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名花還無主~兩相錯之三
【6.2折】名花還無主~兩相錯之三

臉紅紅BR832--朱輕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15/12/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04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0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5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5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4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1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2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女人考驗男人的方法,最愛玩約會遲到玩失蹤;
男人考驗女人的方法,最常玩遠走高飛不見人。

桑寧自認不是花痴,雖然她做人有點摳門,還喜歡貪小便宜,
但她可是貪得很有原則的。本來她是沒打算跟徐初陽勾勾纏,
可誰教她難得碰上一個拿摳門當樂趣的極品男,
讓她小心肝不小心跳了跳,一時沒把持住,因為貪吃,
不但將自己給賣了,還很沒矜持地跟他好上了。
也因為他說喜歡她,為了表示她不占他便宜,
她傻氣地被他拐上床。因為徐初陽說,他找女人,
太愛錢的不行、太愛美的不行,太奢侈的更不行。
而身為資深鐵公雞的他,雖然不算計人,但虧本買賣他也不做,
更別說被人蹭吃蹭喝。不過坑他的人換成是桑寧時,
他絕對不會生氣,還樂得變著法子要她拿人抵償,拐上床還債。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新世紀購物廣場,地下停車場。
  剛剛和未婚妻講完電話的徐初陽將手機和車鑰匙一起放回口袋,可是大手還沒來得及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便又震動了起來。他的眉微微一動,再次將手機拿出來,瞄了眼來電顯示後才發現不是未婚妻,而是損友尤成漢。很湊巧,對方今晚也想約他出去見面。
  「今晚恐怕不可以。」他態度溫和地拒絕好友的邀約,「我有約了。」
  「哦,約會對象是誰?」他剛想開口,卻又被尤成漢興沖沖地打斷,「先不要說,讓我猜一下。」
  徐初陽無奈,連這種再明顯不過的事情都要猜。
  無視掉徐初陽無奈的笑聲,電話那頭的尤成漢自嗨著,「桑寧,是不是?」
  「是。」
  「嘖嘖,剛從巴黎回來就等不及要約會了阿,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哦。」
  淡定地無視掉好友的揶揄,即使只是在講電話,徐初陽還是維持著善意的微笑,「你找我有什麼事?」
  「當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啦。」
  徐初陽走進電梯,貼心地幫後面的人按住開門的按鈕,接著用溫暖的笑回應著他人略帶感謝的目光。電梯門闔上,密閉的空間裡共站了六個人,而他的存在理所當然地吸引了幾個年輕女生的注意。
  陽剛與溫柔,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卻在徐初陽的身上有了完美的融合。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精壯的肌肉均勻分布,他算不得很高,卻足夠強壯結實,黑色上衣,下胸肌凸顯,略鬆的V狀領口間,溜出來性感的肌肉線條,一副斯文的無框眼鏡柔和了他充滿剛硬俊朗的臉部輪廓。
  電話中,尤成漢的聲音仍在繼續,「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再不到兩個月,你們就要結婚了吧?」
  徐初陽垂著眼,禮貌地避開其他異性投來的花痴目光,而那習慣性上揚的唇,則因為尤成漢的提醒而擴大了弧度,「你沒有記錯。」再不到兩個月,他就要和交往不滿一年的女朋友桑寧正式步入婚姻的殿堂。
  「所以說……」短暫的停頓後,尤成漢充滿磁性的嗓音裡夾著興奮再度響起,「我們該開始準備你的Stag night了!」
  電梯升到三樓的時候,電梯門向兩側劃開。徐初陽往旁邊讓了讓,商場裡明亮的燈光投進電梯,跳躍在他英挺的眉眼間。電梯裡的人有出有進,他隨意地站在一側,笑容無奈。這就是尤成漢所說的很重要的事嗎,真是的。
  「嘿,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尤成漢的聲音添了幾分不悅,「明明很重要的好嗎,要知道,這是一種儀式、一種象徵。」
  好吧,他又要開始了。
  「預示著你即將揮別美好的單身時光,然後不知死活地迎向枯燥恐怖的婚姻生活。而身為你的朋友,我雖然不能阻止你結婚,卻可以送你一個終身難忘的單身之夜。」他的聲音難得的一本正經,「在這一點上,我很堅持。」
  徐初陽很想說,婚姻其實沒那麼可怕。
  他們共同的好友賀昕,也就是他的妹夫,已經結婚將近四年了,現在還不是很幸福,不過……他看了眼時間,覺得現在並不是辯論這件事的時候。徐初陽已經來到了購物廣場的六樓,朝自己經營的素膳館走去。
  十九歲那年,他開始和朋友合夥做餐飲,成立了一家小的管理公司,那時的主要經營業務是提供其它餐飲企業諮詢、培訓和委託管理服務。二十二歲,徐初陽自立門戶,開始經營素食餐廳。
  二十四歲,經歷了幾次失敗之後,半品齋素膳館正式開張。二十七歲,徐初陽重拾管理的老本行,創辦了旭日餐飲管理公司。如今他二十九歲,公司業務走上正軌,而半品齋的名號更是越做越響,分店不僅遍布各地,甚至擴張到國外。
  所以就算拋開家族背景不談,徐初陽仍是個黃金單身漢。他有錢,十分有錢,可世上偏偏有這麼一種人,即使腰纏萬貫卻還是一毛不拔。
  「好吧,如果你一定要堅持的話。」徐初陽走進店,掃了眼充滿濃濃中國風的雅緻餐廳,繼續說:「不過呢,我一定要聲明……」
  「你是絕對不會付錢的。」
  徐初陽很溫柔地笑了起來,「是的。」
  「呿,我就知道。」尤成漢的白眼似乎都透過電話翻到了這頭來,「放心好啦,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反正就算你臨時悔婚,這個派對也不會浪費。」他所關心的重點本來就是在派對上,徐初陽的單身之夜只是一個噱頭而已。
  「我暫時還沒打算悔婚。」
  「最好是這樣。」
  正在對一個服務生訓話的年輕店長眼尖地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徐初陽抬眸看店長一眼,「好了,就聊到這裡,我們改天再約。」掛斷電話,緊接著目光輕抬,看見店長已經打發掉那個服務生,一臉笑意地迎著他走過來。
  「老大。」
  徐初陽擺擺手,「叫老闆。」
  店長搔搔頭,笑著改口,「來找主廚的?」
  「來吃飯。」
  「那正好,剛空了個包廂出來,你……」
  雖然半品齋的分店已經遍布各地,可徐初陽卻連屬於自己的專屬包廂都沒有,因為在他看來,單獨空出一間原本可以用來賺錢的包廂留給自己是十分浪費的行為,所以徐初陽每次來自己的店裡吃飯,別說專屬包廂,連普通包廂都不肯用。
  「不用,我等空位就好。」
  店長無語地看著徐初陽。
  「現在叫到幾號了?」徐初陽一面自言自語,一面走向等候區。
  才任職不久,還對自家老闆不太了解的店長趕緊跟上。叫號的語音系統在等候區響起,徐初陽掃了眼上方的電子螢幕,然後點了點頭。店長勸道:「老闆,兩人桌還要等五十六位呢,要不……」
  五十六位,那大概還要等上一個小時,要不要插隊呢?徐初陽很少這樣做,因為顧客就是搖錢樹、財神爺,他並不希望讓前面的五十六位財神爺等太久,畢竟顧客體驗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最終收益。
  所以徐初陽雖然在許多小事上都十分摳門、算計,可在經營餐廳時卻十分捨得辦打折、特惠活動,很會討客人的歡心。捨小得大的道理,他不僅懂,而且在生活中運用得得心應手。
  正有些猶豫著,電話又響了起來,是他的未婚妻,有趣的桑小姐。
  「你到了嗎?」那邊的環境有些嘈雜,鳴笛聲、說話聲,桑寧的聲音夾在其中,即使拔高了音量仍顯得模糊不清。
  「剛到。」
  他的回答換來一聲懊惱的沉吟,「我恐怕要晚一些。」
  「不用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塞車。」女人清淡好聽的聲音攜了絲焦躁,「公車開得好像烏龜在爬,早知道就搭捷運了。」
  「公車?」可是她會暈車。徐初陽英挺的眉輕輕一皺,「那妳會不會不舒服?不然妳在最近一站下車好了,我過去接妳。」
  「不要。」對方想也不想便拒絕了。
  桑寧不同於以往的生硬口吻令徐初陽微微一怔。電話那頭的桑寧似乎也察覺到自己的口氣不太對,靜默片刻後才清了清喉嚨說:「總之你再等我一下。」
  「好,我等妳。」
  掛斷電話後,徐初陽若有所思。這是他去巴黎出差兩週之後兩人首度見面,簡訊中,桑寧說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說,現在他卻忽然有種不大好的預感。
  「老闆?」
  徐初陽回神,將手機放回口袋,「我等空位好了,你去忙你的。」

