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威猛的同居先生
【4.4折】威猛的同居先生

臉紅紅BR967--金晶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7/10/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85
銷量:88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85
銷量:9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85
銷量:49
床伴逼我嫁
NT85
銷量:8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85
銷量:60
半月嬌妻
NT85
銷量:47
嬌妻哄入懷
NT85
銷量:91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85
銷量:104
叼回逃妻
NT85
銷量:94
夜劫
NT85
銷量:158
七年夜妻
NT85
銷量:68
友妻
NT85
銷量:76
同居不同床
NT85
銷量:74
床伴之夜
NT85
銷量:67
把秘書拐回家
NT85
銷量:37
一夜成債
NT85
銷量:65
總裁有寵妻癖
NT85
銷量:93
從夫之夜
NT85
銷量:88
老婆大過天
NT85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299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67
夜劫
NT85
銷量:158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49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上床前,他的死纏爛打,終於把她拐上床;
上床後,她翻臉不認人,純情男繼續折騰!


自家父母為了家族利益聯姻,婚後各玩各的,
錢寶珠這位自小沒人疼愛的大小姐,驕傲慣了, 也任性慣了。
可沒人想到,二十歲那年, 大小姐的她什麼不好撿回家,
竟撿個美少年回家, 開始了包養同居生活,只是別人花錢養男人,
錢寶珠一心把易冷傑當弟弟養著。
誰知, 易冷傑這男人黑心黑肺,吃她的、花她的, 竟敢揚言要追她,
笑話,她才不會被他坑了。
可明明不給追的人是她,卻小不心被他給拐上床, 更惱人的是,
把她啃完後,易冷傑不但不放過她, 還為了證明她是他的,
索性變著法子夜夜拐她上床折騰。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啪啪的拍門聲響起,易冷傑打開門,看著半個腦袋抵在牆上,小臉緋紅的錢寶珠。他神色晦暗,鼻尖聞到一股濃濃的酒味,劍眉不經意地皺了一下。
  「錢寶珠,妳喝酒了?」他的聲音涼涼的,彷彿山澗的泉水,純粹、乾淨。
  長髮半掩著小臉的錢寶珠動了動,小臉貼在冰涼的牆上,黑白分明的眼痴醉地看著易冷傑,「臭小子,你叫我什麼?錢寶珠是在你叫的啊?你要叫我姐姐。」
  「錢寶珠,妳膽子大了。」他的聲音低沉,夾雜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危險。
  錢寶珠的腦袋縮了縮,膽子莫名地變小了,吞吞吐吐地坦誠,「嗯、嗯,喝了一點,就一點。」她歪著腦袋,用手指比了比一點點的樣子,真的只有一點,表示她絲毫沒有喝多。
  易冷傑的臉色一沉,英俊的臉上寫滿了不悅,「妳答應過我什麼?」
  「答應什麼?」她痴痴地笑了笑,「哦,不喝酒,對,我答應過你不喝酒的。糟糕,人家忘記了。」她像一隻被丟棄的小貓咪,可憐兮兮地湊到他的身邊,「阿傑,你不會生我的氣,對吧?」
  易冷傑輕哼一聲,伸手將走路輕飄飄的她拉進了屋裡,「我不生氣。」他有什麼好生氣的?反正她這頭答應了他不會喝酒,轉頭就能重蹈覆轍。
  錢寶珠腦袋晃呀晃地跟在他身邊進去,眼角看到靠在牆邊的行李箱,她笑了,「你要出去玩哦?跟你說過了,趁年輕要多走走,不要老待在公寓裡,你要當發霉的蘑菇嗎?」
  錢寶珠的話令他的腳步一頓,她一個沒注意,撞上了他的背,堅硬的背撞得她鼻子生疼。她摸了摸鼻子,眼眶發紅,「好痛,你停下來都不說一聲啊?」罵了他一句,她又心疼地說:「你不用為我省錢,我養得起你,你想出去玩就出去玩,姐姐買單。」她忽然笑起來,空著的小手在空氣中飛舞,「不用擔心,我有很多錢,姐姐會照顧你一輩子的。」
