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鬼迷心蹺~阿飄閃遠點之三
【4.6折】鬼迷心蹺~阿飄閃遠點之三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凌兮兮
出版日期:
2010/08/19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9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9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9
銷量:24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9
銷量:28
恰恰小蠻妻
NT$89
銷量:48
離婚後再愛
NT$89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9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9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9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9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9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9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9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9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他的安全感,令人不自覺依賴;
她的俏皮可愛,令人泥足深陷。

袁曉彤不明白,她一心只想安安穩穩當個開心的小護士,
莫名其妙「卡到陰」就算了,最後還被某個「鬼大哥」纏上,
揚言要她幫忙喊冤!算命師道:「妳陰氣太重,採陽補陰一下,
就看不見髒東西了!」所以為了躲三不五時偷襲她的「鬼大哥」,
膽小鬼的她只好一邊向警察喊冤,一邊尋找可以採的「陽」!
眼前這位警察老兄,據說叫夏仲勉的,看起來一臉正氣,
重點是那一身精壯肌肉,令她不只很有愛,還很有安全感呢,
再看他渾身散出很MAN的陽剛氣息,就是他了,
她決定很用力的跟他採陽一整晚!可惜,
人家夏老兄對她卻是高傲的很,一付愛理不理的,
換作其他皮薄的女人,早就羞愧的摀臉走人。
可袁曉彤天生臉皮厚,還不知「矜持」為何物的主動黏人,
一次勾引不成,那就再來幾遍吧,總之非讓他反黏她不可!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袁曉彤是仁心醫院的一名護士,她照顧病人細心,又因為長相可愛,十分討喜,人緣也十分好,可是她能夠當護士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因為她暈血!

  即使是一個細小的傷口都會令她臉色發白,哆嗦不已,不僅如此,她還特別膽小,甚至有針頭恐懼症,每次替病人打針之前都要自我催眠一番才敢下手。然而她的膽小不僅止於此,甚至連大白天上廁所的時候,她都非要再拉一個人陪她,若是沒有人陪,她寧願忍到膀胱發疼也不願意一個人去。

  就比如此時此刻,袁曉彤站在小菲的面前,雙手合十,一臉的懇切,「小菲,陪我去廁所啦。」

  小菲低頭配著藥劑,動作嫺熟,表情認真,頭也不抬,「不行啊,501號病房的病人需要打針,妳找別人吧。」

  袁曉彤抬起頭來轉了一圈,她那略顯稚氣的臉上帶著幾分委屈,語氣降低了幾分,拉住小菲的手臂輕輕地搖晃,「沒有其他人了,這裡就只有妳,我快憋死了。」

  小菲伸出手來將自己的頭髮撥到耳後,像個老師教育小孩一般,「曉彤,妳今年幾歲了,二十二歲了吧?又不是三歲小孩,還需要人替妳脫褲子?」

  袁曉彤一臉悲憤,「不是那樣啦,妳看我們醫院的廁所陰森森的,我不敢去。」

  小菲頓時無語,心中不由想道:妳都在這裡工作兩年了,再怎麼樣也應該習慣了吧……

  「而且太平間跟廁所很近,我……」袁曉彤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蒼白著臉,嘶了一聲,抖了抖身體,「萬一有一具屍體突然跑出來怎麼辦?萬一正好被我碰到了怎麼辦?哇,想想都覺得好可怕。」

  「走開……」小菲瞪了她一眼。

  「我前幾天無意間經過太平間時,總覺得那裡瀰漫著一股的陰氣,還有昨天那個病人去世了,可是我老是覺得她的眼睛會動,還渾身散發著死氣……」

  「我要先去打針了,如果妳還憋得住的話,就等我回來。」小菲繞過她走出門去,不由地搖了搖頭,死人當然是散發著死氣,難道還散發著活氣不成?袁曉彤總是時不時地跟她胡言亂語,故意渲染那詭異的氣氛,她早已習以為常,根本不想理會她。

  袁曉彤畏首畏尾地站在她身後,摸了摸口袋裡裝著的平安符,說了一句菩薩保佑!因為她太膽小了,如果不在身上放一個平安符,她是不敢出門的。

  此時她不敢亂動,臉色有些發青,雙腿併攏站在原地,站在護士辦公室裡等著小菲回來,就在此時,護理長來了,表情有幾分慎重,「曉彤,有一名傷患剛從別家醫院轉過來,現在由妳來負責,妳馬上跟我過來。」

  袁曉彤對護理長特別懼怕,每次見到她都不由地一慌,生怕自己是因為犯了什麼錯被握住把柄,因為護理長訓人的時候可兇了,頓時她馬上將想要上廁所的事都拋到腦後去了,跟著護理長去了新患者的病房中。

  這名患者姓周,住在503號房,而將病人送進病房的是兩個警察,都穿著筆挺的制服,眉目之間帶著幾分從容,其中一名身材更顯高大的警察見了袁曉彤開口道:「這個病患情況不太好,勞妳費心了。」

  「喔,是。」袁曉彤像個小孩子一樣點著頭,她從小對於警察就有一種崇拜感,總覺得他們給人足夠的安全感。

  如今這個高大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他比她高出好多,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左右,他的臉部輪廓剛毅,濃黑的眉毛下,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森然肅穆,目光如炬。他的鼻子高挺,唇形又漂亮,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投手舉足之中有一種陽剛的魅力,她心裡不由地想到,警察中居然也有可以長得這麼好看卻又不失架勢的。

  她是第一次離警察這麼近,又聽到他跟她說話,不由地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明明很想多看他幾眼,卻又有些不好意思,或者說是不敢褻瀆,便低著頭不敢看他。

