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婚後再愛
【4.4折】婚後再愛

臉紅紅BR237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10/04/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85
銷量:99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85
銷量:10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85
銷量:53
床伴逼我嫁
NT85
銷量:101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85
銷量:62
半月嬌妻
NT85
銷量:47
嬌妻哄入懷
NT85
銷量:97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85
銷量:110
叼回逃妻
NT85
銷量:98
夜劫
NT85
銷量:177
七年夜妻
NT85
銷量:74
友妻
NT85
銷量:80
同居不同床
NT85
銷量:78
床伴之夜
NT85
銷量:69
把秘書拐回家
NT85
銷量:37
一夜成債
NT85
銷量:67
總裁有寵妻癖
NT85
銷量:95
從夫之夜
NT85
銷量:90
老婆大過天
NT85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4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10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41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7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92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9
夜劫
NT85
銷量:177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4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42

魔鬼身材的女人,只望男人愛的是她的心。
沉默貢獻的男人,只盼女人能懂得他的心。

她沈喬要身材有身材,要臉孔有臉孔,
可是要男人,卻總是要到一堆爛男人,
就連她原本選定的老公對象,居然也玩偷情!
害她一氣之下,便選了爸爸的得意門生,程奕陽,來當她的老公!
雖然程奕陽看起來陽剛、不多話而且成熟穩重,
但是他真不愧是一百分的老公,
舉凡家事是無一不包,還包辦床事……
雖然她一開始只把他當成哥哥,但後來她卻越來越覺得,
他在她心中好像從來都不僅僅只是哥哥那麼的單純……
程奕陽知道她生性不受拘束,所以只是想在一旁守護她,
不管結婚前,她是不是愛他,
結婚後,他一定會努力讓她愛上他,
就算他只是默默付出一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這世上有沒有人天生就長著一張狐狸精的臉孔、魔鬼般的身材?答案是有,看沈喬就知道。

  巨大的水磨鏡面上如實地映照出一張嬌媚妖嬈的臉蛋,彎彎的眉毛,隨時都水光旖旎的晶亮眼眸,高挺的鼻子還有那鮮紅欲滴的嘴唇,不厚不薄光澤紅潤,嘴角天生的上揚弧度隨時在邀人親吻一般,再加上那天然捲曲的大波浪長髮,沈喬美的肆意、美的狂野,簡直是讓人看上一眼,就會全身著火。

  這樣的臉蛋,竟然還有一副不輸西方肉彈美人的玲瓏曲線,卻又有著東方佳人纖巧輕盈的骨架。沈喬全身上下,彷彿都是依照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標準精心打造,每一分每一寸都透露著一個字,媚!

  女人看到她,就不由得心生芥蒂,男人一看到她,就想要拉她上床,所以,從小到大,她的好友,十根手指數下來還有得剩,當然,豬朋狗友除外。

  拿著梳子將自己自然捲的長髮梳得又亮又柔,黑亮的髮絲鬆鬆地披在肩後。

  「喬,妳好了沒?」身後大床上褐發碧眼的瑟琳不耐地催促道。真是受不了,從下午兩點就開始打扮,到現在時針直逼六點大關,她還是沒有弄好,是怎樣,長得那麼妖裡妖氣,還要細細打扮,把一干本來就不算差的女子都比到天邊去了,活該她在學校沒有什麼朋友!

  沒好氣地瞪了一眼那個在鏡前細細審視的女子,瑟琳不滿地翻了個白眼。

  沈喬沒有理會朋友的抱怨聲,拎起掛在衣架上的衣服穿上,甜美的小碎花穿在她身上尤其可人,簡單的白色和紅色小花,一朵一朵在純棉的衣料上綻放著,淡色的鉤邊為整件衣服增加了淑女的氣質。

  這樣的衣服、這樣的裝扮,在一向狂野不羈的沈喬身上,有著矛盾的融合,看起來該死的好看。

  穿好高跟羊皮長靴,將自己的長髮撩好,沈喬朝坐在一旁的朋友一笑,「走吧。」真是,勾人。

  瑟琳嘟了嘟嘴,起身拿過包包,嘴裡還咕噥著,「不是說東方女子都是含蓄如水的嗎?怎麼就生出妳這樣一個妖精來?」

  沈喬沒有搭腔,只是笑著。對於瑟琳,這個她在這學校裡面聊得比較來的同性朋友,她已經學會如何相處,瑟琳不會像其他的女生一樣,看到她就一臉防備,生怕她搶了自己的男朋友,所以,雖然稱不上好朋友,不過,也算是她的朋友。

