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野蘋果 > 商品詳情 美眉遇見狼~遇見狼之三
【8折】美眉遇見狼~遇見狼之三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07/11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刁女休夫~休夫令之二
NT$144
銷量:1
嬌貴之秋
NT$144
銷量:7
第一格格
NT$144
銷量:3
禁忌初吻~致命情話之二
NT$144
銷量:0
狠角色
NT$144
銷量:2
花殤
NT$144
銷量:0
丫頭要革命
NT$144
銷量:0
流氓紳士
NT$144
銷量:0
不過是愛上你
NT$144
銷量:0
禁忌初夜~致命情話之一
NT$144
銷量:0
逆女休夫~休夫令之一
NT$144
銷量:1
禁忌初香~致命情話之三
NT$144
銷量:1
美眉遇見狼~遇見狼之三
NT$144
銷量:4
孤單藏相思~四方情之一
NT$144
銷量:5
花苞公主~女生宿舍之一
NT$144
銷量:1
羞女遇見狼~遇見狼之一
NT$144
銷量:0
秘書遇見狼~遇見狼之二
NT$144
銷量: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這男人好奇怪,喊他大叔,他竟然翻臉了,
明明就大得可以當她大叔了,怎麼說她只是個十八少女。
好吧,既然人家要她連名帶姓喊,
那她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反正大叔當不成,
江水流還是心裡認定,三十歲的沈浪,
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老男人!
沈浪,俊朗清秀,總是一付金框眼鏡瞪人,
那冷得像冰般的個性,向來是他擊退花痴最好的方法,
只是,俊男碰上天真女,凡事都有第一次,
江水流的不解風情,教大男人的他費煞苦心,
又疼又寵的,可惜,小女孩依舊像個花苞不開花,
曾經情場風流的沈浪,嚴肅表面下藏的是雄性渴求,
為了將這朵小花苞擒回家,他決定揠苗助長……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紀家大姐位於住宅區的便利商店,生意平順,少賺不賠。

  前一個早班小姐工作不到半年,即被自己的弟弟給誘拐進了禮堂,當初為了不要畢巧利離職,她好說歹說,狠話都放出去了,可她弟根本甩都不甩她這個做大姐。

  這日,當她閒閒坐在櫃檯前,看著外頭車水馬龍,感傷地思念起有畢巧利的日子,怎麼說也是個說話的伴,哪像這時,連個人影也見不著。

  早上九點,住宅區的便利商店並沒有太多客人,紀大姐所幸拿起昨晚買的雜誌打發時間時,卻有客人光臨了。

  她頭都沒抬,「歡迎光臨。」

  「請問,這裡是不是要應徵早班人員?」

  一聽是年輕女孩的聲音,紀家大姐連忙抬頭,甜美的笑容在她姣好的面貌上盪漾,妳要應徵嗎?」

  「我想應徵早班的工作。」

  「早班?」

  「妳不用上課嗎?」

  「我已經高中畢業了。」

  「妳不打算再升學?」

  紀大姐見她,還真有點好感,高中女生清湯掛麵的短髮,纖細的嬌小身材,特別是那張粉粉嫩嫩臉蛋,美得教她不住地想多看一眼,心想這女孩肯定能招來客人。

  「我家沒錢,所以不唸了。」
   家境不好?難怪了,這年頭有那個小女孩會高中畢業馬上投入職場,「妳今年幾歲?」

  側隱之心頓時湧起,紀家大姐最不忍見弱者,而見前這位清純小女孩正是她最愛保護的一種弱小族群。

  「十八歲。」江水流答道。

  「有便利商店打工的經驗嗎?」

  「沒有。」

  「什麼時候可以開始上班?」

  「等我找到住的地方。」

「妳沒有地方住?」

  好可憐的小女孩,同情心再次氾濫,紀家大姐再次懷念起畢巧利,當初她也是舉目無親地來投靠她,要不是她好心,怎麼會教那個狼心狗肺的弟弟給搶了便宜,把人給娶走了。

  「妳家人呢?」

  「我爸媽過世,我住在小姨家。」

  「那……。」

「我小姨不久即將再婚,所以我打算搬出來。」

  「既然這樣,那妳就住在樓上,明天開始上班可以嗎?」

  「明天?」

  江水流沒想到應徵會如此順利,她甚至連名字都還沒報上,人家就錄取她了。

  「對,妳要不要今天就搬過來?」多個人多個伴,她閒得不得了。

  「可以嗎?」

  「當然可以,吃自理,住免錢,一個月薪水一萬八,工作時間七點到五點。」

  「好,我今天就搬進來。」

  就這樣,紀家大姐與人家小女孩畫押為憑,拐了個剛成年不久的美少女。

  ☆ ☆ ☆

  市區一角,某棟樓高二十層的大廈聳立,江水流與小姨這些年就住在這棟平常人家連一小方天地都買不起的豪宅裡。

  百來坪的佔地全是義大利進口花岡石,富麗堂皇的設計擺設美侖美奐,這裡不是小姨的家,自然也不是她家,而是某個企業名紳的名宅。

  在他的大方下,十年來她與小姨過著衣食無憂,閒來無事不是逛街,即是喝下午茶,偶爾還會飛到香港敗金,寒暑假同年齡的女孩還在參加救國團活動時,她已隨著小姨到各國遊玩,這樣的美好日子,在老男人的要脅下,破滅了。

  老實說,她家小姨不過是對方的情婦,十年來一直盡責地扮演好情婦的角色,不過問他大爺的去處,也不去想歸屬的問題,誰知他大爺不知是那條筋錯亂。

  一聲令下,強逼小姨結婚,這種專制又難以溝通的男人,江水流統稱沙文豬。
還好這隻沙文豬對小姨呵護有加,疼愛寵溺了十年,從沒有變心過,近四十歲的年紀還保有強健結實體魄,跟美得不可方物的小姨配在一起,畫面其實還勉強看得下去。

  「水流,妳真要搬出去?」

  小姨今年三十五歲,以女人的外貌來看,風情萬種的美豔下,確實是有當情婦的本錢。

  「我已經找到工作,而且住的地方也打點好了。」

  「離這裡遠嗎?」

  江水流一見小姨眼眶泛紅,豆大的淚水幾乎要落下,連忙安慰著:「小姨,我住的地方離這裡很近,有空
妳也可以去找我,或是我回來看妳,所以妳不要難過了。」

  她有時真懷疑,那隻沙文豬到底是看上小姨哪一點,娶個水一樣的女人,不是自找罪受嗎?

