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分居交易
【4.6折】分居交易

當初邵洛奇娶葉安琪,就是看上她的溫柔可人, 還有聽話乖巧,他這人大男人得很,女人不聽話, 他直接板臉走人。還好,葉安琪不但對他服服貼貼, 床上還很能取悅他,這婚,他沒什麼好挑剔, 再說,愛不愛,他不在意,反正都是他床上的女人了。 沒想到,葉安琪當了他一年多的聽話老婆, 為了想要小孩子,竟然賭氣想跟他鬧離婚。 笑話,就為了一個小肉球,她竟敢揚言不要老公, 那好,為了給她一點教訓,他決定冷一冷她。 結果,他家老婆行情太好,他前腳走人, 別的男人後腳就大獻殷勤,為此,邵洛奇栽了, 為了哄老婆,不就是個小肉球,他給!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7/04/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他娶她前,那股大男人囂張樣,她迷戀得很;
她被娶後,大女人情緒爬上頭,大男人走開。

當初邵洛奇娶葉安琪,就是看上她的溫柔可人,
還有聽話乖巧,他這人大男人得很,女人不聽話,
他直接板臉走人。還好,葉安琪不但對他服服貼貼,
床上還很能取悅他,這婚,他沒什麼好挑剔,
再說,愛不愛,他不在意,反正都是他床上的女人了。
沒想到,葉安琪當了他一年多的聽話老婆,
為了想要小孩子,竟然賭氣想跟他鬧離婚。
笑話,就為了一個小肉球,她竟敢揚言不要老公,
那好,為了給她一點教訓,他決定冷一冷她。
結果,他家老婆行情太好,他前腳走人,
別的男人後腳就大獻殷勤,為此,邵洛奇栽了,
為了哄老婆,不就是個小肉球,他給!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嘔……」
  清晨的邵家浴室裡傳來一陣嘔吐聲,葉安琪的腦海裡不知怎的閃過一個念頭,這個月她的月事好像遲了,難道她……懷孕了?這想法讓她欣喜若狂。
  她拿起毛巾擦了擦嘴角,扭開門把,快步走回主臥室,看著此時正站在試衣鏡前的高大男人,唇角高高揚起,「老公,我可能懷孕了呢。」
  正在繫著袖釦的邵洛奇聽見這個消息時先是一愣,旋即轉身看著自己滿臉歡喜的妻子,英挺的劍眉幾不可見地蹙了下,「妳到醫院檢查過了?」
  他的反應出乎葉安琪的意料,她不由得怔了下,旋即搖了搖頭,老實回答道:「還沒有,不過我剛剛……」
  「妳吐了,我知道。」邵洛奇冷靜地接下她的話,微微一笑,那是明顯鬆口氣的一個笑容,可是葉安琪沒有留意,「嘔吐大部分是由於腸胃不適造成的,妳最近是不是又不注意飲食了?」
  邵洛奇知道美食對自己的妻子有著無法抗拒的引誘力,再加上她身邊有個超級吃貨朋友宋安嫤,兩個人經常到各處尋覓美食,所以她會腸胃不適,在邵大醫師看來,那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他早說過她的飲食習慣不好,但她覺得沒有關係,他就沒再多事,即便對象是他的妻子,他也不習慣過度干涉別人的事情。
  「老公,小嫤出差,我已經有半個多月沒碰外面的飲食了欸,而且我的月事明顯推遲了。」葉安琪著急地解釋。
  「月事推遲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導致的。」
  「我沒有工作壓力。」拜託,她就是一名普通的小學老師啊,哪裡來的工作壓力。
  他的妻子怎麼這麼可愛。邵洛奇淺淺一笑,以自己身為醫生的專業水準跟葉安琪分析道:「工作壓力不只是負擔過重才會產生的動態情境,工作時間不規律或環境不良也是有影響的,明白嗎?」
  「我……」她不懂。
  「而且妳最近不是都有幫回家坐月子的林老師頂課?」邵洛奇一副「我沒記錯吧」的口吻。
  「是這樣沒錯啦,可是……」她該開心他有記住她跟他說過的話嗎?可是她並不覺得這個和壓力大有什麼關係啊。
  「所以妳的壓力與最近的工作調動有很大的關係。」邵洛奇笑了笑,「不過正常妳休息一段時間後,這種情況很快就會改善了。」
  葉安琪一噎,頓時有種無言以對的感覺,她這個老公雖是個醫師,但口才可一點也不遜色於任何一個律師,她覺得這跟邵家二老的職業息息相關,一個是高級檢察官,一個是著名的律師,他又會差到哪裡去?至於後來為什麼會選擇了醫生這個職業……等等,現在是想這些的時候嗎?
