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老公你真壞
【4.6折】老公你真壞

缺書! 電子書網站 <讀客文學> https://www.mmstory.com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凌兮兮
出版日期:
2010/01/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9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9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9
銷量:24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9
銷量:28
恰恰小蠻妻
NT$89
銷量:48
離婚後再愛
NT$89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9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9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9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9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9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9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9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9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沒有異性緣的男人,其實很熱門,只是已完售;
沒有異性緣的女人,原來供過於求,很難出清。

顧可欣雖算不上國色天香,好歹也是清秀小佳人,
可從小到大異性緣掛零,讓她誤以為自己沒有女人味,
而自卑到不行。直到再遇到曾經的鄰家大哥季柏川,
她才有了一點小女人的自覺。無奈她感情遲鈍、
神經又特大條,季柏川百般呵護被她視為兄妹情深,
還傻得一頭熱當起我愛紅娘,替他介紹女生朋友。
可沒想到,當他身邊真的有別的女人出現時,
她的心卻開始不聽話地氾酸、氾疼了起來。於是,
小女人變成大女人,借酒壯膽強將季柏川壓上床,
天真的以為佔了他的身,便可以得到他的男人心。
誰知,原來自己那些還沒發覺便凋零的桃花,
都是季柏川這顆爛桃樹給從中作梗除掉了!
也才明白這隻壞心大野狼老早就覬覦她這頭小笨羊,
一直扮豬吃老虎,把她吃的死死的不敢翻身,偏偏,
她笨得上勾不說,還傻得自己撲上人家的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顧可欣大學畢業之後,被一間離家比較遠的廣告公司錄取,而藉機搬出家門,顧家算是商界有名望的家族,顧可欣從小便備受爸爸疼愛,可就是因為被疼得太過頭,她才想早點逃離家裡,畢竟爸爸的溺愛讓她有壓力,甚至連交朋友,爸爸也要連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都要盤問一下。

  她本來桃花運就很差,因為爸爸,她的桃花運甚至連個渣都不剩,就連女性朋友也沒幾個,可是她也想有自己的交友圈,不甘心一直活在爸爸的寵溺下,做一個永遠都長不大的女孩。

  這次搬出去住,爸爸本來還不肯,可因為她的堅持還有哥哥顧可旭的出面,跟爸爸說季柏川也住在那附近,以後可以就近照顧照她,爸爸才點頭同意。

  季家在季柏川十五歲時,一直住在顧家隔壁,後來因為季伯父的生意日漸擴大,所以搬到了台北,而季家與顧家從作鄰居開始就是世交,季柏川更是顧家大哥的拜把好兄弟。

  顧可欣當初北上找的房子附近環境良好,正式搬入的那一天,她哥對她新住處這裡的環境更是讚不絕口,顧可旭一邊幫她整理行李,一邊告誡她:「女孩子在外,要懂得自重,不能隨隨便便跟陌生人說話,晚上也少出門……」

  顧可欣一邊應著一邊嘀咕著:「哥,我平時看你不太說話,怎麼這個時候這麼多話,還居然跟爸說的是同一套說法。」

  顧可旭拍著她的腦袋,一臉恨鐵不成鋼,「哥哥是在關心妳,而且我好不容易說服老爸讓妳搬出來,萬一出事了老爸肯定殺了我,妳有事記得找季柏川,電話號碼我已經幫妳存在手機連絡人裡,他家就在這附近,知道了嗎?」

  「知道了、知道了。」顧可欣應得很痛快,心裡卻很不確定,因為她對季柏川並不是那麼熟悉,每年只有在暑假或者寒假見他一面,但是她知道小川哥哥對她很好,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哥哥總是玩得很瘋,照顧她幫她買零食的人總是他。

  ◎ ◎ ◎

  剛搬進去的幾天,顧可欣覺得人生太自由了。每天可以看小說看得很晚,也可以睡前隨便吃小點心,甚至可以在房間裸奔,總之以前想做卻不被允許的事,她如今都做了。

  而在兩個星期後的一個週末早上,顧可欣還在床上睡懶覺,以前住在家裡,要睡懶覺根本不可能。如今有了機會肯定是狂睡大睡,不過她才睡到八點多,就聽到門鈴響個不停,顧可欣心想肯定是哥哥,懊惱地抓了抓腦袋,只穿著睡衣去開門,一邊開門一邊道:「哥……咦?」顧可欣狠狠地關上門,因為此刻她正穿著一件皺到不行又有卡通圖案睡衣,頭髮也亂糟糟的,根本是邋遢得可以,真是羞死人了,她怎麼忘了開門前先看看外頭是誰,因為門口現在站著的人就是季柏川!

