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獸男,摸哪裡《上》
【4.6折】獸男,摸哪裡《上》

她叫沈淺,她唸書不行,頭腦很笨,卻是個囂張到不行的女生, 傳言有個男生親暱的喊她淺淺,還聽說她一直喊那男生「老公」, 並且霸道的將他標上「沈淺獨家所有」,就怕他被別的女生給染指了。 更驚人的內幕是,傳言那時的她,只有十六歲, 卻敢拉著「老公」開房間!可惜,這些情事,二十歲的她沒有印象, 因為她失憶了,而那個很愛她的男生,她卻連名字都記不起來…… 誰知,二十五歲的她,又找上個公的,只是這次的對象是隻公狗, 可惜的是,這公狗給她玩劈腿就算了,竟然還給她玩出狗命來, 最後惹得債主找上門。只是,這叫尤然的債主憑什麼對她上下其手, 母狗什麼名不好取,竟然叫「淺淺」,叫得她差點得了妄想症, 他難道沒先打聽一下,她沈淺可不是隨便的女人,可一旦隨便, 那就不是人的等級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錦竹
出版日期:
2011/12/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她心無雜念,來去自由,不知情為何物;
他心有所屬,留在原地,只知非她不可。

她叫沈淺,她唸書不行,頭腦很笨,卻是個囂張到不行的女生,
傳言有個男生親暱的喊她淺淺,還聽說她一直喊那男生「老公」,
並且霸道的將他標上「沈淺獨家所有」,就怕他被別的女生給染指了。
更驚人的內幕是,傳言那時的她,只有十六歲,
卻敢拉著「老公」開房間!可惜,這些情事,二十歲的她沒有印象,
因為她失憶了,而那個很愛她的男生,她卻連名字都記不起來……
誰知,二十五歲的她,又找上個公的,只是這次的對象是隻公狗,
可惜的是,這公狗給她玩劈腿就算了,竟然還給她玩出狗命來,
最後惹得債主找上門。只是,這叫尤然的債主憑什麼對她上下其手,
母狗什麼名不好取,竟然叫「淺淺」,叫得她差點得了妄想症,
他難道沒先打聽一下,她沈淺可不是隨便的女人,可一旦隨便,
那就不是人的等級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沈淺是個失去記憶的女人,在她二十歲之前的記憶,一片空白,她只記得她剛從醫院病床醒來時,一名中年女子撲了上來,不停地叫她「淺淺」。
  中年女人自稱是沈淺的媽媽,沈淺說她忘了所有的事了,那中年女人卻只是微笑了之,看起來並不因沈淺的失憶而手足無措。
  在沈淺失憶後,她才知道她沒有爸爸,一直是與媽媽相依為命的,又因為家境不算好,媽媽也沒有固定工作,加上醫療費,更是捉襟見肘。
  沈淺自醒來以後,療養了一個月,又重新拾起課本,成為一名高三學生,專心的認真唸了一年書;不過,她的年齡有點大,在她有記憶的那一年,她已經二十歲了。
  她曾好奇過自己是怎麼失去記憶的,媽媽說是下樓梯時摔下去造成的,她信了,她也問過自己以前的事,媽媽也會一個一個講給她聽,可是家裡卻沒有一張失憶前留下的照片。
  剛失憶的那幾年,她還是會好奇自己的過去,主要是她左耳上那整齊的七個耳洞,從耳垂到軟骨部,並排七個,貌似是同時打的,而且年代久遠;不過當時間久了,她的好奇心也跟著沒了,她想,過去的就過去了,記憶沒了就沒了,反正現在過得好就好。
