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養我一輩子4
【4.6折】養我一輩子4

面對唐小逸突如其來的溫柔體貼、關懷備至、專車接送…… 香朵兒雖然受寵若驚,卻也樂得享受身為「女朋友」的待遇; 不僅她的閨中密友們無不雨露均霑,連小女兒都多了個乾爹! 錦衣玉食不敢說,可北京城裡所有好吃、好喝、好玩的, 他樣樣不落、頓頓不缺,一一餵到她嘴裡、送到她眼皮下; 可原來,這一切只因她有了唐小逸的種,才會母憑子貴…… 對於未婚懷孕,香朵兒雖震驚卻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畢竟,她本來就想要孩子,尤其是唐小逸品質保證的種! 豈料,原來她香朵兒不過是他初戀情人,沐朵朵的替身…… 朵兒、朵朵,只是因為名字像,他就要她懷孩子作紀念? 哼!這種有錢人家的變態遊戲,她香朵兒可奉陪不起!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香朵兒
出版日期:
2010/11/1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愛情的毒酒,為誰先嚐?甘醇入喉,是苦是甜?
愛情的解藥,因何而生?苦澀入腹,是死是活?

面對唐小逸突如其來的溫柔體貼、關懷備至、專車接送……
香朵兒雖然受寵若驚,卻也樂得享受身為「女朋友」的待遇;
不僅她的閨中密友們無不雨露均霑,連小女兒都多了個乾爹!
錦衣玉食不敢說,可北京城裡所有好吃、好喝、好玩的,
他樣樣不落、頓頓不缺,一一餵到她嘴裡、送到她眼皮下;
可原來,這一切只因她有了唐小逸的種,才會母憑子貴……
對於未婚懷孕,香朵兒雖震驚卻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畢竟,她本來就想要孩子,尤其是唐小逸品質保證的種!
豈料,原來她香朵兒不過是他初戀情人,沐朵朵的替身……
朵兒、朵朵,只是因為名字像,他就要她懷孩子作紀念?
哼!這種有錢人家的變態遊戲,她香朵兒可奉陪不起!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唐宋八歲,上小學二年級,可拿來問唐小逸的習題冊卻是三年級的,想來是利用暑期提前預習明年的課程吧!
  用功讀書的孩子,大多出於兩種家庭,一種是極其富裕的家庭,一種是極其貧窮的家庭;前者習慣比別人優越,後者希冀擺脫貧窮的生活。
  那邊,唐小逸教小唐宋演算他不會的習題;這邊,我跟宋小潔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多半她來問、我來答。
  「香小姐和小唐哥哥是怎麼認識的?」
  「我在『慕柏』上班,他是我老闆。」
  「啊?香小姐都工作了?妳才多大?」
  「十九歲。」喝著唐小逸命保姆特地為我泡的茉莉花茶,作客宋小潔主持的娛樂訪談節目,我也過足了明星癮。
  「十九歲就出來上班了?我比妳大一歲,現在才上大一呢!雖然我也年年在B大拿獎學金,可到底還是要問家裡拿零用錢,比起香小姐,真是自愧不如呢!」故作驚訝一番後,又問:「香小姐這麼小就出來工作,不上學了嗎?還有,妳是怎麼進『慕柏』的?」
  「嗯,畢業實習,能進『慕柏』,一來是運氣好,二來我畫功不錯,算是破格錄取。」這宋小潔看起來一副柔柔弱弱的新月格格樣,可八卦起來還真不輸我們公司的那群大嬸。
  「沒考上理想的大學?」這話是問我,可眼睛看向的卻是一旁正為小唐解題的大唐。
  「嗯。」我點頭。
  A大比起B大確實不算理想,雖然按字母排序,它在人前,但文憑、風評差人一大截!全國的學子都知道,玩在A大、學在B大、愛在C大,我們學校跟B大差的可不是一個兩個等級,人家的學子出來那是國家棟樑、社會精英;我們的學生出來那是國家廢材、社會毒瘤……這話不是貶低,而是實事求是。
