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小姐吃完請買單~愛要大聲說之二
【4.6折】小姐吃完請買單~愛要大聲說之二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凌兮兮
出版日期:
2010/05/13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9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9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9
銷量:24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9
銷量:28
恰恰小蠻妻
NT$89
銷量:48
離婚後再愛
NT$89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9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9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9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9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9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9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9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9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肉體的歡愉,比不過愛情的滋潤;
滋潤愛情,是在於心靈上的契合。

原來,一夜情是這麼美妙,
那晚的小人兒給了他沈墨未曾體會過的高潮,
為了她,沈墨還打破一夜情的規則,
心戀不已的留電話號碼給她,只是看來她倒是比他灑脫,
不曾聯絡過他,還就此失了蹤跡!
不過那晚失去的還不只是小人兒的蹤跡,
失去的,還有他男人的雄風……
五年,整整五年,面對再多的美女,他也抬不起頭來!
直到今天,沈墨才又見到一個令他蠢蠢「慾」動的女人,
他從頭到腳的打量眼前的美女,不過她腳邊那團是什麼東西?
那團東西居然還不客氣的跑過來跟他說:「叔叔,我要尿尿!幫我……」
區區的一個小拖油瓶可澆不滅他對那女人的饑渴!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今天是好友凌荀結婚的大好日子,可是對於沈墨來說是既高興又嫉妒,高興的是,終於沒有人再傳他們兩個人是同性戀,嫉妒的是明明說了有福同享,如今他找到了老婆而自己卻還是孤身寡人。

  凌荀似乎是覺察到了他的心態,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別告訴我你在嫉妒!」

  「我就嫉妒怎麼樣?」沈墨憤憤地看了他一眼,毫不掩飾地用酸味十足的語氣道:「你居然不守信用,說好同甘共苦的,自己偷偷找了老婆結婚就算了,居然還有了孩子,那我呢、那我呢?」

  一旁的新娘林雨桐噗哧一聲笑了,凌荀低頭溫柔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娘,將她擁在懷裡,對沈墨道:「今天到場的女客大多都是單身名媛,倘若你有興趣,我可以替你牽線。」

  沈墨一臉鄙夷地「哼」了一聲,其實心裡還是有些期待,「希望我有緣碰到。」有緣碰到一個,可以令他心動的女人。

  他避開這對新人朝會場裡走去,眼睛突然一亮,他見到一位漂亮精緻的女人,長髮及肩,淡淡地妝容凸顯她完美的五官,豐胸翹臀,身材更是好的讓人想要吹口哨,他的眼睛繼續往下瞄,終於看到她腳邊那隻小人兒,失望之餘,不禁可惜佳人已經名花有主了,還帶著一隻小拖油瓶。

  經凌荀介紹,他才知道那位美女原來是新娘林雨桐的同事朱以沫,而她帶著的那隻「朱小妹」是凌家夫妻徵用的花童。

  沈墨不知道的是,當他注意到朱以沫的時候,命運的轉輪又開始轉動了。

  第一章

  作為伴郎的沈墨,體型修長、容貌秀麗,特別是那雙桃花眼,妖嬈多情,今日經過一番打扮,舉手投足之間帶著貴氣,儼然像一名貴公子,雖然今天他不是主角,卻依然有許多女孩子青睞於他,將視線放在他的身上,畢竟單身的男人總是比已婚的男人金貴。

  沈墨酒量不錯,替新郎擋了許多酒之後,步伐依舊穩健,因為喝多了酒,他去了一趟廁所,出廁所的時候,卻看到一個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女孩站在他的面前,仰起頭來看他,眼睛烏溜溜的。沈墨想起這個小女孩就是今日的小花童,朱小妹,便蹲下身來,問了一聲:「妹妹,怎麼了?」

  「叔叔,我要尿尿。」朱小妹撲了上來,抱住他的大腿。

  沈墨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摸了摸她粉嫩嫩的臉道:「小妹妹,這個,妳不是應該要找妳媽媽嗎?」

  「不要,叔叔幫我。」朱小妹抱住他的大腿,撒嬌地抱著他,聲音軟綿綿的,他拒絕不了,他被纏得沒有辦法,就抱著她進了男廁所。

  從廁所裡出來之後,沈墨抱著朱小妹洗了手,「妹妹,叔叔帶妳去找妳媽媽吧。」不得不說,沈墨此刻還想著隨便搭訕一下她那位漂亮的媽媽。

  可是朱小妹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賴上了他一般,揮著胖呼呼的兩隻小手,「叔叔,小妹走不動,叔叔抱抱。」

  沈墨不由笑出了聲音,低頭將小妹抱了起來。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最可愛,身上有著小孩子的奶味兒,香噴噴的,她靠在他的懷裡,喃喃著什麼,沈墨並沒有聽清楚,只是不由問她:「怎麼不好好跟著妳媽媽?」