  不過成績不好,考到了一般般的大學,讀的科系還是不熱門的獸醫系,將來要成為一名獸醫,幫動物看病的醫生,而她的的鄰居兼玩伴菁菁卻說她淪落到給動物看病。
  她確實有點悲哀,當初明明沒想當獸醫,只是成績達不到要求,所有科系能搆上邊的全填了,最後被分配到這所大學的獸醫系。這也就罷了,做獸醫就做獸醫,偏偏她還被一名專門搞「動物交配」的教授看上,收為關門弟子,天天研究那些交配的動物有哪些不同的基因。
  經過大學幾年的學習,她也算出師了,畢業後又在一家小型寵物醫院上班,成為一名婦產科獸醫。
  直到她二十五歲那年,身為獸醫的她養了一隻三個月的公狗,同事兼好友兼大學校友的李美麗笑說,她沒有眼光,什麼狗不好養,偏偏養一隻雜種牧羊犬。可她卻不以為然,很喜歡這隻小雜種牧羊犬,還很有愛的給牠取名叫「雜毛」。
  想必是等級越低的狗,越懂得討好主人,雜毛總是溫溫順順地蹭在沈淺的腳下匍匐著,上班時就趴在醫院門口,等沈淺下班一起回家,一人一狗幾乎形影不離。
  好友李美麗年前都結婚了,沈淺身邊唯一的異性就只有那隻「雜毛」,李美麗就語重心長地說了一句:「我說淺淺,妳能把男人當狗使用,可妳別指望狗能當男人使用,妳還是要靠男人才能有個家。」
  沈淺輕輕一笑,李美麗的老公高長豐是沈淺當初高三復讀時的同學,可以說在沈淺的記憶裡最久的人之一,兩人在那時感情就不錯,就連李美麗與高長豐也是沈淺介紹認識,並且撮合相愛結婚的。
  李美麗每次勸沈淺相親多認識幾個異性,高長豐總是在一邊笑呵呵忙說:「要男人,我們警局全都是。」高長豐是刑警,真槍實彈阻擊罪犯。
  一說到男人,坐在沈淺旁邊的雜毛就不願意了,直接朝高長豐「汪汪」吼著,那聲音別說有多響亮,這隻狗的佔有慾不是一般強。
  「這隻狗把淺淺當母狗了。」李美麗一臉無奈。
  聞言,沈淺立刻指著李美麗,對雜毛發出命令:「去咬她的裙子。」
  「汪汪……」雜毛四腿離地朝向李美麗奔去,李美麗嚇得夾著裙子往外跑,沈淺見狀後哈哈大笑。
  這時的沈淺已在寵物醫院工作了兩年,這家醫院在A市的分院一時人力不足,想調幾個獸醫過去。沈淺和李美麗都在名額之中,李美麗當然高興,主要是高長豐的警局就在那裡,相聚的時間自然比以前多;可沈淺的五年記憶裡,似乎從來沒離開B市這個地方。
  所以沈淺回家跟媽媽商量,卻遭到媽媽斷然拒絕,在沈淺的認知中,媽媽是個淡定的女人,所以突然的情緒反差,教沈淺沉埋已久的好奇種子被掘了出來。
  難道她過去的記憶就在A市嗎?因為媽媽眼神中的不淡定深刻地表露出來,沈淺心想,自己的過去與A市一定有關。
  「媽,妳不肯告訴我,那我自己去找。」
  「淺淺,A市不適合妳。」
  聞言,沈淺有些吃驚,看著媽媽那無奈又傷情的表情時,只聽見媽媽說:「首先,妳的學歷去那裡找工作,薪水肯定不高;再來是妳在那裡的過去記憶,根本沒有必要找回來。」
  聽著媽媽明確指出她的記憶果然有一部分在A市,沈淺愣怔地看向媽媽,只見媽媽從房間拿出一張泛黃的照片,裡頭是個男人,頭戴整齊的軍帽,從徽章上的星星可猜出是軍階頗高,他筆直地坐在椅子上,一絲不苟地對著鏡頭。
  沈淺疑惑地看著媽媽,沈母才說:「這人是妳爸爸爸,他就在A市。」
  沈淺頓感震驚,「那為什麼……」為什麼他們會分開?
