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和總裁同居的日子《中》
【4.6折】和總裁同居的日子《中》

終於,杜蕾絲這塊臭豆腐還是被總裁大人給吃下肚了! 杜蕾絲有點害羞的看向吃完豆腐的廉駿, 居、居然沒什麼反應? 還慢慢的幫她穿好衣服! 等一下,言情小說不是說,這種時候, 男主角不是應該再次撲倒女主角的嗎? 難道是嫌她這塊豆腐太臭, 不想買帳? 就說她沒那麼好運嘛! 猜不透廉駿的想法就算了, 還笨到扭傷了腳! 看吧,把總裁大人氣的連家都不回、床都不上了! 面對這樣故意冷落的廉駿,杜蕾絲心澀澀的, 好像突然懷念起那顆溫暖的抱枕…… 好吧!作為新時代女性,該往前衝時絕不退縮, 勇敢面對眼前的天神總裁,結果卻是她「騎虎難下」…… 看來廉駿可不打算讓投懷送抱的她下床了!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憶錦
出版日期:
2010/05/2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8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8
銷量:20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8
銷量:26
恰恰小蠻妻
NT$88
銷量:42
離婚後再愛
NT$88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8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8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8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8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8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8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8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8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5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終於,杜蕾絲這塊臭豆腐還是被總裁大人給吃下肚了!
杜蕾絲有點害羞的看向吃完豆腐的廉駿, 居、居然沒什麼反應?
還慢慢的幫她穿好衣服! 等一下,言情小說不是說,這種時候,
男主角不是應該再次撲倒女主角的嗎? 難道是嫌她這塊豆腐太臭,
不想買帳? 就說她沒那麼好運嘛! 猜不透廉駿的想法就算了,
還笨到扭傷了腳! 看吧,把總裁大人氣的連家都不回、床都不上了!
面對這樣故意冷落的廉駿,杜蕾絲心澀澀的,
好像突然懷念起那顆溫暖的抱枕……
好吧!作為新時代女性,該往前衝時絕不退縮,
勇敢面對眼前的天神總裁,結果卻是她「騎虎難下」……
看來廉駿可不打算讓投懷送抱的她下床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舉凡言情小說的情節,男女主角圈圈叉叉後的第二天,一定會是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女主角醒來,聽見浴室裡嘩嘩的流水聲,正胡思亂想之際,男主角圍著浴巾從浴室裡出來,用柔情似水的目光望著女主角,寵溺地詢問:「還痛嗎?」然後女主雙頰緋紅,低頭垂目,心頭小鹿亂撞。

  此情此景,看得男主角忍不住又把女主角推倒在床,順便露出萬年不變的邪魅笑容:「妳好香,我想再嚐一次……」接下去就再來一次啦!

  小說裡是這麼寫的,杜蕾絲也是這麼想的,於是當她睜開眼看到窗外透進來明媚的陽光,聽到房門外傳來嘩嘩的水聲時,她開始情緒焦躁。

  回想昨晚那個驚心動魄,異常血腥殘暴的夜晚,杜蕾絲就開始忿忿不平,氣血彷彿從腳底板一直沖到頭頂,要死的是,她發現自己還在渾身發熱,他在她身體裡面來回動作的感覺再度湧了上來,真實得讓她想把自己掐死。

  過去她總以為總裁大人是個尖酸刻薄、霸道、有仇必報的男人,沒想到經過昨晚她才發現,原來尖酸不過是小CASE,刻薄頂多算個小蝦米,霸道也在她承受範圍之內,總裁大人最惡劣的本質原來是流氓!

  他怎麼能不經她同意就把人往床上推呢?推了就算了,竟然堵她的嘴,堵住了又舔,舔完了又啃,啃完了還……不行了,再想下去她又要流鼻血了。

  其實這還不是杜蕾絲最鬱悶的,她最鬱悶的是,光顧著讓總裁大人吃乾抹淨,自己竟然連一點豆腐渣都沒有吃到,就連傳說中那個草莓型的胎記都沒能看到!

  嗚呼哀哉!嗚呼哀哉啊!悲痛之餘,有個聲音在心中吶喊,這麼慘烈的事情,絕對不能再發生第二次了!於是,杜蕾絲決定在總裁大人洗完澡出來前,趕快溜人!

