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美人天下4帝業如畫《完》
【4.2折】美人天下4帝業如畫《完》

得知聞不悔在遭遇聞家大火後仍還活著時,沒有人知道琳琅心裡的激動, 離開他之後,這麼久以來,那已死寂沉沉的心,終於學會再次跳動。 可當她再見到聞不悔時,卻只看得到他眼中對自己的恨…… 只是,不管他是愛她也好,恨她也罷, 只要他活著,他仍活著,對她來說, 就已經是最欣慰的、最美好的回報了。 少女時,她曾豪氣萬丈欲將天下盡握在手, 可如今,她的眼裡卻只容得下一個聞不悔, 她不想成就帝業,命運卻與她開了個玩笑, 當她登上帝位,傲視天下時,無喜無悲…… 可知,坐擁天下江山,又怎抵得上聞不悔對她的愛!

會員價:
NT$944.2折 會 員 價 NT$94 市 場 價 NT$220
市 場 價:
NT$220
作者:
魅冬
出版日期:
2011/09/06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二兩娘子《上》
NT$86
銷量:37
二貨娘子《中》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下》
NT$102
銷量:25
二貨娘子《上》
NT$102
銷量:25
夫君謀《上》
NT$94
銷量:10
霉妻無敵《三》
NT$102
銷量:29
霉妻無敵《四》(完)
NT$102
銷量:28
獵戶家的小娘子《下》
NT$94
銷量:39
獵戶家的小娘子《上》
NT$94
銷量:39
江湖不像話《上》
NT$86
銷量:12
庶女悠然《二》
NT$94
銷量:11
乞女為妃《下》
NT$94
銷量:10
乞女為妃《上》
NT$94
銷量:10
妻力無窮《四》(完)
NT$118
銷量:40
龍飛鳳舞《上》
NT$94
銷量:18
龍飛鳳舞《下》
NT$94
銷量:19
霉妻無敵《一》
NT$102
銷量:29
女法醫辣手摧夫記《上》
NT$94
銷量:24
妻力無窮《一》
NT$118
銷量:38
妻力無窮《二》
NT$118
銷量:3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8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4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5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6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我不信佛,不信命,獨獨信這「緣分」二字,
這一生我與她本就有緣無分,遂我並不強求,
既然此生已無緣分,又何妨來世再問相思?

得知聞不悔在遭遇聞家大火後仍還活著時,沒有人知道琳琅心裡的激動,
離開他之後,這麼久以來,那已死寂沉沉的心,終於學會再次跳動。
可當她再見到聞不悔時,卻只看得到他眼中對自己的恨……
只是,不管他是愛她也好,恨她也罷,
只要他活著,他仍活著,對她來說,
就已經是最欣慰的、最美好的回報了。
少女時,她曾豪氣萬丈欲將天下盡握在手,
可如今,她的眼裡卻只容得下一個聞不悔,
她不想成就帝業,命運卻與她開了個玩笑,
當她登上帝位,傲視天下時,無喜無悲……
可知,坐擁天下江山,又怎抵得上聞不悔對她的愛!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景珣的頻頻造訪讓原本越趨冷清的慶雲宮,頓時又恢復了從前的熱鬧,他對雲妃的專寵讓秦嬪與蘇才人暗暗咬碎了一口銀牙,她們多次求見霍嫵,卻都被拒之門外。
  宮裡私下都在瘋傳皇后失寵,霍嫵對此似乎並無多大的反應,直到鳳棲宮的雲侍中懲死了兩名碎嘴的宮人後,那些風言風語才消停了下來。
  夏去秋來,後宮裡頭看似風平浪靜,實則風起雲湧,唯有橫跨半個皇城的金水河,河水依舊清澈如往昔,河水載了成數的落葉不知要飄向何處,炎夏僅存的一絲熱意最終也隨著落葉飄出了皇城。
  今秋的第一場雨讓入夜之後的皇城多了幾絲生氣,卻也多了些涼意。
  飛鸞宮門口那兩盞宮燈早早便熄滅,宮內雖還有燭火晃動,宮人卻多已歇下,餘下幾名守夜的宮人,雖不曾入睡卻也不敢弄出什麼聲響。
  逐風悄無聲息地進入琳琅的寢宮,動作雖輕緩卻也不加掩飾。
  琳琅見了他,打起了些精神,問道:「可查出什麼了?」
  逐風搖頭,道:「興許皇后娘娘已經尋到法子了。」
  「但願如此。」琳琅不由微微歎了口氣。
  這場莫名的病來得突然,太醫的藥喝了卻總不見好轉,生生扼住了她離宮的念頭,她花了足足五日才明白這不過是個陷阱,原以為問題出在寢宮那些熏香和湯藥上,實際上卻並非如此,故而如今這寢宮之內仍燃著明素口中的安神香,平日裡她端來的湯藥琳琅也照喝不誤。
  飛鸞宮中多是景珣的人,她欲對此事追根究底,只得讓逐風私下去查,甚至求助於霍嫵。
  琳琅望著室內那兩盞昏暗的燈略有些出神,燭火在精緻的燈罩中微微晃動,讓人覺得朦朧中帶著些許迷離。
  逐風站在原地盯著她瞧了片刻,欲言又止,最終又將話咽了回去,如來時那般,悄無聲息的離開了琳琅的寢宮。出了寢宮,便見守夜的宮人癱坐在地上陷入沉睡,逐風看了他們一眼,臨走前解了他們的睡穴,清醒過來的宮人們也不知他們何時睡著,面面相覷後,慌忙查看了四周,見一切安好後才安了心。
  這場秋雨不知何時悄然告停,夜風輕拂過樹梢,沙沙作響,風過之後卻了無痕跡,剩下的細微聲響終也被蒼茫夜色悄無聲息地吞沒,消失得無影無蹤。