  「真的嗎?」

  「嗯。」肯定的語氣安撫小姨擔憂的心。

  小姨一頭波浪捲髮及腰,穿著合身及膝洋裝,白晰柔嫩的肌膚保養得宜,連她這個小女孩不免看了都要春心盪漾,更何況那個老男人。

  算他聰明,沒在小姨找到長期飯票之前決定娶她,「水流,如果妳不願意,我可以不結婚……。」
  
   「小姨,妳都一把年紀了,還不結婚生子,趁現在老男人要娶妳,有錢又有閒,妳千萬不可以反悔。」

  小姨的拒婚要是被那老男人聽了,怕又是一場驚天動地的男女大戰殃及無辜。

  「小姨是擔心妳……。」

  「小姨我會照顧自己的,而且我已經成年了。」

  「明明可以再升學,為什麼不打算繼續唸書?」

  況且她有能力供姪女上大學,就算她想要去國外留學,高昂的費用都不成問題,偏偏小丫頭高中畢業即拒絕升學,教她直愧對不起天上的姐姐。

  「因為唸書很無聊。」

  「可是多唸點書以後對妳才有幫助。」

  現今社會文憑掛帥,姪女沒有一張亮麗的學歷當後盾,她真擔心以後怎麼在社會跟人競爭。

  「小姨,沒關係,等以後妳進了向家大門後,哪天我失業時,妳就請老男人幫我弄個助理來做做,這麼一來問題不就解決了?」

  話是這麼說,但小姨哪不了解她,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娃,什麼個性脾氣她摸不清楚嗎?

  水流就是不肯仰頼他的援手才會出去工作,現在都不接受,以後更不可能!

  「什麼時候開始工作?」

  「明天。」

  「這麼快?我還打算帶妳去香港添些上班的衣物。」

  「我衣服一堆,不需要再買了。」

  「那小姨幫妳買回來好了。」

  「可是小姨,我今天就要搬家了。」

  「什麼!」

  ☆ ☆ ☆

  幾天後。

  江水流很快熟悉便利商店的工作內容,聰穎如她,教紀家大姐真是疼愛入心,因為她來後,店裡的生
意果然興隆多了,就連平日甚少上這裡買東西的年輕小伙子都光顧了。

  比當初畢巧利的盛況更是有過之,這情景怎能不教她笑開懷呢。

  這日,近中午,江水流清點貨物,「歡迎光臨。」自動門一開,職業性地開口。

  「一包七星。」

  江水流轉身走向櫃檯,在香菸櫃裡找著客人要的七星,頭也不抬地將香菸推至客人眼前。

  「妳是新來的早班?」

  這幾天早見多搭訕的男子,小臉冷漠地白了對方一眼。

  見他西裝筆挺,年紀跟店長差不多,竟然也學年輕小伙子的泡妞手法,「請付錢!」

  沈浪金邊眼鏡下的眼眸閃過一抹異樣光彩,這小妮子脾氣不好,而且這丫頭身上的行頭皆是名牌,儘
管口氣差了點,卻難掩她脫俗的氣質。

  「再給我一包大衛杜夫。」

  紀烈的愛好的牌子他好心買一包送他。

  江水流轉身再拿出香菸,頗有力道地放在他眼前。

  沈浪從皮夾裡抽出千元大鈔,遞給她。

  「咦,這不是阿浪嗎?怎麼會來這裡?」

  紀家大姐才進便利商店,馬上認出沈浪,讚賞的目光一覽無遺,這年頭好看的男人不多了,特別是像沈浪這一類型的優質男,幾乎都要瀕臨絕種了。

  「我來附近公司維修,繞道過來買煙。」

  「吃飯了嗎?」

  沈浪拿回找的錢,俊美的臉上寫著笑。

  「還沒,正要去。」

  紀家大姐一聽,笑得很賊,「那要不要請我家年輕美眉大吃一頓?」

  沈浪瞥了那個不甩人的美眉,「那有什麼問題。」

  「我不餓。」她又不是沒錢,也不是沒人陪,幹嘛要個穿西裝的老男人陪她吃飯。

  「水流,去嘛,難得沈浪來。」紀家大姐哄著,這幾天相處下來,多少摸透江水流的脾氣,別小看她洋娃娃般精緻的小臉上盪無傷甜美笑容,真惹火她,辣椒小小一顆就夠嗆人的了。

  「店長,我真的不想去。」她的臉從頭到尾不願看沈浪,賭氣地將他晾在一處。

  「大姐,不用了,我沒習慣跟小女孩一起用餐。」

  他才轉身,身後馬上有人應聲了,「等一下!」

  江水流脫下便利商店的背心,露出裡頭姣好的身材,今天她穿了件七彩細肩小可愛,下半身一件七分同色系長褲,年輕活力的氣息在她身上可見一斑。

  「水流?」

  「不是要吃飯嗎?我陪店長跟這位中年人吃頓午餐。」

  精緻無暇的小臉上甜甜笑容盪著,迷死人不償命。

  「店長我一個小時後馬上回來。」

  中年人?