  她裹著被子,迅速從床上爬起來,目光四下搜索,看到了橫屍在床邊的衣物,以及散落一地的鈕釦,臉唰得一下紅了……

  總裁大人買品質這麼差的衣服給她,擺明了是方便脫卸嘛!還說不是流氓?簡直就是淫魔!

  由於昨天的衣服已經不能穿了,杜蕾絲只好裹著被子一跳一跳地去拿其他衣服,正在此時,房外的水聲已經消失,總裁大人洗完澡了!

  杜蕾絲一著急,也顧不著找自己的衣服了,順手拿起床頭的白色襯衫,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迅速穿上,才穿上她就囧了,這件好像是……總裁大人的衣服……

  被人吃了一晚上,起來還穿人家的衣服,擺明了是告訴人家,你再來吃我一次吧!杜蕾絲,妳怎麼這麼笨啊妳!

  在心中狠狠罵了自己之後,杜蕾絲又開始脫衣服,無論如何不能助長了流氓的囂張氣焰!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當襯衫的釦子解到一半時,房間的門忽然打開了,廉駿穿著一件浴袍出現在門口,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從門外照進來的陽光,綿長的眼神緊緊地盯著她。

  杜蕾絲石化了。

  見了她,他沒說什麼,只是慢慢走進來,直到來到她的跟前,方才高大的身影這回全遮在了她的身上,灼熱的目光似要將她化掉,眼角那抹似有似無的笑叫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看吧!跟小說裡說的一樣,又要被吃了吧?被吃一次那是意外,再吃一次,妳這輩子都別想逃出總裁大人的魔爪了!杜蕾絲啊杜蕾絲,妳看了那麼多言情,妳白看了妳!

  就在杜蕾絲無比絕望地時候,廉駿忽然抬起手,修長的手指按住了她由於震驚而未能從鈕釦上離開的手。

  一顆、兩顆、三顆……

  咦!總裁大人怎麼沒解她釦子?他非但不解開,反而幫著她一顆一顆把剛才解開的釦子扣回去,扣好之後還整理她襯衫的領口,仔細將昨晚留在她脖子上深深淺淺的紅印子遮住。

  面對這樣不按普通言情發展的情節,杜蕾絲有點懵,難不成是因為總裁大人昨晚黑燈瞎火地沒看清楚,等早上一看,才發現昨天吃的不是白豆腐,而是塊臭豆腐,所以後悔了?這麼一想,杜蕾絲頓時惱羞成怒。

  靠!臭豆腐也是豆腐啊!菜市場裡,臭豆腐要比白豆腐貴好幾倍呢!你想不負責任?想都別想!風在吼,馬在嘯,杜蕾絲在咆哮!

  她正要憤怒,突然,一個比她更憤怒的童聲響起:「妳怎麼會在這兒?」

  杜蕾絲一驚,才醞釀好的怒火全都被壓了下去,再看站在門外那個小巧玲瓏的身影,她的嘴巴頓時張成了O型,那人竟是郝公主!

  杏目瞪得滾圓,水汪汪的大眼睛噴射著怒火,身穿粉紅色中式小旗袍的郝公主站在房門口,手裡的兔子被她捏得都快變了形。

  身後,老余笑呵呵地站著:「少爺、少夫人,我們來接你們回去。」怪不得總裁大人剛才要幫她把衣服穿好,原來是老余來接他們「出獄」了。可是接就接吧,幹嘛把這小祖宗帶來?一看到郝公主,杜蕾絲就一個腦袋兩個大了,隱約覺得會發生什麼事情似的。

  果然,郝公主將手裡的兔子一扔,衝了過來,指著杜蕾絲大叫:「妳怎麼會在我表哥的房間裡?妳……妳身上穿的是什麼?」杜蕾絲受了驚嚇,忍不住往廉駿身後躲了躲。

  感覺到身後這個女人無意識中表現出對自己的依賴,廉駿心情忽然大好。

  「公主。」低沉而有力的聲音,一下子就把小祖宗給鎮住了。

  「表哥……」小惡魔瞬間化身成小公主,水靈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甜甜的聲音嫩得都能掐出水來,別提有多討人喜歡了。

