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野蘋果 > 商品詳情 孤單藏相思~四方情之一
【8折】孤單藏相思~四方情之一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07/12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刁女休夫~休夫令之二
NT$144
銷量:1
嬌貴之秋
NT$144
銷量:7
第一格格
NT$144
銷量:3
禁忌初吻~致命情話之二
NT$144
銷量:0
狠角色
NT$144
銷量:2
花殤
NT$144
銷量:0
丫頭要革命
NT$144
銷量:0
流氓紳士
NT$144
銷量:0
不過是愛上你
NT$144
銷量:0
禁忌初夜~致命情話之一
NT$144
銷量:0
逆女休夫~休夫令之一
NT$144
銷量:1
禁忌初香~致命情話之三
NT$144
銷量:1
美眉遇見狼~遇見狼之三
NT$144
銷量:4
孤單藏相思~四方情之一
NT$144
銷量:5
花苞公主~女生宿舍之一
NT$144
銷量:1
羞女遇見狼~遇見狼之一
NT$144
銷量:0
秘書遇見狼~遇見狼之二
NT$144
銷量: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冷在影,自小體弱多病,
早習慣一個人的孤單,
她一直都很認命的,在繼母進門那天,
她被帶往鄉下養病,從沒想過高攀他的青睞,
如果可以,她只貪求那短暫的相守,
只是她的期盼在裴深遺忘她的開始,
似乎只是奢望,孤單轉成了相思; 
裴深,眾人眼中的音樂才子,英俊挺拔,
高不可攀的他卻對平凡的小花情有獨鍾,
一場爭吵釀成意外,當小花栽入他人掌心,
明明不該再起漣漪的情愛,再次失控,
妒意教他無法漠視她眼中的落寞,
但早有未婚妻的他,又該如何抉擇?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前言


   縮在陽台角落,冷在影閉眼微笑地聽著像是跳舞的琴音,殊不知當她聽得入迷時,小小身子早已被人瞧見。

  「妳是誰?」

  被發現後,冷在影害怕地往後退。「我住在對面。」她不安的指了指自家宅子。

  「妳怎麼在這裡?」

  「我想聽你彈琴。」她一個人天天在家好無聊。

  裴深皺眉地看著趴在窗戶的小女孩,外頭陽光大,她曬得小臉通紅,所以他開門讓她進屋裡。

  冷在影好奇地走近鋼琴前,小心地撫過它光潔的表面。

  「我可以彈嗎?」她一臉期盼地看著裴深。

  「妳會彈琴?」

  「不會,可是我不怕吃藥打針。」

  「我也不怕。」

  「我大哥說我最勇敢了,吃藥打針都不哭。」冷在影轉頭又笑,「我可以彈看看嗎?」

  「妳該回家了。」

  聽了他的話,冷在影臉露失望,她好想在這裡跟他說話,家裡安安靜靜都沒有聲音,她不喜歡。

  「我叫冷在影,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裴深。」

  「你才剛搬來嗎?以前我都沒有見過你。」去年暑假她就一個人來這裡住,直到今年才發現對面也有人住。

  「學校放假我才來,等暑假結束我就回家了。」

  「我也是哦,阿姨說等我長大了就可以回家,現在還不可以。」

  「為什麼要等長大?」

  「不知道,爸爸結婚後,阿姨就送我來這裡。」她也不明白為什麼不可以住在家裡。

  「妳爸爸呢?」

  「爸爸要賺錢,不能陪我。」一年爸爸只能來看她一次,「可是我有三個哥哥,他們很疼我哦。」她驕傲的說。

  「那妳哥哥們在這裡陪妳嗎?」裴深撐著下巴偏頭問她。

  「哥哥都住在家裡,只有我跟婆婆住。」

  「妳想彈琴?」見她盯著琴鍵不放,裴深問。

  「想,可是我不會。」

  「我可以教妳。」

  「教我?可是我很笨。」

  她已經九歲了,因為身體不好,晚一年入學,又因為常常生病,所以一直請假,功課都跟不上同學。

  「彈鋼琴不難,妳只要有心,很快就能學會。」

  「那我可以天天來嗎?」

  「只要不吵到我練琴。」

  「打勾勾。」


第一章


   買完菜,冷在影上樓換上家居服時,聽到對面傳來琴音,臉上驚喜的露出甜笑,想都沒想的跑出房間。

  裴深回來了!