  「妳父親是軍人,軍人是不允許犯錯的。」沈母淺笑道:「妳是我與他一夜風流留下來的。」
  沈淺覺得快要窒息了,她看著媽媽頓時脫下了偽裝多年的面具,無聲地落下淚來,她不知道在媽媽二十歲之前發生什麼事,但她知道一定很不愉快,所以她傾身抱住媽媽,保證說:「媽,我不會再好奇過去的記憶了。」而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多日。
  只是,沈淺還是很想去看看那個是她爸爸的男人,到底是怎麼的男人,能讓她媽媽隱忍如斯,獨自生下她?違背道義和自尊?用一生去拖累?所以,她留了紙條給媽媽,跟著李美麗去了A市。
  沈淺給沈母的紙條寫下:我去看看那個給我生命的男人,媽,妳放心,我不會去尋找過去的記憶了,永遠不會。
  沈母看到這張字條,只能苦笑,覺得有些事情,怎麼也躲不過,沈淺的生命早與某些人事有牽絆了。

  ◎             ◎             ◎

  「我說淺淺,妳離家帶這隻雜種狗要幹什麼?」李美麗坐在駕駛座上,透過後照鏡瞄到後座的一人一狗,看了就想吐血。
  沈淺從包包裡拿出一塊狗餅乾,放在雜毛的嘴裡,牠表情既享受又慵懶,李美麗看這狗一直不爽,見牠這麼欠扁的享受樣,更是不爽,「這隻狗,我早晚要把牠給宰了。」
  雜毛貌似能聽懂李美麗的話,尖尖的耳朵抖啊抖,頭晃了幾下,嚼糊的狗餅乾突然從牠喉嚨裡飛出來,直接黏在李美麗的頭髮上,沈淺見狀,瞠目結舌,一下子不吭聲了。
  李美麗似乎沒發現,繼續唸叨:「淺淺,妳要買也買隻純種狗,這樣以後交配出來的種也能賣出好價錢。」
  「可是不同種交配出來的狗,免疫能力比純種狗強,比較容易養。」
  李美麗一甩頭,那飄逸頭髮上黏著的狗餅乾,被甩在後腦杓,李美麗毫無感覺,繼續說:「可是賺不了錢,沒人要。」
  沈淺不說話,裝可憐地看著李美麗,李美麗見她這副可憐樣,一臉無奈,每次只會裝無辜,算了,她沒轍了,「送到寵物醫院提供的宿舍,我就去我的新家睡了。」
  「好……」沈淺還是一臉擔憂地看著李美麗,沈淺想像當李美麗知道,她後腦杓黏了雜毛吃過的狗餅乾後,會有什麼反應,想必是直接開車把她跟雜毛撞死吧。
  所以,一到寵物醫院宿舍,沈淺趕緊拉著雜毛跳下車,若無其事地對李美麗道再見。
  在宿舍樓下,沈淺張望四周,卻找不到雜毛可以暫住的地方,她煩躁地撓了撓雜毛的頭,「雜毛,你要怎麼辦?宿舍裡不准養狗。」
  雜毛睜著烏溜溜大眼望向沈淺,沈淺見雜毛這可憐兮兮又無辜樣,只好扁扁嘴,扯著雜毛打電話給李美麗。
  電話那頭李美麗接了電話,「喂?」
  「美麗,求妳幫我一個忙。」
  「怎麼了?」
  「給妳兩個選擇,要嘛幫我找間小公寓,要嘛……妳幫我養雜毛。」沈淺其實也捨不得雜毛,她深刻體會到,李美麗不喜歡雜毛,而雜毛也不喜歡李美麗,這一人一狗相看兩厭,沈淺這兩年也習慣了。
  「沈淺,妳是不是欠揍?」李美麗當即咆哮起來,對於沈淺這個不要臉的提議,她只能以咆哮表示抗議。
  沈淺嘿嘿地笑著,知道李美麗是個心軟的好人,雖然脾氣有點暴躁,但是對於好友一向是有求必應,不久就聽她立刻軟下話來,「我明天給妳找房子,妳先把妳家雜毛丟在樓下住一晚吧。」
  之後,沈淺掛上電話,對雜毛擺了個勝利的姿勢。
  沈淺拽著雜毛到宿舍樓梯底下,拍拍牠的頭,溫柔地說:「你要老實在樓下待著,明天早上再跟我一起去上班。」
  雜毛搖晃著尾巴,瞪著烏溜溜又水靈的大眼看著沈淺,見到牠這樣,沈淺很滿意,提著行李就上樓去了,這就是沈淺喜歡雜毛的原因,乖死了。
  可當第二天沈淺下來,發現她的雜毛不見了,沈淺頓時慌了,在四周找過時,最後在附近的公園見到她家雜毛正在和一隻非常漂亮,看起來非常有氣質的黃色拉布拉多犬玩耍,那情景相當的歡樂。
  沈淺是獸醫,一眼就看出那隻拉布拉多犬是純種狗,而且從牠的身形和毛色看,堪稱極品,沈淺想,這主人想必很寵這隻拉布拉多犬,瞧那毛,理得多順,沈淺都有想摸的衝動了。
  雜毛似乎也感受到沈淺的目光,竟在玩耍的空閒朝沈淺的方向看來,尾巴忽而大大地搖擺起來,飛奔朝沈淺跑來,極品拉布拉多犬也跟著跑了過去。
  沈淺蹲下來撫摸雜毛,那隻極品拉布拉多用鼻子拱了拱,諂媚地看向沈淺,沈淺這才發現這隻拉布拉多犬是隻母狗,沈淺另一隻手剛準備去撫摸牠時,卻看到牠脖子上閃著一塊明晃晃的牌子,一看那名字,沈淺差一點吐血,淺淺……
  她的小名竟然跟這狗的名字一樣!
