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前妻不復婚
【4.6折】前妻不復婚

結婚時,夏寶娜是被趕鴨子硬上架,幸運的是, 裴新華這男人是她愛的,她想當這男人的老婆。 可惜,這男人不愛她,她的巴結討好,他視若無睹; 她的撒嬌賣乖,他嫌煩,既然焐不熱這男人, 那就離婚吧。只是她的離婚協議書竟被打回票, 因為裴新華涼涼地說,他沒想跟老婆離婚, 氣得她索性打包行李,直接離家出走,管他要不要, 反正這婚離定了。裴新華承認,他對這個老婆不上心, 但他不花心、不偷吃、沒養女人,只除了少愛她罷了, 她想要被愛,可以,只要她不離婚,她要什麼他都給。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6/12/08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前夫說:要捉逃家的前妻,先上床再說;
前妻說:要踹開霸道前夫,怎麼這麼難。


結婚時,夏寶娜是被趕鴨子硬上架,幸運的是,
裴新華這男人是她愛的,她想當這男人的老婆。
可惜,這男人不愛她,她的巴結討好,他視若無睹;
她的撒嬌賣乖,他嫌煩,既然焐不熱這男人,
那就離婚吧。只是她的離婚協議書竟被打回票,
因為裴新華涼涼地說,他沒想跟老婆離婚,
氣得她索性打包行李,直接離家出走,管他要不要,
反正這婚離定了。裴新華承認,他對這個老婆不上心,
但他不花心、不偷吃、沒養女人,只除了少愛她罷了,
她想要被愛,可以,只要她不離婚,她要什麼他都給。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還有一個小時她的生日就要過了,可是她的老公還沒回來。夏寶娜抱著抱枕坐在沙發上,看著牆上的古董鐘發呆,神情落寞。
  他一定是因為公事太多,耽誤時間了吧。夏寶娜終於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將懷中的抱枕放到一邊後,她起身打算到廚房把菜再熱一次,可是由於坐了太久的緣故,她的腳有些麻了,她輕咬著唇,一手扶著沙發的扶手,等待麻痹感退去。
  就在這時,大門那裡傳來了輕微的響聲,夏寶娜抬頭望去,眼睛倏地一亮,神色流露出無法隱藏的驚喜之意,「老公,你回來了。」
  聽見她的聲音,裴新華表情明顯一愣,因為在他的印象中,他這個妻子的作息時間一向準時,今晚是怎麼回事,居然這個時候都還沒去睡覺?但他並沒有興趣追問太多,僅是淡淡地應了聲:「嗯。」
  「老公,你一定還沒吃飯吧,你等一下我,我去把菜熱一下。」說著夏寶娜不顧自己發麻的雙腿,轉身就要往廚房走去。
  「不用,我吃過了。」他涼薄的聲音止住了夏寶娜興沖沖的腳步。
  她怔怔地轉身,怔怔地發問:「你吃過了?」
  「嗯。」
  「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忘了。」
  「我傳了簡訊給你。」雖然她想過直接打電話給他,可又怕打擾到他,只好以簡訊的方式提醒,結果他壓根沒看。
  所以,她在跟他抗議?裴新華挑著眉,睨著眼前輕咬著唇、雙眼發紅的小妻子,他的心底突兀地浮現出一絲名叫愧疚的感覺,但幾乎是迅速的,他將這莫名其妙的情緒驅了出去,有些冷硬地開口道:「我很忙。」
  夏寶娜知道,他很忙,他是一家上市業的CEO,每天都有談不完的合約、處理不完的公務,她也知道,在她老公心裡,工作永遠比她這個老婆重要,可是她只是希望他能擠出一點點時間陪她過生日而已,這樣的要求很過分嗎?
  夏寶娜用力地咬緊雙唇,拚命壓下內心的酸澀。這時,她的眼睛不經意掃過牆上的掛鐘,二十三點五十分,還有十分鐘,她眸中重燃希望的光,下一秒,她突然伸手拉住他的衣袖,看向他的眼神充滿懇求,「老公,既然你回來了,我們一起許願吹蠟燭,好不好?」
  許願吹蠟燭?裴新華顰了顰眉,發覺他的小妻子想法可真奇妙,丈夫工作到半夜才回來,她居然還想著讓他做這些無謂的事情?