  易冷傑的太陽穴跳了跳,將她按坐在沙發上,大手粗魯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聽到她的話,他總有一股想揍她的衝動,不知情的人聽到了,真的以為他們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呢。她是包養了他沒錯,但不是讓人想入非非的那種包養,也不是要玩姐弟戀,她是真的把她自己當成是他的姐姐,而他是她的弟弟。她根本是一個缺愛缺到要哭的女生。
  錢寶珠今年二十九歲,易冷傑今年二十六歲,兩人相差了三歲,他在十七歲的時候遇到了錢寶珠,那時候他是一個父不詳的私生子,家境困難,陰差陽錯地遇到了錢寶珠,讓她看到了他這輩子最狼狽的時候。而當時的她渾身的名牌,就怕人不知道她有錢似的,突然大發善心,要當他的監護人。
  當時,她張揚著不知人間疾苦的臉,笑顏如花地說,以後我就是你姐姐了,我會對你很好的。
  可該死的,他易冷傑根本不想要什麼姐姐,但是他太狼狽了,有人伸手要拉他,他沒有拒絕的餘地。事實上,錢寶珠對他真的很好,從生活的各個細節滲透,只要他想要,她都會給他。
  但是……易冷傑的目光落在那牆邊的行李箱上,目光沉沉。他早該離開她了,他們不是親人,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她在他最狼狽的時候救了他沒錯,他很感激她,卻沒有辦法當她的弟弟。可她對親情的渴望實在是令他詫異,接觸久了,就會知道她看似擁有很多,實則是一個可憐蟲。
  錢寶珠是錢氏集團的總裁,坐擁無數的財富,卻沒有辦法擁有親情,因為她是聯姻下的產物,在血緣上最親密的爸媽對她視而不見,這樣缺愛的她想找一個弟弟,於是她遇到了易冷傑。她看似強勢,但是想有家人陪,於是她有了弟弟,把易冷傑當親生弟弟般寵愛。
  在錢寶珠的眼裡,易冷傑這個弟弟太懂事了,很少主動說要什麼。她不是一個白痴,他也不是在耍心機,他好像真的不在乎她多有錢,只是將她的家當作臨時居住的地方。可說易冷傑沒良心,她喝醉酒時都是他煮醒酒湯給她喝,她的衣服也是他洗的,他做的飯菜有家的味道,對他,她很依戀,沒辦法離開他,所以說他沒良心,其實也不覺得他沒天良。
  「阿傑,你出去玩歸玩,但是要早點回來,你不在我會很寂寞的。」錢寶珠露出一副快哭的表情。
  易冷傑默默地看著她,眸光瀲灩,輕嘆一聲,轉移了話題,「妳這次為什麼要喝酒?」雖然他知道能惹哭她的人肯定是她那一對無良爸媽,不過他還是開口問了,他實在看不得她這副可憐模樣。
  錢寶珠咬著唇,眼眶泛紅,「嗚嗚,人家不開心。」
  忍著對這段白痴對話的不耐,他循循善誘地道:「為什麼不開心?」
  「今天是除夕欸,不是家人團聚的日子嗎?我讓羅嬸嬸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飯等他們,可他們沒有回來。我打電話給他們,我爸說在美國出差,但我知道他在日本度假,陪著他的情人和女兒。我媽說她人在臺中,沒辦法回來,可我知道,她最近跟一個小明星正親密得很,估計還在床上下不來。」
  錢寶珠抱著腦袋,小聲地哭著道:「我都知道,知道他們沒把我當女兒看,可是我就會自取其辱。阿傑,我叫錢寶珠,寶珠、寶珠,不是要如珠似寶地疼我的意思嗎?他們根本不疼我。」她從來不會大哭,她就像小獸一樣低低地哭泣,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易冷傑冷硬的心稍軟一下,大掌摸了摸她的頭,「別哭了,為這種人有什麼好哭的?」
  錢寶珠很不聽別人的話,可是易冷傑的話她很聽,只要是他說的話,她一定會聽。她的淚水立刻收住,眨眨眼睛,「嗯,我不哭。」接著她心虛地說:「阿傑,我沒有跟你一起過除夕,你生氣嗎?」
  「不氣。」以前錢寶珠也帶他回去過錢家老宅,可惜那冷冰冰的豪宅讓他感覺很不好,她也察覺出他的想法,從那次之後,就很少帶他過去了。
  而錢寶珠在一些重要時候還是會回錢家老宅,不過她回去了也是面對一室的空氣,那對無良爸媽早有了他們各自的生活。
  錢寶珠道:「阿傑,你說實話,姐姐不會怪你。」
  易冷傑倏地站起來,準備告訴錢寶珠,他一點不生氣,而且從今天開始,他就會搬走,他已經找好房子了。他很感謝她這幾年的收留,可他不想繼續做她的弟弟了,至於她養他的費用,他已經將自己賺來的錢轉到她的銀行戶頭裡。
  易冷傑到嘴的話還未說出口,錢寶珠忽然撲了過去,一百八十公分高的易冷傑在身高一百六十公分的她的前面如大樹一樣。她兩手抱住他的脖頸,如無尾熊抱著尤加利樹一樣,撒嬌地說:「阿傑、阿傑,我最愛你了,我以後再也不跟他們好了。他們不愛我沒關係,有你愛我嘛,你不要生氣。」
  聽到這番話,易冷傑的臉色黑成煤。他一點也不愛她,拜託別胡思亂想好嗎?