  她剛是用中年人來形容自己?沈浪好看溫文的臉上陰沉地瞪著笑得好不開懷的她。

  ☆ ☆ ☆

  五星級飯店,江水流從容就座,拿起侍者送來的餐點。

  「我要一份凱撒生菜沙拉跟一份水果聖代。」

  點完後,不理會沈浪,故自地玩起桌上的餐巾,「一份商業套餐。」沈浪點完後侍者一走,他的聲音再起:「妳常來?」

  「還好。」

  以前跟小姨有空就來,不過這陣子小姨忙著婚事,她則是忙著工作。

  「妳今年幾歲了?」

  她的樣子太年輕了,沈浪甚至懷疑她是否成年了?

  「十八歲。」

  驕傲地宣告自己的成年,江水流拿起高腳杯飲了口冰開水,外頭太陽大,她根本沒有食慾。

  「剛滿十八歲?」十八歲的黃毛丫頭,跟他整整差上一輩,難怪她要喊自己中年人了,還開口叫他叔
叔。
  
   「差不多。」

  那好像是一個多月前的事,小姨還帶她去香港吃大餐,可惜那種日子以後不會再有了,那個老男人肯定會獨霸小姨好長一段時間,誰叫她以前總愛老溺著小姨,氣得那老男人常是揚言要丟她到出國唸書。
   「不升學?」

  她搖頭。

  「我叫沈浪,妳呢?」

  江水流偏頭打量著他,聰穎的眼珠子盯著他打轉,「你多大了?」

  「三十。」

  「可以當我叔叔了。」

  沈浪好脾氣的說:「妳可以喊我沈大哥。」

  「我叫江水流,沈叔叔。」

  小丫頭肯定是故意找碴,沈浪溫文的俊容帶著笑。

  「江水流。」很別緻的名字,「妳父母取的?」

  「應該吧。」她對父母的印象不深。

  沈浪見她的生菜沙拉上桌,自己的套餐也來了,即不再開口開始享受午餐。

  正值午餐時間,飯店裡人氣不絕,優雅的氣氛配上精緻美食,沈浪食指大開地享用美食。

  他的個性一板一眼,吃飯不開口、工作不說笑、開車不飲酒,過餐不啖食、不上夜店、不找一夜情,生活可說是無趣至極,公司唯一的員工小知還取笑他是現代版隱士。

  江水流瞧他吃相得宜地享受套餐,她沒多大胃口地問著:「你吃飯不說話的嗎?」

  沈浪聽見她的話,點頭表示回答。

  優雅地擦拭嘴角,「吃飯說話不是件禮貌的事。」

  這個說法江水流好像聽了不下十年,但說的人由一個老男人換成中年人。她未來姨丈出身名門,一流的家教下,自然地要求也多,但她生性叛逆,總是愛與他作對,也教小姨頭痛不已,雖然小姨總能安撫那頭沙文豬的火氣,但她就是不滿,不想他總愛霸佔小姨。

  直到高中後才了解,那是男女之愛,因為太愛一個人,才會想要時時刻刻在一起。
  
   她還記得當小姨同意他的求婚時,老男人樂得像什麼似的,原來他是真愛小姨。

  「想什麼?」

  「想中年人平時休閒跟我們年輕人有什麼不同?」

  沈浪很想掐她的脖子要她別再以年紀來判定自己的身份,他痛悢中年人、老男人及叔叔的字眼,特別是由她口中吐出。

  「水流,妳可以喊我沈浪。」

  他連兄長的稱呼都省了,只要她別再以長輩喊他。

  「可以嗎?這樣會不會很不禮貌?」她是故意的,見他額邊青筋狂跳,樂不可支地想要狂笑。

  「不會,一點都不會!」由薄唇裡吐出這幾個字,沈浪發現自己的食慾全消。

  「你不吃了嗎?」他的套餐只吃了一半,江水流美麗的眼睛眨了眨,「我的水果聖代還沒來。」
  
   「沒關係,我等妳。」招來侍者撤走餐盤,沈浪飲著冰開水。

  江水流發現,其實他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難相處,也不是那麼爛的一個人,只不過他的自負她看不慣。

  一頓飯下來,江水流對沈浪這個人有點概念,他從事電腦行業,與朋友自成工作室,家中獨子,未婚,父母健在,重點是沒有不良嗜好。

  第二章


   經過上次的用餐後,江水流以為兩人不會再見,誰知,他又出現了。

  這日,當她閒著無聊翻閱雜誌時,「一包大衛杜夫!」口氣不佳,瞥了一眼客人,太陽眼鏡只有自己的倒影,再無其他。

  「烈,你口氣不要這麼凶,會嚇壞大姐的員工。」

  那陽剛又自負的男人竟然冷哼一聲相應,要不是看在一旁女子笑容甜美,她早拿掃把掃人了。

  「妳是新來的早班嗎?我以前也是這裡的員工,我叫畢巧利。」

  江水流聽過店長提過她,再睨了一眼雜誌區那名長相陽剛帥氣的男子,心想他應該就是大姐的弟弟紀烈了。

  「我叫江水流。」

  「妳好漂亮。」

  江水流開心笑著,誰會不驕傲被人誇獎呢,更何況天真的她才十八歲,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女孩,更是開心了。

  「妳找店長嗎?」

  「不是,我們等沈浪過來。」

  「沈浪?」

  「妳也認識他嗎?」

  「是不是身材精瘦,戴著金邊眼鏡,一副偽君子的中年人?」她的形容教畢巧利瞪大眼,更教紀烈哈哈大笑。

  「妳形容的真貼切,我相信沈浪肯定會記住妳的話,偽君子的中年人,哈哈……。」

  很真的女孩,一見就是沒出過社會的單純。

  「烈!」

  他本來就老了,三十歲的男人根本不行,這位大叔,你應該也過三十了吧?」取笑沈浪是她的樂趣,不是來供人玩笑的。

  紀烈臉上的線條因她的話而緊繃,大掌一劈直問,「妳說誰是大叔?」這丫頭跟天借膽了,敢這麼說他紀烈?

