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野生夫君馴服記《中》
【6.6折】野生夫君馴服記《中》

點點愛AL696--欲話生平

會員價:
NT1526.6折 會 員 價 NT152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欲話生平
出版日期:
2017/04/18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良夫寵妻《下卷》
NT149
銷量:41
良夫寵妻《中卷》
NT149
銷量:41
隔壁那個美嬌娘《下卷》
NT155
銷量:14
世子妃吃貨日常《下卷》
NT143
銷量:31
撿來的官人《下卷》
NT143
銷量:16
撿來的官人《中卷》
NT143
銷量:16
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NT143
銷量:28
顧三娘再嫁《下》
NT149
銷量:16
顧三娘再嫁《中》
NT149
銷量:16
出牆記《下》
NT168
銷量:20
出牆記《上》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下卷》
NT168
銷量:22
京城刑獄司《中卷》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上卷》
NT168
銷量:22
黛妝《一》卷
NT152
銷量:8
做賢妻《下》
NT144
銷量:16
寶珠二嫁《上》
NT144
銷量:5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三》
NT15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7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8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62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53

林家小農女喊招贅,侯門世子爺倒插門,
白天面癱六親不認,夜裡慓悍爬床侍寢,
請看世子爺如何走上唯媳婦是命,坑爹的忠犬寵妻之路。
欲話生平繼「莽夫家的美嬌娘」的暖心甜文,錯過難求!

在遇見林槐之之前,月牙兒沒奢求過憑夫為貴,嫁入豪門,
可她的夫君竟是位高權重的甯侯爺的外甥,九五之尊的姪子。
儘管她從未嫌棄過林槐之的一無所有和不通人事,
也沒嫌棄過他的來歷和身世,可現下的她,
不過是鄉野間的一位普通女子,好運遇上九王爺的世子,
還嫁予他。或許她是自卑吧,當初林槐之怕她不要他,
把她捧在手心寵著,而今被拋棄的那個,指不定是她吧。
他是眾人眼中的世子,她不過是鄉野村婦,哪還配得上他的稀罕。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天還未亮,鄰居家的雞便早早起來打鳴了,月牙兒從夢中醒來,想要翻身才發現她被一雙有力的臂膀緊緊地箍著,順著胳膊往後一看,林槐之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出現在她的瞳孔裡。
  月牙兒頓時清醒了七八分,趕緊把熟睡的林槐之推醒,一邊掙脫他的胳膊要拿衣服披上。
  林槐之被吵醒,頗為不滿,睜開眼見是月牙兒,起床氣頓時消散了,迷迷糊糊地捧過月牙兒柔嫩的臉蛋,吧唧親了一口帶響的。
  月牙兒沒料到他剛一醒就耍流氓,還這麼明目張膽的,伸手狠狠拍了他一下,罵道:「皮又癢了是不是?趕緊起來,待會兒被爹爹瞧見了,你就等著被趕出家門吧。」
