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偏愛禁慾系老公
【4.6折】偏愛禁慾系老公

十六歲那年,譚薇安從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 成了父母雙亡的小孤女及讓人眼紅的偌大家產, 陸元皓成了她的監護人, 管理她的家產, 當爹又當媽的,那年,他才二十四歲。 在譚薇安心裡,帥氣內斂的他,一直是她的單戀, 這麼多年過去了, 陸元皓不愛她就算了, 還狠心把她推給別的男人,譚薇安心寒, 不過就是個男人嘛,不愛拉倒,她不稀罕。 可那一夜,她酒醉, 他半醉,滾了一夜床單, 他說當了他的女人,他就沒打算放手, 她連夜跑了, 被逮著之後,被他強滾了第二次床,她卻打死不嫁, 還揚言,她要找男人結婚,不要他的負責! 陸元皓沒發脾氣不代表他沒脾氣, 她想翻牆找男人, 那也要看他准不准,看他床上怎麼收拾她!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8/01/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玩咖女人:對上欲擒故縱的男人,直接撲倒;
玩咖男人:碰上死纏爛打的女人,直接閃人。


 

十六歲那年,譚薇安從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
成了父母雙亡的小孤女及讓人眼紅的偌大家產, 陸元皓成了她的監護人,
管理她的家產, 當爹又當媽的,那年,他才二十四歲。
在譚薇安心裡,帥氣內斂的他,一直是她的單戀, 這麼多年過去了,
陸元皓不愛她就算了, 還狠心把她推給別的男人,譚薇安心寒,
不過就是個男人嘛,不愛拉倒,她不稀罕。 可那一夜,她酒醉,
他半醉,滾了一夜床單, 他說當了他的女人,他就沒打算放手,
她連夜跑了, 被逮著之後,被他強滾了第二次床,她卻打死不嫁,
還揚言,她要找男人結婚,不要他的負責! 陸元皓沒發脾氣不代表他沒脾氣,
她想翻牆找男人, 那也要看他准不准,看他床上怎麼收拾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當一道青春亮麗的身影出現在人來人往的機場時,立即引來衆人的注意力。緊身的白色修身T恤,下身搭配藍色熱褲秀出逆天長腿,勻稱的雙腿超吸睛,儘管女孩一身休閒穿搭,仍難掩女神氣質。
  譚薇安沒有理會旁人對自己投來的羨艷目光,一雙長腿快速朝機場門口移動,門口那裡早有人在等她,一看見她,駕駛座的男人馬上下車,為她拉開車門,微笑著打招呼道:「譚小姐。」
  「陳特助。」譚薇安回應了聲,接著問道:「元皓哥呢?」
  「譚小姐,總裁在公司。」
  她淡淡的哦了一聲,旋即彎身坐進車子裡。
  陳特助以為她不開心,忙解釋道:「譚小姐,總裁是因為工作太忙才沒有辦法親自來接妳。」
  「我知道。」譚薇安微微一笑,表示自己不介意,她已經不是第一天認識陸元皓了,怎麽會不知道他向來視工作如生命呢,況且他還是為了譚家的産業在努力,她又有什麽理由去怪他,只是,回國第一個見到的人不是他,她心裡還是忍不住有些失落。
  也罷,雖然他沒能親自來接自己,但他派了他最親信的陳特助來,也足以說明他心裡還是很重視她這個……老闆的女兒,想到這,譚薇安不由自主地歎了口氣。
  從後視鏡裡看到譚薇安歎氣的模樣,不知怎地陳特助竟有些於心不忍,於是問:「譚小姐要去公司找總裁嗎?」
  聞聲,譚薇安收回思緒,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不用了,先送我回家吧。」
  「好的。」說話的同時,陳特助已經動作熟練的啓動了車子,往譚家大宅的方向穩穩開去。
  安靜了一會兒,譚薇安再次開口,「陳特助可以幫我轉告元皓哥,讓他今晚回家吃飯嗎?」
  「當然。」
  三十分鐘後,車子在一幢西班牙式大屋前停下,傭人吳媽得知主人今天歸來,早早就打開大門等候著,一見到打小就由她照顧的譚薇安,她激動的迎了上去,「小姐!」
  「吳媽!」見到吳媽,譚薇安也很高興,一把抱住她微胖的身子,忍不住撒嬌道:「吳媽,我好想妳!」
  吳媽算是從小看著譚薇安長大的,在譚父譚母去世後也堅持要留下來照顧譚薇安,因此兩人之間的感情並不像主雇,反而更像是親人。
  「吳媽也好想小姐,快,讓吳媽看看我們家小姐是不是越來越漂亮了。」說著,吳媽就拉著譚薇安上下打量起來,一邊說道:「小姐漂亮是漂亮了,可是怎麽比以前更瘦了。」