  「巧利姐,他凶我。」

  「烈,你別嚇她!」

  「她敢叫我大叔!」

  「你不是也取笑沈浪!」

  想到自己的男人這麼幼稚,畢巧利只有抱歉了,「水流,妳不要介意,他只是開玩笑的,別理他。」被唸了幾句的紀烈不悅的轉身走出去,只留兩個女人在店裡又說又笑的。

  等了幾分鐘後,沈浪這才出現,走進店裡跟畢巧利打招呼:「要走了嗎?」工作時間,他不說笑,瞥了眼江水流,即開口問也進到店裡的紀烈。

  「嗯,走了。」

  沈浪走之前,來到她面前,「給我一包七星。」

  見他態度冷淡,江水流也跟著沉下小臉,冷冷的回:「拿去!」

  「生氣了?」聽聞她的聲音,沈浪眉頭挑了下,揚了嘴角問。

  「沒有。」

  明明小臉就寫著我在生氣,還說沒有。

  「我等一下再過來。」
 
   紀烈拉著畢巧利的手先進車子,沈浪隨後也坐進後座,一行人離去後,江水流才想起他剛的話。

  他說等一下再來,現在都要五點了,等一下她下班了,他來幹什麼?

  ☆ ☆ ☆

  果然,她下班時,沈浪又回來了。

  「下班了?」

  晚班剛來交接,今天店長沒來,她無聊了一整天,現在打算回樓上大睡一場。

  江水流瞥了他一眼眼,只覺得這個人下班了還是一身西裝筆挺,不累嗎?

  「走吧。」

  她有說要跟他出去嗎?

  江水流本能向後退了一步。

  「去哪裡?」

  「請妳吃飯。」

  「我不餓。」上次吃過一次,她印象深刻,這個人連吃飯都一板一眼,她怕自己會食難吞嚥。

  「那就陪我吃飯。」

  「我寧願睡大頭覺。」今晚還要跟小姨見面,說不定老男人也在,所以她更要養足精神。
  
   可沈浪根本沒給她拒絕的機會,拉著她的小手就往外走,「喂,這位大叔,我不要跟你走啦!」她直甩著手臂,想要甩開他的掌控。

  沈浪沒有預警地停下腳步,害她撞上他健背,「喂,你幹嘛突來停下來!」

  「妳剛叫我什麼?」

  「大叔啊。」

  「下次不准再叫我大叔了。」

  「那要叫什麼?」她嘟嘴。

  「妳可以叫我沈浪。」

  「沈浪,我不要去吃飯。」現在,她想要回去睡覺了。

  「跟我走。」

  「去哪裡?」

  「到了妳就知道。」

  到了?

  到哪裡啊?

  ☆ ☆ ☆

  半個小時後,答案揭曉了。

  沈浪竟然帶她到個叫辦公室的地方,這裡應該是人家的公司吧。

  「沈浪,你終於來了。」一個比沈浪還上年紀的中年叔叔笑著打招呼。

  「電腦在哪裡?」會客室裡,沈浪一副公事公辦,毫無笑容地看著眼前兩個公司人員。

  一名男員工起身,指著另一頭的隔間,「請這邊走。」

  「沈浪,這位小姐是?」那中年叔叔再開口,畢竟電腦裡的程式是公司機密,身為公司資訊部經理,自然是要小心為重。

  「我的人。」

  簡單阨要的三個字,馬上將她的身份道出,連帶的將經理及男員工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江水流頭一次有想拿東西砸人的念頭,桌上的煙灰缸落入她眼底,她想要拿它砸向沈浪的腦袋。

  當沈浪開始工作時,雙手叉腰地問著:「沈浪,我為什麼要跟你來這裡?她自己工作了一整天,雖然不是很累,但下班後就是她的自由時間,為什麼要來這裡跟他浪費寶貴的有限青春。

  「我想找人作伴。」

  「你……!」她氣悶,他想找人作伴關她什麼事?

