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先生上車請補票~愛要大聲說之一
【4.6折】先生上車請補票~愛要大聲說之一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凌兮兮
出版日期:
2010/03/25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89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硬派老公輕一點
NT$89
銷量:28
嫁個強勢老公
NT$89
銷量:24
青梅很撓心~家家酒之四
NT$89
銷量:28
恰恰小蠻妻
NT$89
銷量:48
離婚後再愛
NT$89
銷量:37
房事躲不過
NT$89
銷量:31
秘書老婆
NT$89
銷量:19
婚後的冷戰
NT$89
銷量:16
離婚前,妳歸我管
NT$89
銷量:32
放手,我不嫁
NT$89
銷量:29
親愛的床上見
NT$89
銷量:38
不當負心漢~怨夫之一
NT$89
銷量:44
嬌女沒心沒肺 2
NT$89
銷量:1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302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73
夜劫
NT$89
銷量:264
一夜換一婚
NT$89
銷量:258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43
【經典推薦】十年一夜
NT$79
銷量:238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232
皇商家的嬌妾
NT$89
銷量:213
囚妻
NT$89
銷量:216

女人愛上男人,管他愛不愛,先追再說,
男人盯上女人,不知愛不愛,吃掉再說。

他欠女傭,這位女傭小姐半夜擾他眠,還揚言會多國美食,
結果上工第一天,連炒個雞蛋都難以下嚥!
如果不是家人逼迫,又剛好只有這位女傭小姐上門,
他肯定要她滾人。可還沒讓她回家吃自己,他就發現,
原來這位愛穿「豬尾巴」內褲的女傭小姐不只住進他家,
還進駐了他的心,因此,為了挽救自己後半輩子的性福,
凌荀決定接管這位據說單戀他的女傭小姐後半生。
她,林雨桐,苦追凌荀四年,為了追上這位太子爺,
她拼死命地唸書,只為讓自己變得更好,能夠更接近他,
結果這個男人每次見到她,都只有一句「小姐,妳是誰?」
教她氣得牙癢癢,讓她只好使出小手段,成功住進他家,
成為一位業餘女傭。好在孤男寡女,生米被她炊成熟飯,
才想等他愛的告白時,凌太子的正牌未婚妻卻憑空出現。
好吧,既然太子爺無意解釋三角戀,心灰意冷的她,
只好識相的收拾包袱,順便帶著肚子裡的那顆球走人……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酒會才過一半,林雨桐喝得有些醉了,起身去了一趟廁所。

  洗完手時,望著鏡子時,發現嘴上的唇蜜有些掉色,連忙拉開包包拉鍊準備補妝。

  她才剛從包包裡拿出唇蜜,一張她思慕已久的英俊臉龐突然顯現在鏡子中。

  是凌荀?

  林雨桐微微一怔,以為是自己酒後的幻覺,用力甩了甩腦袋,雙手撐在鏡子上,才發現,這不是夢,頓時耳後根莫名發燙,唇邊漾起淡淡的笑意。

  凌荀對她越來越靠近,手幾乎快拍上她的肩膀,林雨桐的心跳得越發快了,心裡想著他是不是終於發現自己了,接著聽到他道:「小姐……妳的裙子……」

  「很漂亮是不是?」林雨桐朝鏡子中的他露出微笑,「我是特別穿給你看的。」說完這句話之後,她自己也不由一愣。

  看到鏡子中凌荀那張僵硬得要命的臉,怔愣了許久,突然一個冷顫,才察覺自己喝醉了,居然說出這種白痴的話,直到她清醒了些,不好意思地對著鏡子呵呵兩聲。

  凌荀很快就冷靜下來,冷笑一聲,「小姐的品味不錯,內褲上還穿了一條小豬尾巴。」

  聞言,林雨桐的臉色瞬間變得燥熱,轉身看了一眼,終於明白了事實的真相,忙將不小心塞到內褲中的裙子拉下,匆匆忙忙地溜了。

  太丟臉了、太丟臉了!

  她不住地暗罵自己,不過幸好幸好,他還不認識她。

  她在他身邊做了那麼多小動作,可是他根本記不住她,或許這次也不會例外。

  ◎       ◎       ◎

  凌荀啊凌荀,夢裡百轉中,她的腦海中皆是他的影子。

  自己認識他四年,與他也有過數次對話,可是再見之時,他總是不認識她。

  林雨桐自認長相不算是太差,雖說沒有豔冠群芳,可還算得上可愛,五官特色也算突出,但次次被當作路人後,教她還真是有些傷心。

  第一次見他,她只是一個剛進大學的新生,剛從聯考中解放出來的她,再也不想背負學習的枷鎖,終日遊手好閒,只懂得睡覺看小說。

  「小桐,我們剛才看到凌大帥哥了。」飛飛和蕭蕭扯了扯正趴在桌上睡覺的林雨桐,林雨桐瞇著眼,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唔了一聲揮了揮手,「凌大帥哥是誰啊?」

  「凌大帥哥妳都不認識,是凌荀啦!」飛飛誇張敲著林雨桐的腦袋,硬是將她從睡夢中敲醒,「妳太遜了吧?凌荀人長得英俊又挺拔,是學生會的會長,主持過很多活動,學校有很多粉絲哦。」