  他臉色一沉,不甚高興地說:「夏寶娜,不要把每個人都想得跟妳一樣,每天都活在夢裡。」
  每天都活在夢裡?他在嘲諷她無所事事嗎?夏寶娜小臉倏地一白,沒想到這種話居然會從他口裡說出。
  結婚之前她也有她熱愛的事業,她的夢想是當一名出色的服裝設計師,認識他以後,因為他一句不喜歡自己的老婆在外面拋頭露面,她毅然辭掉自己的工作,一心一意當個全職太太,現在他居然反過來說她無所事事。
  「你是不是嫌棄我了?」夏寶娜問這話時,臉上寫滿認真。
  嫌棄?裴新華靜靜地看著她,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就沒喜歡過她,他欣賞的是成熟自信、能獨當一面的女性,而他這個妻子卻像隻軟綿綿的小兔一般,膽小又軟弱,當初若不是他媽媽逼他,他是絕不可能娶她。
  可是現在,當她睜著一雙無辜的水眸望著他,裴新華只覺得莫名的心煩,他揉了揉隱隱作痛的眉角,神情疲憊,「我累了。」
  他動了動身子,才發現她仍執意地拉著他的衣袖,表情無辜到委屈,「老公,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我可以改。」只要是他不喜歡的,她統統可以改。
  裴新華閉了閉眼,連面對她都有點困難,他要如何告訴她,不是她做得不好,而是他沒法喜歡她,所以不管她做什麼他都不會覺得好,但這些話終究太殘忍,他說不出口。
  「別鬧了,好嗎。」他工作了一天,沒精力再應對她這些刁鑽的問題。
  位住他衣袖的小手一點一點地放開,夏寶娜垂下小臉,有些沮喪地留下一句話便離開了,「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浴室裡,夏寶娜蹲在浴缸旁,一手托腮,另一隻手在水裡面劃呀劃的,心裡還在為剛才的事情耿耿於懷。
  她一直都知道裴新華不喜歡自己,但她從第一眼看見他便喜歡上了他,所以她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討喜的女人,結婚後,她更是努力學習外文,學習金融相關知識,學習廚藝、打理家事,不斷改變自己的習慣去迎合裴新華的喜好,她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了,她終有一天會得到他的轉身,他總有一天會喜歡上她的。
  可是,結婚兩年了,她的努力似乎還沒得到成果,他對自己永遠一副不冷不熱的模樣,但她不會輕易放棄的,她會繼續努力,努力讓裴新華愛上自己。
  裴新華走進浴室,看見的就是夏寶娜時而憂愁時而歡喜的樣子,有時候他真搞不懂自己這個妻子在想什麼,他對她不好,一點也不好,可她卻像毫不在意那般,在她的世界裡依然活得很開心,不過也是,她這種貪圖榮華、攻於心計的女人在乎什麼呢,她要的她已經達到了,自然不在乎他怎麼對她了。
  想到這裡,裴新華眸光倏地一冷,身子快速朝著浴缸走去,然後也不顧是不是會嚇到她,一把將她拉起,抱在懷裡,在這一刻,他的心裡傳來一絲怪異的感覺,像是滿足,但裴新華將這感覺定義為慾望,男人對女人的慾望。
  如果說夏寶娜還有一點讓他滿意的話,那就是她的身體,他很享受她的身體,每次跟她做愛,他都可以得到巨大的滿足。
  「唔……」突然被吻住,夏寶娜有些無措,小手緊緊抓住他胸前的襯衫,幾乎難以招架他突如其來的熱情。
  「閉上眼睛。」裴新華沉沉地下達命令。
  夏寶娜乖乖照做,在他高超的吻技下,她的理智漸漸走失,除了羞澀地回應著他的吻,再也做不了其他。
  「喜歡嗎?」他看著她享受的模樣,唇角的笑很冷酷。
  夏寶娜害羞地點了點頭,卻沒有勇氣睜眼看他,說也奇怪,再親密的事情兩人都不知做過多少回了,可每次他吻她,她還是會覺得特別害羞。
  「將衣服脫掉。」
  他的話讓夏寶娜倏地睜開雙眼,整張小臉紅得幾乎看不出原本的膚色,「我、我洗過澡了。」
  「那就陪我洗。」再也吝嗇多說一句,裴新華大手一扯,動作俐落地將她身上的精緻洋裝脫掉,沒有去想那衣服有多昂貴,隨手便往旁邊一丟。
  「我的衣服……」看見他的動作,夏寶娜有些心疼,那是她為了今晚特地新買的洋裝,平時可捨不得穿。
  笨,真是笨,都這個時候還想著她的衣服,她該想的是如何服侍她的老公。裴新華有些不快地想著,可當他的目光觸及她玲瓏有致的身段時,他的眼神變了,變得炙熱又專注。說真的,他這個老婆沒什麼優點,身材倒是不錯,多一分太胖,少一分則太瘦,一切都剛剛好。
  「幫我脫衣服。」說這話時,裴新華聲音嘶啞。
  「好。」被他炙熱的目光看得渾身發燙,夏寶娜垂著臉,害羞地動手解著他的襯衫鈕釦,可慾望纏身的男人卻嫌她這樣的動作太慢,粗魯第一扯,昂貴的衣物再度毀在他手上。
  裴新華一向冷靜,可每次面對她,他引以為傲的自制力總是輕易崩潰瓦解,這女人簡直是妖精的化身,讓他光是想到等下要和她做的事情,他的身子就不受控制地發熱,連慾望也很快抬頭。
