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家花不好養~兩相錯之五
【4.4折】家花不好養~兩相錯之五

臉紅紅BR969--朱輕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17/10/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85
銷量:88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85
銷量:9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85
銷量:49
床伴逼我嫁
NT85
銷量:8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85
銷量:60
半月嬌妻
NT85
銷量:47
嬌妻哄入懷
NT85
銷量:91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85
銷量:104
叼回逃妻
NT85
銷量:94
夜劫
NT85
銷量:158
七年夜妻
NT85
銷量:68
友妻
NT85
銷量:76
同居不同床
NT85
銷量:74
床伴之夜
NT85
銷量:67
把秘書拐回家
NT85
銷量:37
一夜成債
NT85
銷量:65
總裁有寵妻癖
NT85
銷量:93
從夫之夜
NT85
銷量:88
老婆大過天
NT85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299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67
夜劫
NT85
銷量:158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49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男人的逢場作戲,女人的嬌憨,玩玩罷了,
女人的生澀害臊,男人像土匪,完了完了!


鄭英傑是個標準的不婚主義者,但凡女人提出結婚要求,
就是破壞了他的「交往準則」,他會毫不留情轉身走人。
這樣的男人,換女朋友比換內褲還勤快,跟女人交往,就為了上床。
而這位情場老手,哪看不出唐唯一對他的好感, 他有過太多女人,
很清楚女人動心時的模樣。
可惜,唐唯一跟他認識過的女人不一樣,是個他惹不起的小公主,
況且他從沒好好地談過一次戀愛,也不想被哪個女人綁住。
他承認,他對唐唯一有渴望,恨不得壓她上床,狠狠要她,
不過,他沒忘了,這女人生澀得很,為了得到她,不只一夜,
不只一次,無賴又土匪的他,在開口問她要不要當他的女人後,
竟被這嬌氣的小公主給吃得死死的,再無翻身餘地。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鄭英傑的第……數不清多少次的戀情,最後以他被潑了一臉的生啤酒終結。
  女人將酒杯重重地砸在吧檯上,瀟灑地轉身離去,只留給鄭英傑一道凹凸有致的美麗背影。透過眼前的水珠,鄭英傑最後一次看了眼他最喜歡的纖腰、翹臀。
  「捨不得了?現在反悔可還來得及。」在鄭英傑身邊的查亦道。
  「我在你這分過幾百次的手了,哪次反悔過?」鄭英傑收回目光,接過查亦遞來的衛生紙,胡亂地擦了把臉,然後揉成團丟回去,「不過那麼辣的身材,以後睡不到有些可惜了。」
  「你也知道你已經在我這分過幾百次的手了?」說到渣男,鄭英傑還真是渣得坦坦蕩蕩啊。