  「因為我喜歡叔叔啊。」朱小妹膩在他的懷裡,嘿嘿地壞笑著,眼中帶著俏皮的狡黠。

  沈墨將她抱到會場之後,朱小妹指著一旁的點心道:「叔叔,我想吃蛋糕,小妹肚子餓餓了……」

  沈墨無奈,心裡想著回到位子上,也只是擋酒,還不如在這裡陪陪這個可愛的小妹妹好了,於是他將她放在一張椅子上,根據她的指示拿了好多吃的,途中他無意間一瞥居然看到朱小妹的媽媽朱以沫,她站在人群後面,只是冷冷地看著他,眼中帶了一抹譏笑。

  沈墨莫名地覺得胸口一怔,想著自己是否得罪過她,可是他對她實在是沒有什麼印象,不過他的想法一下就被打斷了,因為這個朱小妹還真是難纏,一會兒要吃這個、一會兒要喝那個,吃多了又要上廁所,沈墨忙得焦頭爛額,可是朱以沫卻遠遠的站著,一點都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沈墨不由惱火,這算是什麼媽媽?這個女兒究竟是誰的啊?

  不過惱火歸惱火,朱小妹軟軟地叫他一聲叔叔,他的火氣便全部降下來了,沈墨剛開始還有些煩躁,可是在跟朱小妹接觸的過程中,倒是越來越喜歡這個朱小妹了,因為她實在是太可愛了,雖然有些話讓他不敢恭維,比如:「叔叔,我可以叫你爸爸嗎?」

  沈墨差點將口中的飲料給噴出來,他摸了摸她的腦袋,「不行,叔叔還沒結婚,會被人誤會的。」

  「可是我好想把你當成我爸爸哦。」

  「妳爸爸呢?」

  「我沒有爸爸……」朱小妹低下了頭,扁著嘴巴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媽媽說,爸爸在很遠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

  沈墨一聽,就知道這是大人欺騙小孩子的把戲,不由心疼起來,將朱小妹抱到自己的懷裡,低頭親了親她的臉,順了她的意道:「好吧,那以後沒有人的時候,妳可以偷偷叫我爸爸。」

  朱小妹甜甜地笑了起來,啾的一聲在他的臉上印下了一個吻,喊著:「爸爸。」

  沈墨哭笑不得,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臉,「淘氣鬼。」

  「爸爸,你叫什麼啊?」朱小妹睜著閃亮亮的大眼睛問他。

  「爸爸叫沈墨。」沈墨肯定地點了點頭,朱小妹嘀咕道:「那以後我可以叫做沈小妹了,朱小妹真難聽。」

  「什麼?」沈墨聽不大清楚,反問了一聲。

  朱小妹似乎不準備繼續接話了,嘿嘿地乾笑了一下,胖呼呼的手指指著前面的布丁道:「爸爸,我要吃那個布丁。」

  「好。」沈墨站起來替她盛布丁,放到她的面前,朱小妹差不多飽了,就靠在大大的椅背上,摸著自己的小肚子,一臉愜意的樣子,舔著嘴唇道:「肚子好飽哦。」說完又看了一眼沈墨,「爸爸,幫小妹揉揉肚子。」

  沈墨剛開始還不明白是什麼意思,朱小妹道:「我吃多了媽媽都會給我揉揉肚子,說幫助消化啊。」

  沈墨不由自主地微笑起來,這個可愛的小女孩啊,他都不知道怎麼說她好,他將她抱過來坐在自己的腿上,替她揉著圓滾滾的肚子,他捏了捏,搖了搖頭道:「小妹,妳這樣子吃東西,肚子會越吃越大,變成小胖妹。」

  「我都已經是小胖妹了,大家都說朱小妹這個名字很適合我。」

  「沒關係,妳還小,長大以後就會變漂亮。」

  「真的嗎?」

  「真的。」沈墨為了鼓勵她,道:「爸爸小時候也好胖,都被人稱為小胖子,後來爸爸長大後,就不再亂吃東西,還經常去運動,現在爸爸美吧?」

  「美,爸爸長得比媽媽還美。」噗,沈墨笑了出來揉了揉小妹的腦袋,「誰教妳的,這麼會說話。」

  婚禮逐漸到了尾聲,即將散場的時候,朱小妹撲到沈墨的懷裡,大眼兒水汪汪的,一臉捨不得,「爸爸,我以後還能找你嗎?」

  「可以,當然可以。」沈墨微笑起來。

  「真的嗎?那你可以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嗎?」朱小妹對著沈墨伸出手來,眼巴巴地看著他,可憐兮兮,還有些不敢相信。沈墨毫不猶豫的拿出筆在她的手上寫了一串號碼,「以後打這個電話就可以找到爸爸了。」

  「誰說你是她爸爸,這種話不要亂說。」一名身著紅色高貴禮服的女人快步走了過來站在兩人的面前,將朱小妹抱了過來,冷冷地看著沈墨,然後又低下頭來對著朱小妹輕聲道:「小妹,我們要回家了。」旁邊的捲髮垂落,撫過她嬌媚的臉頰,她隨手將幾縷髮絲撥到腦後,抬起頭來忿忿地看了沈墨一眼。