  要不是深刻體會過這小祖宗的惡劣本質,杜蕾絲只道是自己剛才看走眼了呢。

  「表哥,她為什麼會在你房裡?」郝公主奶聲奶氣地問。

  廉駿溫柔一笑,語氣也跟著柔和下來:「因為她是妳表嫂啊。」隨著那柔柔的聲音響起,杜蕾絲晃了神。

  從來沒有看過總裁大人那麼和煦的笑容,更別說那麼溫柔的聲音了,剛才還覺得已經徹底瞭解了他的本質,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又覺得他陌生了呢?心裡忽然有種澀澀的滋味。

  「她才不是呢!你們明明是要離婚的!」郝公主氣勢凌厲。

  「誰跟妳說我們要離婚的?」廉駿的語氣瞬間冷了下來。

  郝公主手指著杜蕾絲:「就是她!」

  「不是我、不是我……」杜蕾絲連忙擺手!完了,總裁大人要是知道她在小祖宗面前發過如果不離婚就生兒子沒屁眼那麼惡毒的誓言,不知道會不會氣到吐血。

  「妳騙人!」郝公主叫了起來:「妳那天明明答應我的!妳說要是不離婚就……唔……」嘴巴被杜蕾絲捂住了。

  「我是開玩笑的啦,你別聽她說的,呵呵……呵呵……」她笑得心虛,冷不防被小傢伙狠狠咬了一口,「哎呦」一聲鬆開了手。

  「表哥,她當著我的面說要跟你離婚的,我不騙你!」郝公主說完,氣鼓鼓地看著杜蕾絲:「妳這個壞蛋,連小孩子都要騙!根本不配作我表嫂!大壞蛋、大壞蛋、大壞蛋!」

  「……」杜蕾絲無言了。

  「別說了。」廉駿驟然打斷郝公主的指責,那聲音冷得有些可怕。

  「表哥……」郝公主一下子淚眼汪汪,滿臉委屈。

  「我……」杜蕾絲開口。

  「怎麼這點事都要哭?」廉駿俯下身,手指捏了捏小傢伙的臉,語氣軟了下來,「跟表哥一起回家好不好?」

  「那個……我其實……」杜蕾絲繼續插嘴。

  「好!」小傢伙笑得開心,彎彎的眼眉上還掛著淚珠兒。

  杜蕾絲:「其實……」

  「老余,我們走吧。」廉駿看了眼老余。

  「是,少爺!」

  郝公主拉著廉駿的手,蹦蹦跳跳往外走:「哦耶,回家了!」

  杜蕾絲:「……」就這樣,說錯話的杜蕾絲同學終於被總裁大人徹底無視了。

  好好一場圈圈叉叉後再圈圈叉叉的言情戲,驟然演變成一場表妹橫刀奪愛,女主角忍氣吞聲的狗血肥皂劇,只能說人生的舞台實在是太廣闊了!


◎       ◎       ◎


  大好的晚上,別家的富太太估計正圍著桌子打麻將,就算是社區裡整天罵自個老公沒用的歐巴桑,估計這個時候也正嗑著瓜子看電視,唯獨杜蕾絲才剛升級成名副其實的總裁夫人,卻盤腿坐在床上打小人。

  打小人的道具就是床頭的狗熊玩偶,外加一隻拖鞋,「打你個小人頭,叫你不理我!」杜蕾絲打一下,就回想起今天早上從酒店出來,總裁大人就再也沒理自己一聲,跟不認
  識她似的,也不想想昨晚是怎麼對她的,果然給朱瑤菲說對了,有錢的男人都不可靠!

  「打你個小人手,讓你抱表妹!」總裁大人不理她也就算了,竟然還抱著那可惡的郝公主,一臉好好表哥的樣子,和對她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把那個小惡魔得意的喲,尾巴都要翹上天了,看她的眼神跟看小三似的。

  妳才是小三,你們全家都是小三!杜蕾絲在心中吶喊著,又狠狠拿起拖鞋打了一下熊肚子:「打你個小人肚,讓你有飯吃!」說起來就氣,自己昨晚好歹也那麼配合的做了劇烈運動,總裁大人竟然連個菜都不夾一下,光讓郝公主多吃點蔬菜,補充營養,害得她在旁邊看得胃口全無,飯沒吃就氣沖沖地跑上樓了,遇到這麼惡劣的男人,真是氣都氣飽了。

  「打你個小人腳,叫你不上來追我!」她氣衝衝地扔下筷子上樓,把門關得那麼響,總裁大人竟然連追都沒有追上來,還跟著那郝公主在樓下有說有笑地吃飯。

  蒼天啊、大地啊!總裁大人帶個狐狸精來氣她也就算了,為什麼對手會是個七八歲的黃毛小蘿莉?最過份的是,連奶都沒斷的娃兒,竟讓她輸得一敗塗地!