  顧可欣一邊罵自己,一邊快速地回到房裡換衣服,洗臉刷牙,爾後她才出來開門,笑得有些尷尬:「小川哥哥……」

  季柏川輕笑了一聲,「這麼晚了還在睡?」

  「嗯,週末嘛。」顧可欣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連忙請他進來,季柏川問道:「妳早餐還沒有吃吧?正好我買了豆漿和小籠包。」他將東西放到顧可欣的手裡,然後低頭脫鞋,今天的他穿了白色襯衫,襯衫領口有兩個釦子沒扣,低頭換室內鞋的時候,精美鎖骨微露,有些小性感,本來就是有些宅的顧可欣不小心多看了一眼,頓時恍神,連忙別過了頭去。

  顧可欣連聲道謝,拿著早餐坐到餐桌前,季柏川坐在她的對面,親切的問她新環境適應不適應、工作合適不合適,顧可欣都一一回他。

  「怎麼都不找我?」

  顧可欣被問得有些不知所措,總不能說我覺得跟你不熟吧?「呵呵,我一直找不到時間。」

  「是嗎,這麼忙,那我得找個時間去問問妳的老闆,是不是有點欺壓員工了?」季柏川不過說一句笑話,顧可欣聽著卻有些緊張,「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嗯……那是怎麼樣的?」季柏川眼中帶笑,臉上卻沒有其他表情。

  「其實……因為不敢去。」

  「為什麼?」

  「因為我對陌生人比較緊張。」他們真的是好久不見了,所以她總覺得有些陌生。

  季柏川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悅,隨即笑著點了點頭,「哦,欣兒的意思是,我們相處太少太陌生了嗎?那我想我們應該多見面,這樣彼此就會熟悉一點,對嗎?」

  「呃……」顧可欣說不出話來了,只能乾笑的看著季柏川,有點發傻。

  ◎ ◎ ◎

  誰知,週一早上,她剛下電梯,便看到季柏川開著一輛銀色賓士車停在她住處,車窗搖下,他對著顧可欣招了招手,「快點上來,我送妳去上班。」

  顧可欣不好意思拒絕,沒有遲疑地上了車,並且好奇地問道:「小川哥哥,你今天早上不用去上班嗎?」

  「我先送妳上班,反正順路。」季柏川輕嘆了口氣:「若是妳哥知道我沒幫妳,還被妳當做陌生人,我和他連朋友都沒得作了。」

  「小川哥哥,我不是那個意思……」

  「可是聽在我耳中,就是這個意思,下班後我去接妳,再帶妳吃晚餐,然後我們再一起去看電影。」他的語氣當中透著一絲不容拒絕。

  「我……」

  「不可以拒絕,否則就表示妳還是把我當陌生人來看。」季柏川看著她點頭答應,微勾起唇角,唇角邊頓時有一抹狡黠的味道。

  ◎ ◎ ◎

  這個早上顧可欣進到公司時,發現自己還有些恍神,甚至覺得不可思議,她從小桃花運就差,幾乎沒有男生願意單獨跟她待上十分鐘,除了家人更從來沒有跟其他的男生跟她一起看過電影,不過小川哥哥算不上是桃花,因為他的身份是哥哥。

  想到這裡,她本來的緊張就淡了些,而單純的她便專心投入工作,沒再將心思放在這個問題上,直到下午六點鐘,準時下班,顧可欣本來還想將工作再整理一下,卻收到季柏川傳來的簡訊,欣兒,快點下樓。

  顧可欣這時才突然想起,季柏川跟她有約,希望兩人不要再是陌生人,為此她連忙快速收拾好私人物品,拿著包包跑下樓去。當她站在門口氣喘吁吁的時候,有人拍著她的肩膀道:「慢一點,不用著急。」

  顧可欣又喘了幾口氣,「我差點忘記了。」

  聞言,季柏川臉色一變,心裡雖然極度不滿,可是表面並沒有顯現出來,只抿唇道:「沒關係。」

  這小妮子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裡,自己對她花了這麼多年的心思,替她擋了那麼多桃花,一直遠遠看著她,可是她呢?卻將他當成陌生人不說,還一點也不把他放在心上。

  上車後,季柏川開了近半小時的車,帶著她去了一家很高級餐廳,顧可欣表示自己晚上不怎麼吃東西,只要了些水果沙拉,但季柏川不同意,捏了捏她的手心,「跟小時候一樣,一點肉都沒有,太瘦了。」

  顧可欣不好意思地縮回了手,「哪有,時下的女生哪個不減肥?」

  「我覺得女生胖一點才可愛。」季柏川不顧她反對給她點了主餐,「多少吃一點,晚上還有這麼長的時間,妳會餓的。」

  就因為這樣,不受浪費的顧可欣很賞面子的大吃,再則這裡的食物味道很好,顧可欣吃著很對胃,而後,他們再開車進到市區的電影院,買票後,季柏川牽著她走到角落的座位,隨意說了一句:「我不喜歡坐在人多的地方,容易有窒息感。」

  「哦。」顧可欣倒不覺得有什麼,回答的也很隨意,不過手心微濕,表明了此刻她是緊張的,所以她輕聲說:「我第一次跟除了家人以外的男生單獨看電影耶。」

  季柏川對於她的坦然,低低地笑出聲來,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這是我的榮幸,電影還沒開始,妳先坐一下,我去買爆米花,還有柳橙汁。」