  「坐下,妳站在那裡會影響我工作。」

  「我影響你工作?很好,本姑娘最好說話了,你自己慢慢忙,我走了,再見!」

  才走到一半,發現身後的人竟沒有喊她,江水流回瞪一眼,「我真的要走了!」
 
   沈浪還是沒有出聲,繼續盯著電腦,「妳不是愛跟我唱反調,我要妳別走,妳偏要走?」他頭都沒抬。

  畢竟是黃毛丫頭,道行還淺,與一個三十歲的男人相比,還是嫩得發澀。

  「你!」
  
   「去幫我泡杯茶。」

  「剛那經理不是說了,有什麼需要,可以請公司人員幫忙。」

  「我不接受陌生人的好意。」

  這個男人,規矩一堆,江水流深深吸了口空氣,「不要!」

  「那就乖乖坐著,等我工作結束再帶妳去吃飯。」
 
   江水流來到他身邊,學他盯著電腦螢幕瞧,只見一堆英文字出現,顏色不同,她好奇的問:「這是什麼?」

  「程式!」

  「你為什麼要看這些東西?」瞧他的手指流暢地在鍵盤上敲打,文字一變,顏色也變,她看得入迷。

  「修改程式。」

  江水流這才想起,他曾提過自己是電腦程式設計人員,也就是俗稱的電腦工程師。
  
   「好玩嗎?」

  「無聊。」

  一把冷水直由她頭上潑下,江水流踱離開他身邊。
 
   「去哪裡?」

  「隨便逛逛!」

  ☆ ☆ ☆

  江水流的魅力果真無法擋,十八歲芳齡,正值荳蔻年華的美少女,勾起了年輕男子的心。

  一離開沈浪的視線,她才走到辦公室,即有位好心的男員工遞了茶水過來,親切和善的服務教她回了一笑,那模樣動人,看得男員工幾乎著迷。

  半個小時後,公司下班時間,幾名男員工自願留下陪她,這也是沈浪離開電腦室所見的情景。

  江水流被幾個男員工包圍,幾個人不知講些什麼,惹得她笑聲頻頻。

  倏地,一個尖眼的男員工發現沈浪,「沈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茶水間在哪裡?」
  
   「你要喝茶還是咖啡嗎?我可以幫你代勞。」那名男員工客氣地說著,不過沈浪只是以笑代過。

  「不用麻煩,我自己來。」

  江水流見他走進茶水間,不覺問:「你們為什麼那麼怕他?」

  「因為他是沈浪。」

  沈浪?

  那又如何?
  
   「他很厲害,在電腦界少有人沒聽過他的名聲。」另一個男員工崇拜地說。

  「多厲害?」

  她看他怎麼就一付不行的樣子。

  「電腦碰上沈浪,就像孫悟空碰上如來神掌,無所遁行!」

  「我們公司為了排他的檔期,等了快半年,好不容易終於等上了。」

  「為什麼非要他不可?」

  「因為公司還有其他分公司,電腦程式浩大,除非是箇中好手,否則光是看懂電腦內部程式的時間就不知要多久了,別說是短時間修改程式內容,根本是神話。」

  「那沈浪一定可以嗎?」

  「至少目前為止,沒有他接不了的案子,也沒有哪家公司對他有負面評價。」幾個男員工一致給予正面讚賞,並且豎起大拇指保證。

  人家說異性相吸,同性相斥,能被年輕一輩的同性讚美,想來沈浪確實有他不可小覷的一面。

  只是那個做事一板一眼的男人,真有那麼厲害嗎?

  怎麼她就看不出來?

  ☆ ☆ ☆

  好不容易,工作趕完了,再步出公司,天色早已黑漆。

  餓得前胸貼後背的江水流,只想快些填飽肚子,二話不說,她直接光臨附近的夜市,那公司的員工說了,這裡的夜市很有名,小吃又多,保證她吃得滿意。

  所以她就來了。

  而陪在她身邊的沈浪,在這人來人往的夜市裡,因為一身西裝行頭,與人群格格不入,完全不像是會光顧夜市的客人,只見他皺緊眉頭地邊走邊看著夜市四週的零亂,直覺想調頭就走,不是他有潔癖,而是個人飲食習慣不同。