  打開公寓的大門,一股冷空氣直直灌入,十二月底的紐約,已經非常冷了。

  雖然近年來已經比較少會下雪,不過氣溫還是非常低。

  「克林真的不過來接妳嗎?」將手提袋的帶子弄好,拉了拉身上這件露的比不露的地方要多上許多的緊身裙,瑟琳塗著深紫眼影的大眼朝她眨了眨,不敢相信那個多情種子會放過這種接送佳人的好機會,再次問道。

  「不必了,我們這邊離得又不遠,何必接來接去的,麻煩。」沈喬一邊回答,一邊在包包裡面翻找著手機。

  老式的五層公寓,沒有電梯,她們從三樓下來,也花不了多長時間。

  這一片住的基本上都是大學生,西方的、東方的,各種膚色各種語言應有盡有。美國就是一個這樣的國度,世界大融爐,各種民族的人,只要來到這裡,只要可以適應下來,它都會接納你。

  沈喬喜歡這種的自由與個性,因此當初會來美國,跟她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

  跨出公寓,寒風吹得更加猛烈,她將被風吹亂的髮絲順好,一抬眸,就看見不遠處昏黃燈柱下站著的男人。

  時入冬季,黑夜降臨得很早,雕刻繁複的路燈下,他就靜靜地站在那裡。

  一身純黑的軍式呢製大衣,將他的英偉之氣表現得淋漓盡致,陽剛的臉龐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漆黑黝亮的瞳眸在看到她時,變得更亮、更專注。

  熟悉,而又有些陌生。

  不到一秒的怔愕之後,她笑了。

  快步跑過去,五吋高的鞋跟,在她多年的鍛鍊之下,一點困難都沒有地奔向男子。

  他看著她,沒有動。

  風很大,將她白色的圍巾吹起來,在空中翻飛著,黑色的一字緊身裙下,嫩汪汪的大腿,光滑白皙。

  濃眉微皺,女孩子,是不是天生就比較不怕冷呢?

  像是過了一輩子一般,其實不過短短的幾秒,她站在他的面前,因為奔跑而變得嫣紅的臉頰,漂亮的嘴唇上彎,嬌甜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程大哥。」

  脆生生、甜膩膩,像絲一般拉過他心底最柔軟的那一處,既癢,又痛。

  「沈喬。」低低的男性嗓音,純粹陽剛,就像他的人一樣。

  「你怎麼會來?」有點驚訝,也有些喜悅,沒有想到今天會看到他。

  「來紐約出差,就順便過來看看妳。」

  這句話,三年來,說了總共三次,望著她頰畔調皮的髮絲,手心有些發癢,想要將它順回她的耳後。

  她笑了,甜甜的梨窩在嘴角邊出現,有點稚氣有點可愛,「程大哥,你真好,每年都可以來這邊出差,現在的檢察官福利真不錯,不過總是紐約,悶不悶?」

  程奕陽眼神閃了閃,沒有說話。

  「你還沒有吃飯吧?」她笑著,挽住他的手臂,「走,我帶你去吃飯。」每年暑假回家,與他見面的機會不算少,可是他是一個非常嚴肅正經的人,她與他一般不會有這種身體上的接觸,可是,在異國看到熟悉的人,這份親切感讓她更為主動。

  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被遺忘在一旁的瑟琳就已經誇張地嚷了起來,「喬,妳要去哪裡?妳忘了,我們要去Star嗎?」

  她貪婪地望著那個東方男子,一直以為東方的男子一點都比不過西方男人的高大威猛,就算身高及得上,但也瘦瘦的,難看得要命,誰知道今天看到這人,才讓她明白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真是上帝的傑作!至少一百八十五以上的身高,強壯而結實,那帥氣的黑色大衣穿在他身上,沒有空蕩蕩的感覺,反而將他襯得更為英氣迫人。