  「老公……」他的急切讓她有些意外,但現在兩人都還在浴室裡頭,夏寶娜不免緊張起來,難道他要在這裡和她……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她有些興奮,又很害羞。
  可是裴新華的動作直接向她宣告了答案,他解開了她的內衣扣子,讓她渾圓高挺的雙乳完完全全曝露在他的視線之下,夏寶娜反射性要伸手去遮住,卻被他大手一擋。
  他有些著迷地看著它們,身體裡似有火苗在燃燒,全身燥熱不堪。下一秒,他低下頭,親吻她白皙又線條優美的脖子,內心抑制不住的興奮,薄唇慢慢摩挲著她嬌嫩的肌膚。
  這親暱的感覺讓夏寶娜情不自禁地輕闔雙眸,渾身不受控制地微顫著,小手略顯無力地扶著他的肩膀,心裡的熱浪在劇烈翻滾。兩年的調教沒有讓她變成浪女,但身體卻越來越敏感,每每只要他輕碰一下,她就會在他身下化為一灘水,任他予取予求。
  隨著他的唇一寸寸地開始下移,吻過她的下頜、她的脖子、最後來到她胸前的柔軟,她只覺得自己快要融化在他的挑逗下。
  忽然,裴新華張開嘴巴,含住她的其中一邊渾圓,舌頭時而繞著她上面挺立的小核轉圈圈,時而又像個貪吃的孩子一般用力地吸吮著,引來她陣陣的輕顫和聲聲低吟,「嗯……」
  裴新華抬眸看著身前因自己而動情的女人,她星眸半瞇、薄唇微啟、臉頰緋紅,模樣看起來性感又動人,他不覺更加賣力地親吻、舔吮著她的左右雙乳。大手也沒閒著,將她身上的最後一抹遮擋物也褪去,丟到一邊,然後伸手探入她的腿間,就著站立的姿勢,硬是將兩根手指擠了進去,剛一進去,他就迫不及待地抽動起來。
  「唔……痛……」夏寶娜不舒服地悶哼一聲,身體的刺痛感讓她秀眉顰起。
  「真是嬌弱。」話是這麼說,可裴新華還是不自覺減慢了速度,他將臉埋在她柔軟的胸前,時而親吻一下,時而啃咬一下,手指則始終沒有停下動作,不斷地在她柔嫩的水穴裡繼續興風作浪,執意要搗弄出她越來越多的愛液。
  「老公……」夏寶娜有些無助地低喚著他,隨著不適感的逐漸消退,她只覺得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襲了上來,讓她雙腿一陣發軟,幾乎要站不住腿,小手只得更加用力地緊攀住他的肩膀,這才不讓自己跌了下去。
  她的嗓音又甜又膩,裴新華內心一陣激蕩,只覺得自己身上的燥熱幾乎達到了頂峰,就像開始般突然,他撤出自己的手指,接著直起身來,快速地將身上的衣物脫掉,然後將她打橫抱起,往浴缸的方向走去。
  由於主人的疏忽,浴缸的水早就滿了,隨著兩人坐進去之後,大半的水都往外面流了出來,但此時此刻,沒有人會在意這些,他們在意的,是如何才能讓彼此的身體得到滿足。
  可是裴新華將夏寶娜抱進浴缸之後,他就讓她背對住他,看不見他。夏寶娜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不覺有些緊張,她微轉頭,還沒來得及出聲,只見男人的大手已經將她的身體扶起,將她擺弄成了跪趴的姿勢,緊接著,他也跪立在她身後,然後在她來不及收回的目光中,他腫脹、巨大的慾望,狠狠地刺入她溼潤、緊窒的體內。
  「啊!」強悍的占有感讓夏寶娜情不自禁地大叫一聲,一種酥麻又奇異的感覺迅速擴展開來,直至她的四肢百骸。
  同時感到歡愉的還有裴新華,他以為經過了剛才的前戲,她已經足夠溼潤才對,可是進去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女人是那麼的嬌嫩,她的蜜穴又小又緊,讓他想動一下都覺得困難,可是這樣的感覺又太過美好,讓他無法保持溫柔,事實上,他在性愛這一方面從來都算不上溫柔,他習慣掠奪,喜歡占有,唯有這樣才能讓他體會到淋漓盡致的快感。
  這麼想著,裴新華左右兩手分別捏住她兩片手感極好的臀肉,紅著眼睛,開始在她緊窒、溫暖的體內衝刺起來,隨著他的每一記深插淺出,他粗長的熱鐵總會帶出她體內透明的春液,將他紫紅色的肉棒涮得水水亮亮的,看起來淫糜又色情。
  「喜歡嗎?喜歡我這麼弄妳嗎?」他忽然伏至她身後,性感的薄唇不斷在她耳邊呵著熱氣。
  夏寶娜身子一顫,無法對他隱瞞自己的真實感受,「喜歡。」
  似乎是非常滿意她的答案,裴新華抽插的力道更大了,速度也更快了,隨著他的撞擊,夏寶娜胸前的一對豐乳前後晃蕩著,形成了一道性感的乳波。
  裴新華的眸光當下又沉了幾分,整個人被眼前的美景深深吸引著,驀地,他的長手從她腋下探向前方,握起她其中一側乳房,帶著一絲暴虐的快感,微重地揉捏起來,同時更加用力地擺動腰身,在她的嫩穴中蠻橫抽刺著,直引得女人嬌叫連連,「嗯、嗯啊……」
  「真是淫蕩的小娃。」裴新華故意用言語羞辱她,可只有他知道,他有多愛聽她的呻吟,猶如出谷的黃鶯在歌唱一般,撩撥著他的心。