  「切!」林雨桐冷嗤了一聲,這兩人是花痴,她可不是,帥哥是什麼,電視上裡的偶像劇看多了,她對所有帥哥都過敏了,「聽都沒有聽過,他有名,演過什麼戲,唱過什麼歌?」

  「蕭蕭,雨桐居然用這種語氣說凌荀,太過份了!」飛飛很是粗魯,一把拉起林雨桐往外走,她的力氣大得驚人,讓給人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居然不相信我們的眼光,我讓妳自己去看看凌荀,哼!」

  蕭蕭也贊同飛飛的話,一定要讓林雨桐看看凌荀。

  這個丫頭天天作白日夢,天天嚷著夢見了帥哥,夢見被帥哥吻、被帥哥抱,每天醒來之後與她們講得繪聲繪色,可是具體的樣子都說不出一個,只會說很帥很帥的男生。

  蕭蕭和飛飛一直不相信,這次非得讓她好好見見什麼才叫帥哥。

  這是林雨桐第一次看到凌荀。

  她被拉到操場,順著飛飛指的方向看過去,她看到一個穿著白色的T恤的男孩,他似乎剛運動完,隨意坐在草地,帶著耳機看雜誌。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她只能看見他的側面,長得確實還不錯,鼻子很挺,皮膚很好,但是可能是運動過後,微微有些紅,還流著汗。

  他看雜誌看得很專注,沒有注意到周圍偷偷看他的花痴。

  林雨桐對於這第一面並沒有太大的印象,敷衍地笑了笑,「還不錯啦。」

  然後她就抱著書回宿舍了,留下身後兩個幾乎要用眼神殺死她的飛飛和蕭蕭,心想這丫頭太沒有眼光了!

  可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緣份,所以第二次的見面就來了。

  這次,兩個人是正面見到了。

  那天林雨桐正與蕭蕭及飛飛在樓梯間打鬧,突然不知道踩到什麼差點摔下去,而在這個時候卻正好有一強健的雙手撈住她,教林雨桐鬆了一口氣剛想說謝謝。

  可是,可能是她太重了,或者說她還沒有站穩,很快地就感覺到兩個人一起從樓梯上滾下去了。

  滾下去之後,她以一種無比曖昧的姿勢摔在那人的身上,林雨桐清晰地聽到安靜的樓道裡皆是她朋友的抽氣聲。

  她微微低頭,看著他微瞇起眼睛,一副吃痛的表情,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她慌忙從他的身上爬起來,然後使勁地搖著凌荀的身體,「喂,你沒事吧?」

  凌荀惱怒地將她推過去,「走開,別碰我。」他緩慢地從地上站起來,林雨桐討好地拉住他,「我帶你去保健室好嗎?」

  「不用。」他的聲音淡漠,眼中閃過幾分不耐,一瘸一拐地往樓下走,林雨桐突然想起了什麼,「那個……你是、你是那個叫凌荀的人嗎?」

  眼見著下樓梯的那個人微微一怔,並沒有轉頭,走的速度卻越來越快了。

  林雨桐站在原地抓了抓後腦勺,轉過身來卻看到飛飛和蕭蕭兩人瞪大著雙眼,睜著眼睛看著她看,「哇,小桐,妳、妳壓倒了我們心中的王子!」

  就這樣他跌進了她的心,就是那麼一瞬間的事。

  她突然想瞭解這個人,他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一點也不溫柔的態度,可是他安靜的時候又是那麼迷人。

  她為他的容貌心動、為他冷冽的氣質所吸引,站在走廊的陽台上看到樓下那修長的背影,她的心加速跳著。

  林雨桐緩緩轉過身,「飛飛、蕭蕭,我發現一個大秘密。」

  「什麼?」

  「我、我喜歡他。」

  聞言,蕭蕭飛飛呆了,一會兒她們便按住林雨桐,對著她狠揍一頓。

  林雨桐即使被揍的過程中,她還是堅持嚷著:「我喜歡他,我就是喜歡他,反正我就是喜歡他。」

  ◎       ◎       ◎

  可是小女生的喜歡,能夠大膽到哪種地步呢?

  林雨桐生性膽小,雖然她心裡有好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但是她從來不會表現出來,也不知道如何表現,對於愛情,沒有機緣巧合,她甚至不敢上去搭話。

  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時拉著蕭蕭飛飛去操場上看凌荀運動,她不敢叫他的名字,只敢在心裡唸著他的名字為他呐喊,對著他奔跑的樣子痴痴地笑。

  蕭蕭和飛飛倒是很支持林雨桐去表白,「不管他接受不接受,妳好歹去表白一下,也算沒有遺憾了。」

  「不行,我的愛是獨一無二的,一定要在最恰當的時機說出來,妳們不許多嘴哦。」林雨桐威脅她們,帶著她們去吃了一頓冰,心裡更多的是忐忑,其實她根本是不敢。

  飛飛和蕭蕭在林雨桐的威脅下歎了一口氣,心想她真是無可救藥了。

  從此之後,除了吃飯睡覺林雨桐還多了一個習慣,那就是在不遠的地方看著凌荀。

  他雙手修長總是放在口袋,背影倨傲挺拔,平日裡似乎沒有與誰打交道的習慣,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可是到了學生會的會場時,他就會變成一個人似的,熱情洋溢,口才風趣幽默。