  ◎             ◎             ◎

  打發走店長之後,徐初陽隨便找了張沙發坐下,一面翻看著眼前的菜單,一面等桑寧。
  四十分鐘後,他等到位置。又過了將近十分鐘,桑寧出現了,而這時徐初陽提前點好的菜還只上了一道。徐初陽招了招手,正在東張西望的女人立刻朝他走來。
  桑寧打扮得就像是剛剛下課的大學生,襯衫、長褲、高筒帆布鞋,一頭微卷的金棕色長髮被隨意地束成馬尾,素面朝天的精緻小臉上掛著疲倦、焦躁,還掛著一副幾乎要從小鼻子上滑下來的大眼鏡。她的右臂上抱著幾本書,左肩上還掛著一個大大的布包包。
  那件棉製的襯衫看起來很舒適,卻過分寬大,本就鬆垮的領口又被布包包帶子壓住一側,在布包包的重力作用下扯得更開了些,露出線條漂亮的鎖骨。點綴在她頸間的那條項鍊還是徐初陽送的,這麼昂貴的一條項鍊搭配著她隨意樸素的裝扮,卻也不會顯得不協調。
  心頭的那絲狐疑瞬間被喜悅取代,徐初陽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追隨著她,兩週不見,他真的很想她。
  桑寧在桌子對面坐下,將手中的書堆到桌上。
  徐初陽瞧了眼她微白的臉色,忍不住探手過去摸摸她的額頭,「暈車很嚴重嗎?」
  「有一點。」桑寧輕抬眼睫,視線從大掌下溜過,滑向他掛滿擔心的俊顏。
  「喝點水?」
  桑寧搖搖頭,「一會吧,現在還不想喝。」她的腦袋暈暈的,鼻子裡全部是汽油與廢氣的味道。
  徐初陽招手叫來服務生,他指了指桑寧手邊的那杯白開水,「換成檸檬水,要溫的。」
  「好的。」
  「那個……」桑寧抬手欲言。
  「加四片檸檬。」徐初陽替她補充道。
  桑寧抬眼看過去,對方暖到不行的微笑令她有些心跳加速。
  徐初陽並不是那種濃眉深目的標準帥哥,單眼皮、厚嘴唇,不算俊美卻很有味道,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牙齒潔白,簡直迷人得男女通吃、老少全殺。桑寧自認自己並不是花痴,一開始認識徐初陽的時候,也只是對他的店裡的免費餐點比較感興趣而已,可伴隨著越發深入的交往,他的五官、身材、微笑,無一不在影響著她的審美觀。
  不知不覺間,徐初陽於她已經變成了和大賣場裡減價商品一樣,是極具誘惑力的存在。
  「怎麼了?」見桑寧一直盯著他瞧,徐初陽開口問她,「有話要對我說?」
  這句提醒將她從徐初陽的魅力漩渦裡拖了出來,桑寧眸子微顫,立刻撇開目光,該死,現在可不是花痴的時候,「沒什麼。」
  「對了,不是說今天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我講,什麼事?」
  是啊,她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話要說。明明早已作好了準備、打好了草稿,可是在徐初陽的笑容攻勢下,桑寧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灑脫如她,還從來沒有這樣優柔寡斷的時候,「我想說……」
  「嗯?」徐初陽一臉很有耐心的樣子。
  適時出現的服務生解救了桑寧。她忙拿過杯子喝了口檸檬水,對上徐初陽探詢的目光後,忍不住又喝了幾口,再喝了幾口,直到將一整杯檸檬水都灌下肚後才放下杯子,忍不住打了個嗝。
  「再要一杯嗎?」她看起來似乎渴壞了。
  「不要了。」
  看桑寧似乎很難以啟齒地樣子,徐初陽很貼心地岔開話題,「那先吃飯吧。」
  「不要!」還吃飯,當初要不是因為嘴饞,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情景了。更何況肚子裡藏著心事,剛才又灌了這麼多檸檬水,就算是不要錢的晚餐,她還是一點都吃不下,「還是現在說吧。」
  徐初陽被她勾起了好奇心,笑意淺淺、眸色轉濃,「看樣子是很嚴肅的事情呢。」他微微傾身,輕按住桑寧的手。
  她下意識地縮了一下。徐初陽卻彷彿什麼都沒看到,粗糙的指摩挲著她柔滑的手背,「怎麼,是有關婚禮的事情嗎?」
  「應該算是。」
  「怎麼了?」
  桑寧垂眸看著那隻覆在自己手背上的、骨節分明的大手,一想到自己即將要宣布的事情就覺得好心痛。可她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的,如果不這樣做,她會更痛。當瞳眸深處的猶豫完全被篤定所取代後,桑寧才抬起頭,「我想取消婚禮。」
  徐初陽的手微微一顫,桑寧注意到了,她垂眼看去。
  幾秒後,徐初陽的聲音響起來,溫和好聽,蘊著三分笑意,「好,如果妳想要延期的話,我們就……」
  「不,不是延期。」是取消。桑寧抬起頭,卻沒有把話說完。