  林槐之聽了,不情不願地坐了起來,呆呆地看著月牙兒。
  月牙兒穿好衣服,回頭見他這般孩子氣的模樣,又是無奈又是好笑,白了他一眼,拿過他昨晚的衣服,才看見上面髒兮兮的,已經不能穿了,只好下床去箱子裡拿前幾日給他做好的新衣。
  「妳才做的?」林槐之對月牙兒給他做衣服穿倒是習以為常了。
  「嗯,有點薄了,想著過幾日暖和了給你穿來著。昨晚也不知你去鑽了狗洞還是掏了鳥窩,弄成那副模樣,也別穿了,就放我這吧,回頭一併洗了。只是回去後被俊茂發現了,要記得編個瞎話圓過去。」月牙兒給他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衣襟,頗覺得自己有了幾分賢妻的模樣。
  「我知道,不過我沒有鑽狗洞,也沒有掏鳥窩。」林槐之認真地答道。
  月牙兒也只是隨口一說,沒有再理他,見他衣服穿好了,便率先打開門看了看外面,都還沒起床,月牙兒趕緊推著林槐之出去,一邊提醒著,「記得我囑咐你的話,別被俊茂發現了。」
  林槐之點了點頭,看著月牙兒沐浴在朝霞裡更顯光滑的臉蛋,很想再湊上去親兩口。月牙兒看出他的心思,瞪了他一眼,關上了房門。
  月牙兒聽著門外的林槐之先是靜立了一會兒,方才傳來腳步漸遠的聲音,然後是隔壁的門被悄悄打開,最後輕輕關上了。
  月牙兒摸著自己怦怦直跳的小心臟,昨晚種種彷彿偷情一般,讓她心虛、緊張中又帶著小小的歡喜。
  林槐之吃過早飯,幫林大磊砍了些柴就出門了。
  林俊茂一臉狐疑地看著林槐之的背影,口中喃喃道:「奇怪啊,好奇怪啊……」
  月牙兒走過來,奇怪地看著他,「你嘴裡嘟嘟囔囔的,幹嘛呢?」
  林俊茂神祕地湊到月牙兒面前,小聲道:「姊,妳最近有沒有發現槐之大哥好像有點奇怪啊?」
  「嗯,怎麼奇怪了?」月牙兒跟著看了眼已經沒有人影的小路,不解地問道。
  「他這幾天總是早出晚歸的,總是看不見人影,而且啊,昨晚回來得特別晚,我睡著了都沒有瞧見他。最最離奇的是,他今天竟然穿了件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衣服,昨天穿的衣服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該不會是……大半夜的私會了哪家的姑娘吧?」
  那被私會的姑娘抬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林俊茂的腦門,「胡說八道什麼,整天也不知道你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你以為人人都和你一樣啊?那衣服是我做給他的,昨晚他回來我正巧起夜,見他身上的衣服髒了,就把做好的衣服給了他,怎麼到你嘴裡就這麼不堪了?可見什麼人腦子裡就想什麼事。」
  月牙兒教訓完弟弟轉身就走,生怕漏了陷,她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面頰在發燙了,如此再說下去,非得讓她自己露出馬腳來。
  「是這樣嗎?」林俊茂無辜地摸了摸腦袋,嘴裡依舊喃喃著,「那怎麼白天不給啊,非得晚上給,還順道把髒衣服收去了?」
  月牙兒猜到林槐之做什麼去了,內心忐忑了一天,做什麼都定不下心來。幫林槐之洗過髒衣服晾在院子裡,她看著林槐之寬大的衣服發著呆。
  她心想原來其實他們兩人早就過上了夫妻般的生活了,他們對彼此已經那麼了解了,包括給林槐之洗衣、做飯彷彿就是理所應當的,給他做衣服也是心中有數,知道哪裡需要緊一些,哪裡要鬆一點,他才會穿著舒服,只不過就差正常夫妻會做的事情罷了。
  等到晚上林槐之還沒回來,月牙兒開始著急了,莫不是出了什麼事吧?早知道就不讓他去了,什麼勞什子聘禮,有什麼用,要那面子做什麼,人才是最重要的,管外人怎麼看呢。