  他的五官,不算英俊,但是非常的男性化,粗粗的濃眉,看起來就非常嚴肅認真;眼神銳利,高高的鼻樑還有薄厚適中的嘴唇,方正的下巴上有一道性感的要命的凹痕,全身上下,就完美的詮釋了兩個字,男人。

  這樣的男子真是看到就讓她全身上下的女性細胞瘋狂叫囂起來,正好是她最不能抗拒的類型,這麼好的體格……

  沈喬只消一眼,就明白朋友腦中所想的事情。來美國近十年,對於西方女子的性開放,她已經非常了解,不過,如果瑟琳想跟程奕陽有什麼的話,呵呵,她有些壞壞的笑了,戲,肯定很精彩。

  「可是程大哥……」

  「就帶他一起過去嘛,反正開Part當然是人越多越熱鬧。」瑟琳一把擠開沈喬,將手臂搭上程奕陽,「你好,我是喬的好朋友,我叫瑟琳,很高興認識你。」十分生硬的中文,從她嘴裡吐出來。勉強跟喬學了大半年,才學會這種簡單的問候,希望這個男人可以聽得懂。

  「程奕陽。」他不動聲色地抽出手臂,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妳可以跟我說英文,我聽得懂。」流利的英文,是地道的英國腔調。

  「噢,太好了。」發現他們可以溝通,瑟琳開心極了,她相信這是上帝給他們的機會,再次想要將手臂搭上去,「你今晚要不要跟我們去參加聖誕Part?」

  程奕陽轉過身,看似不經意間再次閃過她的手臂,望著一旁笑得很開心的女人,這傢伙,完全是在看熱鬧的樣子。

  「沈喬?」看來是不能接著看戲了,否則,嚴肅正經的程大哥發脾氣,她也害怕的,雖然她還從來都沒有看他生氣過。

  「程大哥要不要一起去?」感到有些許抱歉,他來美國出差,都想著過來看望她,可是她卻在這之前答應了這個約會,不能反悔,只好詢問他的意見,即使說實話,她很難想像程奕陽這樣的男人,坐在吵鬧喧嘩的夜店裡會是怎樣的一種情形。

  而且他會答應嗎?他這樣的人,彷彿天生就是要一身正氣地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公務,坐在夜店裡,會是怎樣的情景?再說,他應該對那樣的場所非常反感,會答應才怪。

  他定定地望著她,眼神複雜,半晌,幾不可見地點了頭。

  瑟琳的歡呼聲,還有沈喬意味深長的笑容,在這耶誕節前夕,都被場突然而來的寒風給吹了開來。

  ◎ ◎ ◎

  熱鬧歡快的音樂、熙熙攘攘的人群、迷茫的空氣、無限量供應的酒液和食物,當然還有興奮劑,這些都是派對的典型代表。

  程奕陽穩穩地坐在皮質沙發上,手裡握著那杯威士忌,純色的酒液在迷離的燈光下閃爍著。他就這樣一個人坐在一旁,與周圍熱鬧的氣氛格格不入。

  美國的派對,光怪陸離,花樣百出,也許他應該感到慶幸,沈喬雖然大膽但也是有分寸,她不會參加那種誇張到極點的派對,不會有事沒事出來一堆裸體在大家面前晃。

  這只是在美國,一個再尋常普通不過的派對。

  黝黑的眸子,數不清第幾次看到角落裡,舞池邊吸食大麻的人,嗑了藥興奮起來,手舞足蹈的,如果在台灣,看到這樣的人,他一定會上前拉他們去警局,對他而言,正經穩當的人生,一向都是如此。

  可是,這是在美國,而且餘光掃過那些人,舉杯輕抿一口,他們都是成年人,他懶得管。

  黏人的瑟琳,在無數次放電失敗後,另覓新目標去了。這樣也好,雖然大膽,但是不纏人,他的耳根可以清靜,至於沈喬……

  他的眸光閃了閃,看向吧台邊依偎在男人懷裡的女子,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那是一個很帥的男子,昂貴的衣物襯托出不凡的氣質,英俊的五官,開朗的笑容,以及,痴迷的眼神,他的手掌緊緊地扣在沈喬纖細如柳的腰肢上,徐徐地上下撫摸,漂亮的嘴唇在她的耳邊遊移著,似是親吻也似低語。好像,他說了什麼讓她開心的話語,她仰著頭,放肆地笑著,漆黑的秀髮在男子的胸懷上披散著,淡藍的燈光打在她那張美豔的臉蛋上,吸引了整間夜店裡男人的目光。