  等到警察走了之後,袁曉彤才從護理長那兒得知這名患者便是最近一起謀殺案的受害者,雖然他並沒有死,也已經脫離了危險期,可是狀態並不好,正陷入昏迷中。

  護理長看了一眼瑟瑟發抖的袁曉彤,不由冷眼瞪她,「又怎麼了?」

  「謀、謀殺案?好可怕喔!」袁曉彤的聲音抖得不像話,雙手抱胸往後退了一步,縮在角落中。

  護理長有些受不了地瞪了她一眼,厲聲道:「別整天東想西想的,好好照顧這位病人!」

  「啊!」袁曉彤突然悲慘地叫了一聲,聲音淒厲。

  「妳又怎麼了?」護理長有些不耐煩地瞪了她一眼。

  「護理長,妳剛剛說那個兇手殺人未遂,會不會再來殺人?萬一被我撞見了怎麼辦?我會不會被殺人滅口?嗚……」她一臉想要哭,似乎已經到了世界末日,臉上還帶著濃濃
  的悲傷神色.

  護理長聽完,頓時無語,翻了翻白眼,已經不想再跟袁曉彤說話,轉身就要走,袁曉彤又快步跑上去幾步,抓住她的手臂,小心翼翼道:「護理長。」

  「疑兇已經被捉住了,而且這附近又有警察輪班把守,所以妳不會遇到什麼危險的。」護理長本來不想跟她解釋,可是她深知袁曉彤的膽小,若是不跟她解釋清楚,難保她一整天疑神疑鬼的,無法安心工作。

  「護理長,那陪我去廁所好不好?」

  「……」

  「求求妳了,我憋得快要受不了了……」袁曉彤祈求著,雙手合十,「求求妳了。」袁曉彤若不是急了也不會求護理長,她真的被逼得無可奈何了!

  「……」護理長轉身看她,她那張小臉已經變成醬紫色,平日裡刻意扳著的臉不由地帶了幾分緩和,「走吧。」

第一章

  撇去袁曉彤膽小一事不說,她倒是護士辦公室裡的活寶,是個十分樂觀的女孩子,每當休息時,她就坐在護士辦公室裡講笑話,讓一群人樂不可支,她講笑話的時候,往往是聲情並茂,配上她生動的肢體語言,活靈活現地表達著豐富的內容,偶爾講冷笑話的時候還會特地扳起臉,在大家都笑開之後,她才哈哈地笑起來,特別討人喜歡。

  此時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被袁曉彤逗得哈哈大笑,連平日裡總是扳著臉的護理長也因為袁曉彤的耍寶,也不由地有了笑容,只要護理長能笑上一笑,袁曉彤便會覺得受寵若驚,可是突然地她卻慌張地站了起來,「我要去替我的病人換藥打針了。」

  「妳別總是莽莽撞撞的,小心撞倒了手邊的水。」護理長看著她霍然站了起來,不知道會不會碰到什麼東西,連忙冷著臉提醒了一句。

  袁曉彤「哎呀」地叫了一聲,剛才放在她右手邊上的水已經倒了,杯子裡的水瞬間便流淌在外面,不過幸好裡面的水不多,並沒有令桌上大面積的文件遭殃。

  看到袁曉彤懊惱地收拾,一旁的小菲已經抽了幾張面紙過來,唇邊噙著笑,「曉彤,妳這小狀況還真是接二連三的發生,幸好沒有在照顧病人上出了什麼麻煩,否則妳就算有十顆腦袋,護理長也會通通把妳給摘了。」

  「照顧病人的時候,我是比平常花了十倍的心思啊,所以……」她乾笑了起來,然後有些委屈兮兮地看向護理長,拉長了聲音,「護理長,妳不會真的那麼對我吧?」

  「妳腦袋根本就沒帶出來,我要怎麼摘?」護理長的聲音平緩,一點兒表情都沒有,可是這句話卻是十足的幽默,「不過妳若是在工作的時候出了岔子,我絕對不讓妳好過。」

  小菲看到袁曉彤又發著抖,不由地忍著笑,推了推她,「好了、好了,妳先去忙吧,這裡我幫妳收拾。」

  「謝謝小菲,嘻嘻。」袁曉彤說了幾聲謝謝就快速跑了出來,逃離出護理長的視線!不得不說,她能夠當上護士,全靠小菲幫了她很多忙。

  她和小菲認識了好多年,她們曾在一間護校裡讀書,袁曉彤性子迷糊,總是丟三落四的,而且往往忘記了什麼事還不自知。幸好有小菲照顧著她,在她身後替她擦屁股,跟她在同一間宿舍的時候,幫她整理好東西;出門的時候,提醒她要帶什麼。

  在學業上也盡力幫助她,替她答疑、督促她學習;後來觀摩屍體的時候,袁曉彤驚慌不已,也是小菲在一旁為作她心理建設,告訴她這不過是一具模型,不用慌張。而且因為
  她打針技術超爛,沒有同學願意給她當靶子,每次都是小菲主動地挽起了手臂給她扎針,讓她扎得都是針孔!