  林雨桐在台下看的痴迷,總是想若是他就那麼對著她笑上幾秒,她一定會昏過去。

  為了能夠偶爾與他搭上一句話,每次林雨桐聽說他要主持哪個活動時,就會跑過來當義工,佈置會場,裝點氣球鮮花什麼的。

  若是正好碰到凌荀在,就會在他面前晃,凌荀偶爾跟她說上一句,「這裡擺得有些歪」、「這裡氣球多放幾個」的話,林雨桐都會覺得很快樂,然後回味一整天。

  凌荀主持活動一直有個搭檔,那女孩叫于靈珊,高挑漂亮,皮膚白皙,笑起來很甜美。

  在學校裡與凌荀接觸的最多的就是這女孩,可是他們之間卻從來沒有傳出緋聞,因為他們是親戚。

  一日林雨桐因為留下來幫忙,突然發現整個會場居然只剩下凌荀與自己,心噗通噗通跳得很厲害。

  因為差不多弄好了,她便收拾了包袱,跟在他身後往下走,整棟大樓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她跟在他的身後看著他削瘦的背,身上剪裁精緻的黑色風衣,有幾分傲氣,她想貼近他一些,臉色微紅,突然就有了勇氣,準備與他表白。

  她盯著他的背影,想了很多開場白都被自己給否決掉,眼前的男人突然停下來,林雨桐怔了怔,也忙停下。

  剛才想得太入神,此刻卻發現外面下著密佈大雨,整個天空灰沉沉的,校園籠罩在迷濛水氣中。林雨桐剛想說點什麼,卻聽見于靈珊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她扯了扯凌荀,「表哥,走吧。」

  于靈珊往凌荀的身後一看,突然看到林雨桐那個嬌小的身體,微微一笑,將雨傘塞到她的手裡,「小桐,妳還沒有走?傘借妳,明天還我就好了。」

  「謝謝妳,靈珊。」林雨桐感激地朝靈珊笑了笑。

  就在這個時候林雨桐聽到了一句話,她聽到凌荀在于靈珊的耳邊輕聲道:「靈珊,她是誰,妳為什麼要把傘借給她?」他的話雖然很輕,可是她卻清清楚楚地聽到了。

  林雨桐拿著傘,看他們的身影消失在濛濛大雨中,有些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兒。她的玻璃心碎了一地,眼淚毫無預兆地掉落下來,原來自己多番努力對於他來說,都是無足輕重。

  想想也是,她林雨桐算什麼?雖然自認為長得還有幾分姿色,可是往于靈珊旁邊一站,就相差得太遠,與凌荀這個太子爺相比,更是不配。

  她平日懶散,成績不好,運動也不行,基本上沒有什麼專長,還有一些嬰兒肥,越想越覺得自卑,她突然想將自己埋在土裡,將自己狠狠地埋掉。

  林雨桐低著頭呆愣了許久,舉起一隻手來朝自己說,凌荀,我一定要努力做到配得上你為止。等到那一天,我一定要向你表白,凌荀是凌氏唯一的繼承人,她想若是有一天進入凌氏,她便能更加接近他了。

  只是凌氏是大集團,哪裡是她這種什麼都不會的人能進去的?

  就在這一刻,林雨桐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標,突然一切不重要的東西全都被拋到一邊,將自己整個人扔進了努力唸書的世界裡。

  飛飛和蕭蕭都說林雨桐是不是被鬼附身了,可是只有林雨桐自己知道自己被刺激了,她是太卑微,所以他才記不得她。

  ◎       ◎       ◎

  從這日起,林雨桐除了重要的聚會才參加,一般的聚會她基本會將自己藏到圖書館去。

  不過就算是聚會,她也會帶一本英文字典去,抽空背單字。如今的她脫胎換骨,再也不會看到她上課睡覺看課外書的情形,到了週末時,她便去練瑜伽鍛鍊自己的身材,看著自己逐漸瘦下來的曲線,她開始有自信不少。

  學期考試名次也越發往前,獎學金對她來更是手到擒來。

  可是不管如何她還是那個膽小的她,與凌荀的差距還是很大!每天她都會抽空,將有關他的事寫在日記上,有關於他的嗜好、他的穿著記下。

  這樣的日子很空虛卻也很充實,愛著一個人,遠遠地看著一個人,有點累也有點倦卻同時地也很幸福。

  三年不過轉眼之間,凌荀比她高一屆,很快便要畢業了。

  凌荀畢業前一天,林雨桐無意間在廁所門口碰到他,碰到他的那一瞬間,她的眼淚一直往下掉,她哭得很難過,這段埋藏在心裡三年的暗戀,她都快要崩潰了。

  此刻他站在她的面前,她的心酸酸的,好想將所有的事情都跟他說。

  凌荀也覺得奇怪,突然看到一個女孩子在他面前哭得泣不成聲,弄得像是他在欺負她似的,本來平時他是不會管這些閒事,可是周圍又沒有其他人,他不放心將她就這麼扔在這兒,只好走到她身邊,微抿了抿唇,淡淡地開口道:「這位同學,妳怎麼了?」