  「快看,這不是尤司令家的淺淺嗎?」路人走過時,指著拉布拉多犬說,還用古怪的眼神看向沈淺,好似她要拐賣這隻狗。
  直到路人離開後,沈淺到路口的早餐店買了三個肉包,身後跟著兩隻大狗,沈淺一轉身,就給兩隻狗各丟了一個包子,自己也留了一個。
  沈淺的雜毛一口接住那個包子,狼吞虎嚥;那隻叫淺淺的拉布拉多犬則是嗅了嗅,把包子叼到雜毛嘴巴,雜毛又是一口,非常享受。
  沈淺愣了一下,忽而身後馳來一輛黑色賓士,只見身前的拉布拉多犬,一躍身奔跑到那賓士邊,對著車子叫了兩聲。
  忽而,後車門被打開,拉布拉多犬馬上躍身上了車。
  沈淺見到後座坐著一位穿著白色襯衫的男人,他眉宇相當清秀,英挺的鼻梁下有一張微微抿住的薄唇,他臉色極其蒼白,即使如此,沈淺不得不說,他長得真好看,至少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
  後車門自動關上,賓士車也跟著消失了,沈淺聳聳肩,低頭看向雜毛,只見牠一邊嚼著剩下的包子,一邊目送那漸行漸遠的豪華轎車。

  ◎             ◎             ◎

  沈淺一直不知道,她工作的那個寵物醫院有這麼大,她和李美麗兩人有些詫異的進了寵物醫院,帶她們的獸醫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她讓她們叫她江姊,她姓江,單字萍。
  江姊是個熱心的女人,而且還八卦好事,在上班的第一天,沈淺和李美麗徹底體會到了江姊的八卦水準,簡直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我跟妳們說,我們的院長是個女的,四十多歲還沒結婚,妳們知道為什麼嗎?」閒來無事,江姊就會聊天。
  沈淺和李美麗齊齊搖頭。
  「院長的初戀是一位高官,為了那高官她選擇一生不嫁,有人傳這位高官有可能是帶有軍階的,而且是師長級別。」
  沈淺對帶有軍階的人多少有點注意,關於照片裡軍帽下那張嚴肅的臉她還記得,尤其是刀削的下巴配上那微緊的薄唇,似乎帶點小小的傷感。
  「這裡好像有海軍基地吧。」李美麗插上一句。
  「還有空軍基地。」江姊加了一句。
  沈淺什麼都不知道,只能坐在一旁聽著,不過她唯一聽過一段八卦傳聞,就是這裡有很優秀的飛行員,自然,這裡所指的「優秀」不是單單指飛行技術,裡面還包含著家世背景。這些人幾乎都是高官子弟,身高平均一百八十公分以上,外形聽說比明星還要上鏡,更重要的就是全是鑽石單身漢,沈淺記得那隊的名字叫……
  「提到空軍基地,必須要提一下飛龍小隊。」李美麗隨聲附和,沈淺暗自應和,對,那隊的名字就叫飛龍小隊,當時她自然想像,那些飛行員有多俗。
  「呵呵,飛龍小隊確實很熱門,當年上電視時不知迷倒了多少少女的心。」江姊聲調高了一下,又降了下來,帶著可惜的語氣說:「可惜沒了隊長,這支小隊也解散了。」