  如今又分配到同一家醫院裡,袁曉彤不得不感謝上帝的恩賜。

  小菲道:「妳啊,就這樣跟著我,妳以後肯定永遠都長不大,看來都是我害了妳,唉。」

  「可能是妳上輩子欠我的,所以這輩子要好好照顧我。」袁曉彤笑瞇瞇地回她,臉皮還真是厚得可以。

  小菲哼了一聲,已經轉過身去。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空曠的走廊裡亮著森冷的燈,周圍一個人都沒有,袁曉彤推著小車往病患的房間走去,只聽得到自己的腳步聲在走廊裡迴盪著,心不由怦怦地跳著,十分緊張。

  她不由地伸進口袋裡摸了摸那張符,嘴裡碎碎唸著什麼邪靈鬼怪快離開,她總覺得這些光與影也是些可怕的東西,心想著剛才應該拉著小菲一起來,可是今天是小菲值班吧,沒有重要的事情是不能離開值班室的,又況且小菲說503病房的外面有警察把守著。

  可是當袁曉彤到了503房門外的時候,才發現根本沒有所謂的警察看守,她不由地有些失望,因為害怕,身體也微微發著抖,卻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進了房間。

  進去之後,低著頭俐落地替503的病人換了點滴,又替他測試了體溫,一切症狀都很正常,只是她想不明白的是,明明他那麼正常,為什麼他卻偏偏不醒過來呢?難道真的如他們所說的是驚嚇過度?

  早上的時候,沒有看清楚病人長什麼樣子,如今她有些好奇地低頭地看了一下病人的臉,不由嚇了一跳,病人算是個英俊儒雅的男人,雖然看起來年齡並不年輕,可是他的臉上、額頭上卻有好幾道猙獰的傷疤。

  她有些害怕地想要快點走,卻突然聽到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護士小姐,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這裡是特別加護病房,所以這裡就只有一個人住,袁曉彤卻突然聽見這個聲音,只覺得頭皮發麻,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顫了顫,手也抖得不行。

  「護士小姐……」袁曉彤略略一頓,她又聽到了!她本來是該馬上逃出來,卻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口袋中的平安符,不由自主地轉過頭來。

  可是她看到病人的雙眼仍舊緊閉在一起,連嘴唇都沒有動過,又緩緩抬起頭來朝著聲音來源處看去,她只見到一個跟病床上的男人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懸浮在床旁,臉色看起來有幾分憂愁,身體呈現半透明,在空中微微地飄蕩著。

  空氣中流淌著冰冷的氣息,這種令人驚悚的寒冷,令她全身上下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張了張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頓時什麼都聽不到,她看著那透明的影子似乎朝著她飄蕩過來,整個人便驚嚇過度,昏厥了過去。

  等到她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護士辦公室,小菲見她醒來便拿來毛巾擦了擦她臉上的冷汗,不由地關切道:「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怎麼好端端的突然就暈倒了?幸好剛才警察先生發現了及時將妳送過來。」

  袁曉彤迷茫了三秒,突然尖叫了一聲,緊緊地抱住了小菲,哭得毫無形象,「哪裡有什麼警察!嗚嗚,好可怕喔,我、我竟然看見鬼了……我明明拿著平安符的!」

  「妳這是……」小菲不由地有些哭笑不得,又替她擦了一把臉,「曉彤,別跟像個小孩子一樣好不好?做為一個現代人怎麼可以那麼迷信?哪裡有什麼鬼啊?妳是不是又去看了什麼鬼片,自己嚇自己啊?」

  「小菲,嗚嗚,我真的看到了,好可怕……」袁曉彤見小菲並不相信她,又肯定地說了幾次,「那是個半透明的人影,跟病床上的那個人長得一模一樣,它懸浮在半空中,它、它跟我說,護士小姐,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唔,小菲,我真的碰到鬼了,好可怕喔,妳說是不是因為醫院裡陰氣太重啊?」

  「神經病,別再瞎扯了。」小菲聽她語無倫次,一臉激動地樣子,不由地輕斥了一聲,「快點整理東西,我要換班了,我送妳回家。」小菲帶她去更衣室裡換了衣服,此時袁曉彤連一個人換衣服都不敢,非要小菲站在她的旁邊,也不管會被她看光光。

  小菲帶著她回家,路上袁曉彤還想說什麼,不過小菲根本就沒有聽進去,「妳一整天疑神疑鬼的,會影響工作的,膽子大一點兒好嗎?以後我不陪妳去廁所了,妳真的該鍛鍊、鍛鍊妳的膽量!」

  「小菲,不要這樣啦。」袁曉彤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轉移過去了,拉著她的手不住地搖晃著,像個撒嬌的小孩子,「如果妳不跟我去,我會一直憋、一直憋下去的。」

  小菲頓時無語,歎了一口氣,「我怎麼會認識妳這個膽小鬼……」

◎             ◎             ◎

  袁曉彤到了家之後,媽媽為她做了宵夜,她在吃時,媽媽就坐在旁邊看著她,一臉的笑瞇瞇道:「曉彤,明天妳李阿姨的兒子從外國回來,妳替我去接機吧!」

  「不要,我沒空!」袁曉彤一聽到某某人的兒子,馬上就知道媽媽要做什麼,小臉當下就垮了下來。

  「可是明天是週末,妳是晚上的班,白天明明就有空!」袁媽媽瞪了她一眼,又歎了一口氣,「妳李阿姨家的兒子可是哈佛大學碩士,人可是一表人才啊……小時候妳見過的,還拉著人家的衣服,哥哥、哥哥地叫著,整天跟在他身後跑。」

  「啊,有這件事嗎?」袁曉彤根本不去想有沒有這個人,心裡只是想著媽媽又要給她介紹對象了,微咳了一聲,「媽,妳看人家擁有那麼高的學歷,而我只是一個小護士,肯定配不上他的!再說我現在還小呢,媽養了我這麼多年,我還想多陪陪妳幾年,好好孝順妳啊!」袁曉彤說完,一個轉身忙跑進浴室去了,才不理會還想說些什麼的媽媽。

  此時,袁曉彤正沉浸在溫暖的水溫中,舒服地嘆了一口……那個哈佛大學碩士生,跟她一個小小的護士會有什麼好聊的?他肯定是個書呆子!