  沉默,令人頭皮發麻的沉默,桑寧感覺到那雙溫熱的大手被緩緩地抽了回去。徐初陽將手攏到桌下,不著痕跡地挺直了背脊。
  他的臉上並無異色,唇角甚至還保持著上揚的弧度,但桑寧卻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眼神冷了下來,帶有強大壓迫力的氣場從他身上散射而出,瀰漫在兩人之間,「妳的意思是……」
  桑寧摘下了眼鏡,一張秀淨素美的小臉呈現在溫暖的燈光下,沒有了障礙物的遮擋,徐初陽終於看清了對方的表情。他的目光越發冷沉,可桑寧卻硬扛著沒有將目光撇開,「我要分手。」

  第一章

  桑寧並不是那種一眼就會令人注意到的美女,要不是之後成為了男女朋友,徐初陽根本不會想到她被眼鏡遮去了大半的小臉是如此的清秀可人,更不會知道那隱藏在寬鬆衣物下的嬌軀竟是那般惹火誘人。所以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徐初陽只是覺得這個女孩有點奇怪,僅此而已。
  九個月前,在某家分店的等候區裡徐初陽第一次見到了桑寧。
  那時正值初春,乍暖還寒的時候,她穿著條紋T恤、黑色開襟毛衣,坐在等候區最角落的單人沙發上,正垂著頭看攤放在膝蓋上的一本書,披散的長卷髮遮住了兩頰,碩大的眼鏡已經溜到了鼻梁中間。
  徐初陽隨意地掃去一眼,而後便在桑寧對面的沙發上坐下。
  「A35號、B22號、D4號顧客請入席。」語音叫號系統在等候區響起。
  徐初陽拿起眼前的美食雜誌隨意地翻看,沒過一會,那道機械女聲又響了起來,「A35號顧客請入席,A35號顧客請入席。」語音叫號系統連叫了三次,然後跳過,開始叫下一位。
  徐初陽並沒有多留意,而是一面低頭看著雜誌,一面抬手招了招。立刻有服務生湊上前,「請問你需要些什麼?」
  因為平時很少露面,再加上每次出現都乖乖等叫號吃飯,從來不要求特殊待遇,所以除了幾家分店的店長與主廚外,普通的服務生並不知道徐初陽就是自己的大老闆。
  「一杯檸檬水。」
  「好的,請你稍等。」
  對面的女孩抬起了頭,看看他,又看看服務生。
  當徐初陽的檸檬水上桌之後,過了片刻,那女孩也招手叫來服務生。
  「請問妳需要些什麼?」
  「你們這邊的等候區都提供什麼飲品?」
  服務生報了幾樣。
  「免費?」
  「是的。」
  「那我要一杯檸檬水。」
  「好的,請妳稍等。」
  「欸,對了。」
  剛走開一步的服務生又折返回來。
  「你們這的檸檬水裡有幾片檸檬?」
  服務生明顯地愣了一下,「一般都放兩片。」
  「放四片加錢嗎?」
  徐初陽的目光也從雜誌上挪到了對面女孩的臉上。
  「呃……不加的。」
  「那我要四片檸檬。」反正又不要錢。
  「好的,請問還有其他需要嗎?」
  「沒有了,謝謝。」
  「好的,請稍等。」
  在此後的半小時裡,桑寧一共要了三杯檸檬水,每杯都要了四片檸檬,另外還要了一碟點心,她古怪的行為不由得令徐初陽多看了她幾眼。
  徐初陽覺得這女孩就是來店裡蹭WiFi、點心和檸檬水的。因為當他進去吃飯的時候,她坐在那裡看書;當他用餐完畢離開的時候,她還坐在那裡看書。
  離開的時候,徐初陽特意從等候區穿過,途經女孩身邊的時候忍不住側頭一瞧,不經意間瞧見了那張被隨意放在茶几上的號碼牌。印刷在上面的黑體英文字母與數字透過眼鏡鏡片,清晰地在他眼前呈現,A35。
  原來她就是那個連叫幾次都沒出現的A35號。在等候區拿了號碼牌卻不吃飯,果然是來蹭東蹭西的。
  徐初陽搖頭一笑便離開了。他前腳剛離開,桑寧後腳便接到了閨密打來的電話。
  「喂,邢小妮,妳搞什麼,怎麼還沒出現?」
  邢妮是她高中時期認識的好閨密,雖然畢業後對方去了加拿大讀書,可她們卻始終保持著聯絡。
  這一次閨密難得回國,兩人便約在了今天見面。可誰承想邢妮臨時遇到了些問題,電話雖然接二連三地打來,可人卻遲遲沒有出現。春風猶寒,桑寧不想傻站在風裡等,可附近又沒有那種買杯飲料就可以坐一下午的飲料店或速食店,更何況她也並不想掏那杯飲料錢,於是便跑進了距離自己最近的半品齋,隨便取了張號碼牌,然後便躲進等候區。
  「這次是真的到了嗎?如果我出去後看不到妳的話……」
  電話那頭的邢妮再三保證,她才緩和了語氣,「好吧,看在妳一年才回來幾次的分上,再原諒妳一次。」桑寧歪著頭夾住手機,胡亂地將書塞進布包包裡之後便站起來朝店外走,「冷倒是不冷啦,我找了地方等。」快要走到店門口的時候,她又停下來,神色古怪地摸了摸小腹,「唔,小妮,妳再等一下,我要先去下廁所。」
  糟糕,剛才的三杯檸檬汁要出來了!桑寧折回到店裡直奔洗手間。而這時,已經開車離開的徐初陽也早已把今日的這段小插曲拋到了腦後。