  他真的回來了……

  來到裴宅,來不及跟管家打招呼,冷在影即跑上樓,站在琴室門口,她一再深呼吸,接著小心翼翼地推開門,入眼的是裴深正坐在鋼琴前,修長手指流暢地彈奏音色,她忍不住走上前,目光閃亮的望著心裡一再盼念的人。

  「妳來了。」似乎察覺她的到來,裴深停下彈琴,隨手翻著樂譜說著。

  接著,見她沒出聲,裴深抬眸,深邃黑眸裡盡是她清甜的笑顏。

  一年不見的她,吃不胖的身子依舊纖細,甜笑的坐在他身邊,食指輕碰琴鍵。

  「那個人是誰?」

  「哪個人?」嗅著裴深熟悉的氣息,冷在影再彈另一個單音。

  「剛剛送妳回家的人。」

  冷在影轉頭看著裴深,撫著他深刻英挺的臉龐。

  「他是大學學長。」

  「為什麼他要送妳回家?」

  「我們在書局遇見,學長知道我身體不好,所以送我回家。」說完,她笑問他:「你今天還要練習嗎?」

  裴深每年都會利用一個月的時間待在鄉下別墅,一半陪她,一半是練琴。

  只是當她問完,裴深只是沉默地看她,不發一語的表情看來有些嚴肅,「怎麼了?」

  「我以為妳會在家等我。」

  「我有等,可是婆婆這幾天身體不好,我都會去街上幫她買菜,然後順便去逛書局。」

  「妳可以等我來再去。」裴深霸道的說。

  在他印象中,在影從不要人陪,除了自己以外,她一直跟人一直都保持著冷淡的關係。

  可才一年不見,這趟回來,等待他的,不再是她歡喜的笑顏,一股失望由心底湧上。

  「那你要跟我去買菜嗎?」冷在影捉弄他的問,有錢人家的裴深,怎麼可能陪著她提著菜籃在市場裡買菜,更何況他還是裴家父母極力培養的音樂天才,二十五歲已是在國際樂壇大放異彩。

  「下次不准再讓別人送妳回家。」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裴深本有的溫柔不再,隨著年齡漸長,他的態度變得狂傲不講理。

  「都聽你的。」

  面對他的跋扈,冷在影習慣性地接受。

  一年只有二個月,他會在她身邊,暑假過去後,他會回到他的世界,而她又是一個人,所以儘管裴深對她是霸道蠻橫了些,總愛要求她接受他的要求,但她不在意,因為只要他願意陪她,那就夠了。

  二個月,好短暫的時間,但她該滿足了不是嗎?想到這裡,她盯著琴鍵苦笑。

  只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裴深會突然傾身,以為他要說什麼,冷在影收起心裡的苦澀,才要轉頭對他微笑時,竟被裴深摟進強健胸前,抵著他體熱的身軀,有力臂膀將她圈在懷裡,薄唇霸道欺上,在她驚慌之際,蠻強地封住她才輕啟的紅唇,屬於裴深的氣息整個將她包圍。

  這不是她的初吻,因為二年前開始,裴深就開始吻她。

  只是他的吻愈來愈狂野索求,就像這一次,在她想別過臉躲開他強勢的索吻時,那抵在她後腦的手硬是不讓她躲開,撬開她的齒關,舌頭直入與她的粉舌嬉戲。

  這吻來得又急又狂,探索的深吻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冷在影只覺得這吻,吻疼了她的唇,像是要蝕人般的令她難受而不自主的出聲呻吟。

