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先寵再說
【4.6折】先寵再說

蘇梓瑤敢對天發誓,她開車技術雖然差,有時還違規, 但她從來都沒想過她的龜速竟然會撞上人。 而這男人體格結實,長得又不差,卻該死的是個娃娃臉, 更該死的是這男人不只態度囂張,還很厚臉皮的要她負責。 蘇梓瑤氣不過的想,堂堂一個大男人,長得像未成年就算了, 還敢拐她上床,拐上床就算了,還很有體力的將她折騰得腰疼。 時俊霖,富二代的小開,雄厚的家世教人眼紅,女人更是想巴上他, 明知蘇梓瑤不只是個小心眼,還是個玩不得的女人, 他卻老是找人家玩曖昧。結果,不小心睡了一夜後,他竟想多睡幾夜, 睡到最後,他發現自己不只跟她睡上癮了,還總算計著, 怎麼將這只會跟他玩小心機的女人給娶回家。 可她真的很白目,他不過是錢太多了一點,家裡公司也不少, 她有必要指著他喊,有錢人都不是好東西!但不是好東西又如何? 都被他由裡到外吃個通透了,如果她以為這樣就可以甩了他, 那她這輩子沒指望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葉晴
出版日期:
2012/07/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玩女人他在行,但追女人,他真的很不在行;
拐男人她不行,但甩男人,她可是甩得很有心得。

 

蘇梓瑤敢對天發誓,她開車技術雖然差,有時還違規,
但她從來都沒想過她的龜速竟然會撞上人。
而這男人體格結實,長得又不差,卻該死的是個娃娃臉,
更該死的是這男人不只態度囂張,還很厚臉皮的要她負責。
蘇梓瑤氣不過的想,堂堂一個大男人,長得像未成年就算了,
還敢拐她上床,拐上床就算了,還很有體力的將她折騰得腰疼。
時俊霖,富二代的小開,雄厚的家世教人眼紅,女人更是想巴上他,
明知蘇梓瑤不只是個小心眼,還是個玩不得的女人,
他卻老是找人家玩曖昧。結果,不小心睡了一夜後,他竟想多睡幾夜,
睡到最後,他發現自己不只跟她睡上癮了,還總算計著,
怎麼將這只會跟他玩小心機的女人給娶回家。
可她真的很白目,他不過是錢太多了一點,家裡公司也不少,
她有必要指著他喊,有錢人都不是好東西!但不是好東西又如何?
都被他由裡到外吃個通透了,如果她以為這樣就可以甩了他,
那她這輩子沒指望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一個帥氣的男人,開著最新款的跑車在公路上行駛。
  突然,一聲巨響,讓他不覺氣惱的拍了一下方向盤,這個聲音是輪胎爆胎的聲音,怎麼會在公路上?
  男人下車想要查看怎麼回事,可是才剛下車,從後面飛奔上來的黑色轎車就直直衝著他衝了過來。
  男人身手矯捷的跳了開來,不過他的車子還是撞到了,心疼的看著自己才買一個月的新車,就這樣要進廠維修了。
  而一旁的黑色轎車似乎還沒有打算放過他,車子退後了一點之後,馬上又向著他的方向衝撞了過來,這一次男人雖然還是打算閃開,但是因為車子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直接將他撞飛到了公路旁的坡下。
  他滾到坡下後,就不敢亂動了,他知道那個轎車裡的人想要殺了他,不過還好,他從坡上滾下來都沒有太大的事。
  他的眼睛往坡上看,轎車裡的男人走了出來,戴著黑眼睛,穿著黑衣服,根本就看不出來是誰,不過他已經想到是誰把這個人請來要他的命了,只是沒想到,老頭才剛死,那王八蛋居然就開始動手了!
  自己真的低估他了,出門的時候,竟沒有發覺後面有人跟蹤,而自己的車子居然在公路上出了問題,這一定是他們那些人故意弄的。
  他趴在斜坡下,壓抑住自己急促的呼吸。
  斜坡上的男人冷哼一聲,勾起邪惡的微笑回到車裡。
  呼嘯而過的引擎聲,讓坡下的他,終於鬆了一口氣,移動著身軀想要站起來,但是卻發現自己的腳扭到了。
  該死!看了一下如此斜的坡,這,要怎麼爬上去呢?

