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把秘書拐回家
【6.2折】把秘書拐回家

臉紅紅1023--七季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七季
出版日期:
2018/08/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20
王爺別這樣
NT118
銷量:12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17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22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53
從此君王不翻牌
NT118
銷量:33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52
夜劫
NT118
銷量:76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52
友妻
NT118
銷量:52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118
銷量:4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52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49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2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54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79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76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4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2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6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65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6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63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54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2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27
冷夫不好睡
NT118
銷量:118

追求女人時,不怕她難追,就怕她太愛了;
男人愛上時,不怕他囂張,只怕他不愛了。


有人說崔喬生性涼薄,有人說他不懂變通, 更有人說他自視甚高,
誰知這麼個住在神壇的男人, 生平第一次被女人死皮賴臉地追求,
竟毫無招架之力, 明明過去追他的女人不少,畢竟他長得帥。
可楚楠竹這個傻兮兮的丫頭,不要他的錢,不要他的人, 成天只會在他身後追著跑。
也不知是心疼還是心動了, 看著別人追她,他不但大吃飛醋,索性把人給拐上床。
四年的炮友關係,楚楠竹知道,她跟崔楚不過是床伴, 他應該沒愛過她,
而她以為自己對他的喜歡, 是任何下限都不是下限。卻在被他半推半就,
半哄半騙當他的女人後,心酸的發現, 想被寵愛的她,貪心的想,
可不可以他的愛再多給一點。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崔喬背著雙肩背包邊走路邊發呆。
  這條路是他每天回家的必經之路,他任由自己思緒雲飛天外,憑著本能形成的自動導航功能,拐進了一條兩邊都是店鋪的街道。
  這條街是因附近居民開立店家形成的,日用品一應俱全,下班的人路過這裡,什麼東西都可以買齊,十分方便。
  可對崔喬這種不知柴米油鹽為何物的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來說,這條熱鬧的街道就成了他回家路上的阻礙。這裡人流量驟然攀升,他便無法讓自己腦子放空,不然很容易撞到路邊的東西。