  ◎             ◎             ◎

  那天離開半品齋後,桑寧和閨密邢妮玩了一整天。
  晚上回到家,桑寧哀傷地發現裝在布包包裡的飲料蓋子沒有擰緊,葡萄汁灑了半瓶,新買的布包包被染髒了不說,連裡面的東西也都被殃及,飲料錢、重新購置新書的錢……清洗布包包時又聯想到今天多花掉的水費,桑寧不免更心疼了。
  「葡萄汁嗎,那妳千萬不要用肥皂洗哦。」
  「啊?」桑寧舉著手機,低頭看向剛剛被她泡進洗手臺的布包包。
  對清潔整理這種工作有著極高熱情的邢妮立刻來了精神,「因為肥皂是鹼性的,會使葡萄汁的顏色加重……」
  桑寧立刻叫停,「妳直接告訴我要用什麼洗就好。」
  「白醋、米醋都OK,浸泡在被染髒的地方,過幾分鐘再用清水沖洗就可以啦。」
  按照邢妮的方法,她成功地清洗掉了汙漬。
  將布包包晾好後,桑寧繼續和邢妮講電話,她坐在臥室的地板上收拾原本放在布包包裡的那些東西,將手機擺在床頭開著擴音,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
  聊到一半,桑寧忽然咦了一聲。
  「怎麼了?」
  「這是……」她將映入視線的幾張卡片撿起來,瞧了幾眼之後恍然大悟道:「啊,是優惠券。」
  「什麼優惠券?」
  桑寧簡單地解釋了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我今天在半品齋等妳時撿到的。」
  「大概是哪個客人丟在那裡的吧。」
  「為什麼要丟掉?」優惠券不是可以折價的嗎。
  「因為面額很小吧,為了那點錢還要再去吃一頓飯,得不償失。」
  對一般人而言這樣確實有些虧本,可桑寧並不是一般人,她有著年輕女性的外形、家庭主婦的習慣和摳腳大叔的情商,雖然平素做事乾淨俐落、大剌剌,可但凡與錢沾上關係的事,她都會體現出超乎尋常的智慧,絕對是鐵公雞中的戰鬥機,更何況這樣的事並不是桑寧第一次遇到。
  桑寧眼珠一轉,已透出三分狡黠,「不過有的店是可以同時使用優惠券的哦。」
  「半品齋好像就是這樣子。」
  「妳去過那裡?」
  「沒時間啊,聽說那裡的東西確實好吃,只可惜加拿大沒有分店,巴黎倒是有一家……哎,看來又要等下次回國才能吃到了。」
  「那妳試過同時使用多張優惠券嗎?」
  「沒有耶,前幾天我二哥去時倒是拿到幾張,只是還沒……」
  終於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桑寧紅唇一彎,黑潤的瞳眸亮得驚人,「妳肯定是沒時間去啦,不如把優惠券送我好了。」
  「啊?」