  「我想吃那個!」

  大致逛了一圈後,江水流指了指不遠處的攤子。

  「那是什麼?」

  「不清楚。」

  很多人光顧,生意很好,口味應該不錯。

  沈浪由著她,來到小販前,好像是天婦羅,便利商店稱關東煮。

  「小姐,妳想點些什麼?」

  江水流第一次見到這些食物,很是新奇地每一樣都夾,不出幾分鐘,盤子裡滿滿一盤食物,五顏六色的。

  坐在攤子後的椅子,大快朵頤的她嘴裡早塞滿食物,還不忘招呼沈浪,「你也吃啊。」

  沈浪見她嚐鮮的可愛表情,早先不耐的心情一點一點消去,瞥了眼桌上那盤食物問:「好吃嗎?」

  「好吃。」江水流餓得又咬了口米血。

  「是嗎?」

  沈浪也拿了筷子,夾了份高麗菜卷,嚐了口味後發現確實不錯,並不如他想像中的難嚥。

  「我從來不知道夜市也有這麼美味的食物。」她像是發現新大陸地東張西望,不用多猜即明白小丫頭在找尋下一個店家。

  「等一下我想吃冰。」好一會兒,她笑著說。

  「不行!」

  「為什麼?」江水流咬著手裡的筷子,一臉不滿地嚷著。

  天熱這麼悶熱,吃冰解暑是最正常不過的事。

  「吃冷又吃熱,小心妳腸胃受不了!」

  他真的比家裡的老男人還嘮叼,江水流白了他一眼,「我年輕,有本錢,不怕。」

  「妳好像總要有意把我的年紀拿上檯面上當玩笑是不是?」

  「沒有啊。」她裝著無辜的說。

  沈浪付了錢,她走在前頭張大眼睛找她要的冰店。

  江水流自小就習慣別人注目的視線,她知道自己美,所以不在意,特別是有些年輕男子朝她吹了口哨時,她還是一無所覺地逛著。

  但這不表示沈浪沒有反應,快步走近她,拉過她的小手,「你幹什麼?」她一驚,嚇了一跳地問。

  「人多小心走丟了。」
 
   江水流瞪著被他牽在手心的小手,感覺不排斥,跟小姨牽著她時的感覺不同,多了份難以言表的情緒,可惜她還太年輕,不懂那是什麼。

  「我要吃冰!」

  「不行!」來到冰店前,江水流嚷著。

  「好不好?」她撒嬌,那嬌美的模樣,教沈浪看得半瞇眼,大掌將小手握得更緊。

  因為小手被握得緊,教她有些疼痛的直想縮回。「沈浪,你弄痛我了。」她細眉輕皺。

  這時,沈浪的力道雖是放輕,但頭卻傾向她,那過於銳利的眼神教江水流不敢直視,連忙別過臉。

  「你幹嘛這樣看人家?」難道她臉上有什麼嗎?江水流急得伸手直擦。

  江浪見她單純的舉動,不覺搖頭,「別擦了,臉都紅了。」不忍見她如此虐待已經發紅的小臉,沈浪連忙出聲,拉過她的小手。

  「我的臉是不是有什麼?不然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我只是在想要不要請妳吃冰。」

  「哼,小氣,我自己買。」才不過幾十元的冰錢,他也這麼計較,江水流連忙想掏錢,卻在找了好半晌後,才發現自己剛才是被他硬拉出門的,根本忘了帶錢。

  沈浪見她嘟嘴地瞧著自己,「怎麼了?沒錢?」

  「我才不是沒錢,都是你,害我忘了帶錢出門。」她生氣的推他,那生氣的模樣,帶了點少女的嬌俏,教沈浪一時忘情的朗朗大笑。


   第三章


   隔天,不是假日的住宅區,便利商的生意有些冷清,教閒著無聊的江水流坐在櫃檯前,一手撐著下巴,一手轉著手裡的藍筆發呆神遊。

  想到昨晚送她回來的沈浪,江水流先是皺了下眉頭,接著又露出傻笑。

  他昨天竟然一路就這麼牽著她的手走回車子,說什麼怕她迷路?

  明明她是因為吃冰,才會雙手冰涼,可他卻堅持要她披上他的外套!想到沾滿他溫暖氣息的西裝外套,雜夾著淡淡古龍水味,那是成熟男人的味道,她在家裡的老男人身上也聞過。

  只是老男人的味道她根本不去在意,可沈浪身上的味道,她卻到現在都還依稀記得。

  因為有了先前的認知,江水流自動幫沈浪歸類。
 
   自小在小姨的呵護下長大,總不擔心別人對她的關愛過少,敏感的她也早熟的能分辨出哪些人是真心對她好,哪些人只是為了她的外表,經過這些日子的觀察,她卻卻沈浪的態度感到不解,不懂他是為什麼接近她?又為什麼要對她忽好忽而冷淡?

  「水流,在想什麼?」不知何時進店裡的紀家大姐,見她恍神,輕地拍了下她。

  「沒有啊。」她懶懶地搖頭,「對了,店長,我明天可以排休嗎?」去渡蜜月的小姨今晚從香港回來
,想回去看她。

  「可以啊。」

  工作了一個多月,紀家大姐對她真是好的沒話說,撇開她是店裡的搖錢樹不談,光她嬌美清新的笑容,就能軟化她的心。

  「那我上明天晚班,可以嗎?」

  「明天妳就休息。」

  「沒關係,我可以回來工作。」晚班這一個禮拜請假,都是店長站班,她不想要店長太累。

  「那好吧。」

  ☆ ☆ ☆

  那天下班後,江水流換了衣服後,直接回老男人的豪宅。

  「水流,妳這些天有沒有好好的?」像是老媽子似的,小姨一見她又摟又抱。

  「很好啊。」她在屋子裡瞧了瞧,沒發現老男人的蹤影,「他呢?」

  「怎麼還說他,該改口叫姨丈了。」

  江水流聞言低哼了聲,「他不在家嗎?」

  「公司有事,他回去處理。」

  「哦。」

  「過來看看,小姨幫妳買了些禮物。」

  看著眼前堆得滿滿得像座山的盒子,江水流不覺瞪大眼,「小姨,妳怎麼又買這麼多東西?」

  「我也不清楚,只是看到適合妳的,就想買,不知不覺就買這麼多了。」小姨花錢向來沒有概念,反正付錢的人不是她,而那個金主也從沒有抗議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水流,妳真不打算回來住?」吃過晚餐,老男人因為公事走不開,要晚些回來,江水流本是要走了,卻又被小姨給拉住,陪她坐在客廳沙發上。

  「目前還不想。」她在店長那住的還習慣,雖然跟這裡比品質是差多了,但勉強過得去。

  「他說這屋子要過到妳的名下。」

「為什麼?」

  她不要,一百個不願意。

  「他已經要律師擬了契約,下個月就過名。」

  「小姨!」

  她才不要拿老男人的東西,他憑什麼對她好,而且還是這麼霸道,一點都不能溝通。

  「水流,妳知道他向來疼妳,只是男人表達方式不同。」十年來,她的男人怎麼對水流的,她一直都看在眼裡。

  「我又沒要他疼!」

  「都是一家人了,別再說些鬧脾氣的話,知道嗎?」

  江水流嘟嘴不應,因為對她而言,老男人像是搶走她手中糖果的人,所以她處處與他作對,樣樣跟他唱反調,有時氣得他甩門走人。

  她知道不該這樣,她也知道老男人疼她,但她就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倔脾氣。「小姨,對不起。」

  「傻瓜,跟小姨說什麼對不起,只要妳過得好,小姨就開心了。」

  撫著江水流的短髮,小姨疼愛的說。

  ☆ ☆ ☆

  江水流從來不知道,便利商店的員工還要負責外送。

  只為了一包七星香菸!

  她瞪著手裡的香菸,恨不得將它丟進垃圾筒,可又想起店長的交代,只有認命地送往目的地。

  電梯一到,她走到店長說的地址,是大樓裡某間公司。

  據說是店長弟弟的工作室,走進裡頭,入目的是一幅巨大的銀河星系圖案的拼圖,幾乎佔據整個壁面,再來是工作室的花花草草,以為自己來到了熱帶雨林區。

  這裡怎麼看都不像辦公室,「小姐,請問妳找誰?」

  「沈浪在哪裡?」只見她沒好氣地由背包抽出香菸。

  「浪哥,他剛出去,要一會兒才回來,妳要不要在這裡等他?」

  小知跟浪哥認識那麼久,從沒見他帶哪個女人進公司,而眼前這個女孩,卻是美得很有個性,教小知看得出神。

  「我只是送香菸來,麻煩你轉交給他。」江水流哪有時間在這裡等人,店長還等著她回去。

  「好。」

  「那妳把香菸放在浪哥位子上,他回來我再跟他說。」

  小知指了指沈浪的位子。

  江水流順著方向,在這個圍了三個私人空間的工作室裡走動,來到沈浪的位子時,她竟然發現薰香油
燈!

