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兔子壓倒窩邊草《上》
【4.6折】兔子壓倒窩邊草《上》

臉紅紅BR262--憶錦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憶錦
出版日期:
2010/07/0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長夜難枕
NT88
銷量:117
床上的小秘
NT88
銷量:80
總裁是匹狼
NT88
銷量:60
如嬌是妻
NT88
銷量:78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捉妻重婚
NT88
銷量:71
試婚一夜
NT88
銷量:81
半同居關係
NT88
銷量:75
交易人妻
NT88
銷量:101
嬌寵難耐
NT88
銷量:47
養債秘書
NT88
銷量:84
奪愛狂夫
NT88
銷量:75
恕難從婚
NT88
銷量:61
甜嫩嫩的稚妻
NT88
銷量:99
一夜成妻
NT88
銷量:7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晉江原創網文首選,清純愛戀的青梅與竹馬!

肖兔和凌超之間的關係有點複雜,
既是青梅竹馬,又是乾姐弟!
不過既然有一個聰明又方便的竹馬兼乾弟弟,
她怎麼可以不好好利用呢?那不是太浪費了?
所以一直以來,做壞事揹黑鍋的人是他、
五十九分的考卷歸他管、幫她寫作業的人也是他,
反正不管雜七雜八,通通都找他就是了!
只是凌超總是默默的扛下一切,
肖兔卻沒想過,一向清高又冷淡的凌超,
為何肯犧牲到如此地步,更不明白他心甘情願的目的!
直到那一天,情商過低的肖兔,見到凌超像要著火的瞪視時,
竟是一個毫不留情的將高大的他過肩摔了出去,
卻不知,乾弟弟凌超不過是想給她一份愛的告白。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肖兔還在她媽肚子裡的時候,電視裡正在熱播「西遊記」,她媽一眼就看上了裡面那隻玉兔精,以至於孫悟空出現破壞唐僧和玉兔精的好事時,她媽一時憤慨,動了胎氣,疼得嗷嗷直叫。

  她爸收到消息後,第一時間從工作崗位趕到醫院,等到醫院的時候,肖兔已經出生了。

  由於是早產,肖兔生出來的時候,只比剛出生的猴子大了那麼一丁點,全身皺巴巴地躺在保溫箱裡,特別難看。

  她爸比較悲觀,覺得這女兒養不大,就算養大了也一定嫁不出去。

  她媽卻堅持認為女兒是玉兔精轉世,將來是要娶唐僧的。

  她爸覺得她媽這想法太不實際:「唐僧有什麼好的?難道妳想我們女兒嫁個和尚?」

  她媽不屑的白了她爸一眼:「你懂個什麼?唐僧不僅長得白白淨淨,還是皇親國戚,又不會出去花天酒地,最重要的是,萬一哪天膩了、煩了還能吃掉!」於是,她爸無語了。

  後來,肖兔終於被護士從保溫箱裡抱了出來,那時候她已經大了一圈,渾身的褶子都不見了,看上去白白嫩嫩的。

  她爸還是比較悲觀,覺得女大十八變,現在漂亮,以後說不定是個醜八怪。

  她媽卻不那麼認為,她覺得女兒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等長大了那就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到時候全鎮的男孩子都追著自家女兒跑,她這個做媽的可就風光了。

  她媽想到這裡,特別高興,當下決定給女兒取名叫肖兔,將來是要當玉兔精娶唐僧的!

  再後來,肖兔哇得一聲哭了,哭聲特別響亮。

  她媽說:「你看,我們家小兔喜歡這個名字呢。」

  她爸提醒道:「她是在哭。」

  她媽點頭:「是啊、是啊,女兒都高興得哭了。」於是,肖兔嘎的一聲,不哭了。

  這件事後來讓肖兔知道了,她為此特別鬱悶,要是吳承恩老先生當年寫的是玉豬精,難道她媽就要叫她肖豬了嗎?沒深度,太沒深度了!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肖兔雖然是早產,但是生命力特別旺盛,在醫院待了一個月,就被她媽抱著出院了,剛到門口,就遇見隔壁老凌家那口子大著肚子被擔架抬了進來,老凌穿著一雙拖鞋跟在旁邊。