  夏寶娜身子一顫,臉上的緋色更加深了幾分,她咬著唇,拚命壓抑著到嘴的呻吟。
  很快的,她的意圖被身後的男人發現了,聽不見她甜膩的嬌吟,裴新華不滿地瞇起了眼,倏地伸出一手,湊到她嘴邊,沉沉地命令道:「張開嘴巴。」
  「我……」夏寶娜方一說話,就被裴新華逮住了機會,裴新華將一根食指刺入她的小嘴,模仿著身下的頻率和力道,在她嘴巴裡快速抽送起來。
  「唔唔……」被他放浪的動作嚇了一跳,她想發出抗議的聲音,奈何嘴巴被塞住了,最後全部化為唔唔嗯嗯的呻吟,聽起來格外撩人。
  「老婆,屁股抬高一點。」
  也只有這個時候,他才會叫她老婆,夏寶娜有些苦澀地想,可身體卻仍是不知羞恥地為他臣服,她擺動著自己的腰枝,迎合著他越來越狂猛的撞擊,一下又一下,直抵達她的花心深處。
  裴新華也幾乎快被這強烈的快感逼瘋,他撤出她嘴裡的長指,改而用兩手緊扣住她纖細的腰肢,更加快速、更加深入地蹂躪著身下的美麗胴體。
  「啊……老公,我、我不行了……」夏寶娜輕咬下唇,可怎麼也無法抗拒越來越瘋狂的感覺,隨著他大力的撞擊,她猶如風中落葉,隨時有被搖散的可能,撐在浴缸邊緣的兩手因過度用力而泛白,身子傳來一陣接一陣的酥麻感,她覺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這極致的快感。
  「等我。」隨著她越來越緊窒的收縮,裴新華知道她快要到了,他咬緊牙關,像瘋了一般在她體內快速抽插著,終於在他密集的幾十下衝刺後,夏寶娜尖叫著達到了高潮。
  裴新華低吼一聲,動作迅速地從她體內撤出慾望,將大量的白色濁液全數噴灑在她的身上,完成一場情慾盛宴。
  激情過後,夏寶娜整個人無力地滑坐在浴缸裡,可是還沒來得及休息,裴新華便教她給他清洗身子。好不容易將兩人都清理乾淨,她起身打算為他取來浴袍,只是雙腳還沒走出浴缸,裴新華卻突然將她整個人抱起,不顧兩人身上未乾的水珠,直直往臥室的大床走去。
  很快的,兩個人雙雙往床上倒去。

  ◎             ◎             ◎

  「老公……」
  「閉嘴!」裴新華沉聲打斷夏寶娜,猜想她的話絕不會是自己愛聽的。
  夏寶娜不明男人的情緒為何轉變得這樣快,但她還是忍不住出聲提醒道:「我們會弄溼床單的。」
  果然,她就知道煞風景。裴新華不悅地沉著臉,為了不讓她再說些惹自己不快的話,他索性封住她的嘴,看她沒法再出聲,他的心情總算舒暢了,其實他心情不愉快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還沒完全盡興,所以他就說這女人是妖精,他遲早要被她榨乾。
  這麼想著,裴新華剛剛還半軟的肉棒現在又有了明顯的反應,他將她壓在身下,一邊吻著她的唇,一邊拉住她的手往自己胯間摸去,壓住她急欲逃脫的小手,撫在自己的慾望上,上下套弄起來。
  掌心握著又熱又硬的東西,夏寶娜不會不知道那是什麼,因為不久前那傢伙還曾在自己體內逞凶作惡呢,可是他們不是才剛做完嗎,他怎麼……
  「幫我弄。」
  他的話拉回夏寶娜有些混沌的思緒,她愣愣地抬頭看他,「我、我不會……」
  「妳不願意?」他目光沉沉的,顯然不高興她的拒絕。
  「不是……」夏寶娜趕忙搖頭,他要她做的事情,她幾時有過不願意,只是她真的不會呀。
  「上來,我教妳。」看出她的迷惑,裴新華不假思索地將她拉到床上,而自己則靠坐在床頭。裴新華朝她招了招手,夏寶娜乖乖地朝他挪了過去,她的身子剛到他那邊,就被他的長手撈了過去,整個身子往他腿上坐去。
  「啊。」夏寶娜嚇了一跳,可是真正嚇人的是男人腿間的硬物,只是這麼輕輕碰一下,她覺得它的尺寸似乎又比剛才大了一些。
  「快點!」慾望疼痛得厲害,裴新華的耐性也已經被磨光了。
  夏寶娜咬著唇,整張臉因害羞而爆紅,幸好他閉上了眼睛,不然她肯定又要被他取笑了,她知道裴新華不喜歡她在床上表現得很羞澀,但她的本性就是如此啊,根本不知要怎麼放開來。
  原本閉著眼睛的裴新華見她遲遲沒有動作,不覺更加不耐了,他睜開雙眸,不快地瞪著她,「還愣著幹嘛?」
  「哦。」不想惹他不高興,又想向他證明什麼一般,夏寶娜從他腿上滑下,坐到他身邊,緩緩地伸出手,握住他高挺、腫脹的男性利器。
  「唔!」裴新華不由自主地悶哼一聲,只是被她的小手輕輕一握,他就這麼有感覺,若是她用心取悅自己的話,「快點,動起來。」他急不可耐地想要享受那感覺。
  「好。」夏寶娜紅著臉,看他舒服的模樣,心裡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劃過,她再也顧不上矜持,開始回想著他引導自己做過的事情,握住他的慾望,開始上下輕輕套弄起來。
  「對,就是這樣,不要停。」裴新華發出一聲滿足的謂嘆,聲音沙啞得不成樣子。