  錢寶珠開心地在易冷傑的左右臉頰上留下了水潤潤的口水吻,眨著長長的羽睫,「阿傑,你最好了。」
  易冷傑僵硬地站在原地,神色變來變去,聽著她嬌氣的話,他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最後他無奈地想將她從身上拉下來,赫然發現她閉上了眼睛,小嘴還在喃喃地不知道說些什麼,但她卻已經歪著腦袋睡著了。
  易冷傑見狀,磨了磨牙。真是磨人的小妖精,一身的酒味,臭死人了。
  易冷傑彎腰抱著錢寶珠去了臥室。關於她家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去參與,她的家人也知道她養了他當弟弟,卻從來不管,顯然沒把她的事情放在心上。錢寶珠爸媽的原則很簡單,只要錢氏集團好好的,錢寶珠在就可以了,而他這個被錢寶珠當寵物養著的男人根本不是大問題。
  易冷傑將錢寶珠放在床上,看著她懶洋洋的睡姿,他又去浴室擰了毛巾幫她擦臉,讓她舒舒服服地睡著。對她,他似乎格外的心軟。
  這不是易冷傑第一次想離開,可每次這個念頭剛起,就被壓下了。這一次他下定決心,連行李箱都準備好了,打算來個不告而別,但又被錢寶珠打亂了計劃。他的羽翼早已豐滿,早就可以離開了。
  他是個沒良心的人,柔弱的母親因病去世他都沒掉過眼淚,對那個從來沒出現過的父親更不在意。錢寶珠啊錢寶珠,怎麼一看到她那張小臉,他就硬不起心腸了?真是見鬼了。
  易冷傑留了一盞暈黃色的小夜燈,悄然地離開她的臥室。呵,她這個膽小鬼,晚上睡覺從不關燈。
  易冷傑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手指輕輕地敲擊著沙發扶手,無意間透露著煩躁。他點燃了一支菸,鮮亮的火光在黑暗中閃爍著。他吐出一圈圈的菸圈,想著那個總在外頭強勢,在家弱勢的錢寶珠,他心中泛起淡淡的疼。真是一個傻子。她的家人不要她,她幹嘛還要將她自己往前湊,自己一個人不是很好嗎?
  他也是這麼過來的,身為一個私生子,他從來不覺得沒有家人是有多可憐,甚至母親死的時候,他反而覺得她解脫了,再也不用因為那個男人而受煎熬了。
  如果沒有錢寶珠,也許他早就高中畢業就去打工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過著像貴公子的日子,更不會學會如何操作債券基金得投資,意外地發現自己有金融天賦,從而賺錢,享受著富裕的日子。
  對錢寶珠,他的感覺很複雜,他很感激她,所以他有能力之後,他就想跟她保持距離。只是錢財可以分得清清楚楚,有些事情就不能分得太清楚了。
  錢寶珠很依賴他,真的將他當成了家人,可他自己很清楚,他們不僅沒有血緣關係,他更是只把她當恩人,以後無論她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幫她,但是他無法將她當成親人,當他的弟弟。
  當易冷傑的黑眸再一次落在牆邊的行李箱上時,他不禁咬牙切齒,既然只是把她當恩人,他這冷心冷肺的人幹嘛還留在這裡?他自己也不知道。真是比亂了的毛線還要一團糟。
  翌日,陽光透過半透明的碎花窗簾照射進來,臥室裡充滿溫暖。錢寶珠睜開眼,看著熟悉的天花板,唇角微微一揚,心中歡呼,她的弟弟果然是最好的。
  錢寶珠將小臉埋進太陽晒過的,有著淡香的被子,用力地蹭了幾下。接著她忽然坐起來,掀開被子下床,推開門,聞到香氣撲鼻的味道,那香氣正是從廚房裡傳出來的。
  錢寶珠走近廚房往裡看,廚房裡站著一道高大的身影,身上穿著可愛的圍裙,正動作流暢地在準備早餐。她笑嘻嘻地走過去,「阿傑,好香,今天吃什麼?」
  易冷傑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妳沒得吃。」