  而且兩人的文化背景不同,生活習慣各方面也肯定不同,所以她還是想辦法在醫院裡勾引一個帥哥醫生就好了,畢竟醫生跟護士才是絕配嘛!袁曉彤一邊洗澡一邊幻想著美好而又旖旎的事,勞累了一天,也只有這個時候是最為放鬆的時刻。

  洗好澡出來,卻見媽媽就站在浴室門口,很顯然的,媽媽還沒放棄……

  「曉彤,妳看媽媽都這麼大年紀了,這一輩子也不強求什麼,就是想……」

  袁曉彤抬起頭來看她,媽媽真的老了,雖然她也很注重保養,可是她的眼角處還是有許多皺紋,深深淺淺,在燈光下顯得更明顯,突然有些心軟,可是想想後還是搖了搖頭,「媽,妳放心,我一定會找一個很好的男朋友回來的,而且我們還會好好孝順妳的。」

  袁曉彤還以為自己拒絕了就可以了,可是未曾料到媽媽根本就是一意孤行!第二天她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媽媽已經忙著叫醒她,甚至還為她翻出了幾件漂亮的衣服,「曉彤啊,該去接機了。」

  「接機?接什麼機啊?」她迷迷糊糊地問了一句。

  「妳李阿姨的兒子啊。」媽媽補充了一句。

  「啊,我忘了……我、我今天要幫人代班呢,我該去醫院了。」袁曉彤特別愛賴床,若是哪天不用上早班,肯定是會睡個大半天的,可是此時生怕媽媽拉她去接機,馬上就清醒了起來。若是她真的見了那個男人,媽媽一定會想法子讓他們再進一步的,於是她慌慌忙忙地梳洗了一番,連早餐都來不及吃就跑去醫院。

◎             ◎             ◎

  可是去了辦公室之後,又發現自己沒有事做,托腮坐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護理長看到她有些好奇,又有些欣慰,臉上帶著幾分笑,「曉彤,妳今天怎麼來了?」

  袁曉彤一言難盡,對著護理長那張緊繃著臉,實在是沒有傾吐的慾望,深深地歎了一口氣,一臉憂鬱的樣子,「唉,我突然忘記我今天不用上班。」

  「這樣正好,今天小若沒有來,本來我要去代她班的,既然妳來了,現在妳去吧。」說完護理長站了起來,「我還有點兒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啊?」袁曉彤大驚。

  「啊什麼啊?」護理長瞪了她一眼,「503需要換點滴,妳去換一下。」

  「可是……」想起昨天晚上的恐怖事件,她的心還有些怕怕的,可是她知道如果她再不去,護理長絕對會比鬼怪更可怕!

  她慢慢吞吞地來到503病房,幫病人換點滴時,心裡想著這個時候大白天應該不會見到鬼才是,可是就在她正要離開的時候,又聽到了那個哀傷的聲音,她一時心慌,居然連門都打不開。

  「護士小姐,妳為什麼不幫我?妳為什麼不幫幫我呢?」它的語氣有些急促,懇切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這種聲音顯得很不真實,卻仍是清楚地穿入她的耳膜。

  「你、你不要……」她頭都不敢回,閉著眼睛,語帶哭腔,還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啊,警察的陽氣太重,我要消失了。」說完,那個聲音頓時消散無蹤。

  袁曉彤也不顧那鬼說了什麼,急忙開了門出來,正好碰到昨日早晨跟她說過話的那名警察,聽說是負責這個案子的夏隊長。

  此時的他像一堵牆般地站在她面前,他的肌肉很硬,撞得她的鼻子都有些疼了,她揉了揉鼻子,抬起頭來看他,他的眼神犀利,薄唇輕抿,似乎是看到了她異常的神色,疑惑地問道:「護士小姐?」

  袁曉彤見到他頓時地扯住他的衣襟,一臉悲戚,「警察先生,這間病房有鬼,嗚嗚……」

  夏隊長聽了,眉頭不由地微微一皺,突然有另外一名便衣警察,快速地跑過來覆在夏隊長的耳邊,輕聲道:「隊長,局長要你回去一趟!」

  「知道了。」警察隊長點了點頭,又囑咐旁邊的那個便衣警察道:「你們繼續在這裡看守著,若是他醒了馬上通知我。」

  「是。」旁邊的那個便衣警察點了點頭,一臉的畢恭畢敬。

  「警察先生。」袁曉彤下意識地抓住面前這個男人衣服,「裡面……」

  「護士小姐,妳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眼花了吧。」夏隊長的聲音有幾分嘲弄,轉身便走了。

  一時之間袁曉彤有些生氣,「我是真的……」

  可是她連話都沒有說完,這名警察隊長的身影已經離得她有些遠了,應該是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了。

  袁曉彤有些懊惱地想著,剛才應該撲上去狠狠地咬他一口,她實在是太生氣了!作為一名警察,本來就是該替人民排困解憂的啊,他不信她就算了,還居然這樣嘲諷她。

  不過袁曉彤生氣歸生氣,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不過今天畢竟沒有值班,還是挺閒的,所以不一會兒她覺得有些睏了,便回辦公室睡覺去了!