  葉安琪在心裡暗罵自己一聲,努力將思緒轉回兩人討論的重點,她揚眸看著自己俊逸、完美的老公,不知怎的腦海中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話就這麼脫口而出了,「老公,你是不是不喜歡我懷孕?」
  邵洛奇聽了她的話,只是垂眸繼續整理著自己的袖子,沒有回應。
  「你不喜歡小孩?」他的沉默讓葉安琪心口一跳,忍不住又問。
  「沒錯,我不喜歡小孩。」終於,他開口了,語氣嚴肅且認真。
  「為什麼?」葉安琪不解地看著他。
  「吵。」那種哭起來可以讓人瘋掉的生物,邵洛奇光是想,他就忍不住頭皮發麻。
  「怎麼會,小孩子很可愛耶,軟軟的、香香的……」葉安琪一提起小孩子就兩眼發亮,雖然她教的學生已經八九歲了,離可愛有一段距離了,但每次他們講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話時,她還是會覺得很可愛。
  「香香的、軟軟的是妳,所以我有妳就夠了。」
  如果不是邵洛奇的表情太嚴肅,葉安琪會覺得邵洛奇是在跟她說情話,而且是會令人臉紅心跳的那種。但她知道他不是,邵洛奇只是在極力說服她。可是他為什麼要去說服她,又想說服她什麼?不要去喜歡小孩子嗎?
  這想法讓葉安琪心頭一凜,她無法抑制地倒抽口氣,幾乎是顫巍巍地看著他,顫巍巍地問:「老公你、你不想要小孩嗎?」
  「這個很重要嗎?」邵洛奇反問。
  這個很重要嗎?這時葉安琪才隱約想起,兩人結婚也快兩年了,他們似乎從來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即便她曾因他的避孕工夫做得滴水不漏而感到過疑惑,但也不會胡思亂想,畢竟她很清楚他非常熱愛自己的事業且事業心很重。
  她以為他還沒計劃要小孩,是想要先在事業中衝刺,只是暫時性的,可現在看來,情況跟她想像的似乎有所出入,他到底有沒有將孩子列入他的人生規劃?
  「你……有沒有想過要跟我生孩子?」葉安琪看著他,緊張地發問,呼吸急促,心跳破百,心裡猛點頭,不斷說服自己,他一定想,他一定想,他一定……
  「我不想。」邵洛奇平靜的嗓音殘忍地駁回她心裡的聲音。
  葉安琪只覺得自己像是剛從一場惡夢醒來般,渾身忽冷又忽熱。
  「不過,那不是妳的問題,而是我不想要孩子。」
  「可是,我想要孩子。」良久,葉安琪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喉嚨乾澀得令人難受。
  邵洛奇皺了皺眉,忽然伸手握住她的雙肩,微俯身,讓她直視他的雙眼,道:「安琪,孩子並不是婚姻構成的必要因素。」
  「可是,沒有孩子的婚姻生活是不完整的。」而且她愛他,渴望有一個他們愛的結晶,難道他都不會有這樣的念想嗎?
  「難道最重要的不是我和妳嗎?」邵洛奇看著她的目光誠摯無比,也認真無比,「安琪,這兩年我們沒有孩子不是也相處得很好、很開心嗎?」
  「我……」葉安琪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為什麼他現在說的話她一句也聽不懂?
  「好了,不要胡思亂想了。」他語氣寵溺,像在安撫一個鬧彆扭的小孩。
  胡思亂想嗎?她是在胡思亂想嗎?她明明不是啊。葉安琪心急地想要跟他解釋,「老公……」
  「乖,別太緊張,我先去上班了,妳在家好好休息。」他俯身在她額間留下一吻,簡單的動作宣告了這個話題到此結束。
  額頭傳來的溫熱觸感讓葉安琪有些失神,下一秒,她迅速回神,還想說些什麼,可是邵洛奇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口了。
  這一局,葉安琪不戰而敗。
  二十分鐘後,邵洛奇的黑色座車熟練且精準地滑入康諾私人醫院的地下停車場,再一個完美的右轉彎,拐進他的私人停車位。
  他鎖好車,乘坐電梯來到位於十一樓的辦公室。
  叮,電梯到了,他大步跨出,踩著沉穩又堅定的腳步朝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邵醫生,早上好。」
  「邵醫生,吃早餐了嗎?」
  「邵醫生……」
  短短的兩分鐘路程,跟邵洛奇打招呼的聲音不絕於耳,邵洛奇一一回以淺笑,視線卻沒有在任何一個人的臉上逗留超過三秒鐘。
  這就是邵洛奇,看似溫柔、和熙,對誰都很好脾氣的樣子,實際上他只想跟不熟的人當陌生人。
  身為康諾私立醫院的外科權威,邵洛奇不光擁有卓絕的醫學技術,還有著令人豔羨的超高顏值,再加上其股東的身分,是整個康諾上至科室女主任,下至小護士心目中排名第一的鑽石優質男。
  可是這個優質男卻在一年多前忽然發出自己要結婚的喜訊,大家紛紛猜測是何等優秀的女人才可以虜獲邵洛奇這個完美男人的心。