  「好過分,為什麼我沒得吃?」她鼓起臉頰。
  易冷傑呵呵地笑了一聲,背過身,不打算再跟她說什麼。
  錢寶珠認真地想了一下,心虛地瞅著他,「阿傑,我昨天不是故意要喝酒的。」
  易冷傑不為所動,仍然沒有理她。
  錢寶珠無辜地說:「我以後一定不會再喝酒。」
  他涼涼地哼了一聲:「第幾次這麼說了,嗯?」
  錢寶珠捧著臉頰,認錯道:「阿傑,我以後一定不會喝酒了。如果我騙你,你就打我。」
  易冷傑哼了幾聲,將早餐端到桌上。他做的是烤得金燦燦的吐司、火腿和半生不熟的煎蛋,以及一杯溫牛奶。
  錢寶珠的眼睛一亮,立刻厚著臉皮走去餐桌旁,手正要拿起刀叉時,被易冷傑不重不輕地打了一記,「去刷牙、洗臉。」
  錢寶珠吐了吐舌頭,往浴室走,一邊扭頭道:「阿傑,我是姐姐,你不能對我這麼凶,小心以後找不到女朋友。」
  易冷傑用刀輕輕劃開煎蛋,嫩滑的煎蛋立刻流出鮮美的半凝固的蛋汁。他慢條斯理地拿湯匙舀了一勺蛋汁,悠悠地說:「等妳什麼時候做出像樣的料理,我一定會喊妳姐姐。」
  錢寶珠腳下一個踉蹌。這個壞弟弟,明知道她根本不會下廚,他這根本是強人所難。她逃之夭夭地進了浴室。
  易冷傑看她逃跑的背影,唇角勾了勾。蠢女人,她哪裡像做姐姐的?哼,想做他的姐姐,等下輩子吧。
 
  ◎             ◎             ◎
 
  都說男人的話不能信,可女人的話又能信幾回?
  兩天後,易冷傑冷冷地看著從保時捷上走下來的錢寶珠。她臉頰緋紅,顯然是喝了酒,雖然看不出她喝了多少,但她一定有喝。前兩天還在他面前說不喝酒的人又喝酒了,他看著錢寶珠那張櫻花似的小嘴又騙了他一回,他小心眼地記下。
  易冷傑穿著一套休閒服,倚在一條小巷子裡的牆上,手裡提著剛從便利商店買回來的雜誌,看似悠閒,實則目光緊隨著錢寶珠的一舉一動而移動。
  易冷傑看著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也下來了,他輕哼一聲。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這個男人還是他今天買的雜誌封面的主角莫坤,一個在金融界呼風喚雨的男人,也是不少名媛心中的黃金單身漢。
  易冷傑的眼神越發冷冽,看著錢寶珠與莫坤好似有說不完的話,他嗤之以鼻,看不上錢寶珠那嬌羞的模樣。
  好一會,看著錢寶珠走了,莫坤開車離開,易冷傑才從巷子裡走了出來,一步一步地往公寓走去,在電梯口遇到錢寶珠。
  「阿傑,你剛去哪裡了?」錢寶珠看到他手裡的東西,立刻猜到他去買東西了,上前親暱地挽著他的手臂,「原來是去買東西。」
  易冷傑神色冷然地說:「放開,我不喜歡別人太靠近我。」
  聽到他這樣說,錢寶珠嘟起了嘴,一臉的委屈,「我是別人嗎?臭小子,我是你姐姐。」
  易冷傑不理她,走進了電梯裡。
  見此,錢寶珠立刻跟了上去,用纖細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背部,「喂,你是不是聞到我身上有酒味了?我先聲明,我沒有喝酒,你可別冤枉我。」
  站得近了,易冷傑能聞出她身上沒有酒味,但看到她的臉頰仍然紅紅的,他挑了一下眉,「妳的臉怎麼這麼紅?」
  錢寶珠摸了摸臉,有些燙,「好像發燒了。」
  易冷傑的手一伸,將她拉到身邊,另一手貼上她的額頭,果然熱熱的,她確實發燒了。他忍不住罵道:「這麼大了,連發燒都不知道啊?」還有時間跟男人約會。可見錢寶珠的眼眶紅紅的,他一時間又罵不下去了,「好了,回去吃藥,早點睡。」他不罵她總成了吧,不用這麼裝委屈給他看。
 
  ◎             ◎             ◎
 