  五分鐘後當顧可欣接過季柏川給她的爆米花和柳橙汁的時候,她的心不由跳了一下,她不喜歡喝飲料只愛喝柳橙汁,這麼久不見了,小川哥哥居然還記得。

  今晚看的電影很精彩,在電視上看過幾次宣傳預告,不過一直懶得到電影院看,所以她十分期待,一邊吃著爆米花,一邊緊盯著大螢幕,還不時低聲問季柏川要不要吃,季柏川則是搖搖頭,「小女生吃的。」

  顧可欣聽了有點忿忿道:「我才不是小女生。」

  「那妳是什麼?少女?」季柏川又問了一句,眼中帶了淡淡笑意,側臉在一絲淡淡的燈光下添加了幾分柔和。

  「我畢業了,我是個女人了!」顧可欣微揚起了下巴,帶了一絲小小得意。

  他伸出一個手指在她的面前晃了晃,「不對不對,女人的定義是……妳不懂的。」

  顧可欣哼了一聲,自顧自地吃了起來,不再理他。

  果然電影很刺激,顧可欣甚至忘了吃手上的零食,隨著悠揚的音樂,隨著電影男主角心情轉折,完全融入劇情中,當她正看得起勁時,突然覺得有個重量壓在她的肩上,她嚇了一跳,差點打翻手裡的爆米花。

  微微偏過頭,就看到季柏川將整個頭都靠在她的頸窩,呼吸吹在她的脖頸邊,暖暖的,有絲絲纏繞著的曖昧。

  顧可欣下意識地推了他幾下,但他似乎睡得很熟,動都沒有動,她心想,或許他累了吧,她記得有一年暑假,他跟哥哥踢足球,踢累了之後就靠在她大腿上睡著了,無論怎麼搖都搖不醒,哥哥還笑著說,給他佔點便宜吧,他累壞了。

  顧可欣鮮少與異性靠得這麼近,此刻聞著他身上清爽的味道,心不由得悸動了起來。

  電影快要結束的時候,顧可欣正在想該怎麼叫醒季柏川,他卻自己醒來,緩緩睜開眼,頭正要抬起時,薄唇不小心磨蹭過她的耳垂。

  顧可欣完全驚呆,瞳孔驟縮,有些不知所措,他輕聲地笑,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抱歉,欣兒,最近工作太累了,不小心睡著,電影好看嗎?我都沒看到。」

  「啊,好看……」其實她因為季柏川靠在她肩頭睡著的關係,也沒有看完整,不過因為之前上網看過電影簡介,就隨意地複述了一遍。

  電影散場後,季柏川問她還要不要吃點什麼,但她搖頭謝絕了。

  平時她睡得早,現在已經過了她該睡覺的時間,所以她正睏著,坐在季柏川的車上,迷迷糊糊便睡過去了。

  當季柏川將車停在她住處門口時,見顧可欣還在睡,他偏過頭,藉著路燈朦朧的燈光仔細看她,她的眼眸緊閉,睫毛長長的,現在的她長大了,變得更漂亮了,他盯著她精巧的鼻子,微微嘟起的小嘴,真想狠狠地親上去,可是他什麼都不敢,他怕嚇壞她,所以只能這麼坐著靜靜地看著她。

  顧可欣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當她睜開眼時,正好對上季柏川那雙深幽幽的眼眸,她打了個呵欠,含糊道:「小川哥哥,我怎麼睡著了?」

  「我也正想問妳。」季柏川輕笑,這小東西可真可愛。

  顧可欣看了一下時間,「都十二點了!你怎麼都不叫醒我?」

  「妳睡得跟個小豬一樣,叫不醒。」季柏川伸手刮她的鼻子。

  「我才不是小豬!」顧可欣忿忿道。

  季柏川又接過話去,「因為啊,欣兒睡覺的時候很可愛,我捨不得叫醒妳。」

  聞言顧可欣臉色微紅,開車門後低頭跟他道別,季柏川見她離去的背影,低聲道:「睡美人,是應該是被吻醒的。」

  ◎ ◎ ◎

  往後的日子,季柏川總會用不同的理由找她出去。

  早上送她上班,讓她不用因為擠公車而不吃早餐;下班的時候會請她吃晚餐、看個電影;偶爾也會拿兩張音樂會的票帶她去聽音樂會。

  但是他約她最多次數的是去運動,顧可欣從小就不愛運動,一聽到運動兩個字就抿嘴不高興。

  季柏川只當沒看到,特別是週末她想睡懶覺時,他肯定會上門按門鈴,逼她開門;過了一段時間,他居然有她家的鑰匙,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拿去複製的。

  以至於往後的每個假日早上,他都能輕輕鬆鬆地進她屋子,然後敲她房間的門,然後可憐的顧可欣發現自己被他「虐待」習慣之後,每個假日都會很準時起床,然後慣性的換上運動服跟他去跑步。

  季柏川在運動方面很擅長,是屬於技巧穩定性的健將,顧可欣特別喜歡他打撞球,無論是他伴杆而立的姿勢,還是他伏案的動作,都特別迷人。

  他打球時微微低頭的時候,便可以看到他外露的鎖骨,讓有點宅的她覺得更是性感且迷人,或許是從她看他打撞球開始,顧可欣才正式地佩服起他來。

  顧可欣在大學的時候也學過撞球,但是太久沒有,有點生疏所以打得並不好,季柏川便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教妳。」