  可是才剛睡著,夢中便出現了一雙哀戚的眼睛,眼中帶著濃濃的憂鬱,它一遍一遍地叫著:「護士小姐,求求妳、求求妳幫幫我!」

  夢中的她很害怕,可是全身似乎被定格了一般,動彈不得,只能任由面前的那個人一直哭,哭得十分哀戚,哭得一臉愁容,只見它的身影陷在白色的煙霧中,臉色越來越蒼白
,也越來越模糊。

  她本來不想答應的,但它一直在說:「護士小姐,求求妳幫幫我吧!」鬼魅的聲音令她感到害怕,刺得她頭皮發麻,可是她卻無可奈何,甚至還有些心軟,於是她硬著頭皮答應了。

  她從夢中驚醒,定定地坐在原地,仍舊是心有餘悸,她歎了一口氣,看來她還真的是被纏住了,那樣憂傷的眼神,一直烙進她的心裡,她再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她其實膽子很小,對於神靈鬼怪的事怕得不行,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再接近那隻「鬼」,可是現在看起來,它一定會一直糾纏她、糾纏她,而且她也真的不忍心,或許它真的想跟她說什麼。

  她起身去了503病房,站在門口,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氣,不敢進去,卻硬是壯大自己的膽子,但進去一看什麼都沒有,突然想起那隻鬼說,警察的陽氣太重,它不得不消失。

  如此想著,便出門跟此時正在輪班的警察搭訕,袁曉彤明知故問:「請問,是誰負責這件謀殺案的?」

  這名警察很年輕,似乎才剛上任沒多久,見到一個漂亮的小護士跟他搭訕,白皙的膚色上面略顯紅態,有些結結巴巴道:「妳說的是夏隊長嗎?我們夏隊長很厲害的,他進來我們隊以前就很有名了,很多新聞上報出來的大案子都是他破的,我很崇拜他,不,是我們都很崇拜他,他是我們的偶像。」

  袁曉彤剛開始只是想跟他說一些話,將這個人支開,可是沒有想到這個原本沉默的小警察,提起夏隊長之後,就似乎是打開了話匣子,不停地說夏隊長好話,比如他單槍匹馬地作戰,擒拿了多少人,立了不少功等等……

  袁曉彤剛開始還不感興趣,可是越聽越覺得好奇,聽得十分入迷,幾乎將那鬼的事忘得一乾二淨,雙眼冒著紅色心型泡泡,「然後呢?然後呢?」從小到大,她就是對這種英雄人物充滿了敬仰和幻想,如今生活中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所以可別怪她太激動。

  「然後啊……」小警察似乎是故意逗她一般,吞了吞口水,在吊足了她胃口之後才繼續說……。

  袁曉彤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個令她生氣的警察先生,原來是這般英勇的男人耶,她不由想到,如果有他陪在她身邊,她不是什麼都可以不用怕了嗎?她突然有些動心,不禁問道:「你們的夏隊長……是單身嗎?」

  年輕的小警察,頓了頓,突然一笑,點了點頭。

  「這樣的話……」袁曉彤的笑眼不由地瞪了起來,「你覺得我怎麼樣?」

  對方還來不及說什麼,她就聽到另一個低沉的聲音,「小亦,你先去吃飯,換我守。」

  「是,隊長。」這名叫做小亦的警察,立刻站了起來,對著他敬了個禮,神色畢恭畢敬的,絲毫不像剛剛談笑的表情。

  袁曉彤抬起頭來打量著剛來的夏隊長,因為他來值班,所以今天他並沒有穿制服,穿著隨意的T恤和牛仔褲,有別於穿制服時候的嚴肅,看在她的眼中十分有型,還有一種她表達不出來的隨性自然,而且他剛從外面回來,臉上都是汗……她喜歡男人流汗的樣子,覺得很性感。

  此時她坐著他站著,他的脖頸線長,下頷線十分優美,突然又想起小亦警察說的英雄事蹟,因為靠得有些近了,感受到他身上的陽剛氣息,臉色微微地紅。

  袁曉彤又往上看,突然就對上了他的眼,他的眼眸黑如子夜卻很有神,他此時看著她,笑容中帶著幾分笑,「護士小姐,現在睡醒了?」

  袁曉彤不由地有些生氣,哼了一聲,隨即又有些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她到底在幹嘛啊,居然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她不是應該進病房去幫那隻鬼,聽聽它到底要她幫什麼忙嗎?難不成要那隻鬼纏自己一輩子嗎?

  於是她又帶上了滿臉的笑容,一副狗腿的樣子,「夏隊長,你現在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一下?我可以找間房間讓你睡一覺喔。」

  「……」

  「夏隊長,你剛從外面回來,需不需要上一下廁所?」

  「……」

  「夏隊長,你就這樣一直站著不累嗎?需不需要坐一下?還是要喝點水嗎?」

  「護士小姐,妳的職責是照顧病人,而我的職責是保護受害者,妳不覺得妳的熱情,已經超出妳的工作範圍了嗎?」夏隊長,也就是夏仲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轉過了頭去,緊緊地盯著503大門。

  袁曉彤看了他一眼,歎了一口氣,這個人真嚴肅,可是那如雕像般的冷峻側臉,那堅挺的鼻子,他並不說話,但那輕掀的唇角讓她不由地想吞口水,這真的是一個極品男耶。

  如果她找這樣的男朋友,她老媽一定會很放心吧!然後,她就坐在那兒,靜靜地看著他,心中居然有絲幸福的味道,卻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原因。

  這麼一坐似乎就是一天,看著他傻楞楞地笑,不知過了多久,一直被她緊盯的夏仲勉,實在無法裝作沒看見,便走了過來,在她眼前一晃,「護士小姐,妳在這裡坐了很久了,難道妳沒有別的工作了嗎?」

  「我覺得你長得很好看。」袁曉彤有時候覺得自己還真是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本領,可是說完後就後悔了,幾乎要咬掉自己的舌頭。

  「是嗎?」他的表情仍舊是淡淡的,微微地勾了勾唇,那樣的笑容顯得很模糊,然後便不再看她。

  「對了,夏隊長,那隻鬼……」袁曉彤又提了一次。

  「是不是看我看得呆了,所以又出現什麼幻覺了?」夏仲勉搖了搖頭,微微收斂了他的冷峻,和藹了一些,「小女孩,妳還是回家吧,再繼續待著,小心真的有鬼會擄走妳!」

  袁曉彤幾乎暴走,她又被氣到了,可是她仍舊嘗試著跟他解釋,壓低了聲音道:「警察先生,我是真的見到鬼了,我看到了兩個病人,一個躺著,但一個漂浮在空中,它說要我幫忙……真的好可怕。」