  這是一個妖精,一個天生的妖精。

  不用說話,不用動作,只需要一個眼神,就可以迷住天下所有的異性生物。

  她的圍巾,已經除了下來,漂亮的棉質外套還穿在身上,擋住了如狼似虎的眼神。

  由於他們來得比較晚,進來時派對已經開始。據說,是他們學校的學生為了慶祝平安夜,包下整個場子準備狂歡。其實在這裡,想要開派對,什麼理由都可以,平安夜,只不過是一個理由,讓大家high上一番的好理由而已。

  沈喬一進來,就被那個帥的要命的男人摟進懷裡,只來得及為他們簡單介紹一下就再次被拉走了。

  他叫克林,是她的男朋友。

  程奕陽再次將酒杯斟滿,慢慢地飲著,自制的人生裡,他知道自己的酒量,不會失控。陽剛的面容隱在淡淡的陰影裡,看不清楚表情,不過,他與這群瘋狂而年輕的人,非常不一樣,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疏離氣息太過強烈,沒有人敢上前搭訕,雖然這裡很多女人都在注意著他,這樣的東方男子,這樣的氣質,很難不惹人注目。

  克林很帥,是沈喬會喜歡的類型,看他們站在一起,多麼登對,而克林他,很明顯的,也深受她魅力的影響。沈喬就是這樣一個女孩,對於男人,有一種讓人瘋狂的吸引力,只要每年假期,她一回家,沈家的門就會被愛慕者敲破。

  而她,深深明白自己這種致命的吸引力,也享受著它。

  男人的手,從她的身體側面滑過,往短裙下那嫩白的大腿而去。

  程奕陽握住酒杯,眼瞳緊縮。

  大掌準備往裙底撫去時,被纖細的手捉住拉了出來,她嬌嬌一笑,拿起吧台上的酒杯,一口氣乾掉。

  DJ此時播放出一首舞曲,前奏緩慢而挑逗。

  她推開克林,隨著音樂輕輕地搖擺著身子,慢慢地滑入舞池。扭腰,擺臀,身子慵懶而富有韻律,一舉手一投足,都媚得滴水。大家的動作漸漸緩了下來,很明顯,在為她讓路。

  忽然,曲風變了,勁辣而明快的舞曲從音響裡傳出來,沈喬輕輕一跳,躍上領舞台,台下聚齊的眾人尖叫著、哄鬧著,一起喚著同一個名字,「喬、喬、喬!」

  很明顯,她是夜店女王,派對明星,大家都非常熟悉她。

  她刷地一下拉開身上的外套,甩下舞台,引來台下眾人的瘋狂搶奪。聚光燈打在她化著淡妝的容顏上,明媚的眼睛,像是會勾人。

  微微一笑,已經撩倒眾生。

  她穿著一件緊身的小背心,其實一點都不露的,可是卻性感地要命。細細地包裹著她傲人的胸部,帶著波浪的小下襬卻又有著女性獨特的柔美,稍稍露出一截柔白妖嬈的細腰,短短的裙下,挺翹的圓臀,每一個扭動都讓台下尖叫不斷。

  她真的、真的很會跳舞。

  彎腰、挺胸、扭臀,一踢腳一轉身,隨著舞曲,挑逗著所有人的神經。

  克林耐不住這樣的勾引,也跟著上了領舞台,他們如同一對壁人般,跳起了魅惑的雙人舞。一個妖嬈的女人,公開地大膽地誘惑著自己的情人,她的腰,如柳條一般彈性十足,扭動著、搖擺著,在男人的身前招搖地起伏著,引得男人粗喘著上前,想要將她抓入懷裡時,她又笑著閃了開來。

  隨著舞曲,他們的身子貼得緊緊的,每一下扭動,都帶著性的挑逗,看似每一寸都貼在一起,可是卻又有著微微的距離,就是這樣的若有似無,讓所有的人都瘋狂呐喊起來,「喬、喬!」

  她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所有人的夢想,這樣的女人,如果得到,該是怎樣的一種銷魂?