  當他將唇移到頸間吮著她的鎖骨,細嫩的肌膚被他炙熱的吮咬印出紅痕,因為疼,她咬著下唇,雙手抵在裴深胸前,試著阻擋他過份的侵蝕。

  好半晌,裴深粗喘鼻息抵在她耳際,低啞著嗓音道:「以後不准跟別的男生單獨走在一起,懂嗎?」那強悍摟抱的之道,教她不覺的瑟縮了下。

  「他只是學校學長。」被吻得小臉緋紅,紅腫的唇瓣還有些麻疼感。

  「在影!」

  在他低吼時,為了安撫他的情緒,冷在影輕地在他頸側印個細吻,這是她習慣的撒嬌方式。

  「他真的只是學校學長。」

  「他喜歡妳。」

  「學長才沒有喜歡我,我身體這麼差,誰會喜歡生病的人。」那是事實,因為她身體不好,才會一個人住在鄉下養病。


☆     ☆     ☆

 
   清晨,陽光直射進房間的大床上,冷在影被光線刺得眨了眨眼,習慣性地想翻身時,腰側傳來的重力教她移動不了,目光往下移,只見一隻手臂橫在她腰上,調開視線往上望去,熟悉的俊容隨即印入眼底。

  她怎麼忘了,昨天裴深回來了。

  見他依舊熟睡的臉,冷在影輕側身看他,臉上露出淡淡微笑,記起昨晚他被自己拉著聊天到半夜。

  冷在影不自覺撥開垂在他額際的落髮,輕觸他好看的五官,輕輕地在他唇上印個淺吻。

  想起昨晚沒跟婆婆說就跑來裴深房裡睡覺,她想先回家免得婆婆找不到她擔心,只是,她才輕動了下身子,放在腰際的手勁卻加重力道,裴深修長十指鎖在她腰際,不肯放手。

  她試著扳開,誰知根本沒用,又為了怕吵醒他,索性繼續躺回床上。

  視線巡著回到裴深熟睡的臉上,淘氣的伸手輕繪陽剛的五官,但她的手才剛碰,他卻突然睜開雙眼。

  「你醒了?」

  伸在半空中的手僵了下,教裴深握住,輕置於唇邊。

  「深,我要回家了。」說完,掙扎地坐起身,卻被腰際傳來的力道給拉回,在她反應過來時,已被安置跨坐在裴深身上。

  「妳不累嗎?」

  她笑了笑點頭,就是因為累才要回家補眠。

  「那怎麼不再多睡?」

  他瞄了眼牆上時鐘,才剛要七點。

  他若是沒有記錯,他們是四點關燈,才幾個鐘頭的補眠,教他倦累的吁了口氣。

  將頭窩進他頸間賴著,安靜地聽著他平穩的心跳聲。

  「要不要再多睡一會?」剛睡醒,聲音低沉,像是催眠般地在她耳邊響著。

  「我怕吵到你。」

  「妳不是已經吵了?」黑眸閃著戲謔,讓她不依地偏過頭。掙扎著想起身,奈何她腰側的雙手怎麼也不肯移開。

  「再陪我睡一會兒。」

  連著一個月與國外交響樂聯袂演出,昨天下午一下飛機,即要司機送他來這裡,目的是想早點見到在影。

  「可是我要先回家一趟。」

  「為什麼?」捉住她的手指,假裝不悅地咬了一口,疼得冷在影委屈的抿唇。

  大學後,在裴深發現她有時會半夜躺在被子偷偷哭泣時,開始與她同床共枕,他知道這麼多年來,被孤立在鄉下的在影很孤單也很寂寞,畢竟體弱多病的身子不是她願意的,卻改變不了家人對她的態度。