  李美麗眨巴下眼睛,「那裡面最好看的那個隊長怎麼了?」
  「妳不知道?」江姊的聲音一下子又提高起來,「那個隊長是尤司令的寶貝兒子,三年前也不知道發什麼事,直接從基地逃跑,結果在高速公路出了車禍,把視神經弄傷,最後失明了。」
  李美麗瞠目結舌,「怎麼這麼不小心。」
  「說也奇怪,他的主治醫生說一定可以治好,那隊長卻拒絕了。」
  「啊?」李美麗一下子激動起來,「為什麼?」
  江姊拉了拉李美麗的衣袖,示意她別激動,連忙地說:「聽說那個隊長有個寶貝女朋友,死了快一年時他才知道。」
  這時連沈淺也八卦起來了,她稍微靠近了些,準備聽江姊的細細分析,可江姊半天也沒再吐出半句,李美麗急了,「怎麼不接著說了?」
  「我知道的也只有這些,這些都是聽我老公說的。」江姊笑呵呵,「我老公是那基地的御用廚子,當年我在電視看他們的操演時,那個隊長的氣質很震撼人心,帶著軍人那種巍峨不動,卻有一股優質少年不食人間煙火的淡然。」

  ◎             ◎             ◎

  之後,沈淺被分配到寵物醫院的婦科兼兒科,待在一樓好生接待那些大著肚子的母狗。
  寵物醫院只要沒人查勤,一般不注重穿什麼白袍,這天,在高溫三十八度,而沈淺的診間空調卻壞了時,她坐在一樓的診間,穿著白色T恤,掀起下襬往上搧,她本以為此時不會有什麼人進來,尤其是最熱的下午兩點左右。
  不想,蹲在門外的雜毛突然竄了進來,跑到她身邊用鼻子拱了拱,沈淺一邊掀著下襬搧風,微微露出肚皮也不在意,門外卻突然有人跑了進來,沈淺嚇了一跳,趕忙放下衣襬,略有急促地站起來,不想膝蓋撞到桌邊,疼得她齜牙咧嘴。
  來人是個中年男子,見到沈淺時一愣,也許是因沈淺的魯莽嚇到了,他手裡牽著一條遛狗鏈,另一頭是一條黃色的拉布拉多犬。
  沈淺看到那狗並不認得,卻是認得牠脖子上那牌子,跟她小名一樣的,淺淺。
  雜毛見到了情人,非常殷勤,貼到牠旁邊,蹭了蹭;淺淺似乎也很興奮,很享受地讓牠蹭。
  「妳是獸醫?」中年男子問了問,沈淺這才把目光轉向他,對他點了點頭。
  「妳幫我看看這隻狗,最近什麼也不愛吃,而且還嗜睡。」
  沈淺仔細觀看了下,為牠作了檢查,不禁訝然,「這隻狗懷孕了。」
  「什麼?誰強暴了我家少爺的淺淺?」中年男子突然提高嗓門,表情異常憤怒,沈淺嚇了一跳。
  「先生,你冷靜些。」沈淺本想再說些其他,她身邊的雜毛忽然對那中年男子吼了起來,那一聲連著一聲的大吼,像是發威一樣,太反常了。
  「一定是這隻雜種狗,上次在公園,就是牠把我家少爺的淺淺拐跑的。」中年男子指著雜毛指責起來。
  沈淺愣怔一下,這狗成年一年多了,很少發情,連沈淺都以為她的雜毛只要她一個女人了,沒想到發情後居然還把母狗的肚子搞大了?