  ◎             ◎             ◎

  半品齋,後臺廚房。
  剛剛嚐完上一道菜的徐初陽用清水漱了漱口,等了片刻後才又拿起筷子。
  「這道叫玲瓏醉。」
  精緻的餐盤中,形狀飽滿、顏色漂亮的杏鮑菇圍成扇形,中央以花椰菜略做點綴,盤周擺有檸檬片。
  「名字倒是雅,賣相也不錯。」徐初陽淺淺一笑,挾了塊杏鮑菇入口。
  「怎麼樣?」
  「菇肉鮮甜軟彈,咀嚼過後唇齒間還殘留著淡淡的茶香,口感很清爽。」
  主廚剛想說些什麼,一抬眼便瞧見店長匆匆走進來,「怎麼回事?」
  店長看向徐初陽,他正在喝水,眉角稍揚,無聲地詢問。
  「老闆,賀先生又來了。」
  「他找我?」
  店長搖搖頭,「他還不知道你也在。」
  徐初陽毫無訝色地點點頭,轉而看向主廚,「我們一會再繼續。」
  「好。」
  放下水杯,解開圍裙之後,徐初陽離開後臺廚房中專門用來試菜的小間。
  正在收銀臺前等候的英俊男人是徐初陽的好友兼妹夫,賀昕。長腿輕疊的他心不在焉地半倚在櫃檯檯面上,一隻手插在褲子口袋裡,臂間的空隙裡放著西裝外套,姿態閒適卻難掩高貴。
  「阿昕。」
  賀昕聞聲抬眸,露出半掩在纖長睫毛下的,冷厲如黑晶石的雙眸,「你也在?」眼角稍揚,表示詫異。
  「來嚐嚐新菜。」
  徐初陽走到收銀臺後,與他面對面而站,「小鴻又想吃蛋黃奶香包了嗎?」
  賀昕點了點頭。最近這段時間賀昕來半品齋的目的只有一個,給兩歲的寶貝兒子賀正鴻買他最愛吃的蛋黃奶香包。徐初陽的精明與吝嗇是眾所周知的,所以要不是兒子喜歡,賀昕才不會傻得跑到這裡來讓徐初陽痛宰。
  「其實也不用你跑一趟。」吩咐廚房去做之後,徐初陽笑吟吟地看向賀昕,「打個電話來,我直接讓人送去就好。」
  「你會這麼好心?那可以不付外送費嗎?」
  賀昕的質疑換來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徐初陽的笑容更溫柔了,「當然不可以。」
  好吧,這才是他的行事風格。賀昕冷聲譏笑,「我很好奇,免費給小鴻提供蛋黃奶香包這個承諾你能堅持多久。」
  「直到他不再喜歡吃為止。」對待自己的外甥,徐初陽還是很大方的。
  「最好是這樣。」
  在等待蛋黃奶香包出爐的這段時間裡,兩人聊到了徐初陽最近的感情問題。
  「聽茵茵說你的相親又失敗了?」徐茵茵,他的小嬌妻,也是徐初陽的妹妹。
  「我以為你不會關心這些八卦的。」
  「確實如此,只是連續十幾次相親失敗的你也難免會勾起我的好奇心。」賀昕優雅地抬手支住下巴,淺唇微勾,黑眸中透出一絲幸災樂禍,「這次的女孩還是不合你的意?」
  徐初陽點頭,笑容無奈。
  賀昕一點都不覺得奇怪。鐵公雞的性格特色已經融入徐初陽的四肢五臟,觸及到他生活中的每個角落。除去工作和生活,在感情方面徐初陽都難掩吝嗇的本色,連找個女朋友都以是否節儉為標準。
  太愛錢的不行、太愛美的不行、太小資的不行,太奢侈的更不行。在這十幾個女孩裡,生活條件優越或者普通的女孩都不夠節儉,他不喜歡;而生活條件清貧寒酸的女孩又大多是看中徐初陽的家境與財富,誰也不肯在嫁人之後還過摳門的日子。所以相來相去,徐初陽始終沒碰到中意的。
  他雖然不急於結婚,可爸媽卻催得很緊,所以這樣屢相屢敗的經驗令徐初陽被老媽唸得焦頭爛額。
  「真想知道到最後你會娶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做老婆。」
  「我的擇偶標準很簡單。」他只是想找一個節儉的女人有這麼困難嗎,徐初陽也覺得很無奈、很委屈。
  賀昕吊著眼角睨他一眼,「恐怕只有你一個人這樣覺得吧。」
  這時服務生將已經打包好的蛋黃奶香包提了出來,徐初陽眼中的無奈立即被笑意取代,他看向服務生,「再給這位先生外帶一杯龍岩。」
  賀昕眉頭一擰。
  徐初陽解釋道:「這是我店裡最好的茶飲。」
  「你……」
  「味道很不錯呢,路上慢慢喝。」徐初陽丟給賀昕一個微笑,「價錢給你九五折。」
  「徐初陽,你真是夠了。」
  這傢伙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掉強迫推銷的毛病,賀昕還想再說,卻見徐初陽已經施施然地往後臺廚房走去。
  將主廚新研製出的菜色一一嚐過之後,已經到了晚飯時間,徐初陽吃得半飽,便打消了在店裡吃飯的念頭,準備就此離去。
  位於新世紀購物廣場的這家分店整體裝潢是中國風,小橋流水、涼亭樓閣,就連腳底下的地板都仿成了鵝卵石小路,迂迴蜿蜒,穿插在造型別緻的桌位之間,獨具匠心的布局安排,使得店內賓客滿座,卻不見絲毫喧囂擁擠。
  徐初陽穿行於其中並沒有引來太多的關注,不過但凡有人抬眼看到了他,視線就一定會駐留片刻。雖說不是濃眉大眼、唇紅齒白的標準帥哥,可徐初陽的外型仍舊是十分出眾的,堅持健身的習慣使他擁有一副顯而易見的好身材,肩膀寬闊、腰背間實,是任何布料都無法掩飾的精實線條。
  就像現在,徐初陽穿了件駝色毛線衣,微鬆的圓領口中露出內裡白色T恤的圓領。淺色的水洗牛仔褲包裹著肌肉結實的傲人長腿。明明是簡單居家到不行的打扮,卻被他穿出了一種強烈的自我風格,那種溫暖又誘人的氣質比模特要硬朗,卻又比硬漢要柔和。
  徐初陽並不自戀,卻也習慣被女孩注視,可很顯然,現在這個迎面走來的女孩和他以往所見過的不一樣。
  當徐初陽經過等候區的時候,正巧遇到一個女孩從裡面走出來。眼前的路有些窄,女孩直直地走到他面前,停下,抬頭推了推眼鏡。
  徐初陽微笑,往旁邊一讓。照理說,任何女孩對他的笑容都不具備抵抗力,可這個女孩卻完全不吃他這一套,隨口道謝後,便低著頭走了過去。
  徐初陽微微一愣,片刻後又搖頭失笑,難道他也被尤成漢傳染得自戀起來了嗎,真是的,又不是所有女孩看到他都應該臉紅。只是那個女孩怎麼看起來似乎有些眼熟呢。
  「欸,妳瞧,她又來了。」
  「誰?」
  「就是剛剛進去的那一個。」
  身後傳來的議論聲令徐初陽步伐略停。
  「啊,是那個吝嗇女哦。」
  「妳們在說誰呢,什麼吝嗇女?」又有第三個人參與了進來。
  「就是她啦。」
  短暫的一靜。徐初陽猜她們是在給第三個人指明目標人物。不知道為什麼,他本能地覺得她們是在說那個面熟的女孩。
  「她怎麼了?」
  「妳是新來的還不知道,這已經是這個月裡她第三次來我們這邊蹭飯了。」
  蹭飯,徐初陽眉頭一擰,似乎陷入了回憶。片刻後他眉心舒展,啊,是她,那個不久之前他偶然遇到的,在等候區蹭東蹭西卻不掏錢吃飯的女孩,怪不得會覺得眼熟,怎麼,她又來蹭飯了?
  「哈,蹭飯,那為什麼還要放她進去?」
  「其實也不算蹭飯啦,只是……」
  徐初陽也覺得奇怪,於是不由得返身朝那幾個女服務生走去。