  譚薇安本來就是那種長不胖的體質,因此就算在國外天天吃高熱量的東西,對她來說也是沒有絲毫影響,只是聽見吳媽這麽說,她忍不住打趣道:「吳媽妳太落伍了,現在都流行骨感美。」
  「小姐千萬不要相信什麽骨感美,女孩子還是要有點肉才好看。」
  聽著吳媽藏不住關心的話語,譚薇安內心劃過一道暖流,笑道:「那以後就拜託吳媽多照顧我。」
  聞言,吳媽先是一楞,旋即有些不確定地問:「小姐的意思是以後都會留在家裡了嗎?」
  「嗯。」譚薇安點點頭,彎嘴一笑,問:「妳開心嗎?」
  「開心,當然開心!」吳媽笑得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縫了,隨即像是想起什麽般,問道:「那陸先生知道小姐的決定嗎?」
  「他以後會知道的。」譚薇安輕描淡畫的說,回國之前,她給陸元皓打過越洋電話,但沒有說明自己是否會長留在國內,她以為陸元皓會問自己,結果他一句話也沒問,不過他一向是這種寡言少語的性格,她又何必跟他計較呢。
  想到這,她話鋒一轉,轉移話題道:「吳媽,我好餓,有什麽好吃的嗎?」
  「當然,知道小姐回來,我一早就燉好了雞湯等妳。」
  「真的?我就知道還是吳媽最愛我了。」說著,譚薇安就攬著吳媽微胖的身子走入屋內,陳特助緊隨其後,手裡拉著譚薇安的行李箱,一切安頓好後,他就返回公司上班了。
  五年沒回來,但屋子裡依然瀰漫著自己熟悉的味道,譚薇安知道,這都是吳媽在用心照料的結果。
  坐在沙發上,譚薇安看著曾經充滿美好回憶的客廳,不由的眼眶微濕起來,從小到大,她都是被父母捧在手心裡,從來不知人間疾苦,然而這一切卻在十年前父母發生空難後完全變了樣,她也從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變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
  幸好,她那時候還有陸元皓,作為譚氏公司的首席御用律師,陸元皓又是譚父好友的兒子,因此譚父早早就立好了遺囑,萬一他和妻子遭遇什麽不測,將由陸元皓代理總裁一職管理公司,直到唯一的女兒譚薇安滿二十八歲那年再歸還管理權,雖然各方親友對於譚父的決定頗有意見,但陸元皓在公司的能力有目共睹,再加上有遺囑在,倒也沒人敢說什麽。
  而當時的譚薇安只有十六歲,因此陸元皓不得不作為她的監護人照顧她,而陸元皓為了方便對她的看管,只好暫時搬到譚家大宅住。
  就這樣,他們開始了朝夕相處的生活,白天他上班,她上課,晚上他處理公務,而她則會將功課帶到書房,遇到不懂的就直接問他,這樣的生活雖然平淡,但譚薇安卻覺得很舒心,只是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她發現自己對他的感覺逐漸的發生了變化,她開始變得越來越關心他的事情,也越來越在意他對自己的看法。
  直到二十歲那年,她不經意知道他交了女朋友的消息,她傷心、難過、妒忌,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什麽會有這種心情,因為她喜歡上了陸元皓,她喜歡他的認真,喜歡他的正直,也喜歡他不善表達的關心。
  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她就不打算隱藏,然而計劃總是跟不上變化,就在譚薇安準備跟陸元皓坦誠心意的前幾天,陸元皓突然問她想不想出國留學,那一刻譚薇安只覺得晴天霹靂,甚至忍不住想,他是不是察覺到了自己對他的心意,所以他才那麽急著將自己送走?
  然而經過她的試探,她發現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他想送她出國,只是想讓她多學點東西,將來可以早日接手公司,他甚至沒有強迫她,讓她自主選擇。
  可他越是這樣,譚薇安就越是為難,一方面她捨不得他,另一方面又想充實自己,有朝一日成為一個可以完全匹配他的女人。
  最終,她還是作出了自己的選擇,聽話的遵從他的安排,乖乖登上飛往英國的航班。
  而她這一走就是五年,在這五年時間裡,她日以繼夜,努力學習,不管多辛苦都咬牙熬住,不想被他看低,就連那些本該和他團聚的節日,她也壓抑住自己對他的想念,堅持不回國。
  現在,她華麗歸來了,未來,她將以一個女人的身分站在他身邊。陸元皓,等著接招吧!
 
