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美食之金玉滿堂《二》
【5.4折】美食之金玉滿堂《二》

點點愛AL680--輕卿

會員價:
NT1305.4折 會 員 價 NT130 市 場 價 NT240
市 場 價:
NT240
作者:
輕卿
出版日期:
2017/01/17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良夫寵妻《下卷》
NT119
銷量:37
良夫寵妻《中卷》
NT119
銷量:37
隔壁那個美嬌娘《下卷》
NT125
銷量:14
世子妃吃貨日常《下卷》
NT113
銷量:27
撿來的官人《下卷》
NT113
銷量:13
撿來的官人《中卷》
NT113
銷量:13
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NT113
銷量:26
顧三娘再嫁《下》
NT119
銷量:14
顧三娘再嫁《中》
NT119
銷量:14
出牆記《下》
NT138
銷量:20
出牆記《上》
NT13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下卷》
NT138
銷量:22
京城刑獄司《中卷》
NT13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上卷》
NT138
銷量:22
黛妝《一》卷
NT122
銷量:5
做賢妻《下》
NT114
銷量:16
寶珠二嫁《上》
NT114
銷量:5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三》
NT158
銷量:41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一》
NT158
銷量:4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戰績不凡的小王爺不愛美人愛美食,
軟萌廚神一朝穿越夜市擺攤謀生計,看小廚娘如何料理美男,
讓他甘願伏低做小,也要將她寵上天。
這是輕卿筆下一個小廚娘拿下高富帥的勵志故事!


君騫煜十六歲出宮開府,皇后給他賜了兩名美人,他把她們安置在後院,
還沒怎麼著,兩人就先暗自鬥上了。君騫煜一心好武,
開府前就被皇上扔到軍營,即使回京之後也很少待在府裡,
大部分時間都是混在軍營裡。
偶爾回家一次,就聽說兩名美人為了陷害對方而做的那些腌臢事,
一怒之下把兩名他碰都沒有碰過的美人給送到鄉下的莊子裡去,
礙於皇后的面子不能把她們賣掉,只能遠遠地送走,眼不見為淨。
對君騫煜來說,女人就意味著麻煩,最好是一輩子不要沾惹上的東西。
可像甯溪這樣單純的腦子,留在京城裡,只怕會被那些滿心城府的女人,
吃得連渣都不剩,他又捨不得趕她走,真真是拿她沒辦法。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考場裡陸續有考生答完題交了考卷走出來,甯溪看得心急如焚,萬一那個陷害她的人也交了卷走掉怎麼辦?這麼想著,忍不住焦急地在門口直轉圈圈。
  考場裡另一個考官乙注意到她的異常,抬起頭來看了幾眼,突然臉色微變,急急走到方才抓住甯溪的考官甲面前,低聲道:「這個女孩子莫不是走了京兆尹黃大人的關係插隊進來考的那個?」
  考官甲仔細想了想,猛地一拍額頭,「糟糕,我方才怎麼沒想起來。」站起來朗聲道:「考完的考生全都不要離開,先到隔壁候著。」
  那些出來的考生都覺莫名其妙,但也只能乖乖地等在一旁,待人漸漸出來得多了,也開始竊竊私語議論起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一個長得胖乎乎的考生說:「我考過四次了,前三次都是交了卷子就能走的,還沒試過像這次這樣全都得留下來的。」
  眾人一聽都哈哈大笑,「就你這樣,還是省點兒力氣吧,反正再考也是考不上的。」
  那胖考生急了,「你才考不上呢,你全家都考不上。」
  甯溪聽著也不禁莞爾,原本焦躁的心情也放鬆了些。