  悲哀啊、悲哀!

  於是乎,杜蕾絲又想起一句話:「雖然是個小墳頭,但是至少有塊容身之地吧?總比等老公包了二奶,讓別的女人躺在妳的豪華陵墓裡頭,自己曝屍荒野好吧?」她現在這狀態,離棄屍荒野也不遠了。

  越想越氣,忍不住拿著拖鞋拼了命的打,打得手都快抽筋了,這才聽到身後有個無奈的聲音響起:「妳打夠了沒?」打得太亢奮,連廉駿開門進來,站在身後都沒有發現,只能說人一旦心理扭曲,就很容易進入自我封閉的變態境界。

  杜蕾絲自然是嚇了一跳:「你……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就在妳打我手的時候。」

  「……」

  「怎麼不打了?」廉駿說著,隨意往她床上一坐。

  杜蕾絲明顯感覺到一邊的床往下陷了陷,心情不由得緊張起來。但緊張歸緊張,滿肚子的怒氣還是消不了的,便死鴨子嘴硬道:「我又沒讓你坐下,你出去啦!」廉駿笑而不語,只用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盯著她,看得人心裡發毛。

  「你出去陪你的好表妹,別杵在我這兒,男女授受不親!」杜蕾絲說著,伸手去推他,冷不丁手就被握住了。

  「第一,這屋子是我的,我想坐哪兒就坐哪兒;第二,我已經叫小方把公主送回去了;第三……」廉駿說到這兒便不再說下去了,只用灼灼的目光盯著杜蕾絲,手上的力道加深了幾分,將她的小手全然捏在自己的掌中。

  這曖昧的動作,又讓杜蕾絲想起了昨天晚上那香豔刺激的畫面,急忙想把手抽回來,卻怎麼用力都抽不回來。

  這時候,她腦內的言情細胞再次運動開來了,這個時候總裁大人要稍稍用一下力道,她鐵定整個人都跌進他懷裡了,到那時候要是再想掙脫出來,簡直比登天還難。

  總裁大人想吃第二回豆腐是擺明了的,可是她今兒個一天的氣還沒消,怎麼能讓總裁大人再佔便宜?於是乾脆顧左右而言他:「你說……你把郝公主送走了?」

  「沒錯。」廉駿點點頭,微微側身,將一條腿擱在另一條腿上,看似隨意的動作,但那隻抓著她的手就是沒放開。

  「為什麼?小祖宗……不是!小公主不是說要住一段時間嗎?」

  「沒錯,不過我沒同意。」

  此時,杜蕾絲的好奇也上來了,顧不著自己的手給人抓著,停了停身子,問:「為什麼?」總裁大人不是很喜歡這個表妹嗎?光看她的眼神就特別溫柔、特別寵愛。

  「妳不是不喜歡她?」

  啊?杜蕾絲一楞,隨即反應過來,低著頭道:「我哪有……」果然什麼情緒都逃不出總裁大人的火眼金睛,她現在真覺得自己有點像白骨精了。

  「妳沒有不喜歡她,那妳就是……吃她的醋?」

  這一問,杜蕾絲的臉愈發熱乎,腦袋垂得更低了,聲若蚊蠅:「你胡說……」好吧,她承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點酸溜溜的,不過很大一部份情緒還是因為總裁大人惡劣的態度,哪有人隨隨便便把人吃了,連問都不問一聲的?