  沈墨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女人,不就是小妹的媽媽朱以沫嗎?他哼了一聲,態度也不是很好。

  朱小妹乖巧地點了點頭,將左手抬了起來,「媽媽,這是叔叔給我的電話號碼,妳幫我記一下好不好?」

  「叔叔很忙,以後沒有時間接小妹的電話。」朱以沫說。

  「誰說我沒有時間?」沈墨哼了一聲,一手將朱以沫拿在手上的手機奪了過來,輸入自己的號碼,「朱小姐,請妳做好媽媽的責任,不要連小孩子上個廁所都要一個外人幫忙。」

  「你……」

  「妳現在把我當成猛獸嗎?剛才看到我照顧小妹,妳怎麼不阻止?妳做人也太矛盾了吧。」沈墨冷哼一聲,「像妳這樣的媽,居然能夠養出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真奇怪。」

  朱以沫的臉色閃過一分惱怒,帶上幾分複雜,終究沒有再說一個字,拉起朱小妹的手離開,轉身的她一刻,微微咬了下唇,又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她有她的想法,他什麼都不懂,憑什麼指責她?她不過是想讓他們父女好好地見上一次面而已,正在惱怒中的她,突然聽到小妹叫了一聲,「媽媽,疼……」

  「啊,對不起。」她從恍惚中反應了過來,才發現剛才捏重了小妹的手。

  沈墨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視線卻留在朱以沫的火辣的身材,莫名地帶了幾分心動,隨即又拍了拍自己的腦門,「想什麼,這女人太嗆了!」

  ◎ ◎ ◎

  沈墨剛回國不久,一向與他交好的凌荀正享受兩人世界,他一個人也不知道去哪兒玩,只好驅車回自己的租屋處。

  他本來就是從國外回來度假的,可是回來之後卻一直在忙東忙西,不是給凌荀當司機,就是當凌荀的伴郎,好不容易閒下來了,卻又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說起來還真是懊惱,五年前,他還會去夜店那些地方流連著,只是自從邂逅了一個女人之後,他彷彿被下咒一般,居然不舉了,無論面對多美的女人、多曝露的女人,他居然都沒有一點性愛的慾望。

  想起這個,沈墨鬱悶了起來,他本來也是很健康、很勇猛的正常男性,平日裡對著一些性感的美女,還是會有衝動的,可是怎麼會變成這樣?他歎了一口氣,不由想起了五年前的那個夜晚……

  ◎ ◎ ◎

  那日的沈墨因為在服裝設計上的問題與上司起了爭執,心情不好的他,在夜店的角落裡喝悶酒,他喝得已經有些醉了,那雙妖豔的桃花眼微微瞇起,一手拿著酒杯,淡淡地看著周圍的紙醉金迷。這個地方真不錯,可以包容著各種形形色色的人!

  他一口一口慢慢地喝著酒,視線不經意地停留在對面的一個女孩子的身上,因為她的服裝太過於另類,一身的學生服,在這個地方顯得很突兀,他突然覺得有趣,這種地方,小女孩怎麼能來?她才幾歲,看起來好小。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胖又醜的男人朝著那個女孩走了過去,還帶著一臉猥瑣的笑容,「小妹妹,怎麼了?心情不好?要不要讓哥哥給妳安慰安慰?」

  「不用,謝謝……」女孩子搖了搖頭,聲音有些怯怯的。

  「小妹妹一個人嗎?讓哥哥來陪妳。」他靠近她,伸出手來摸她的臉。

  「不用,我、我在等我朋友。」女孩子似乎有些害怕,怯怯地往後靠了靠。

  「那他來了我再走。」那個男人的眼中帶著淫光,朝她靠得更近,沈墨倒是坐不住,心裡想著再這麼下去這個小妹妹今晚就要被吃掉了,站起身走了過去,攬住那個女孩,眼睛直直地看著另外一個男人,冷笑一聲道:「我來了,你什麼時候走?」沈墨筆直地站在那兒,淡淡地抿著一抹笑,妖嬈的臉龐加上他的氣勢,那個男人見到沈墨逐漸瞇起來的眼睛,馬上轉身就跑。

  那個小女孩轉過身來,感激地看了沈墨一眼,「謝謝你。」

  沈墨喝多了酒,似乎也看不大清楚小女孩的容貌了,再靠近她一些,卻見到她色彩斑斕的臉,不由哈哈大笑起來,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臉,笑道:「怎麼這麼醜?像隻花貓似的。」

  「唔。」小女孩摸了摸自己的臉,不好意思地笑道:「妝好像被我哭花了。」

  「為什麼哭?」雖然此刻的她濃妝豔抹,可還是莫名地覺得跟這個小女孩說話很安心,她的聲音還有些稚嫩、軟軟的,聽著很舒服,他就坐在她的旁邊,支起自己的手看她,她的眼中還帶了一些淚光,很是可憐的樣子。