  ◎             ◎             ◎

  拖著受傷的身軀好不容易爬到了坡上,但也虛脫了,腳上的疼痛讓他都快忍不住暈過去了,想要求救,但是才剛踏上公路,馬上又迎面開來一輛車,難道……
  那個男人知道他沒死嗎?還回來?
  「啊!」一個女人的聲音響徹整條公路。
  他應聲倒下,在倒下時心裡慶幸的說了一句,還好,不是那個男人。
  蘇梓瑤驚慌的想要下車,但是又想到一下車不就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臉了嗎?那晚上他會不會來找她報仇?
  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誰知道她開得好好的,路旁竟突然走出來一個人啊,她來不及剎車就撞上了,這下完了,她一定會被抓去坐牢的。
  想了半天,她還是決定下去看看。
  蘇梓瑤顫抖著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先生、先生,你沒事吧?」
  倒在地上的他,睜開眼睛看了一下,是個美麗的女人,但是現在卻驚慌失措著,看她皺眉擔心的樣子,應該不是個狠心的女人,只希望現在這個女人快點送他去治療,而不是把他棄屍在這裡。
  「救……救命!」他虛弱的說。
  蘇梓瑤聽到他的聲音,連忙上前,還好沒死啊,要是死了她就真的要坐牢了。
  「先生,我現在馬上送你去醫院!」
  突然蘇梓瑤又想到,去醫院的話,她就一定會被警察查問的,如果他一醒過來,一說就知道了她做的事情了,絕對不行。
  「嗚嗚,怎麼辦啊?」
  啊!她好友的丈夫不就是醫生嗎?而且他們就住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不管了,先送他過去再說。
  好不容易把地上滿臉是血的男人扶上了車,立刻載著他離去……