  真的有那麼舒服嗎?夏寶娜不由自主地抬頭朝他看去,只見男人英俊的臉龐看起來有些扭曲,似乎在壓抑著某種情緒一樣,她忍不住低下頭去,看著此時在自己掌心中的紫紅色碩物,只見它似有生命一般,在她的撫弄下越發粗長、腫脹,看起來有點嚇人,尤其是想到這東西曾經無數次放進自己體內,她就忍不住一陣輕顫。
  「怎麼停下了?」原本閉著眼的裴新華驀地睜開雙眼,看著無故發呆的小妻子,不滿她在他正舒服的時候停下來。
  「我……」夏寶娜張了張嘴,羞得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天,她剛才竟然像個色女一樣盯著他的慾望看,他一定覺得她很放蕩吧。
  「上來。」裴新華沒有心思去猜她在想什麼,他只知道,此時此刻,他的慾望疼痛得厲害,他想要她,而且馬上就要。
  「呃……」夏寶娜愣愣地回望著他,似乎並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坐上來。」
  「不,我……」看見那嚇人的大傢伙,夏寶娜覺得自己不久前的勇氣已經用光了。
  而此時裴新華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在最歡愉的時刻她停了下來,他現在已經沒有耐性再聽她的拒絕了,下一秒,他倏地將身前的小女人拉起,然後在夏寶娜措不及防的情況,驀地捏住她的兩片臀肉左右分開,然後對準自己腫脹的慾望,猛地一壓,由下而上刺入她緊窒的花穴中。
  「啊!」突如其來的激情讓夏寶娜尖叫一聲,她扶著他的肩膀,卻仍然無法緩解被異物肆意入侵的不適感,尤其是夏寶娜才剛經歷高潮不久,這樣強悍的感覺幾乎讓她在一開始就受不了了,更別說他還捏著她的腰,要求她在他身上扭動著。
  「動起來。」他聲音嘶啞地命令著她。
  「我、我不行……」夏寶娜扶著他的肩膀,想要退縮。
  可裴新華個更快一步識破她的意圖,大手按住不讓她退開,語氣沙啞中帶著難得的溫柔,「乖,妳可以的。」
  在他的鼓勵下,夏寶娜終於放下矜持,緩緩扭動著細腰,嘗試在他身上動了一下,可是他太大,而她太小,緊密的結合幾乎讓她動彈不得,最後還是裴新華無法忍受這甜蜜的折磨,大手托起她的雙臀,讓她夾著自己的慾望上下套弄著。
  被她緊窒、溫暖的小穴緊緊地夾著,她柔軟的肉壁不時磨蹭到他慾望的頂端,讓他舒服得差點繳械投降,可是還不夠,他根本要不夠。
  這麼想著,裴新華忽然反身將她壓在床頭,將她的兩腿拉高掛在自己的肩膀上,擺動著健腰,膨脹的慾望在她溫暖、柔嫩的水穴中快意抽插,每一下都是又深又重,恨不得將她嬌弱的身子貫穿。
  「啊……嗯啊……」過於激烈的快感讓夏寶娜再也無法抑制地吟叫出聲,她只覺隨著他的每一記深入淺出,身體裡就有越來越多的水液汩汩流出,隨著他撞擊的動作,不斷響起噗嗤噗嗤的水聲,在諾大的臥室裡不斷反覆響徹,久久不散。
  夜,無限綿長。

  第二章

  前一晚的狂烈性愛讓夏寶娜累壞了,做到最後的時候,她幾乎已經暈過去了。
  她緩緩睜開疲倦的雙眼,眨了幾下,下一秒,她幾乎是彈跳一般從床上坐了起來,拿過櫃子上的鬧鐘一看,快十點了,天,她快來不及了。
  夏寶娜快速地下了床,顧不上私處痠痛的感覺,她到浴室簡單的洗漱後,走回房間換衣服,然後出門上菜市場去了。因為裴新華嘴太挑了,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東西他吃得很少,所以為了照顧好他的胃,夏寶娜每天都會到菜市場採購新鮮食材,然後趕回家,給他準備中午的便當。
  她也不記得這種習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了,只知道結婚後沒多久,她有一次心血來潮給他送便當,卻出乎意料的,裴新華沒有拒絕,所以她自那次後,便養成了每天中午給他送便當的習慣,而且只要想到他喜歡吃她煮的飯,夏寶娜就覺得特別開心。
  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夏寶娜終於在十一點半將三菜一湯準備好,家裡離他公司不遠,大概十幾分鐘的路程,時間剛剛好。
  將所有東西打點好,夏寶娜擦乾手,剛倒了杯水準備喝下,她放在客廳的手機響了,她走過去一看,是她的好朋友喬麥,「小麥。」
  「少奶奶,妳在幹什麼呀?現在才接電話。」
  「電話不是剛響嗎?」
  「拜託,這都已經是第三通電話了。」喬麥在手機另一端抱怨著。
  「抱歉,可能剛剛是我沒留意聽。」她做菜的時候總是特別認真。
  「我看是沒什麼比妳老公的事情重要。」喬麥很不客氣地戳穿。
  「對不起嘛。」夏寶娜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意識到現在還在通話中,她連忙問道:「妳找我有急事嗎?」
  「沒有啦,就是想問妳什麼時候才回店裡幫忙啊,妳走了以後,店裡的生意是越來越差了。」