  「因為失戀。」小女孩看了他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對眼前這個幫她解圍的男子有莫名的好感,想要一股腦的對他說出所有的委屈,自嘲道:「你說,為什麼男人都這麼奇怪?因為不想這麼輕易給他我的身體,他就要跟我分手,難道跟女人談感情就是為了上床?」

  「不是,怎麼會呢?」沈墨輕佻揪住她的一縷頭髮放在手中把玩。

  「不會?那為什麼我就遇上這樣的王八蛋?說什麼愛我,其實只是想得到我的身體而已,難道作愛這檔事真的比不上感情嗎?」越說越氣,小女孩灌下一杯酒後,怒道:「哼!他這麼想要得到的東西,我就給另一個人好了!」說著那個女孩突然站起來身來,拉住他的手往外走,「走!」

  「去哪兒?」其實沈墨對她剛剛的一番話全都沒聽進去。

  「做愛!」她堅定道。

  「什麼?」沈墨此刻只覺得自己好睏,他現在應該做的就是打一個電話給他的朋友凌荀,讓他載他回家,而不是被眼前這個女孩拉著亂跑,可是這個女孩子似乎好倔強,拖著他就往外面走,沈墨跟著他身後歪歪地走著,不住地問她:「小女孩,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

  「我知道,我要跟你上床!」她大膽地說道,小臉兒微微上揚,帶著一種堅定。沈墨因為酒醉無法開車,便被她拉著上了一輛計程車,車上兩人就這麼一路重複著相同的對話,連前面的司機大哥聽了也很害羞!

  沈墨出身豪門,卻也不是隨意玩弄女人的紈絝子弟,可是因為喝醉了,又被她溫暖的手握著,不自覺地也有了幾分慾望,他將自己靠過去,靠在她的肩膀上,車裡有些黑,兩人靠得太近,可以相互感受到對方身上滾燙的溫度以及氣息。

  他的呼吸噴在她的脖子上,熱熱的掃過她的脖子,這個小女孩只覺得全身騰的緊張起來,輕輕屏住了呼吸,心跳卻不由自主地加快,沈墨伸出修長的手指,隨即觸碰她的大腿,帶了幾分挑逗,小女孩更加緊張,不由瑟縮了一下,沈墨哈哈大笑:「這麼害羞也敢和我上床?」

  「我才不是害羞。」小女孩拉過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腿上,故意裝作很膽大的樣子,「誰說我不敢?」說著這句話,小女孩臉紅地將自己轉過頭去望向窗外再也不敢瞧他,沈墨輕輕笑著,只覺得因為醉酒的腦袋靠著她也舒服了許多。

  沈墨帶著她去酒店,開了房,沈墨就將她抵在門上,低頭看著她那亂七八糟的臉,「妳把臉洗了。」

  小女孩似乎有些膽怯,道:「我可以不洗嗎?」

  沈墨微微沉吟道:「可以。」雖然,這樣讓他興致減少不少,可是他明白她的意思,她不想以後讓他認出她來。

  「那開始吧。」她閉上眼睛,抬起頭來,靜靜地等待著沈墨對她的親暱,奈何等了許久都不見沈墨的親近,不由有些好奇起來。

  「妳這樣子像在上刑場一般,我不忍心下手。」沈墨看著她那皺起來的眉頭,一副恐慌的樣子,真的是下不了手。

  「那、那算了,我先走了。」小女孩似乎也開始有些後悔,作勢要走。

  沈墨覺得自己醉得更加厲害了,不過讓到口的肉就這麼飛了,不是他的作風,他伸手拉住她的手,緊緊地握住,那雙妖嬈的桃花眼兒帶了幾分凌厲,他呵呵一笑,「既然都上了賊床,妳覺得我還會放妳走嗎?」沈墨張手一把將她抱住,伸出雙手貼在她的屁股上,讓這個未曾嘗試過情慾的女孩子突然驚叫出來。

  沈墨含著笑容,將唇貼在她耳邊,輕輕觸碰,「這一夜就讓我們盡情狂歡,把自己交給我。」他將她的整個屁股都抬起來,女孩似乎明白了什麼,便將自己的雙腿夾在了他的腰間。

  她很輕,沈墨很輕鬆地就將她抱了起來,讓她直接倒在床上,他低頭對著她笑,他醉了,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麼銷魂,滿臉的妖嬈比那最豔麗的花兒還要美,他的手從她的大腿開始慢慢地往上摸,沒有使出什麼力道,只是輕輕地摸,又慢又輕,摸到大腿根部還不忘打個轉,再摸下去,女孩子的表情有些緊張,雙手也不由自主地推著。

  沈墨見狀,伸出手來將她的雙手握住,「別動!乖女孩,妳要承擔妳自己說出口的話。」女孩本來也不打算逃,聽了這句話,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她閉上了眼睛,歎了一口氣,小聲說:「那、那你要輕一點。」