  第一章

  「咩咩,叫妳老公出來!」蘇梓瑤一把車停下就衝去拍好友家的門。
  好在這裡是高級住宅區,而且還是別墅式,每棟房子都有一段距離,所以沒有人會注意到她現在的舉動。
  正在跟丈夫看電視的楊曼,聽到好友的叫聲馬上跳起來,她怎麼這個時候出現在她家呢?
  「怎麼了?」楊曼開門,看到了衣服帶著血跡的蘇梓瑤,「天啊,妳不會是剛剛殺了人吧?怎麼都是血?」
  好像被好友說對了,她好像真的是殺了人了,不過那人還沒有死。
  「妳老公呢?叫妳老公出來幫忙!」
  在客廳的曾旭文聽到妻子說她身上有血,也連忙出來看,「怎麼回事?」
  蘇梓瑤覺得一時之間也說不清楚,還是先救人吧,只能把他們拉到她的車旁邊,然後指指裡面的人說:「救命!」
  楊曼嚇了一跳,她從來沒親眼見過這樣的場面。
  曾旭文看著躺在後座的男人,即使他的臉上布滿了血跡,但是還是覺得怎麼有點眼熟呢?
  「這……」
  「別這這這了,先救人吧,救完了我再告訴你,快點!」蘇梓瑤緊張的上前拉扯著躺在後座的男人,他真的太重了。
  曾旭文也幫忙把他扶到了他家的客房。
  「妳們先在外面待著,我處理好再讓妳們進來。」曾旭文吩咐道。
  兩人只能點頭。
  曾旭文關上門之後並不急著處理他的傷口,只是到浴室拿來一盆熱水,輕輕的擦拭著男人的臉。
  血跡一拭去,馬上就顯露出了他那帥氣的臉龐,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十幾歲的男孩,他那帥氣的娃娃臉,每次都讓曾旭文羨慕不已。
  「你那麼溫柔的擦,我會以為我變成女人了。」男人突然說話。
  「我是不介意把你當女人,但是那樣會傷了很多女人的心。」曾旭文看到男人是醒著的,微笑了一下。
  男人在曾旭文的幫助下,在床上坐起,其實他根本就沒什麼重要的傷,連頭上的傷口也只要好好處理就好,之所以會有那麼多的血漬,是他從斜坡上爬上來時,汗水經過傷口一併流下而已。
  「沒想到那個女人說要把我送去醫院,居然是把我送到你這裡來了。」男人任由著曾旭文幫他處理著頭上的傷口。
  「很抱歉,我這裡還沒有成為醫院的可能哦。」他打趣的說。
  「估計是她害怕吧,以為是她自己撞到我了,所以害怕得不敢送我到醫院去。」男人自己動手擦拭著手臂的傷口。
  「你們怎麼會認識?」男人問。
  曾旭文拿起繃帶在他頭上纏了起來,「她是我老婆的好朋友。」
  「怪不得,不過也慶幸她把我送到你這裡來了。」男人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瞬間變得冷冽。
  曾旭文幫他脫掉身上的衣服,準備要處理他身上其他的傷口。
  「俊霖,到底是怎麼回事,誰傷了你?」曾旭文緊張的問著他。
  時俊霖看著窗外,感覺那個傷害他的人就在窗外一樣。
  「你應該也知道,我家老頭一個多星期前去世了的事吧。」
  「嗯。」他當時因為在國外參加研討會,所以沒有回來參加追悼會。
  「他才走了一個星期就開始對我動手了。」時俊霖瞇著眼睛說。
  曾旭文明白他說的是誰,畢竟兩人已經是多年的好友了,知道雙方的家事是很正常的。
  「他居然敢那麼大膽?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鑫達集團的一舉一動,他在這個時候弄出這樣的事來不就擺明了惹禍上身嗎?」
  時俊霖冷笑,「他絕對不可能那麼輕易的惹禍上身的,動手的人又不是他,這件事情無論誰也查不出來是他幹的,所以他很放心。」
  「那你現在怎麼辦?回時家嗎?」曾旭文問。
  「不,現在回去他還會想別的辦法害我的。」現在回去就是送死,即使知道是他們幹的又如何?
  「那你想怎麼做?」
  「先在外面待一段時間吧,過段時間再回去。」他悠哉的說。
  「過段時間再回去?你們家老頭的遺產分配不是過幾天就要宣布了嗎?你不在場,甚至還是失蹤人士,那所有的遺產不就都會拱手讓人?」曾旭文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時俊霖高深莫測地笑了,「沒事,我不在,他別想拿到一分錢的遺產,這個我還真的要多謝老頭了。」
  曾旭文見他如此有把握,那就不太擔心了,開始動手用力的在他腳上揉著。
  「曾旭文,你故意的吧!好痛!」時俊霖齜牙咧嘴的吼道。
  「你的腳扭到了,不用力幫你揉的話,瘀血散不開啊。」他一臉無辜的看著時俊霖說。
  時俊霖只能乖乖的坐好讓他揉。
  「那你接下來要去哪裡?你現在又不能出國。」曾旭文從衣櫃裡拿了一套浴袍給他換上,他身上那套衣服實在是不堪入目了。
  「你自己的公司可能也不能去了吧,畢竟要是消息傳出去大家就知道了。」曾旭文擔憂的說。
  時俊霖這些年,除了名義上接收他父親鑫達集團的管理之外,其實他自己也在外面跟好友開了一間公司。
  在外人眼裡,他就是一個吃喝玩樂的大少爺,其實他已經是擁有一間不錯的大公司了,分公司也一間又一間的在海內外開了起來,所以他一點都不用擔心接下來的生活問題,他的帳戶有很多,即使有人想要查他,可能也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送我來的那個女人怎麼樣?」
  時俊霖想起剛剛那個女人極擔心的樣子,他其實一直都沒昏迷,只是沒有力氣動了,她跟曾旭文說的話,他都聽到了,看起來應該不算是個很差的人。
  「你不會是在打蘇梓瑤的主意吧?」曾旭文一臉奇怪的看著他說。
  「我是在打她的主意,不過不是你想的那樣,如果我躲在一個他們想不到的地方,那是不是就可以利用這樣的機會,好好調查一下他們做的那些壞事呢?」時俊霖的確不是打那個女人的主意,只是在衡量該不該利用她。
  曾旭文想了一下,「嗯,這個應該可以。」
  時俊霖微笑,那就決定這樣做了。
  「你的身分要跟蘇梓瑤說嗎?」
  「不能,我不想讓其他不相干的人知道,那樣不好辦事。」時俊霖拒絕這個提議。
  「那要怎麼跟她說你要去她那裡躲呢?」曾旭文不懂。
  「這個一會你就知道,讓她進來吧,跟她說的我情況好像不是很好。」時俊霖吩咐道。
  曾旭文挑眉,現在他像是情況不好的樣子嗎?
  「等等,拿杯水上來,你們家的待客之道有點差。」時俊霖叫住他說。
  曾旭文瞪了他一眼,「你是病人。」
  「我知道!」說完時俊霖就自己躺下。