  源源不絕的體溫從被緊握著的手上傳來,沿著手臂全都感覺燙燙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知是生氣多一點,還是欣喜多一點。

  見她那樣,廉駿原本心裡的氣也便沒了,他也知道這丫頭說話沒個準,說不定是郝公主怎麼逼她說出來的呢。可是一見她默認了,就是打心裡的不舒服,只想略略罰她一下,叫她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但一見她整天扳著張臉,委屈得都快哭出來,又覺得有些不忍心,所以剛才郝公主哭著嚷著要留下來,他也沒心軟,畢竟誰該留,誰不該留,他心裡可是清楚的很。

  廉駿暗自歎了口氣,頗有些無奈,正想開口說些什麼,杜蕾絲卻先他一步抬起頭來:「我餓了。」心結既然解開了,肚子裡的氣自然也就沒了,肚子裡沒了氣,立即就覺得餓了。千怪萬怪,都怪總裁大人,害得她氣得連飯都吃不下。

  「起來,我讓吳嫂給妳燉了雞湯。」


◎       ◎       ◎


  吳嫂這回燉的是當歸雞湯,甚是美味,杜蕾絲一連喝了三碗,還覺得意猶未盡,廉駿在一旁默不作聲地看著。

  吃得飽了,杜蕾絲摸了摸吃飽的肚子,這才想起自己只顧著吃,也沒跟總裁大人客氣一下,太沒有禮貌了,於是笑嘻嘻道:「你要不要來一碗?味道很好。」

  廉駿搖搖頭:「妳多吃一點。」

  「我已經飽了。」杜蕾絲拍拍肚子,果然圓了一圈。

  「再吃一點吧,這湯補血。」補血?杜蕾絲想起昨晚,臉又有點發燙。

  此時,廉駿已經動手,又幫她盛了一碗湯,擺在面前:「多吃點,妳太瘦了。」

  瘦?杜蕾絲低頭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雖然骨架子小了點,不過肉還是有的,特別是嫁給總裁大人之後,伙食好了,體重也有明顯上升。

  「不瘦了,你瞧我的胳膊,全是肉!」杜蕾絲舉起手。

  「瘦!」廉駿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胳膊,搖頭,「抱起來,不舒服。」

  哢嚓,某人有種碎裂的感覺,算了,還是低頭喝她的雞湯吧。

  一喝再喝,真的喝撐了。

  「我我我……我要上廁所!」杜蕾絲抱著肚子,直往廁所裡奔,期間由於太著急,拖鞋都掉了一隻,順帶還推到了老余最愛的那只琺瑯彩花瓶!

  「哎呦!我的花瓶!」某個黑暗的角落裡的老余,老淚縱橫。

  「噓!」吳嫂作了個噤聲了手勢,低聲道:「你不要命啦?要讓少爺看到我們在偷看,非扣我們的工資不可!」老余忙捂住嘴巴,可憐巴巴地點點頭。

  作孽啊!自從他今天早上像老夫人彙報了小倆口的進展之後,老夫人大為欣喜。原以為既然兩個人終於定下來了,就再也不用奉命監視了,沒想到老夫人一高興,老年人的八卦心又上來了,硬是要知道小倆口的親密細節,可憐余管家都快六十歲的人了,吳嫂也五十好幾了,兩個老不正經的躲在暗處偷偷看小輩親熱,真是丟老臉啊!

  可憐老余在暗處抹著一把鼻涕一把淚,廉駿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朝洗手間走去,走到門口處,杜蕾絲白著一張臉出來了。

  廉駿一個順勢,將她按在了牆壁上,突如其來的動作,把杜蕾絲嚇了一跳:「你、你幹什麼?」不會吧!難道真應驗了那句話,殺頭前的最後一頓飽飯?

  「吃飽了?」廉駿挑眉問。

  果然是要餵飽了她再吃了她!杜蕾絲頓時覺得自己有點像一頭豬,開開心心的被人養著,吃得白白胖胖的,才發現原來主人是要吃她。

  「沒……」她拼命地搖頭。

  廉駿將她控在雙臂之間,繼而伸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以後還敢不敢再說那樣的話了?」

  「什、什麼話?」一緊張,有點懵。

  「嗯?」廉駿已經瞇起了眼睛。

  「不敢了、不敢了!」杜蕾絲急忙搖頭,管他什麼話呢,搖了頭再說。

  「要是再說呢?」

  「再、再說就……」心一急,嘴一快,杜蕾絲脫口而出:「再說就生兒子沒屁眼!」

  廉駿的臉一下子就黑了,揚起手:「妳要是再敢拿我兒子發誓,小心妳的屁股!」

  「不敢了、不敢了!」罵罵,罵你個頭,我早就說了不止一遍了……不對!什麼叫你的兒子?明明是我的兒子……哎呦!這是什麼跟什麼呀?杜蕾絲正在糾結著到底兒子是誰的問題,卻見總裁大人忽然抓住她的手,往樓上走。