  顧可欣下意識地說了一句好,她擺好姿勢之後,季柏川從她的身後覆上來,糾正她的動作時,身子貼著身子,顧可欣有一點點不自在,可是季柏川即很自然,一點都不會讓她討厭,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低低地講解撞球的技巧,她的心噗通噗通地跳著。

  顧可欣本身就有些底子,再加上季柏川的指導,球打得越來越好,有一次,季柏川的幾個朋友約季柏川一起打,季柏川便帶她去,他朋友也帶了女生,剛開始是各玩各的,後來不知道怎麼樣,竟然說要賭球。

  一個叫阿笙的男生抱著自己的女朋友一臉哈哈大笑,「我家老婆打得很好,連我都覺得佩服。」

  顧可欣朝那女生望過去,其實說她打得好,不是指她的球技有多好,而是她的動作,特別嫵媚、特別撩人,全身穿著黑色緊身皮裝,微微彎下身子,顯現出深深的乳溝,後面的臀部高高翹起,凹凸有致的身材,連顧可欣都看呆了。

  但季柏川卻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不過耍花腔罷了,我妹妹的技術比較好。」

  顧可欣一直被季柏川藏在身後,她身子嬌小又是素顏,讓她看起來更小,大家一直都沒注意到她,突然被季柏川這麼一說,全將視線放在她身上,看了一眼之後,不覺驚呼了一聲:「柏川,你什麼時候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妹妹?」

  「那不如讓她們先上場打一局。」有個男生開始起哄。

  季柏川也不說什麼,對著顧可欣努了努嘴,「欣兒,上,贏了算妳的;輸了算我的。」說完拍了拍她的肩膀,「哥哥相信妳!」

  顧可欣的朋友圈一直很小,如今在大家的起哄下,到有些不知所措,不過季柏川眼中帶著對她的信任,所以她點了點頭,拿著球杆走了過去。

  她欣微微俯下身子,嬌小身材都包裹在寬大的休閒服下,可是她的表情很生動,帶著天真的堅定與自信,不由讓人著迷,打球的時候她一邊回憶季柏川教她的技巧動作,一邊看準角度擊球,順利進洞。

  兩人的技術雖然不相上下,可一輪打下來,顧可欣略勝一籌,季柏川笑著將她抱在懷裡,大力地親了她的臉頰,「妳真棒!」顧可欣當場都愣住了,臉色緋紅,手僵在那兒不知所措。

  「哦!」周圍的男生們又起哄起來,「這算是妹妹嗎?還親她臉頰……」

  季柏川看著顧可欣驚訝的臉,眼中閃過一絲尷尬,然後別過臉去對著男生道:「就是妹妹,最親愛的妹妹。」

  顧可欣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季柏川也察覺到了,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接下去是男生們的球賽,這才是最有看頭的比賽,平時顧可欣天天跟季柏川練球,也沒有什麼感覺,可是今天,他在一幫人當中鶴立雞群,動作瀟灑,唇角噙著一抹笑,擊球又快又狠,她看得好不刺激,跟著旁邊的女生一起歡呼,突然她呆呆地想,身邊的女生算是那些男生的女朋友,那自己呢……唔,是妹妹。

  喊了一個下午,嗓子都喊啞了,季柏川午贏了不少錢,他朋友很爽快地將錢掏出來放到顧可欣的手裡,「小妹妹,這些都是妳的功勞。」

  「唔……」顧可欣有些為難地捧著紙鈔看著季柏川,季柏川走近她,「我的,就是妳的,拿著吧。」

  「我不能要!」

  見她拒絕,他也不多說什麽,卻還是留了幾張給她,「這是妳應得的,剩下的,我請妳吃飯,走。」

  「小川哥哥,你球打得真好。」顧可欣佩服道。

  季柏川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因為欣兒在場,所以我想表現更好一些。」他滿意地看著顧可欣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又道:「我高中就開始練球了,所以從高中開始,我一直有很多的零用錢。」說完,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 ◎ ◎

  季柏川平時的工作很忙,偶爾下班晚一點,這天他公司接顧可欣時,看她跟一名靦腆的男生站在一起,對方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顧可欣似乎被逗得很開心。

  遠遠地便看到她滿臉都帶著笑意,男生長得算出色,眼中有著赤裸裸的愛慕之意,那教季柏川看得十分不舒服,他將車開到顧可欣的面前,打開車門,風度翩翩地從車裡出來,走過去站在顧可欣旁邊,半摟她的肩膀,帶了幾分笑意說:「抱歉,欣兒,今天我來遲了。」

  「沒關係啦,你的工作比較重要,而且我跟思宇聊得很開心。」顧可欣替季柏川和周思宇相互介紹了一番,季柏川伸出手來,「你好,很高興認識你。」季柏川帶著禮貌的表情,可是在看周思宇時,眼中帶著濃濃的怒意,這樣的直視讓周思宇覺得自己全身發毛