  她優雅地啜了口咖啡,好似知心姐姐開導墮落少女般安慰道:「雖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但二十一世紀,要想高薪得有高知,沒機會進大學並不等於沒機會學知識,現在成考、自考本科、研究生的也很多,朵兒妳不妨試試!」
  「嗯……」我點頭,懶懶地應著。
  這時,唐小逸的手突然像鬼爪般伸了過來,一把抓住我放在腿上的左手,握在手心,時重時輕地揉捏著。
  宋小潔方才還緋紅得意的臉瞬間慘白起來,好似看到恐怖的鬼片般,驚恐地望著我……和唐小逸交握的手;我被她看得毛骨悚然,想要掙脫,卻被唐小逸更緊地握住。
  「還有哪題不會?」接過唐宋遞上來的習題冊,唐小逸只瞟了一眼,「唐宋,你確定這道題你不會?」
  唐宋面帶猶疑,唐小逸笑著說:「這道題跟昨天我教你的題型一樣,看樣子我昨天的講解你並未全懂,這樣好了,為了讓你熟悉此題的解法,你把『奧數』第十九頁到二十二頁的題目都做了,加強印象。」
  唐宋叫:「叔叔,我想起來了,這題我會!」
  唐小逸滿意地笑了,「很好!」拍拍他的腦門,「我家宋宋就是聰明,什麼問題一點就透!好了,現在沒什麼要討教我的了吧?」
  「沒了!」唐宋小頭搖得跟波浪鼓般,「那是不是就不用做那些題了?」
  唐小逸笑得慈愛,在他的小腦袋上摸了摸,說:「一樣要做,就當是鞏固舊知識!」又朝後翻了幾頁習題冊,「順便把這幾題也做了,就當預習新知識,有什麼不會的就問你小潔姨媽,她可是B大高材生!」抬頭看了眼宋小潔,「小潔,麻煩妳盯著這小子做習題。」說完,起身,送兩位一臉不情願的姨侄出門,「去吧,明天別忘了拿給我看!」
  兩人均是一副哀苦狀,門關上,我斜靠在沙發上,笑得像隻小狐狸,「唐小逸,你真陰險!」
  他走了過來,戳了下我的額心,瞪了我一眼,一把打橫將我抱起,「小沒良心的,我這都為誰呢?」
  我勾著他的脖頸,笑得越發歡實,我當然知道他這是在為我反諷宋堂妹,可小宋宋嘛……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是在藉機報復小傢伙打攪了他的好事。
  「唐小逸,其實人家宋堂妹不錯,出得了廳堂、入得了廚房,想來一定也能上得了床,你們站在一起,真挺相配的,郎才女貌!」仰頭望著他的雙眸,我語重心長道。
  放我在床上,他低頭看了看我,掐了下我的腰,見我因痛而皺起的眉,唇勾起,媚極的一笑,瞬間綻放了妖豔芳華臉,捏著我的下巴說:「要妳這個小妖精多管閒事!」
  我吃痛,扭著身子躲避他的施虐,噘嘴哼了一聲:「誰稀罕管你!」
  他的手爬上我的胸部狠狠地捏了一把,說:「以後不准將我和別的女人扯在一起!」然後爬上床,三下五除二地扒了我的衣服又扒了自己的衣服,將我圈入懷中,困在床與他的胸前;黑亮的眸泛起點點星光、璀璨異彩。
  「朵朵,真是想死爺了!」一番俯視、一聲歎息後,勾起我的下巴,尋到我的唇,霸道地狂吻著;雙唇在空中接觸,身體相互交纏,口水不斷滲入我的嘴裡,舌尖竄入在我的嘴裡翻滾,他的舌頭同我的舌互相纏繞,如兩條交尾的蛇,不想分開。
  唇拉開,距離不大,我捂著嘴,拚命地吸取著空氣,他厚重的呼吸落在我的頸間,癢癢的,呼吸再次不穩;他的手在我的身上游移,那微微的摩挲,帶來難耐的快感,我的手圈上他的脖頸,兩具炙熱的身體緊緊貼合著,不留一絲空隙;慾火早已燃燒,一切都需要得到釋放。
  他分開我的雙腿,一個挺身,低吼一聲便進入了我的體內,那一刻,他的灼熱充滿了我的空虛,他的粗大在我的柔軟中衝刺;我們相互擁抱著、攀附著、索求著,在一陣陣快感中,登上了慾望的高峰。
  他的唇滑向我的脖子,狠狠地吸吮著,我吃痛輕叫,他不放過,狠狠地帶著發洩的意味,又進入了我,但沒動;抱著我一同坐起,他倚靠著床背上,捧著我的臉,情不自禁道:「朵朵,吻妳、要妳上癮,妳說怎麼辦?」