  他抓著雙肩背包的背帶,小心地避讓著周圍來往人群,一路披荊斬棘,眼看就要到街道出口,前面右轉再走幾分鐘他就到家了。
  突然,一棵大白菜擋在他眼前,那棵大白菜出現之突然,離自己距離之近,但凡他再多挪出去半步,整張臉就要被大白菜來個天然面膜。
  崔喬機警地定住腳步,被那棵大白菜成功攔下。
  他偏離視線,轉而去看那隻舉著大白菜的手。那隻手屬於一個小女生,崔喬不擅長看人年齡,但很肯定她還在上學,因為她身上穿著校服,不過校服外面套著的圍裙上寫著佳佳蔬菜的字樣。
  崔喬抬頭,那女生背後的店鋪招牌上,也印著相同的字樣。
  「今天的大白菜很新鮮,煮湯還是炒菜都很不錯,來一棵吧!」那小女生像是很擅長面對顧客,露出職業的笑容。
  大白菜新鮮?崔喬不懂得怎麼分辨菜新不新鮮,他就知道自己只不過是看了那棵大白菜一眼,那小女生便將其理解為還真的很新鮮啊,那就來一棵吧,謝謝你,於是愉快地將那棵大白菜推進他懷裡。
  他被動接過,沒想到大白菜這麼重,而且還這麼大。
  他想說什麼,那小女生繼續用那洋溢著熱情的清脆噪音問他:「還需不需要別的菜?芹菜也不錯,這季節應該多吃芹菜,不如到店裡去看看吧。」他便又閉嘴,改為搖頭。
  比起猜人年齡,他更不擅長應付這種熱情的人,怕被對方牽著走,索性放棄掙扎,從口袋掏出零錢放到小女生手裡,頭也不回地抱著大白菜離開那間可怕的蔬菜店。
  走了幾分鐘,崔喬到家了。
  他家在一樓,他回了家,先把背包放在玄關處的矮櫃上,再進屋裡。
  本該是客廳的地方幾乎沒有和別人家客廳相似的地方,別人家擺著茶几的地方,他家則是放著機器,別人家放沙發的地方,在他這就由一張大到可以開會的桌子代替。
  那桌子雖然大,但禁不住東西太多,各種成疊的圖紙雜誌就把面積用掉了一半,另一半還要再分割出一部份放工具。
  牆壁的一面被做成了可投影的牆面,另一面則經過處理,做成了展示牆壁,用來擺放各種帽子。
  整整一面牆的帽子,形狀顏色沒有一頂重複,讓人一眼看去先是頭暈,再來才是震撼。
  但對崔喬來說,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他就是做這個行業的設計師。
  他站在自己的家,同時也是工作室的地方,手足無措。
  主要是懷裡這棵大白菜讓他無所適從。
  他猶豫著總不能把大白菜放到工作臺上,可臥室是他的私人區域,更不能被這棵菜弄髒。他就那樣在門口晃了半天神,才反應過來自己家是有廚房這個區域。
  好不容易給大白菜找了個安身之處,崔喬又開始琢磨該拿這棵菜怎麼辦的問題。做了吃是最普遍的方法,可是他不會,放著等爛又很浪費,而且每次看到這個異物都會影響他的心情,他到底為什麼會帶這個東西回家?
  商店街,真是個恐怖的地方。
 
  ◎             ◎             ◎
 
  隔天,崔喬從那條街路過,又莫名其妙地抱了兩棵花椰菜回來,後天是一袋蕃茄,大後天是扁豆,全都是據說當天最新鮮的蔬菜。
  以前怎麼都沒注意過,自己家附近有個那麼會作生意的小女生?不行了,看著廚房日益增多的累贅,他連晚上作夢的內容都從新設計靈感變成了蔬菜爛了,怎麼辦。
  這一天崔喬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不能再買菜了,但決心的表現也就僅限於把連帽衣的帽子壓得更低,試圖隱藏自己。
  這種掩耳盜鈴的行為當然沒用,一眼就被那小女生識破了。
  「今天怎麼穿這麼多,是不是要感冒了?」小女生不止攔下他,還完全曲解了他的意思,「最近感冒的人很多,白蘿蔔蜂蜜水試過嗎,預防感冒,治咳嗽很有效。這時節白蘿蔔賣得最好了,不過我特意給你留了兩棵,等等我去拿。」
  兩棵?怎麼還越來越多了?
  「我不需要。」崔喬這一說話,倒把那女生嚇了一跳,好像聽到他說話是件多麼新鮮的事,以至於忘記了白蘿蔔,直盯著他看。崔喬極不情願為些瑣碎的事與人口舌之爭,可一想到他那一廚房的菜,他只得去克服自己的社交障礙,為自己發聲道:「我根本不會做飯,買菜也沒用,妳不要再推薦給我菜了,就這樣。」
  「不會做飯?那你爸呢,你媽呢?你們家不買菜的嗎?」小女生一連串的問話把崔喬問煩了,他真的很不會應付這種步步緊逼的人。
  「我自己住。」他說。
  「真了不起,這麼年輕就自己住了!」她的口氣像個中年大嬸,讚嘆了一番他的能幹,又轉而問道:「那你天天吃什麼啊?」
  「外食。」
  「外食?」她彷彿聽到的是毒品二字,那震驚的臉路人都給嚇了一跳,「不行,外食沒營養的!」
  果然是中年大嬸,崔喬心裡想著干妳屁事,小女生緊接下來做了個讓他擔憂的舉動,她看了眼手錶,然後解下圍裙。
  「這樣吧,我去幫你做飯,竟然每天吃外食,你買的那些菜會哭的,天啊,怎麼會有這種人。」她碎碎唸著。
  崔喬無語,應該是怎麼會有妳這種人才對吧,但對方的理由非常充足,她這屬於售後服務,她賣的菜最後被放爛丟掉,沒有發揮到應有價值,那不顯得跟她強買強賣一樣嗎?這是影響信譽的事情,不能被容忍!