  然而,邵太太卻像個神祕人物一般,只有當初參加了邵大醫師婚禮的人才得以窺視邵太太的芳容,可是有幸成為座上賓的人數估計全醫院不超過十個,而且受邀的對象絕對是和邵大醫師有著非一般的關係,所以對於邵太太的容貌之說,它依然是個解不開的謎底。
  當然,身為邵大醫師的助理,小趙肯定知道葉安琪,因為葉安琪有時會到辦公室找邵洛奇,可是她才不會將她家boss的家事到處亂說,不然以邵洛奇的性格,肯定會將她調走的,為了豐厚的年終獎金,她怎麼也不會幹那種傻事。
  「小趙,我今天的行程安排得怎麼樣?」剛一靠近辦公室,邵洛奇就迫不及待向助理問起自己的工作安排。
  助理小趙一見boss來了,連忙放下手中的活,拿起桌面的筆記本,跟著邵洛奇走進辦公室,精神抖擻地向他彙報著工作,「邵醫生,你今天一共有三臺手術,下午三點還有個會議,還有……」
  雖然她這個上司外表看起來是個好脾氣的好好先生,可是只有真正相處了才知道,他對工作要求之完美簡直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稍有差錯,他才不管妳是不是女孩子,照罵不誤。
  小趙承認自己剛剛得知自己可以調到人氣醫師邵洛奇身邊工作的時候,她確實也跟其他女孩子一樣,抱著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想法,希望可以得到邵大醫師的青睞。
  結果她還沒得到他的另眼相待,就先感受到了邵大醫師冷眼的無敵功力,所以別說對他有什麼出格的誘惑舉動,只要她的眼神在他臉上逗留過久,邵大醫師也會嚴肅地批評她工作不專心。
  不過除開工作上的嚴謹、苛刻,邵大醫師私底下其實是個不錯的人啦,而且超大方,所以這也是小趙喜歡留在邵洛奇手下工作的原因。

  ◎             ◎             ◎

  邵洛奇離開之後,葉安琪一個人又在客廳坐了好久,今天週六,她不用上課,好朋友宋安嫤出差還沒回來,所以她也不知道能去哪裡,也許她可以打掃一下家裡的整潔,然後再抽時間回去看看爸媽。嗯,就這麼決定吧。
  葉安琪打起精神,離開客廳幹活去了。只是地板拖到一半的時候,門鈴忽然響起。
  「會是誰呢?」葉安琪一邊喃喃自語,一邊走出去開門。
  大門一拉開,站在門外的中年婦人看見身上穿著圍裙,戴著手套的葉安琪時,她先是一愣,旋即一雙修飾完美的眉頭微微顰起,問:「你們沒請鐘點阿姨?」
  葉安琪沒想到婆婆會突然過來,驚訝之餘,她沒來由地緊張,也許是因為邵父、邵母職業的關係,葉安琪有點怕他們,「媽,妳怎麼來了?」
  「沒禮貌,長輩問話不是應該先回答嗎?」邵母臉上的表情是不苟言笑。
  對於葉安琪這個媳婦,邵母說不上特別滿意,畢竟以兒子的條件,完全可以娶到更優秀的女人,可是既然兒子要娶,她也不好說什麼了,因為她很清楚,兒子表面上尊重她,但做事一向有他自己的主張。
  「對不起,媽,我只是看到妳太驚訝了。」葉安琪小小聲地回答。
  邵母多少也看出葉安琪懼怕自己,只是她這人一向強勢慣了,講話就是這樣,「洛奇去上班了吧?」
  「嗯。」葉安琪點點頭,頓時想起自己還將婆婆堵在門口,連忙道:「媽,妳進來裡面坐吧。」
  「不用了,我的助理還在下面等我,我說幾句話就走。」邵母一向秉持著時間就是金錢的原則,所以她說話、做事從不拖泥帶水。
  「媽,有什麼事嗎?」一聽到婆婆說有話要說,葉安琪不免更加緊張了。
  「妳和洛奇結婚也有一年多了,打算什麼時候要生小孩?」邵母直接地問。
  「媽,我們……」沒想到婆婆竟會問起這個,葉安琪有些措手不及。
  「有什麼問題嗎?」邵母因為她的遲疑而產生疑惑,難道媳婦的身體有問題?
  「沒有。」
  「沒有就抓緊時間,你們都不小了。」
  「我知道了。」其實葉安琪想對邵母說應該直接找邵洛奇,因為是邵洛奇不想要小孩,但她知道這些話說出來必定會產生不好的影響,不管是對邵洛奇還是她都是。
  「嗯,那我先走了,妳記得跟洛奇提一下。」
  「我知道了。」葉安琪還是這一句。
  看著葉安琪精神不濟的模樣,邵母忍不住問:「安琪,妳的身體真的沒問題?」
  葉安琪愣了一下,旋即很快搖頭,「沒有,沒問題。」她真怕邵母會拉著她上醫院檢查。
  「那就好,我走了。」說完,邵母就走了。
  雖然邵母知道自己不是個好母親,但也絕不是個惡婆婆,可她不明白為什麼媳婦總是那麼怕她,就連親生兒子也跟她不親,哎,什麼名律師、女強人,她連自己的家庭都管理不善。想到這,邵母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邵母走後,葉安琪繼續回屋裡打掃清潔,可邵母說的話總是不受控制地浮上葉安琪的腦海,邵母很少找自己,可是她今天居然找自己談生孩子的事情,難道是她對自己遲遲沒懷孕開始不滿了嗎?