  ◎             ◎             ◎

  天微亮,便有家書遞進了鳳棲宮。
  鳳棲宮的女官秦煙拿著家書求見時,淺眠的霍嫵已經起身,霍嫵接過女官手中的家書,摒退四周隨侍的宮人們,單獨留下秦煙。
  秦煙與雲侍中不同,她是霍嫵進宮後親自挑的人,為人聰穎,處事極有分寸,深得霍嫵之心,霍嫵對她極為信任。
  霍嫵看完信,秦煙便遞上了火摺子,霍嫵毫不曾猶豫地便燒掉了家書,火苗雀躍著將那封家書一點一點地吞噬……待家書化為一小撮灰燼,她才問道:「秦煙,妳可知沉香是何人?」
  秦煙面色從容,反問道:「娘娘說得可是我們大毓第一製香師,沉香姑娘?」
  「正是。」霍嫵欲起身,但七個餘月的身孕讓她顯得十分笨拙,最後在秦煙的幫助下,才順利站起。
  秦煙道:「沉香姑娘十歲便被御封為大毓第一製香師,相傳她製出的香無奇不有,奴婢也只聞其名而從未見過其人。」
  她所言與家書上所寫的大相近同,霍嫵不免又想起信上那些話。
  寢宮外早已候了多時的宮人們陸陸續續進來,宮女們各司其職,盡責地為霍嫵打點好一切。
  待一切準備妥當,也便到了后妃上鳳棲宮請安的時辰,霍嫵雖有些厭煩,奈何近來連續託病好幾日,也不好再裝下去。
  宮裡又新進了幾位妃嬪,因不得聖寵,行事倒也乖巧,並無什麼出格之舉。霍嫵到時,后妃多數已在座,見了她都紛紛起身。
  秦嬪與蘇才人向來同氣連枝,新進的那幾位妃嬪還沒摸清後宮裡這渾水,也都聰明地各自保持距離,如此一來,也不難看出雲妃私下受到排擠,雲妃倒不甚在意,也無意與后妃們閒話家常,問安之後便離開了鳳棲宮。
  霍嫵含笑應對了許久,最後是秦煙見她有些不耐,尋了藉口將她們一一送走。
  眾人散去後,霍嫵撫著高高隆起的腹部,竟覺得有幾分無奈,後宮的勾心鬥角過於可怕,有時她會懷念從前清貧的日子,雖日日為生計奔波勞累,卻不用連說句話都要憂慮再三。
  秦煙攙著霍嫵走了片刻,霍嫵忽道:「昨日皇上讓人送了好些補品,妳去挑些合適的送到飛鸞宮吧。」
  秦煙領命,喚了幾名宮女過來服侍後,正要走,霍嫵又道:「父親派人送來的那些上等沉香也取部分一道送去吧,就與長公主說,春困秋乏,切莫讓宮裡那些滑頭們尋到偷懶的機會,且慶雲宮那位主子素日裡也稱得上恭良溫順,讓長公主不必掛念本宮。」
  秦煙隱約覺得霍嫵話中有話,卻也聰明地不細作思量,囑咐在側的宮人照顧好霍嫵後,便退了出去。