  崔喬無法反駁,簡直要被她小小年紀認真負責的態度感動,還真的把她帶回家進行售後服務了。
  一路上他終於知道這小女生叫楚楠竹,正就讀在一所還不錯的高中,明年就畢業了,那家蔬菜店是她家開的,她放學就會過來幫忙。這些都不是他問的,是那小女生一路上跟播放器一樣灌進他耳朵裡的。
  「你叫什麼名字?怎麼這麼年輕就自己住,你靠什麼交房租,現在工作是不是不好找?」她作完自我介紹,又沒完沒了的問他。
  「我自己交房租,我做設計的。」崔喬的回答她明顯不信,直到她進到他家,看到他家的裝潢擺設。
  楚楠竹兩眼放光,像進入了異世界的土包子,圍著他的工作臺轉了好幾圈,又上上下下看了上頭的蒸汽設備。
  說好的做飯呢……崔喬一向不喜歡別人進入自己的工作領域,那會讓他煩躁。不過讓他有點意外的是,對於這個小女生的闖入,他倒並未心生過多的反感,可能是她年紀太小構不成威脅,也可能是她那雙閃閃發亮的眼讓人不忍苛責。
  不過崔喬不認為自己是這麼有人性的類型,他站在門邊審視楚楠竹半天,他了然。她那種一向表現出的聒噪性格,讓人聯想到上竄下跳的猴子,可實際她卻格外的謹慎,眼中放光口中驚呼連連教人頭疼,可動作上卻非常輕細,不會去碰裡面的任何東西,只是像對待藝術品一樣隔點距離讚嘆地瞧著。
  就是那份小心讓他的防守自動卸去,誰不喜歡自己珍愛的東西也同樣被別人小心呵護呢。
  楚楠竹細細地將屋子瞧了一圈,最後眼光落在角落堆放著許多資料間的一座獎盃上,看日期還是最近的,最厲害的是上面刻著崔喬的名字,是某獎項的最佳新人獎。
  「這獎厲害嗎?」楚楠竹彎著腰,轉頭問他。
  「世界級的。」崔喬對於問出這種沒禮貌問題的她並不討厭。
  「世界級,全世界評出來的?」楚楠竹如拜神明,「你能得世界級獎項,卻每天吃外食?」
  所以,她用以區分人的等級就是用外食為標準吧。崔喬一點也不想為自己爭取什麼,對那個獎他也並不上心,就像她說的,得了世界級獎項,還是每天吃外食,一點不高級。
  如果沒有年紀輕輕剛出學校就得了那麼個大獎,他現在也不會陷在這種沒有靈感的瓶頸裡。每個人都期待著他的下一個作品,必須超過得獎的那個,起碼水準不能更低。
  可水準這東西,還不是評委的一句話,他覺得自己被別人的觀念束縛住了,他變得小心翼翼,變得試圖去迎合別人的喜好。
  楚楠竹瞧他那副失神的樣子,捲起袖子不再提他的成就,反而突然想起自己幹嘛來的,宣佈道:「做飯吧!」
  楚楠竹的自信不是白來的,她做的飯的確比外食好吃,可苦於崔喬家沒有吃飯的地方,最後兩人找了半天,只能在廚房站著吃。
  「崔大哥,我以後天天來幫你做飯好不好?」楚楠竹一臉天真無邪。
  崔喬一口飯差點噴出來,什麼時候他們關係已經這麼好了?楚楠竹笑說:「我也不要你的售後服務費,你就讓我每天做完飯在你這待會,看你工作好嗎?我最多就待兩個小時。」
  「為什麼就待兩小時?」崔喬問完就恨不得抽自己,不是應該問她為什麼要看自己工作嗎?