  於是肖兔就被她媽抱著趕了人生第一場熱鬧。

  「老凌,你老婆要生了啊?」

  「是啊,她早上起來上廁所,忽然肚子痛,我鞋都沒換就把她送來了。」

  「你老婆肚子這麼大,會生個大胖小子吧?」

  「誰知道呢?不說了,我先去看看我老婆!」說完,老凌就踩著他那雙脫了膠的拖鞋,劈劈啪啪地跑遠了,拖鞋聲把正在睡夢中的肖兔吵醒了,她哇得一聲,又哭了。

  她媽伸手在她腦門上磕了一下,然後自言自語地嘀咕:「這麼大的肚子,肯定是個兒子……」

  她媽沒猜錯,三個小時後,老凌那口子果然生了個帶把的,由於是足月出生,長得白白胖胖不說,個頭還特別大。

  不過這孩子生下來就不會哭,過了幾天,還跟個悶葫蘆似的,不哭也不鬧。

  老凌慌了手腳,生怕兒子是個啞巴,請了工作的同事們來幫兒子做鑑定,其中也包括肖兔和她媽,肖兔被她媽抱著到房間的時候,正閉著眼睛在睡大頭覺。

  一群人把老凌的兒子圍在中間,議論紛紛,她媽手裡抱著肖兔擠不進去,於是偷偷在女兒屁股上掐了一把,肖兔被驚醒,哭聲震天。

  果然,那群人全都停止了議論,自動自發地給肖兔和她媽讓出了一條道。

  她媽高高興興地湊上去,剛走到嬰兒床前,床裡的大胖小子就哇得一聲,也跟著哭了,老凌激動地差點沒掉眼淚:幸虧兒子不是個啞巴!

  為了這件事,老凌夫妻對肖兔母女特別感激,主動提出要認肖兔當乾女兒,就這樣,肖兔除了有自家的爸媽之外,還多了一對乾爸乾媽,外加一個乾弟弟,當然這乾弟弟是否出自自願那就另當別論了。

  後來,老凌那口子也出院了,抱著兒子進院子時,鞭炮放得震天響。

  肖兔那時候已經快兩個月了,聽到鞭炮的聲音特別興奮,揮著小手讓她媽帶她出去看。

  她媽剛把她帶到院子裡,老凌就護著老婆和兒子走了進來,這回他穿著一件不知從哪裡搞來的西裝,腳下還踩著一雙油光發亮的皮鞋,一見到肖兔和她媽,就從老婆手裡抱過兒子,走了過去。

  「乾女兒,乾爸帶著妳乾弟弟回來了!」肖兔眨著眼睛,沒聽明白。

  「以後妳就是姐姐了,開不開心啊?」

  肖兔咧開嘴,傻呼呼地笑了。

  「哇……」老凌手裡的孩子哭了。

  肖兔她媽說:「老凌,你兒子現在哭得很有精神啊!」

  「是啊!多虧了妳家小兔!」

  「客氣什麼?遠親不如近鄰嘛!以後,你兒子有我家小兔罩著,保證長得白白胖胖的!」

  「當然、當然……」

  「對了,你兒子叫什麼名字啊?」

  「凌超。」

  「好名字啊!以後一定能超凡脫俗!」這場對話最後在凌超無止境的哭聲中結束了。

◎             ◎             ◎

  肖兔七個月的時候,會自己嘰嘰喳喳了,開口的第一個字,不是爸也不是媽,而是老凌家的兒子超超。其實道理很簡單,肖兔出生後特別會吃,她媽奶水不夠,只好求助隔壁老凌家那口子,好在老凌家的凌超食量小,凌超他媽就把剩下來的奶水餵了肖兔。

  凌媽一般是這樣說的:「超超吃完,輪到小兔啦!小兔乖,乾媽給妳講故事,我們家超超昨天……」這樣一來二去,肖兔就記住了「超超」這個詞,開口的第一個字就是個「超」字。

  好在那時候的人都單純,這事要是發生在今天,說不定她爸媽會以為女兒是個流氓,動不動只會說髒話……

  後來,肖兔滿週歲,會走路了,她爸媽替她辦了兩桌滿歲酒。

  大家喝了點酒,就提議讓肖兔表演走路,沒想到這丫頭夠爭氣,一口氣在院子裡繞了一大圈,竟然沒有跌倒,肖媽一高興,就提議要讓女兒抓週。

  別人家抓週都是事先準備好的,哪像肖家人抓週,拿著什麼就往女兒周圍放,過了一會兒,地上已經擺滿了東西,她媽就拍拍肖兔的屁股,要她去選一樣,肖兔踉踉蹌蹌地繞著那些東西走了一圈,最後一伸手,抓住了一塊布。眾親戚於是圍繞著那塊布議論紛紛。

