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總裁寵妻
【5.1折】總裁寵妻

臉紅紅BR866--喬湛

會員價:
NT985.1折 會 員 價 NT9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6/06/2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04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0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5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5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4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1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2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6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女人的喜歡,沒有天時地利人合,只有愛不愛;
男人的真情,管她要不要給他愛,他想愛就好。


什麼叫一夜情,正常的解讀是睡過不用負責,拍拍屁股可以走人,
唐薇恩這乖乖女,自然也明白床伴哪有真愛,不過就為了上床。
可玩不開的她卻不小心對杜英齊這個極品床伴上了心,
結果,這男人跟她滾了一夜床單後,一聲不響走人。
唐薇恩心想,杜英齊肯定以為她很隨便,不但花痴的暗戀,
還隨便的跟男人上床,既然這樣,那她忘了他總可以吧?
沒想到,冤家路窄,一夜床伴竟又碰上了,唐薇恩想裝死,
來個死不認帳,誰知,杜英齊外表溫和爾雅,
骨子裡卻是個霸道又難搞的男人。她不給追,他聳聳肩說,
他也沒要追,她轉身要逃,他卻涼涼地問,想不想跟他交往?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被人瞪會頭皮發麻嗎?答案是會的,因為這正是唐薇恩此時此刻真真切切的感受,而瞪著她的人,則是坐在象徵著權力大位上的男人,杜英齊。
  杜英齊是杜氏餐飲企業的執行總裁,杜家第三代接班人,膝下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杜英樹,但由於杜二少只對藝術有興趣,所以任性地將自家產業丟給自己的哥哥,而他則揹起行囊四處流浪去了。
  杜氏家族是馳名海內外的飲食業翹楚,一家人長期定居加拿大,近幾個月杜英齊卻突然向董事會提出申請,他要回臺灣分公司坐鎮,為的是親自監管新品牌連鎖餐廳這個項目。
  起初杜董事長,也就是杜英齊的爺爺是極力反對的,但深知孫子事業心和野心的他最後妥協了,更何況,比起拗脾氣,杜英齊這個孫子可比他要強硬得多了,所以最後的結果是,杜英齊出現在這裡。
  這些資料是唐薇恩來應徵前不經意在網路上搜尋得來的,起初看到杜英齊名字的時候她簡直不敢相信,但旋即覺得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真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該說這世界太小了,還是兩人太有緣分了?
  唐薇恩只知道,隨著男人瞪向她的目光越來越冷,她也越來越心虛,可是她為什麼要心虛?難道就因為當時她先他一步逃了,感覺對不起他,所以她心虛了?不不不,這說不過去。
  况且她也不認為自己當時的行為稱得上是逃走,她只是有急事先離開了,而且她可是有記得給他留了聯絡方式,可是他卻一次也沒有聯繫過她,這不正說明了其實他根本不想和她扯上關係嗎,說不定他那時候會和她發生關係也不過是酒精催使下的自然反應。
  想到這裡,唐薇恩的心猛然一縮,臉上心虛的表情退去,換上了一臉的冷漠,可只有她知道她的心還在狂烈地跳動著,卻又要強壓下那份情緒,不被他發現。
  沉默像一堵牆阻隔在兩人之間,誰也跨不過去,也不想跨過去。
  直到杜英齊緩緩開口,嗓音又冷又硬,「妳是來應徵的室內設計師助理?」
  「是的。」唐薇恩垂下眼眸,淡淡地回應著。
  「所以……我們今天只是巧遇?」
  唐薇恩一愣,不明白他怎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但沉吟片刻後她還是老實回答道:「是的。」
  聞言,杜英齊攝人心魄的桃花眼微微瞇起,胸腔迅速匯聚了一股不知名的火氣。
  他以為自己借著媒體的力量大肆拋出自己坐鎮分公司的報導,想著如果某人看到的話,知道他在臺灣了,一定會主動來找他。然而這兩個多月來她音訊全無,是沒留意到報導還是她壓根不想來找他?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真的很期待她的出現。
  就在今天,他最重視的設計部聽說有新的設計師來應徵,拿到她的資料的那一刻,他還不敢相信是她,直到本尊站到了面前。
  可是,她居然該死的冷靜,從一進門開始就這麼面無表情地看著他,除了最初的驚訝,她甚至沒有流露出一絲絲看見他的欣喜。
  這算什麼?他做了那麼多,原來人家壓根就不渴望見到他,難道他杜英齊在這個沒良心的女人心裡就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的地位嗎?難道她真的已經忘記了,忘記了他們曾經共度的一夜春宵嗎?
  該死,杜英齊恨不得搖她肩膀提醒她這件事情,幸好他忍住了,他成功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他不能在這個沒良心的女人面前亂了陣腳,他不能讓她發覺他其實……該死,他還在乎著她。
  杜英齊不著痕跡地深吸口氣,迅速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開始翻看著唐薇恩帶來的作品集,卻發現她在室內設計上的造詣遠不及在插畫那方面來得高,以她的資質及經驗根本達不到他徵人的要求。
  然而……他的目光徐徐落在眼前正低垂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唐薇恩身上,心底驀地漫上一股莫名的複雜情緒,接著,一句連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話語不自覺飄出口,「恭喜妳,妳被錄取了。」
  唐薇恩驚訝地抬頭,不可思議地低喊:「我被錄取了?」
  「有問題?」杜英齊挑了挑眉。
  「沒有。」唐薇恩輕輕搖頭,強壓下自己滿腹的疑雲,問:「那我什麼時候可以上班?」
  「到時會有人通知妳的。」
  「嗯,那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先回去了。」唐薇恩邊說著邊從位子上站了起來,朝他微微躬了下身,轉身打算離去。不知為何,跟他單獨待在一起,她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既希望他能提起三個月前的事情,又害怕他提起。
  倏地,身後的男人忽然再次開口,聲音沉沉,「等一下。」
  唐薇恩腳步一頓,回首凝望他,緩緩開口,「還有事嗎?杜總裁。」
  杜總裁?很好。杜英齊咬咬牙,薄唇微掀,客套又疏離,「歡迎妳加入我們,唐小姐。」
  「謝謝。」說完這句話,唐薇恩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轉過身的那一剎那,她的眼眸劃過一道失望的光芒,只是杜英齊沒有發現。
  杜英齊不自覺地攥起雙拳,凝視她背影的眸光深沉又複雜,天知道他想說的根本就不是這些,他在意的由始至終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她那天為什麼要不告而別?為什麼?