  ◎             ◎             ◎
 
  另一端,正在譚氏總裁辦公室裡審閱文件的陸元皓沒來由打了個噴嚏,他隨手從一旁抽了張紙巾擦拭鼻子,剛一抬頭就見自己的親信兼大學學弟陳學豪推門走進來,一邊走,一邊說道:「總裁,譚小姐已經安全送到家了。」
  「嗯,辛苦了。」
  「對了,譚小姐讓我轉告你,讓你今晚回家吃飯。」
  「我知道了。」陸元皓淡淡的應了聲,接著就低頭繼續看文件了。
  「學長……」陳特助欲言又止。
  聽見陳特助換了稱呼,陸元皓詫異抬頭,等待著他的下文,可他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陳特助說什麽,於是開口問道:「還有什麽事嗎?」
  「沒什麽了。」看著自家學長一副鐵面無私的模樣,陳學豪在心裡暗嘆了口氣,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譚小姐對學長有意,偏偏學長除了工作,眼裡再容不下別的東西,對譚小姐的關心也是止乎於禮罷了,看來譚小姐這條情路並不好走。
  「我先出去工作了。」
  「好。」雖然學弟的態度有些可疑,但陸元皓向來不是多事之人,更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習慣,所以陳學豪說了沒事,他也就沒有多想,低頭繼續處理文件了。
 
  ◎             ◎             ◎
 
  下午四點,譚薇安神清氣爽的從床上醒來,拿出手機一看,四點鐘,時間剛剛好,她動作迅速的翻身下床,然後穿好衣服,接著往一樓的方向跑去,邊跑邊喊道:「吳媽、吳媽。」
  正在後花園修剪花草的吳媽聽見譚薇安的聲音,連忙從裡面跑了出來,應道:「小姐,怎麽了?」
  「陪我去市場。」
  「市場?」吳媽看著一臉雀悅的小姐,像是聽見什麽天方夜譚般,吃驚道:「小姐,妳要去市場做什麽?」
  不在乎吳媽的驚訝,譚薇安理所當然的答道:「當然是去買菜呀。」
  聞言,吳媽溫和的說道:「小姐想吃什麽,我去買就是了,妳坐飛機那麽累,要在家多休息。」
  「我不累,今晚元皓哥回家吃飯,我想親自下廚。」
  「小姐對陸先生真好。」吳媽一副原來如此的語氣。
  心事被戳穿,譚薇安頓時羞紅了臉,嬌嗔道:「吳媽妳笑我。」譚薇安自認自己對陸元皓的感情是光明正大的,因此從來沒有刻意隱藏過對他的心意,只是聽見吳媽這麽說,她還是忍不住會害羞。
  「小姐找到自己喜歡的人,吳媽替小姐開心。」說到這裡,吳媽心裡不禁有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喜悅與感慨,「如果先生太太在世的話,一定也會替小姐高興的。」
  「嗯。」聽吳媽提起過世的父母,譚薇安內心浮現出一絲傷感。
  這時吳媽也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勾起譚薇安的回憶了,不想小姐不開心,她連忙說道:「小姐妳等我一會,我放好東西就陪妳去市場。」
  「好。」
  沒多久,吳媽就放好東西出來,然後兩個人一起出門買菜去了。
 