  她二舅說:「從這塊布的質料看來,侄女以後可能會去種棉花。」

  二嬸白了老公一眼:「你有點出息好不好?種棉花?虧你想得出來!照我看,小兔以後是當裁縫的料!」

  她三姑急了:「怎麼會是裁縫呢?應該是服裝設計師!」

  正當一群人爭執不下的時候,凌超他媽抱著凌超從屋裡出來了,扯著嗓門就喊:「孩子他爹,有沒有看見超超的尿布?白色底、印藍花的那塊!」院子裡忽然沉默,眾人扭頭,看到肖兔正拿著那塊白底藍花的棉布歡快地往自己臉上貼……

  凌超的這塊尿布後來被肖兔她媽私藏起來,做了一隻兔子布偶,就一直放在肖兔的床頭。

◎             ◎             ◎

  肖兔從小食量就特別大,三歲的時候已經一頓能吃兩碗稀飯了,她媽為此很發愁,再這樣吃下去,吃光了家產是小事,萬一吃胖了那可怎麼辦?她媽考慮了一宿,最後決定讓肖兔一頓只吃一碗稀飯。

  這可難為了肖兔,乾巴巴地盯著吃完的空碗,嘴裡唸唸叨叨著:「媽媽,飯飯……」

  肖媽一狠心,伸手把女兒往門外推:「乖,去妳乾媽家玩。」

  肖兔於是一邊回頭巴望那鍋稀飯,一邊搖搖擺擺地去了凌超家。那時候,凌超也才兩歲又十一個月,肖兔進門的時候,他媽正好也在餵他吃稀飯,一大鍋稀飯擺在凌超面前,可他就是不肯吃。

  凌媽急得直冒汗,連哄帶騙:「超超乖,吃飯飯!」

  肖兔看到稀飯,眼睛都亮了,喊著:「兔兔也要吃飯!」

  凌媽一看隔壁家的小姑娘喊著要吃飯,急忙給她盛了一碗,凌超在旁邊看到肖兔吃得那麼香,忍不住舔了舔嘴巴,小聲說:「媽媽,飯……」

  凌媽驚奇發現只要肖兔來他家吃飯,自己兒子的飯量就特別大,就這樣,肖兔成了凌家蹭飯的常客。

  久而久之,肖兔她媽就看出了端倪,怎麼自己女兒這幾天都不叫餓了呢?肯定是去偷吃了,於是就跟她爸說了。

  她爸也沒說什麽,就說:「妳要是讓她在家不放心,把她送去幼稚園不就得了?」

  對哦!她媽眼前一亮,過了幾天就幫肖兔去附近幼稚園報了名。

  為此,肖兔萬分不情願,但是老媽有令,她又不好反駁,逃了幾次之後,還是乖乖的去上幼稚園了。

  幸虧,過了幾天凌超也被送來讀幼稚園了,而且還被排在同一個班。

  其實原因很簡單,自從肖兔讀幼稚園之後,凌超又開始不吃飯了,凌超他媽著急,又想不到其他辦法,乾脆就把凌超送去跟肖兔一起讀幼稚園,還特別吩咐老師,吃飯的時候讓他們兩個一起吃。