  我坐在他身上,緋紅的顏,細細地喘息著,「能怎麼辦?趕緊想辦法戒掉吧!」
  「戒不掉了!」他扣著我的腰,狠狠地搖晃著,「也不想戒!」
  男人,上半身是修養,下半身是本質;女人,上半身是誘惑,下半身是陷阱;修養在誘惑中迷失,本質在陷阱中沉淪。
  「啊?」我怪叫道,他受不了噪音地直接用嘴堵之,瘋狂地攪動著、吸吮著,最後還發洩地咬了幾口,很重,但不疼也沒出血;我被他摟在胸前無法動彈,只能任由他拚命地搖擺著身子,他低聲悶吼一聲,將我纏得更緊,雙臂突然一收將我困住,吻狠狠落下。
  我快喘不過來氣,他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我瘋了般地叫嚷著:「唐小逸,你愛上我了,是不是?」
  他停止擺動,定定地望著我,突然笑開了,含笑的眸子閃閃而亮,溫柔地凝視著我,張嘴咬上我的唇,「是,我愛上妳了,愛上妳這個沒心沒肺的小畜生!」
  我頗為難地歪著頭,幽幽道:「可我還沒愛上你,怎麼辦?」
  我承認,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而我已經習慣了他的親暱、他的溫柔、他的體貼、他的寵溺、他的笑容、他的懷抱、他的愛撫……可我終是不清楚,這是否是愛;如果是,那黨寧算什麼,我真的忘了嗎?
  唐小逸聽後,抬起修長乾淨的手指撫摸著我的臉頰,忽而低笑著,手指滑過我的眉、我的眼、我的鼻、我的唇,聲音若溪水般綿延細流,「總有一天會愛上的!」然後不容我抗拒,狂野地帶著我的身子律動著。
  別墅裡的床很大,我們瘋狂地滾了一宿,糾結纏繞、耳鬢廝磨,唐小逸入魔了,連帶著我也入魔了!
  昨夜下了一宿的雨,塵世間的灰塵和骯髒盡數被清除,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清新的味道。
  次日醒來,唐小逸望著懷中仍在熟睡的人兒,心中盈滿柔情;修長的手指撫過她青紫不堪的肌膚,描繪著她疲憊不堪的睡顏,宛若發誓般輕輕地說:「朵朵,我會讓妳愛上我的,會的!」

  ◎             ◎             ◎

  昨天熟悉了教學環境也認識了教學對象,今天唐小逸開車將我送回別墅後,便去應酬那從法國來的客人了,臨走時特別交待我一番:「唐宋是長孫,家裡人比較寵他,所以脾氣大了些,妳只管放手教訓,有什麼事我幫妳擔著!」
  我點頭,有了這道聖旨,我還怕啥?
  唐小逸在時,唐宋還挺懂規矩,除了不肯叫老師外,面上還過得去;待唐小逸走後就原形畢露了,別說我,就連宋小潔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在他面前,宋小潔比保姆還保姆,吃喝拉撒睡,一點都不敢怠慢,跟小皇上身邊的老嬤嬤般,生怕有一點照顧不周;也對,人家終是有血親關係的,可疼得也確實有點過份了!
  不過,唐小逸的命令,她還是不敢違背,所以在我教學的兩個小時內,她是不許出現在我面前的。
  送唐小逸走後,唐宋一回到房裡,便靠在沙發上玩起了變形金剛,我進去,他也不理會,瞟我一眼,繼續玩他的變形金剛;我也不理他,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拿起茶几上的時尚雜誌,懶懶地倚靠在沙發上,比他還悠閒。
  要說這些雜誌可是我平日裡捨不得買的,我算是沾了宋小潔的光;其間,累了就起來活動活動筋骨,渴了就自己到廚房的冰箱裡拿吃的、喝的,愜意得很。
  「喂,妳當這裡是什麼地方,賓館?」看看,坐不住了吧?這小子還真當自己是小皇子!變形金剛一甩,站起來就朝我嚷嚷,傲慢的樣子,真逼著我要用暴力了!拿起茶杯,板著臉起身推開他,沒大沒小!這孩子確實欠打。
  要說這孩子,還真是愛也不是、恨也不是,挺討喜的一個孩子,既聰明又漂亮,可卻有點腦殘;好好的天真爛漫、人見人愛的孩子不當,非裝什麼成熟?真以為他是柿子,捂捂就能熟?