  待考試時間結束,兩名主考官收齊了卷子,其他人的先放到一旁不管,先找出甯溪的那一份,字跡端正、卷面整潔,讓人一看就覺得賞心悅目,細細一看之下,發現她答得也很好,甚至比那張小抄上的內容還要詳盡得多,考官乙道:「從這卷子上看,還真不像是一個會作弊的人能答出來的。」
  考官甲沉吟道:「單單是這樣,也並不能說明她就沒看過這張小抄了,我們既然身為主考,就要秉公辦事,不管她有什麼後臺,既然如今在我們的手下,就要照章辦事,絕不能容許弄虛作假之輩從我們的手下輕易地過去了。」
  考官乙道:「我倒有一個法子,我們只管把那甯溪喚過來,看她能不能背出答案不就行了嗎?」
  考官甲道:「沒錯,就這麼辦,咱們再考她一考,如果她真能倒背如流,那我們也不致於就埋沒人才了。」
  於是喚了甯溪過去,把考題打亂了一道道地考她,甯溪面帶微笑,侃侃而談,那兩考官既做這一行,其實對廚藝一道也是很有見地的,沒想到聽甯溪這麼一講,連原先以為簡單至極的東西,都聽出了一點新意來,頓時很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不是在考甯溪了,而是不停地提出自己一些了解得不太透徹的問題,大家一同探討,竟是越來越興致勃勃,不知不覺間講了一個多時辰都還不自覺。
  終於有個小吏走了過來,「兩位大人,那些考生已經等了許久,不知道大人留著他們是有什麼事?」
  兩位主考官這才反應過來,外面還一堆人等著呢,朝甯溪拱一拱拳道:「甯姑娘,今日跟妳談這一場,真是勝讀十年書啊,我們相信,以妳這樣的水平,絕不致於這麼簡單的考試還要帶小抄的,請妳放心,這件事無論如何我們會還妳一個公道。」
  「那就多謝主考大人了。」
  兩位主考官找了幾個小吏,準備把外邊的考生一個個單獨審問,務必要找出究竟是什麼人陷害甯溪,這時,人群中忽然高高舉起了一隻手。
  順著大夥的目光,甯溪看到了這隻手的主人,是個白白淨淨的小伙子,只是稍微瘦削了些,倒不太像是學廚的,一身青布短衫已經洗得很舊了,乾淨妥貼地穿在身上,見眾人都看著他,還未說話臉就先紅了。
  考官甲沉著臉問:「你叫什麼名字,有何話要說?」
  小伙子明顯是有些害怕,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小聲道:「小人馮志海,我看、看見了是誰扔的紙團。」
  「快說,究竟是誰?」
  馮志海悄悄抬頭看了一眼身側,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身高八尺的壯漢,那五大三粗的模樣,一個人能頂他馮志海三個,那壯漢狠狠瞪了馮志海一眼,嘴角抽了抽,臉上的橫肉隨之抖了兩下。馮志海嚇得趕緊低下了頭,壯著膽子飛快地用手指指了一下身側的壯漢,「就是他。」
  那壯漢一手就抓住馮志海的衣領把他拎了起來,「臭小子,敢胡說八道,信不信老子你捏死你就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
  「大膽!」考官甲一拍桌面,「光天化日之下豈容你隨意傷害人命,快點把人放下。」
  那壯漢才哼了一聲,扔一隻小雞似的把馮志海給扔了下來,馮志海趔趄了幾步才站穩了身子,「大人,考試的時候小人就坐在此人旁邊,親眼看見他趁考官們不注意的時候扔的紙團,絕非胡言亂語,小人、小人願以此次考試的成績擔保。」
  「老子說沒有就是沒有。」那壯漢死活不肯承認。
  「看來不用點刑你是不肯說實話了,來人啊,刑具伺候。」考官乙喝道。
  那壯漢看似強硬,一看見那黑沉沉的笞杖,竟一下子就慫了,撲通跪了下來:「大人饒命,小人願招,那、那紙團確實是小人扔的。」
  甯溪氣道:「我與你素不相識,為何要陷害於我?」
  壯漢道:「我只是收人錢財,替人辦事,並非是故意想要陷害妳的。」
  「那究竟是什麼人想要害我?」甯溪追問,她自問並沒有得罪什麼人,怎麼最近好像事事都被人針對似的?
  那壯漢一梗脖子,「我不知道。」
  考官甲又是一聲怒喝:「好大的膽子,來人,給我先打二十大板。」
  壯漢馬上磕頭道:「大人饒命,小人確實是不知,昨天夜裡,小人正在屋裡喝酒,突然聽到聲響,好似有人扔了什麼東西到小人家的院子裡,當時小人還以為是有人故意捉弄,追出去罵了兩句,不意腳下差點被一包物事絆倒,撿起一看,居然是一包銀子。