  中年男子突然把目光轉向沈淺,「這隻狗是誰的?」
  「我的……」沈淺聲量明顯帶著顫抖。
  中年男子蹙眉,「妳跟我來,這事妳跟我家少爺說,淺淺是我家少爺的寶貝,妳身為這個強暴犯的監護人,應該知道要做什麼。」
  沈淺驚悚道:「要錢的話,我沒有。」
  中年男子直接白了她一眼,率先走出門口,沈淺站在原地傻愣愣,那中年男子忽而轉身說:「愣著幹什麼?趕緊過來。」
  沈淺抿了抿嘴,只好跟了上去,順便回頭瞪了下雜毛,心想要賠錢,就把牠送到屠宰場。
  在走過長長的走廊時,沈淺想了很多,當陽光越來越明亮,沈淺的眼簾頓時出現一個頎長的身形,他站在一樓走廊的盡頭,頭微微仰著,面向驕陽,金燦燦的陽光打在他臉上,投射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安靜,那樣刺眼的陽光,他竟然敢如此直接看上去?沈淺愣了愣,但稍微看他英俊的側臉,才認得這個男人,是白襯衫美男。
  「少爺。」中年男子牽著淺淺走到他身邊。
  「檢查怎麼樣了?」白襯衫美男微微低下了些頭,淺淺蹭到他的腳下,看起來相當的溫順。
  「懷孕了。」中年男子輕輕咳嗽一下,眼睛斜瞟到沈淺,使個眼神。
  白襯衫美男微微蹙起他那好看的眉,很淺,好似不經意間。
  沈淺勇敢地邁出一步,認錯的語氣說:「先生,對不起,我是獸醫,我家雜毛搞大了你家淺淺的肚子。」
  沈淺低眉,沒看見安靜的男人,那張過於平靜的臉上,流露出的驚訝,他輕聲自語:「淺淺……」沈淺反射地抬起眼瞼,看向眼前的白襯衫美男。
  當沈淺看著白襯衫美男,那深邃的眸子裡毫無聚光之時,沈淺錯愕了,她把目光轉向中年男子,希望證實下自己的猜想,那中年男子只是對她稍微搖了搖頭,眉毛皺了皺,沈淺即會意,帶著探索的目光看向眼前的這位美男。
  白襯衫美男並未再開口,明明沒有焦距的眼眸裡卻帶著特有的深意,他微微伸出手來,眉開眼笑,「妳好,我叫尤然。」
  沈淺愣了愣,盯著他伸出來的手,指骨細長,手掌很漂亮,沈淺忙不迭地伸出手與他相握,自我介紹,「你好,我叫沈淺。」
  尤然的手頓時一緊,沈淺被他驚了一下,反射地想抽離,尤然反而先鬆開手,含笑著說:「名字很好聽。」
  沈淺「呵呵」笑了下,目光下移,看向蹭在尤然腳下的淺淺,「那個……關於你家淺淺懷孕這事……」沈淺本想說,她家的雜毛不是純種狗,生出的狗崽子沒啥前途,不想尤然自個插上一句:「那以後我跟淺淺就麻煩妳了。」
  「啊?」沈淺以為她聽錯了,眨下眼,鼻唇都在顫抖,「你剛才說什麼?」
  尤然只是淡淡一笑,「淺淺第一次懷孕,這些我都不懂,職業方便,自然由妳來照顧。」
  沈淺覺得這個理由算合理,清清咳嗽一下,咽了口口水,「那……」
  「我眼睛看不見,淺淺是我專用的導盲犬,妳應該懂導盲犬對於失明的人而言,有多麼重要。」尤然繼續微笑,看起來相當淡定,但之於沈淺而言,這話無疑讓她不能消化。
  一旁的中年男子一臉莫名其妙,對於尤然少爺,他是知道的,自他失明開始,他就跟著少爺了,少爺有潔癖,不喜歡被人觸碰,除非必要,一般是盡量不與人接觸,而剛才的舉動,不要說少爺主動,還有那很少出現的微笑,就足以讓中年男子瞠目結舌了,現在居然還說出這麼牽強的理由來,不得不讓他傻掉。
  沈淺咬咬牙,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尤然卻面容平靜,嘴角掛著好看的弧形,雖然目光無聚,但總讓人有種錯覺的以為他正在看著她……
  「一定,一定。」沈淺點了點頭,臉上帶了些尷尬。尤然似乎也感受到了,輕輕笑著接應,「那麼請沈淺小姐留個電話,方便以後聯繫。」
  沈淺嘴唇輕道:「我沒名片。」
  尤然伸出手掌,「寫在這上面。」
  「沒筆。」沈淺盯著眼前這個有些消瘦,但指骨纖長,特別適合彈鋼琴的手掌發了下呆。
  「沒關係,妳比劃一下我便知道了。」尤然含笑而對。