  「我得去醫院啊。」楚楠竹對他消息落後表示驚訝,「整條街都知道我爸住院了,我才會去店裡幫忙,你不知道?」
  他搖頭,整條街的人都那麼閒嗎,什麼八卦都打聽。
  楚楠竹一點也不悲傷地嘆了口氣,恨鐵不成鋼似地說起她爸,「我爸就是太拼命了,自己家開蔬菜店的卻還不好好吃飯,長期飲食不規律加上過勞就病倒了,所以我最見不得你們這種一臉蒼白病懨懨的人了,肯定是沒好好吃飯。」
  崔喬連忙下意識扒了口飯,楚楠竹眼色這才有所緩和,「我晚上要去醫院陪我爸,放學要去幫我媽看店,就這兩小時我媽讓我自由活動。本來是讓我回家做功課的,不過功課在哪做都一樣。」
  她閃著星星眼一直射他,崔喬立刻有種吃人嘴軟的心虛感。
  「我絕對不會打擾你的,我還會幫你洗碗,哦,是不是你女朋友要來不方便?那樣的話就不好意思,就算了。」
  崔喬感嘆現在小孩都在想什麼,可看她那失望的眼神,明知是裝的,也覺得自己做了壞事。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良心了?
  回想自己這短暫的二十多年,崔喬沒有過這種體驗,被某人死皮賴臉地追著的體驗。追他的人很多,有的是為了功課,畢竟他是學霸;有的是為了做他女朋友,畢竟他也挺帥,可他們都做不到眼前這女孩,這無慾無求的死皮賴臉。
  有人說他生性涼薄,有人說他不懂得變通,有人說他自視甚高,他倒覺得,是他們都缺了那麼點真心,不然他拒絕過校花,拒絕過知名企業,怎麼就拒絕不了這個多話的少女呢?
 
  ◎             ◎             ◎
 
  之後,楚楠竹真的每天都來他家打卡,自帶當天新鮮蔬菜,天天不重複,因為她的出現,崔喬才知道自己家的電鍋是可以用的。
  不過楚楠竹並沒有完全兌現她的話,比如說做功課,她根本就很少動筆,枉費他還特意在客廳幫她清了一個地方,她卻只是拿著筆呆呆看他。
  有時候倒也看她在寫寫畫畫,以為她在認真,過去看一眼立刻破功。
  「崔大哥,你看我這個設計怎麼樣?」她獻寶一樣把她畫了半天的設計圖給他看,得意洋洋,「我可是學了十年畫畫的,專業不專業?」
  別人家的孩子崔喬是懶得管的,他倒沒那種好心勸她好好念書,於是還真的仔細瞧了瞧她的畫,然後十分正經地搖頭,「畫得是不錯,可這是美術作品,並沒有設計理念。」
  「什麼叫設計理念?我看你不也是總在畫畫。」
  「設計理念就是在畫的同時,實體的物體也會逐漸呈現在面前。妳的畫畫是個概念,但做成實物是什麼樣,看的人想像不出來。什麼樣的材質,什麼樣的弧度,適合什麼樣的人,以及裝飾物的質感都沒有呈現,因為妳自己在畫的時候就沒有想到這些,妳只想到漂亮華麗,一種虛幻的概念上的東西,是單純的繪畫。」
  楚楠竹聽得愣了好一會,像是遇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之後臉上少有的露出了正經的神情。
  她不那麼聒噪,臉部表情使用過度時,其實有張沉靜內斂屬於青春的臉孔。
  「我明白了。」過了好半天,她才慎重地點了點頭,而這期間崔喬一直都站在那裡等著她,她說明白了,他才離開去做自己的事。
  楚楠竹重新看自己的畫,又托著下巴看起翻材料的崔喬來。
  「崔大哥,學設計是不是要懂很多東西?」她問。
  「基本上是的。」
  「那真了不起,你說你罐頭都不會開,竟然能把自己腦子裡的東西做出來,被別人當作寶貝。」
  崔喬身形一頓,轉頭看她,問了個自己都驚訝的問題,「妳想學設計?」
  「我?我應該學不了,藝術類的學費很貴,我現在大學都不打算上。」楚楠竹絲毫沒有糾結,還是她一貫的粗線條,「你看我爸為了供我讀書都病倒了,我也不好意思再厚著臉皮往上念,要說努力的心也是有的,但也清楚自己的實力上大學不成問題,但一流的不可能,拿獎學金就更是想都別想,人得有自知知明。想來想去畢業後我就幫家裡看店,反正讀了大學也不一定能找到多好的工作,浪費那麼多時間做什麼。」