  「我……我肚子疼。」林雨桐淚眼朦朧,抬頭看著他,這是三年來,他主動跟她說的第一句話,可是他就要走了,想著想著,眼淚再一次簌簌地落下來,看著他的眼神皆是不捨。

  「要我送妳去保健室嗎?」凌荀皺眉問了一句。

  「好。」林雨桐回答得很乾脆,跟在凌荀的身後,能靠得這麼近的機會又有幾次呢?林雨桐逐漸停止哭泣,突然似乎來了勇氣,在他的身後輕聲道:「那個……」

  此刻正好停在保健室,林雨桐還想說些什麼,凌荀的電話卻響了,他接了電話之後,將林雨桐往裡面一推,「保健室已經到了,我還有點事,妳先進去吧,再見。」

  這個再見聽起來似乎很鄭重其事的樣子,真的要再見了,不,是暫別,只是暫別一年而已,她怔怔地站在保健室門口,臉上是濃濃的落寂。

  接下去的一年裡,林雨桐總是有些失魂落魄,似乎做什麼都打不起精神。蕭蕭和飛飛拖著她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凌荀他是很好,可是他遙不可及,妳真傻,太傻了。」

  林雨桐喃喃道:「我真的很喜歡他,就是很喜歡他,我覺得這一輩子我都不會這麼喜歡一個人了。」

  ◎       ◎       ◎

  林雨桐畢業之後,以她優異的成績進入凌氏,她以為進了凌氏就能見到凌總,可是她錯了,凌氏集團的凌總可不是那麼想見就見的。

  他有很多工作,他很忙,有很多會議要開,有許多時間要去出差,很多事情都是親力親為。

  林雨桐從進公司的第一天開始,便開始注意自己的儀容,她想著萬一有機會出現在他的面前,她一定要用最完美的狀態。

  直到那一天。

  前一晚跟蕭蕭飛飛她們去唱歌,玩得實在是太晚了,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失聲尖叫,已經八點四十。

  慌忙穿好衣服,隨便洗了臉,就狂奔出門搭計程車。

  直到下了計程車,直往公司跑去,幸好,還差一秒鐘,她就要遲到了。眼看著電梯門就要關上,她衝上去,伸出一隻手塞入那條小縫中,「等一等。」

  她一進去,才發現電梯裡居然只有一個人,而這個人便是她暗戀了四年的凌荀。

  她的心怦怦直跳,她好久沒有見到他了,真是好想他,因為不敢看他,先是低著頭,可是隨即又忍耐不住抬起頭,偷偷的打量他。

  他今日身著一身鐵灰色西裝,剪裁精美筆直,目光直視前方,眼中帶著疏離的冷漠,唇淡淡地抿起,比起大學時代的他,如今更加英俊,更加成熟迷人了。 

  林雨桐的心就那麼往下墜,完全陷入甜蜜的漩渦中,這一刻,心中激動無以言表,她輕叫了一聲,「凌總好。」

  凌荀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嗯了一聲。

  林雨桐沒話找話,「凌總,今天你怎麼沒坐專用電梯?」

  凌荀沉默不語,許久才淡淡道:「作為凌氏的職員,在裝束儀表方面不可以那麼隨便。」林雨桐偷偷斜了一眼旁邊的鏡子,發現自己頭髮凌亂,唇邊還有口水的印記,衣服的釦子也扣錯,天啊,為什麼會這樣子?她欲哭無淚,忙解釋道:「凌總,我平時不是這樣子的。」

  凌荀不冷不熱地說了一句,完全忽視了她的解釋,「遲早三次以上就要被開除。」

  「凌總,我、我就差一秒……」

  電梯叮咚一聲,開了,凌荀轉身直視她,眼中帶了幾分凌厲,「公司規定,一般員工不得進入二十四層以上。」

  二十四層以上皆是屬於主管的辦公室,她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職員,自然是不可以上去。

  可是她剛才是因為見到他太高興,才會忘記按要去的樓層了,「啊……」她驚慌地叫了一聲,一臉窘迫,小心翼翼地跟他揮了揮手,「凌總,再見。」

  關上電梯門,她快速地按了電梯按鈕,回到自己辦公的那一層。走進辦公室,坐在她旁邊與她一同進公司的雪兒對她招了招手,「小桐,妳知道嗎?聽說凌總今天回來了,不知道能不能見到他?」

  林雨桐的臉色微微一紅,想起方才在電梯中的相遇,她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太丟臉了、太丟臉了!她這麼可以將自己那麼狼狽的一面出現在他的面前呢?

  「小桐,妳幹嘛?」

  林雨桐微微瞇起了眼睛,一臉陶醉的樣子,「我早上剛見過哦,好帥啊。」

  「切,妳騙誰?」雪兒切了一聲,轉過身去繼續做自己的報表去了。

  林雨桐嘀咕道:「是真的嘛,我哪裡有騙妳。」

  林雨桐打開電腦,開始查看自己今天的工作,才工作了一會兒,安姐便進了辦公室,將林雨桐和雪兒叫了進去,一人給一份紅色的聘書,「好好努力。」

  安姐見到他們臉上奇怪的神色,笑道:「妳們很努力,所以破例讓妳們提前拿到正式聘書。」林雨桐當下便想開心地大叫,從今天開始,她便要成為正式的員工了。

  安姐剛走了幾步,又轉過身來道:「對了,十點鐘要召開會議,凌總主持的,妳們都去吧。」「啊……」林雨桐在安姐離開的一瞬間,真的大聲尖叫起來:「好開心哦!」

  一旁的雪兒忙將她的嘴巴捂住,「妳幹什麼?妳這是在破壞公司形象!」

  「我、我太開心了嘛!」林雨桐隨即平復了自己的心情,跑進洗手間,拿著濕巾擦了擦自己的臉,又仔細化了一個得體的妝,然後又用清水弄了弄頭髮,紮了一個漂亮的小馬尾。

  她對著鏡子微微一笑,精神抖擻地走出來,微微抬高下巴,林雨桐妳很優秀、妳很漂亮,林雨桐妳這麼努力地來到這裡,就是為了他,所以一定要好好加油哦!