  面對好友鄙夷的輕瞥,鄭英傑無所謂地聳了聳肩。他也不想總是分手嘛,只是那些女人要嘛和他只是一夜情,睡過就算了。要嘛就是不肯遷就他的交往準則,逼得他不得不迅速自感情中抽身而去。
  查亦問道:「這次又是因為什麼?」
  鄭英傑的濃眉一揚,「你說呢?」
  「她要求結婚了?」鄭英傑是個標準的不婚主義者,但凡交往對象提出結婚的要求,那就是破壞了他的交往準則,他會毫不留情地判對方出局。
  不過查亦得到的答案卻是否定的,鄭英傑搖了搖頭。
  查亦並不意外,繼續問:「那麼她要求同居了?」
  鄭英傑還是搖頭。
  喔,這也不奇怪。畢竟鄭英傑的交往準則多得要命。於是查亦再猜,「那是她要見你的父母?」沒等鄭英傑反應,他立刻又補上一條,「或者是要你見她的父母?」
  鄭英傑繼續搖頭。
  查亦繼續猜,「她把公寓的備用鑰匙給了你?」
  鄭英傑仍是搖頭。
  查亦還是不放棄地繼續猜,「她放了私人用品在你家?」
  鄭英傑搖頭。
  查亦還是問:「她說了我愛你?」
  鄭英傑搖頭再搖頭,一直搖頭。
  查亦幾乎猜遍了所有鄭英傑曾經用過的分手理由,竟然全都不對。他長呼了一口氣,放棄掙扎,「那到底是因為什麼?」
  「因為……」鄭英傑沉下俊臉,神色嚴肅。
  在吧檯後的查亦微微向前傾,想快點聽到分手的理由。這次好像是什麼了不得的理由。
  鄭英傑粗狂而帥氣的臉上,鷹隼般奕奕有神的黑眸中閃過一絲故弄玄虛的認真,引得查亦不由得側耳傾聽。
  鄭英傑一字一句地道:「因為她吃了我的豬腳。」
  吃了豬腳?查亦愣了一瞬,繼而瞪鄭英傑一眼,迅速直起腰,真想再潑他一臉生啤酒。查亦道:「這算什麼鬼理由?」
  鄭英傑欠揍地笑,「怎麼,這還不夠嚴重嗎?」
  「嚴重?」嚴重你個頭!查亦輕環手臂,陰陽怪氣地說:「你倒說說這嚴重在哪裡?」
  鄭英傑收斂笑意,清清喉嚨,開始說明原委,「昨晚我們一起吃晚飯,我點了豬腳麵線,她點了生煎包,吃到一半的時候,她忽然挾一個生煎包給我,然後從我碗裡挾走了一塊豬腳。」
  「你覺得這很嚴重,是因為……」查亦瞇了瞇眼,「你不喜歡生煎包?還是因為你很喜歡豬腳?」
  好友明顯的諷刺,卻換來鄭英傑不痛不癢的一句回應,「我可沒在開玩笑哦。」
  「沒有嗎?那為什麼我覺得很好笑?」查亦終於被他氣得破功,「你分手幾百次,我敢說這次的理由最奇葩。只是吃了你的豬腳,你就要和人家分手?」
  「重點不是豬腳,而是這件事背後的意思。」鄭英傑認真地說。
  「這件事背後能有什麼意思?」這是查亦有史以來聽過最無厘頭的陰謀論。
  「這種事情代表著分享啊。」鄭英傑說得振振有詞,「這次是分享食物,下次就是分享水杯、牙刷,再來就是分享同一張床、同一間公寓,最後再分享彼此的父母。」
  這樣分析也行?查亦有些傻眼。
  「這樣的分享會逐漸充斥在生活中所有的細微末節裡,若我一個不小心,在發覺時,那女人就已經像樹一樣紮根在我的生活中了,盤根錯節,想拔都拔不掉。」將長篇大論一口氣說完,鄭英傑微斂上揚的聲調,長舒一口氣,「這下明白了吧?與其以後想辦法將樹砍掉,還不如現在就將樹苗折斷在土裡。」
  查亦無言地瞧著鄭英傑。
  鄭英傑厚臉皮地任查亦盯,似乎完全不認為自己的言論有問題,「看夠了沒有?看夠了就去幫我倒杯酒,說這麼多,我口很渴。」
  好吧,真是徹底被打敗。查亦無奈地說:「看來你是真的不想結婚了,這樣的理由都想得出來。」查亦一臉無奈地轉身去酒桶旁接酒。
  「我當然不想結婚。」鄭英傑自然地說。
  查亦背對著他說:「嗯,我更正一下。你不僅是不想結婚,而且還不想戀愛。」
  「如果我不想戀愛,那之前的幾百次都是在玩扮家家酒嗎?」鄭英傑拒絕承認。
  「你所謂的戀愛關係,就是不能分享,不能對彼此說愛你,不能涉及彼此的朋友圈,不能共用私人用品,更不能提出同居、見家長這種『無禮』的要求。」查亦轉身將調好的酒推到他面前,微微一笑,「對不起,這類關係在我們普通人看來,用炮友來形容更為貼切。」