  說得倒是真的有理,崔喬了解她為什麼對功課一點不在意了,他於是哦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楚楠竹其實有點期待他的反應,不過他的反應依舊冷淡,她倒沒受多大打擊。這些日子天天來他家報到,他脾氣有點怪,她早就發現了。
  正常人怎麼可能讓個陌生女孩來家裡煮飯,怎麼可能對什麼都不懂的人那麼認真地講解專業知識。她覺得他缺乏生活常識,可又有某些方面異常的耿直,也就是純真吧。
  街坊們對她很好,總誇她了不起,但她知道他們只當她是個可憐的小孩,在用愛去溫暖她。雖然她也感謝大家的好心,可被崔喬當成同齡人平視的這種感覺,她似乎更加上癮。
  總覺得他不怎麼搭理她,也對她的事根本不感興趣,可卻是用平等的眼光在看她。他允許她胡鬧,允許她思考,也允許她犯很傻的錯誤。對於他這種置身事外還覺得很舒服的自己,大概也是個怪人了。
  「崔大哥,我要是以後不用做功課了,還能來幫你做飯嗎?」她問。
  「妳不是一直也沒好好地做過功課嗎?」崔喬是真覺得她這問題很沒邏輯,「妳說做功課不會打擾我,根本是騙人的。」
  「沒有、沒有。」楚楠竹快速翻開書,認真地做起了功課。
  她覺得這一定能成為她一段很特別的回憶,是只屬於她自己的秘密。
 
  ◎             ◎             ◎
 
  可秘密,就是用來發現的。
  這天楚楠竹剛把菜放好,崔喬家的門就響了起來。
  崔喬不解地去開門,門外一個陌生阿姨怒氣值爆表地瞪他。
  「楚楠竹是不是在這?」阿姨開門見山,不等他回應已經往門裡擠。
  崔喬這種人,一向是愛惜羽毛沒什麼戰鬥力的,聽人家要找楚楠竹,也就真的讓開路。
  那位阿姨剛一進門就撞上了正從廚房出來的楚楠竹,四目相對,楚楠竹驚慌失措地叫了聲,「媽,妳怎麼到這來了?」
  「嚇著妳了是不是,我跟著妳來的!」楚母怒火攻心,指著女兒就是一連串叫罵,「隔壁王爺爺說這些日子都不見妳回家,我還說是去跟什麼壞同學鬼混。妳倒好,放著店不看,放著家不回,跟著個男人,男人……」
  她氣得直哆嗦,楚楠竹馬上意識到她媽是誤會了,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無意瞥了眼一邊的崔喬,真是的,讓他看去這種笑話,多尷尬。
  「媽,不是妳想的那樣,我來這只是做個飯而已。」
  「做飯?」不說這還好,一看她身上圍裙都穿上了,她媽更是要吐血,「妳這是玩什麼過家家遊戲,拿店裡東西來伺候男人,妳才多大就想跟男人過日子了?媽媽供妳念書,是為了讓妳早早當家庭婦女的嗎?」
  崔喬再怎麼腦袋迴圈不靈光,這會也明白自己面臨了什麼狀況,他不禁有些頭疼,想讓這鬧劇早些結束,於是極少地為自己辯解道:「不是白拿的,我有付錢。」
  他可能真的不習慣於解釋,這話一出楚母的臉色更難看了,並將對準楚楠竹的炮火轉向了自己。
  「有錢了不起是吧?我們家楠竹年紀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嗎?」她媽媽過來扯住他衣領,要把他吃了一樣,「告訴你,我們家楠竹還沒成年,我要去告你!」
  「告我什麼?」崔喬擰眉。
  「告你、告你……」楚母羞於啟齒那幾個字,一想起來就心如刀攪。
  楚楠竹簡直想死,這下以後再也不能來這了,可她解釋什麼她媽也不會聽的,萬一她真的打了崔喬,讓她怎麼辦是好。
  這時,只聽崔喬不冷不淡地說:「告我免費給妳女兒補習功課嗎?楚楠竹來我家當小時工幫我做飯,我幫她補習功課,這有什麼問題?」
  「你可真敢說!」楚母可不信這套,「正規仲介公司很難找嗎?還不是看上我們家楠竹年輕漂亮又好騙,你敢說對她沒有做過什麼,沒對她有所圖?」
  楚楠竹要羞死了。
  「阿姨妳也是活了幾十年的人了,怎麼還這麼天真。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我當然是有所圖的。」崔喬沉穩的回答讓楚母一時摸不著門路,楚楠竹也愣住了,心想這傢伙是不是吃錯藥了,這是彰顯幽默感的時候嗎?