  這個錯誤的決定,直接導致凌超的飯後來全被肖兔霸佔,以至於有一段時間,凌超一度餓得沒力氣從座位上站起來,而肖兔則每天活蹦亂跳,比在家裡還有精神。

  凌超的文靜由此得名。

  幸虧,這件事後來被幼稚園老師發現了,為了不被家長說失職,老師每次盛飯的時候,就偷偷地幫那兩個小孩多盛了一點。

  於是凌超終於不再餓肚子了,而肖兔則吃得更多了。

  幼稚園比家裡還有飯吃,這可把肖兔樂壞了,每天一大早就要媽媽帶她去幼稚園,她媽有時候忙著洗衣服、煮飯送遲一些,她還又哭又鬧。

  為了不讓自己新作的裙子再被女兒拉壞,肖兔她媽找了凌超他媽幫忙,每天早上送凌超去上幼稚園的時候,也就順便載了肖兔。

  凌超他媽那時候的交通工具是一輛的鳳凰牌的自行車,凌超坐前面,肖兔坐後面,兩人每天一前一後坐著凌媽的車去幼稚園。

  出家門的時候,還會被聚在樹下聊天的老太太們開玩笑。

  「老凌嫂,又載兒子、兒媳婦去上幼稚園啊?」凌媽靦腆地笑笑,順手扶了扶正在後座上扭得快要掉下去的肖兔,心想:可不能把未來的兒媳婦給摔壞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凌媽是一個很有遠見的女人。

  凌媽就這樣騎著她那輛破自行車,早上送、晚上接,風裡來雨裡去的照顧了兩個孩子兩年,直到肖兔和凌超上大班的時候,那輛自行車終於壞了。

  家裡唯一的交通工具壞了之後,凌媽決定帶著兩個孩子走路去幼稚園,那時候他們住的地方離幼稚園並不是很遠,只要出門往前走,穿過一條街道,然後沿著小河再走一段路就到了。

  那時候肖兔走路特別快,蹦蹦跳跳地就把慢吞吞的凌超落在了後頭,凌媽於是要求兩人拉著手走路,凌超不肯,把手藏在身後頭,一個勁地往他媽身後躲。

  肖兔可不管,乾媽叫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乾媽叫她拉凌超的手,她當然不能讓乾媽失望,於是她一個箭步閃到凌媽身後,抓住了凌超的手。

  第一次拉同年紀的人的小手,軟軟的,很舒服。

  凌超掙扎了幾下,甩不開,最後終於妥協了。

  於是,每天早晚人們總能看到,在朝霞或者夕陽裡,一個走路大搖大擺的小女孩拉著小男孩的手,那小男孩看上去一臉不情願的樣子,扭扭捏捏地跟在她身後,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一位慈祥的少婦,看著他們,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暖暖的陽光灑在他們一大兩小三人的身上,拖出三個長長的、金色的影子……

  有一天,這三個影子忽然少了一個,只剩下那兩個小影子,手牽著手走在河邊。

  原來那天放學的時候,一向準時的凌媽沒來接他們,兩個孩子在幼稚園門口蹲了很久,直到所有的小朋友都被爸爸媽媽接走了,凌媽還是沒有出現。

  肖兔從台階上站起來,拉過凌超的手:「走,我們自己回去!」凌超張張口,似乎想說什麼,可是已經被肖兔一把給拉下了台階。

  回家的路很短暫,可是對於兩個五歲的孩子來說卻很漫長。他們手牽著手,慢慢地沿著初秋的河岸走著,清澈的河水漫過河堤,秋蟬在枝頭吟唱著最後的驪歌。

  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院子的門虛掩著,裡面隱隱約約傳來爭吵的聲音。

  肖兔牽著凌超的手剛要走進去,門忽然開了,老凌從裡頭快步走出來,扭著脖子往裡喊:「不管妳同不同意,我就是要出去闖一闖!」他說完,轉過頭,看到了一臉驚恐的肖兔和凌超。