  沈淺氣悶,對著他翻白眼,過後又意識到雖然他是盲人,但他旁邊還有個保鏢,忍不住偷摸地瞟了一眼旁邊的中年男子,果然……他在怒目圓瞪著,沈淺哆嗦一下,馬上在尤然的手掌上,比劃出自己的手機號碼。
  「知道了,下次再聯繫。」說罷,尤然就被淺淺牽上車。
  沈淺看過去,有種天塌下來的感覺,她一向覺得自己對美少年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抗體,可當自己的手指觸碰到他手掌的那刻,她的心居然跳個不停。
  沈淺的腳下,那隻雜毛開始蹭她的腳,好似在提醒她,還有牠呢,不准想別的男人,沈淺看向雜毛,氣呼呼地指著牠說:「都是你,發春強暴誰不好,強暴美男的狗狗幹什麼?害得老娘也跟著發春。」雜毛一臉無辜地抬起頭,那雙無辜的水汪汪大眼相當的可憐。
  沈淺張牙舞爪,原本燥熱的天,讓她更是一怒衝冠。

  ◎             ◎             ◎

  剛從廁所走出來的李美麗墊著腳,貓著身子竄到沈淺的診間,賊兮兮地叫道:「淺淺。」
  沈淺剛坐下來,見到李美麗有種不好的預感,她瞇起眼說:「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李美麗趕緊竄過來問:「剛才開賓士的車主是誰?」
  「問這個幹什麼?」沈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隨手翻了下手中的幾本關於疫苗類的書。
  「能開得起這種車的人,非富即貴。」
  「是嗎?那車確實蠻好的。」沈淺隨口道:「我也不知道是哪一號人物,只知道他叫尤然。」
  李美麗非常激動地說:「啊,尤……尤然?飛龍隊隊長?」沈淺順勢抬眼,有些懵懵懂懂。
  「死女人,也不叫我來看看我的夢中情人。」李美麗的臉居然紅了起來,然後亂竄跑了出去,丟下一句:「我先去上個廁所。」
  沈淺是哭笑不得,然而腦海中浮現出李美麗的那句「飛龍隊隊長」,尤然的氣質是那種蒼白卻讓人看不透的男人,他體格不健碩卻有偉岸的感覺,雖然眼睛看不見,但給人一種安全感。
  沈淺以為他會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少爺,卻想不到,這樣的男人就是傳說中,那個大名鼎鼎的尤司令引以為傲的兒子?
  也許女人都是好奇的貓,眾所周知,尤司令的兒子三年前車禍眼睛受傷,但主治醫師說可以治好,偏偏他不願意,這是個謎,沒人知道。
  成了謎,便有人想去探索,沈淺就是其中之一,這樣一個前途似錦的男人,為何不去治好自己的眼睛?不過沈淺也不妄自菲薄,自己哪有這個本事知道答案,也就想想而已,當天下午一過,沈淺就忘記這件事了。
  到了晚上,李美麗帶沈淺去看房子,沈淺要求不高,可沒想過A市的房價會這麼高。
  她租的房子是加蓋的閣樓,在舊宅區的一處,離寵物醫院要一個小時,要是乘公車也不能直達。
  她頓感無力地看著腳下乖乖坐著的雜毛,她還是住宿舍吧,可是這隻狗怎麼辦?誰知她正糾結時,包裡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
  「妳好,是沈淺小姐嗎?」電話傳來略帶深沉的聲音,沈淺認得,是尤然。
  「你好,尤然先生。」
  「現在方便嗎?」
  沈淺抬頭看向李美麗,只見李美麗半瞇著眼看著她,她只好委婉地道:「不好意思,我現在在看房子。」
  「房子?」
  「呵呵,找房子住。」沈淺乾笑幾下。
  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找到了嗎?」
  沈淺沉吟一下,「沒有。」
  「那妳來東區的江夏社區。」
  「幹嘛?」沈淺有些迷茫了。
  「妳來來看看這裡的房子吧,保證有妳想要的。」手機那頭,那個男人說的話很溫柔,惹得沈淺心頭一熱,於是腦子也熱了起來,居然說:「嗯,我去看看。」