  崔喬於是不緊不慢地又說道:「如果說我是看上了妳女兒的才華,有意資助她上大學,妳覺得算不算有所圖呢?」
  楚母的手不知何時放了下來,看著他,有些讀不懂當下年輕人的想法。排除各種可能,她覺得他沒必要騙自己,可她怎麼聽不懂這年輕人在說什麼?
  「去那邊說吧。」崔喬拉了拉領口,看了旁邊急到眼裡含淚的楚楠竹一眼。
  崔喬這人不說話像個好看的擺設,一說話就讓人沒有還嘴的餘地。楚母這才細看了下這間屋子,發現好像跟普通住家不太一樣,她心裡有些犯嘀咕。
  崔喬說他單純地看上了楚楠竹在設計上的天賦,有意培養她,但知道她家經濟狀況不好,他本身也沒有很強的經濟基礎,這事才一直沒有跟她的父母提。
  既然人都找來了,他覺得還是不要浪費楚楠竹的才能比較好,於是提議分擔她大學一半的費用讓她去學設計,剩下的一半她可以打工。
  可是這錢也不是白出的,等她畢了業,要為他工作三年,也只拿一半工資。
  楚母反應了半天,養了十幾年的女兒,怎麼從來沒發現有什麼設計才能,而且這聽上去十分公平,可連她這個上了歲數的人都知道現在工作多難找,尤其是對剛畢業的學生來說。
  這樣不就等於一畢業就有工作了,積累了經驗再換別的公司只會更加有利,這其實還是占了人家便宜的。
  楚母不可思義地看向自己那個有天賦的女兒,發現她傻得比自己還澈底。
  「你說真的?」楚母試探。
  「千真萬確。」崔喬說。
  楚母愣了半天,說了句,「我回去跟她爸商量一下。」人就走了,連女兒都忘了帶走。
  問題似乎解決了,崔喬關上門,見楚楠竹還在那站著,不禁疑惑道:「今天不做飯了?」他都餓了。
  「做、做你個頭!」楚楠竹毫無預警向他猛撲過來,崔喬躲得猝不及防,被她抱了個滿懷,但她臉上並不是什麼欣喜,倒是十分驚恐的望著他,「崔大哥,你剛才跟我媽說的是真的假的,我不信是真的,你是為保命臨時想出來的吧?下一步就是要跑路,不然我媽知道受騙會把你大卸八塊的!」
  「我能跑哪去?」她真的不打算做飯了嗎?
  「對,你能跑哪去?」楚楠竹喃喃自語,顯然是腦袋超載了。
  「我說的是真的,妳能不能鬆開點,我不是大白菜。」
  「哦。」楚楠竹知道自己力氣有點大,慌忙退開,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是,我都沒做好上大學的準備了,書也沒在念了,就算你肯幫忙,我要是考不上……」
  「所以還是要念書的。」
  楚楠竹對他這種反應也是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垂著腦袋進廚房了,「我還是先做飯吧。」
  太好了,有飯吃了。
  崔喬覺得自己最近好像胖了,時間到就餓,聞著飯味無心工作。他這人,一旦養成什麼習慣,就很難改掉了。
  楚楠竹進去沒多久,又猶猶豫豫地出來,思量再三後終還是問他,「崔大哥,你說我有天賦,是緩兵之計吧?」
  崔喬笑了,反問她,「妳說呢?」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