  這時,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葉安琪的思緒,她放下拖把,走進房間接起電話,「喂?」
  「是我。」電話那頭響起了好聽的男中音。
  一聽見邵洛奇的聲音,葉安琪將所有煩惱都置之腦後了,開心地問道:「老公,你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
  「嗯,剛忙完。」邵洛奇聲音輕柔,讓人聽了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妳中午有時間嗎,過來陪我吃飯。」
  雖然葉安琪沒有表現出來,但邵洛奇知道早上的事情多少令她不開心了,所以他中午請她吃飯當賠禮。
  「好。」葉安琪一向無法拒絕邵洛奇,而且她剛好可以去看一下婦產科,確認一下自己到底有沒有懷孕。
  「那妳到了就直接到辦公室找我。」
  「好。」邵洛奇在工作上一向公私分明,可是他居然沒有反對她去他辦公室,想到這,葉安琪甜甜一笑,「那你先忙,我準備好了就去找你。」
  「安琪……」他突然喚住她。
  「怎麼了?」她不懂他的語氣怎麼變得這麼嚴肅。
  「妳過來的時候順便確認一下有沒有懷孕。」
  聽到這,葉安琪心口一窒,臉上的微笑一點一點地退去,「我知道了。」如果不是經過早上那段對話,她也許會很高興他這麼關心她,可是他之所以關心,是因為他不喜歡她懷孕,這讓她的心情在一瞬間跌入谷底。
  結束通話後,葉安琪將手頭的事情做完才出門。
  兩個多小時後,葉安琪手裡拿著檢查報告,準備乘坐電梯去邵洛奇的辦公室。她不久前剛做完了檢查,情況如邵洛奇所說,她只是受情緒和環境影響造成了月事推遲而已,她沒有懷孕。葉安琪不知道自己該感到高興還是失落,但邵洛奇目前還沒有要小孩的打算,所以這算是好消息吧。
  葉安琪深吸口氣,步出電梯,朝著邵洛奇的辦公室走去,助理小趙不在,也許是去吃飯了吧。
  葉安琪打算自己進去,只是剛到門口,她就聽見裡面傳來了談話聲,她認得其中一道聲音是邵洛奇的,而另一道聲音則是邵洛奇最好的同學兼同事陸朗煒的。陸朗煒外形高大、帥氣,性格幽默風趣,所以葉安琪將他介紹給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宋安嫤,兩人一見如故,不過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就決定定下來,現在已經在籌備婚禮中了。
  想到這裡,葉安琪不由得揚起一抹笑,正想推門進去,卻在聽見裡面突然傳來的一句話而頓住了動作。
  「洛奇,話說你和安琪打算什麼時候生個寶寶來玩啊?」
  雖然偷聽很沒禮貌,但葉安琪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得到答案的心,所以她放下準備推門的手,暫時不進去了。
  而辦公室內,邵洛奇聽了陸朗煒的話後,沒好氣地瞟了他一眼,「陸朗煒,你當小孩是玩具啊。」還玩。
  「粉粉的、嫩嫩的,真的比玩具好玩多了。」陸朗煒會突然產生這樣的想法也是因為前幾天陪未婚妻宋安嫤到醫院探望她剛生下baby的姊姊,當時看到粉嫩的新生兒,他心裡就好想要有一個那麼可愛的愛情結晶。
  「如果是你以前的那些女朋友們聽到你說這番話,不知該作何感想。」雖然好友現在已經從良了,但說起過去的那些風流史,只怕幾天幾夜都說不完。
  「喂,早八百年前的事了,你就不要再提了,小嫤聽到會吃醋的。」陸朗煒哇哇大叫,他最怕人家提他以前的風流史了,他可不想未來老婆生氣不嫁他。
  看見他緊張兮兮的樣子,邵洛奇忍不住輕笑。
  「哼,安琪吃醋的時候,你就知道滋味了。」陸朗煒可是深有體會,不過宋安嫤會吃醋,正是說明了她愛他。
  「她不會的。」邵洛奇的語氣很篤定。
  「你話可別說得那麼滿。」
  邵洛奇瀟灑地聳聳肩,「因為我沒有你那麼風流。」
  「厚!」陸朗煒生氣地在邵洛奇的胸口上捶了一記,「真想不到你還是個愛妻狂魔。」
  「我只是不想惹麻煩而已。」女人對於邵洛奇而言,就是麻煩的代言詞,當然他家那個除外,因為葉安琪很乖,不會給他惹麻煩。
  「難道你敢說自己沒有很愛葉安琪?」陸朗煒受不了地看著他。
  愛?邵洛奇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他和葉安琪相識於一次朋友的聚會上,當時喝得半醉的她向他告白,他覺得她很可愛,答應了,兩個人相處了一年多,雖然平平淡淡的,但讓他感覺很舒服、自在,所以當她提出結婚的時候,他沒有拒絕。所以對於陸朗煒口中的愛,他從沒想過,也覺得很膚淺。
  「好了,陸醫生,你蹺班有好一會了,該回去工作了。」邵洛奇巧妙地轉移了話題。
  「拜託,我剛剛替完班,讓我多休息一下會死啊。」陸朗煒毫不客氣地指責邵洛奇這個老闆。他是生殖內分泌科醫生,又沒有他們外科這麼忙,再說那裡還有其他醫生當值,偶爾放鬆一下自己也是很應該的。
  「話說,你和安琪結婚這麼久了都不生小孩,不會是你身體有問題吧?」說著,陸朗煒曖昧無比地擠眉弄眼。