  沈淺掛了電話,對司機李美麗說:「去東區江夏社區看看。」
  李美麗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不可置信地說:「那個地方全是非富即貴之人的個人豪宅,不外租,要是能租也是天價。」
  沈淺一時也不知道要不要去,但既然說了,看看也無妨吧。
  「去看看吧。」沈淺再說道。
  李美麗聳肩,「隨便,兜兜風也不錯。」在李美麗的認知裡,江夏社區,是個不能想像的地方。
  沈淺隨意一笑,她也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去的,那個叫尤然的男人要她去那個地方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呢?她的好奇心又升了起來。

  第二章

  江夏社區很有名,不僅因為房價貴,還有個特殊原因,就是能在這個社區裡住的,不是有錢就能買得了的。
  社區門口要刷卡才能進去,而居民的進出也有限制,就好比沈淺和李美麗,她們的車剛開到江夏社區門口,大門被橫槓堵住,不得不停下車。
  兩人一狗下來,只見門口守衛室的守衛從裡面出來,上下打量她們幾眼,然後把目光鎖定沈淺,「沈淺小姐?」
  「咦?你怎麼知道我?」沈淺有些微愣。
  守衛憨厚一笑,「妳的一大特徵,一見就分曉。」
  沈淺一時還不明白,然而敏感的李美麗一下子就跳了起來,雙手抱胸,扭身往她身上蹭,「你是誰派過來的?」
  守衛連連後退,聲音明顯弱勢,「我們社區的尤然尤先生。」
  李美麗倏然瞪大眼睛,「他怎麼說的?」
  守衛咳嗽兩聲,略有尷尬地說:「尤然尤先生說了,叫我注意一下在這一個小時內,出現的女人中誰是大波霸,誰就是沈淺小姐。」
  此話一出,李美麗和沈淺都有些回不過神來,「說,妳這裡是不是被摸了?」
  「開……開什麼玩笑。」沈淺蹙眉否認。
  「那尤然大少爺怎麼可能知道妳是個大波霸?他眼睛又看不見。」此話一出,沈淺也莫名其妙了,她和尤然正式見面就一次,而且肢體接觸不過手握手,他怎麼知道她胸大?
  「沈淺小姐。」身後的守衛喚了下:「尤然尤先生還在等妳。」
  沈淺應了下,對李美麗說:「這件事以後慢慢分析,先進去打個招呼吧。」
  雖然沈淺表現得很淡定,但她無法想像一個失明的男人,怎麼會知道這件事?難道就握下手便知道她是大胸?
  守衛帶她們步行於江夏社區,路途不僅有荷塘配月色,還有楊柳依依,讓人有種昏昏欲睡的安逸感,沈淺不禁深呼吸一口,覺得這裡的環境真清新。
  江夏社區不是一般住宅區,而是幾棟別墅組成的社區,每個別墅占了一定的大面積,幾乎路過的別墅都有小花園,裡面種著各色嬌豔的花朵,這個地方,真是沒話說。
  此時,在沈淺正前方的路燈下,有一位身著白色襯衫,米色長褲,踩著咖啡色人字拖的男子,他牽著一隻狗安靜地立在路燈下,英俊的側臉很平靜,目光空遠,不知道看向何處。
  「尤先生。」守衛先喊了出來。
  眼前的尤然微微側臉,很神奇的把目光轉向沈淺,對她微微一笑。
  沈淺不禁錯愕,甚至忘記了步伐,還是李美麗瞪了她一眼,才跟了上去。
  「妳來了。」尤然竟然把目光準確無誤地鎖定沈淺。
  「你好。」沈淺點頭,有些不自在,尤然只是輕輕一笑。
  守衛任務達到,圓滿離場,在路燈下,只剩下三人,李美麗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她的夢中情人,她想眼前這個膚色過分蒼白的男人,真是當年自己在電視上看到,帶著靦腆梨渦淺笑的男人嗎?不過,李美麗還是注意到即使此時,這個男人雖然看起來有些病態,但渾身依舊散發出一種清新,如當年電視裡那位陽光美少年一樣。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