  好傢伙,那包銀子足足有二十兩之多,裡面還附著一封信,信裡寫著,只要小人在考試的時候把這張紙扔到一個名為甯溪的考生身上。只要她被考官抓著,判了作弊,就算事成,事成之後還會給小人二十兩銀子,小人一時財迷心竅,想著此事對小人並無壞處,便、便才有了扔紙團的事。大人,小人所說句句屬實,絕不敢有半句隱瞞。」
  考官甲看著甯溪道:「甯姑娘,看來此人所言非虛,至於是什麼人有心陷害於妳,本官恐怕也是幫不了妳了。」轉頭又朝那壯漢厲聲道:「你罔顧考場紀律,意圖陷害他人,現判你刑拘十日,罰銀二十兩,半年之內不得再參加廚師考核,你可有異議?」
  壯漢忙磕頭道:「大人饒了小人這一遭吧,小人只是一時糊塗,以後再也不敢了,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小兒,您不讓小人考廚師牌,小人無法養活家人啊,大人。」那些官差可不管他的呼喊,早把他押著下去了。
  甯溪走到仍害怕得發抖的馮志海面前,「方才真是多謝你挺身而出了。」
  馮志海的臉紅了,「不、不客氣,這是應該的。」
  「我叫甯溪,在正陽街開了一家雙溪樓,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或是剛才那人以後如果要來找你的麻煩,你都可以來找我。」甯溪道。
  「好的,謝謝。」馮志海連連點頭道。
  原本上午考完筆試之後,考生可以先回家休息,下午才來考做菜的,可出了這樣的事,耽誤了不少時間,索性大家連中飯都沒時間吃了,直接開考下半場。
  下午的考核其實更簡單,先是抽籤,確定參加考試的順序,甯溪正好抽到了馮志海的後面,見他一直很緊張,便鼓勵道:「別害怕,只要把平時師父教你的都記熟了,不會考不過的。」
  馮志海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沒有師父,都是自己胡亂學的。」
  「啊?」這次輪到甯溪吃驚了,「怎麼會沒有師父?」
  馮志海黯然地告訴甯溪,他自小就去酒樓當學徒,只是性子比較內向、膽小,一向不討人喜歡,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被人使喚著幹一些雜活,從來沒有大廚願意教他真正的本領,他只好在忙碌之餘,悄悄地東學一點、西學一點。
  本來他也沒想著能來考廚師牌的,沒想到前些日子他寡居多年的娘親突然一病不起,看病需要許多銀子,當學徒的他根本就支付不起,這時他的一個遠房表舅開了一家小餐館,對他說只要他能考上廚師牌,就讓他到餐館裡去幹活,他這才動了心思,來考一考試試的。
  甯溪嘆道:「原來是這樣,那你剛才還願意用你這次考試的成績來為我擔保,可真是難為你了。」
  馮志海摸著後腦嘿嘿笑道:「當時一時義憤,也沒想那麼多。」
  「不管如何,總之是多謝你。」甯溪覺得,馮志海這人雖然太過靦腆,但為人卻是不錯的,往後如果能有她能幫得上的地方,還是要盡量還了這個人情。

  ◎             ◎             ◎

  抽完簽排定順序之後,還有一輪抽籤,這次抽的是考題,每人將抽到一道菜名,材料任選,只要當著五位考官的面把這道菜做出來,並且整個操作過程和最後成品的味道都得到五位考官的認可之後,就算是通過了這次考試。
  甯溪抽到的是炒菜心,不由有點驚愕,怎麼這麼簡單?不過轉念又想,廚師考核是要成為廚師最基礎的一關,自然考的都是基礎的東西,抽到炒菜心這種題目也不足為奇。
  奇怪的是比她先去抽題目的馮志海卻一臉苦相,便好奇地問:「你抽到的是什麼?」
  馮志海把手中的字條展開給她看,「炒豬腰。」甯溪一看就笑了,看來考題裡出的都是一些急火快炒的菜,也是啊,參加考試的人那麼多,如果個個都用花上一兩個時辰的話,那主考官們晚上都不用回去睡覺了。
  只是不明白他一直搖頭嘆氣是為什麼,「怎麼了,有什麼難處嗎?」
  馮志海苦著臉道:「豬腰子這東西腥臊得要命,根本就無法入口,完了,今天的考核,我注定是無法通過了。」
  「你沒學過如何料理豬腰嗎?」
  「沒有啊,這東西一般人都不吃的,我也從來都沒看酒樓裡的師傅做過,誰知道會這麼倒楣,抽中了這個題目。」