  第二章

  其實這樣短期內在同一個地方蹭飯的事情,桑寧也是第一次做。她雖然喜歡利用優惠券來吃白食,可卻因為收集工作十分難做而無法保證成功,畢竟優惠券都有期限,一般人根本沒辦法在短期內收集到時限差不多的優惠券。連桑寧這個蹭飯達人,也不能次次都用這種方式吃白食。
  就像這次,她撿到的優惠券加上向邢妮要的,再算上之後通過其他管道找來的,林林總總加起來也只夠她吃一頓而已。可就是這一頓,讓她無法控制地愛上了半品齋。像這種味道好、分量足、折扣幅度大、優惠活動多的餐廳,真是讓桑寧想不愛都難啊。
  美味與優惠的誘惑令她一改往日的原則,開始通過網路搜索半品齋試吃、免費、半價、抽獎的優惠資訊,想盡辦法地來蹭飯。在這方面有著過人智慧的她,成功地在一個月之內白吃了兩頓大餐。
  而今天,桑寧是通過生日免費申請蹭到飯的。
  大餐吃到一半的時候,等候區外的徐初陽也通過服務生了解到了最近這段時間桑寧的所作所為。
  身為半品齋的老闆,資深的鐵公雞,徐初陽雖然不會算計別人,但虧本的買賣也是絕對不會做的,對方這種蹭吃蹭喝的行為本應該令他感到不悅,只要徐初陽想,他可以有一百種方法從這個女孩身上把錢賺回來,可徐初陽並不打算這樣做。
  服務生的議論和不久前那次偶遇的記憶,令徐初陽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念頭,這個女孩很吝嗇,而他正在尋找吝嗇的女人。
  他們給徐初陽看了她曾經填寫過的顧客反饋卡,桑寧,這是她的名字。
  沉吟片刻後,徐初陽忽然問:「她在哪一桌?」
  桑寧正低頭聚精會神地瞧著手機,纖細白皙的拇指在螢幕上輕劃,顯示出最新免費試吃活動的頁面,清晰地倒映在她黑棕相間的清透眸子上。
  一分鐘後,她關掉頁面,放下手機,素面朝天的秀美小臉上浮現出凝重的決絕神色,好吧,不准再看了,了解再多的優惠活動也沒用,她已經下定決心不會再來半品齋蹭飯。
  為什麼呢?因為桑寧是有原則的鐵公雞,要不是半品齋的食物實在太好吃,她是絕對不會在一個月之內,在同一家店裡連續蹭吃三次的,畢竟這種認準了一隻羊來揪羊毛的行為不太厚道,所以她下定決心,今天是最後一次來這裡蹭飯。
  最後一次,絕對是最後一次。再這樣下去的話,就算她自己良心過意得去,店家也不會甘願被宰。再者說,這邊的飯菜也沒有那麼、那麼的好吃啊……五秒鐘後,桑寧摘下眼鏡,滿臉沮喪地將臉埋進手心。她在騙誰呢,半品齋的菜簡直好吃到令她想哭,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可以天天……
  「小姐,妳還好嗎?」
  驟然飄來的一道男聲令桑寧的嘆息戛然而止,停頓了幾秒後,她抬起頭來。
  秀淨清麗的容顏躍入徐初陽眼簾,是意料之外的精緻,那一刻,這個在他記憶中始終模模糊糊的女人忽然變得形象鮮明又立體起來。
  「我很好。」桑寧重新戴上那副又大又圓的眼鏡。
  啊,又被遮住了。失望自徐初陽眼底掠過。
  「你是……」懷疑的目光透過鏡片將眼前的男人上下打量。他是誰?只思考了一秒,桑寧便猜出了一個答案,她擺擺手,滿臉嫌棄,「對不起,我什麼都不需要。」說完便又低下頭。
  徐初陽眼底的失望變成驚愕,繼而又轉為莞爾,這年頭,吝嗇卻又有意思的女人真是不多見了。
  他沒有走,根本不用抬眼看,桑寧也能感覺到那高大的身影還覆蓋在自己的頭頂上。
  眸光心不在焉地停留在手機螢幕上,微抿的唇角已洩露出不耐。半分鐘後,她不由得再度抬頭,可是滿腔的驅逐臺詞卻在迎上那道含笑目光的時候被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溫暖柔和的燈光將他剛毅的輪廓映得有些柔和,他的站姿優雅、笑容溫柔,似乎一直在等待她抬頭、等待她詢問,與生俱來的紳士氣質自眉梢眼角間瀰漫出來。
  「還有事?」桑寧發問。心中暗嘆現在的推銷人員都是這種素質的嗎,真是讓人無法拒絕呢。
  「抱歉。」徐初陽半垂著頭,「或許是我的唐突引起了妳的誤會。」
  桑寧暗藏在鏡片後的眸子眨動了幾下,「誤會?」
  「我並不是推銷人員。」
  「那你是誰?」
  「徐初陽。」
  「徐初陽又是誰?」
  「這家店的……」徐初陽笑容一深,選擇撒個小謊,「店長。」
  桑寧臉色一變,完了,店長,蹭飯的事被發現了?沒道理啊,「哦……好吧,徐店長。」桑寧佯作鎮定,「請問你有什麼事?」
  「我可以坐下說嗎?」徐初陽一隻手搭在椅背上,笑意暖暖,溫柔得好像在詢問桑寧是否願意共舞。
  桑寧當然想說不可以,不過以往的蹭飯經驗告訴她,這種時候一定要保持鎮定,她並沒有做錯什麼,之前的幾頓飯她蹭得堂堂正正,每次都是有正當理由的。
  「可以。」她佯作鎮定。
  徐初陽禮貌地道謝,繼而拉開椅子坐下,打算開門見山,直奔主題,「桑小姐,妳是否……」
  「沒錯。」桑寧強硬地打斷他,想要先發制人,「我確實吃過三次免費的晚餐,可那都是正大光明的,你們可以去調查。第一次我有用優惠券,加起來的金額甚至比我所花的還要多。」
  「桑小姐……」
  無視掉他的欲言又止,桑寧兀自說個不停,「第二次……」
  像她這樣利用優惠折扣白吃白喝的人,徐初陽見得多了,卻從沒見過如此理直氣壯的,徐初陽無奈地笑。
  「第三次,也就是今晚,是我的生日。」
  「桑小姐……」
  「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我可以拿證件給……」
  「桑小姐!」
  足以引起他人注意的音量,終於打斷了桑寧的滔滔不絕。正準備回身掏包包的桑寧停下來看他,大眼鏡從鼻梁上滑下來半吋,「嗯?」
  「證件就不用拿了。」徐初陽哭笑不得,「我問的不是這個。」
  理直氣壯的長篇大論令桑寧有些口乾。她下意識地抿了抿唇,「那你想問什麼?」
  「我想問,妳是否願意和我約會?」