  瘋狂的音樂在大家的明顯失控吼聲中,畫下最後一個音符。沈喬微喘著站在台上,立體而精緻的五官帶著幾分慵懶,幾分挑逗、幾分高傲、幾分勾人,如同一位最最驕傲的皇后,俯視著大家。而台下,全部都是她最忠心的臣民。

  拜倒在她天生的嫵媚妖嬈裡。

  她飽滿的胸部隨著呼吸起伏,眼角含情帶媚地望著自己的男友,是男人都耐不住這樣的誘惑,克林一把拉過她,深深地吻了上去。

  他們在台上激烈地接吻,讓台下所有人都癲狂了,場面失控,如同煮沸的熱水一般,男男女女,到處都是激吻的情侶。

  所以說,沈喬即便是全校女生共同的敵人,但是,她卻是一個天生的明星,生來就該被人捧在掌心上熱烈崇拜。

  程奕陽望著台上那對吻得難分難捨的情侶,目光深沉。

  ◎ ◎ ◎

  派對結束時,已經是深夜兩點。

  節日的氛圍,依然很濃。大街上行人來來往往,情緒高昂。

  克林名貴氣派的跑車停在街邊,沈喬喝得已經有點醉了,被男友抱在懷裡,不捨得吻了又吻,嘴唇抵在她的唇邊,喃喃低語,「今晚去我那邊?」

  她嬌笑著,手兒扶在他寬厚的肩膀上,神智看來有些許不清醒。

  「沈喬。」一雙堅定的手掌輕輕地在她肩上一拍。

  迷離的眸子望向那張男性化的臉龐,「……程大哥。」甜甜一笑。

  「妳母親託我帶東西給妳,妳現在跟我去拿可以嗎?」有禮地詢問著。

  「今天這麼晚了,明天去不可以嗎?」克林望向他,知道這個是沈喬在台灣的朋友,一個,很奇怪的朋友。一整晚,他都是獨自一個人坐在一旁,冷冷地望著眾人,不與人交談,也不跳舞。

  來參加派對卻只是獨坐,還有比這更奇怪的嗎?

  程奕陽將大衣的袖口撫平,淡淡地道,「明天我沒有時間。」

  「那就後……」

  「克林。」柔媚的嗓音響起來,幾分嬌甜、幾分細膩,「你回去吧。」

  「可是喬……」他們的第一個平安夜,他想要跟她一起度過,他都計畫好了……

  「我要去拿東西。」轉過身,有點站立不穩,不過,她的酒量算是還可以,微醺的滋味,還是不錯的。

  「喬……」

  「我堅持。」望著不甘願的男友,她笑了,安撫般輕拍他的手,「回去吧,路上小心。」

  即便不甘願,但是知道沈喬說一不二的脾氣,克林只好走了。

  「程大哥,我們走吧。」攔了計程車,直奔他下榻的酒店而去。

  刷卡進門之後,望著她被酒氣醺紅的臉蛋,「我給妳拿瓶水吧。」打開小冰箱,拿出一瓶汽泡水,擰開瓶蓋後遞給她。

  喃喃地道謝,乾渴的喉嚨正好需要,清涼而甜美的水液滋潤了她的嗓子。將涼涼的瓶身抵在頰畔,舒服地直想歎氣。

  「程大哥,我媽託你帶什麼給我?真希望是我喜歡吃的牛肉乾,你知道在這邊我最想念的就是媽媽親手做的牛肉乾了,一想到就想流口水。」眼眸閃閃,貪吃的樣子,一點都不像美豔不可方物的沈喬。

  「食物過不了海關。」

  「對喔。」笑了笑,倒在床上,抓過抱枕摟住,柔軟的床真是好舒服,讓她覺得好睏,眼皮有些沉重,睡意矇矓,「那是什麼?」

  程奕陽打開行李箱,慢慢地翻找,半晌,才澀澀地開口,「我好像,忘了帶過來。」

  她揉了揉眼皮,打著呵欠,有些嬌憨的稚氣,「……唔,連你都會忘……」話沒有說完,就沉沉地睡了過去,對於他,她非常非常地放心。

  程奕陽闔上皮箱,望著她熟睡的容顏,睡著了,再嬌、再媚,也像個孩子。

  黑亮的秀髮,像絲綢一般柔柔地披散在潔白的床褥之上,長長的眼睫在眼下形成一片濃濃的陰影,鮮豔的嘴唇,微微地嘟起來,紅潤暈澤。她的皮膚,非常非常地好,細細的幼幼的,沒有一點瑕疵,白嫩飽滿好像輕輕一掐就可以掐出水來,粉粉的紅染上頰畔,帶來動人的好顏色。