  「那我先帶欣兒走了。」又寒暄了一番,季柏川便帶著顧可欣離開,而遲鈍的顧可欣則是開心地跟周思宇擺了擺手,「再見。」

  當顧可欣在副駕駛上坐好時,季柏川替她繫好安全帶,然後不經意地問道:「他是誰?」

  「啊,思宇嗎?他跟我是同一個辦公室的,平時很幫我。」

  「是嗎?」季柏川只覺得自己的心裡莫名地有些惱怒,啟動車子,又問:「他平時會幫妳什麼?」

  「很多,除了工作上的事,他還會幫我倒水,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都會幫我買我一份,我稱他為好好先生,嘻嘻,今天早上他還送我花,啊!我把花忘記帶出來,留到辦公室了。」

  「花?」他的眼中閃過一抹陰沉。

  「嗯,很漂亮的花,只送給我哦,他說是因為我是新來的同事,他還說,這個週末請我去吃飯。」顧可欣說著,滿臉的興奮,「他真的很照顧新同事,對不對?」

  季柏川哼了一聲,幸好妳遲鈍,笨死了!

  不過這根雜草跟他的寶貝實在走得太近了,一定得掐掉,他又道:「他只對妳好嗎?」

  「好像也不是耶,也會對其他人好,不過他說我是新同事,要多照顧我。」

  「你們辦公室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男生?」

  「對,還有一個!」

  「是不是如果另外一個對妳好一點,這個男人就會不開心,還會對妳更加殷勤?」

  「對啊、對啊!」顧可欣連忙點頭。

  季柏川嘆了一聲,「小笨蛋,妳被利用了,知道不知道?」

  「啊?」

  「其實,這位周先生對妳好,是為了引起另外一位男同事的注意,是為了讓另外一位男同事吃醋,妳千萬不要陷進去,破壞人家的姻緣。」

  「什……什麼?」顧可欣大吃了一驚,張大了嘴直愣愣地看著季柏川。

  季柏川煞有其事,繼續道:「那位周先生一看就很秀氣,也有些靦腆,很注重外表,這樣的特質無疑的他是個Gay。」

  「啊!」

  「所以小笨蛋,妳如果繼續任由他對妳好,以後妳會成為另外一位男同事的眼中釘。」

  「那……這怎麼辦?另外一位叫做小樹的男生,他喜歡的是Amy呀。」

  「周先生能對妳好,小樹為什麼不能對Amy好,總之,妳離他們遠一點,不要輕易讓他們對妳好,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謝謝小川哥哥的提點,幸好幸好,我說思宇今天為什麼拉著我在門口說話,原來是小樹剛好經過,哎呀,我好笨,被利用了這麼久。」聞言,季柏川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滿臉的愉悅,唇角上揚,扯出一個漂亮的弧度。   第二章

  一星期後,季柏川與顧可欣通電話,閒聊了一會兒,季柏川順便問她,「欣兒,上次那位周先生,後來還有繼續送花給妳嗎?」

  「還有送一次,但是我把花偷偷地轉送給小樹了,我看到小樹那天很開心哦,所以……嘿嘿嘿,他們一定是一對的,不過最近他被調到其他部門,所以也沒有什麼機會碰到。」

  季柏川在電話那頭不由地笑了起來,然後又道:「欣兒,我明天要出差。」

  「嗯。」顧可欣對著電話點了點頭。

  「我要飛一趟上海,一個星期後才回來。」季柏川在電話裡輕輕地說道。

  「嗯。」

  「都沒有什麼話跟我說嗎?」季柏川的聲音低沉很有磁性,帶著幾分調侃的笑意,在電話的另外一頭,顧可欣突然紅臉,有一種為人妻的感覺,她在感到自己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又馬上搖了搖頭,誠心誠意道:「小川哥哥,一路順風。」

  季柏川出差後,顧可欣第一次懂得什麼叫思念,沒有人會在晚上睡覺之前跟她說一句晚安;沒有人在早晨打電話叫她起床,她又得開始擠公車上班,一個人吃飯,不會再有人約她看電影、幫她買柳橙汁,當然也不會有一個人帶著她去打球晨跑。

  終於熬過一個星期,顧可欣突然收到季柏川給傳她的簡訊,欣兒,我今天晚上回來。

  顧可欣看得好不開心,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

  她對著鏡子好好地打扮了自己一番,然後盼著他約她出去,可是這一晚,他沒有約她,教她覺得很失落,睡覺的時候也覺得好傷心,但她怎麼也想不明白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

  ◎ ◎ ◎

  翌日清晨,季柏川照舊來送她上班,顧可欣見到他的那一刻,唇角擴大,笑得很明媚,她上車的時候問:「小川哥哥,你剛回來,是不是很累?」

  「是啊,好累,可是心更累。」季柏川翹起了幾分失落的弧度,「連句安慰的話都沒有人跟我說。」

  「小川哥哥,你辛苦了。」顧可欣突然覺得心情很好,忙說了好多安慰的話。

  季柏川笑了笑,「欣兒,我出差這麼多天,妳有沒有想我?」

  顧可欣這一刻心漏了半拍,很想說有,可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季柏川見此狀,淡淡道:「就像妳這麼久沒有見到妳哥哥,會不會想?」