  沈墨笑了一聲,面部表情很是迷人,他的眼睛很漂亮也很醉人,讓人忍不住淪陷進去,他低頭堵住她的嘴,引誘著她的小舌,然後含著她的舌頭慢慢吸吮,將她挑逗得暈頭轉向,空閒的手順著她的雙腿往裡摸,輕輕地刮著大腿根部處。

  女孩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可以興奮到這個程度,驚訝地不知道怎麼辦,他輕輕地刮著,用一種適合的力道,將她刮得好舒服,教她整個人都哆嗦不已,沈墨輕笑,舌頭長驅而入的深入到她口中,將她的滋味品嚐個徹底,女孩直喘氣,眼睛上迷濛著一層霧氣,她似乎有些受不了,說道:「為什麼我感覺這麼難受?」

  沈墨笑了,笑得很囂張,像一隻迷人的妖怪,反問她:「我也很難受,怎麼辦?」

  女孩一臉迷茫地看著他,不解地搖了搖腦袋,沈墨邪惡一笑,手從她的衣襬下往裡伸,將她的內衣從裡面掏了出來,看了一眼,有些不可思議,「妳還真是個孩子,居然穿這麼可愛的東西。」這句話讓女孩的臉色越紅了,他將她的內衣隨意一扔,低頭直接咬上她的乳頭。

  「啊!」女孩子輕叫了一聲,有些受不住地扭動起來。沈墨用自己的身體將她困住,用舌尖在她的乳頭上反覆掃弄,令那紅豔豔的紅莓硬硬的凸起,十分的淫靡,沈墨看得喉頭一緊,他盯著她裸露的上半身開始打量起來,她身上的皮膚細膩光滑,一對乳房嬌小可愛,上面的兩點紅豔豔的凸起可憐兮兮的張望著,似乎在找人憐愛,他的唇角咧出邪惡的笑意,一手握住她一隻乳房大力地揉捏旋轉起來。

  小女孩緊張極了,她從來沒有讓人這麼打量過,也沒有被人這麼摸過,這種感覺好陌生,更多的是令她感到害怕,沈墨再次低頭咬住了她的乳頭,輕輕地舔弄,時而快速地用舌拍打、時而輕輕地在她的乳尖上拂過。女孩子不知不覺中,呻吟出聲,比貓兒的吟叫聲還要細,十分動聽,沈墨又對著她的乳尖輕輕吹氣,一熱一冷,女孩只覺得自己小腹處一緊,似乎有什麼羞人的東西流了出來。

  沈墨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休閒衫、長褲,一樣一樣地扯下,脫得只剩下一件黑色的內褲,內褲很緊,讓她清楚地看著他的慾望凸顯出來,女孩明白那是什麼,羞澀地不敢看他,卻又捨不得將視線離開他的身體,他的身材很好,他的外表看起來美極了,那麼妖嬈,她是第一次見過這麼好看的人,她以為他應該是柔弱的,可是她錯了。

  當他裸露的時候才發現,原來他的身體很結實、很精壯,她覺得若是將手放上去的話,還能夠覺到他肌肉的跳躍,她這麼想了,也這麼做了,那種感覺令她覺得很奇妙。

  沈墨喜歡她的主動,彎下身子,更加靠近她,讓自己的胸膛輕輕地磨蹭了一下她的柔軟的乳房,輕笑一聲,「喜歡嗎?」女孩不知道說什麼,羞紅了臉,只是閉著眼睛,一動不動,雙手倒是有些緊張地抓住床單,沈墨順著她的耳朵往下舔,雙手握住她的乳房不斷地揉捏著,指腹不停地在她的乳頭上滑過,偶爾用指甲輕輕地刮,女孩只覺得自己的胸口好熱,全身戰慄起來,她再也感受不到真實的自己,只覺得自己陷入一種陌生的情慾氛圍中,除了細細的呻吟,其他的她什麼都忘了。

  她的聲音很好聽,比A片裡女優的聲音還要棒,不誇張但很真實,跟貓兒的鳴叫聲一般,沈墨看得出來她的意亂情迷,手指從乳尖上往下移動,在肚臍上畫了一個圈又一個圈,然後往下移動,手指在她純棉的小內褲上打轉撫摸,突然不經意地按上濕潤的某處,女孩的眼睛驟然睜大眼睛,覺得眼前金光一片,不由驚叫出聲,沈墨唇邊帶著濃濃笑意,伸出中指在她濕潤的地方不停地研磨打圈,聽著她低聲的嗚咽聲、哭泣聲,沈墨覺得自己似乎更加不清醒了。

  他真的醉了,所以才找到了這個寶貝,他的指尖沿著她的內褲的邊緣探入,手指立即便撫到那柔嫩濕潤的花瓣,那液體黏黏的,沾濕了他的手,他的眼眸變得更加幽深黑暗,「真是個多水的女孩兒。」