  甯溪道:「別急,我告訴你一個法子,做出來的豬腰肯定不會有腥臊味的。」
  馮志海登時興奮起來,「什麼法子?妳快說。」
  排好順序的考生五人一組依次進去考試,甯溪他們的號碼排在中間,大概還有兩組人才能輪到他們。甯溪快速地告訴馮志海,「你拿到豬腰之後,豎著從中間剖開,記著,千萬不能橫切,你會看到中間很多白色的筋膜,這些是其腥臊味的主要來源,必須用尖刀完全剔除乾淨才行,就連白筋旁邊暗紅色的地方也要剔掉,這一步千萬不能著急,一定要細心地剔除乾淨。」
  「好,我記著了。」
  「然後切花刀,再切成小塊,用清水漂洗至無血水流出,再在清水中加入適量的白醋和麵粉,把豬腰浸泡至發白,再撈出沖洗乾淨,最後一步,用薑蔥汁、料酒和胡椒粉、鹽拌勻後醃製片刻,再用來炒的話保證就不會吃出任何腥臊味了。
  還有炒的時候最好用麻油,火要猛,把麻油爆得生煙,下豬腰,翻炒一兩次,下薑絲、鹽和米酒即可裝盤,你最好把要加入的配料事先調配好,這樣就不會耽誤了工夫把豬腰炒老了,就按我說的做,保證你能過關。」
  「真是多謝妳了,甯姑娘。」馮志海感激地說,突然又想起了什麼,有點為難地問:「那個花刀,我不知道該怎麼切。」
  甯溪真的很想告訴他,就你這水平,真的還不適合來考廚師牌,可看他著急的模樣,又有點兒不忍心了,「算了,你過來,我跟你說。」正準備把左手當成豬腰,右手當成菜刀,比劃給他看怎麼切花刀,忽聽前邊有聲音傳來,「二十到二十五號考生,準備去選取材料。」
  匆忙之下,甯溪也無法細說,只匆匆說道:「你在切開的面上橫豎劃上幾刀,不要切斷,然後再切成小塊就可以了。」也不知道他究竟聽懂了沒有。
  進了考場就再顧不上別人了,五個灶臺一字排開,考官的座位在前面,稍微高了一個臺階,每個考生的一舉一動,都在考官的目光之下,無所遁形,甯溪是見慣了大場面的,自然不會緊張,抽空還看了看身旁的馮志海,見他雖然有些緊張,仍是按著她所說一板一眼地處理著他的豬腰,便放心地回到自己手頭的工作上。
  菜心只要最嫩的幼莖和花的部分,洗淨備用。甯溪還選了一小塊肥肉,切成薄片,先在鍋裡熬成豬油渣,用油渣之葷來激活菜心之素,這樣炒出來的菜心比用素油炒的又多了一份香氣。
  待油開始冒輕煙的時候放入少許的糖和鹽,再抖入幾滴紹興酒,菜心下鍋急翻快炒,翻炒片刻即可上碟,講究的就是一個快字,如果稍有遲疑,那菜心馬上就會變老,口感也會差上許多了。
  五位考生之中,甯溪的動作是最快的,她端上來的菜心,條條身段均勻,青翠欲滴,一口下去,清甜爽口,鮮嫩得沒有一點渣滓,五位考官都吃得讚不絕口,一眨眼的工夫,一碟菜心居然一條不剩都被吃完了。吃完還不住感嘆,沒想到來考廚師牌的也有這樣的高手,跟平常那些剛出師的學徒相比,水平實在是高太多了。
  吃完之後才想起評分一事,不約而同地都給了甯溪最高分,甯溪下去的時候,正看見馮志海的炒腰花端了上來,甯溪看了一眼,腰花居然切得不錯,吸一口氣,很好,並沒有腥臊味,悟性不錯,甯溪心裡暗暗給他點了一個讚。
  考完做菜,上午筆試的成績也出來了,在出口處有人按照兩場考試的成績核發廚師牌,甯溪也領到了屬於她的那塊小銅牌,上面刻著姓名、籍貫,考取廚師牌的時間,還有一個編號,她的編號是二五九八,甯溪暗道,原來自己是這個世界上第兩千五百九十八個獲得廚師牌的人。
  馮志海也拿到了廚師牌,出來之後自然又是對甯溪千恩萬謝,好不容易打發了他,便回去了。

  ◎             ◎             ◎

  回到雙溪樓,大夥兒像迎接大功臣一樣出來迎接甯溪。
  孟雙雙首先跳上來挽著她的手臂,「怎麼樣、怎麼樣,考得怎麼樣?」
  甯溪捏捏她的鼻子,「難道妳還不相信我嗎?」
  安明月道:「我就說嘛,甯溪絕對沒有不通過的理由啊,對了,甯溪,妳今天考試做的是什麼菜?要不做出來給我們品評一下?」
  「炒菜心,要吃嗎?」
  安明月失望道:「不會吧,就這麼簡單?好歹也要有點肉啊,不過沒事,以甯溪的手藝,就算是煮碗白水,也比別人煮的好喝呀,走吧走吧,咱們去炒菜心。」
  見大家都那麼有興致,甯溪索性做了一大桌菜,全當是慶賀一下了,結果吃得個個都挺起了肚子,癱在椅子上都不想動彈了。
  甯溪回歸,雙溪樓的士氣大漲,生意是越來越好了,只是王東平偶爾還會看著對面大門緊閉的品鮮居,感嘆一下袁富貴去了哪兒,如今也不知道過得如何。