  「我可沒把她們當炮友。」鄭英傑拿過酒杯,仰頭一口氣乾掉。
  「可是……」
  噹的一聲,鄭英傑放下酒杯的聲音將查亦要說的話打斷。鄭英傑道:「再說,炮友和戀人的界限本來就很模糊。照你這麼說,任何一段不以結婚為目的關係都可以稱之為炮友關係啊。」
  「你不一樣。」查亦道。
  「我有什麼不一樣?都是不婚主義者。」鄭英傑反駁道。
  「不婚主義者只是不願結婚,而不是像你這樣致力於把每一段戀情都維持在初始階段,一旦深入就立即結束。」查亦解釋道。
  就像從黑豆中挑出蒼蠅一樣,查亦無情地將鄭英傑從不婚主義者的隊伍中擇出,但這對於素來無理的鄭英傑來說根本沒影響。反正他不想結婚已經是既定事實,即便被很多人罵渣男、爛人,他卻仍然沒有要改變想法的打算。
  就算不是純正的不婚主義又怎樣?就算總把戀情都維持在初始階段又如何?這是他鄭英傑的交往方式,你可以不接受,卻沒辦法說他有錯。因為在每一段戀情開始之前,他都會坦白自己的交往準則,女方同意就在一起,不同意就不要開始。
  所以鄭英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最後明明是她們違反了規則,到頭來被譴責的卻是他?不過這也無所謂,反正他也不是什麼好好先生。
  「現在的小孩子不是常說……」鄭英傑懶洋洋地托住臉,悠悠地說:「人生若只如初見,永遠將感情維持在初始階段,有什麼不好?」
  原來這句詩是用在這的?查亦苦笑,「算了,辯不過你。」
  「那就倒酒囉。」鄭英傑歪嘴痞笑,用手晃了晃,略顯單薄的玻璃杯,代表對於戀愛的探討告一段段落。
  查亦無奈地幫鄭英傑倒今晚的第三杯酒,除去被潑到臉上的那杯不算。
 
  ◎             ◎             ◎
 
  當鄭英傑喝到第六杯酒的時候,唐唯一走進酒吧。她坐在吧檯前,與他隔了三個位置。
  才剛讓服務生再調一杯酒的鄭英傑不經意間側頭瞧唐唯一一眼,移開目光後頓了頓,忍不住又看過去一眼。
  酒吧裡光影交錯,連空氣中都瀰漫著瘋狂。
  距離鄭英傑幾步開外的女人靜靜地坐在位置上,微低著頭,露出一小截線條優美的白皙玉頸,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她的側面剪影浸泡在影綽、炫目的燈光中,顯得格外纖細、美麗,彷若盛開在泥潭中的百合,清冷而高貴。
  不過她並不是鄭英傑喜歡的類型。他喜歡胸大、腰細、屁股翹的性感女人,可眼前這一位雖然臉蛋漂亮、氣質非凡,可惜穿著打扮太過規矩、保守,該遮的、不該遮的全都遮住,可見這衣服下面沒什麼好料。
  既然不喜歡,又為什麼要一直盯著瞧呢?那是因為鄭英傑覺得她有些眼熟,可不知是不是酒精麻痺了他素來敏銳的神經,他竟怎麼都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她了。
  「嘿,這麼快就有新目標了?」查亦才回到吧檯後,就逮到好友在盯著別人看。
  被打斷思緒的鄭英傑轉過頭,放棄了再去探究對方是誰這個問題。而是將杯子推給查亦,準備要今晚的第七杯酒。而在查亦離開期間,給他調酒的女服務生則是走到了那個女人的面前。
  女服務生畫著煙燻妝,蓬亂的髮型配上制服短裙、高筒襪,很像是動漫裡的人物。
  「喝什麼?」女服務生的嘴裡似乎一直嚼著口香糖,鄭英傑不用抬頭也能聽到她說話時吧唧吧唧的聲音。
  「一杯朗姆酒,謝謝。」唐唯一徐徐開口,聲音清婉、好聽。
  「沒有。」女服務生直接道。
  「那……一杯瑪格麗特。」唐唯一再點另一種酒。
  「沒有。」女服務生又道。
  接著唐唯一又接連說了幾種酒名,最終得到的答案都是沒有。