  喬麥現在經營的服裝店叫私人衣櫃,是喬麥和夏寶娜大學畢業後合伙經營的,後來夏寶娜結婚了,她沒辦法繼續在店裡工作,她自己要求減少了分紅,但喬麥卻不依。
  「我不管,妳要快點說服妳的CEO,讓他點頭同意妳回來工作。」
  夏寶娜又何嘗不想呢,可她很清楚裴新華的性格,說多了只會讓他厭煩而已,「好啦,我會再問問。」夏寶娜不忍好友失望,只能這麼說。
  「那我等妳好消息了。」
  「嗯。」
  「話說回來,妳家CEO那麼有錢,妳幹嘛要當黃臉婆啦。」喬麥話題轉換之快,堪稱峰迴路轉。
  「等妳遇上妳喜歡的人,妳就明白這種感覺了。」喜歡一個人,就是想要為他做一切他喜歡的事情。
  「那我寧可不要。」喬麥是不婚主義者,看見好友這樣,她更是覺得結婚是件可怕的事情。
  「話可不要說得太滿哦。」沒遇上裴新華之前,夏寶娜也不知道自己會那麼瘋狂地愛上一個男人。
  「哼。」
  「不過我倒是滿期待看到妳墮入愛河。」夏寶娜忍不住取笑好友。
  「喂,夏寶娜,妳夠了哦。」喬麥佯裝不滿的在那邊大喊。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眼看差不多到時間出門了,夏寶娜才結束通話。掛了電話後,她又想了一下,對好友的提議也是很心動,也許她可以找個機會再跟裴新華商量看看,因為服裝設計是她真心喜歡的一件事情,她不想就這麼放棄了。
  夏寶娜來到裴新華公司的時候,剛好十二點,因為每天都會來的關係,她跟前臺的職員們很熟悉,可是今天她卻看見了一個新面孔,這時對方剛好也看了過來,不是很有禮貌地問道:「妳找什麼人?」
  「妳好,我找妳們總裁。」夏寶娜客氣地回答。
  「找總裁?」女職員用目光打量著夏寶娜,一件小清新的印花連身裙讓夏寶娜看起來像個親和的鄰家女孩,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是總裁的客戶,難道是無聊的愛慕者?想到這裡,她的態度變得更加不耐了,「我們總裁不是什麼人想見就能見的,妳還是快點走吧。」
  「我……」
  夏寶娜張了張嘴,正想跟這女職員解釋的時候,只聽見不遠處有一道緊促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她看見了平時對她很熱情的前臺職員小美。
  小美一邊喘息,一邊說道:「對不起,總裁夫人,林雪她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夏寶娜溫柔地笑了笑,並沒有責怪任何人,「她沒有做錯什麼,而且她也不認識我。」
  「真的很對不起。」只是去食堂打個飯而已,小美沒想到回來會碰見這種事情。她用手肘頂了頂新同事,示意對方趕緊道歉,可是夏寶娜已經往電梯口走去了。
  看見前輩緊張的模樣,林雪這才意識到自己闖了禍,不覺有些害怕道:「小美姐,她、她真是的我們的總裁夫人嗎?」
  「還有假的嗎。」眼看夏寶娜已經上電梯了,小美這才鬆了口氣,雖說總裁夫人脾氣好,人也善良,但人家畢竟是老闆娘啊,哪裡是她們這些人惹得起的,「妳啊,以後可長眼了。」
  「小美姐,我知道了啦。」林雪低下了頭,嘴裡仍是不解地說道:「可是她一點也不像總裁夫人,任誰都會弄錯嘛。」
  「妳還敢說,就妳剛才那態度,換成其他人早讓妳回家吃自己了。」
  見小美動真格了,林雪這才住了嘴。
  經過了這麼一段小插曲,夏寶娜到達總裁辦公室的時候,已經遲了,等在裡頭的男人早已一臉不耐,見到她,劈頭就是一頓罵,「妳跑到哪裡去了,難道天天都走的路妳還會迷路不成。」
  「不是啦,我……」夏寶娜想要跟他解釋。
  可很快被裴新華打斷了,沉聲道:「過來。」
  夏寶娜聽話地走過去,裴新華一把拿過她手中的便當盒,往茶几一放,大手將她拉入懷中,低頭就是一個火辣辣的吻。
  「唔……」沒想到會得到這麼火熱的對待,夏寶娜一下子有些驚住了,但很快的,她聽見裴新華憤怒的聲音在她耳邊再度響起,「這是什麼衣服?」旋即他將她推開一些,凌厲的目光上下掃視著她,看見她後背少了一塊的布料時,眼神變得更加不善,「誰教妳穿得這麼花枝招展。」
  這是欲加之罪,夏寶娜不覺有些委屈,「我沒有。」
  「還說沒有?」他瞇了瞇眼,俊臉湊到她眼前,大手倏地襲上她裙子後面的鏤空部分,勾唇嘲諷道:「難道不是故意誘惑我?」
  「我才不是。」夏寶娜又羞又委屈,不懂他為什麼要將她說得那麼不堪。
  「以後不許穿成這樣,我可不許人家對我們裴家說三道四的。」上不上心是一回事,既然她進了他家的門,他就不准她丟他的臉。
  夏寶娜自認沒有做錯什麼,他卻把她說得很不檢點一樣,縱使夏寶娜有再好的脾氣也不覺有些生氣了,同時又很難過,他總是這樣,無時不刻都在傷害她。
  「便當你趁熱吃,我先回去了。」說著,夏寶娜轉身就要離開。