  邵洛奇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拐了他胸口一記,「看來我要把你調到精神科才比較符合你。」神經兮兮的。
  「去,那你到底是什麼原因這麼遲不跟人家生小孩?」陸朗煒打破砂鍋問到底。
  「安琪跟你說什麼了?」不然好友今天怎麼盡繞著孩子的問題打轉?邵洛奇丟去疑惑的目光。
  「沒有,是我家親愛的,她想知道你們到底什麼時候造人,然後她才肯跟我生小孩,她還想著要跟你們家寶貝結親呢。」對於未來老婆可愛的想法,陸朗煒覺得很無奈,偏偏未來老婆太認真,他只好跑來問好友了,現在好友什麼時候下種對他可是至關重要。
  「那你最好想辦法斷了宋安嫤的念想,不然你要絕後了。」邵洛奇淡淡地說。
  「什麼?」陸朗煒驚呼出聲,末了還誇張地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我有沒有聽錯,你們要當頂客族?」
  「頂客族很奇怪嗎?」這個社會不要小孩的人很多,邵洛奇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你父母同意?」陸朗煒皺了皺眉,「還有安琪呢,她也是跟你一樣的想法嗎?」
  「她會認可我的。」邵洛奇相信愛著他的葉安琪遲早會認可他的想法。
  「洛奇,我不認可你的想法。」陸朗煒搖搖頭,「孩子是夫妻之間的愛情結晶,如果你愛安琪,你就會想要跟她生小孩。」
  愛情結晶?邵洛奇對陸朗煒的說法不以為然,在他的印象裡,父母很相愛,只是不愛他,除了負責生下他和給他提供物質條件之外,他不記得還有什麼,就連學校的家長會,也都是照顧他的保姆代為出席的。
  在他的童年時期,他對著保姆的時間遠比對著父母要多得多,他曾經也責怪過父母,但長大之後漸漸釋懷了,他現在甚至已經明白父母為什麼要那麼做了,因為他們視自己的事業比他這個兒子還重要。而他恰巧也是同類型的人,甚至事業心比父母還要重,他不認為自己將來會成為一個好父親,所以他選擇不要孩子。
  「阿朗,有沒有孩子,都不會影響到我們。」這一點邵洛奇對自己有信心,老婆娶回家了,他就有義務照顧好她。
  「洛奇,你當初為什麼會跟安琪結婚?」以前陸朗煒覺得好友是因為愛情才甘願步入婚姻,但現在看來,情況似乎並非如此。
  乍一聽見陸朗煒的問題,邵洛奇噎了一下,旋即很快回答道:「她很適合我。」
  「只是因為適合嗎?」陸朗煒不贊同地蹙起眉,他怎麼覺得邵洛奇比自己這個愛情浪子還要不負責任?
  「陸醫生,你已經占用我很多時間了。」邵洛奇的態度擺明了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深知好友性格的陸朗煒也不糾纏,「婚姻和愛情完全是兩碼事,希望偉大的邵大醫師不要混為一談了。」換作其他人,陸朗煒才不想這麼雞婆,但邵洛奇和葉安琪這兩個人,一方是自己的好朋友,一方是自己和未來老婆的紅娘,所以他才會管這麼多。
  聽了好友的忠告,偉大的邵大醫師沉默了。
  而此時站在門外的葉安琪的心也隨著邵洛奇的沉默而沉入谷底,她以為邵洛奇會很肯定地說愛她,可是他並沒有,這代表什麼?難道就像他所說的,只是因為她適合他,所以他才會跟她結婚,而不是因為他愛她嗎?
  這想法讓葉安琪的心沒來由地一陣難受,彷彿再也無法待下去一般,她轉身就往來時的方向跑去,途中遇見了從外面回來的小趙,小趙跟葉安琪打了個招呼,可是過於陷在自己情緒中的葉安琪並沒有聽見。

  第二章

  走出醫院,葉安琪坐上計程車的時候,她給邵洛奇傳了封簡訊,簡單說明自己有事必須先回葉家一趟,不能跟他一起吃飯的情況,然後就關了手機。
  她現在不想接他的電話,雖然她根本不確定他是不是會打電話給她。
  葉家離醫院不遠,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就到了。葉母看見女兒回來,又驚又喜,「女兒,妳怎麼突然回來了?」雖然女兒每個禮拜都會回家看看他們,可每一次都會提前告知,像今天這樣突然跑回來,還是頭一遭。
  「人家今天想給妳驚喜嘛。」葉安琪笑著對葉母撒嬌。
  「妳這孩子。」葉母笑呵呵地抱著小女兒,隨口問道:「洛奇沒有陪妳回來?」事實上邵洛奇很少陪女兒回娘家,但葉母每回都還是忍不住這麼問。
  「媽,他忙著呢。」這也是葉安琪一貫的回答,可之前她覺得邵洛奇是真的很忙,沒有時間陪她回家,可現在卻覺得他是不愛她才不想回來的。想到這,她的心口又是一窒。
  「妳叫洛奇不要只顧著工作,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才是。」女婿就是半子,葉母自然關心邵洛奇,更何況邵洛奇這個女婿還這麼優秀。
  「媽,不要只談他了,人家好餓。」葉安琪抱著葉母的手臂撒嬌,試圖轉移話題。
  葉母看在眼裡,卻沒有多說什麼,「好,妳爸在書房,妳叫他下來吃飯吧。」
  「好。」葉安琪得到赦令般,朝二樓跑去。
  葉安琪身後,葉母的目光流露出一絲擔憂的神色,女兒是自己生的,女兒的每一個表情都瞞不過她這個做媽媽的,更何況女兒臉上的表情明顯很惆悵。