  ◎             ◎             ◎

  「事情就是這樣了。」蘇梓瑤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楊曼,只見楊曼一邊點頭,一邊聽。
  「那現在怎麼辦?要是他死了怎麼辦?」楊曼也擔憂的說。
  「嗚嗚,不知道,我會不會坐牢?」蘇梓瑤難過的抹著眼淚說。
  楊曼連忙安慰她:「沒事的,沒事的,他一定會好的。」
  「妳老公到底行不行啊?怎麼進去那麼久都沒看到人出來,不會真的救不活了吧?」一想到他那滿是血的臉,她就覺得恐怖。
  楊曼立刻就不滿了,「喂,我老公的醫術可是名聞世界的,怎麼可能救不活那個人!而且就算救不活那也不關我老公的事,是妳把人家撞得這麼嚴重的!」
  「才沒有咧……」蘇梓瑤想要繼續為自己辯解,但是這時聽到了客房門開的聲音,連忙上前詢問:「喂,他怎麼樣了?」
  曾旭文應好友的要求,裝作情況不樂觀的樣子。
  「不是很好,不過人已經醒了,我去倒杯水給他,妳們先進去看看吧。」
  蘇梓瑤聽到不是很好就快要暈倒了,但是後面說人已經醒了,那就證明其實還是活了,活了就好,活了就好辦了。
  她拖著楊曼走進客房,還以為會看到那張滿是血的臉,但是卻看到了一個長著娃娃臉的男孩。
  「天啊!瑤瑤,他好帥啊!」楊曼率先發出了驚歎。
  蘇梓瑤則走到他身邊,看了他的臉半天,「噢!居然是個學生?那是不是就要賠很多錢啊?」她跟楊曼抱怨說。
  時俊霖有點哭笑不得,學生?他像是學生嗎?他承認,他是長著娃娃臉,但是真的有那麼年輕嗎?
  「妳們是誰?」時俊霖虛弱的說。
  「我們……我們……」要怎麼解釋呢?蘇梓瑤想,總不能說她就是撞到他的人吧?
  「我是醫生的妻子,她是……她是我朋友。」楊曼幫忙解釋說。
  蘇梓瑤害怕會說錯話,就只是點點頭。
  時俊霖不懂,「那是誰送我到這裡來的?」
  楊曼指了指蘇梓瑤,「是她。」
  「那我當時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身上會有那麼多傷?」時俊霖開始演戲。
  這時,曾旭文拿著水進來,遞給了時俊霖。
  「老公,怎麼回事?這個男生好像不知道自己身上為什麼有傷耶?」
  曾旭文看了時俊霖一眼,知道他在玩什麼把戲了。
  「他的腦袋被撞到了,所以好像對之前的事情失去記憶了。」
  楊曼一副了然的點點頭,隨即責備蘇梓瑤:「妳看妳,害得人家都失憶了。」
  「哪有!我根本就沒有撞到他的頭,他當時是走著出來的,也沒有趴在我的車頭上,要傷也是撞到腿跟腰吧,怎麼可能會撞到頭?」
  蘇梓瑤想不通,到底他頭上的傷是怎麼來的,而且還失憶了?
  時俊霖沒想到她還挺精明的,示意曾旭文幫忙解釋。
  「那是因為妳撞到他之後,可能是頭部先著地的,所以才讓他受到那麼重的傷。」
  時俊霖恍然大悟的說:「是妳?是妳撞到我的對不對?」
  蘇梓瑤知道自己也沒辦法狡辯下去了,「同學,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當時車速也不快,只是那是個轉彎的地方,我不知道從那個地方會走出人來嘛。」
  同學?曾旭文忍俊不禁的看著時俊霖,噢,他是個比在場兩個女人還大的男人,居然被蘇梓瑤叫做同學?
  時俊霖不著痕跡的瞪了曾旭文一眼,「可是妳撞到我是事實吧?」
  蘇梓瑤愕然,的確,這個問題她沒辦法逃避,「是的,你想要怎麼樣?賠償醫藥費嗎?還是其他的什麼費用?」求求你不要說出太大的數目啊!姐姐賺錢真的很辛苦的。
  時俊霖作勢的想了想,「錢我就不需要妳給我,但是妳必須對我負責。」
  楊曼和蘇梓瑤紛紛大吃一驚,這孩子要她怎麼負責?
  「負責?」
  「嗯,我現在記不起來一切了,既然是妳撞到我的,那妳就必須照顧我。」時俊霖一副他最大的樣子說。
  蘇梓瑤咽了一下口水,「那你打算什麼時候不用我照顧?」
  「我記起一切的時候。」
  「那要是你一輩子都想不起來呢?」蘇梓瑤可不敢答應這樣沒有保險的事情。