  可裴新華卻突然伸手扯住她,夏寶娜一時不察,往身後他的懷裡跌去。他微俯下頭,貼在她耳邊說道:「怎麼,生氣了?」
  你會在乎嗎?夏寶娜幾乎忍不住要將這句話問出口,可話到嘴邊還是被吞了回去,「沒有。」
  「那為什麼急著走?」
  為什麼不走,難道留在這裡繼續被他侮辱嗎?夏寶娜別開頭,不想回答他這麼無聊的問題,可裴新華卻用兩指捏起她的下巴,頭一低,吻住了她微抿的小嘴,趁她驚呼的時候,霸道地將舌頭伸了進去,勾弄著她的丁香小舌。
  「唔……」夏寶娜低低地嗚咽著,想要掙脫,卻因被裴新華緊捏住下巴而無法動彈,來不及咽回的銀絲順著兩人的嘴角流下,形成了一道曖昧的風景。
  不久,她只覺得腿心一緊,原來是他的大手不時何時悄悄移到了她身下,一根手指沿著內褲的邊緣探了進去,挑弄著她粉嫩的私處。
  「不、不要……」夏寶娜驚得想要按住他的手,卻反被他抓住。
  裴新華將她的兩手按在身前,而他的另一手則有些急躁地扯下她的內褲,將她的身子壓向沙發的靠背,緊接著用手指挑弄了幾下,直到她越來越溼潤,他倏地拉下褲子拉鍊,上下套弄幾下,然後抵住她微溼的穴口,一挺而入。
  「不要……」他太大了,這樣的前戲遠遠不夠,夏寶娜有些難受地顰著眉。
  可是急躁的裴新華卻連一絲喘息的機會也不給她,他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捏在她的粉臀上,堅挺、硬長的熱鐵在她體內強悍地進進出出著。
  夏寶娜咬著唇,不讓自己呻吟出聲,可身體卻明顯要比理智更忠誠,在他霸道又直接的撞擊下,她的身體越來越熱,有越來越多的愛液從她體內流出,很快將兩人的交合處染得一片泥濘。
  裴新華並不認為自己是個縱慾的男人,可每次一碰到她,他總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想要將她壓在身下,狠狠地欺負。
  「叫,怎麼不叫出來?」他一邊擺動腰部抽送著,一邊命令著她。
  夏寶娜仍是咬著唇,也不怎麼的就起了叛逆之心,一來是不想每次都讓他那麼得意,另一方面是因為這裡是辦公室,就算知道沒人敢嫌命大擅闖裴大總裁的辦公室,她也不想有被別人聽了牆角的機會。
  「不乖,嗯?」聽不見她美妙的聲音,裴新華有些不滿,故意大幅度地撤出慾望,就在她以為他打算就此放過她的時候,他忽然用力地一頂,再次撞入她嬌嫩的花穴,直抵溫暖的花心。
  「啊……」再也無法抑制,夏寶娜低吟出聲。被他粗魯地頂弄著,她只覺得兩腿發軟,若不是他的手臂將她緊緊抱住,她說不定現在已經狼狽地跌在地上了。
  「這才乖。」聽見她的叫聲,裴新華內心一陣舒暢,像是給她獎賞一般,他低頭給了她一記纏綿的吻。
  「唔……」上下兩個小嘴都被他堵得死死的,夏寶娜連一絲絲的退路都沒有,只能無助地任由他帶領著自己攀上最絢爛的高峰。
  在意識跌入黑暗的前一秒,夏寶娜好像聽見裴新華壓抑的一聲低吼,緊接著是他將慾望從她體內抽離,她不由失望地想,他還是不願在她體內留下種子。

  ◎             ◎             ◎

  夏寶娜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三點多,雖然不是第一次跟裴新華在辦公室做那些羞人的事情,可每次在他的休息室醒來,她都不免為兩人大膽的行為感到不好意思,偏偏裴新華那個男人總是那麼任性妄為,做事情從來都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真是狂妄又驕傲,可她愛的又正是他的這股傲氣,真是無可救藥了呢。
  夏寶娜無奈地嘆了口氣,正打算從床上下來,卻發現自己雙腿發軟,幾乎站不住腳,下體那裡傳來的腫脹感讓她現在都還有種被他占有著的感覺,好可怕。
  其實她真的搞不懂裴新華這個男人,明明就不愛她,卻可以沒日沒夜地跟她做這些愛做的事情,有時她也很想可以跟他一樣,用力做愛,然後什麼都不要去想。
  再一次無聲的嘆息後,夏寶娜終是認命地下床了,剛剛被他拉著做那檔子事,午餐沒吃,再加上今天本來起得晚,又急著給他準備便當,她早餐只簡單地喝了杯牛奶,在接連不斷的性愛後,現在她只感覺自己的體力快要被透支完了。
  還是快點去吃點東西吧。夏寶娜這麼想著,起身到附帶的盥洗室簡單洗漱,緊接著便往休息室門口的方向走去,可是剛到門口,她就聽見了裴新華的聲音,不知正和什麼人談話,聲音聽起來是她從未聽過的溫和,興對待她全然不同的態度讓她忍不住疑惑起來,到底是誰呢?鬼使神推般,她沒有再繼續往前走,而是停靠在門口的位置偷看起來。
  那是一個高挑、美豔的美女,夏寶娜對裴新華公司的情況不熟,所以並不清楚對方到底是職員還是客戶,但從他們交談的內容來判斷的話,應該是客戶,這時她想起不久前跟婆婆逛街時,聽婆婆提過裴新華有意開發一個大型項目,目前正在疏通政府關係,難道她就是婆婆口中那個政府高官的女兒?