  ◎             ◎             ◎

  朝暮之間,晃眼又過了幾日,後宮也顯得十分平靜,飛鸞宮中一切照舊,琳琅像是放棄了掙扎般,日子得過且過。
  入秋以來,秋雨綿綿,要遇到這般天氣晴朗的日子極為不易,午後微醺讓人不免睏倦,然而這尚可稱之為慵懶的秋日午後,生生被飛鸞宮門前那吵雜聲破壞。
  後宮之中,秦嬪雖驕縱,卻也極少像今日這般當著眾人的面露出凶相,她原是應琳琅之請上門一敘,誰料剛到這門口就被攔了下來,任憑她擺架子,門口守著的禁衛軍都不願放行,至此她本欲打道回宮,誰知這不長眼的宮女端著藥,撞上了她。
  低頭看著毀於一旦的衣裳,秦嬪終是沒能忍住心頭的怒火,毫不留情底甩了眼前的宮女一記耳摑子,清脆的聲響讓周遭頓時安靜了下來,對於秦嬪如此堂而皇之的欺凌宮女,四下並無一人有異議。
  守在飛鸞宮四周的禁衛軍雖有些同情那宮女,卻也自知身分而未摻和進去;剛挨了打的宮女跪在秦嬪面前哭著認錯,卻又被秦嬪憤恨地踢了一腳。
  聞聲而來的明素剛到門口,見到本該端給琳琅的藥汁給潑了一地,裝著湯藥的玉碗也成了碎片,托盤更不知被誰踹到了不遠處,而原本該端藥去給琳琅的宮女玲瓏,跪在地上輕聲抽泣;明素看向臉色不善的秦嬪,禮數十足,道:「明素見過秦嬪娘娘。」
  秦嬪瞪了明素一眼,道:「飛鸞宮的宮女都這麼不知禮數嗎?明知本宮站在前頭,偏生要撞了上來,還將長公主的湯藥潑到皇上賜給本宮的衣裳上。」
  「娘娘息怒。」明素又轉向玲瓏,問道:「玲瓏,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玲瓏還未作答,秦嬪頓時又冒了火,道:「明素,妳莫不是認為本宮冤枉她不成?」
  明素恭敬道:「娘娘息怒,奴婢只是想明白事情的經過,若不分青紅皂白就懲治宮女,勢必會讓其他宮人不滿!娘娘明察,斷不會去誣陷區區一個奴婢,這會兒問清了事實真相,不是正好讓宮人們明白,今日並非娘娘刻意刁難,而是玲瓏罪有應得。」
  明素這一席話雖說得委婉,實是在指責秦嬪仗勢欺人,她從前又是景珣身邊的人,雖被派到飛鸞宮,秦嬪卻也不敢輕易得罪於她,為此雖怒在心頭,卻也無可奈何。
  「奴婢自御膳房端了藥,一路上便小心翼翼,生怕灑了,到宮門前時,便見秦嬪娘娘在與禁衛軍爭執,待走近了些,不知被誰推了一把,便撞上了娘娘……」玲瓏哭道:「娘娘饒命,奴婢並非有意為之……」
  秦嬪冷笑道:「賤婢,我本不願為難於妳,妳倒順了竿子往上爬了,這兒的人都看得分明,誰曾看到妳身後有人?」在場的宮人皆做了證人,方才玲瓏身後確實空無一人,如此一來,明素也無法再為她辯駁。
  但玲瓏平日裡為人勤快,極少出什麼差錯,明素亦有私心,不忍見她被刻意為難,只好做平靜狀,道:「娘娘,玲瓏畢竟是飛鸞宮的人,還望娘娘手下留情,將她轉由長公主定奪。」即便是懲治,也不勞秦嬪動手。
  秦嬪怒極,笑得越是冷,道:「那是自然,妳不妨去請長公主出來主持公道。」
  秦嬪覺得丟了面子,打定了主意不願善了,此番她若是能狠狠懲治玲瓏倒好說,不然便要成為這後宮中的笑柄,自幼嬌生慣養的她自是咽不下這口氣。
  明素使了臉色,身後偷偷看熱鬧的宮女忙進屋去通報,一群人就這麼僵持在門口。
  約莫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方才那宮女唯唯諾諾地跑了出來,在秦嬪面前跪下後,忍不住偷偷瞥了玲瓏一眼,才道:「長公主說了,此事但憑娘娘作主。」明素看了玲瓏一眼,輕輕搖了搖頭,對此愛莫能助。
  秦嬪得了話,便也不再顧忌什麼,朝左右的宮人冷笑道:「把她給我帶回去。」
  玲瓏頓時臉色瞬白,也忘了哭,左右宮人一擁而上,拖著玲瓏便走了。
  秦嬪對著明素笑了笑,笑中含了幾分嘲諷和鄙夷,最後一行人在恭送聲中,踩著勝利的步伐離去。
  她走後,明素冷眼掃過那些圍著看熱鬧的宮人,罵道:「還不去忙活?」
  宮人被這麼一喝,都做鳥狀散開,宮裡人情涼薄,竟無一人敢問玲瓏的下場。