  這一日負責採買的小管事從外邊回來,還顧不上喝口水,急急忙忙地先找到了孟雙雙,「孟姑娘,您看這個。」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張折疊著的黃紙。
  孟雙雙打開一看,原來是齊王府張貼的黃榜,上面寫著,半個月之後齊王妃生辰,齊王府要舉辦一個美食大會,廣邀天下大廚,如果有誰能做出一道讓王妃食慾大開的菜餚,賞金千兩黃金。
  孟雙雙盯著最後賞金千兩黃金幾個字,咕咚吞了一下口水,「這簡直就是變著法兒給咱們甯溪送錢來了啊。」
  孟雙雙在後廚找到正在跟榮大全一起嘗試新菜式的甯溪,啪地一下把那張紙拍在她的面前,「甯溪快看,賺錢的機會又來了。」
  甯溪笑道:「現在雙溪樓賺的錢還不夠妳花的呀?又來慫恿我賺錢,行了,妳上帳房那兒支一百兩銀子上街買衣裳去。」說罷還是拿起那張紙仔細讀了一遍,「美食大會啊,妳怎麼知道我一定就能贏得這千兩黃金?」
  「那當然啦,如果連妳都不能贏,哪裡還有誰能贏的?」孟雙雙大言不慚地說。
  甯溪想了想道:「奇怪啊,這美食大會不說請什麼評委,就光讓王妃食慾大開這一個條件?榮大哥,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不?」
  榮大全神神祕祕地道:「妳這可算是問對人了,一般人還真不會知道為什麼呢。」
  孟雙雙不滿道:「那你快點說呀,賣什麼關子。」
  榮大全特地到小廚房的門外看了看,又掩上門,這才跟他們說了起來。
  這事兒還得從十五年前說起,十年前京城裡出了一場亂子,總之就是一個叫做青龍教的江湖組織犯上作亂,鬧得風聲鶴唳、人人自危,當時齊王奉命平亂,在京郊的一處莊子裡圍捕青龍教首腦,那一場惡戰哪,據後來清理戰場的人說,將那莊子裡的土掘起一尺之後,下邊都還是紅的,全都被血浸透了啊。如今這事兒可是一大禁忌,一般不讓人隨意提起的,漸漸地年輕一輩的也都不知道有過這事了。
  聽得甯溪和孟雙雙兩人捂著嘴巴直呼可怕,後來還是甯溪回過神來,「那這與王妃又有何干呢?」
  榮大全道:「沒什麼關係呀。」
  孟雙雙道:「呿,那你說來幹嘛?」
  榮大全接續道:「話說那場大亂之後,突然王妃就患了不能吃東西的病了,不管是什麼東西,只要一入口馬上就會嘔吐出來,只勉強能喝下一點兒水,王爺為此,多年來一直四處搜羅廚藝名家來給王妃做菜,可不管是多有名的大廚,硬是從來都沒有喚起過王妃的食慾。
  類似這樣的美食大會,這十五年來,齊王府辦了沒有十次也有八次了,這賞金也是一次一次地加碼,從原來的一百兩黃金加到現在的一千兩,可事實上卻是從來都沒有人能真正拿到這筆錢。」
  孟雙雙奇道:「照你這麼說,王妃這十五年來都沒吃過什麼東西嗎?那她是怎麼活下來的?」
  榮大全瞪她一眼,「王爺為了王妃遍請名醫,如今常住在王府的名醫也有五六個,聽說近些年王妃的狀況倒是好了些,勉強能進些湯水了,不過也只是吊著性命罷了。」
  孟雙雙聽完嘆了口氣,「這麼說來,王爺對王妃也算是情深意重了啊,不過齊王妃日日面對美味佳餚卻什麼也吃不下,這個王妃當得也當真是沒意思啊。甯溪,看在那個齊王世子也算幫過咱們不少忙的分上,妳就想個法子,讓王妃恢復食慾吧。」
  甯溪心想,王妃這病放到現代來說,就是厭食症了吧,可是這個厭食症該怎麼治,她還真是沒什麼概念,不過這些年來齊王遍請名醫,應該是可以想的法子都想過了吧,她身為一個廚師,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從廚藝著手,做出真正能打動人心的美食了。
  可是具體要做什麼,哪怕她滿腦子的中外美食,如今也是一籌莫展。
  孟雙雙還在期待地看著她,「怎麼樣啊,甯溪,想好要做什麼了嗎?」
  甯溪苦笑,「妳還真當我是神仙啊,整整十五年來,這天下多少大廚給王妃做過菜了?他們全都辦不到的事,難道獨獨就我一個能辦到?」
  「可是我覺得甯溪妳跟旁的大廚都不一樣,妳一定能辦到的。」
  「妳見過多少大廚了就敢說我跟別人都不一樣?好了,我盡量就是了。」
  這時有人敲門,「甯東家,外邊有人找。」
  甯溪出去一看,原來是馮志海,「馮大哥,你找我?」