  「那你就必須一輩子照顧我。」他泰然的說。
  蘇梓瑤真想大聲哭出來,怎麼就撞了一個無賴啊,沒想到這個長得不錯的男生,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壞人,估計他失憶前也是個壞人吧。
  「可不可以不要啊,要是你父母突然來找你呢?」
  「那個到時候再說,放心,不用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我會努力地試圖每天想起一點的,等我全部想起來了,那妳就可以不用照顧我了嘛。」時俊霖安慰她說。
  「可是這樣不好吧,我還是賠錢吧。」錢能解決的事情就不是問題,這個是從古到今很多人說過的話。
  時俊霖怒氣突然升騰,「我說了不要錢,我要住妳家,不要那麼多廢話,要不然我一會就到警察局告妳謀殺!」
  一聽到他的怒吼,大家都不敢說話了。
  蘇梓瑤面帶微笑地說:「可不可以換個地方住?我是女生耶,而且我一個人住,跟一個男生住不是很方便啦,你看,曾醫生家就很大、很豪華哦,你還是住這裡吧。」
  時俊霖可沒那麼好商量,「他們是夫妻,我住在這裡才真的叫不方便呢,我要去妳家住,而且是馬上!」
  「馬上?你身體還沒好不是嗎?」蘇梓瑤看向曾旭文。
  後者則回答:「他的身體除了腦震盪引起的失憶之外,其他的都是些皮外傷,沒什麼問題的。」
  蘇梓瑤還是一臉擔心的看著他,「你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嗎?」
  「想起來了一點。」看著她的眼神,他突然好心的說。
  「什麼?想起什麼了?」楊曼問道。
  「我記得我的名字裡好像有個霖字。」以後總不能隨便讓她起個名字吧,還是叫自己本來的名字比較好。
  「林?是姓林嗎?」如果是姓林的話就找姓林的人家,看誰家的孩子失蹤了。
  「不是!我的名,雨林的霖。」時俊霖翻一下白眼說。
  曾旭文在一旁笑看著兩人的互動,感到有點意思。
  「霖?知道名有什麼用,根本就不知道你姓什麼,怎麼幫你找家人啊?」蘇梓瑤沒好氣的說。
  時俊霖不領情的想,誰讓妳幫我找了,不過她也真夠傻,難道都不會想為什麼他什麼都不記得,就只記得自己的名嗎?
  「你的身分證明呢?學生證呢?這些都沒有嗎?」蘇梓瑤還是不肯放棄。
  「沒有!」證件什麼的都在他的車上,而他的車還在那公路上呢。
  「那我們以後就叫你阿霖囉,其實能想起自己的名已經不錯了。」楊曼一直都在狀況外的說。
  「看妳還是一副不情願的樣子,真的那麼難以接受嗎?」曾旭文突然有點同情蘇梓瑤了。
  「要不是她撞傷我,我會什麼都不記得嗎?」時俊霖冷哼道。
  蘇梓瑤一聽到這個,就算是有千萬個不願意,最後還是只能帶他回去,誰讓她今天就那麼倒楣,撞到了一個這樣的男生呢。
  「好啦,等你休息夠了,我就帶你回去,上輩子欠你的嗎?幹嘛一直說!」
  時俊霖冷笑,「上輩子我是不知道,但是這輩子妳撞了我,就是欠我了。」
  蘇梓瑤覺得再跟他說這些有的沒的,她一定會瘋掉的。
  「我去洗車子,髒死了。」她抬腳大步走出了房間。
  本來楊曼想留下來跟他聊天的,但是卻被丈夫支出去說要她幫蘇梓瑤的忙。
  房間再次只剩下時俊霖和曾旭文兩人。
  「你確定你在蘇梓瑤的家,會有辦法查出他們的事情嗎?」曾旭文不是小看好友,只是想問問他需不需要幫忙。
  時俊霖聽出他的意思,也就順著他的意思說:「你想要幫我,就盡量掩飾我現在身在何處的消息,等時間久了,我自然就有辦法知道了。」
  「嗯,這個沒有問題,只是你的安全……要是他們找到你了怎麼辦?」曾旭文對這點還是不敢放鬆,今天的傷是還好,但是不敢保證以後的傷就不會比今天的嚴重。
  時俊霖笑了一下,「放心吧,過了幾天之後,就算他們找到我,也不敢再對我動手了。只是我也不想就這樣回去,起碼要拖延幾個月的時間,這樣才會讓他們狗急了跳牆。」
  雖然不是很懂時俊霖話裡的意思,但是曾旭文還是決定相信他。
  時俊霖再次看向窗外,他一定要讓傷害過他的人付出代價!