  她的手掌,貼在臉頰旁,纖長的手指,讓他想起以前形容女子的手,嫩若削蔥,真的,很貼切。

  一片一片透明的指甲,修剪得乾淨漂亮,上面沒有搽任何人工色彩,泛著健康的粉紅,如同純美的花瓣般,靜靜在指尖綻放。

  沈喬,即便睡著了,依然動人。

  他認真地望著她,眼眸沉沉。半晌,寂靜的空間裡響起一聲淡淡的歎息聲,他彎下腰,輕輕地為她脫下柔軟的皮靴,抱起她往大床的中央放去,拉過柔軟的羊毛毯,蓋在她的身上,不留一絲空隙,關掉大燈,只留下淺淺的立燈,柔柔地照著。

  她轉著頭,臉蛋在鬆軟的毛毯上輕輕磨挲,屋內打開的暖氣,還有舒服而綿軟的大床,讓她嘴角勾起滿意的弧度,睡得,更沉了。

  第二章

  程奕陽看了看腕錶,離沈喬下課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他讓司機在她學校的一側停了下來,信步走在磚紅的人行道上,清掃得乾乾淨淨的道路,高大的綠樹在暖陽下徐徐舒展著枝葉,周圍都是學生,年輕而充滿朝氣,或三五成群坐在台階上聊天,或抱著書本疾步行走,這便是大學、這便是青春。

  他在這所號稱沒有校門的大學裡慢慢地穿梭著,大學生涯,離他似乎已經很遠了。美國與德國的學術氛圍是完全不同的,德國崇尚的是科學和嚴謹,實驗精神,而美國,則是靈活與激辯的天堂。沈喬這樣的個性,來到美國就是來到了她自己的世界裡。

  繞過高大的教學建築群,略略沉思,挑了那條林中小徑獨行而去。這裡行人非常稀少,清悠的空氣,還有輕脆的鳥鳴,讓他眉間舒展開來。他喜歡安靜,安靜的空間,有助於思考。一步一步順著青石鋪成的小路,在出樹林時,眼眸的餘光看到不遠處一對相擁的情侶。

  高大的身子靈巧地閃了下,程奕陽借著樹木的遮掩,皺了皺眉,抬眸望向他們。相戀的人熱情擁吻,這在美國,根本就不算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只是……

  望著女孩子的臉孔,在西方世界裡,深刻的五官搶眼的外形隨處可見,只是她卻是少見的清秀玲瓏。他眼神閃了閃,再安靜地後退幾步,摸出手機來撥號,「是我,幫我查一個人……」定定地將自己的話說完,闔上手機,徐徐地吐了口氣,往前幾步,那對情侶已經相擁著遠去,而他,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時間算得剛剛好,在樓下等到了剛剛下課的她。捲髮肆意地披在身後,大紅色的緊身高領毛衣,配上一條帥氣的短褲,黑色的絲襪踩在小馬靴裡,最簡單的衣著,卻被她穿得性感十足,在一群身材高大的外國人裡,她依然搶眼。

  沈喬的視力非常好,只是一個抬眸,就看見了站在遠處的程奕陽。鐵灰色的西裝,正式而嚴肅,是程奕陽的典型穿著。這個男人,正經得有點呆板了,就連休息,她都很少見他穿著休閒的衣物。