  餐桌上,葉父、葉母還有葉安琪一家三口正在開心地用餐,葉大哥帶著老婆、孩子出去公園玩了,會在外面吃了午飯再回來。
  「安琪,有時間也帶洛奇回來一下,我們已經很久沒看見他了。」吃飯的時候,葉父突然這麼說。
  葉安琪喝湯的動作頓了下,臉上的表情隨即變得有些落寞。
  看來女兒惆悵的原因就在這裡,葉母看在眼裡,先開口堵住老公的嘴,「洛奇是醫生,工作可是很忙。」
  「忙也不是藉口,難道我們安琪還比不上他的工作嗎。」葉父沒眼色地繼續說,語氣不滿。
  葉母生氣地在桌底下踹了老公小腿一腳,用眼色暗示老公不要再亂講。
  葉父這才發現女兒的表情不對勁,「咳,女兒,今天的魚很新鮮,妳多吃點。」葉父連忙轉移話題,速度之快,堪稱峰迴路轉,同時挾了塊魚肉到葉安琪碗裡。
  葉安琪回過神來,趕忙收起臉上的落寞,揚起一抹甜笑,「謝謝爸爸。」
  「多吃點,看妳現在瘦的。」
  「我才不瘦好不好,腰上好多肉肉。」
  「妳可別學時下的女孩子減什麼肥,有點肉才好看。」
  「我沒有減肥,你們放心。」葉安琪的內心因為爸爸、媽媽的關懷而發暖。
  吃完午飯,葉父回書房看書了,葉安琪陪葉母收拾好餐桌,兩個人剛剛來到客廳坐下,葉大哥和葉大嫂就帶著兩個小不點就從外面回來了。
  剛走入大廳,在葉大哥懷裡的小男孩一見葉安琪,馬上從爸爸的手臂上滑下來,跑到葉安琪身邊,嘴甜地喚個不停,「姑姑、姑姑……」
  六歲的葉子新像個小大人,纏著葉安琪問個不停,「姑姑妳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打電話給我?」
  「姑姑中午才回來的,因為小新在外面玩,所以就在家裡等小新了。」葉安琪滿臉笑容。
  因為哥哥的大嗓門,本來在葉大嫂懷裡犯睏的葉家小公主葉子萱也精神起來了,奶聲奶氣地叫了聲:「呼呼……」
  「是姑姑,笨妹妹。」葉子新一臉鄙視地看著妹妹。
  小公主不服氣地從媽咪懷裡下來,搖搖晃晃地跑到姑姑面前。葉安琪一把將她抱起,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在她粉嫩的小臉頰上親了一口,「萱萱,姑姑好想妳哦。」
  才兩歲的葉子萱被葉安琪親得呵呵直笑,「哈哈……呼呼,好癢,呵呵……」
  「笨蛋,是姑姑,萱萱大笨蛋。」葉子新不滿妹妹跟自己爭寵,故意罵妹妹笨蛋。
  葉子萱雖然年紀小,但還是聽懂了哥哥是在罵自己,頓時生氣地哭了出來。最後還是在葉安琪又抱又親的安慰下,葉子萱才止住眼淚,此時正躺在葉安琪懷裡甜睡著。
  「安琪,還是妳有辦法,平時我可沒那麼快搞得定這小丫頭。」葉大嫂一臉佩服地看著小姑子。
  葉安琪笑了笑,臉上的神情是無與倫比的溫柔,「女孩子總是嬌氣點。」
  「安琪,妳這麼喜歡小孩子,打算什麼時候也生一個?」葉大嫂忽然說道。
  葉安琪怔了下,還沒來得及回應,就聽見葉母的聲音響起,「是啊,女兒,妳和洛奇結婚也有一年多了,也是時候要個孩子了。」
  「媽,這種事情急不來,順其自然就好了啦。」葉安琪回過神來,回答道。
  「妳不急,妳婆婆一定著急了。」葉母也是當人家婆婆的,自然明白這心情,「而且這個時候生個孩子只會讓婚姻生活更加牢固,何樂而不為?」
  「我……」葉安琪不知該怎麼說了。
  「安琪,不會是妳老公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吧?」一直沒有吭聲的葉大哥忽然丟出一句。
  「當然沒有。」
  「那就是他還不想生?」葉大哥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妹妹有多喜歡小孩子,所以不可能不想生小孩,那麼問題就是出在邵洛奇身上了。
  「沒有啦,他只是太忙了。」葉安琪不想家人對邵洛奇有什麼不好的看法。
  「太忙跟生小孩有什麼關係,生出來又不是他帶。」葉大哥才沒那麼容易被打發,「而且他就算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妳考慮才是,女人越晚生小孩對身體的傷害就越大。」這個也是葉大哥娶了葉大嫂才懂的。
  「大哥,你現在懂好多哦。」葉安琪笑著打趣道。
  「少給我來這套。」葉大哥冷哼,道:「邵洛奇到底為什麼不肯生?」
  「哥,我沒說他不肯生,只是時機還沒到而已啦。」葉安琪之前都不知道她大哥這麼不好對付。
  「最好他不是在逃避什麼,不然我可不放過他。」葉大哥雖然對邵洛奇這個妹夫沒什麼不滿,但也不見得多滿意就是了,總覺得他對自己妹妹不冷不熱的。
  「老公,你幹嘛說這種話啦。」葉大嫂趕緊伸手拉了拉葉大哥,制止他再說些會惹葉安琪傷心的話。
  可葉大哥是個急性子,有話藏不住,「我有說錯嗎,結婚這麼久,妳有看他陪安琪回過幾次娘家,每次都說在忙,我就不信整個醫院就他一個會拿刀的醫生。」
  「葉安倫,你夠了。」一向溫柔的葉母沉聲一喝,葉大哥這才抿著唇安靜下來。
  葉母將目光轉向葉安琪的時候,臉色已經柔和下來,「安琪,妳別聽妳哥瞎說,生孩子的事情順其自然就好,別給自己太大壓力。」葉母已經從女兒的反應看出了女兒有意迴避這個話題,所以她及時制止這個話題繼續討論下去。接著葉母轉頭看向媳婦,道:「小娟,妳帶孩子們去休息吧,玩了大半天也累了。」