  「當然會。」顧可欣點頭,「我也會想小川哥哥。」說完,她又有些不好意思,轉過頭去看窗外的風景。

  季柏川突然唇邊的笑容不住擴大,顧可欣到了公司要下車的時候,季柏川突然叫住她,招手讓她過來。顧可欣一臉困惑,還是轉了回來,微微低下頭來看他,「什麼事?」

  季柏川只是對著她笑,淡淡的笑容越顯得他的臉英挺俊朗,其實顧可欣已經靠得很近了,但季柏川還是繼續對她勾手指,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顧可欣不由自主地靠近,臉有些熱了起來,「小川哥哥……」

  季柏川突然像變魔術似的從身後拿出玩偶蹭上她的臉,顧可欣被嚇了跳,隨即驚呼起來,「啊,hello kitty!」

  「嗯,喜歡嗎?」他就知道她喜歡,唇邊的笑容越發得意。

  「喜歡,謝謝小川哥哥。」顧可欣有些愛不釋手,她最喜歡hello kitty,也喜歡收集那些限量版的玩偶,沒想到他還記得,她高興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季柏川看著她露出來的笑容,輕輕一笑,伸手將她手中的玩具抽了回來,放回後座,「好了,快去上班,晚上請我吃飯。」說完,對著她揚揚手,「晚上見。」

  顧可欣望著粉嫩又漂亮的玩偶,只覺得自己的心情更好了。

  晚上顧可欣便請季柏川吃飯後,吃飯的途中一直抱著hello kitty玩偶,季柏川在一旁輕笑,真是個小女孩,老是長不大。

  ◎ ◎ ◎

  季柏川回來之後,顧可欣又恢復之前的生活,每天早上,季柏川會打電話叫她起床,送她去上班;上班的路上會拿出早餐給她;下班的時候偶爾約她一起看電影或是打球,這樣的日子,顧可欣覺得很快樂也很茫然,因為她不知道快樂的源頭在哪裡。

  一日,季柏川送她回家時,卻發現她的住處門口貼上封條,後來得知是房東的房子被法院查封,不能再住了。

  顧可欣當下紅了眼圈,著急得不知道怎麼辦,季柏川表面安撫著她,心裡卻開心得很,他正想著怎麼跟她親近一些,這可不就是個好時機。

  顧可欣毫無主見一直在旁邊問他:「怎麼辦?小川哥哥?」

  季柏川有些為難道:「妳在這邊住的房子還是當初我和妳哥哥好不容易找到的,周圍的房子基本上都已經租出去了,想在幾天之內重新找房子已經不太可能。」

  顧可欣一聽,淚眼汪汪的很是可憐,季柏川看她的樣子很心疼,摸了摸她的腦袋,「欣兒,妳先跟我回家,我家住得很近,還有空房間,妳就先住下好不好?」

  顧可欣還在遲疑,季柏川揉了揉她的腦袋,「欣兒乖,我們進去整理行李。」

  季柏川當下扯下那封條,拉著顧可欣進去,顧可欣有些無措,季柏川揉著她的腦袋,「沒事,一切有我在。」

  季柏川開始替她整理起東西,畢竟是單身女子,東西不算多,可是顧可欣的房間倒是亂得可以,衣服扔得到處都是,當季柏川進了她的房間時,搖了搖頭,帶了幾分戲謔:「欣兒,這是妳的閨房?」

  顧可欣紅了臉,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見狀季柏川不再笑她,開始整理衣服,顧可欣還站在一旁,卻見他面不改色地將自己放在枕邊的內衣褲拿起來,頓時大腦一片空白,連忙上前從他手裡將內衣褲奪過來,全身的血液都轟然衝到臉上。

  季柏川但笑不語,繼續低頭整理,顧可欣此刻對上他微微低下去的側臉,只覺得心頭一緊,有一種別樣的情愫蔓延上心頭。

  顧可欣找了個袋子,拉出自己的行李箱,將自己那些零零散散的東西裝進去,「還有沒有什麼東西沒整理的,妳再找找看?」季柏川問她。

  顧可欣看了一圈,搖頭,「沒有。」

  「那走吧。」季柏川輕鬆地提起地上的行李,帶她走到樓下,這一刻,在顧可欣的心裡,季柏川的形象又更好了幾分。

  坐到車上之後,顧可欣又哀號了一聲:「當初一下子交完一年的房租,可是才住不到兩個月。」

  「這個不用擔心,明天我找人把多餘的房租一分不差的要回來。」

  季柏川的家的確離得不遠,但是到了之後才發現,原來他的住的地方坐落在市中心最繁華的黃金地段,一棟高級公寓的頂樓。

  等顧可欣到他家時,開燈後不由驚呼了一聲,這裡的裝潢很有設計感,低調中又不失奢華,可是每一樣擺設都十分精緻,處處顯示主人的品味。當顧可欣站在落地窗前的時候,放眼望去,整個台北市的美景盡收眼底,驚呼了一聲:「這裡好漂亮。」

  「嗯。」季柏川看著她眼中的驚訝,點了點頭,「反正還有空的房間,妳暫時就在這裡住,這附近的房租價格很高,現在不容易找。」

  「可是……」

  「欣兒,妳又把我當外人了?妳哥哥要我好好照顧妳哦。」

  「我、我……謝謝小川哥哥,等我找到房子,我就會盡快搬出去的。」

  季柏川眼中再次閃過一絲不悅,這個小東西要氣死他是不是?好不容易才將她騙過來,住都還沒有住就想著搬走?