  ◎             ◎             ◎

  筆記型電腦的螢幕上呈現出兩個視窗,一個視窗正在播放電影,另一個是視訊視窗,螢幕上映著閨密邢妮的臉。桑寧剛把前幾天發生的事轉述了一半,她就已經忍不住尖叫起來,「不要告訴我妳答應他了。」
  「我為什麼不答應。」桑寧一邊淡定地看電影,一邊伸手從旁邊的塑膠袋裡掏零食吃。
  「你們才第一次見面耶。」
  桑寧喀嚓喀嚓地咀嚼著零食,「第一次見面又怎樣。」
  「妳對他幾乎一無所知啊。」
  「唔……」桑寧瞧她一眼,然後又將目光滑向旁邊的電影視窗,將口中的零食吞下肚之後說:「我知道他叫徐初陽,是半品齋的店長。」
  「誰知道是真是假。」
  「他那天把店裡的免費小吃都給我打包回來了。」她提起床上的塑膠袋,「喏,妳瞧。」
  「說不定他是那裡的領班服務生呢,這些小零食也不值幾個錢啊。」
  桑寧不緊不慢地拿了個零食塞到嘴裡,「服務生也無所謂,職業不分貴賤。」
  「我當然也沒有要歧視服務生的意思啦,我是說萬一他是壞人怎麼辦?」
  「他看起來不像壞人。」
  「壞人怎麼會把壞字寫在臉上啊。」
  「就算他是壞人,我也不會吃虧的,妳忘了嗎,我會跆拳道。」
  「拜託,妳才練了兩個月。」
  這一次桑寧沒有立刻回答。倒不是因為她無話可說,而是電影演到了很重要的一處。她盯著電影看了會之後,才慢吞吞地說:「師父說我天賦異稟,進步很快呢。」
  「這不是重點好嗎。」邢妮徹底被這個閨密打敗了。
  對金錢異常敏感的桑寧為什麼在其他方面就神經這麼大條呢,果然是摳腳大叔的情商啊。身為旁觀者,她有時很慶幸樸素的打扮遮去了桑寧多數的女性魅力,要不然就憑桑寧的危機意識,早不知道被壞蛋坑過幾次了。
  「那什麼才是重點?」桑寧吮了吮手指頭。
  「重點是妳為什麼一定要和這個男人約會啊,他很帥嗎?妳不可以被美色所誘惑啊。上次那個新聞妳忘記了嗎,那個女生就是……」
  「邢小妮。」桑寧啪地一下按下停止鍵,暫停了電影後,無奈地看向她,「不會出事的。」
  邢妮撇了撇嘴,不高興地瞪著她,「他很帥吧?」
  「還好。」
  「那妳喜歡他哪裡?」
  「我不喜歡他啊。」她只見過這個男人一次,怎麼會喜歡上他。
  「那妳還要和他約會!」
  「因為他……哎,妳聽到一半就開始囉嗦,其實我還沒說完呢。因為他用三次免費的用餐機會來換和我約會一次,所以我才會答應的。」桑寧拍去手心裡的零食殘渣,輕吁了一口氣,「這樣妳可以理解了吧。」
  「理解個屁啦。」
  桑寧不解地看著邢妮。
  「這算什麼怪理由,用這種方式來搭訕的男人也是個怪咖吧。」
  很怪嗎?桑寧覺得沒有,一次約會換來三頓飯,更何況約會對象又是難得的英俊優雅,所以這筆買賣應該並不吃虧,「不要大驚小怪了,只是約次會而已,又不是要交往。」
  「可是……」
  「好啦,我保證就這一次,因為我都答應他了啊。一次過後,我絕對不會再和這個人聯絡了。」
  邢妮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她了,只得重重一嘆,問:「那你們約在哪一天?我陪妳去。」
  「今天。」
  「什麼!」
  「晚上六點。」桑寧看了眼螢幕下方的小時鐘,又吮了吮手指,「還有半小時喲,妳趕得及嗎?」
  「別說是我,妳都趕不及了吧,現在是下班的高峰時間,妳又搭公車,不管你們約在哪裡,時間都不夠啊。」
  「我不搭公車。」桑寧將空空如也的塑膠袋捏成一團丟進擺在床下的卡通圖案垃圾桶裡,準備爬下床。
  邢妮彷彿聽到了一個天大的新聞,「難道妳要坐計程車?」
  「怎麼可能,徐太陽說會來公寓樓下接我。」
  「人家叫徐初陽好嗎。」
  「都一樣啦。」
  「哪裡一樣……啊,這個不是重點,我想說,妳居然連地址都告訴他了?桑寧,妳……」邢妮咆哮到一半,桑寧便啪地一下切斷了視訊。
  雖然深知邢妮是出於關心,可她實在不喜歡聽人囉嗦,只求現在耳根清靜一點,大不了事後再去道歉好了。更何況她這個閨密哪裡都好,就是危機意識敏感異常,已經嚴重到被害妄想的程度。只是吃個飯而已嘛,哪有邢妮想得這麼嚴重。