  「在格今天要來看我。」說著,眼中掩不去興奮之意,畢竟一年之中她最愛的就是暑假,只有暑假到了,大家才會想起她。

  「告訴他,妳沒空。」裴深怒瞪,黑眸染著不悅。

  「深,你不能一直都跟格鬥氣,他是我的小哥。」

  「你們沒有血緣。」

  冷在格是在影父親第二任妻子帶去冷家的遺腹子,他與冷家沒有血緣關係,所以每次見他過份親膩地纏著在影時,裴深心裡老大不舒服。

  「深!」

  「妳是我的女朋友,妳該陪的人是我,不是冷在格那小子。」他霸道的說,手指再加攬緊她的腰,以行動證明自己的話。「他喜歡妳。」

  男人的直覺及第六感告訴裴深,冷在格對在影的好,不像其他兄長那麼單純,裡頭還夾雜著男女情愛。冷在格狂傲的性格,一次又一次的展露出,他對在影的情意,只是天真的她,怎麼都沒有發現。

  「在格沒有喜歡我。」

  在格是她的小哥,況且她身體這麼不好,就算小哥喜歡,阿姨又會怎麼想?

  她很有自知之明的,從不強求,也不會去高攀,畢竟她是被遺留在家人之外的私生女。

  只是因為母親過世,父親不得不將她接回家,給了她父姓及新的生活,除此之外,她從來都是一個人。

  見在影臉上閃過幾許表情,知道自己又勾出她不開心回憶,為此裴深在她唇上偷個吻,問:「他什麼時候走?」

  「小哥今天才剛到。」

  「所以我才問他什麼時候走?」

  「你又不跟小哥見面,小哥是專程來陪我的。」

  她的話讓裴深濃眉皺起,「可是我不喜歡他老是來纏著妳。」

  「可是……。」

  「我們不要再談冷在格了,妳再陪我睡一下,晚點我送妳回家。」不想放她回去見冷在格,裴深索性閉上眼。

  「那你睡覺,我先回家,等你醒了,我再來陪你。」

  冷在影試著打商量,誰知裴深卻誤解了她的意思,不贊頭的將她摟緊,俊容挑眉語帶不滿道:「妳想回去陪冷在格?」

  「我只是要回家,你不要抱那麼緊,我快不能呼吸了。」她搥著他的肩膀,要他鬆手。

  「閉上眼睛睡覺。」

  「我睡不著。」

  「睡不著?」

  那話裡另有他意,冷在影一時沒領會過來,直到修長手指滑進睡衣下襬,嚇得她連忙蜷身想閃躲他的探索。

  張口才想要他停止,奈何裴深卻一個翻身,將她給壓在身上,困在他與床之間,來不及說出的話,連同那一秒,就這麼被吞進裴深喉間,而後嬌喘……


☆     ☆     ☆


   大四暑假,冷在格只在家裡陪母親一天,隨後馬上趕到鄉下別墅,以為裴深還在國外忙著公演,可他卻猜錯了。

  「在格少爺,在影小姐不在家。」說話的人是婆婆,是冷父請來照顧女兒的幫傭,陪了冷在影十年,見在格少爺突然出現在別墅客廳,婆婆匆忙從廚忙出來招呼。

  可冷在格沒理會,修長雙腿快步直衝上樓,往小影房間尋去。

  對於冷在格一早即出現在別墅婆婆並不感到訝異,就連大清早不見在影小姐她老人家也已是習以為常。

  由窗口望去,裴家日式建築落入冷在格眼裡,沒多想他快步邁出在影房間並下樓。

  「在格少爺,你去哪裡?」

  「找小影。」

  「一大早去對面,會不會吵到人……。」婆婆提醒的話還沒說完,即被冷在格打斷。

  「吵到人那更好。」最好是吵得裴深趕緊放小影回家。語畢,他瀟灑地轉身朝外頭走,還不忘說:「婆婆,等一下我就帶小影回家,妳先幫我們準備早餐。」


☆     ☆     ☆


   冷在格帥氣地一個縱身,輕鬆從落地窗進到裴深房間。