  「爸爸……」凌超弱弱的喊了聲。

  老凌看了看兒子,三十幾歲的男人,眼眶忽然就紅了。

  「兔兔,乾爹要離開一段時間,以後超超就交給妳照顧了,知道嗎?」

  肖兔問:「乾爹,你要去哪裡?」

  「乾爹要去一個很遠很大的地方,等我回來的時候,我就會帶很多很多巧克力給你們吃。」

  巧克力?那可是很好吃的東西。

  肖兔高興地點頭,一手拉著凌超,一手拍著胸脯:「乾爹,你放心吧,兔兔一定會照顧好乾弟弟的!」

  然後,老凌就走了,第二天沒回來,第三天沒回來,第四天、第五天……一直沒回來過。

  後來,凌媽一直哭,哭得都顧不上接送孩子了,於是肖兔就每天拉著凌超的手一起走出家門,穿過街道,沿著河堤去唸幼稚園。

  直到有一天早晨,凌媽忽然不哭了,她從房裡走出來,穿著黃色的新連衣裙,腫腫的眼睛笑著,瞇成了一條縫兒。

  她對肖兔和凌超說:「走,今天我送你們去幼稚園!」

  肖兔高興得拍手,說:「乾媽,妳還是笑起來好看!」

◎             ◎             ◎

  後來,肖兔七歲,該上小學了!報名的那天,凌超他媽也帶著兒子去了。

  學校幫每個報名的孩子作了智力測試,正常的直接入學,幾個不那麼正常的,就勸他們先讀學前班,肖兔不幸成了少數派。

  她媽倒是無所謂,可是肖兔死活不肯。要是她讀了學前班,那凌超豈不是高她一屆?哪有乾姐姐比乾弟弟低一屆的?肖兔不服氣,纏著她媽一定要讀一年級。

  她媽被纏得沒辦法,只好跑去跟校長說情。

  第一次去,沒成功;第二次去的時候,順手在巷口稱了兩斤蘋果,校長同意了。於是,肖兔就揹著書包去上一年級了,凌超上兩年級。

  什麼?你問兩人的年級怎麼還是不一樣?原因很簡單,上次智力測試時,凌超考了滿分,成了那屆入學新生裡唯一一個直接讀二年級的學生。

  到最後,肖兔還是低了凌超一屆。

  由於肖兔基礎差,又不肯唸學前班,上起課來特別吃力,等學期末考試,成績發下來,她和凌超都考了一百分。
  不同的是,凌超是國文和數學都考一百分,她是國文和數學加起來正好考了一百分。

  拿著那兩張慘不忍睹的試卷,肖兔她媽大哭了:「上天怎麼能這麼欺負一個早產的孩子?」

  於是,她決定幫肖兔請家教。

  請的第一個家教是個退休老教師,教了兩天就搖著頭走了,嘴裡還唸叨著:「朽木不可雕也,孺子不可教也……」她媽聽不懂這老頭兒在講什麼,於是決定幫女兒找個年輕一點的家教。

  請到的第二個家教是隔壁王奶奶的孫女兒,今年特地回老家過暑假,據說那小姑娘唸的是師範學校,成績特別好!可惜,才教了肖兔兩天,那姑娘就藉口學校有事,收拾包袱跑路了。

  這樣的事情經歷了很多次,肖媽煩惱不已,在院子裡曬衣服的時候,無意間和凌超他媽提起了這件事,凌媽當即建議:「不如讓兔兔和我家超超一起做作業吧,不懂還能問我家超超。」