  其實我也挺可憐他的,別看他吃燕窩、穿名牌、住豪宅,表面要多風光有多風光,可內在也缺乏安全感和認同感;爸爸、媽媽是大忙人,爺爺、奶奶又寵得緊,搞得如今都用鼻孔看人了!
  我當然知道前面的路途有多艱辛,可恰好咱也是野大的孩子,比野、比狂,誰怕誰?
  早先,就唐宋家教一事,我跟唐小逸約法一章:我上課的時候,必須保證無外人在場,包括他在內;而唐小逸又給了我一張免死金牌,放手去教,無論用什麼方法,一切後果由他負責!
  「哪能呀,賓館還要錢呢!再說賓館哪有這裡舒服?」挑挑眉,舒舒服服靠進沙發裡,我一臉甜笑地斜睨向他。
  北京天進了八月份,熱得跟火爐似的,這可比我家舒坦多了,好歹也是別墅;空調吹著、飲料喝著、點心嚐著,比在家還享受,至少在家裡我不會這麼奢侈。
  那小混蛋愣了下,可能沒想到我會是這副德行,臉漲得通紅,氣呼呼地指著我,「妳當這裡是什麼地方,誰准許妳這麼隨便的?」
  「你叔叔准的!你沒聽見臨走時他特別叮囑我說不要客氣,當這兒是自個家?」我這人沒啥優點,就是誠實!人家主人都邀請了,我能不享用嗎?再說,我現在的身分是唐小逸的女朋友,雖然離他老婆的身分還遠著,但怎麼說也算是這小畜生的長輩。
  他要是敢耍潑,我就真敢揍他,反正我有唐小逸撐腰,怕啥?我一向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的推崇者。
  「我叔叔讓妳來是教我學畫的,不是當貴客的,妳就不怕我告訴他妳偷懶?」小畜生開始鬥橫了,胡攪蠻纏的誰不會?
  「誰說我偷懶?我是在教你呀!今天是咱們第一天上課,自然要從入門開始;眾所周知,要想畫出一幅好的作品,就要有一顆平靜溫和的心,而今天的課程就是教你如何靜心冥想。」我喝了口優酪乳,翻了頁雜誌不緊不慢地說道,用眼角瞟了眼那火氣沖天的小傢伙,他傻眼了下,我笑得更甜了。
  告狀,怕你不敢!還是那句老話,唐小逸放話了,讓我放手去教!
  「好,算妳狠!」氣得齜牙咧嘴,小唐宋轉身跑進房裡,「啪」的一聲將門摔得震天響;我繼續悠哉悠哉地享受著我兩個小時的休閒時光。
  氣死你這個小畜生!你賴,我比你更賴!
  第一天就這麼悠閒地過去了。
  第二天依舊這般,空調下、沙發上、看雜誌、品茶點……人生,還有比這更愜意的嗎?
  他問我:「妳今天打算教我畫什麼?」
  我吞下優酪乳,眼盯著雜誌說:「你今天的心情不適合畫畫,教你也是浪費我的口舌、你的筆墨。」
  我不怕他向他叔叔告狀,當時唐小逸找我的時候就說了,教他可以,但工資得先付我一半,然後等暑期結束後再付另外一半,期間如果是我主動要走的話,教幾天就付幾天的工資;可如果是小唐宋提出讓我走的話,兩個月的工資會滿額付給我,這麼好的事傻子才不答應,我肯定是不會主動放棄的!
  第三天、第四天依舊這般,第五天,小少爺終於忍不住了,他氣呼呼地衝上來,「妳到底是來教我畫畫的,還是來渡假的?」將我手中的雜誌扯下摔在地上,當時我正享受著茉莉花的清香,可想而知,我手中的茶杯也未倖免於難。
  茶杯摔落在地,碎成一片片,茶湯飛起,在白色地毯勾勒出一幅山水畫的圖樣。
  我咂吧著嘴巴輕呼道:「可憐了這上好的茉莉花茶,可憐了這張羊毛地毯,可憐了這個陶瓷茶具!」我依然不搭理他,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地撿起摔在地上的茶杯碎片,轉身扔進垃圾筒,心裡樂開了花。
  小畜生,忍不下去了吧?比賴皮、耍無賴,你能贏得過我?跟我鬥?再回山裡修煉一些時日吧!