  忍不住又朝著那個女人看了一眼,夏寶娜頓時感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朝她襲擊而來,也許是因為那個女人太完美了,站在天之驕子的裴新華身旁,居然讓她產生了他們才是一對儷人的感覺,反觀自己,除了掛著裴太太的名銜外,她充其量就是他家的煮飯婆而已。
  想到這裡,夏寶娜的心倏地一痛,一時竟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就那麼怔怔地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而這時正在跟裴新華討論工作的蘇菲發現了夏寶娜的身影,她先是一愣,接著挑高修整完美的眉毛,問:「她是誰?」
  裴新華順著她的視線望去,看去了倚靠著門檻發呆的夏寶娜,他下意識地蹙起眉,「妳站在那裡做什麼?」
  明顯透著厭惡的聲音響起,將陷入呆滯狀態的夏寶娜成功喚醒,這時她尷尬地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成為了別人的焦點,有些抱歉地出聲道:「不好意思,我……」
  「難道這位就是傳說中的裴夫人?」忽然一道清冷、傲然的嗓音打斷了夏寶娜的話,只見身材高挑的蘇菲從沙發上站起來,朝著夏寶娜所在的位置走去。
  在裴新華看不見的地方,她性感的紅唇微勾,帶著一絲嘲諷的意味,道:「沒想到裴夫人是這種類型的女人,果真是久聞不如一見。」外界傳聞裴新華和他的妻子感情並不怎麼樣,現在看來,確實如此,想到這,蘇菲眼中的不屑更多了一些。
  不知是她太敏感還是錯覺,夏寶娜只覺得蘇菲在嘲諷她配不上裴新華,但基於禮貌,夏寶娜還是出聲跟蘇菲打招呼:「妳好。」
  「我是蘇菲。」蘇菲的態度依然很高傲。
  「蘇小姐。」夏寶娜微微頷首,落落大方。
  「妳和裴總裁結婚很久了嗎?」蘇菲忽然丟出一個尖銳的問題來。
  夏寶娜一愣,沉默幾秒後回答道:「我們結婚兩年多了。」
  「也不是很久嘛。」蘇菲說了這麼一句意味不明的話。
  夏寶娜有些詫異地抬眸,不期然對上蘇菲充滿挑釁的雙眼,她的心當下一怔,不明白蘇菲這個眼神意味著什麼。
  「蘇小姐,我看我們還是接著繼續討論吧。」裴新華的聲音忽然從兩人身後傳來。
  蘇菲臉色一變,轉首面對著他,盈盈一笑,「不了,接下來我還有其他的行程,今天就先討論到這裡吧。」語落,她微俯身,在夏寶娜耳邊用只有她們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說道:「妳的眼光不錯,裴總裁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
  夏寶娜猛地一僵,抬眸想要弄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可是蘇菲已經往裴新華那邊走去了,兩個人簡單地說了幾句後,蘇菲轉身走出辦公室,臨別之前,她故意在裴新華面前說了一句:「裴夫人的性格不錯呢。」言下之意,他這個老婆一點個性都沒有。
  「我正是喜歡她的性格。」像是聽不出來一般,裴新華客套地回了一句。他對夏寶娜上不上心是一回事,但若是有人要欺負她,那他也是絕不允許的,因為可以欺負她的只有他。
  蘇菲走了之後,裴新華發現夏寶娜還是站在那裡,一副受了欺負也不知道還手的模樣,不知怎麼的他有些生氣,大步朝她走了過去,剛一站定,就忍不住出口罵道:「妳到底要在這裡站多久?」
  誤以為他在責怪自己不該打擾他們,夏寶娜有些心急地解釋道:「對不起,我不知道……」
  「過來。」裴新華有些不耐地打斷她的解釋,一把拉起她的手往沙發走去,將她壓坐在沙發上後,他拿過茶几上面的幾個便當盒,推到她面前,語帶命令道:「全部吃掉。」
  「太多了,我……」吃不完。
  「快吃!」不喜歡聽到太多的拒絕,裴新華將筷子塞到她手裡就走回辦公桌那邊了。
  看著裴新華高大的身影,夏寶娜此時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她多麼希望他這樣的表現是因為關心自己,可是他之前有次說過,他這麼做只是不希望她餓壞身子,到時吃虧的還是他自己。想到這裡,她的心一陣苦澀,難道她這個老婆在他心裡,除了陪他上床就沒有其他了嗎。
  夏寶娜的食量本來就不大,再加上餓過頭的原因,她吃了一些就沒什麼胃口了,正想動手收拾茶几,那頭原本在專心工作的裴新華忽然出聲道:「這麼快?」
  「我吃飽了。」
  「吃多點,我可不喜歡每次都把妳做暈過去。」
  夏寶娜臉一紅,正想把「那是因為做太多了,才會體力不支暈過去」這句話丟過去,抬眸卻見他一臉的正經,只得硬生生將那些話吞了回去。
  見她不吭聲,裴新華從文件中分神看了她一眼,觸及她微紅的臉頰時,心微微一動,但很快他又恢復平靜,淡淡發問:「怎麼不說話?」
  這麼羞人的話題,是要她說什麼嘛。夏寶娜心裡暗忖,過了一會,她試探性地轉移話題,問:「剛才那個蘇小姐是我們公司的客戶嗎?」
  「嗯。」
  「她跟你很熟嗎?」不知為何,蘇菲臨走前的那句話讓她很介意。
  聽見她的話,裴新華動作一頓,他驀地放下文件,有些不悅地瞇起眼,「夏寶娜,妳想說什麼?」
  「我……」
  不等她說完,裴新華就冷冷打斷她,語氣非常不快,「我告訴妳,妳最好不要試圖插手我的事情,就算妳是裴太太,也沒有這個資格。」
  夏寶娜一滯,內心因為他無情的話而泛起一絲酸澀,她承認自己是很在意,但她不過是問一下而已,難道這很過分嗎?
  眼看她又對自己露出那種委屈的表情,不知為何裴新華只覺得很心煩,他朝她揮了揮手,說:「算了,妳先回去吧。」
  「我知道了。」夏寶娜沒有多說,答應了。離去的時候,她將帶來的便當盒順便收走,再一次看了眼正在工作的裴新華,發現他一個留戀的眼神都沒給自己,她不覺更加失落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離開的時候,裴新華有好幾次想開口讓她留下來,可那一瞬間他的腦海中又不由自主地想起當年她聯合媽媽逼他就範的手段,當下就對她軟不下心。在他心裡,夏寶娜就是攻於心計、善於利用自己柔弱的外表達到自己目的的壞女人,這樣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他的關心,所以他狠下心來,認真處理著自己的公務。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