  「幹……幹什麼?」

  「回房,生兒子。」

  啊?杜蕾絲反應過來,臉色乍紅,急忙拖著腳步不肯走,「不行,不能去!」

  「為什麼?」廉駿的臉又陰了下來。

  杜蕾絲支支吾吾道:「剛才……有個親戚來看我……」

  廉駿不滿:「什麼親戚?」

  她紅著臉抬起頭,尷尬地看著他:「大、大姨媽……」

 

第二章


  大姨媽突然造訪,原本是女人一個月裡最難受的幾天,卻偏偏成了杜蕾絲最享受的日子。不但有吳嫂天天燉當歸燉雞給她補血,最重要的是,總裁大人都不敢動她,正應了那句廣告詞,更乾、更爽、更安心。

  其實杜蕾絲雖然情商低了一點,但是言情小說她還是沒有少看的,總裁大人自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之後,便對她特別好。

  好到什麼程度呢?打個比方,以前說話一不小心就會惹總裁大人不高興,可現在呢,她有事忍不住在老余面前抱怨幾句總裁大人的不是,不小心被聽見了,他也只是笑笑不說話,以前總裁大人說話總扳著臉,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會常對著她笑了,並且這種笑容看起來不像是隱藏著什麼陰謀。

  再再比如說,過去總裁大人出門從來都不跟她打招呼,現在每天早上都要多少囑咐兩句,才會出門,總之,總裁大人就是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偏偏這樣的好,叫杜蕾絲有些措手不及。每每撞上廉駿那深不見底的眼神,她就忍不住緊張,一見到他朝自己靠過來,都會不由自主地想避開,就連聽到他沉穩的腳步聲,都
  會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

  這麼過了幾天,一向好吃好喝好睡的杜蕾絲差點患上神經衰弱。

  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著想,杜蕾絲決定去問一下百度大神。

  問題是這樣的:「假如有個人一直對我很霸道,沒事就擺臉色給我看,還強迫我做自己不願做的事情,可是忽然有一天,他開始對我很好,也不生我氣了,還經常對我笑,我卻覺得很不習慣,這是為什麼呢?」署名是「我煩我煩我很煩」。

  發帖幾小時後,回帖紛飛。

  署名「我愛天涯」的網友回答:「外事不決問谷歌,內事不決問百度,像妳這樣的房事,應該問天涯!姐妹們,天涯歡迎您!」

  杜蕾絲心想,房妳個頭啊房事!

  署名「我才是真萬峰」的網友回答:「這位婦女,妳心思又活絡了是吧?」

  杜蕾絲心想,你是萬峰,我還韓喬生呢!小心我一腳凌空抽射,頂個頭球撞死你!

  署名「候總」的網友回答:「妳這樣是因為受到了手機輻射,快來購買我們公司的藍寶石鏡面手機,純義大利工藝,名師設計,九十九顆施華洛世奇水晶鑲嵌,保證零輻射。現價只賣九百九十九,前二十位發進郵件的網友,再降三百元,只賣六百九十九!什麼?妳還嫌貴,那我們再送妳藍芽耳機……」

  杜蕾絲心想,老闆,來碗內牛流麵!

  署名「小皮鞭」的網友回答:「不用說了,妳這種情況擺明了就是有受虐傾向,承認吧!其實妳是個M!」

  杜蕾絲心裡無語了……

  這樣亂七八糟的答覆翻了一遍,杜蕾絲還是沒能把心裡的煩惱解開,正欲放棄之際,卻發現不知何時又多了一條回覆。

  「依我看,那個人是愛上妳了。」署名,紫霞仙子。

  看到這條回覆的時候,杜蕾絲著實嚇了一大跳,總裁大人愛上自己了?這、這怎麼可能?單從外表來說,總裁大人有四分之一的義大利血統,集東方的尊貴氣質和西方的性感與一身,不說那張臉,就光那六塊腹肌,她就已經不知道飆了幾次鼻血了;而她呢?相貌平平、身材平平、胸部平平,總之好像哪裡都是平的……這樣的她,總裁大人怎麼可能看得上呢?