  月牙兒在家急得團團轉,等到天濛濛黑時林槐之才回來。月牙兒想要出去接,又怕被人覺得不矜持,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林槐之深一腳、淺一腳地朝家裡趕,村裡的人漸漸地朝林家聚攏起來,好奇地交頭接耳,估計被林槐之這陣勢嚇到了。
  只見林槐之全身上下像被血泡了一般,身後還逶迤了一路紅色痕跡,肩上扛著一隻毛色棕黃色的,上有黑色橫紋的老虎,後面還提了一隻山雞、兩隻野兔,活像是個從地獄裡出來的惡魔,旁人無不避之唯恐不及。
  看到這幅光景,月牙兒再也顧不得女兒家的矜持了,趕緊上來迎著,不住地打量,「身上怎麼這麼多血,哪裡受傷了?」
  門外鬧哄哄的,林家一家人聞聲都出來了,看到眼前情況均被嚇了一跳,月娘趕緊指使兒子,「快去喚李郎中來瞧瞧,快。」
  林夏末嚇得躲在門後面悄悄地看著。
  林大磊濃眉一挑,彷彿對林槐之很意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林槐之的眼神逐漸地變了,不住地點頭。
  林大磊早年經常打獵,月娘也是習以為常了,老練地指使著月牙兒把林槐之領進門來,把一眾看熱鬧的關在了門外。
  林槐之進了門把身上的東西放在了地上,想了想,朝林大磊夫婦兩人一跪,抱拳道:「我林槐之,今日想求娶月牙兒,雖目前一無所有,但會終其一生疼愛月牙兒,斷斷不會委屈她半分。地上這些物什便是聘禮,若是嫌少,我便再去山上獵些來,月牙兒於我乃無價,不管二位提出怎樣的要求,我都答應並且竭盡全力做到,請二位把女兒交付與我。」
  月牙兒原本還擔心他身上的傷勢,聽到這番話卻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心中又是甜蜜又是緊張,也不知道林槐之從哪學的這些話,倒是讓她之前擔心了許久,生怕他不會說話得罪了爹爹,現在看來,倒是她多慮了,只是不知道爹爹是怎麼想的。
  月牙兒悄悄抬眸看她爹爹林大磊。
  只見林大磊微微瞇著雙眼打量著跪在地上的林槐之,良久方才開口道:「不過獵一隻老虎和幾隻小畜生,緣何這麼晚才歸?」
  林槐之冷不防林大磊會問這些,心裡只一心想著如何能把月牙兒娶到手,當即便有些愕然,「老虎在山林深處,跑得遠了些,所以花的時間便久了一點。」
  林大磊點了點頭,又道:「你要娶我女兒,也不是不可以。」林槐之面上一喜,又聽他道:「只是你身無分文,要我女兒跟著你吃苦受累,做糟糠之妻嗎?」
  「不是……」
  林槐之一愣,剛要解釋,被林大磊打斷,「你雖有獵戶的本領,然卻不能受用一生,還是要尋些正常的活計。你道你無親無故,我林家若是要你入贅,你可願意?」
  入贅?林槐之不懂入贅是何意思,剛剛隨林俊茂趕來的李郎中聽到了此處,便笑呵呵地給他解釋,「入贅便是要你落戶在林家,今後萬事以林家為主,以後就算找回了本家,也要以林家為第一。」
  林槐之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張口便道:「以月牙兒為第一。」
  眾人呵呵地笑了起來,月牙兒羞得滿面通紅,嗔怪地瞪了林槐之一眼,往屋裡跑去了。
  林槐之起身就要追,李郎中趕緊攔住了他,打趣道:「莫急、莫急,你媳婦是跑不掉的,還是先討了你這岳丈的好吧。」
  林槐之只得留下來,繼續聽林大磊講話,只是一顆心早就隨著月牙兒飛去了。
  林大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對林槐之的反應十分滿意,道:「沒有李大哥說的那般嚴重,以後若是找回了本家,自然是要以你本家為主,月牙兒也是,既然嫁給了你,她人便是你家的了,以後有了孩子,也是隨你的。」
  林槐之胡亂地點頭,對這些他不甚明白也不在意,他現在只想知道林大磊是不是同意月牙兒嫁給他了。