  他淺淺地試探了幾下,發現她的幽謐處很緊,不小心太過用力,她的纖眉便會皺起來,他想要憐惜她,動作便更加輕柔緩慢。剛開始女孩還有些抗拒,過了一會兒,便覺得私處有大量的蜜液湧出,教她情不自禁地地弓起身子去迎合他的手,沈墨滿意極了,那比花瓣還要柔軟的紅唇緩緩綻放開來,唇邊噙著好看的笑容,吐出邪惡的話語:「味道好嗎?」女孩子閉上了眼睛,唔了一聲。

  「讓我好好看看妳。」沈墨他本來只是準備玩玩而已,沒有想到自己真的被她吸引,渾身都被慾望包圍,再也放不開,他很清楚自己此刻的想法,今天他一定要得到她,將自己那腫漲的慾望進入那多汁的花穴裡。

  他將她拉過到自己的雙腿上坐著,用膝蓋分開她緊閉著的雙腿,口貼著她的耳朵不住地誘哄著,他伸手將她被水漬沾滿的內褲扯了下去,瞬間,女孩的私處就直接曝露在空氣之中,女孩子更緊閉雙眼,因為她不知道怎麼面對接下去發生的事情,她太害羞了,沈墨掐住她的下巴,誘哄著她:「乖女孩,把眼睛睜開,看我怎麼玩弄妳。」

  邪惡的話讓她全身都染上鮮紅的色彩,每一處肌膚都開始戰慄,她不想聽他的話,他的話好令她害羞,可是他似乎並不如她所願,繼續道:「若是不乖乖聽話,醉酒的我,可能會玩壞妳哦。」她的睫毛顫顫巍巍地抖動了一下,緩緩地掀開了迷濛的眼眸,那漂亮的眼中帶著迷濛的水霧,跟小鹿的眼睛一般。

  他用力地抓緊她,修長的指尖挑弄著她的花唇,不住地沿著那細小的縫隙移動,她哪裡經歷過這些?只能難受又舒服地扭動著自己,那潺潺流水就從她那漂亮的花園裡流淌下來,將被單弄得濕答答的,直教她看得臉紅心跳、不知所措,沈墨很滿意這個效果,唇邊笑意越發深濃,挑了一抹香甜的蜜液放在她的唇邊,不顧她的反對深入到她的口中,「嚐嚐妳自己的味道。」

  她剛想反抗,他的手便快速地放進去,然後將自己柔嫩的唇就覆蓋了上去,給了她一記長長的法式深吻,羞澀的滋味在她的口腔中慢慢瀰漫開來,她發現她並不排斥這種味道,此時她再支撐不住自己,軟了身子。

  她本以為這就是結束,卻見他更加惡劣地玩弄她,手指往她的花唇中探入的更深,胡亂地攪動,揉揉那細小的花珠,她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快要爆炸了,她不住地扭著自己的身體磨蹭著,想要得到些什麼,可是他就是不給她,慢條斯理地重複著上面的動作。

  玩弄著她細嫩的花核,不住地褻玩揉捏,其他的幾個手指有意無意地滑過那嬌嫩的花瓣,另外一隻手指則在花穴口做一些邪惡的動作,將她流淌出來的液體往裡擠壓,「聽到了沒有,這些,都是寶貝妳流下來東西。」她羞澀地不敢回應,臉色越來越紅,他每一個動作都讓女孩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快感一波波朝她襲來,再也顧不得羞恥,呻吟聲越發大聲起來。

  沈墨知道自己是撿到寶了,居然碰到了這麼一個敏感而又生澀的小東西,她的臉上雖然有著亂七八糟的色彩,卻不影響他欣賞她嬌媚的表情,她難受地扭動著自己,輕輕一個動作就讓他著了迷,他翹起了唇,「我讓妳去天堂好不好?」

  沈墨加快手上的動作,快速地揉捏著她敏感的花珠,在她的花縫裡橫掃,女孩子的思想變得空白,她只知道自己被一股洶湧狂亂的情潮弄得全身抽搐且無力,但是這種劇烈的抖動讓她覺得好快樂,她癱軟在他的懷裡,嬌媚的小嘴裡劇烈地喘氣,眼睛微瞇,似乎很是享受,她呵了一聲,「結束了嗎?」

  「舒服嗎?」他不答反問,上下打量著她,見她羞澀的點了點頭,那雙桃花眼妖豔幽暗,若同充滿誘惑的無底洞。

  他貼著她的耳朵輕聲道:「那只是一個開始,現在要輪到我了。」說完他將她推到床上,女孩躺在床上,此時的她還在高潮的延續中,胸部劇烈地起伏著,那美麗的乳房不住晃動著,惹人垂涎。

  她瞇眼看他,他將身上的黑色內褲脫去,那傲人的長物軒昂地立在那兒,她不可思議地張大了嘴,這是她第一次見到男人的特徵,那麼粗、那麼大,他靈活的指尖在她的花穴口探了探,「很濕、很滑。」他覆在她身上,輕聲道:「剛開始會有一點疼,忍一忍。」他沉下自己的身體,狠狠地刺了進去,一點兒猶豫都沒有。