  再從內在來看,家世背景就不用比了,除了老爸整天唸叨著自己是杜甫第四十八代傳人之外,他們家好像沒什麼能擺得上檯面了,再說了,按照老爸的演算法,總裁大人很可能是大將軍廉頗的後人,這樣一來,他們家也沒什麼優勢了。

  比學歷的話,她一個新聞系的大學生,自然不能跟留洋回來的總裁大人比。

  再比能力……算了,這樣比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想來想去,杜蕾絲真是想不出總裁大人到底看上自己哪點了?難不成總裁大人就喜歡她很傻、很天真?

  「杜杜,妳真是太傻、太天真了。」月前總裁大人說過的那番話還迴響在耳邊,會這樣說,自然是嫌她笨?連最後的可能性都被排除了,杜蕾絲實在無法相信,總裁大人會喜歡自己。

  他會吃了她,應該就是白豆腐吃多了,偶爾看到一塊臭豆腐,想換換口味吧?至於現在對他那麼好,恐怕也是新鮮勁還沒過吧……

  這麼一想,杜蕾絲忽然覺得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胸口悶悶的,憋著難受。

  她一骨碌從床上爬下來,穿好拖鞋,打算去花園裡走走。

  由於大姨媽造訪的關係,總裁大人竟然不許她去上班,還說這時候身體虛,應該在家待著,要是每個女人大姨媽來得那幾天都不去上班,那金融危機可能還要再持續上好一段時間。

  時值正午,又是夏天,原本天氣應該是火辣辣的,只不過這幾天剛巧颱風影響,下了幾場雨,天氣倒也舒服了許多。

  杜蕾絲從屋裡走出來時,小方正在院子裡洗車,吳嫂帶著孫子亮亮在噴泉旁玩水。

  一見杜蕾絲出來,小方哆嗦了一下:「少夫人,妳放了我吧,別再叫我開車了!」說起這事,杜蕾絲還真有些不好意思。

  那天她硬是拉著小方當苦力,害得兩人差點在養鴨不養雞的村子裡回不去,之後她自己一個人坐著牛車趕去接總裁,把小方一個人留在那裡,確實是過份了一點。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她,要不是總裁大人莫名其妙地叫她接什麼機,小方也用不著杵在那村子一下午,被三十幾頭路過的水牛圍觀那麼淒慘,說到底,還是總裁大人的錯!

  杜蕾絲笑瞇瞇地看著小方:「小方,你放心!上回拖車的費用,我會讓總裁給你報銷的。」

  「別啊!」小方急了,「少夫人,妳千萬別告訴總裁那天是我開車把妳送錯地方的,他要是知道了,鐵定開除我!我還沒娶媳婦呢!」

  杜蕾絲有點囧:「其實總裁……也沒那麼不講道理吧?」

  「少夫人,您這就錯了,要是換了別人總裁可能頂多扣我點工資,可是您不同!您是總裁夫人,他要知道我差點把您給弄丟了,那我這工作也得丟了。」

  「我……不同?」杜蕾絲有些不可思議。

  「可不是嘛!」在一旁的吳嫂突然湊過來搭話,「少夫人,妳不知道少爺有多寶貝妳?」

  寶貝?這話又是從何說起呀?

  吳嫂清了清喉嚨,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來:「少夫人,妳還記不記得妳住進來第一天,桌上的菜式和這之後有什麼不同?」

  杜蕾絲被問得懵了:「有、有什麼不同嗎?」

  「妳難道沒有發現飯菜越來越對妳胃口了嗎?」

  這麼一說起來,杜蕾絲還真有那麼覺得,她點了點頭:「好像是……」

  「不是好像,是肯定是!」吳嫂揮了揮手,「自從妳住進來第一天開始,少爺就吩咐我注意妳的飲食習慣,把妳每天喜歡的菜都記下來,這樣妳就不會吃不習慣了。」吳嫂一說完,杜蕾絲呆住了。

  原來……總裁大人竟然那麼細心……

  「還不止呢!妳有沒有注意到妳床上那個枕頭?妳剛來那會兒,有一天忽然說枕頭有點硬,不太睡得好,第二天枕頭就變軟了是不是?那也是少爺吩咐我們換的!」

  枕頭?杜蕾絲又想起那天,自己睡懶覺,一覺睡到大中午。總裁大人生氣了,問她為什麼睡那麼晚,她找不到藉口,只好說枕頭太硬,晚上睡不著,沒想到一個無心的藉口,他竟然也記住了……