  這主意很稱肖媽的心,當天晚上,她就把女兒送去了凌超家。

  那天,肖兔竟然破天荒的晚上八點前就做完了作業,第二天還在學校裡拿了一顆表示功課良好的五角星星。

  從那以後,她就再也沒在自己家寫過作業。那年學期結束時,肖兔兩張試卷的總分終於從一百分跳到了一百五十分,凌超還是滿分。

◎             ◎             ◎

  三年級的時候,肖兔當了她人生的第一個班級幹部,勞動委員。

  那時候,凌超已經當了三年的班長了。

  在肖兔班上,老師規定勞動委員必須每天留下來指揮同學打掃環境,這也是他們班只有肖兔一個人去競選勞動委員的原因。

  肖兔從來沒當過班級幹部,所以對手臂上掛著的那兩條槓特別在意,每天都留到很晚,等教室全都打掃乾淨了,她才肯走。

  這讓每天和她一起回家的凌超等得很不耐煩。

  「妳怎麼每天都要我等妳?」

  肖兔亮亮她手臂上的紅槓,說:「我是勞動委員嘛!」

  「我不管,妳要是每天都那麼晚,那我就不等妳了。」凌超說完就自顧自的走了,果然沒有等肖兔。

  肖兔不在意,每天還是等到大家全都打掃完畢了,她才走。

  過了幾天,有一次她走下樓梯的時候,正好看見凌超也揹著書包準備回家。

  她問:「今天你怎麼這麼晚?」

  凌超哼了一聲:「我檢查環境清潔。」

  肖兔不明白:「你又不是勞動委員……」

  凌超白了她一眼:「我是班長。」

  沒錯,凌超已經當了三年的班長了!從那以後,凌超他們班的班長就比別班多了一個任務,每天班裡打掃完衛生之後,班長都得檢查完一遍,才能走。

  這樣,他們又能一起回家了。

◎             ◎             ◎

  後來,肖兔過生日,肖媽送了她一隻綠毛龜。

  肖兔很喜歡這隻綠毛龜,當成寶貝似的養著,肖媽覺得女兒和這隻烏龜很有緣,就開玩笑地對肖爸說:「你看女兒和烏龜這麼有緣,將來說不定能釣個金龜婿。」

  肖爸沒把這話當一回事,嗯了一聲就過去了,可是卻被肖兔記住了。

  那天做作業的時候,肖兔問凌超:「什麼叫金龜婿啊?」凌超正在低頭做一題數學,沒搭理她。

  肖兔提著嗓門喊:「喂!我問你,什麼叫金龜婿啊?」

  凌超放下筆,抬頭盯著肖兔,從嘴裡蹦出兩個字來:「膚淺。」

  「膚淺」這個詞,在小學生常用字典裡是有的,肖兔一下子就查到了,查到後,她生氣了。

  這小子不就高她一屆嗎?憑什麼說她膚淺?算起來,他還是她乾弟弟呢!

  肖兔生了氣,等到要回家的時候,也不等凌超,自己一個人在前面跑,沒一會兒就到了家,過了很久,凌超才不疾不徐地走回了家,也不問肖兔為什麼。

  這樣僵持了幾天,有一天下課的時候,肖兔的同桌繆可言就神秘兮兮地問她:「兔兔,妳跟妳男朋友吵架了?」肖兔不明白繆可言在講什麼,眨著眼睛,一頭霧水。

  可言朝她眨眨眼:「妳別瞞我了!就是五班的那個班長凌超啊!他不是妳男朋友,幹嘛每天都等妳等到那麼晚?有一回我還看見你們手拉著手一起回去呢!」

  肖兔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凌超?個子比她還矮、胳膊比她還細、皮膚比她還白,最重要的是,他竟然罵她膚淺!還說是她男朋友?簡直就是……開玩笑!

  雖然肖兔百般否認,但是繆可言卻表示,她都已經是凌超公認的女朋友了,不用再解釋什麼了。

  原來,這幾年來,凌超一個人包攬了學校對外參賽的大大小小的數學獎項,早就是出了名的數學小神童了。而肖兔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小學生人際八卦網路,成了大家口中公認的凌超女朋友。

  「清白」被毀,肖兔沒有生氣,她只是……憤怒了。

  對於有辱她「清白」的不實謠言,肖兔很憤怒,琢磨了一天該怎麼報復凌超,只可惜到了放學還沒想出來。

  肖兔賭氣,回家路上依舊沒去理凌超,一溜煙地往家裡跑。

  跑到院子門口,才發現早上出門忘記帶鑰匙了,進不去。

  肖兔在院子前徘徊了一陣,正想著要不要爬牆進去,卻看見凌超已經慢慢悠悠地跟上來了。

  「喂,你有沒有帶鑰匙?」她很不客氣地問。

  凌超摸了摸口袋,搖搖頭。

  肖兔本來就生氣,這下更生氣了,捋起袖子準備往牆上攀,忽然,她定住了,扭頭頗有深意地打量著凌超。

  凌超那時候正靠著樹,準備等大人回來開門,察覺到肖兔閃爍著陰謀光芒的眼神,警惕地問:「妳想幹嘛?」

  肖兔指著牆對他說:「你爬進去幫我開門。」

  凌超看了看那道高他兩人身高的牆,斷然拒絕:「我不爬。」

  肖兔說:「我要是不進去,小綠會餓死的。」小綠是她養的綠毛龜。

  「牠是烏龜,不會餓死的。」

  「我就要去餵牠!」肖兔乾脆耍起了賴皮。

  凌超皺了皺眉頭:「妳自己為什麼不爬?」

  「因為我是女孩子嘛……」肖兔說這話的時候,柔柔的,確實像個女孩子。

  凌超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說什麼卻沒說出口,過了一會兒,他放下書包朝肖兔走了過去。