  我也不是真的想為難一個八歲的孩子,只是若想他真正的接受我,必須得讓他真正的服我,這種孩子就是太自以為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你越是巴著他、哄著他,他反而越不把你當回事。
  所以簡單說來,這種富家孩子就缺人踩、欠人打!別看他對我發了這麼一大通火,其實已經對我放下了偽裝的面孔,表露出他孩童的一面,離我收服他的日子不遠了。
  我抽了幾張餐巾紙擦了下手,撿起地上的雜誌,坐回沙發繼續看。
  「妳到底想要我怎樣?」他見我這樣,呆愣了片刻,遂氣急敗壞地跺腳道。
  「不想怎麼樣!我只是希望我的學生在我上課的時候,要遵守兩點規則:一,一日為師,終身為母,不用你孝敬我,但是要持有一顆尊敬的心;二,雖然我的畫功不算世界頂級,但我既然是你的老師,自然就有過人之處,所以你要抱著謙卑的態度跟我學習;這麼說也是為你著想,你乖了我心情就好,我心情一好,教的時候也盡心,我教得盡心、你學得開心,所以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最終受益的是你!」放下雜誌,一字一句砸向他那張憋屈的小臉。
  小畜生看了我片刻,許久,跺著腳氣鼓鼓地甩出這麼一句:「我以後會好好跟妳學畫的!」
  「那好,合作愉快!」我伸出大手同他示好,他亦伸出小手同我相握,我唇角勾出勝利的笑。

  第二章

  九月二十七號是唐小逸的二十八歲生日,程俊提議在「景豪」給他擺上幾桌,然後將北京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請來熱熱鬧鬧地為他慶賀一番。
  王子提議邀上一群俊男美女,開上他的豪華遊艇到海上來個Party,程俊又提議一起去滑雪、老外提議去北戴河、林醫生提議去日本泡溫泉……以上好意通通被唐小逸給拒絕了。
  用他的原話說:「哥們都快邁三十的人了,還慶什麼生?趕緊找個媳婦結婚過日子才是正事!哥幾個要真有心,就把擺桌、旅遊、出海的費用換成現金存入我的私人帳戶,我也該存點錢當老婆本了,拖家帶口的可不比一個人,用錢的地方多著呢!」
  此話一出,被王子等人好生鄙視、啐罵了一番,最後還是遂了他的心願,將錢匯到他的戶頭,隨他自由作主支配。
  一幫哥們從小一起長大,彼此的性子都十分了解,沒必要像旁人一樣玩虛的,都是順風順水、要啥有啥一路走來的;走到今天,再稀罕的玩意也不覺得珍貴,再珍饈的佳餚也不覺得美味,這個時候,最俗的東西也就最雅。
  當然話雖這麼說,可生日該過的還是要過的,怎麼說這也是富家子弟們正大光明聚餐、腐敗的藉口。
  身為一個合格的情婦,不僅要關心金主的身體健康,還要保證他的心情愉悅,不需要過多了解他的私生活,但一定要知道他的生日和內褲尺寸;所以,為唐小逸準備生日禮物著實費了我不少腦細胞,跟周周、色色到商場逛了一圈,除了當免費的搬運工外,沒啥收穫。
  這次倒不是錢的問題,怎麼說我從他身上也撈到了不少好處,這次真不缺錢就是覺得沒新意;服飾用品類,本人不在試穿不了;手錶皮帶領帶類,他的試衣間裡一排排地擺著,很多都是新的,再買就是浪費;琢磨幾天,我自己動手用細沙給他作了幅肖像畫。
  唐小逸生日正好是禮拜六,本想睡個懶覺,可他不到九點便過來接我了,一起來的還有程俊,他是來接色色的;兩人不知從何時開始,感情突飛猛進,聽唐小逸說,程俊已經打算把色色帶回去給家裡人看了,並且打算找個好日子向色色求婚!
  聽唐小逸這麼一說,我真的很佩服色色,人太淡定了,一點風聲都不向我們透露,經過我和米小樂再三盤問,她才說:「沒想結婚的打算。」以我對色色的了解,程俊這是剃頭擔子一頭熱!