  他一個老男人跟人家玩這種女孩家的東西?

  薰香油燈燃著,難怪她一進來時,裡頭散著芬多精香。

  「那我走了。」

  江水流轉身臨走之前,不小心瞥見桌上角落竟然還有個方型水族箱,裡頭小魚亂竄,心想這到底一間什麼樣的工作室。

  ☆ ☆ ☆

  不久,沈浪進公司,一見位子上的香菸,回頭問著正埋首寫程式的小知:「香菸誰拿來的?」

  「一個美得會讓人忘了呼吸的女孩。」

  美得會讓人忘了呼吸的女孩!

  江水流!

  除了她,還有誰呢?還以為是紀家大姐送來的,沒想到是她,沈浪嘴角勾起一抺笑。

  「她什麼時候走的?」

  「一個鐘頭前。」

  沈浪拆開香菸,叼了根菸,優雅的點燃後,伸手扯鬆領帶,整個人疲累地靠向椅背。


「浪哥,那女孩是誰?」小知好奇心大作,不覺地問著。

  「一隻還未成型的小貓。」吐出口裡的煙霧,沈浪嘴角銜著笑,緩緩地閉上眼。

  「小貓?」小知的眉毛馬上皺在一起。

  「一株還未開花的小花苞。」

  怎麼他兩個偶像對女孩的形容詞都如此怪異,一個是小豆芽,一個是小花苞,好像都是小幼苗,前面那一個是成型了,但後面這一個難不成要被揠苗助長?

  從不知浪哥也有這等辣手摧花的習性,而且對象還如他所言只是個小花苞。

  「小知,我今天不回公司了,幫我跟阿烈說一下。」不知想到什麼,沈浪忽地起身,拿過西裝外套後頭也不回地說著。 

  「浪哥,你要去哪裡?程式……。」小知見他走人,急得在後頭喊人。
  
   「程式晚點再忙,我有急事。」

急事?什麼事比工作更重要?

  向來將工作擺在第一位的浪哥,破天荒地丟下工作,那匆忙的模樣,該不會是要去約會吧?

  ☆ ☆ ☆

  那個人竟然連一聲道謝都沒有!

  江水流趴在櫃檯邊,瞥了眼牆上的時鐘,才十一點,距離下班時間還有二個小時,因為生理期全身無力,又痛得連站都有問題,要不是今天晚班請假,她早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想上樓拿止痛藥吃,又擔心店裡沒人看著,望著外頭夜色暗淡,完全符合她此時的心境。

  那一陣陣的抽痛直由下腹漫開,痛得她眼眶都要擠出眼淚,覺得自己真是命苦,好好的大小姐不做,唉!一切都怪她自己,為什麼要那麼好強,那麼不給自己台階下,若是她肯撒嬌一點,那個老男人對她的態度肯定會好一點,才不會兩人每次見面就針鋒相對,像是結怨多深的仇人。

  又想到沈浪,竟是如此沒良心,連一通電話都不撥過來,也不想想誰冒著炙熱燙人的陽光給他送香菸

   可能因為生理期,殊事看不順眼,她連桌上擺的巧克力看了都礙眼。

  「怎麼了?」

  江水流可能是太痛了,竟然產生幻覺,以為聽到沈浪的聲音,半夜十一點,他不可能出現才是。

  「水流?」

  繼續趴在桌上,小手把玩著眼前金莎巧克力盒,哀怨的想,為什麼平平都是女生,有的人生理期吃巧克力就不痛,起碼也會減少痛,她吃了巧克力卻會噁心想吐,老天爺對她真是太不公平了。

  想到這裡,再輕嘆了口氣。

  「水流?」一聲重擊在櫃檯響起,震得她連忙坐正身子,以為歹徒搶劫。

  定眼一看,哪裡是歹徒,竟是那沒良心的沈浪,他怎麼會來了。

  「你來啦。」沒好氣地以餘光掃了他一眼算是打過招呼,小小的頭顱不支地繼續趴在桌上。

  「怎麼了?生病了?」

  才幾天不見,她怎麼臉色這麼蒼白,伸出大掌摸向她白淨的額際。

  「嗯……。」

  他的大掌好溫暖,江水流貪婪地伸出小手緊握那熱度。

  「水流?」

  「我好痛……。」

  不知怎麼地,她對沈浪自然而然地有抹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地依賴感,不同於小姨,這種奇特的感覺,她感到陌生,一直以來她對外人總是以防備之心對待,或是冷眼觀之,但對沈浪,除了第一眼的不順眼外,他跟她之間很不一樣!

  「哪裡痛?」柔嫩的肌膚給了他舒服的碰觸,卻也冰涼的教他心急。

  「那個痛。」

  「哪個痛?」

  這個男人是故意跟她玩文字遊戲嗎?稍稍移了下頭,哀怨地睨了他一眼,這一睨,睨住沈浪的目光,睨出他平靜無波的心魂,這一睨,也睨出了沈浪的驚駭。

  何時這小花苞竟會用這麼風情萬種的眼神勾引男人了?