  「你上去,我在下面幫你墊腳。」肖兔說完,蹲了下來。

  凌超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踩上了她的肩膀。

  「妳別亂動。」他第一次翻牆,不免有點緊張,聲音透著心虛。

  肖兔身子卻不經意地晃了晃,「知道了,你快爬!」肖兔催促。

  凌超哼了一聲,咬咬牙,攀著牆垣的手用力想支撐起身體。

  忽然,腳下的人出其不意地晃了一下。

  「啊!」他叫了一聲,身體再也無法保持平衡。

  一聲悶響過後,他們兩個全都摔在地上,不同的是,肖兔是坐在地上的,臉上的表情充滿了報仇後的快感;凌超是趴在地上的,兩隻手緊緊抓著腳腕,臉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沒錯,他摔傷腿了。後來,大人們回來了,立刻把凌超送去了附近的醫院,X光片出來後,醫生宣佈凌超的左腳踝有一條細微的骨裂,必須打半個月的石膏。

  這下,肖兔知道自己闖禍了,心虛地想去討好他,卻被凌超狠狠地白了一眼。

  凌超會生氣是難免的,下週他要代表學校去市裡參加一個重要的數學比賽,現在上了石膏,難不成要試卷自己飛來給他做?

  不過凌超氣歸氣,在凌媽問他是怎麼受傷的時候,還是沒有把肖兔供出來,這種豁達的行為,剎時就襯托出肖兔內心的狹隘,當時,她為自己幼稚的報仇行為感到無地自容。

  回到家後,為了補償凌超,肖兔主動要求每天送凌超上下學。

  大人們很高興,都說肖兔長大了、懂事了,會照顧乾弟弟了,其實只有肖兔心裡明白,她這是在贖罪。

  肖兔每天扶著凌超上下學的事情,後來在學校的八卦網路裡傳開了,大家更加堅定不移地深信肖兔就是凌超的女朋友,那幾個對凌超有意思的小女生再也不敢去問他數學了,這樣一來,凌超的耳根子反倒清淨了很多。

  後來,市裡的數學比賽舉行了,由於路途太遠,打著石膏的凌超去不了,肖兔心裡過意不去,思來想去,最後決定把自個兒最寶貝的小綠送去討好凌超。

  凌超拿著那隻裝綠毛龜的魚缸,眼中閃過一絲厭惡的神色,他很討厭爬行動物,特別是這種渾身長滿綠毛,濕漉漉的東西。

  可是看到肖兔期待的眼神,他最後還是把小綠收下了。

  「先說好了,養死了我不負責。」

  「好……」肖兔看看小烏龜,有些不忍心,又補充了一句,「你那麼聰明,一定養不死的吧?」

  凌超勾了勾嘴角,沒說話。再後來,小烏龜確實沒被養死,一直平安地待到了肖兔出嫁,當然,這些仍舊是後話了。

◎             ◎             ◎

  肖兔他們就讀的學校,小學部和國中部是在一起的,等凌超順利升上了國一,肖兔也終於是一個六年級的學生了。六年級,很多事情都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變化,包括女孩兒們的身體,肖兔的初潮就發生在六年級上學期的某一個下午。

  那時候,學校已經上過幾節健康教育課,肖兔多少也知道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可是她依舊不知所措地坐在位置上,不敢站起來。

  後來,放學了,大家打掃完畢都陸陸續續的走了,肖兔還是不敢站起來,直到凌超來教室裡找她。

  「怎麼還坐著?」凌超把她放在桌上的書包一提,就打算走人。

  「等一下!」肖兔喊了一聲,緊皺的眉頭透露了她心中的尷尬。

  凌超發覺了什麼,走過來:「妳怎麼了?不舒服?」

  肖兔咬咬嘴唇,吱吱唔唔地不知該怎麼和他說:「我、我那個……來了……」

  凌超楞了楞,隨即明白了過來。他走過去,放下兩人的書包,然後脫下校服,遞給她。

  「拿去。」肖兔坐在那兒,不安的眼神盯著那件遞來的校服,躊躇著不敢伸手。

  「難道妳想在教室裡坐到明天嗎?」她咬咬牙,終於還是接過了凌超手裡的校服,肖兔把他的校服繫在腰間,正好遮住濕漉漉的褲子,然後凌超就穿著短袖,拿著兩人的書包,陪她一起回家。

  回到家的時候,院子門口停了一輛車,一看就知道是很高級的那種,不少街坊站在院子門口,伸長著脖子往裡面看,一邊看一邊悄悄議論著什麼。

  等凌超和肖兔走了過去,有好事者就偷偷地對凌超說:「你爸回來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