  夏仲勉不由微咳了一聲,眉頭一皺:「護士小姐,妳當我幼稚園的三歲小朋友嗎?或者是妳現在很無聊,或者是想混水摸魚,所以想找我聊天?」

  「警察先生求你相信我的話,我沒有撒謊,我真的沒有撒謊!我昨天晚上都被嚇得快要暈過去了!」袁曉彤雙手合十對著他拜了拜,「不然,你現在離開一下,讓我聽聽那隻鬼要說些什麼,因為它說警察的陽氣很重,如果你在這裡它就不會出現啊!再不然……你就把它送走吧,送去別的地方,不要纏著我。」

  「這所醫院在台北市的名聲很好,我相信一定能夠救這個受害者,再則,這裡離我們警察局很近,可以方便我們隨時過來輪班。」夏仲勉的聲音微冷,「至於妳的那套神鬼論,我不相信,妳也不必對我說,不過如果妳繼續這樣胡說八道,我會向妳們的護理長反應妳的工作態度。」他一字一頓地說完,震得袁曉彤說不出話來了,這個世界上除了鬼之外,她最怕的那個人就是護理長了。

  「抱歉,護士小姐。我們執行任務的時候,沒空跟別人聊天!病人如今到了妳的手裡,妳只需好好照顧就行,別用這種雞毛蒜皮、裝神弄鬼的小事來唬弄我,或者想搭訕我。」

  「我……」袁曉彤欲哭無淚,深切地鄙視了一下這個警察,他怎麼可以這麼想啊!雖然她是很「哈」他的肉體,但是她還不至於拿病人開玩笑。

  可是現在她卻不得不離開,因為他若是真的向護理長申訴,那護理長一定會扒了她的皮的,他怎麼可以就這麼輕易地抓了她的軟肋呢!她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就跑走了。
                 
第二章

  因為白天袁曉彤代了小若的班,所以晚上的班她就不用過來了,可是心裡還是有些不安,總是想著那鬼的哀求,帶著些懊惱,因為她並沒有幫助那隻鬼,一整天只顧著犯花痴、只顧著生氣,她想著想著,便歎了一口氣,雙手合十,心道:鬼大哥,你千萬不要怪我,我明天一定會幫你的喔。

  夏隊長不相信她,她又沒種跟護理長說這種話!不過想想也對,就連小菲都不相信她,那護理長就更不可能相信她說的話了。

  其實這種事,她自己都不信,可是就這樣子清清楚楚地看到過、聽到過,甚至在夢裡也出現過,難道真的一切都如夏隊長所說,是個幻覺?

  她心中忐忑著,卻無可奈何,在吃飯的時候,媽媽也摸了摸她的頭,「曉彤,妳怎麼老是恍神,媽媽正在跟妳說話!」

  「啊?什麼?」袁曉彤從恍神中回過神來。

  「算了、算了,妳是不是太累了?早點去睡覺吧!這醫院真是的,怎麼連週末都沒休假?」媽媽不由地有些嗔怪,看到女兒這麼辛苦,她的心裡也覺得十分心疼。

  「呵呵。」她乾笑了兩聲,心裡或許只是太累,又或是因為幻想所導致的!如此糾結一番,她便什麼都不去想了,放輕鬆的睡了一覺!她屬於樂天派,一覺之後什麼煩惱都忘記了。

  就比如此時,她睡醒了之後就快快樂樂地上班去了,一上班,袁曉彤就偷偷地問昨天替她換班的裴小若,「小若,昨天晚上那個警察也有輪班嗎?」

  「好像沒有,昨天那個警察先生被人約去喝酒了,不過才一下子就又回來了,回來的時候還幫我帶了一些牛肉乾。」說完不由地笑了起來,眼中有幾分她看不懂得神采,「不知道是哪裡買的,味道很好喔,下班後我也去買點東西送他。」

  袁曉彤不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一臉鄙視,這姦情怎麼就這麼容易產生了?可是她怎麼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呢!昨天看那個夏隊長看了很久,他連眉都沒皺過一下……不過現在不是想那些的時候,先問問正題,「那妳昨天晚上有覺得怪怪的嗎?」

  「沒有啊,能發生什麼事啊?」若兒有些奇怪地看著她,「牛肉乾很好吃喔。」

  這個時候小菲也來了,不由笑道:「曉彤就是喜歡疑神疑鬼,別理她,若兒妳去一趟護理長辦公室,她有任務安排給妳。」

  「好。」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怕護理長,小若聽到護理長叫她,點了點頭轉身就離開了。

  袁曉彤一臉的憂愁地看著小菲,「小菲啊,妳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呢?我真的看到了啊,一個半透明的靈體,懸浮在空中,還說要我幫忙,只是我嚇昏過去了,我都跟妳說過好幾次了。還有昨天,我也來上班了,嗯,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所以我就來了,然後我在這裡睡了一會兒,它潛入我的夢裡,逼著我答應,卻又不說是什麼事,我被逼得沒有辦法,就只好答應了,可是、可是……它說有警察在……說是陽氣重……」

  「停!」小菲做了個手勢,她到底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她都快要聽不懂了。「曉彤,妳剛剛說的是人話嗎?」

  「妳先聽我說完嘛!妳說今天晚上警察先生會不會去喝酒?他們晚上的時候似乎會怠忽職守,不過我其實也很想幫它的,但是我會害怕嘛,所以晚上妳就陪我去嘛!拜託啦,小菲!小菲……」