  ◎             ◎             ◎

  內殿寢居之中,琳琅正翻著書,雖未看進些許,卻多少能打發時日。
  明素盡職地求見,稟訴了不久前發生的事兒,琳琅顯得不甚感趣,草草聽完,便讓她退下。
  明素走遠後,原本臥著的琳琅稍稍坐起了些,眸子不自覺地瞇了瞇,對著空無一人的寢宮笑道:「逐風,這秦嬪倒也是個可愛之人。」
  逐風自梁上跳了下來,靠著牆,道:「比起利用秦嬪踢掉潛在的絆腳石的蘇才人,是要淺顯許多。」
  琳琅輕笑之後神色一斂,冷肅道:「若非皇后提醒,我倒真要忽略了宮裡頭還有這麼個人。」
  飛鸞宮中平日能接近她的宮人,幾乎都收過玲瓏送的香包,那些香包都經過特殊的熏香熏製,上頭的香味加上寢宮中燃的安魂香,加之每日入口的湯藥,就造成了她身體弱至無法走到飛鸞宮門口的原因。
  玲瓏自琳琅回宮始,便被慶雲宮調派到飛鸞宮服侍,最後自然而然成了雲妃安插在這兒的一枚棋子。
  霍嫵派人傳來的話無疑給了琳琅當頭一棒,在此之前她處處防的是景珣安在身邊的棋子,全然未曾想到雲妃那兒去……錦繡的面容忽浮現在琳琅的腦海中,讓她不得不相信如今的雲妃,早已不是當年的錦繡,但雲妃處心積慮地幫景珣困著她,當真只是為了博他歡心嗎?
  「早年沉香姑娘欠了長歌人情債,她雖不願進宮,卻答應為殿下調製熏香,三日後便可取得,再配上皇后娘娘讓霍家搜羅的解毒散,殿下身上的藥性便可解除。」逐風的聲音平緩,絲毫不見起伏。
  琳琅「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沉香答應製香,只是為還長歌的人情債,最終還是長歌幫了她大忙,琳琅念及長歌,又想起了景姮,頓時憂思焦慮。
  「都等了這麼久,不差這幾日。」逐風亦有些憂慮,沉默小會兒後,道:「怕只怕屆時出狀況。」