  「但我還有一個條件,你雖帶來了這些聘禮,然於成親和日後並無多大用處,明日你便去集市上換些銀錢回來吧,算作你求娶月牙兒的聘禮,我也好為你們操辦婚事。」
  林槐之耳朵一豎,兩眼發光,興奮道:「你答應把月牙兒嫁給我了?什麼時候辦婚事,明天嗎?」
  這般急切?林大磊眉頭一皺,李郎中和月娘均都笑了起來,就連在一旁偷聽的林俊茂和林夏末也跟著笑了起來。
  林槐之卻渾然沒有不好意思,還拿著一雙疑惑的眼神望著林大磊,要他給一個確切的答案。
  「明日太急了,許多事情都來不及辦,連村裡的人都請不完,我看,婚事還是定在來年吧。」林大磊雖然對林槐之改變了一些看法,覺得林槐之也算是個有勇氣、有擔當的漢子,但女兒是他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寶貝,怎可這般輕易就嫁了,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林家的女兒嫁不出去似的。
  林大磊暗自想,得先拖一陣子才行,讓林槐之知道月牙兒有多寶貝,婚後也更加珍惜月牙兒一些。
  「來年?」林槐之大驚,那表情好像被判了死刑一般,「來年還有多久?不行不行,岳、岳父大人這……」林槐之想起月牙兒的話,不敢頂撞林大磊,生怕他說出不把月牙兒嫁給他的話來。
  李郎中捋了捋下巴上的鬍鬚,笑咪咪道:「哎呀,大磊就不要難為人家了,你也是過來人了,年輕人急切一些實屬正常,你和月娘當初也沒有耽擱這許久,到何到了小輩,就要為難人家了?」
  月娘被人提起往事,面上一紅,低下了頭去。
  林大磊見自己的愛妻被人打趣,心中不滿,又見小輩還在一旁看著,尷尬地咳了一聲,示意李郎中私下再說。
  「我看啊。」李郎中裝作沒有瞧見,繼續道:「月牙兒今年也十七了,這孩子呢,看起來年歲也不小了,不如就選在今年吧?欸,我看在夏初就不錯,正好月牙兒也是那時出生的,倒是個好日子。」
  林槐之不知夏初是什麼時候,還有多久,正疑惑著,便聽月娘說道:「我看李大哥的主意不錯,不如就夏初吧,還有兩個月左右,時間也足夠了。平時兩個孩子也在一處,不都是早晚的事嗎。」
  林大磊耳根子軟,別人的話或許不會搭理,但既然自己媳婦都說了,便只好點了頭,勉強答應了。
  林槐之頓時歡呼一聲,小跑著尋月牙兒去了。
  月娘在身後著急地喚他,「你身上還有傷……」
  此時林槐之早已跑得遠遠的,聽不見了。
  林槐之來到月牙兒的房前推開房門,眼睛尋到月牙兒的身影,就不管不顧地撲了上去,緊緊地抱在懷裡,嘴裡高興地叫著:「媳婦、媳婦,妳是我媳婦啦。」
  月牙兒原本內心忐忑地在屋內等,突然門被大力地撞開,接著林槐之高大的身影闖了進來,一把緊緊地抱住了她。月牙兒又驚又羞,聽得他說的話,心裡也跟著高興起來,只是不知他為何突然這樣跑了過來,萬一被人瞧見,終歸不好。
  「你先放開我,爹爹怎麼說的?你與我說說。」
  「爹爹答應讓妳嫁給我了。」林槐之鬆開了月牙兒,面上掩不住的得意之色。
  「呸,真不害臊,那是我爹爹,幾時是你的了。」月牙兒口中雖是如此說,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妳都是我的媳婦了,妳的爹爹怎麼不是我的?況且爹爹說了,要我入贅,爹爹自然也是我的。」林槐之用鼻尖蹭了蹭月牙兒的鼻尖,心裡再也沒有此刻這般心滿意足了。
  「你答應入贅了?」月牙兒一驚,又想他身邊也無親人,無論入贅不入贅,也都差不多。不過,林槐之為娶她,做的也夠多了,月牙兒心裡自然感動不已。
  「你身上哪裡受傷了?李郎中可走了?讓他給你瞧瞧。」月牙兒忍下眼眶中的酸意,看著林槐之一身的血,心疼不已,「剛給你做的新衣服,這都糟蹋了。」
  林槐之趕緊安慰道:「不糟蹋、不糟蹋,衣服洗洗我還是要穿的,妳不要害怕,這都是那畜生的血,我沒事兒,真的。」
  月牙兒點了點頭,看著林槐之,頗有種「這是我男人」的感覺,又道:「爹爹還說什麼了沒有?」