  所謂的員工會議,其實很無聊,會議開得冗長又沉悶,林雨桐只要一見到凌荀,她便不是她自己了,眼睛一直盯著凌荀看,他的鼻子好像又高了,眼睛好漂亮,唇也好迷人。

  她就這麼痴迷地看著他,突然發現他凌厲的目光朝她掃來,林雨桐這次沒有躲開,只是直直地看著他,然後看到凌荀的眼中微微閃過一絲惱怒,林雨桐的唇微微上揚,她終於勇敢了,敢與他對視一下了。

  凌荀最後用簡潔地話語講了重點,然後道:「最近公司裡來了幾位新員工,請上來說說自己的心得。」

  安姐推了推林雨桐和雪兒,給她們鼓勵的眼神。

  雪兒以前在學校就屬於口才好的人,心得說的頭頭是道,輪到林雨桐時,林雨桐心裡咯噔了一下,似乎她要說的都已經被說完了,而且現在凌荀正盯著她看,教她有些緊張,她咳嗽了兩聲,「大家好,我叫林雨桐,我來到凌氏集團,能認識大家我很高興……」這種開場白太一般了,她連忙改道:「來到公司之後,我不再當宅女,我也不會再過日夜顛倒的生活……」聞言大家哄笑,林雨桐臉色一紅,然後逐漸進入狀態,提了幾點意見,然後她明顯看到凌荀微微點頭的樣子,心裡不知道有多開心。

  散會後,安姐拍了拍雪兒和林雨桐,「不錯,很實在。」

  「呃……真的嗎?」林雨桐吐了一口氣。

  第二章

  這段時間,公司接了一個大案子,這個案子落到了安姐手裡,安姐手下人手不多,所以作為新人的林雨桐和雪兒也正式加入了這個案子,連續半個月來,林雨桐累得死去活來,作市場調查、資料比對,每天晚上回去癱在床上就睡著了。

  一天,安姐連續打了幾個電話都打不通,過來找林雨桐道:「小桐,妳去一趟二十五樓,找一下許微,我們有一組資料在她那裡,可是她的電話一直佔線打不通。」

  「是。」林雨桐去了二十五樓,卻碰到凌總,並且打了招呼:「凌總好。」

  這個時候,林雨桐分明看到凌荀微微皺了皺眉,「妳到這裡幹什麼?」

  凌荀對於二十四樓以上的人記得清清楚楚,而眼前這個小職員,他似乎沒有見過。

  林雨桐聽到這句話,以為凌荀終於記住了她,開心地咧嘴一笑,「我替安姐來拿個東西。」

  凌荀嗯了一聲,表示明瞭,林雨桐繞過他之後突然又覺得不妥轉過身來,「凌總?」

  「嗯?」

  「那個,我是公司裡的新員工。」

  凌荀轉過身來,一臉詫異,然後應了一聲:「好好努力。」

  林雨桐從他的神色中讀懂了,他其實還是不認識她,這事實教她再一次崩潰,走了幾步又不是很甘願,走上前去,拉住凌荀的衣服,「凌總,我叫……」

  「嗯?」

  「你衣服後面有一根頭髮,我把它取下來。」林雨桐對上他那張淡漠的臉,什麽話都說不出口,找了個藉口。

  「謝謝。」他淡淡地朝她笑了笑,禮貌而又高貴,林雨桐轉過身去後,眼睛再一次濕潤了。

  這段時間因為這個案子,林雨桐與凌荀接觸的機會很多,每次她見到他的時候,一定會跟他瞎扯幾句,可是下次碰面之後,林雨桐發現他還是記不住她。

  她皺了皺眉頭,她的願望很渺小,她只是想讓他記住而已,這麼簡單的要求都不能滿足她嗎?

  她偷偷地問了問凌荀身邊的秘書,「凌總他總是記不住人嗎?就是今天認識你,明天就不認識你了嗎?」

  秘書噗地一聲笑了出來,「怎麼會?怎麼可能。」

  「真的不會嗎?」她又急急地追問了一句。

  「凌總的記性很好。」

  「不、不可能。」林雨桐張大了嘴巴,終是忍不住了,支支吾吾道:「可是他似乎一直不認識我……」

  秘書神秘地笑了笑,「凌總的記性不在女人身上,對他來說,女人都是長得一樣的,除非是對他很重要的人。」

  林雨桐似是了然,但更多的是悲哀,她對於他來說只是一個不重要的人,所以,他永遠都不記得她。

  這個案子完成之後,林雨桐也算是終於鬆了一口氣,最近這段時間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她都覺得很累。

  以前大學的時候,她可以歸結於他們的接觸不多,可是如今她怎麼安慰自己呢?