  沒有意外,只見他家小影全身給被子包裹住,只露出小臉蛋與裴深同床共枕。

  「小影!」走到床前,冷在格語意裡充滿著不滿及不贊同。

  本是閉眼睡覺的人,被那吼聲給嚇住,驚慌地睜大眼睛,直盯著床前那不可能會出現的人。

  「小哥?」

  見小影被裴深給摟在懷裡,那親膩狀教喜歡小影的冷在格很是不悅,臉色更是整個下沉,因為了解,冷在影很清楚,小哥是生氣了。

  「跟我回家。」壓低的嗓音清楚地透露著他的怒意。

  「好……。」冷在影小聲應道,很是順從。

  與裴深同床的事,全家人都不曉得,頭一次被小哥撞見,冷在影顯得有些失措,急得想起身,奈何熟睡的裴深卻怎麼也不肯鬆開交纏的手指。

  見裴深不放人,冷在格哪早沒耐性,跨步上前,想將小影抱離裴深床上。

  只是,冷在格的手才剛要碰上小影,裴深長臂一勾,直將冷在影攬入懷抱,倏地睜開的黑眸,似要殺人地冷光直逼冷在格。

  「別碰她!」

  見小哥與裴深怒目相向,夾在中間的冷在影有些不知所措的解釋昨晚:「小哥,我跟裴深沒有做壞事,我們只是一起睡覺。」

  「一起睡?那還不夠嗎?若是被大哥知道妳跟男人同床,妳看要怎麼收拾善後!」所有兄長裡,冷在影最怕的就是大哥冷在夕,一聽小哥要跟大哥打小報告,她心都慌了。

  「小哥,你不可以跟大哥說,不可以……。」

  如果大哥知道了,生她的氣,那大哥是不是會以後都不來看她了?一年才見一次,她真的很想大哥……

  見她急都得紅了眼眶,裴深更是怒瞪冷在格,氣忿他剛才對在影的恐嚇。冷在格明明知道,在影有多在意家人,孤單在鄉下養病的她,只要提起家人,哪一次不是眉開眼笑,好不開心,只是家人每個人都忙,難得來鄉下陪她,更何況,其中冷在夕對這個體弱多病的妹妹最是疼愛。

  如果讓冷在夕知道,在影陪著自己睡覺,裴深不用猜,幾乎都可以猜到冷在夕那冷靜內斂的外在可能隨時失控。

  「深,我先回家……。」冷在影試著扳開裴深鎖緊的十指,語氣裡盡是不安。

  「裴深,你若是不想害小影被大哥唸,最好馬上放開她。」

  這傢伙!裴深不屑冷在格拿著自家兄長當條件,明知道他不想在影為難,只是就這麼放她回去,心又不甘。

  瞪著在影小手慌張地扳著他的手指,裴深無奈地嘆了口氣,反手將她手心握住,「別怕,妳大哥不會生氣的。」

  裴深知道,就算自己再不願意,在見到在影紅著眼眶忍住淚水的委屈模樣,他只能讓她走。


☆     ☆     ☆


   以外貌來論定,冷在格絕對是位才貌皆備的帥哥,因為冷家的財勢,教他自小養成的高傲自信,說風是雨的他,活像是頭高傲的猛獸,儘管只是母親帶至冷家的繼子,可天之驕子的他,只要想要的東西,從沒有要不到,對於小影,他更是勢在必得。

  儘管全家人都反對,自己的母親反對聲浪最是高漲,可他顧不了這些,他就是執意喜歡小影。

  而為了陪小影,到別墅渡假的這三天裡,冷在格除了偶爾外出逛書局透透氣外,大部份的時間都待在屋裡。

  直到這裡早上,坐在客廳陪他看電視的小影像是有話要說,才幾分鐘的時間,不知抬頭看他幾回,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最後他不得不將盯著電視的目光移到她身上。

  「妳想說什麼?」冷在影雙手抱膝坐在沙發,她咬了咬下唇,試探地開口:「小哥,我們去聽裴深練琴好嗎?」她已經三天沒到裴深了,雖然天天都能聽到裴深練琴的琴音,可她還是忍不住想去見他。