  「你怎麼會來?」

  不想再跟他大談文字遊戲,江水流改了話題。

  「來看妳。」

  「哦,那你看到了,可以走了。」心情超不爽地下逐客令。

  她,江水流還活得好好的,努力工作,只是生理痛教她幾乎想死,所以他的面會可以結束了。

  鬆開他的大掌,費力地擺擺手,示意他可以走人了。

  沈浪見她樣子,猜出她在賭氣,耐下性子地越過櫃檯,走到她身邊,輕拂過她服貼的短髮。

  「告訴我哪裡不舒服,我送妳去看醫生。」那聲音是輕柔的,還帶了點焦急。

  「醫生看不好。」有誰生理痛去找醫生,而且還是半夜去掛急診的,她不想丟人。

  再痛,她都要忍!

  「看著我!」

  「不要!」

  「水流!」小花苞很任性,他試著耐心哄人。

  「我不要跟你好了!」小女孩的氣話讓沈浪想發笑,不過見她表情認真,他最後還是忍住了。

  眼裡的笑意裡寫著柔情,淡淡的,不同他平日嚴肅的表情。

  「那妳要跟誰好?」

  「我去跟老男人好!」那個老男人此時肯定正摟著小姨放肆著,老男人心裡就只會想到那些不正經的事,還以為她都不知道在他嚴肅又剛正的外表下,其實跟其他男人一樣,都是好色之徒。

  只要他來家裡過夜,隔天總見小姨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以前年紀小不懂,以為他欺負了小姨,後來長大了,才明白那雖然是欺負,不過意義不同。

  老男人?沈浪眉鋒一挑,低沉的說:「那妳找我不就好了?」

  「你不夠老,我家那個比你有看頭。」江水流嘟嚷。

  認識至今,沈浪對她的了解還侷限於她的學歷,名字及年齡,再無其他,看來他該再多花時間去了解

  「什麼時候下班?」

  「一點。」

  「把門關了,我先帶妳去看醫生。」瞧她這麼難受,再等個一個小時,只怕要昏了。

  「不可以。」她有氣無力的抗議。

  「我說可以。」

  「我不要。」那太丟人了,她臉皮薄,打死都不去。

  沈浪不理她的拒絕,硬聲說:「鑰匙在哪裡?」

  江水流無奈的瞪了他一眼,見他打算進櫃檯,連忙指了指一旁的抽屜。

  拿出鑰匙後,沈浪脫下西裝外套披在她身上,而後抱起她,輕巧柔軟的身軀親膩又似無骨地倚著他。

  「你幹嘛抱我?我可以自己走。」她不習慣與異性這麼親近,扭動了下,聲音有氣無力的,一點都沒有說服力。

  「別亂動,小心掉下去。」沈浪在她耳邊低語,那突來的熱氣教江水流嚇了一跳,耳根子都漲紅了。

  「不要!」聽到會掉下去,江水流連忙雙手攀住他的肩膀,小臉哀怨的瞪他。

  沈浪見她可愛的反應,不覺笑了出聲,「抱好。」又故意在她耳邊低喃。

  本是捉住他襯衫肩膀上的布料的小手,因為他的話而鬆開,小臉困惑的與他相望。

  「不會抱人?」那話裡夾著似有若無的笑意。

  「誰說我不會!」

  「那就好好抱住我,免得掉下去,痛的是妳。」

  「我可以自己走!」

  「怎麼走?」瞧她都痛得臉色發白,還在繼續逞強,沈浪故意鬆了手,教她嚇得尖叫,連忙雙手緊抱住他脖子,死命摟緊,深怕一個不小心,就這麼與地面親吻!

  「沈浪!」

  第一次聽見她喊自己的名字,雖不溫柔,不過他臉上還是露出自喜的表情。

  ☆ ☆ ☆

  半個鐘頭後,醫生告訴他急診後的病症時,江水流想要撞牆,旦求一死,以表清白。

  「生理痛?」

  沈浪就算再不解,國中健康教育都上過。

  年輕醫生有些尷尬地說:「可能是她的體質問題,吃過藥應該會好一點。」

  本是一臉嚴肅的沈浪,聽了醫生的話後,俊容脹紅。

  而他懷裡的江水流根本不敢抬頭示人,「如果她還很痛,可以先在這裡吃藥觀察。」
 
   她不作聲,繼續將頭埋在沈浪胸前,數著他強壯有力的心跳聲。

  是他起的頭,他負責收尾。

  沈浪拒絕醫生的提議,沉默的拿藥走人。

  這中間半個小時戲劇性的發展,江水流心裡發誓以後不管病得多重,這家醫院她絕對不會再踏進一步。

  「還很痛嗎?」瞧她縮在他放平的椅座裡,覆上他的西裝外套,整個人顯得更嬌小。

  「痛……。」

  「藥不是吃了?」

  他不是女人,難以感受那份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難受。

  「還是痛!」

  生理期,醫生交代過,脾氣爆躁,情緒不定。

  「有沒有想吃什麼?」

  「我想吃豆花。」
  
   沈浪聞言,俊容轉向一側,睨了那縮成一團的人兒,這丫頭分明是刁難人,這麼晚了,去哪裡買豆花。

  「不行!」

  「那我不吃了!」

  沈浪細思,自他十八歲開始交第一任女朋友至今,從沒有哪一任女朋友教他如此花費心思哄著,而眼前這株小花苞根本連女朋友的邊都沾不上,他卻為之擔憂心煩,為她思念而夜探她的芳影,這種少男才有的生理衝動,沈浪雖不想去多作研究,事實卻是擺在眼前。

  江水流不止勾住他的注意,引出他的貪婪目光,更挑出他潛藏內心的雄性渴望。

  三十歲的成熟大男人,單為一位十八歲的小丫頭而動心,思即此,沈浪不覺地嘆氣搖頭,看來這回,自己真是裁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