  鄭英傑側耳聽著,只覺得搞笑。這女人都不曉得看一看周圍的環境嗎?在這種烏煙瘴氣的地下酒吧裡,會有那些高級洋酒才怪。
  最終唐唯一放棄再繼續報酒名,「那你們這裡有什麼?」
  「啤酒。」女服務生拿筆噠噠噠地敲著桌子,看著有些不耐煩。
  「好吧,那給我一杯啤酒,謝謝。」唐唯一無奈地道。
  兩分鐘後,女服務生將一杯啤酒放到唐唯一面前。
  一路都漾在杯口的白色泡沫終於因為女服務生的動作而緩緩淌下,唐唯一看著泡沫滑過玻璃杯平滑的表面,在吧檯上暈開水漬,而後又看了看那和她的臉差不多大小的啤酒杯,有些無從下口。她不太確定連白開水都沒有大口痛飲過的自己,是否可以照預想中的那樣用將啤酒一飲而盡的方式,以達到借酒澆愁的目的。
  除去紅酒以外,這還是唐唯一第一次在真正意義上喝酒。不僅如此,酒吧這種地方她也是第一次來。刺耳的重金屬音樂、炫目閃爍的碩大燈球、舞池中極盡搖擺的男女,這一切對她而言都太過陌生。那些迷亂與絢爛,斑斕如五彩花蛇般盤踞在她烏黑的雙眸中,扭動著、旋轉著,攪亂眼波,輕易勾走已經不堪一擊的理智。
  唐唯一很快就下定了決心。還有什麼不敢的呢?最近經歷了那麼多的打擊,她都沒有倒下,又怎麼會被一杯啤酒難倒?最差的結果不過就是喝醉,可她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是喝醉嗎?說不定酒精真的可以麻痺她的心傷。
  唐唯一用細白的雙手捧起啤酒杯,做了個深呼吸後,便仰頭開喝。她高揚著小臉,纖長的脖頸處因為用力地吞咽而起起伏伏。
  咕咚、咕咚,吞咽的聲音湮沒在音樂聲中,但還是被鄭英傑聽到了。他忍不住好奇側過頭,結果一眼便瞧見前幾分鐘還被他認定為有氣質、有臉蛋,但沒有料、不夠辣的乖乖女,居然正高揚著小臉灌酒,此刻她纖長、白皙的脖頸處正因為用力的吞咽而起起伏伏。
  看她這般豪飲,鄭英傑有些傻眼。
  「看樣子是有什麼傷心事吧。」同樣看到這一幕的查亦說出他心中所想。
  「誰知道呢。」鄭英傑漠不關心地收回目光,繼續低頭喝酒。
  查亦側頭吩咐女服務生免費送唐唯一一碟小吃,以避免她因為空腹喝酒而傷胃。結果他的舉動卻引來鄭英傑的揶揄,「嘿,我也有傷心事,你怎麼不送我點什麼?」
  「你能有什麼傷心事?」查亦鄙視地一瞥。
  「我才剛被女人潑了一臉酒欸,這還不足以令我傷心嗎?」鄭英傑不滿地道。
  「你要是也有因為女人而傷心的一天,那我一定會跑到街上去,看看會不會下紅雨。」查亦笑道。
  「你大概看不到那一天囉。」鄭英傑道。
  兩人說話間,坐在旁邊的唐唯一拚盡全力,卻還是只喝掉半杯就敗下陣來。她的呼吸亂了節奏,眼波不再平靜,來不及吞下的酒水溢出唇畔,被她狼狽地抹去。她捧著啤酒杯喘了好一會,才重新開始喝。
  鄭英傑的目光不知何時又落到這個明顯是在借酒澆愁的女人身上。結果他才剛看沒一會,就又被查亦拉回注意力。
  「我勸你別去招惹這種才剛受情傷的女人。」查亦道。
  「你怎麼知道她受了情傷?」雖然鄭英傑並沒想招惹她,可還是忍不住問。
  「拜託,每年被你傷害到要來這裡借酒澆愁的女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我光是用看的也早就練出火眼金睛了。」查亦笑道。
  「哪有那麼多?」鄭英傑摸了摸鼻子,繼而岔開話題,「再說,我也沒有想泡她。」
  「那你一直盯著人家瞧什麼?」查亦問。
  「職業需要行不行?」鄭英傑道。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專職睡女人的。」查亦揶揄道。
  呵呵呵,他倒是想。鄭英傑沒好氣地翻個白眼,然後一本正經地清清喉嚨,「我的意思是,看到生面孔多注意一下是警察分內之事。」
  沒錯,別看鄭英傑這麼不靠譜,人家可是警官。
  「原來你是這麼敬業的人啊。」查亦反諷道。