  ◎             ◎             ◎
 
  一個小時後,譚薇安和吳媽提著大袋小袋回來,連片刻的休息也沒有,譚薇安就一頭鑽進廚房去了。由於家境優越,譚薇安從小到大都沒什麽機會接近廚房,更別說親自下廚,只是經歷了父母雙亡的變故後,她逐漸改掉以前嬌生慣養的習慣,很多東西都學著親力親為,也正是因為這樣,她發現了自己對廚藝這方面的喜愛,於是常常纏著吳媽教她做菜,久而久之就學會了這門本領。
  陸元皓下班來到譚家的時候,譚薇安正好將最後一道糖醋排骨端上桌,一看見他,她清麗的小臉就燃起了笑,出聲道:「元皓哥,你下班了。」
  「嗯。」陸元皓淡淡應了聲,朝她走去,「有什麽需要幫忙的嗎?」
  「有。」譚薇安點點頭,俏皮的說道:「你今晚就幫忙把所有的菜吃光光吧。」
  聞言,陸元皓這才注意到餐廳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菜餚,堪稱滿漢全席,不覺詫異問道:「妳還有朋友要來吃飯?」畢竟她才剛從國外回來,就算邀請其他朋友也不奇怪。
  「沒有啦,只是太久沒和你一起吃飯,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麽,所以就多做了一些。」譚薇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陸元皓哦了一聲就沒說話了,最後還是在譚薇安的催促下,他才進去廚房洗手,然後重新走回餐桌旁坐下。
  五年不見,歲月並沒有在他臉上留下絲毫的痕跡,只是讓他變得比以前更加成熟穩重,但也更加沉默寡言了,譚薇安見他沒什麽話跟自己說的樣子,終於忍不住先開了口,輕喚道:「元皓哥。」
  聽見她喚他,陸元皓停下筷子,抬眸望住她,「怎麽了?」
  雖然兩人並不是第一天認識了,但不知是不是隔太久沒見面的原因,被他這麽盯著看,譚薇安感覺自己臉頰的溫度竟在不斷升溫,她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不自在,開口道:「元皓哥,我這次回來不打算再走了。」
  「嗯,這樣也好,我會儘快在公司給妳安排合適的職位。」連理由也沒問,陸元皓如是說道。
  「你……」譚薇安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麽,她以為他聽到自己要留下來的消息,就算沒有很驚喜或驚訝,但至少也會追問一下原因,沒想到他的態度竟是這般的冷漠,譚薇安內心說不出的失落。
  不想自己的情緒影響到此時美好的氣氛,譚薇安連忙轉移話題,問道:「元皓哥,今晚的菜合你的胃口嗎?」
  「嗯。」陸元皓依然是那種平淡的語氣,旋即像是覺得自己的反應太過平淡了,又補充了一句,「辛苦妳了。」
  雖然不是很滿意他用這種對待下屬的語氣跟自己講話,但相處了這麼久,她也已經習慣他的性格,不在意的笑道:「不辛苦,你喜歡就好了。」
  陸元皓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麽的低頭繼續吃飯了,飯後,他又在譚宅待了一會兒才離開,自從譚薇安出國之後,他也從譚宅搬出去,住回自己多年前購置的公寓。
 