  沒想到馮志海撲通一聲就跪下了,「甯姑娘,求求妳,一定要幫我這個忙,否則我實在是活不下去了。」
  嚇得甯溪趕緊連拉帶拽地把他弄起來,「有話好好說呀,怎麼的就活不下去了?」
  馮志海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地告訴甯溪,原本答應開了飯館就請他去當廚子的表舅家的飯館開不成了,他既沒有經驗也沒人脈,找不到願意請他的飯館、酒樓,他娘親為了看病欠了不少銀子,原本人家見他有活幹,也還不說什麼,現在見他們家沒了銀子的來路,一個、兩個都找上門來逼債了。
  走投無路之下,想到甯溪曾說過有了難處可以來找她,便厚著臉皮找過來了。
  甯溪嘆了口氣,「行,你就留下來吧,以你現在的水平,上灶還是不行,就先在廚房裡幫幫忙,學點兒東西吧。」
  馮志海激動得又一下跪了下來,連連磕頭,「謝謝、謝謝甯姑娘。」
  甯溪連忙閃開,雙溪樓裡跟她相處慣了的都知道她最討厭這一套。一旁的人便拉起他,「你要感謝甯東家,只管好好幹活就是,以後別動不動就跪來跪去的,甯東家不喜歡這樣。」
  甯溪想了想,道:「你先去找帳房預支五兩銀子給你娘看病,這些錢以後慢慢地從你的月錢裡邊扣,你也不忙著來上工,好好照顧你娘,等她病好了再過來吧。」
  馮志海猛地抬頭看了一眼甯溪,眼睛裡似乎有什麼一閃而過,雙手握拳欲言又止,不過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只道:「不用了,我明天就可以來上工,我娘有隔壁好心的鄰居幫忙照看著,如今有了銀子請大夫,一定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那也行吧,明天你來之後直接去廚房找榮大廚,讓他給你安排一下該幹些什麼。」
  孟雙雙奇怪地問:「甯溪,這人是誰啊?怎麼妳說留下就留下了?」
  甯溪告訴她,「這是我在考廚師牌的時候認識的,性子雖然綿軟了些,但人品還是不錯的,在廚藝上的悟性也不錯,現在遇上困難,我們既然能幫上忙,就幫一幫吧,也算是結點善緣。」
  孟雙雙點頭道:「沒錯,想當初咱們初到京城的時候,也是舉目無親,多虧了有好心人幫忙。」
  甯溪想了好些天,始終無法敲定用來參加美食大會的菜式,認真想想,她比這個世界其他廚師強的,無非是肉菜做得好而已,可是王妃多年不思飲食,如果做的大魚大肉,別說她肯定不想吃,就算吃下去腸胃也受不了啊,可要說到素菜,這十五年來,無數大廚向王妃獻過菜,還有什麼是沒做過的呢?要不做開水白菜?看起來清淡至極,實際上卻是暗藏乾坤。
  榮大全說,這些年的美食大會,他都有去參加,因此別人做過什麼,他大抵都是知道的,甯溪決定,做一道開水白菜給他嚐嚐,看看是否有勝算。

  ◎             ◎             ◎

  所謂開水白菜,工夫就在這開水上,看起來清澈透明,像是白水,實際上卻是費了大工夫熬製的頂上湯。頂上湯需要有雞、豬火腿和瑤柱,甯溪曾費盡心思四處打聽,但這個世界似乎還沒有火腿這種東西,如今就算現醃製也來不及了,只好將就著不用了,幸而瑤柱還是有的。
  雞是選用老母雞,豬要豬大骨、豬脊髓骨和瘦肉,瑤柱選用幹身大個的,先用沸水焯過,再放到大瓦煲中,煮沸後小火熬煮三個時辰。
  熬製上湯的方法甯溪也教過榮大全他們,最重要的是要有耐心,一定要小火熬煮,保持湯面上出現多個上下翻滾狀似菊花的水花則是最好的。千萬不能用大火熬煮,也不能中途加水,不然的話,湯水會變得渾濁,也會改變原味。
  上湯熬好之後,還要提煉清湯,先把肥油、浮沫撇淨,加入薑、蔥和紹酒,微火熬,再加入少量川鹽。豬肉和雞胸肉分別剁成肉茸,上湯煮開後,先把豬肉茸投入湯中,不斷攪動,等肉茸隨湯裡的泡沫一同浮起,再打撈乾淨,反覆幾次,等湯變得清了,再放入雞茸,依前法一次次撇淨浮沫,直到湯色碧清,才算是把這清湯給準備好了。
  最後把焯過水的大白菜過冷水,放入盛著清湯的碗裡,上籠蒸至入味,一道開水白菜便大功告成了。
  早在甯溪在小廚房裡煮湯的時候,幾個吃貨就聞香而動,早早地候在外邊兒了,等她把這盆開水白菜端出來,都不用出聲招呼,榮大全、孟雙雙、安明月幾人就乖乖地拿了碗筷坐在桌旁,就連在一旁幹活的馮志海,也忍不住悄悄伸長了脖子看她做了什麼。