  叮。電梯到了他們住的那一層,錢寶珠抽著鼻子,眼淚啪嗒地掉下來,小手死死地拽著他的衣角,跟在他的身後走出電梯。
  半晌後,錢寶珠道:「阿傑,我小時候生病,都是羅嬸嬸用溫度計幫我量體溫。你知不知道我很羨慕當時那些同學?他們的媽媽會用手摸他們的額頭,這種量體溫的方式真的好好啊,我以前都沒有經歷過。」說著,她又哭又笑地扯了扯唇,露出傻乎乎的笑容,「不過我現在不羨慕了,我有阿傑你。」
  錢寶珠從易冷傑的身後抱住他,他的腳步一頓,臉色難看,「呵呵,妳不是談戀愛了?以後有男朋友了。」
  錢寶珠一怔,想了一下才想明白他的意思,「男朋友?誰啊?」
  易冷傑不說話,抿著唇打開門進了屋子,身後的錢寶珠抱著他不放,被他拖了進去。
  兩人進到了屋子裡,易冷傑走到櫃子旁,錢寶珠在他身後跟著。
  「阿傑,你怎麼越大越不可愛?奇奇怪怪的。」錢寶珠遺憾地說。當時她遇到易冷傑的時候,他就跟一隻刺猬一樣,見誰都扎。她心疼他,也覺得他們是同一種人,就當起了他的監護人。說實話,她這個姐姐當得不稱職,雖然她錢很多,但是她沒有辦法擠出很多時間去陪伴他、照顧他,反倒是他一直在照顧她。
  「呵呵。」易冷傑冷笑,「妳當是在玩養成遊戲?」
  「我哪有。」錢寶珠不悅地白了他一眼。
  「今天送妳回來的男人不是妳要交往的男人嗎?」易冷傑冷聲地說。
  錢寶珠睜大了眼睛,「莫坤?才不是。」
  易冷傑緊繃著的俊顏緩和了,「那妳跟他是什麼關係?」
  「能有什麼關係?我年紀不小了,我爸媽要介紹對象給我,今天才第一天見面。」錢寶珠無所謂地聳聳肩。
  易冷傑危險地瞇起眼睛,「相親?」
  「我才不會跟我爸媽一樣,找一個門當戶對,卻沒有感情的人結婚,我要找一個喜歡的人結婚。」說到這個,錢寶珠的臉低了下來,「阿傑,我會不會變成老處女啊?」
  正在翻找醫藥箱的易冷傑猛地回頭看她,眼神跟要吃人一樣,「結婚之前不能跟男人發生性關係。」他正經地說:「很多男人都是吃了不認帳的混蛋,所以結婚之前一定不能發生性關係,知不知道?」
  錢寶珠對易冷傑關心的話很開心,總覺得易冷傑才是真正關心她的人。她用力地點頭,「嗯,我知道。」
  易冷傑莫名其妙地鬆了一口氣,心裡卻想,真是奇怪,他幹嘛這麼緊張?那薄薄一片的膜又不關他的事情。
  錢寶珠的臉貼著他寬闊的背部,輕輕地說:「阿傑,我絕對不會跟不愛的人結婚,更不會聯姻,我要找一個我喜歡的人結婚。你說,我會不會找不到啊?」
  錢寶珠談過兩次戀愛,但都因為太忙,沒辦法好好談戀愛,沒時間維繫戀愛關係,最後都無疾而終。
  易冷傑用寬寬的大掌用力地在她的腦袋上揉了一下,柔軟的髮絲無聲地撓著他的掌心,「別裝可憐,快點過來吃藥。」
  錢寶珠啊了一聲,捂著嘴就想逃。
  易冷傑見狀,大掌一抓,直接將她抓到一旁,將藥丸放在她的掌心,一手拿起水杯,黑眸緊緊地看著她。
  錢寶珠看著他,無奈地吃下藥。有膠囊包裹的藥丸並不苦,但她就是討厭吃藥,藥丸剛吞下去,她便下意識地張嘴吐舌頭,彷彿藥很苦一般。
  易冷傑輕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瞪了她一眼,手裡變戲法似的多了一顆比利時的黑松露巧克力。他剝掉巧克力精緻的包裝,放到她的唇邊,她柔軟的唇瓣輕觸了一下他的指尖,他一怔,感覺指尖一片麻麻的。看著她幸福地含著巧克力的模樣,他本冷硬的的神情緩了下來,「妳一定會找喜歡的人結婚。」
  錢寶珠呆呆地看著前面的易冷傑,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他是又瘦又黑的少年,他何時長成了如今這副英俊、挺拔,令人信服的男人呢?她甜甜一笑,非常自信地彎了唇角,「當然。話說,你到底什麼時候要帶女朋友回來給姐姐看看啊?你已經不小了。」
  錢寶珠倍受家裡的催婚壓力,不願自己一個人受苦,自然要找一個人同甘共苦,目前的最佳人選就是易冷傑了。