  ◎             ◎             ◎

  事實證明,邢妮確實是多慮了。
  約過一次會之後,桑寧仍舊是四肢健全、身心健康,由此可見徐初陽真的沒有從她身上摘掉一兩個器官的興致。
  「說不定他是放長線釣大魚呢。」舊時光租書店裡,邢妮坐在櫃檯後的高背椅裡,沒什麼底氣地提出自己的假設。
  「邢小妮,妳夠了哦。」桑寧端著咖啡杯從書架後走出來,老大不高興地說:「我看起來就那麼好騙嗎?」
  要說在金錢方面,誰都騙不了精明過頭的桑寧。不過在感情方面嘛……邢妮忍不住咕噥,「情商連國中生都比不過,怎麼能讓人不擔心。」
  「喂,我都聽到了。」腹誹說得那麼大聲,當她的耳朵是擺設嗎。桑寧黑著臉把杯子放到櫃檯上,往前一推,「喝妳的咖啡,少囉嗦了。」
  「泡這麼濃?」邢妮捧起咖啡,訝異地眨眼。平時有本事把咖啡泡成和檸檬茶一個顏色的桑寧居然捨得給她放這麼多咖啡粉,莫非老天要下紅雨了。
  桑寧坐回到櫃檯後,隨口說:「還有一個禮拜就過保存期限了。」
  邢妮無語,她就知道。
  「幹麼那副表情,過期食物是不能吃的啊。」
  「那就丟掉啊。」
  「好浪費。」
  真是敗給她了,邢妮悶悶地說:「好朋友就是用來幫妳解決過期咖啡的嗎,去叫那個約妳的怪咖男來喝啦。」
  「說不定以後都見不到了,要怎麼喝。」
  正對著咖啡吹氣的邢妮動作一停,「為什麼不會再見面?」
  「因為飯已經吃過了啊。」
  桑寧順手抱起堆在櫃檯上的幾本書,折回到書架前放好,心想難道還要讓人家一直請客請下去嗎,那樣也太不厚道了,她雖然有點貪財,但還是滿有原則的。再說,上次吃過飯後,徐初陽也沒提再見面的事情啊,於是一根筋的桑寧便覺得他們或許就不會再見面了。
  不過邢妮好像扭曲了她的意思,「所以就沒有聯絡的必要了?」蹭過飯後,就要把人家甩掉了?
  桑寧並沒有聽出她的潛臺詞,隨口一應,「是啊。」
  「所以妳執意要和他見面,還掛斷我的電話,就只是為了一頓飯啊。」
  唔,算是這樣吧。桑寧選擇了默認,她確實是禁不住可以蹭飯吃的誘惑才會去赴約的。
  邢妮哭笑不得,「真是敗給妳啦。」她怎麼會忘記桑寧的情商基本為負數,居然還傻得去擔心桑寧會被別有用心的怪咖男迷惑,丟了清白又白費真心,可如今想來,桑寧活到現在二十二歲,恐怕只被金錢和美食迷惑過吧。所以現在邢妮忽然開始同情起那個怪咖男了。
  「有什麼好笑的?」桑寧轉過身,一臉疑竇地看向滿臉苦笑的閨密,「喂,妳很奇怪欸。」
  「我哪裡奇怪了。」奇怪的人是她才對吧。
  「之前死活都不肯讓我去和人家見面,現在不見面了,妳又囉嗦這麼多。」所以到底是怎樣?
  「我只是沒想到妳真的可以做出為了一頓免費的晚餐,去和陌生男人約會的事情。」
  對於閨密的揶揄,桑寧一本正經地回應道:「妳當然不會想到。」
  「哦?」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