  女孩的臉色當下變得蒼白,豆大的淚珠從漂亮的眼眸裡滾落,剛才她還在享受那無與倫比的美妙滋味,怎麼下一秒她就像是在受刑,那鋒利的利刃刺入,讓她感到自己被分成了兩半,快要死了一樣。

  她的緊窒也讓他感到不好受,兩人的身上臉上都是汗,可是誰都沒有動,空氣一下子就如靜止了一般,他突然笑了起來,低頭親吻著她的額頭,「乖女孩,這樣的痛,一下就過去了,別怕。」

  他見她忍受過來了,便開始緩緩地抽動自己,她太緊了,他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苦笑道,「妳咬得我好緊,動都動不了。」

  第二章

  女孩蒼白著臉,忍著痛,捶打著他的背,聲音中有絲絲哭腔,「你真壞,你欺負我,好疼、好疼,嗚嗚……」淚水將她臉上的妝哭得更花,雖然此刻的她髒髒的,可是他知道她是個很漂亮的孩子,因為她的五官精緻,特別是那雙眼睛,顧盼生輝,惹人憐愛。

  他的動作由慢到快,動作更加速度,女孩剛開始還覺得疼,不過片刻便覺得自己的身子不住地分泌著愛液,甬道也變得更加濕潤,下身也一收一縮起來,這惹得沈墨更加忍不住自己,抽插得越是迅速,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二十分鐘後,他覺得自己快要到爆發的點了,而此刻女孩已經是大汗淋漓,眼冒金星、腦子裡一片空白,整個人都已經麻痺,沈墨停頓了一下,低頭著親吻著她的脖子、鎖骨、乳房,「滿足了嗎?」

  女孩子的嗓子都已經喊啞了,說不出話,接下去沈墨便開始衝刺,速度很快,女孩覺得整個人都瀕臨到極限,她全身的弦都快要崩斷了,她大聲地哭了出來,「不要了、不要了,嗚嗚……」沈墨感受到她私處快速的抽插,性感地哼了一聲,用力地往她的身體裡一頂,將自己射在她身體的深處,女孩被這股瘋狂的快感嚇住了,哆嗦地釋放了自己,許久之後才睜開眼,發現他也睜著眼睛看她,兩人對視了一眼,女孩害羞地忙將臉別開。

  「要用毛巾擦擦臉嗎?」沈墨看了看她。

  「我想去洗澡。」女孩子也覺得不好意思,剛才她真的是快樂到了極點,但是她哭得好丟臉。

  「好,我們一起。」沈墨不正經地一笑,抱起她跌跌撞撞地往浴室走。不知道是因為他還在醉酒中,還是他剛才太用力有些腿軟。

  沈墨一將女孩放下,她的雙腿一軟坐到了冰涼的瓷磚上,沈墨笑了笑,將她抱到水龍頭下,溫暖的水流淌下來,女孩啊了一聲,頭髮身子都被打濕了。

  沈墨用手在她身上亂摸,摸著摸著就摸到下面來了,他讓她靠在牆上,壞笑道:「我幫妳。」他洗得很仔細,一邊洗一邊摸,洗著洗著就洗下面去了,手指又開始在她花穴口打轉。女孩害怕,緊緊地併著雙腿,她吃不消了,沈墨卻不放過她,他蹲在地上,唇在她的大腿上遊移,抬起頭,對著她曖昧的笑:「真的不要嗎?」

  「不。」女孩堅定地說著。

  沈墨笑了一聲,眼睛繼續盯著她大腿看,突然看到她右邊大腿根處有一個花瓣型的胎記,不由地親了親,突然雙手握住她兩個腳窩往兩旁一扯,然後唇就覆了上去,女孩子啊的一聲整個人就傻了,只覺得那裡有個暖暖、軟呼呼的東西在她那裡掃來掃去的,她嚇得下意識就要推開他的腦袋,沈墨可不依她,用力地吸住了她細小的花核,用舌尖挑撥勾弄起來。

  女孩尖叫,她才剛經歷情事不久,哪裡經得起這種快慰?只是不停地叫著,「不要、不要……」她只覺得小腹酸澀到不行,花穴深處再一次湧出大量的蜜液,他的舌頭和嘴唇給她帶來越來越多的快感,女孩很快就適應了這種快樂,她的雙腿哆嗦著、顫抖著幾乎要站不住了,她往身後靠去,讓牆壁支撐著她,她閉著眼睛,享受著他對她的疼愛。

  他又用了一些力氣,似要將她吸進去一半,他的雙臂抱著,手指從後面往前探,撥開她的花瓣,不住地擠壓著那又濕又熱的液體,他將頭往下移了一些,舌頭順著她的花液進入她的花穴,那剛剛被撫慰過的地方,有些紅腫,可是依舊是很敏感,被這麼一撩撥,她再也受不了了,用力地按住他的頭,他的舌頭好短,無法讓她的深處更多的撫慰,好難受,好想要一個更深的東西。