  小姨昨晚加班很晚,我沒敢打攪她休息,只是在臨走前給她留了張紙條。
  「小媽咪,這個週末妳又不打算陪瑤兒了嗎?妳們答應我要帶我去遊樂園的,現在又不作數了?妳忙、米媽忙、色色阿姨也忙,妳們都忙,妳們都不管瑤兒了,是嗎?」正準備下樓之際,對面屋裡跑出一個小人兒,雙手牢牢地抱著我的腿,語帶悲戚地訴說著。
  唇嘟起,委屈至極,仰著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煞是讓人心疼,看得我母愛氾濫,明明知道小傢伙又在使用苦肉計,可還是疼得緊。
  香君瑤,小名瑤瑤,暱稱瑤兒,今年五歲,是個非常漂亮的孩子,大大的鳳眸、黑亮的瞳仁,長而密的睫毛撲搧著,鼻子小巧、鼻頭飽滿可愛,粉嫩的小嘴唇水嘟嘟的,一頭軟軟糯糯的頭髮烏黑亮麗,娃娃髮型,平齊的瀏海讓她整個人看起來特別像芭比娃娃,此時因為賭氣而微微鼓起的小臉頰,肌膚吹彈可透,白裡透出淡淡的粉紅,怎麼看都像是剛剛成熟的粉嫩水蜜桃,滑溜溜、粉嘟嘟的很讓人有咬上一口的衝動。
  「瑤兒,今天小媽咪真的有事。」我蹲下身子,將她攬在懷中,好聲好氣地跟她商量著,「咱們明天去遊樂園好不好?」
  這段時日我們確實忽略了她,為了看奧運會我已經很久沒帶她去外面玩;小姨剛調回北京做地區經理不久,很多事需要她適應和熟悉,所以很忙;色色從「藍調」辭職了,現在應聘到一家小公司裡當採購,在試用期也很忙;米小樂是電影院的查票員,雖說工作沒啥技術需求,但因為長期的晝夜顛倒,她已經不太習慣白日出門,基本上我和色色都認為她已然成神,或者說吸血鬼更為恰當。
  未等瑤瑤回答,唐小逸便先一步將她抱起,「乾爹就是來接瑤兒一起去玩的!咱們今天先去乾爹家幫乾爹過生日,明天乾爹帶瑤兒跟小媽咪一起去遊樂園去玩,或者瑤兒還想去別的地方,只要妳說的出,乾爹就帶妳去,妳說好不好?」
  這段時日,唐小逸每天接送我上下班,跟瑤兒已經很熟識了,小傢伙似乎很喜歡他,不過兩個月的時間,便哄她一口一個乾爹地叫得甜膩。
  瑤兒是標準的外貌協會,對美貌、帥氣的男人總是沒有免疫力,當然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能擄獲一個小美女的芳心,除了出色的外表符合小丫頭的審美觀外,他的出手大方更深得小姑娘的心,唐小逸確實很會收買小孩的心;不,確切地說,他很會哄女人開心,上至我小姨,下到瑤兒,都對他喜歡得很。
  「唐小逸……」我拎著包追了上去,「這樣不好吧?」我有些為難,他過生日,萬一瑤兒童言無忌得罪了賓客怎麼辦?唐小逸的朋友可沒有等閒之輩。
  「沒事,都是朋友沒外人。」唐小逸微笑著,騰出一隻手拍拍我的頭,「再說,誰敢欺負我唐小逸的閨女?」
  瑤瑤對於這種場合很嚮往,雙手牢牢地抱著唐小逸的脖子,眨巴著眼睛,可憐巴巴地望著我,「媽咪……」拖著長音地央求著。
  看著小傢伙這樣,我也有些於心不忍,米小樂晚上在電影院上班,白天在網站兼職寫網路小說,最近忙著趕稿子,也顧不上瑤瑤,她在家我也確實不放心;去玩也好,反正生日嘛……不就吃吃喝喝、玩玩鬧鬧?想她也惹不出什麼亂子來。
  「朵兒,就讓她一起去吧!」正準備點頭時,色色從屋裡出來,看到這一幕不問也了然,走了過來,憐愛地摸摸瑤兒的腦袋笑著說:「妳還怕咱家瑤兒被人欺負?」
  我苦大於哀愁,「我是怕咱家瑤兒欺負別人!」自家孩子自家知,不過卻也沒有阻止,跟米樂說了聲,便一起去了;我的朋友家人,唐小逸只除了宅女小米沒見過,其他人算都是混熟了。

  ◎             ◎             ◎

  雖然唐小逸說,這次的生日宴會都是哥們聚會,可一個皇城腳下的公子哥,那朋友可不比我們這些貧民百姓……還真是不少。