  季柏川不動聲色地轉移了話題:「我們先去整理房間,嗯?」

  ◎ ◎ ◎

  顧可欣住進去之後的第二天,季柏川一下班就來接她回家,說是要煮菜給她吃。

  顧可欣剛開始還不相信,因為她從不知道小川哥哥會做菜,便提出了自己的質疑。

  季柏川挑眉:「我若做出來了,怎麼辦?」

  「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不過要做得好吃哦。」顧可欣滿不在乎地回答。

  季柏川哼了一句,很好,他將圍裙圍在自己的腰間,卻一點也沒有折損他的帥氣。然後他轉身從冰箱裡取出洋蔥、蒜頭、番茄以及絞肉,顧可欣對廚藝一竅不通,所以也不知道他在做樣子,還是真的會。

  不過她覺得有趣也想幫忙,便拿了個洋蔥來剝,可是她卻不知道剝洋蔥會流淚,她的眼睛被刺激到,眼淚就嘩啦啦往下掉,季柏川無意間轉身就看到顧可欣一臉不知所措地站在那裡,他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摸著她腦袋道:「笨蛋,剝洋蔥不是這麼剝的。」他還靠近她,吹了吹她的眼睛,他站得很近,吹出的氣息涼涼的,顧可欣倒是一下子紅了臉,的確,連男朋友都沒有交過的女生,臉皮能夠厚道哪裡去?

  不過這麼吹一吹,眼睛也舒服多了,他看出她的不自然,微微勾了勾唇,開口道:「欣兒,妳出去看電視,這裡交給我就好了。」

  顧可欣本來還想拒絕,卻被他推了出去,顧可欣還對著裡面的他喊了兩句:「如果不會做就不要做哦,不用勉強的。」

  「妳等著吃就好了。」季柏川的眼中狡黠味道越發濃烈,顧可欣站在廚房門口盯著的側面看過去,望著他濃黑的眉毛、低垂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宅女的心不由自主地又開始心跳加速了起來。

  顧可欣看了一會電視,聞到很香的味道,順著香味走去,便看到兩盤剛起鍋的義大利麵,色香味俱全,當場就垂涎三尺,顧不得什麼形象就要往口裡送。

  「呼……燙……」顧可欣張嘴,「好好吃。」

  她享受的樣子,微瞇起眼睛,細細地品嚐著,跟隻貪婪的貓一樣,「好好吃。」

  季柏川看著她滿足的表情,唇角漾起了淡淡的笑意,「那,我贏了!」

  顧可欣點頭,吹了吹麵,又往自己的口中送了一些,「真好吃。」

  季柏川坐在她面前繼續優雅地吃,吃完了之後,對著她勾了勾手指頭,「來,我要獎勵。」

  「唔,什麼獎勵?」顧可欣抬頭,一臉茫然,唇瓣因為吃過東西的緣故,多了一層油膩膩的光澤,很是動人,季柏川站起來,捏住她的下巴,臉逐漸朝著她靠過去。

  顧可欣突然懵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結結巴巴道:「你、你要做什麼?」

  季柏川只是笑,並不說話,臉靠得她很近,鼻尖幾乎快要蹭上,呼吸噴在她的臉上,熱熱的,「獎勵一個吻,好不好?」他的唇快速地印在她的唇上,讓她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季柏川吻完她之後,很快地放開她,去洗碗。

  顧可欣傻愣愣地坐在原地,臉色潮紅,心裡除了憤怒,還有一絲絲的甜,她看著季柏川洗碗的背影,突然驚叫了一聲:「啊……」

  季柏川轉過頭來看她,「欣兒?」

  顧可欣有些憤怒地指著他,「你、你吻我!」

  「嗯,有什麼意見嗎?」

  「你、你、你是壞蛋。」

  季柏川慢條斯理地洗了碗,擦乾手坐到她面前,壞壞地笑道:「妳自己答應的,我不過是討回了我的獎勵罷了,不是嗎?」

  「可是、可是……」

  季柏川緩緩地挑了唇,對著顧可欣勾了勾手指頭,讓她湊近,在她耳邊低聲道:「我都這麼大了,從來未吻過女孩子,每次聽到妳哥說吻女生的感覺有多好時,我總是很羨慕。」

  顧可欣瞪大了眼睛,季柏川繼續道:「欣兒,吻是什麼感覺?」

  「不、不知道。」她看著他湊近的臉龐,往後一縮。

  「我們再試試好不好?剛才那個吻太短了,我都嚐不出來是什麼味道。」他緩緩誘惑著她,眼睛迷離,帶著絲絲曖昧。

  顧可欣還沒有來得及拒絕,季柏川的唇就再一次湊上去,他的手掌覆住她的後腦勺,另外一隻手抓著她的肩膀,將還在掙扎的她固定住,一開始季柏川還是很溫柔,只是用嘴唇輕輕碰著她的嘴唇,鼻子親暱磨蹭。