  易冷傑冷冷地笑了,「是誰說喝酒就要被我打的?」
  錢寶珠睜大了眼睛,「我沒有喝。」
  「呵。」易冷傑輕笑,「別以為我聞不出妳用的檸檬口味漱口水的味道,想騙我?」
  錢寶珠的眼珠子轉了一圈,她確實喝了,不過只喝了一點。她晚上吃的是牛排配紅酒,實在很正點啊,她不能錯過,只是她萬萬料不到被他這個狗鼻子聞出來了。
  錢寶珠的腳剛動,纖細的藕臂便被易冷傑的鷹爪似的大掌抓住了。她的眼睛對上他猙獰的笑容,她頭皮發麻,「我、我就只喝了一點……」
  「跟剛認識的男人吃飯,就喝上酒了?」他依舊冷笑道。
  「那酒是我存在那裡的。」錢寶珠說完,立刻捂住嘴,神情慌亂地看著他。
  「原來還存了不少酒啊。」
  「阿傑,我只是喜歡收藏好酒。」她解釋道。
  「嗯。」
  「偶爾喝一點。」
  「嗯,說完了?」
  錢寶珠當機了,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易冷傑一臉陰沉地望著她,「現在我們來算算帳。」
  在易冷傑面前,錢寶珠端不起平時在公司時那副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模樣。她無意識地往後退,意圖退到自己的臥室裡。
  但錢寶珠忽略了一點,易冷傑人高馬大、腿長手長。他的手一伸,便將她拽到了他的面前,無視她可憐兮兮的模樣,他將她拖到沙發上坐下來,同時將她拉到自己的膝蓋上,大掌呼呼地往她的臀部上打了幾下。
  在易冷傑揚起手,要打第五下的時候一頓,他發覺到她一點聲音也沒有。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她的小臉,就見她倔強地抿唇,「妳覺得妳有理了?」
  錢寶珠鬱悶死了,「我是你姐姐!」她一個做姐姐的居然被弟弟打,真的很丟臉啊。她哪裡是養了弟弟,分明是請了一位爸爸回家打她。
  「誰錯了,另一人就有資格揍對方。」他壓根沒把她當姐姐,不過也沒有把她當妹妹。他心裡剛這麼一想,他停頓在她翹臀上的手忽然變得灼熱了,他感受到掌心下的臀部又翹又挺,彷彿水蜜桃一般多汁、水嫩。他的喉結上下滾動一番,手就這麼放在她的臀部上。
  錢寶珠嘟囔地道:「我酒量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喝酒又不會怎麼樣。」
  易冷傑微微回神,「嗯。」語氣忽然凶狠起來,「當酒鬼很自豪?」
  錢寶珠心虛地道:「應酬什麼的,在所難免。」
  「呵呵,妳公司裡的公關是擺設是嗎?」易冷傑嘲諷地笑著,一邊分神專注在他的手心下的觸感,下意識裡想把手收回來,可手卻捨不得動,怎麼辦?
  錢寶珠語氣不滿地說:「哼,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你還想怎麼樣?」
  「不怎麼樣,反正妳下次再背著我喝酒,我知道一次就揍妳一次。」易冷傑語氣溫柔如春風,話的內容卻冰冷至極。
  錢寶珠膽小地瑟縮了一下身子,雖然他打的力道不是很疼,但很丟臉啊。她趴在他的膝上,默默發誓,下次一定不能被他抓到,實在太丟臉了。
  「好了,洗完澡就去睡覺。」易冷傑扶起她,催促她道。
  錢寶珠抿著唇,摸了摸臀部,扭頭回臥室了。
  易冷傑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她豐滿、挺翹的臀部一上一下地在他的眼前搖擺,他突然覺得空氣變得炙熱無比。他一手插腰,一手搧了搧發燙的臉。該死的,他又不是沒見過女人的臀部,他在害羞什麼?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