  「我不想去。」冷在影一副沒得商量的冷淡語氣,將目光調回電視螢幕。

  「可是……。」

  「我這次來鄉下,只想多花點的時間陪妳,所以妳最好把裴深也在這裡的事實忘了,除非我同意,否則不准妳見他。」

  「為什麼不可以見裴深?」裴深也是專程回來看她。

  「我跟他應該是情敵的關係,妳覺得我可能同意讓妳去見他或是單獨相處嗎?」冷在格冷哼了聲,那表情很是高傲,容不得她反駁。

  「小哥!」他跟裴深怎麼會是情敵關係呢?「我們是兄妹,不是情人!」已經不知是第幾次解釋兩人的關係,可不管她說幾次,小哥的態度依舊如此,全然不理會她的抗議。

  「誰說我們不是的?」整個冷家,誰不曉得他自高中開始就喜歡小影,只有她這傻瓜才會一直閃避這個話題,「妳是小影,是我喜歡的女孩,我想要妳成為我的女朋友。」霸道的冷在格說出的內心話,教冷在影聽得很是無力,也無法阻止。

  「我們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我跟裴深……。」在她十八歲那年,早已將自己的心給了裴深,成了裴深的女朋友。

  「妳跟他只是朋友。」

  「不是……。」

  她對裴深的依賴只有她心裡明白,誰也不能理解。

  自小一個人被孤單的留在鄉下別墅,沒人陪的那種寂寞,是裴深的出現為她打開另一扇門。

  因為了解自己的身份及多病的身子,她不求永遠,也不會貪心的想獨佔裴深,只要他偶爾有空陪陪她那就好了,她奢求真的不多。

  想到這趟裴深回來自己卻沒能跟他多相處,冷在影心念一轉,不管小哥同不同意,她執意要去見裴深,都三天了,她心裡真的很想裴深。

  「今天早上在我們大學禮堂有他的練習演奏,我要去看。」沒有多想,冷在影轉身跑上樓換衣服,而來不及阻止她的冷在格,坐在沙發上,目送她的背影上樓,本是平靜的俊容顯露不悅的神色,眉頭更是緊皺。

  十分鐘後,冷在影再度下樓,換好外出服的她拿著手提包,連身寬鬆的亞麻長裙,長髮以麻花辮子綁於一側,櫻紅的唇瓣染著唇膏,她的打扮是為了裴深嗎?

  冷在格本是盯於螢幕的目光在她下樓時,輕地轉頭,只是那一瞥,教他驚豔的留駐目光,冷家女孩裡,小影不算漂亮,但她那恬淡柔和的氣質,卻教人百看不厭,以前的小女孩稚氣的模樣不復見了,而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影,已有小女人的嬌媚。

  下樓後,冷在影本想直接走出去,但冷在格早她一步來到樓梯處,高大的身子立於她眼前,擋了她的去路。

  不管她接不接受,冷在格摟過她的細肩,語帶命令地說:「陪我去看電影。」

  「我要去找裴深。」冷在影試著掙扎小哥的箝制,奈何她的力氣哪敵得過,最後只能被他摟在懷裡,得意的笑看她的無措。「小哥,你放手……。」

  「我說了,陪我看電影。」

  「可是我已經答應裴深了。」

  「那又如何?」冷在格壓根不去理會裴深怎麼想,他只要小影陪他。

  「小哥……。」冷在影止了掙扎,知道小哥向來對她好,所以她試著用撒嬌的方式讓他同意。

  冷在格只是瞪她,不發一語。

  「不然你陪我去。」她知道小哥不愛她跟裴深單獨相處,那如果是小哥陪著去呢?