  袁曉彤她是在叫魂嗎?其他的不說,就一直唸著她的名字,還用那雙深黑的純真眼睛就那樣子看著她,小菲都覺得自己拒絕不了了。

  小菲想了想不由地搖了搖頭,「好、好、好,別再叫魂了!妳一定是這幾天鬼片看多了,明明那麼膽小的人,三更半夜還看什麼鬼片……」

  「我上次嚇死了,所以這段時間真的沒有看。」袁曉彤抽了抽鼻子,又有些委屈,「小菲,妳相信我嘛……我真的、真的……唉,小菲反正就是妳對我最好,我太愛妳了。」說完她上前用力地抱住了小菲。

  小菲翻了個白眼,這個傢伙明明膽小的要死,卻總是受不住誘惑地去看別人的推薦的鬼片,看完後幾天都有些不正常,可是這次她也真的是大反常,所以她只好陪陪她了,免得到時候兩個人一起神經衰弱。

  袁曉彤來自單親家庭,從小跟媽媽相依為命,她的家境不好,可是她卻從來不叫一聲苦,還那麼樂觀開朗,但就是有點膽小,總是跟她說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從哪裡看來的!總之,小菲心想或許是她從小太過於孤單了,才說這些令人注意的話,所以她總是特別的照顧她。

  袁曉彤配好藥劑,推著車去那名病患所在的503病房,她站在門口的時候,發現警察先生不在,大概又偷偷地去喝酒了。

  突然間,她有些惱怒,其實警察怠忽職守或者去廁所的機會還是很多的,可是她昨天居然跟那個夏隊長磨了那麼久,無端地被鄙視了一番就算了,還說她想接近他,真是讓她嘔死了!

  可是此時她的心情還是有些忐忑的,因為警察先生不在,就意味著她要見到那東西了,小菲從身後推了推她,「曉彤,妳幹嘛?進去吧,不要怕,有我在!」

  「喔。」袁曉彤應了一聲,一臉感激,「小菲,謝謝妳今天陪我。」她定了定神就進去了,不過她不敢去看那個人的臉,只是機械般地替他換了新的點滴,然後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倒是沒有一點動靜,彷彿那日看到了的一切都不過是虛幻一場。

  小菲嘿地笑了一聲,「跟妳說過了,這些都是妳自己臆想的吧?」

  「唔……」袁曉彤不接話,就要轉身退出來的時候,她又聽到了那個男人的低沉聲音,「護士小姐,妳幫幫忙好不好?求求妳幫幫我……」

  聲音虛無縹緲,卻是實實在在傳入她的耳膜中的,袁曉彤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一個快速轉身就抱住了小菲,帶著了幾分哭腔道:「小菲、小菲,它、它出現了!」

  「在哪裡?」小菲轉身看了看,空蕩蕩的房間裡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簡單的床以及一些儀器,除此之外她看到的不過是刷白的牆,還有因為打開窗戶,隨風搖曳的窗簾,她不由拍了拍袁曉彤道:「什麼都沒有,我什麼也沒有看到啊!」

  「啊!」袁曉彤一抬起頭來,就發現那個男人站在小菲的身後,它懸浮在半空中,低頭俯視著她,用一雙眼眸漆黑深邃,帶著濃濃的憂傷,「護士小姐,既然妳看得見我,也聽得到我說話,就請妳轉告我的話好不好?」

  袁曉彤緊緊地閉著眼睛,不住地叫著小菲的名字,「小菲、小菲,它在妳後面,它纏著我說話,我好害怕!」

  小菲轉身看了一眼,還是什麼都沒有,不由安撫著袁曉彤的肩膀道:「妳別怕,病人還活著,妳看他的脈搏都很正常啊,怎麼會有鬼魂呢?」

  「那、那就是靈魂出竅!反正我看到它了。」袁曉彤嚇得不輕,全身抖得跟個篩子似的,「小菲,怎麼辦啊?怎麼辦呢?」

  「它既然纏著妳說話,那就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妳說,妳都答應幫他忙了,妳就先聽聽它說什麼,萬一是很重要的事呢?」小菲見她這樣,確定她不是裝的,安撫地拍了拍她的背,讓她好好聽完。

  袁曉彤被小菲安撫著,也覺得她說得很對,慢慢地壯大了膽子,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這個半透明的男人,它的周圍有些模糊不清的寒光,她不敢看著他,眼神不由地躲閃著,緊緊地抱著小菲,結結巴巴道:「你、你想跟我說什麼?」

  「護士小姐,謝謝妳能聽我說話。」那男人的唇邊逐漸綻放了幾分笑容,臉上的哀傷卻並未減去幾分,「事情是這樣的,殺我的人是我的妻子!她與姦夫狼狽為奸,竟然將一種新藥物注射進我的體內,所以才導致我現在昏迷不醒,可是警察抓錯人了,他們抓了我的妹妹,我的妹妹雖然恨我,卻還不至於殺我,而我胸口的傷,是我們在起爭執的時候不小心刺入的,雖然那把刀刺入了我的胸口,卻並沒有刺入我的心臟,並不會有生命危險。不過我的妻子為了掩蓋她的罪行,便將一切過失都推到我妹妹的身上。」

  若是說袁曉彤剛開始聽著還有些害怕,此時聽著已經有些震撼,人也鎮定了很多,她瞪大了眼睛,緩緩道:「那我要怎麼幫你?」

  「請妳把這些話轉告給警察,希望他們早日破案,至於解藥,就在我妻子那裡……」說完,那抹魂靈便消失得無影無蹤,袁曉彤轉了一圈看了看周圍,彷彿剛才不過是幻夢一場。

  袁曉彤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小菲,並將這些話都轉告給她,小菲聽完後不得不信,因為以袁曉彤的智商,要短時間編出這個故事是根本不可能的!小菲想了想,嚴肅道:「曉彤,妳得把這些話都告訴警察!因為這關係到一條人命,也關係到這宗命案的破解,絕對不能姑息養奸。」