  ◎             ◎             ◎
 
  既然決定了要去公司上班,那行頭是少不了的,於是譚薇安在第二天就約了高中的好朋友郭可瑤出去逛街買衣服。
  當譚薇安高挑亮麗的身影出現在甜品店的門口時,坐在靠窗一排的圓臉可愛女生就朝她用力揮手,一邊喊道:「薇安,這裡!」
  經女生這麽一喊,甜品店的客人紛紛抬頭往譚薇安的方向望去,讓譚薇安頓時好不自在,連忙加快速度,朝好友的方向走去,「拜託,幹嘛這麽大聲啦。」
  「人家見到妳高興嘛。」郭可瑤嘟嘴嬌嗔,「妳可真是狠心,這一走就是五年,妳知不知道我多想妳。」
  「我也超想妳的。」這五年來,雖然兩人極少見面,但會經常在網路上聯絡,因此感情比起以前並沒有絲毫的生疏,「對了,看我給妳帶了什麽禮物回來。」說著,她就將手中的精美禮品袋遞到郭可瑤面前。
  郭可瑤打開一看,裡面全是她愛吃的零食,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大,「哇,薇安,妳真是懂我,我愛死妳了。」
  看好友一副嘴饞的樣子,譚薇安再也忍不住笑了出聲,「這麽久不見,妳還真是一點都沒變。」眼前除了吃,還是只有吃。
  「為什麽要改變,我覺得自己這樣子蠻好的。」郭可瑤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確實蠻好的。」譚薇安真心的說,其實她真的很羨慕郭可瑤,雖然郭家的産業不如譚家豐厚,但這些年郭氏在郭可瑤幾個兄長的管理下,倒也經營得有聲有色,於是郭可瑤這個家裡唯一的女生便什麽都不用愁,每天只需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當個無所事事的花瓶就好。
  「其實妳也不錯,人長得漂亮不說,又那麽聰明,哪像我,腦子不靈光,所以除了吃喝玩樂,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幹什麽了。」說著,郭可瑤有些氣餒的垂下嘴角,但很快的,她不知想到了什麽,突然興奮的拉著譚薇安,問道:「薇安,我問妳,在國外是不是真像電影裡面說的那樣,街頭隨處可見都是帥哥美女?」
  「這麽好奇的話,怎麽不自己出去看看?」以郭家的財力,郭可瑤不至少連出國旅行的費用都承擔不起才是,但譚薇安認識郭可瑤這麽久,卻很少聽說她有出去旅行。
  「妳以為我不想哦,每次我一說要到哪裡玩,我爸媽還沒出聲,我哥他們就先開口反對了。」說到這,郭可瑤既氣又委屈,「每次都說我還小,不放心我一個人出去,可我讓他們陪我去,他們又總說沒時間,真是氣死我了。」
  對於郭家那幾個妹控的行為,譚薇安已經不止一次聽郭可瑤說過了,只是每聽一次,她都覺得不可思議,「看來以後想娶妳的男人會很不容易。」
  「他們不讓我嫁人,我就一輩子賴在家讓他們養。」郭可瑤才不怕。
  聞言,譚薇安笑了,「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對於哥哥們霸道的行為,郭可瑤完全無語,不想一直討論他們,於是轉移話題,問道:「薇安,妳這次回來了就不會再走了吧?」
  「嗯,不走了,我會留下來。」
  「太好了,以後終於有人陪我逛街了。」別看郭可瑤性格開朗,但真正談得上知心好友的並沒有多少個,所以譚薇安不在國內的這幾年,她不知有多寂寞。
  「那妳以後有什麽打算?」
  「我過幾天就去公司上班。」
  「這麽快,妳才剛回國。」換成是她的話,不玩個夠本是絕對不可能乖乖上班的,想到這,郭可瑤非常慶幸自己上頭有幾個疼愛自己的哥哥,讓自己不必面對那些工作上的壓力,每天只需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當個無所事事的花瓶就好了。