  顧可欣從來沒有跟人做過這麼親暱的事情,也很好奇,他那麼優秀的人,也沒有吻過其他的女孩子,莫不是連女朋友都沒有交過?雖然這一次,季柏川強調只是嘗試,可是她聽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強烈的心跳,她睜大眼睛拼命看季柏川,季柏川卻很投入,眼睛緊閉,長長的睫毛刮在她的皮膚上,有微微的癢。

  顧可欣有些害怕,想掙扎,季柏川的舌頭就已經擠開她的牙關,闖了進去,當他的舌頭觸碰到她舌頭時,她只覺得一股電流從腳底開始往上竄,她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很認命的閉上眼睛。

  季柏川的舌頭舔著顧可欣口腔內的柔軟,然後捲著她的舌頭往外吸,偶爾還用牙齒咬她的嘴唇,顧可欣只覺得痛,也張嘴咬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親吻便變成咬來咬去,季柏川和顧可欣都笑了起來,尷尬的感覺一點也沒有,季柏川揉了揉顧可欣的腦袋,親暱的喊她「小東西」。

  顧可欣冷靜之後有點生氣地跑進洗手間,他居然不經過自己的允許就吻她了,她瞪了一眼季柏川,快速跑去浴室洗澡,也想找個地方沉澱那顆狂跳動的心。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臉色紅得像個大蘋果,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捧住自己的臉,想起剛才的那個吻,莫名地感覺幾分甜意,如今想著臉便越發紅了起來。

  ◎ ◎ ◎

  顧可欣待在自己小窩的時候,衣服都是兩三天才洗一次,可是在這裡,她才堆了一天,下班回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被洗掉了,當她看到陽台上,她的內衣褲都掛出來在風中搖曳時,氣沖沖的跑到客廳質問季柏川:「你、你為什麼洗我的衣服?還、還居然洗了我的……」

  季柏川正在拖地,面不改色道:「我不喜歡有髒衣服堆積在一旁。」

  「你、你有潔癖?」顧可欣還是覺得氣惱。

  「是啊。」季柏川笑得雲淡風輕。

  後來顧可欣才知道季柏川是真的有一點潔癖,他房子不允許外人進來,所以在他這裡沒有傭人,一切都是親力親為,每天拖兩次地板,每天晚上洗澡後不管有多晚,都會直接洗衣服,每天早晚兩餐一定自己做。

  每次顧可欣看到他在做飯或者洗衣服時,心跳的速度總是特別快,難道她喜歡家庭煮夫嗎?還是她覺得這樣的他特別溫暖?這段時間,顧可欣偶爾也會幫他一起打掃,或者幫忙洗他的衣服。

  有空時她也會去找房子,可是總找不到喜歡的,就算是找到了,剛跟季柏川商量完之後,對方的房間不是馬上出租了就是不租了。想到這裡顧可欣心裡就很懊惱,跟季柏川抱怨的時候,季柏川只是笑說:「小丫頭,別擔心了,我會幫妳找。」季柏川的這句話無疑幫顧可欣定下心,但她不知道這句話只是空頭支票。

  顧可欣跟季柏川住得這一段時間發現他身上有很多優點,沒有不良嗜好、不抽菸、不喝酒、愛乾淨、會做家事,平時若是沒有應酬就會很早回家。顧可欣從來沒有與異性如此接觸過,所以當自己對小川哥哥產生幻想時,便有些唾棄自己,可是轉眼一想,如此優秀的男人,怎麼會沒有女朋友呢?想必一定是工作太忙了,才會沒時間交女朋友。

  想到這裡,顧可欣便想著自己是不是該該幫小川哥哥介紹女朋友,可是介紹誰好呢?顧可欣在腦子裡過濾一遍,腦海中突然鎖定了一個人,Amy!

  Amy跟她在同一間辦公室,她很喜歡Amy,因為Amy總是幫她忙,人很熱心,長得又漂亮,小川哥哥溫柔又體貼,這麼一個男人怎麼可能會沒有女朋友?

  於是,抱著做紅娘的心態,沒有多想的顧可欣便興沖沖地對Amy道:「Amy,妳下班後去我們常去的貓咪咖啡店好不好?我介紹一個人給妳認識,就在靠門角落的那個位置。」

  「怎麼了?」Amy看她笑得賊兮兮的。

  顧可欣雙手合十,「去嘛,去了就知道了。」

  在得到Amy的同意之後,她也傳了訊息給季柏川,小川哥哥,下班後去貓咪咖啡店,靠門右手角落的位置,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季柏川接到簡訊在之後,莫名有幾分開心,小東西也學會給他傳簡訊了,便回她,好。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