  唐小逸沒老婆,我這麼個女友還沒啥大本事,可以忽略不計,唐家二老怕吵又從不參與年輕人的活動,所以他的生日Party便由他的大嫂宋聽兒幫忙招呼著。
  宋聽兒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精緻立體的五官、捲曲時尚的長髮,一百六十五公分高的個子,身材凹凸有致,出身在軍人世家,自己本身是大學講師,眉眼間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可言語間卻又覺得很有書香氣息;雖長唐小逸兩歲,但因保養得體、衣裝的修飾,整個人看起來很年輕,又因自小在蜜罐中長大,沒受過多少苦,所以歲月一點也沒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站在她身邊的是宋小潔,一身紫色齊膝吊帶短裙,襯得她的皮膚越發白皙,長髮散開倒是清純漂亮,配上一對時刻都飄著霧氣的大眼睛,顯得格外溫柔秀氣,還有那纖細的身姿,柔若嫩柳。
  看見唐小逸過去,她一張笑臉相迎,端的是柔情似水,「小逸哥哥,你回來了!」瞥見唐小逸身旁的我,亦是十分熱情,「香小姐,妳也來了!」
  望見唐小逸手中抱著的瑤瑤,走上前來,柔聲細語地問:「好漂亮的妹妹,誰家的?」
  瑤瑤一手勾著唐小逸的脖子,對她甜甜地笑著,「好漂亮的姐姐,誰家的?」
  宋小潔被她的反問逗得一愣,很快就盈盈地笑開,唇角上揚,眼睛也細微地瞇了一下,像一朵微微綻放的茉莉花,「好個聰明伶俐的小丫頭,妳的父母是誰?」
  「好個人美心善的大姐姐,妳的父母又是誰?」這話說完,連一旁的宋聽兒都逗笑了,伸出食指捏了捏瑤兒的小臉,問唐小逸:「哪騙來的丫頭,真是個鬼靈精!」
  唐小逸將瑤兒放在地上,摸著她的後腦勺,低著頭,一臉的自豪,「我女兒,可愛吧!大嫂,妳說我們爺倆像不像?」此話一出,宋聽兒愣了、宋小潔呆了,我繼續聽著,看他唐小逸耍什麼花招。
  瑤瑤扯了扯唐小逸的袖子,歪著頭看向他,一派天真地說:「爹地,我餓了,你不是說有很多好吃的嗎?」
  這小丫頭,跟著添什麼亂?這聲爹地,叫得還真嗲、真嬌、真好聽!
  唐小逸笑得眉眼全開,也不知是因為丫頭的機靈,還是因為丫頭的配合,總之非常得意就是;輕輕地捏了捏她的面頰,寵溺十足地說:「小饞貓,跟妳媽咪一樣,貪吃鬼投生!」
  轉頭對已經處於懵懂狀態的兩個女人說:「大嫂,我先進去了,一會有客人來,妳幫忙招呼一下!」說完彎腰抱起瑤瑤朝別墅裡走去,臨走前還不忘吆喝我,「我的傻媽咪,愣著幹啥?趕緊跟上呀!」
  「哦……」我朝宋聽兒點了點頭,隨後跟上,追上他後,我說:「唐小逸,你真壞,連嫂子都戲弄!」
  雖然我當了小唐宋兩個月的繪畫老師,但跟宋聽兒只見過兩三面,並不熟識,只覺得她是B大的講師,所以打心裡崇拜和敬重。
  唐小逸含笑地看了我一眼,騰出一隻手來,像拍瑤瑤般拍了幾下我的後腦勺,「誰說我戲弄她來著,妳是我的女人,瑤兒喊妳媽咪,自然也是我女兒!瑤兒,妳說爹地說的對不對?」
  丫頭看看我,沒說話。
  「妳上次看中的Hello Kitty公仔,就在樓上……」話未說完,就聽見瑤兒脆生生地說道:「對!」
  我咬牙,「唐小逸,你真不要臉!」

  ◎             ◎             ◎

  週末,唐宋沒上學,我們進屋時,他正在大廳裡玩飛機模型。
  跟我學了近兩個月的畫,唐宋對我倒是逐漸喜歡起來,我並不覺得自己有做什麼努力,只是依然在他做錯的時候大力地鎮壓他,在他做得非常好的時候,毫不吝嗇語言地表揚他。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