  她只是呻吟著,不住地低叫著,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這種感覺很撩人,卻撓不著最深處的快慰,他的頭往後微仰,她卻緊緊地抱住他,想將他按到最深的地方去,沈墨抬起頭來有些得意地朝著她笑,「妳想要悶死我嗎?壞女孩。」說著他就站了起來。

  他再看她的時候,女孩特別不好意思,方才的她顯得好淫蕩,如此想著,臉越發紅了。雖然此刻她臉上的妝容已經被水沖洗得乾乾淨淨,可是此刻浴室中的燈光顯得很是朦朧,沈墨還是看不太清楚她的長相。

  他靠近她,用力地吻著她的唇,勾勒著她的唇形,靈活的舌頭在她的唇上脖子上遊走,水從他們的頭頂上流淌下來,迷濛了眼睛,這世界上的一切都顯得模糊了,沈墨將她掉轉了個頭,讓她微微彎下身子,掰開她的臀瓣直接從後面插入,女孩已經沒有多少力氣,只是哼哼唧唧地發出不明的聲音來,因為水流,吧答吧答的撞擊聲就顯得越大聲,溫熱的水打在他們交合的地方,兩人的柔嫩幾乎受不起這種刺激,沈墨一邊享受著這種歡愉一邊道:「我們換個姿勢。」

  他將她的雙腿都抬起來放到自己的腰上,將她的背抵在瓷磚上,越發賣力地抽插起來,女孩子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呻吟地在他耳邊一邊吟哦一邊斷斷續續地說道:「謝謝你,給、給了我一個美好的、美好的晚上。」

  「如果妳喜歡,以後妳可以來找我。」沈墨親吻著她的細嫩的耳垂,含在口中不住地吞吐憐愛。

  「不行,」她斷斷續續道:「等會兒把燈關掉,我、我不想你認出我來,也不想在未來的日子裡還跟你有聯繫。」

  「為什麼?」沈墨似乎有些不悅,將自己用力地插入她的身體,狠狠地刺中她最敏感的一點,女孩高聲尖叫:「因為、因為我有自己的原則。」

  沈墨也不作聲,淡淡地笑了笑,應了一聲,每個人都有自己遵守的規則,他不必要去破壞,他的下身越發賣力,雙手扣在她的兩瓣屁股上不住地揉弄著,不斷地地扭動著腰部一次比一次地讓自己更伸入進去,女孩子的思緒逐漸模糊了去,呢喃著:「啊,不行了、不行了……」

  一陣悶哼的聲音,沈墨將自己狠狠地埋進去,然後釋放了自己,他拿了毛巾將兩人身上擦乾淨,抱著她回房間,在將她放到床上的時候,他聽話的關掉了燈。

  這一夜的沈墨,抱著一個陌生的女孩子,聞著她身上恬淡的清香味安然入睡。次日清晨,因為公事他必須要離開,走之前,他留了一張電話號碼紙條,並且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吻她的唇,因為房間拉上了窗簾的關係,很暗,所以他依舊沒有看到她長什麼樣子,他想,若是未來有緣,他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 ◎ ◎

  沈墨此時躺在床上,想起那個銷魂的晚上,覺得心情十分燥熱。

  那天的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在這五年裡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這個該死的女人,讓他嚐過一次旖旎的夜晚之後,竟然也帶走了他無數個旖旎的夜晚,他一定要找到她,然後狠狠地榨乾她。

  沈墨如此想著,腦中想著若是見了她,該做些什麼,可是他未曾見過她的臉,也不知道她任何聯繫方式,想到這,沈墨便突然有些心灰意冷,那個夜晚的妖精,肯定是上天派過來的,什麼時候才會再來找他呢?至少他給了她電話號碼的不是嗎?沈墨漸漸沉入夢鄉,一覺睡到天亮。

  沈墨是一名服裝設計師,他年紀輕輕就已經坐到了頂級設計師這個位置,如今事業中心都在法國,無論住在哪兒他都覺得沒有差,因為沒有一個地方讓他有駐紮的理由。

  這次是被媽媽以身體不好為理由騙回了台北,他媽媽這次是玩真的,不擇手段的將他騙了回來。

  沈墨從小就沒讓她安心過,這孩子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長得比女孩子還要好看,那雙桃花眼又勾人,才五、六歲的時候,身旁女孩子就一大堆,他還左擁右抱亂親一氣,不過稍微長大一點,旁邊卻連一個女孩子也沒有了,整天只會跟凌荀混在一起,害怕沈墨真的會變成同性戀,於是沈夫人便將他給送到國外去了。

  沒有想到這個孩子偶爾回國時,還是不停的跑去找凌荀,平日裡也沒有斷了聯繫,為此,她對他多唸叨了幾句,他一整個不耐煩,就直接跑到國外找了份工作,居然連回家都覺得麻煩,所以這次她以生病為由,終於是把他騙了回來,騙回來以後就不打算再讓他出國了,先是準備讓他繼承家族企業,然後再娶個媳婦,生幾個孫子,瞧他都一把年紀了,實在是不能再隨意放任下去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