  第二章

  蘇梓瑤把時俊霖扶進了一棟透天厝裡,一樓還是一間咖啡書屋。
  「這是妳自己的店?」時俊霖好奇的問,看不出來她還蠻厲害的,那麼年輕就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店。
  「嗯,我喜歡咖啡圍繞著書的味道。」她吃力的扶著他,他雖然長著一副學生的臉,但是卻有一個正常大男人的體重。
  時俊霖知道她很累了,在她準備扶他上樓的時候,才稍稍把力道分散一下。
  「一樓、二樓都是咖啡屋的範圍,我們只能住三樓。」說著她已經把他帶到了客廳。
  「妳家好小!」時俊霖從小就一直居住在超大間的別墅裡,從來沒有到過這樣的小房子居住的經驗。
  蘇梓瑤瞪了他一眼,「是,你失憶前或許你家是住金寶山的,那裡又寬,風水又好。」
  「妳……」時俊霖沒想到這女人還挺牙尖嘴利的,「哼,我的房間在那裡?」
  「急什麼,我先清理一下。」蘇梓瑤說著就走進一間房間。
  整個三樓就只有兩個房間,不過自從父母去世之後,她已經逐漸的把自己的東西搬到主臥室去了,而自己的小房間則布滿了灰塵,但還是可以拿來當客房的。
  現在已經晚上了,要立刻打掃得很乾淨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就打算先把床單換了就行了。
  「進來吧。」蘇梓瑤過了一會在房間裡喊著。
  時俊霖扶著牆壁走到她所在的位置,雖說沒有爬蟲類的小動物,但是還是讓他有點難受。
  房間小就算了,床還是單人床,而且上面還是粉色系的蕾絲!旁邊的桌子什麼的都用一塊白布蓋著,讓他感覺不是走進了一間房間,而是一間……
  「你不會要我睡這裡吧?」
  「要不然呢?」蘇梓瑤沒看出這個房間有什麼奇怪的啊,自己之前可是在這裡住了十幾年呢。
  時俊霖馬上拒絕:「不要,我要換房間。」
  「這裡就兩間房,沒有房間了,要不你就去睡客廳,我是不會介意的。」蘇梓瑤沒看過那麼會發大少爺脾氣的人,他當他是什麼?
  「對面不是還有一間房嗎?我睡那間。」
  他推開對面的房間門,雖然還是有粉色系的東西,但是起碼沒有客房那麼誇張了。
  「不行,那間房是我的。」她的主臥室怎麼可以讓人家給搶了,絕對不行。
  「妳看看這間客房,那麼髒,我不要住。」
  「現在都晚上了,我也沒辦法清理了,明天再說,而且,我是主人,我說要你住哪裡就住哪裡!」蘇梓瑤端出主人的架子說。
  時俊霖冷笑,「主人?妳把我撞傷了,現在我最大。」
  蘇梓瑤的臉就快要皺到一起去了,怎麼可以這樣,老是拿這件事來說。
  「那等我把客房清理好,你還是住客房吧。」主臥房裡有很多她的祕密,怎麼可以讓他進入她的房間呢,還是讓他住客房好了。
  時俊霖居高臨下的看她,「那等妳收拾好之後再說吧,還有,我不希望在房間裡看到太多粉色系的東西。」
  他當這是他家嗎?為了他一句話就要把這些東西都扔了,哼,才不要,不過為了避免他挑剔,她還是先把這些東西搬到主臥室去吧。
  時俊霖悠哉的在客廳看著電視,今天晚間的新聞裡還沒有發布他失蹤的消息,看來,他們也不打算那麼急呢,不過再過幾天,他們就要像熱鍋上的螞蟻了。
  他轉頭看著一直進出房間和浴室的蘇梓瑤,滿頭大汗的抬著水桶。
  這個女人如果以後知道他的身分會如何呢?甚至知道其實那場車禍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時候,她會不會氣得跳腳?而且現在的自己還裝失憶的欺騙她,她會不會哭著說她再也不想見到他了?
  可是他為什麼要想這樣的問題?這件事情是個意外,在這場意外結束之後兩人就不會再見面了,為什麼他的心裡會有一絲的不快呢?
  蘇梓瑤好不容易忙完了,喊道:「可以了。」
  時俊霖走過去驗收,果然比剛才好很多了,「嗯,可以了。」
  蘇梓瑤想,就那麼一個小屁孩,居然弄得她團團轉,氣死人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她面帶著笑臉說著,說完就立刻飛回她可愛的房間裡去了。
  時俊霖看著對面關上的大門,笑了一下。