  「我陪妳去看那傢伙彈琴?」冷在格哼了聲,很不引以為然,他憑什麼要去看裴深彈琴。

  「好不好?一次就好。」冷在影央求著,知道小哥向來最不能拒絕她的要求,也明白若是跟小哥硬碰硬,那她今天是真的別想去見裴深了。

  「小影……。」

  見小哥本是繃緊的俊容軟化了些,冷在影想都沒多想地墊腳在小哥臉龐親了下,「可以嗎?」

  這樣的示好教冷在格楞了下,黑眸裡閃過幾許複雜,對於小影的主動,他不能說不心喜,但想到她的要求是為了去見裴深,冷在格就老大不爽。

  「看完了,妳要陪小哥去看電影。」這是他的條件。

  「嗯。」聽聞小哥同意,冷在影哪裡會說不好,連忙點頭,小臉更是開心的露出甜笑。


☆     ☆     ☆


   半個鐘頭後,冷在格開車陪小影到裴深練習的學校禮堂外,因為裴深的出現,平時少人駐足的禮堂圍了群愛慕女學生,大家都為了一睹裴深的真目面。

  因為太多人圍觀,冷在影只能站在禮堂門口焦急,怎麼也進不去。

  試了幾次,都被人給推開,這舉動,教護著她的冷在格很是不悅,又見一名女生粗魯的推了小影一把,鐵青臉色的冷在格氣怒地將小影摟進懷裡。

  本是沒打算走進禮堂的他,見小影因為進不去禮堂而愁著小臉,不忍見她失望,冷在格倏地拉起她的手,越過那群女生走進禮堂。

  因為太多人,冷在格為了怕小影被推擠,只得將她摟在懷中,小心往前進。

  當兩人好不容易排開萬難地站在台前不遠處時,裴深投入彈琴的神情盡在眼前,這是冷在格第一次現場聽裴深彈琴,而他不得不說,裴深的音樂水準確實高人一等,就連彈奏的技巧及手法,連他學過十來年鋼琴的人都不得不承認,被喻為天才的裴深確實有那份能耐。

  只是情敵見面,就算心裡再怎麼欣賞,可表不動聲色的他,只是扳著臉,餘光瞄見小影歡喜地聽著台上人的演奏。

  幾分鐘後,演奏結束,全場響起熱烈掌聲,因為不是正式表演,當學生安可聲響起時,一名女學生走上台,與坐在鋼琴前翻閱樂譜的裴深低語交談,沒多久,只見裴深又是皺眉、又是微笑,接著再學生的期盼下,裴深準備再演奏一曲。

  見狀,冷在格低頭在小影耳畔輕語,「他好像沒有看到妳。」本以為裴深剛掃視台下時,應該會看見站在台下聽他演奏的小影,可他沒有。認真的眼眸很快的再度將視線調回樂譜上。

  「我不想打擾他……。」

  可冷在格卻在這時,有些故意的,在裴深揚手準備開始演奏時,忽地拍手。全場一片靜默的禮堂中,屏息的觀眾都等著裴深的表演,為此冷在格的舉動,不免引來側目,他高大挺拔的身形自然也吸引了眾多女學生的目光,連同裴深的。

  冷在影沒想過裴深會突然拍手,當眾人目光全都集中過來時,她緊張的拉著小哥的手臂,「小哥……。」不能理解小哥的行為,卻明白,他打擾了裴深的演奏情緒。

  「他好像看到我們了。」冷在格是故意要裴深看到他們,要裴深見著他與小影。當小哥這麼說時,冷在影本是望向小哥的眼眸輕地與台上一看去,視線正好與裴深相對。

  因為過於緊張,又覺得自己不該影響裴深的演奏,以致於冷在影全然沒發覺裴深在見著她被冷在格摟在懷時,神情驟變,眼露怒意地瞪人。

  只是那怒目,只停留了幾秒,接著裴深不發一語地冷著俊容,將視線調回琴彈,就這樣,優美的琴音再現。

  「現在我們可以去看電影了吧?」冷在格將手臂勾在小影頸間。

  「可是……。」她還想看裴深彈琴,這麼多天不見他了,她想多待一下。

  「沒有可是,妳答應我的,聽完演奏就要陪我看電影。」冷在格說著她剛才在車子裡承諾的事。

  儘管他知道,小影根本不想走,但他卻不想小影多看裴深一眼,為此,不待小影同意,拉著她的手,直往禮堂外走去。

  而台上,裴深的目光,也隨著兩人離去的背景而黯然。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