  跟身邊的同學打了個招呼,揮手道再見。抱著沉重的原文書,快步朝他走去,臉蛋上是明媚的笑容,「程大哥,等很久了嗎?」

  「我剛到。」伸手拿過她手裡的書,兩人慢慢朝校外走去。

  「今天教授找我過去問論文的事情,快要畢業的,事情有點繁瑣。」

  「妳,有什麼打算?」

  「唔……」她咬著唇,明白他是在問自己要留在這邊還是回家,她也十分苦惱,「我還在考慮。」

  考慮什麼呢?答案已經很明顯了。爸爸打電話過來,意思表達得再清楚不過了,讓她在美國自由散漫了十年,也該回家去,只是……

  他沒有接著往下問,漫不經心地轉話題,「妳男朋友呢?今天不陪他沒有關係嗎?」

  「沒事,反正這個週末他打算回洛杉磯,現在在飛機上了呢。」

  「原來如此。」

  「對了,你不是說今天沒有時間的嗎?」昨晚即使喝得有些醉了,不過他說的話,她還是有聽清楚的。

  他望著遠處開得非常熱鬧的聖誕紅,淡淡地道,「約會臨時取消了。」

  「那,程大哥,你想要去哪裡玩?」她笑問道。他每年來紐約出差,都會來看她,有時兩天,有時三到五天,她作為地主,當然就陪著他慢慢遊玩。

  程奕陽是個非常沉默的人,兩人在一起,大部份時間都是她說,而他會認真地傾聽,像她這樣活潑外向的人,竟然可以跟他相處得很好,也不能不說奇怪。明明,他不太說話,卻不知道為什麼不會讓她覺得悶,他不愛說,那麼就由她來講。對於紐約的每一個地方,她都非常熟悉,給他講講景觀的歷史、當地的趣聞、嚐嚐有特色的餐館,幾天的時間,總是一晃就過去了。

  她其實,不算一個特別愛說話的人,跟朋友在一起時,說話帶氣氛的那個人絕對不會是她,可是對於程大哥,她就是有說不完的話,可能,是因為他傾聽的神情太過認真,讓她非常有成就感,也可能,他與她算是非常熟悉,所以在他面前,她自然有一種親切感,反正,她喜歡到處逛逛,也喜歡陪著他四處去看。

  他們不會急著一次將所有的景點全部看遍,細細地觀察、靜靜地品味,偶爾,在博物館待上一整天,也滋滋有味。坐在廣場上,吃著麵包、冰淇淋,喝汽水,望著人來人往的馬路,別有興致。

  旅遊是為了什麼?並不是走馬看花,要將所有的景點全部看完才算夠本,而是一種過程、一種享受、一種心境,這點,他們非常合得來。

  「隨妳安排。」

  「那我們去漁人碼頭吃海鮮,看夕陽吧。」今天的陽光非常好,夕陽肯定特別漂亮。

  「好。」

  轉過頭,認真地望著身旁的高大男子,他沉穩的面容上一片寧靜。

  「程大哥。」

  「嗯。」

  「你還真是一個聽話的遊客耶。」

  「……」望著她難得調皮的臉蛋,嫵媚得有些晃眼,他轉開視線,「那麼,可以走了嗎,導遊小姐?」

  他,會開玩笑耶?瞪著他,半晌,燦然一笑,「當然沒問題。」

  漂亮的眼眸,彎成一輪新月。

  ◎ ◎ ◎

  沈喬研究所畢業前,抵擋不住爸爸的沉聲命令和媽媽的柔情攻勢,終於決定回台灣來。不過,這次她不是一個人回,還多帶了個人,沒有疑問,就是英俊多金的克林。

  他在她畢業典禮上,當著全校師生的面,捧著碩大而閃亮的鑽戒,跪下來向她求婚,無數的鮮花、彩帶,還有深情的他,終於感動地她點頭允婚。

  雖然才二十五歲,根本沒有想過結婚的事情,不過,她也是真的愛著他。從十五歲開始,她交了快二十個男朋友,克林算起來,是她交往得最久的一個,而且,交往的這一年來,他向來對她溫柔體貼,百依百順,讓人挑不出絲毫毛病,也許,先訂婚再考慮結婚是個不錯的提議。

  克林非常尊重她,打算將訂婚典禮放到台灣來舉行,於是,他跟著她一起來到台灣,親自向她的父母提親。

  沈若定冷冷地打量著那個打扮得時髦帥氣的外國男子,沒有說話。手裡的茶杯,冒出一縷縷的白煙,茶葉的清香在室內彌漫,既淡又濃。

  克林原本一臉自信與朗笑,卻在沈若定像刀子一樣銳利的眼神下,慢慢地消失,即使身為天之驕子,在學校又是風雲人物,可是仍然吃不住沈若定的眼神,他很難不緊張,換了是誰,被一個一臉正經剛直的人死死地盯上兩個小時,不昏倒算他心臟有力。

  沈喬再次悄悄推開書房的門,望著門內那兩個一言不發的男人,水靈的眼眸裡滿滿的擔心。爸爸,是不是不喜歡克林呢?