  「爹爹說,要我明日把今天獵到的東西拿去集市上賣了,掙了銀子好娶妳。」林槐之一本正經地說。
  月牙兒鬧了個大紅臉,啐他道:「要你去賣?你連幾個錢都不識得,小心把你自己也給賣了。」
  林槐之搖了搖頭,「沒有人會買我。」
  月牙兒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倒是大實話。對了,我之前不是與你說了嗎,只需獵幾隻兔子便是了,你偏要逞強,去了整整一天,害我擔心要是萬一出了什麼事兒,你、你要我怎麼辦……」
  林槐之見月牙兒傷心得眼睛都紅了,趕緊安慰道:「我心裡有數的,況且我的本事妳也不是不知道,我不是也依妳帶回了幾隻兔子嗎,那幾隻兔子便做好吃的給妳,老虎明日拿到集市上去賣。我以後是要養妳的,決計不能委屈了妳,老虎比那兔子值錢,而且我好久沒有打獵,太激動了,一時也沒有控制住。」說完,他摸著腦袋嘿嘿地傻笑起來。
  月牙兒無奈,但幸好他安然無恙地回來了,她道:「快去讓李郎中給你瞧瞧。」
  月牙兒拉著林槐之去尋李郎中,李郎中就在院子裡等著沒有走,見到月牙兒還打趣道:「本來還想讓月牙兒配我那孫子呢,我孫子也就比月牙兒小一歲,年紀倒也算是般配的,現在看來啊,他小子沒有機會囉。」
  月牙兒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林槐之卻上前一步擋在了月牙兒身前,滿臉敵意地看著李郎中道:「月牙兒是我的,我們很快就成親了。」
  月牙兒不好意思地在後面擰了他一下,那一下對林槐之來說如同隔靴搔癢,起不到半點作用,但他還是聽話地低了氣焰。
  「我知道、我知道,月牙兒是你的,沒人跟你搶。來,讓我看看你的傷勢。」李郎中笑呵呵的,絲毫不介意。
  林槐之見李郎中如此,這才放下心來,過去讓李郎中查看傷勢。
  月牙兒見林槐之沒有嚴重的傷口,心裡鬆了口氣,又見月娘朝她招手,便跟著月娘進了屋裡。
  林槐之見狀,站起身也想跟過去,被李郎中攔下了,「你身上還流著血,居然撐了這麼久,果然是個漢子啊,你要是再耽誤下去,沒有被那畜生咬死,也要因血流盡而死了。」
  林槐之只得不情不願地坐下,皺了皺眉,「都是小傷。」
  李郎中挑眉看了他一眼,「小傷照樣會死人。」
  林槐之無法,只得先讓李郎中給他包紮了傷口。
  到了晚上,月牙兒單獨給林槐之開了小灶,他今日在山上奔波了一天,如今又累又餓,但是看著在灶前為他忙前忙後的月牙兒,卻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林槐之的目光過於炙熱,即便月牙兒想要無視也做不到,把他今天帶回來的雞燉了,放到他面前。見他一雙眼睛還只盯著她瞧,月牙兒心中無限甜蜜,嘴上卻啐道:「還不趕緊把飯吃了,只看我做什麼,看我就能管飽不成?」
  林槐之嘴一咧,笑道:「嗯,管飽。」
  月牙兒剛要罵他貧嘴,廚房的門就被推開了,林俊茂走了進來,看到桌子上香噴噴的山菇燉雞,頓時不滿地噘著嘴大叫:「姊,妳好偏心啊,居然有了姊夫就忘了弟弟,給他開小灶。我不管,我也要。」林俊茂說著就上前要把東西搶過來。
  這是月牙兒給林槐之做的,林槐之豈會讓別人吃了?兩人便在那跟個孩子似的搶來搶去。
  月牙兒被他倆晃得眼花,生怕好好的飯菜被他兩人打翻了,急忙喝斥道:「快住手,若是湯灑了一滴,你們都別給我吃了,我拿去餵後院裡的牛。」
  「牛怎麼可能吃這個……」林俊茂嘟嘟囔囔的,還要去搶碗裡面的東西吃。
  林槐之聽了月牙兒的話,不敢灑了一滴,又被林俊茂這狗皮膏藥纏得緊,巴巴地看著林俊茂搶著他的食物吃得不亦樂乎,臉上委屈得不行。
  月牙兒看著好笑,打開林俊茂占滿了整個碗的頭,把碗放在林槐之面前,道:「你不要鬧了,你槐之大哥今天一天都沒有吃東西,還受了傷,自然需要好好補補,怎麼就偏心了。再者這山雞也是人家弄回來的,你要吃,有本事自己也去弄一隻,姊姊也給做。」