  ◎       ◎       ◎

  這個晚上公司有個酒會,本來她不願意去的,可是安姐有令,不去就是不給她面子,言下之意就是非去不可。

  林雨桐回家洗澡,隨即化了淡妝就赴酒會去了。

  去了之後,當她看到凌荀,心情一下子激動了起來,什麼勞碌、什麼疲憊都一消而散,心裡喃喃道,這個酒會真是沒有白來。

  酒會中,她沒有顧得上吃,也顧不上與人攀談,她坐在角落中,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凌荀身上。

  他今日穿一件白色的襯衫,衣袖輕輕微挽起,淡笑著,眼角微微上挑,有著說不出來的俊色。

  林雨桐看得入迷,安姐突然來推她,「過來,去敬凌總一杯。」

  林雨桐知道這些場面話不得不說,將自己的酒杯倒滿,跟著安姐去給凌總敬酒,安姐介紹道:「這位是小桐,英語很好,上次跟一位國外客戶交談中幫了很大的忙。」

  安姐將林雨桐推了出來,林雨桐忙說:「這是我應該做的,都是公司的一份子嘛。」她舉起酒杯對著凌荀,眼中有幾分期待,可是林雨桐失望了,他的神色一點都沒有變,還是冷冷淡淡的,似在對待一個陌生人。

  她苦笑了一下舉起酒杯,「凌總,我敬你。」她喝得又快又急,他真的沒有想起她,一點都沒有,他淡淡地笑了笑,「好好努力。」還是那句話,還是那個相同的語氣。

  接下去一輪輪的敬酒輪到了小桐和雪兒的身上,因為她們是公司新進的職員,給公司主管敬酒是她們應該做的。

  雪兒酒量不錯,有個外號叫做「千杯不醉」,這幾杯酒下肚,對於她來說,無足輕重,可是對於林雨桐來說,這幾杯酒下來,頭昏眼花,走起路來都顛顛簸簸的。

  她拉了拉安姐,「安姐,我真的喝不下去了,我要去一趟洗手間。」

  安姐也嚇了一跳,她的臉頰通紅,雙眼迷濛,緊蹙起雙眉,似乎很是難受,可憐極了,「要不要我扶妳?」

  「不用了。」林雨桐搖了搖頭,安姐需要應酬,不能浪費她的時間,「我自己去。」說著便搖搖晃晃地跑去廁所。

  去了廁所吐了一會兒,她才覺得舒服了許多,出去洗完手,對著鏡子的時候發現唇彩有些掉色,拉開包包的拉鍊準備補妝,只是她才剛從包包裡拿出唇蜜,那張她思慕已久的英俊臉龐突然顯現在鏡子中,是凌荀?

  林雨桐微微一怔,以為自己是醉後的幻覺,用力地甩了甩腦袋,雙手撐上玻璃鏡,不是夢?

  她的耳後根莫名地發燙,唇邊漾起淡淡的笑意。

  凌荀對她越發靠近,手幾欲拍上她的肩膀,林雨桐的心跳得越發快了,心裡想著他是不是終於對自己上心,聽到他道:「小姐……妳的裙子……」

  「很漂亮是不是?」林雨桐朝鏡子中的他露出微笑,「是特別穿給你看的。」說完這句話之後,她自己也不由一愣。

  看到鏡子中凌荀那張僵硬得要命的臉,怔愣了許久,突然一個冷顫,才察覺自己已經是喝醉了,居然說出這種白痴的話,她清醒了許多,不好意思地對著鏡子呵呵兩聲。

  凌荀很快就冷靜下來,冷笑一聲:「小姐的品味不錯,還帶了一條小豬尾巴。」

  林雨桐的臉色瞬間變得燥熱,轉身看了一眼,終於明白了事實的真相,忙將不小心塞到內褲中的裙子拉下,然後匆匆忙忙地跑走,太丟臉了、太丟臉了,不過幸好,他還不認識她。

  她在他身邊做了那麼多小動作,可是他根本記不住她,這次也不會例外。

  林雨桐沒有走幾步,突然手臂被拉住,那個人緊緊地握著她的手,林雨桐轉身一看,發現居然是凌荀,原本的惱怒一下子變得柔和,本來準備破口大罵,此刻變得有些結結巴巴:「那個,凌總?」

  凌荀微微一笑,眉頭微微蹙起似乎在想著什麼。從這個角度看去,他的半張臉顯在陰影之中,氣度淡定,眼眸在燈光的照耀下比海還要深沉,彷若帶了幾分神秘,他疑惑道:「妳是誰?為什麼妳看我的眼神……很奇怪?」

  林雨桐居然覺得很是生氣,她淡淡道:「凌總,您是大忙人,自然不記得我這種小員工。」

  「哦?是嗎?」

  林雨桐將自己的手從他的手中抽出來,「凌總,我先出去了,再見。」

  林雨桐出來的時候,又開始覺得委屈了。

  她那麼喜歡他、那麼愛他,可是他怎麼一直都記不起她呢?如此想著林雨桐又暗罵自己了,林雨桐妳這個笨蛋,妳剛才為什麼不表白、為什麼不表白?