  「好。」葉大嫂知道婆婆有話跟小姑子說,拉起自家老公,抱著孩子回房間了。
  客廳裡只剩下了葉母和葉安琪兩個人,葉母這才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道:「女兒,妳告訴媽媽,妳和洛奇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媽,哪有什麼事,妳想多了。」葉安琪以為她大哥夠難纏了,沒想到她媽媽才是這個家最不好對付的。
  「哼,妳可是從我肚子裡蹦出來的,有什麼事還瞞得住我嗎。」
  「媽……」葉安琪求饒。
  「我問妳,是不是和生孩子有關?」葉母不顧她的哀求,態度是難得的強勢。
  葉安琪輕嘆一口氣,知道今天她不說清楚,老媽是不會放過她的,只好如實告知,「他不想要小孩。」
  「為什麼?」
  「他說他不喜歡小孩子。」葉安琪輕顰了下眉。
  「如果只是這樣就好辦了。」葉母鬆了口氣,「男人有時確實很自私,只想要兩人世界,但如果真的有了小孩,他的想法就會改變了。」
  「真的嗎?」葉安琪的雙眼裡燃起了希望。
  「妳相信媽媽。」葉母拉著女兒的手,輕拍了下,「妳還記得妳哥結婚前怎麼說了嗎,他說女人太麻煩了,這輩子都不要娶老婆,結果遇到妳大嫂後,想的全是怎麼將人家娶進門。」
  葉安琪當然記得,因為那時候她還沒出嫁,確實聽見了大哥說的那番話,「呵呵,大哥一定很懊惱自己當時的鐵齒了。」
  「就是,很多事情沒發生之前真的不要太早下定論。」葉母鼓勵女兒,「妳只要多努力,相信洛奇會改變心意的。」
  多努力嗎?葉母的話像是給葉安琪打了支強心劑,她頓時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充滿了希望。
  下午六點多,葉安琪告別了溫暖的家人,乘坐計程車回到了她和邵洛奇的住處。

  ◎             ◎             ◎

  邵洛奇是康諾外科的主力,所以他要比其他的醫生忙很多,經常處理一些棘手的大手術,今天也不意外,所以等他拖著疲憊的身子終於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的事情了。
  因為葉安琪早上起得比較早,所以她一般十點左右就準時上床睡覺了,為了不吵到她,邵洛奇經常會在隔壁客廳的浴室洗了澡再回到主臥室。
  只是今天當他躺回床上的時候,葉安琪居然還是清醒的,她一看見他,就將柔弱的身子輕輕地偎入他的懷裡。
  女性的馨香竄入鼻息,讓邵洛奇有些心猿意馬,他伸手摸上她的身子,這才發現薄被下的她正一絲不掛。
  她可從來沒有這麼主動過,邵洛奇微微一笑,不得不承認她的主動讓他很驚喜,也很喜歡。他翻身將她覆在身下,張嘴吻上她滿是薄荷清香的小嘴,長舌靈活地竄入口中,攫取著屬於她的甜蜜芬芳。
  「嗯……」葉安琪有些難耐地扭動著身子,喉間不由自主地發出了誘人的低吟,白皙的雙手纏上男人修長的頸脖,語氣撩人,「老公,愛我……」
  「老婆,妳好熱情……」邵洛奇被她誘人的模樣撩得下腹一熱,男性慾望早已堅硬、腫脹。
  邵洛奇伸手拉開她的雙腿,大手移到她的私處,熟練且極有技巧地挑弄著,沒幾下就接到了滿掌的晶瑩,和著那溼潤的水液,他刺入兩指,霸道又不失溫柔地撥弄起來,直到她徹底地為他動情了,邵洛奇扯下身上的浴袍,扶著自己堅硬如鐵的肉棒,抵住她溼潤的穴口,接著腰身用力一挺,徹底攻占她的祕密花園。
  「啊……」在他進入她的那一剎那,葉安琪只覺得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迅速流過她的全身,直至四肢百骸。她攀著他的手臂,嬌弱的身子被男人凶猛地頂弄著,每一下都是那麼沉、那麼重,好像隨時要將她撞壞一般。
  「老婆,妳好緊。」邵洛奇在她溫暖、緊窒的小穴中快速地衝撞著,帶給他極致的快感。
  「嗯、嗯啊……」葉安琪情不自禁地呻吟出聲,小臉緋紅,星眸半瞇,嬌媚的模樣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發狂。
  邵洛奇分開她的雙腿拉到極致,健腰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撞擊的力道也越來越大,啪啪啪的肉體拍打聲不斷響徹在整個房間,久久散之不去。
  「老公,給我一個孩子吧,好不好?」忽地,葉安琪嬌中帶喘的聲音在他身下響起。
  邵洛奇的動作頓了下,旋即更加快速地在她體內抽送著,隨著他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道也越來越大,葉安琪以為他這次會在她體內射出來,可就在最後那一下,邵洛奇居然還能控制自己,從她體內抽出慾望,抵著她的小腹熱熱地射了出來。
  葉安琪望著天花板,只覺得一股濃濃的失望感將自己淹沒,明明擁住她的懷抱是那麼溫暖,可她卻沒來由地覺得一陣冷。他不肯給她一個孩子,為什麼?