  ◎             ◎             ◎

  匆匆四日,琳琅身上的藥性解除,整個人恢復了往日的精神,這些時日的拖沓,雖讓她迫不及待地想出宮,卻依舊是按照計畫行事。
  在逐風的行事縝密與霍嫵的傾力幫助下,琳琅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離開了囚禁她有些時日的飛鸞宮。
  這日,霍嫵在宮中辦了詩會,京中名媛閨秀及各家夫人悉數到場,直到三更天時,她才讓這些夫人們出宮,琳琅便輕而易舉地混入這些人中,與她們一道離去。
  臨行前,做尋常侍女裝扮的琳琅並未與霍嫵道謝,霍嫵對此也無感,只有簡單字句道此番與她恩怨兩清,互不相欠。
  悄無聲息地從飛鸞宮出到鳳棲宮,再到順利出行,本以為此行波瀾不驚,不想還是讓逐風一語成讖;一行人的轎子到宮門口時,被隨後追上的禁衛軍攔了個正著。
  訓練有素的禁衛軍將轎子圍成了一團,高舉的火把映紅了那些夫人與大家閨秀的臉,在她們不明所以地悄聲議論時,禁衛軍自動站列兩旁讓出了道,景珣踏步而來,那溫和俊雅的模樣,當下便讓那些心存幻想的姑娘們羞紅了臉,眾人紛紛問安,景珣未多加為難,免了俗禮。
  此時被禁衛軍攔在宮門口,各家夫人心頭都有一番思量,其中一位誥命夫人不卑不亢,道:「不知皇上將妾身等人攔下,是為何事?」
  景珣溫和的笑容在火把的映襯下越發勾人,他的視線輕掃過眾人,便開了口,語氣溫潤,似是帶了幾分靦腆:「朕今日無意間瞥見了一名讓朕動心的女子,本以為她是宮中妃嬪,方才得知她是今日應皇后之邀進宮參加詩會的,朕這才冒昧地攔下了眾位夫人、和小姐們。」
  「皇上可是想在妾身等人中,尋出那名女子?」有人問道。
  景珣笑得越發溫和,道:「朕確是此意。」
  他的話讓那些雲英未嫁的大家閨秀越發羞怯,不免在心中猜測起那幸運的女子是誰。
  景珣步伐緩慢,晶亮的眸子一一打量過眼前這些爭奇鬥豔的花兒,走到她們面前時,腳步亦跟著微停,惹得那些姑娘心頭小鹿亂撞;他的視線落在躲在最後的那名不甚起眼的侍女身上,在眾人面前繞了一圈,走到她面前,腳步亦是微頓。
  侍女的頭越發低下,景珣卻步履輕抬越發靠近她,好在那些夫人、小姐們礙於聖顏不敢四下張望,否則此舉定會惹來側目。
  「阿姊今日讓我驚喜萬分,他日我自當還妳一份驚喜,妳好自為之。」景珣眸中寒光一閃而過,就在眾人以為他已經尋到人時,又見他向一旁邁去,再將眾人全都仔細瞧了個遍後,他又道:「想來是朕弄錯了,這其中並無朕要找的人,妳們且回吧。」之後轉身便走,那些禁衛軍也跟著離去。
  眾家女子對此既失望又無奈,最後只得上了轎子,出了宮門,各自回家去了。
  過了皇城前的護城河,待到燕京城中一個拐角時,原本伴在其中一座轎旁的一名侍女,悄無聲息地脫了隊,無人發現。

  ◎             ◎             ◎

  琳琅脫了身,靠在牆上大聲地喘息,方才緊繃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
  早已在外頭候著的逐風,自她踏出宮門那一刻就一直尾隨其後,也跟著安靜地靠在牆上。
  在琳琅被攔下時,逐風甚至做好了帶著她硬闖的準備,沒想到最後竟是景珣親自放了行。
  對此,琳琅也是一知半解,如今的她更是越發摸不清景珣的心思,加上原本心念出宮,這會兒真脫離了那座皇城,實該歡喜,因此根本無心多想。
  「姮兒可接過去了?」琳琅拭去額上的冷汗,讓逐風在前頭領路,朝早先囑咐他備好的宅子而去。
  逐風道:「在殿下出宮前,已經將小公主接到住所。」
  琳琅頷首,又問道:「誰在照顧她?」
  「長歌。」
  琳琅聽了回答後愣住,隨即便露出笑,長歌的歸來,是今日驚心過後的驚喜。
  走至寬敞的大道上,琳琅不由得停下腳步,回頭望向皇城的方向,但這個地方沒能看到皇城,她的身後除了空蕩蕩的街道外,什麼也沒有。
  清涼的夜風迎面拂來,涼意讓人忍不住打了個激靈,琳琅這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此刻自己已身在宮外。
  隔壁那條街上有更夫打更而過,更夫越走越遠,唯有更聲迴盪在城中的每個角落。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