  安姐見林雨桐的臉色難看,不由輕輕碰了碰她,「小桐,很難受嗎?」

  「……嗯。」心裡難受死了。

  「那妳先回家吧,這兒有我替妳擋著。」

  「好。」林雨桐走出門去,大大地喘了一口氣,「凌荀,你這個混蛋,為什麼總是記不住我?」

  ◎       ◎       ◎

  這個週末,飛飛和蕭蕭過來找她,一臉狡黠道:「寶貝,這麼努力進入了凌氏,見到了凌總沒有?」

  「見到了。」

  「說過話了。」

  「嗯。」

  「有沒有什麼肌膚之親?」

  「不算吧……」他就拉著了她的手臂……這個的確不算。

  可是飛飛蕭蕭說的肌膚之親與她想得東西可根本不一樣。

  「哇,那就是有了……」飛飛開心地叫起來:「那你們……那你們……」

  「可是,妳們知道不知道,他根本就不記得我,根本不認識我!見我一次忘一次,我很傷心、我很難過,我恨不得將他拉到面前,用力地搖晃著他的肩膀,質問他為什麼就是不記得我,為什麼?」

  「呵呵。」飛飛乾笑了起來,「原來還是老樣子啊……」

  蕭蕭也接過了話,「因為、因為……可能他覺得妳不配讓他記住。」

  「呸。」她的心事被戳中,有些惱羞成怒,惱恨地別過了臉去,這兩個損友,哼!

  「乖,別生氣了,姐姐們給妳帶來了一個好消息,要不要聽聽?」

  「嗯?是什麼?」林雨桐也不指望從這兩個損友身上聽到什麼好消息,隨便地問了一聲。

  飛飛從手中拿出一份草擬的招聘書,遞過去給林雨桐,「自己看。」

  林雨桐看了一眼,「招聘女傭?」

  「關我什麼事?我有工作了,而且招聘一點都不正式,這字誰寫的還這麼難看!」

  「妳看仔細。」飛飛和蕭蕭笑了起來。

  「啊!是、是凌荀!」林雨桐當下抱著這份招聘書在沙發上滾,滾完了之後又問:「妳們怎麼弄到的?」

  「嘿嘿。」飛飛神神秘秘道:「是于靈珊,我們從她那兒拿來的,她可是顧念我們的關係才給我的,否則妳以為這種事還能輪到妳頭上嗎?不過到底能不能被凌荀錄用,成為他的女傭,就要靠妳自己了。」

  林雨桐又問了一句:「他以前沒有請女傭嗎?」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聽于靈珊的意思,似乎是因為他工作太忙,沒有照顧好自己,上次因為胃出血進了醫院,喂,林雨桐,妳這麼關心他,不會不知道這件事吧?這次招聘女傭,是他家人的意思。」

  「那、那其他人有沒有這份聘書?」

  「這個我們就不清楚了,妳要知道這個位置很多人都等著要,妳動作要快一點。」

  前些日子,凌荀是有好幾天沒有到公司,不過公司的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原來是因為他生病的原因,林雨桐聽了有些吃驚。

  接下來的兩天她都在想這件事,好幾次撥了對方的號碼,卻不敢按通話鍵,終於有一次下定決心打了過去,可是無意看了一眼時鐘,才發現已經是凌晨十二點,她本來想掛掉的,卻聽到對方含糊的聲音,「喂?」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林雨桐隨即又道:「我是要應聘女傭的。」

  「……嗯,妳會什麼?」

  「我什麼家事都會做,而且在高級餐廳做過兩年廚師,會做各式各樣的佳餚,我會四國料理,中式、西式、日式、義式我什麼都會,還有皇家點心,各種各樣的糕點我都會,我很勤勞、很能幹,打掃、洗衣服、燙衣服我都會……」林雨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夠臉不紅、氣不喘地編造出這麼多的優點。

  「夠了,妳明天過來面試,地址是……」凌荀報了一個地址,林雨桐忙將這個地址記下來。

  ◎       ◎       ◎

  第二天是星期天,平常林雨桐一定要睡到中午,可是這個早上起得很早,先給自己敷了面膜,又化了妝,但她總覺得妝不夠好看,便一層一層往自己的臉上塗。

  穿上一件七分袖襯衫,下身穿著短裙和長靴,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由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有這麼青春亮麗過了。

  她還在忐忑不安,去了凌荀住處時,緊緊地握著雙手,不敢按門鈴。

  正在這個時候,門卻突然開了,裡面的人穿著家居服,卸去平日裡的冷傲,倒也顯得平易近人,他看了她一眼,不由有些疑惑,「小姐,妳是不是走錯門了?」

  「不,不是,我是過來應聘女傭的。」林雨桐忙回答。

  「嗯?」凌荀從頭到尾看了她一遍,又反問了一句:「妳確定?」

  「是的,是靈珊學姐介紹我來的,昨天晚上我有打過電話。」林雨桐表面上面不改色,可是心中卻有些害怕,當然更多的是期待。

  凌荀整個人靠在門上,可能是剛起床,眼睛還有些惺忪,頭髮有些凌亂。

  林雨桐進屋後,才發現房中很凌亂,沙發上隨意地扔著他的襯衫、領帶,她走進來許久之後,轉過頭來問凌荀,「請問,凌先生,我需要為您做點什麼?」

  凌荀也是一愣,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問他這個問題,隨意淡淡道:「妳自己不會看嗎?」他一邊說著一邊往洗手間裡走去,林雨桐怔了怔,便動手整理起沙發來,將那些隨意亂丟的報紙整理好,將髒衣服收起來,等一會帶去洗衣店。

  做完這一切,凌荀已經從洗手間裡出來,穿著簡單的白襯衫配上休閒褲,衣袖微微挽起。

  林雨桐看到他出來,便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見他看著她剛理好的客廳似乎是很滿意,心中不由有些雀躍。