  自那天後,葉安琪的心裡彷彿多了一根刺,一根並不明顯,但卻真實存在著的刺。
  下課的時間,葉安琪一般會回辦公室休息幾分鐘,只是今天剛走到辦公室門口,就聽見了裡面傳來了幾個老師在討論的聲音,她站在門口,頓時不知該進去還是該離開。
  「欸,妳們聽說了嗎?三二班的吳老師在跟老公鬧離婚欸。」老師A將自己今天聽見的八卦跟同事分享。
  吳老師,是那個臉上總是帶著微笑,和老公感情很好的吳老師嗎?可是她們剛剛說她在和老公鬧離婚?為什麼?帶著這樣的疑問,葉安琪暫時止住了欲離開的腳步,而裡面的討論聲還在持續著。
  「真的假的,吳老師和她老公的感情不是一向都很好嗎?」老師B驚訝地追問。
  「我也聽說了,好像前幾天還帶著小三到學校公然示威呢,真是太可惡了。」老師C憤憤不平地說。
  「不是吧,這種事都做得出來。」老師B的聲音也很憤怒。
  「都是因為兩個人之間沒有孩子啦,不然七年的感情,那有說離就離的。」老師A嘆了一口氣。
  「可是吳老師和她老公不是頂客族嗎,這和孩子應該沒關係啦。」老師B顯然不贊同。
  「什麼頂客族啦,擺明就是不想跟妳生孩子的藉口,如果真是頂客族的話,那現在怎麼會讓別的女人懷孕。」老師A不以為然地冷哼。
  「對啊,男人不想跟妳生孩子只是不愛妳的藉口罷了,妳可別傻得什麼都信。」老師C也發表自己的意見。
  「是這樣啊,好複雜哦……」老師B還沒結婚,所以並不懂這些生小孩的問題。
  不要孩子是不想和妳生孩子的藉口?不想跟妳生孩子是因為他不愛妳?葉安琪倏地倒抽一口氣,心口猛地一窒,只覺得自己整個人猶如寒冬裡被淋了一桶冰水一樣,從頭冷到腳。
  當天夜裡,葉安琪就作了一場惡夢,夢裡邵洛奇帶著一個大腹便便的女人到學校向她示威,冷嘲熱諷她是不會下蛋的母雞,還態度囂張地丟給她一張離婚協議書,要她立即簽字。
  那一刻,她彷彿看到整個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們都在笑她,笑她沒用,笑她是個被人拋棄的可憐蟲,最後這件事傳到了父母耳朵裡,父母非常心疼,又很痛心,在夢境裡的父母,彷彿眨眼間老了幾十歲一般。
  「不要、不要那樣對我……」葉安琪驚得從夢中掙扎著清醒過來,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她輕拍自己的臉頰試圖鎮定下來,卻驚覺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那只是個夢。葉安琪不斷地安慰著自己,可為什麼那個夢那麼的真實,彷彿在預告著她的未來。她不知道邵洛奇不想生孩子到底是暫時的不想生還是不想跟她生,但不管怎麼樣,她都好怕,好怕自己愛到最後落得那麼可悲又淒慘的下場。
  這時葉安琪的視線掃到一旁的鬧鐘,快凌晨一點了,可是邵洛奇還沒有回來,她的腦海中又不由自主地浮現起那幾個老師說的話,她們說男人的改變就是從晚歸開始的,而且每次都說是加班,吳老師從來沒懷疑後,就導致了那樣的後果。
  那邵洛奇呢?他是真的在加班,還是……不,不會的,葉安琪命令自己不准胡思亂想,因為她相信邵洛奇,他不會背叛她,他一定不會的。
  葉安琪重新躺回床上,只是心事重重的她卻始終輾轉難眠,直到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她才昏昏沉沉地睡過去。
  第二天清晨,當葉安琪在浴室的鏡子裡看見神情憔悴、臉色蒼白的自己時,她自己都被嚇了一跳,不過一個晚上而已,她怎麼會變得這麼狼狽?
  她有些無力地走出浴室,剛好與準備到浴室的邵洛奇碰個正著,他手明腳快地扶住她,有些擔心地問:「妳怎麼了,臉色這麼差?」
  「沒什麼,可能是昨晚沒睡好。」說完,葉安琪的腳步往門口的方向移動著。
  邵洛奇眉頭蹙了蹙,終是什麼也沒說地走進浴室,他的時間很緊急,有個重要的會議在一個小時後要召開,是關於醫院這次的等級評定,他這個股東缺席不得,所以哪怕他昨晚凌晨兩點多才回來,他今天也要早早起床,然後準時出席會議。
  等邵洛奇走出主臥室,葉安琪已經煮好早餐了,邵洛奇走到餐廳吃了一碗粥便出門,全程兩人都沒有說一句話。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