  甯溪見他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不由好笑,朝他招了招手,「過來一起吃。」
  馮志海立刻紅了臉,「不、不用了。」
  孟雙雙喊他,「讓你過來就過來,在那邊磨蹭什麼?在我們這裡,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樣,不須這麼客氣的。」
  馮志海這才靦靦腆腆地走了過來。
  安明月不喜道:「好好兒的你喊他過來幹什麼,本來就不夠吃了,還得分他一點。」
  孟雙雙白她一眼,「妳道甯溪為什麼老不教妳廚藝?就因為妳這小氣勁兒她看不上,別看這小子新來的,人家那股子勁兒妳就比不上,瞧人家那黃瓜切得多好。」
  安明月不屑道:「切得好有什麼用,還不得叫我一聲師姐。」
  榮大全不耐道:「好了好了,你們就少說兩句,看看甯溪究竟做了什麼好吃的?」
  把盆上的蓋子拿開,只見裡面就一盆清湯,平平無奇臥著一棵大白菜。
  安明月失望道:「不是吧,妳忙活了大半天,就用清水煮了一棵白菜呀。」
  孟雙雙用筷子戳了戳,「就算是白菜,那也是甯溪做出來的,不試一下怎麼知道好不好吃。」只見那白菜蒸得綿綿軟軟的,挾起一塊菜幫,雪白之中帶著一層溫潤的光澤,如同羊脂白玉一般。
  放入口中,只覺軟糯香滑,一層層的滋味突然就在舌尖上綻放開來,孟雙雙猛地睜大了雙眼,「天,這麼豐厚的味道真的只是煮白菜嗎?」
  榮大全不像她們那麼多話,早就自顧自地品嚐著,吃到陶醉處,還搖頭晃腦起來,「好,實在是好,誰能想到這小小的白菜之中,竟能大有乾坤呢?」
  馮志海激動地道:「甯姑娘,這道菜就是妳打算在美食大會上做的嗎?」
  甯溪暫且先不回答他,只看著榮大全道:「榮大哥,你說這道菜會引起齊王妃的興趣嗎?」
  榮大全面露凝重之色,認真想了想道:「難說。」
  孟雙雙不服氣,「怎麼不行了?你還見過誰能把白菜做得如此極致美味的嗎?」
  榮大全道:「雖然這白菜是美味,但你們倆初見到的時候,不也是失望地說只是一棵白菜嗎?要知道王妃本身就對食物毫無任何興趣,這道菜在外觀上並沒有太多吸引人的地方,如果吸引不到王妃開口去品嚐,她又如何會得知此菜的妙處呢?」
  甯溪嘆道:「榮大哥說得有道理,但是患有厭食症之人,本來對食物的味道就很容易反感,要想做出一道食物,色香味皆能讓王妃滿意的,真的是不容易啊。」
  孟雙雙拍著甯溪的肩膀安慰她,「沒事的,甯溪,妳再想想,一定可以想到一道合適的菜餚的。」
  甯溪問榮大全:「榮大哥,您知道王妃在失去食慾之前最喜歡吃什麼嗎?」
  榮大全悶頭想了想,「當時我年紀也還不大,並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師傅當年也在齊王府,好像聽他說過王妃喜歡吃竹筍。」
  「竹筍?」孟雙雙突然一拍桌子,「我想起來了,今天早上廚房買了些玉指竹筍,一根根只有手指頭那麼粗細,看起來特別脆嫩可愛,我還想問問甯溪可以怎麼做呢。」
  甯溪笑道:「妳這個小饞貓,肯定又饞了吧,玉指竹筍可是個難得的好東西,既然買了,晚上便做個雞髓筍給你們吃吧。」
  「雞髓筍?這又是個什麼菜?」孟雙雙問。
  「到時妳便知道,先幫我把竹筍準備好,再準備一塊上好的雞脯肉和兩個雞腿,我遲點就開始做。」
  「我去準備吧。」馮志海說完,馬上就跑了出去。
  孟雙雙呵呵一笑,「這小子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積極了?」
  榮大全想了想道:「我覺得這小子有點兒心術不正。」
  甯溪奇道:「榮大哥怎麼會這麼說?」
  「這幾天他幹活經常都在廚房裡磨磨蹭蹭的,我仔細觀察過,原來他是在偷看別人做菜。」
  甯溪鬆了一口氣,「沒事的,榮大哥,你知道我這兒不在意這個,只要不耽誤你給他安排的工作就行,他要真能學會那是他自己的本事。」
  既然甯溪都這麼說了,榮大全也不好再說什麼,大家也就散開,各自去幹自己的活去了。
  沒多久馮志海把甯溪所需要的原材料都找齊了來,搓了搓手道:「甯姑娘,我可以留下來幫忙嗎?」
  甯溪看他興奮的樣子,便點了點頭。