  「嗯,反正遲早都是要回去上班的。」
  「真是辛苦妳了。」說這話時,郭可瑤不覺為好友感到心疼,如果不是譚父譚母意外身亡的話,譚薇安仍然還是那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千金大小姐,根本不需要像現在這樣年紀輕輕就承擔家族的重任。
  然而相對於郭可瑤內心的想法,譚薇安倒是看得很開,「沒關係,元皓哥會幫我的。」
  不想氣氛變得太過沉重,郭可瑤故意取笑她道:「原來妳是想近水樓臺先得月啊。」
  雖然自己喜歡陸元皓早已不是什麽秘密,但被好友這麽直接取笑,任憑譚薇安臉皮再厚也忍不住雙頰發燙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解釋道:「我也是想為以後的工作打好基礎好不好。」
  「妳就狡辯吧,反正我是不信的。」郭可瑤笑嘻嘻的說:「不過說起來妳對陸元皓大叔可真是一片痴心,國外那麽多碧眼帥哥都虜獲不了妳的芳心。」
  「元皓哥才不是大叔。」他只不過大她八歲而已,在她心裡一點也不老,「如果妳瞭解他的話,妳就知道他是個多麼有魅力的男人了。」
  「是是是,妳的元皓哥最帥、最好了。」 看著好友一心維護心上人的模樣,郭可瑤忍不住調侃,「我現在可算知道什麽叫情人眼裡出西施了。」
  「妳笑我!」譚薇安嬌瞪好友一眼,小臉同時泛上了粉色的桃花。
  雖然郭可瑤並不熟悉陸元皓,但因為兩家有生意上的合作,所以經常會聽哥哥們提到他,知道他性格沉穩內斂,處事方式果斷決絕,工作能力很強,自從接手譚氏後為公司創下非凡的業績,在業界留下很好的建樹。
  聽說還有不少企業家想將自己的獨生女嫁給他,當然,這些她還是暫時不要告訴好友好了,免得她緊張。
  「反正不管怎麼樣,我先在這裡預祝妳守得雲開見明月了。」說著,郭可瑤還有模有樣的捧起桌面上的飲料要敬她。
  譚薇安既羞還惱的瞪她一眼,嬌嗔道:「別鬧了啦,快點吃完陪我去買衣服。」
  「不會吧,薇安,妳居然在害羞。」
  「郭可瑤。」譚薇安佯裝生氣的警告她。
  「好了,好了,我不鬧妳了。」話是這麽說,郭可瑤還是忍不住勾起唇角,看著好友害羞又甜蜜的模樣,不知怎的她突然也有種想要戀愛的感覺。
  離開甜品店,兩人到附近的百貨公司選購衣服,譚薇安有一雙逆天長腿,身材一流,穿什麽都好看,但為了方便工作,她卻只是選購了幾套適合職場的上班服裝。
  郭可瑤看了直喊可惜,「薇安,這些衣服太普通了,完全不能顯示妳的好身材。」
  「拜託,我是去工作,不是去選美的。」
  「什麽啦,誰說工作就不可以美美的。」郭可瑤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接著像是想到什麽,壓低聲音在譚薇安耳邊說道:「而且妳現在可是在陸大叔身邊工作,難道妳不想讓他看到妳的美嗎?」
  「我才不要。」別說她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如果陸元皓是那種以貌取人的男人,她也不會喜歡上他了。
  「好吧。」見好友不想接受自己的提議,郭可瑤也不再強求了,而且那些上班服裝雖然是保守了一點,但穿在好友身上,還是很漂亮的。
  買好衣服後,郭可瑤因為突然有其他事情,所以提前離開,譚薇安看了下時間還早,心想回家也沒什麽事做,不如到公司看看,於是她隨手攔了輛出租車,往譚氏公司的方向開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