  「是啊。」鄭英傑臭屁地揚眉道。
  「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去街上打擊犯罪才對吧?」查亦鄭問道。
  呃,好吧,今天他是該值夜班才對。但是……鄭英傑正經地道:「地下酒吧裡的犯罪率不是比街上高嗎?」他永遠都可以給自己找到理由,「我來這裡喝酒也是工作需要好不好?說起來,你還要付我錢才對。」
  「付你錢?」查亦詫異地道。
  「是啊,我幫你降低這裡的犯罪率,維持酒吧秩序,難道不該得到報酬?」鄭英傑一本正經地道。
  「你……」查亦一時說不出話。
  「但我們兄弟一場,我可以給你算便宜一點。錢就不用給了,今天的啤酒免費就好。」眼看查亦一臉要揍人的表情,鄭英傑反而挑釁地揚眉,「友情提醒一下,揍我可是襲警哦。」
  「鄭英傑,你真是有把人氣到血管爆裂的本事。」查亦被他氣得哭笑不得。
  「謝謝。」鄭英傑厚臉皮地點頭微笑,欣然接受查亦的評價。
  玩笑開夠之後,鄭英傑終於在查亦的詢問下道出自己關注旁邊那個女人的真實理由,「就是感覺她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聽鄭英傑一說,查亦不由得也側頭多看唐唯一一眼。
  而在這時,工作效率極慢的女服務生梅根才剛剛把那盤免費贈送的小吃端到唐唯一的面前。已經半伏在吧檯上的唐唯一慢吞吞地抬起頭,看看那碟小吃,又抬頭看看梅根。
  「我……沒有點這個。」唐唯一努力保持吐字清晰。
  「老闆送的。」梅根直接道。
  「你們老闆是哪一位?」唐唯一問道。
  梅根朝查亦那邊撇了撇嘴,唐唯一順勢朝那看過去。
  當唐唯一轉過頭,鄭英傑這才看清了她的臉。確實很美,一如他所料。
  只是因為酒精的關係,唐唯一原本知性、高雅的美麗軀殼外覆上一層薄淺的嬌豔。她原本靈透、清澈的黑眸已經浮現出明顯的呆滯與混沌,臉頰緋紅如霞,唇瓣更是水潤、剔透,彷彿染上了晨露的櫻桃,紅豔得令人垂涎。
  鄭英傑的呼吸有著片刻的停滯。他這短暫的失神並非是被唐唯一的美麗震懾,而是被遲來的回憶擊中,「唐唯一?」他還想看得更仔細些,可無奈有個男人擋住了他的目光。
  「小姐,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妳。」那男人直接坐到她旁邊。
  「看樣子覺得她眼熟的,可不只有你一個人。」查亦見狀,調笑道。而後又忍不住吐槽,「這年頭居然還有人用這種臺詞搭訕。」
  是她嗎?不可能吧,當年那個討人厭的死丫頭居然可以長成大美人?老天爺還有沒有眼睛了?不過剛剛查亦說了什麼來著,情傷?鄭英傑的俊臉上充滿不可思議倏地添了一抹亮色,喔喔喔,唐唯一被甩了嗎?
  查亦見鄭英傑一會擰眉,一會邪笑,忍不住問:「怎麼了?」
  「沒什麼。」鄭英傑回過神,掛著滿臉的幸災樂禍,完全沒有要收斂表情的意思,「很多年前,我和那個女人有過些交情,怪不得覺得眼熟。」
  「初戀情人,還是青梅竹馬?」查亦好奇地問道。
  「當然不是。」鄭英傑立刻否定,笑意間多了些許嫌棄,「我小時候又不瞎,怎麼會選她做青梅竹馬?」
  是不是否認得太快了些?倒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了。查亦微微揚眉,「和幼時的玩伴重逢很難得啊,怎麼不去打個招呼?」
  「算了吧,不是什麼值得打招呼的關係。」鄭英傑無所謂地道。招呼不必打,他現在只想坐在旁邊默默地看戲。當年那個冷漠、高傲的唐家大小姐居然被人甩了,這下可有好戲了。
  為了看戲看得更舒坦,鄭英傑又問查亦多要了一盤小吃。好了,好戲可以開場囉。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