  「阿喬。」何青玫輕拍女兒的背,阻止她再去偷窺。

  「媽,妳說爸是不是不喜歡克林?」她攬住媽媽的手臂,輕聲詢問。

  沈媽媽安撫地摸了摸她的頭,沉吟半晌,才開口,「我想,對於外國人,妳爸都不會喜歡吧。」

  「拜託,爸爸怎麼這樣啊?」不滿地抱怨道。

  「妳爸對外國人沒有偏見,不過對於讓外國人來做自己女婿,這點很困難。」自己的丈夫,是什麼樣的性格,她最明白。

  「媽媽,我喜歡他,妳幫幫我,好不好?」頭枕在母親的肩膀上,嫩嫩地撒著嬌。

  「這個恐怕有點難,因為,我也不想要外國人當女婿。」

  「媽!」不依地跺腳。

  「沈喬,進來。」書房裡傳來威嚴的聲音,沈若定。

  「啊?媽,怎麼辦?」她急了,從小就有些害怕自己的父親,再加上她留在他身邊的時間並不長,所以生疏感很濃。

  何青玫輕推她,「快進去吧,不然妳爸會不高興的。」

  「我看他很少有高興的時候。」低喃著,腳仍是乖乖地往書房走去。

  推開門,室內仍然是兩人對峙的局面。克林看到她進去,眼眸閃閃的,一臉無助,如果不是氣氛太嚴肅,她肯定會笑出來,多麼難得,在學校、在家裡呼風喚雨慣了的克林,在她父親面前如此吃癟。

  「坐下。」抬了抬手,指向身旁的座位。

  沈喬連忙聽話地坐在一邊。

  沈若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說道,「沈喬,妳是個大人了,對於自己的行為絕對有能力負責任。對於你們打算結婚的事情,如果妳真的想結,那就結吧。」

  爸爸竟然同意了?沈喬不敢置信地望著他,無法開口。

  「我說過,從小到大,對於妳,我只有一個要求,其餘的事情,我都會尊重妳的決定。」

  想到父親以前說的那個要求,沈喬嘴角微勾。

  「好了,話,我就說這些,你們出去吧。」

  逐客令一下,他們立刻乖乖地出去了。

  「你跟我爸說什麼了,他答應得這麼爽快?」狐疑地望著男子,她知道克林一向能言善道,不過,沒想到他還可以說服固執的父親。

  「嗯,寶貝,說實話,我在裡面,一句話都沒有說。」克林摸了摸自己微微冒汗的額頭,沈家大家長的氣場,不是一般的強,被死盯上兩小時,他的心臟到現在還怦怦的。

  「咦,這,怎麼可能?」裡面坐的,真的是她的爸爸?那個從小時候起,基本上就只有一張嚴肅臉龐的爸爸?

  「反正妳爸同意我們的婚事了,寶貝,我好開心。」一把抱住沈喬,在她的紅唇上響亮地親了一口,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他開心起來,就像一個孩子一般,當初,就是他的這份開朗與快活,打動了她。

  沈喬也笑了,轉頭,看見客廳的程奕陽,他安靜地站在那裡,望著擁抱的情侶。

  「程大哥,你……」他來了多久了?

  「我跟老師有約。」他直直走過來,與他們擦身而過,目不斜視,進入緊閉的書房,淡漠不已,似乎,他們的開心與他無關。

  ◎ ◎ ◎

  婚事,就這樣定了下來,即便是訂婚,也不能馬虎。

  布雷爾家族在洛杉磯是有名的富豪,所以一切的準備事宜都弄得妥妥當當,沈喬什麼都不用操心,只要翻翻雜誌挑挑禮服就可以。

  「姐,妳真的打算嫁給那個阿兜仔?」電話那頭年輕男人的聲音懶懶地傳來,聲線很低,有種獨特的磁性。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