  林俊茂不吱聲了,在一旁氣哼哼的。
  林槐之見月牙兒向著自己,心情頓時大好,就連吃東西也帶起了聲音,頗為得意地看著林俊茂。
  林俊茂氣憤不過,眼珠一轉,狡黠地朝林槐之一笑,扭頭對月娘道:「姊,妳真的打算嫁給槐之大哥嗎?可是那天我明明看見他與一個姑娘聊得甚是開心,還以為他是看上人家了,結果今天回來又跟爹娘求娶妳。咦,槐之大哥,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林槐之嘴裡還塞著滿滿的雞肉,不知道林俊茂這是唱的哪一齣,他心思單純,自然無法理解林俊茂話裡面的彎彎道道,張著一張嘴,愣愣地看著林俊茂,又看看月牙兒。
  月牙兒也愣住了,她看了林槐之一眼,朝林俊茂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他和人家姑娘說什麼了?」
  「唔,那時離得有點遠,我也沒有聽清楚。姊,妳可要想清楚啊,最起碼也要再觀察他幾個月,不可太早成親。」說完,他朝林槐之眨了一下眼睛,閃身跑出去了。
  屋子裡只留下林槐之和月牙兒大眼瞪小眼,好一會兒,林槐之終於反應過來了,他雖然不通世事,但還不致於這麼笨,想起上次他在地裡的時候,那個叫王紅梅的和他說了幾句話,月牙兒就氣成那樣,仍舊心有餘悸。
  「不不不,沒有的事兒,他撒謊、他故意的,我沒有……」林槐之趁月牙兒發脾氣前趕緊表明清白,肯定是林俊茂不服他吃了好吃的,才要誣陷他的。
  「哦,他撒謊,他為什麼撒謊啊?」月牙兒也猜到了林俊茂的心思,此時忍著笑。
  只看著林槐之急得臉都紅了,生怕她誤會了去,「就是……他撒謊,沒有的事兒,真的。月牙兒妳、妳相信我,是他想跟搶我吃的沒有搶過,他才撒這謊的。」林槐之急得都結巴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最後鄭重地總結了一句,「嗯,他是壞人。」
  月牙兒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地笑了出來,她覺得林槐之實在是太可愛了。
  見月牙兒笑了,林槐之還是一臉的忐忑,端著飯碗無措地看著她,如同生怕失寵的小狗一般。
  「我知道了,你不會騙我,也不會背叛我,不會和別的姑娘好的。」月牙兒終於笑夠了,溫柔地朝他說道。
  林槐之聽到這話放心了不少,月牙兒沒有生氣,沒有生氣就代表還會嫁給他,還會願意做他的媳婦。
  「俊茂是和你開玩笑的,不是壞人,只是他現在是你的小舅子了,可是會隨時看著你,向我告狀的哦。」月牙兒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淚,打趣他一句。
  林槐之咽下了嘴裡的雞肉,趕緊表忠心,「我不會做對不起妳的事的,他不會有機會向妳告狀的。」
  「嗯,我相信你。」月牙兒笑著摸了摸他的頭,「快點吃,小心涼了傷胃。」
  林槐之第二天一早就去集市上賣東西,月牙兒也早早起來要同他一起去,但是林大磊卻不許,只讓林槐之一人。
  月牙兒只能眼巴巴地送林槐之離去,滿眼的擔憂。
  林槐之卻步伐輕鬆得很,想到賣了這隻老虎,就可以換了銀子娶月牙兒,就有使不完的幹勁。他腳下生風,很快就到了集市,天色尚早,來往的行人並不多,林槐之沒有經驗,只把老虎往地上一撂,高大的身軀往那裡一站,偶爾路過的行人紛紛畏懼地繞道走了開去。
  林槐之不解,只是像個木頭樁子似的站在那裡,任憑來往的路人打量指點,直到集市上的人漸漸多了起來,周圍聚攏成一個半圓,把林槐之遠遠地圍在中心,不敢太過靠近。
  林槐之看著這一圈的人,心裡暗暗奇怪,這些人只看不買是怎麼回事?他聽到旁邊有賣豬肉的,在那大聲地吆喝著:「賣豬肉、賣豬肉,新鮮的豬肉啊。」
  林槐之看了眼地上的老虎,還帶著血跡,心想是不是他也得喊兩聲呢?