  ◎             ◎             ◎

  蘇梓瑤按掉響個不停的鬧鐘,從床上坐起,伸了個懶腰。
  今天是星期天,會有很多客人來的,還是快點起床吧,拖著身軀走到了廚房,先把吐司熱一下,想著洗漱完,再煎個蛋吧,可今天怎麼那麼累呢?
  蘇梓瑤的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好不容易摸索到了浴室,打了個呵欠,就打開了門。
  門一打開,看到裡面的男人時,她的眼睛瞪得老大,她的家,居然有這樣的一幕……一個男人在她的浴室裡洗澡!
  時俊霖顯然也被她給嚇到了,沒想到在洗澡的時候她會開門。
  蘇梓瑤吃驚的把他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當然也看到了很多不該看的地方,咽了一下口水,急忙退出來關上門。
  時俊霖即使是反應過來,但是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洗著澡。
  蘇梓瑤急忙解釋:「我不知道你在裡面……」其實她是根本就不記得,「還有,我忘了跟你說哦,我的眼睛是近視眼,沒戴眼鏡的我是看不到東西的,所以你放心,我什麼也沒看清楚,全部都是模糊的。」其實她根本就沒有近視眼,只是想要解除現在的尷尬而已。
  時俊霖低頭看向自己的重點部位,沒看到嗎?真是可惜了,他對自己的身材向來滿意,她居然只是驚訝而已,沒有流下口水,讓他有點挫敗感。
  蘇梓瑤打了個冷顫,完了,現在怎麼辦?看了不該看的東西會不會長針眼啊?
  「啊,我做了早餐,你一會出來吃啊。」蘇梓瑤衝到廚房準備動手做早餐了,還企圖趕跑腦海裡那些火辣辣的畫面。
  她剛把早餐做好,時俊霖就走出來了,沒有穿衣服,只是圍著一條浴巾。
  「你……就不能穿件衣服再出來嗎?」蘇梓瑤彆扭的說。
  時俊霖則一點都不介意,「我沒有衣服,昨天那件洗掉了。」
  「那你先吃吧,我去洗臉。」蘇梓瑤閃進了浴室。

  ◎             ◎             ◎

  蘇梓瑤好不容易解決了時俊霖衣服的問題,可以開門做生意了。
  一位熟客馬上就進來了,「妳今天開得有點晚哦。」
  她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今天有點事情晚了,你今天還是照舊嗎?」
  「嗯。」
  「那請等一下。」蘇梓瑤熟練的調著咖啡。
  樓上的時俊霖聞到咖啡的味道就自動走下來了,今天的腳傷已經好很多了,可以不用依靠著牆壁走,走到了櫃檯說:「弄杯黑咖啡給我吧。」
  蘇梓瑤瞪了他一眼,「小孩子喝什麼黑咖啡,喝卡布奇諾吧,很多國中生都喜歡喝這個。」
  還真的把他當小孩哦!時俊霖不滿的說:「我不是國中生,我要喝黑咖啡!」
  還說不是,看看他現在的行為是有多麼的幼稚,「要喝可以,但是你一會不可以吐出來。」
  「只要妳不加其他的怪東西,我是不會吐的。」時俊霖走到一張桌子旁坐下。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