  買來的玉指竹筍挑選十二根大小一致,品相完好的,漂洗乾淨之後,將竹筍豎著剖開剔去筍心,放入開水鍋中滾透。甯溪一邊忙著一邊吩咐馮志海,「你幫我把雞脯肉去皮去筋之後捶成雞茸。」
  馮志海應了一聲,歡快地忙活起來,甯溪繼續把滾透的竹筍放入上湯之中煨製入味。
  雞腿剔除腿肉,用刀背將雞腿骨敲散,小心地用竹籤取出骨髓,加黃酒、薑汁和糖滾透,去掉腥味,再換清湯煨透。
  馮志海把他捶好的雞茸拿給甯溪看,「妳看這樣可以不?」
  甯溪接過來,「可以了。」在雞茸中加入清湯、蛋清、鹽和蔥油,讓他順著一個方向使勁攪拌均勻。
  雞骨髓煮好後切成大小均勻的條狀備用,甯溪把攪拌好的雞茸逐個在筍心內抹平,呈散開狀地在碟中拼成一朵花的形狀,筍尖上點綴雞骨髓,而在筍底部點綴上去梗的香菜葉。
  「真好看。」馮志海由衷感嘆。
  「快做好了,你看看他們的晚飯做好沒有,做好了待會我們端出去一起吃。」甯溪隨口吩咐。
  馮志海應了一聲,腳下卻遲遲不肯挪動腳步,甯溪看了他一眼,明白過來,「行,讓你看完再說,像你這麼好學,看起來不出兩年,也能成為我們雙溪樓的頂梁柱了。」
  馮志海臉上一紅,「甯姑娘過獎了,妳不嫌棄我就好。」
  甯溪在擺好盤的竹筍上淋上清湯,入籠屜中蒸了片刻便即取出,原湯汁入鍋,調好味後用粉漿勾薄欠,淋上雞油,然後均勻地澆在竹筍上,一碟色香味俱全的雞髓筍便做好了。
  正好大廚房那邊也已經把晚飯做好,大家正在輪班吃飯,甯溪讓馮志海把這碟玉髓筍端了過去,請幾位大廚和孟雙雙、安明月等人一起嚐了,大家一致認為這道菜極好,不但味道好,賣相也足夠精緻、清雅,用來敬獻給王妃是最合適不過了。
  既然大家都認為好,甯溪也就決定了用這道菜來參加美食大會,據榮大全說,齊王府歷年來舉辦美食大會,對京城的人來說,已漸漸偏離了齊王的初衷,把這當成了全天下美食匯集的盛會了,因此去參加的老饕不少,而且都是位高權重很有說服力的。甯溪想,就算她的菜不能引起齊王妃的食慾,但能得到這些老饕的一句好評,對雙溪樓來說,就已經是極好的宣傳了。
  不過她今天只是試做,所用的雞肉都是普通的,要想做出最好的效果,原料需得精挑細選,而且那雞腿骨的骨髓,還得選用烏雞的腿骨為佳。
  「你們可知道哪裡可以買到烏雞?」
  「烏雞?」大家齊齊搖頭,沒聽說過。
  甯溪耐心解釋道:「就是全身的羽毛通體雪白,而骨肉卻是黑色的,可有見過?」
  最後還是榮大全見多識廣,「我想起來了,這樣的雞確實是曾有人賣過,可是由於骨肉都是黑色的,敢吃的人不多,就算價格便宜也賣不出去,漸漸也就沒什麼人養了,如今在市面上也見不著了。」
  甯溪惋惜道:「烏雞養血益腎,最是滋補,怎麼就沒人懂得吃呢?榮大哥,可不可以幫我打聽一下,曾有什麼人養過烏雞,我想去問問,說不定還有人還留著呢。」
  榮大全道:「如今養雞養得最多,品種最齊全的,莫過於楊家在京郊車田嶺上所開的車田養雞場了,如果說還有誰會留著烏雞的雞種,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兒了。」
  甯溪興奮地道:「太好了,雙雙,幫我去請輛馬車,我這就去看看。」
  孟雙雙一愣,「現在?天都快黑了呀。」
  甯溪呵呵一笑,「對喔,那明天再去吧。」
  「好,我跟妳一起去。」孟雙雙高興道。
  榮大全忙道:「我也去,車田嶺路途遙遠,馬車得走上大半夜,今晚恐怕還得在外過夜,妳們兩個女孩子去我可不放心。」
  「雙雙不用了,我還要妳留下來幫我好好看著雙溪樓呢,還有榮大哥,妳可是咱們這兒的頂梁柱,萬萬是走不開的,還有妳。」甯溪看了一眼一臉躍躍欲試的安明月,「我可不敢把妳這大小姐帶出去,萬一出了什麼差池,我怎麼擔待得起?」
  「那怎麼辦呀,誰能陪著妳去呢?」孟雙雙苦著臉道。
  甯溪笑道:「我一個人去也不怕呀,現在太平盛世,我走的又是官道,人來人往的,還怕會出什麼事不成?」
  一直待在角落裡的馮志海突然說:「讓我去吧,我怎麼說也是個男子漢大丈夫,能保護甯姑娘。」
  「你?」孟雙雙不屑地上下掃了他一眼,「就你這小身板兒,真遇上了歹人,是你保護甯溪呢,還是甯溪保護你啊?」
  甯溪一拍手,「好了好了,就這麼定了,馮志海陪我去,明兒一早出發。」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