  有人從人群的後方擠了過來,看到林槐之咦了一聲,走上前來疑惑地問道:「這……怎的在此做起了買賣?可是缺錢了?」
  說話的這人穿的雖不是錦衣華服,卻也並非普通人家穿得起的,面容白皙、身材瘦弱,一看就是富貴人家裡養的,但見他說話帶著客氣,微微躬著身,應是哪家有錢人家的管家一類的。
  林槐之皺著眉看著眼前人,心想怎麼這人總是陰魂不散的,這都見了好幾回了,但他今兒心情好,也就不在乎那些了,「我要娶媳婦,娶媳婦要錢,這老虎便是拿來換錢的。」
  那人驚訝地哦了一聲,像是不敢相信林槐之有這等本領一般,然後又露出嘆服的表情,但還是試探地問道:「這老虎是你自己獵的?你要娶媳婦了?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林槐之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道:「自然是我自己獵的,哪家的姑娘與你無關,你問這做甚?」
  那人見林槐之一臉的提防,急忙笑呵呵地擺手道:「不做甚、不做甚,只是問一句罷了。如此,這老虎我買了,你且要賣多少錢呢?」
  林槐之不想賣給這人,但是又沒有其他人來買,他又急著娶媳婦,只好答應了,想了想,道:「我不太懂得這些,你看這隻老虎值多少錢?」
  那人無奈地搖了搖頭,要是碰到個心眼壞的,他就等於白拚了命獵老虎了,說不定還要挨女方家的嫌棄,只好道:「你這老虎也就一張皮最值錢,卻不是稀有的。這樣吧,我給你五十兩,你覺得如何?」
  周圍圍觀的人小聲地在說著什麼,林槐之使勁想了想,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問個清楚,「五十兩,夠我娶媳婦了?」
  那人笑道:「你在鄉下,鄉下的聘禮都很少的,不過若是姑娘在你心中的位置很重要,那自然是不能用銀錢來衡量的。」
  林槐之認同地點了點頭,又問道:「那娶媳婦最貴的,要多少錢?」
  他這問得很是奇怪,那人愣了一下,才理解他的意思,於是答道:「要說世上最貴的姑娘,要數當朝的公主了……」
  林槐之點了點頭,毫不臉紅地伸手道:「那就依著那個最貴的付我銀子吧,不,要比那最貴的還要多。」
  那人驚得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眾人開始喧譁起來,不知是在說林槐之不知天高地厚,還是讚他是個有情有義的好男兒。
  那人扶了扶自己的下巴,找回聲音,哭喪著臉道:「這、這是個什麼說法啊?我這身上也沒有帶那麼多銀子啊,就算把我的全部身家拿來,也不夠啊。」
  林槐之便嫌棄地看了他一眼。
  那人的自尊心受到傷害,把自己渾身上下摸了個遍,又把身後隨侍的人也翻了個遍,將所有的銀錢放在一起,遞給林槐之,苦著臉道:「這是全部的了,今兒出門就帶了這些,你看成不?不成我差人回去取?」
  林槐之一臉勉強地接了過來,不放心地問道:「這些夠嗎?」
  那人苦哈哈地點著頭,「夠夠夠,絕對夠了,你現在想去娶哪家的大小姐都夠了。」
  林槐之這才算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大方地一擺手,「老虎是你們的了,自個兒抬回去吧。」說完,便揣著一包銀子往回走了,眾人趕緊給他讓了一條道。

  ◎             ◎             ◎

  月牙兒一上午都魂不守舍的,以為今天又要等一天,還想著或許林槐之會碰上壞人,被人騙了,就這麼一直忐忑著,連飯都沒有吃多少,心裡又惦記著林槐之可能餓著肚子,早上走得急,忘記給他塞兩個餅子了。
  沒想到,剛過了中午,林槐之便回來了,還帶了一大包的銀子,這下就連林大磊都驚訝到了,對林槐之更加刮目相看了。
  林槐之把這些錢往桌子上一放,問向面前的兩位長輩,「不知這些錢可夠作聘禮?」
  月娘數了數,一共有二百多兩銀子呢,她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夫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林大磊皺著眉,問道:「怎的賣了這麼多銀子,碰到冤大頭了?」
  林槐之認真地想了想剛才那人的模樣,好像是真的他遇到冤大頭了,可那不是人家自願的嗎,他還嫌錢少呢。
