她累得一根手指也不想動。
  她慶幸,今天是星期六,她可以繼續懶床。身旁的男人,以一種占有的姿態,將她抱在他的懷裡。
  電影裡,男女抱在一起睡覺的畫面很美好,但事實上,抱在一起睡並不是一個很舒服的姿勢,特別是抱著她的那個男人,力氣很大,勒得她有些難受。
  她躺了一下,想起了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之後的那個早上,也是這樣坦誠相見。
  公司年會上,她不小心喝多了,他順手扶了她一把,送她去飯店樓上休息。她不是隨便的女生,沒想過要一夜情的,可那一晚就這麼順其自然地發生了,緊接著,無數個夜晚發生了。
  誰主動的?那晚喝醉了,她完全記不得了,也不覺得有追根究底的必要。
  自此以後,他們就保持著這樣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關係,他們可以像朋友一樣吃飯聊天,可是卻不是戀人,但他們會像戀人一樣相擁。
  褚恩恩想,說白了,他們的關係其實類似床伴,互相取暖。她也沒想過她跟賀毅遠發展成曖昧的關係,她更加沒想過要做他的女朋友。
  他是誰呀!他是賀氏總裁,眼睛多瞎才會看上她,他的那個圈子裡,名媛淑女多的是,要挑也是挑她們。
  不是自卑,而是看得太清楚了。她也不是故意要保持這段關係的,可對著賀毅遠,她就會忍不住。
  到底忍不住什麼呢,慾望?
  不,她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她喜歡跟他待在一起。
  她睜著眼睛,胡思亂想了一會,身後的男人彷彿察覺到她的動靜,也醒了過來,「早!」
  他沙啞性感的早起嗓音令她渾身發軟,似一股電流一般在她的身上亂竄,弄得她心兒如小鹿亂撞。
  「早。」她回了一句,話音剛落,他的吻就落在她的後頸上,酥麻得令她差點呻吟出來,「別來了。」
  「嗯。」他應了一聲,但身下勃發的某處依舊抵著她挺翹的臀部。
  「賀毅遠,你別發情了!」她頭也沒回,手往後一拍,拍紅了他的肩膀。
  他皮厚沒感覺,吮了好幾口,氣息不穩,「妳好香,好好吃。」
  她又不是什麼食物,她沒好氣地說:「你餓了就起床吃早飯。」
  「想吃什麼?」他懶懶地問她。
  「都可以。」她也有點餓,感覺到他的巨物生機勃勃,她嘆氣地從他的懷裡掙脫開,「別做了。」
  他挑了一下眉,「磨破了?」說著,他的手便鑽入她的雙腿間,欲求弄個明白。
  她連忙夾住雙腿,順勢夾住了他的手,「沒有!」看他不死心,執意要檢查的樣子,她紅著臉,「有點腫啦!」
  「我看看。」他語氣放柔,彷彿在哄人,「不看看怎麼知道有沒有受傷,我們又不是沒看過對方的,妳別害羞。」
  說得多麼冠冕堂皇,可惜她還是會害羞,她伸手,用力地將他的手從腿間抽出,警告他,「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他停住了,她滿意地頷首,準備下床,哪裡知道一股暖流從身體裡流了出來,她低頭一看,鮮艷的顏色刺目極了。
  「怎麼了?」他看了過來。
  她立馬抱住被子,一臉的尷尬,「咳,我來月事了。」
  賀毅遠愣了幾秒,「哦。」
  「你閉上眼睛。」她實在不敢想像,她流著經血,在他面前奔跑到浴室的場景,真的是好想罵人。
  他善解人意地閉上眼睛,她極快地拋下被子,光著腳跑到了浴室裡。賀毅遠聽到浴室的關門聲,這才睜開眼。
  被子上盛開幾朵鮮紅的小花,格外的顯眼,從臥室到浴室的木板上倒是沒有沾上,他淡定地掀開被子,將髒了的被子換下,洗衣機在廚房裡,他先簡單地將幾朵小花處理了,再放入洗衣機裡。
  他在衣櫃裡,找了一套乾淨的家居服,內衣以及衛生棉。之後走到浴室裡,敲了敲門,「恩恩,我把衣服放在門口了。」
  「啊!好,謝謝!」褚恩恩坐在馬桶上,紅著一張臉,尷尬地回道。
  賀毅遠找了一條浴巾圍在身下,光著身子開始做早飯。褚恩恩在浴室裡整理好之後才出來,一出來就看到她粉色浴巾被他用了。
  禁慾總裁用粉色浴巾?這畫面真的是妙不可言,她不好意思地說:「我好了,你去浴室洗漱吧。」
  他正好煎好一個太陽蛋,俐落地將太陽蛋放在盛著香腸的白色瓷盤上,接著烤麵包機叮的一聲,烤熟了吐司,他將麵包放在瓷盤上,又倒了一杯溫溫的牛奶。
  「早餐做好了,妳先吃。」他說。
  「好!」她眼睛一亮,他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完全是大廚級別的,她坐在一旁開動。
  他慢條斯理地先去浴室沖澡、洗漱,接著他換上了之前放在這裡的換洗衣服,灰色的家居服,很是悠閒地邁著大長腿走到餐桌旁,吃起早飯。
  褚恩恩剛剛吃完,捂著小嘴打了一個飽嗝,「好好吃。」
  他輕輕地笑了,「嗯。」
  褚恩恩懶散地躺在沙發上,正好早晨的太陽曬在她的身上,很是舒服,她隨手拿了一個抱枕抱在懷裡。
  賀毅遠吃完了早餐,褚恩恩輕輕地說:「碗放著,等等我再洗。」
  「我洗。」他就回了兩個字。
  褚恩恩沒有跟他爭,既然他要洗,那他洗吧,反正她爭不過他的,他這個人吃飯付錢爽快,做事也俐落,如果不是見過他菁英的一面,她都要以為他是一位家庭煮夫了。
  賢良淑德,什麼事都會做,真的是很優秀,她聽著他洗碗的聲音,眼睛半瞇起來,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洗好了碗,她看了看身上覆蓋的毯子,揉了揉臉,頭一扭,就看到他盤著腿坐在地毯上,認真地盯著電腦裡的文件看。
  「幾點了?」
  他移動鼠標的動作一頓,「快十點了。」他站起來,再走過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個馬克杯。
  她接過來,以為是溫水,沒想到是薑糖水,她喝了一口,舒服地喟嘆,「其實我不會痛經。」
  「薑糖水對女生好。」他說。
  「謝謝。」她喝了一口,「你怎麼還沒走?」
  他神色微微不爽,他們兩個星期沒見面,她急著趕他走?沒有良心的壞女人,「今天陪妳。」
  褚恩恩看了他一眼,念頭一轉,「我不需要你照顧,我很好。」
  他唇角不明顯地抽了一下,她這麼獨立堅強他怎麼辦才好。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