  就在這個時候凌荀接到了一個電話,「喂?靈珊……嗯,對,妳確定?好,我相信妳。」

  凌荀掛了電話又看了林雨桐幾眼點了點頭,他早上睡太晚,什麼都還沒有吃,只覺得肚子餓,從錢包裡拿出幾張紙鈔放到她的手裡,指著那一堆髒衣服道:「這裡樓下有一家洗衣店,妳把衣服送下去乾洗,洗衣店的對面有家早餐店,回來的時候幫我帶點早餐,然後再往東邊走一百公尺,有一家超市,妳可以買一些菜,家裡什麼都沒有,我不挑食,妳自己看著辦。

  「唔……」林雨桐嗯了一聲:「好。」

  林雨桐這一刻突然覺得很輕鬆,第一次覺得沒有白交飛飛和蕭蕭這兩個朋友。

  她將衣服送到洗衣店,去超市買了一些菜,買的時候她有些惴惴不安,她其實根本不會作飯,平時自己一個人都是隨便到外面吃。

  回來買早點的時候,看老闆娘似乎有空閒,便向她討教了一些作菜秘訣。老闆娘是個多話的中年婦女,非常喜歡說話,跟林雨桐談得來,這一聊就聊上了,她問  林雨桐道:「小姐,妳男朋友真有福氣。」

  林雨桐一臉靦腆的笑意,然後才慢慢道:「阿姨,其實,我想給他一個驚喜,做點好吃的給他吃,我也買了菜……可是我根本不會作菜。」

  老闆娘一聽哈哈大笑起來,「小姐,妳、妳真是太可愛了,進來進來,我教妳作一些簡單的菜,一學就會。」

  「真的嗎?」林雨桐想了想,把菜放下,「那老闆娘,等等哦,我先把早餐送上去,這菜就放妳這兒,等一下我過來學。」

  林雨桐將早餐送回去之後,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啊,凌先生,我忘記把菜放在樓下守衛室了,我、我馬上去拿回來。」說完也不看凌荀的態度,就跑下樓了,凌荀吃著她給他買得早點,臉色並不大好,這個女傭也太丟三落四了,沒記性。

  ◎       ◎       ◎

  林雨桐發現老闆娘很會講解,一步步地講得很清楚,她說林雨桐是初學者所以只教了她幾個比較簡單的小菜,還有一道涼拌菜。

  林雨桐有樣學樣,作出來的東西還勉強能夠入口,只是等到這菜全部做完之後,林雨桐發現籃子裡的菜都已經作得差不多了,她皺了皺鼻子,「唔,我還得再去買一趟菜。」

  老闆娘哈哈笑了起來,將他老公剛買回來的菜都倒到林雨桐的籃子裡,「小桐,妳先回去吧,」她對著她眨了眨眼睛,「妳男朋友還在等妳回去做飯呢。」

  林雨桐從錢包裡拿出錢,「多少錢,我給妳。」

  「不用不用,妳看妳剛剛做出來的這些菜,我們也能吃對不對?」

  「可是……」林雨桐有些不好意思地對著他們笑。

  「別可是了,快走,等會兒讓妳男人等久了不好。」

  林雨桐提著籃子飛快地往凌荀的家跑去,她已經耽誤了太久的時間,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林雨桐快速地跑回家之後,便見到凌荀依在門口,淡淡地看著她,林雨桐輕叫了一聲:「凌先生。」

  凌荀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作為一個女傭不應該有作為一個女傭的自覺嗎?現在幾點了?」他往後指了指牆壁上的時鐘,林雨桐驚呼了一聲,「對不起、對不起。」

  凌荀伸手攔住她,「妳被解雇了。」

  「唔,我才做了半天就被解雇了?」林雨桐可不甘心,她咬咬牙,做了一個連她自己都想不到的動作,她衝上前去,緊緊抱住凌荀,用一種很可憐的聲音道:「凌先生,再給我一個機會,我不能失去這份工作。」

  「為什麼?」

  「因為……」林雨桐咬牙,「我急需要一筆錢。」

  「抱歉,我不喜歡丟三落四又沒有時間觀念的女傭,這樣會給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凌荀不喜被其他人觸碰,對於她的主動送懷更是覺得有些不可忍受,將她推開的時候,力氣也大了幾分。

  林雨桐往後倒退的時候不小心踩到了什麼,一個翻滾摔到了地上。她的裙子不長因為翻滾的時候翻上來了,裡面的內褲也不小心露在了外面。

  凌荀不由有些歉意,剛準備拉她起來,卻不小心看到她裡面的小豬尾巴內褲,當下一怔,想起了酒會裡的那個女子。

  她的雙眼狡黠靈動,說醉話的時候膽大妄為,他自認為給員工的薪水並不少,她怎麼還會缺錢,林雨桐沒有去拉他的手,從地上爬了起來,撫平了自己的裙子,終是覺得自己出糗,臉色通紅,她雙手交握,小心翼翼道:「凌先生,真的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嗎?」

  她低下了頭,心裡想著是不是自己不夠熱情,那該不該耍點什麼小手段呢?

  凌荀見她低頭不知道嘀嘀咕咕在說些什麼,突然很想知道她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反問了一聲:「妳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真的……嗯,我最近很需要一筆錢,所以……希望在您這裡兼職。」

  「那再給妳一次機會,下次再犯,妳自己走人。」凌荀淡淡地說道。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