  林槐之不知該如何說清楚,月娘已道:「或許是槐之有做生意的本事呢,你這麼緊張做什麼,又不是他偷的、搶的,左右我們也不要,辦完婚禮,還是要還給他們小兩口過日子的。」
  林槐之這模樣,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月娘口中會做生意的,但既已如此,林大磊也只好作罷。
  林大磊將銀子收起來,林俊茂又冒冒失失地從外面跑進了,林大磊看著,眉頭又是一皺,喝斥道:「成天胡鬧成什麼樣子,這麼大的人了,一點也不穩重,沒點男子漢的樣子。」
  林俊茂挨了罵,頓時蔫了下去。
  月娘好笑地看著這對父子,道:「先說說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般的慌張?」
  林俊茂頓時又來了精神,神祕兮兮地道:「我剛才從河邊路過,聽說王奶奶家的寶貝孫女王紅梅落水了,現剛被人救起,正出氣多、進氣少呢,可不是報應是怎的。」
  「閉嘴!」林大磊大聲喝道,見月娘被他嚇了一跳,復又把怒氣往下壓了壓,朝林俊茂罵道:「這些話是你可以隨便說的嗎,你可有證據?單憑猜測就斷人是非,是正人君子所為嗎?想要堂堂正正地說出你的想法,就拿出有力的證據來,否則你遲早要被你的口無遮攔給害……」
  「三石。」月娘低聲叫道,生怕林大磊說出不吉利的話來。
  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害怕得瑟瑟發抖的樣子,林大磊也不忍心再罵下去了,深吸了口氣,對月娘道:「妳在家待著,我出去看看。」
  月娘點了點頭,替他整理了一下衣著,目送他出了門。回頭見兒子依舊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樣子,便過去安慰道:「你爹爹一向如此,你又不是不知道,況且他說那番話也是為你好,你要記得他的苦心,他氣來得快,也走得快,你不要生他的氣,也跟過去一同瞧瞧吧。」
  林俊茂乖乖地點了點頭,隨後出門了。
  月娘嘆了口氣,看了女兒和女婿一眼,知道他們肯定有話說,便把小女兒一起喚走,留給他們獨處的時間。
  月牙兒也十分好奇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但心裡更好奇林槐之是如何掙到這麼多錢的。林槐之便把集市上遇到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原來是真的遇到了冤大頭啊。」月牙兒看著林槐之的傻樣,不禁好笑,「真是傻人有傻福。」
  林槐之也跟著笑。
  月牙兒又獨自喃喃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呢?王紅梅怎麼落水了?雖然我偶爾也挺想幹這事兒的……」
  「是我幹的。」林槐之的一雙眼睛無辜地看著月牙兒。
  月牙兒聽到後愣了一下,趕緊上前去捂了林槐之的嘴,把他領進了屋裡,不可置信地道:「是你?你怎麼這麼不小心?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是故意的。」林槐之一臉的真誠。
  月牙兒都快抓狂了,把他拉到屋裡坐下,小聲地問道:「你是故意的?你推她做什麼?」
  於是林槐之很淡定地解釋他的小原因,「今兒我回來的時候,正碰見那個叫王紅梅的,她見我懷裡揣了這些銀子,上前來問我要做什麼,我說娶媳婦,她便說了妳的一堆壞話,我不喜歡她,她不是好人,於是我就把她推進旁邊的河裡去了。」
  這雖然是春日,河裡的水依然是透骨的涼,就算淹不死,也能凍掉半條命。
  月娘拿指頭戳他的腦袋,「你的膽子可真肥呢,你就不怕她死了?死不了,一紙訴訟把你告到公堂上去,看你有幾個腦袋可以砍。」
  林槐之嘿嘿地笑著,眼中閃過一絲狡黠,道:「她不敢,我說了,我知道是她把妳推下山的,她心裡有鬼,不敢說出來是我推的。」
  月牙兒被他著實驚住了,竟不知他會這般聰明,還知道拿話威脅別人,不聲不響地給她報了仇。她心裡雖然高興林槐之這般向著她,但這種事情是不能助長的,「雖然你是對的,是為了我,但是就像爹爹說的,你沒有證據,所以以後還是不要再提了。若她心虛,想必不會把你做的事情說出來,但若是碰上臉皮厚的,可不是我們吃虧了嗎?以後還是謹慎點好。」
  林槐之乖乖地點頭。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