  「嗯。」袁曉彤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抓著小菲的手出了門。

  袁曉彤出了門之後,蹲在地上,滿臉淚痕,哭得稀哩嘩啦的,小菲從來沒有見過她哭成這樣,都不知道怎麼哄她。

  袁曉彤擦著臉,扁著嘴,「為什麼要讓我看到?小菲,是不是我的眼睛跟別人不一樣?能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我真的好害怕……嗚嗚……」

  小菲將她抱在懷中,「別哭了。」

  「小菲,我以後不要來這裡了好不好?我真的好怕。」她蹲在地上,抬起頭來看她,被眼淚洗過的眼睛晶亮,「可以嗎?」

  小菲看著她純真的眼睛,終究是無法不答應她,點了點頭答應她,「好。」

  雖然袁曉彤不再照顧這名患者,可是這件事畢竟涉及到一條人命,所以她便跟正在輪班的警察先生說了。

  沒想到這位警察一聽到這種話鬼怪之說,根本不相信這麼荒謬的事情,只當成一個笑話來聽,笑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小妹妹,妳的想像力真是豐富,現在難道還有醫院查不出來的毒嗎?哈哈,真好笑,要不妳去寫靈異小說吧,要是可以出版的話,我一定會買的。」

  無論袁曉彤如何解釋自己說的是真的,連小菲也幫她說話,她解釋得嘴都快要冒泡了。

  不過這名警察就是不信她,「小姐,這醫院可真是一個寫故事的好地方,陰氣足夠,可以讓人胡思亂想!」他見袁曉彤嘟著嘴,又笑瞇瞇道:「還是跟夏隊長好好談談吧,他可能會相信妳喔。」

  「真的嗎?」袁曉彤亮了眼眸。

  「到時候妳一副嚇暈的表情縮進他懷裡,他一定會憐香惜玉的。」

  袁曉彤無語了,看了一眼小菲,「小菲,妳幫我請個假,我去一趟警局好了。」

◎             ◎             ◎

  袁曉彤才出醫院,卻在門口看到了一個老人擺了個算命攤,她並沒有太在意,可是在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卻聽到這個老人說道:「姑娘,妳身上陰氣太重了!」

  「什麼?」袁曉彤幾乎有些不敢相信地轉過身來,然後帶了幾分懇切,「老爺爺,你看得出我陰氣重?」

  「是啊。」他點了點頭,「妳這種體質很容易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對啊、對啊,我這幾天……」袁曉彤又問了一句,「老爺爺,你有什麼破解的方法嗎?我膽子小,那些古古怪怪的東西都快要我半條命了,你快點告訴我,要多少錢都可以。」

  「妳的命格比較奇怪,我也說不出有什麼破解之法!不過若是妳的身邊有個陽氣旺盛的男人,抵了妳的陰氣,那妳便會好得多。」

  「真的嗎?」袁曉彤睜大了眼睛,隨即又有些失望,她去哪兒找陽氣旺盛的男人啊?袁曉彤付了幾百塊給算命先生,就帶著這樣的疑惑去了警察局。

  她一進警局就抓住一個警察問說,負責殺人未遂案件的那個夏隊長在哪裡,那名警察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房間,「就在那間辦公室。」

  袁曉彤有些迫不及待,連門都不敲直接闖進去了,闖進去之後,不由地有些臉紅!

  只見面前的這個男人,慵懶地靠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罐冰鎮啤酒,小口小口地喝著,微瞇著眼睛一副愜意慵懶的樣子,更要命的是,這個男人沒有穿上衣,小麥色的肌膚,流暢的身體曲線,特別是他那結實的胸肌,讓她看得不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她特別喜歡有肌肉的男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她明明喜歡醫生這個職業的男人,卻遲遲沒有下手的原因,因為她們醫院的年輕醫生,各個都是細皮嫩肉的小白臉,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什麼安全感都感覺不出來!

  所以,此時此刻她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盯著他的身體猛瞧個不停,前幾次在醫院裡看到他的時候,還不覺得他的身材特別,因為警衛的制服將他的身軀完全遮掩,什麼都看不到,當時只覺得他的面貌出眾、冷峻凜冽,可是如今他把衣服脫掉後,原來是這麼有料的,那性感迷人的身姿不停地在她的腦海中晃啊晃的。

  這可就是那傳說中的陽剛之氣嗎?她突然想起剛才那個算命先生的話,心裡不由得一陣欣喜。

  勞累了一個早上,喜歡獨自享受午休時光的夏仲勉,突然看到自己的辦公室裡多出了一個女人,還用一副惡狼吞羊的表情看著他,有些不悅地皺了皺眉頭,這個女人三番兩次地在他面前晃,聲稱有鬼,不得不令他印象深刻。

  此時她還居然找到警局來,他的心裡惱了,他將手中的冰鎮啤酒放到一旁,從一旁拿來自己的制服快速地穿上身,淡淡地開口道:「請問這位護士小姐,妳又有什麼事嗎?」

  「你的身體,真性感。」袁曉彤脫口而出,隨即又覺得自己這樣的話過於大膽,微微地紅了臉。

  「是嗎?」夏仲勉似笑非笑,彷彿對於她這些話語習慣了一番,他語帶玩笑說:「我想妳不是單單為了欣賞我的身體而來吧?」

  袁曉彤看著他這副神色,又有些不敢說話,最後還是鼓起了勇氣,說道:「夏隊長,你肯聽我說話嗎?」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