  不知為何,胸口有些暖暖的。

  「還有少爺送小公主走的時候,她又哭又鬧,拽著少爺的袖子怎麼都不肯走,可是少爺知道妳生氣,硬是叫小方把公主扛進車裡,送回家去……」

  就這樣,杜蕾絲坐在院子裡,聽吳嫂說了一下午總裁對她的好,聽到最後,杜蕾絲都疑惑了。難不成自己真沒心沒肺到這般?身旁有個這麼好的總裁大人在,她竟然還老是嫌這嫌那的……

  正想著,吳嫂已經作了總結:「少夫人,妳現在可是少爺最寶貝的人!」

  總裁大人的寶貝?這個華麗麗的頭銜蓋在杜蕾絲腦袋上,她有些暈呼呼的,這樣暈著暈著,就暈到了傍晚。

  到了傍晚,總裁大人回來了!見了廉駿,杜蕾絲有些尷尬。不過廉駿並未在意,只道:「妳上樓去換件衣服。」換衣服?做什麼?杜蕾絲用疑惑的目光看著廉駿。

  看出她的疑惑,廉駿淡淡道:「今天,我們出去吃。」

  而在廚房的某兩人,悄悄的對話著。

  吳嫂:「老余,我今天這麼添油加醋的騙少夫人,會不會不太好?」

  老余:「呃……前面幾個總是真的的吧?」

  吳嫂:「可是我剛才騙少夫人說,因為她不喜歡吃辣,少爺忍著不吃辣配合她,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其實少爺比少夫人還不會吃辣……」

  老余:「這個……少夫人應該不會發現吧?」

  吳嫂:「我還跟少夫人說,因為她不喜歡喝牛奶,所以早飯很久都沒少爺最喜歡喝的牛奶了,其實是因為少爺一喝牛奶就會過敏……」

  老余:「……」


◎       ◎       ◎


  杜蕾絲雖然落魄,但在被解雇之前,她好歹也是有工資拿,有信用卡刷,有錢請人吃飯的,出門有時還能搭計程車的四有女子,按理說,像現在這樣出門吃個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偏偏這次吃飯的對象卻是她二十幾年都未曾遇到過的總裁大人!

  特別是當吳嫂還添油加醋地說了廉駿那麼多好話,還得杜蕾絲緊張之餘又不免有些尷尬。

  為了莊重期間,她特意上樓換了條裙子,還狠下心翻出了一雙高跟鞋,踩高蹺般的下了樓。

  此時,廉駿也已經把西裝換成了一套藍色運動衫,站在門口等了,頭一回見總裁大人這副打扮,杜蕾絲有點懵。

  電視裡不是都是這麼演的嗎?男主角穿個西裝,帶著女主角去法式餐廳,然後侍從拿一本全是鳥語的菜單過來,所有的鳥語後頭都跟著一排數不清的零……

  錯了!錯了!大錯特錯!生活不是電視,但是有時候卻比電視還雷人。

  比如說杜蕾絲吧,她此時正瞪大雙眼,錯愕地看著眼前這個兩個輪子,好像叫自行車的東西。

  自從嫁給總裁大人之後,她已經多久沒見到這東西了呀!杜蕾絲揉了揉眼睛,最後還是忍不住問:「你、你的車呢?」

  廉駿指了指身旁的自行車:「不是在這兒嗎?」

  「……」杜蕾絲無語了,沒想到總裁大人請吃個飯還那麼有情趣,硬要拖輛自行車來體驗生活,有錢人就是TM愛折騰!

  四下看了看,杜蕾絲又問:「怎麼只有一輛?」

  沒想到總裁大人卻反問:「一輛還不夠嗎?」擺明了,他是要載她。

  杜蕾絲一聽就覺得這事兒不可靠!總裁大人出門有司機,豪車一大堆,開車載她也就算了,現在忽然翻出輛自行車說要載她,鬼知道他多少年沒騎自行車了?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杜蕾絲慎重地決定拒絕。

  「我看,我們還是坐車去好了。」

  「怎麼?妳不相信我的技術?」廉駿一針見血,看出了她的心思。

  「怎麼會不相信呢?呵呵……」相信你才是笨蛋呢!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