  第一章

  三個多月前,巴黎。夕陽籠罩在層層疊疊的高樓上,像鍍上了一層慵懶的黃暈,十字路口的人們腳步奇快又匆忙。
  紅燈轉綠,唐薇恩提起自己的行李,跟隨著行人的步伐,朝著前方某個目的地堅定地前進,內心有些小激動,她又來旅行了。
  自從大二開始接觸了插畫後,旅行似乎成了她的第二項愛好,當然,可以在旅行中尋找靈感才是她最大的樂趣,甚至可以說是習慣,但除此之外,她發覺自己每次旅行都能保持第一次出門時的那股激動與興奮,說起來也算是奇特了。
  唐薇恩雖然不是出生在什麼豪門世家,但唐家世代經營電器生意,在那個領域也算混得風生水起,所以唐薇恩活了二十六年還從來沒有為金錢煩惱過。
  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也是幸運的,但她並不會因此而放縱自己,反而從高中開始就利用課餘時間去打工累積零用錢,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了,因為可以拿來支付她的旅費。
  再加上畢業後她有到朋友的畫室工作了一段時間,所以一段短期的巴黎之旅對她來說沒有難度,而她這次會選擇來到巴黎這個藝術之都,則是為了不久之後的插畫大賽來這裡尋找靈感。
  說起那個插畫大賽,唐薇恩今年已經是第三次參賽,雖然前兩年屢屢槓龜,但她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也渴望著能在今年有個突破的成績,所以,巴黎,她來了。
  正當唐薇恩情不自禁地張開雙臂迎接夢想之際,她的電話響了,她低頭從包包裡翻找出手機,按下接聽鍵,甜甜地跟等在另一端的人打招呼:「蘭蘭。」
  「少噁心,叫我海蘭。」女子是獨特的中低音,不滿地糾正好友的稱呼。
  海蘭是唐薇恩的高中兼大學死黨,相較於唐薇恩的甜美可人,海蘭的外表則屬於那種中性美,再加上冷漠的性格,身邊一直只有唐薇恩這個朋友,大學的時候往往被誤會兩個人是一對,但當事人才懶得管旁人的目光。畢業後更是離開家,合租市區的小公寓,自由又自在地過起了同居生活。
  看到這裡如果連妳也覺得她們有曖昧的話,那妳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海蘭早就有了喜歡的男人,雖然現在只是在暗戀的階段,但唐薇恩相信他們兩個人一定可以開花結果的。
  「拜託不要那麼酷好不好,反正這裡又沒有其他人。」唐薇恩為好友倔傲的脾性無奈不已,明明就是溫柔的人啊,偏偏要用冷漠來武裝自己。但深知原因的唐薇恩沒有繼續糾纏這個,而是微笑著跟好友彙報自己的行程,「我已經到巴黎了,現在正前往飯店的路上。」
  「嗯,保護好自己,不要被拐了。」這是唐薇恩每趟旅行中海蘭必有的叮嚀。只是唐薇恩還來不及感動,又聽見海蘭忽然來了一句,「不過如果有合適的對象,妳可以來一場轟轟烈烈的豔遇,我不會吃醋的。」
  「海蘭,拜託不要用這種語氣說玩笑話,很怪欸。」連開玩笑都這麼一本正經,是怎樣,而且豔遇?那是什麼東西。
  唐薇恩對著手機聳了聳小巧的鼻頭,說:「我才不想談戀愛,我只想好好享受這段旅程,然後可以在大賽交出一份滿意的作品。」這才是她這趟來巴黎的任務。
  「未必,有些東西它要來,妳躲不掉。」海蘭不以為然。
  唐薇恩瞇了瞇眼,惡魔笑,「像妳跟他一樣嗎?」
  「就這樣,飯店房間訂好了,妳進去直接報我的名字就可以。」說完,不等唐薇恩多說一句,海蘭果斷結束通話。
  真是……也太開不得玩笑了吧,唐薇恩瞪著已經傳來嘟嘟音的手機,無語又無奈,對於好友這種逃避性的行為,她除了嘆息,好像也只有嘆息了。
  不過海蘭這個好友還真是仗義欸,知道她要來巴黎後,二話不說就慷慨解囊,表示要贊助她這次旅行的食住,果然家裡有錢就是任性啊。
  唐薇恩笑著將手機收進包包裡,正想提著行李繼續前行的時候,忽然驚見一名頑皮的小男孩正以很快的速度朝自己的方向飛奔而來,唐薇恩反射性想要伸手去扶他,卻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小男孩撞進她懷裡後跌在地上,同時間,她手中的行李被撞落在地,裡面的衣物和繪圖工具散落一地,有些慘不忍睹。
  唐薇恩在驚愕過後扶著小男孩站起身,小男孩的父母也在這時飛奔過來,「抱歉、抱歉,這孩子太頑皮了,希望妳不要怪他。」他們一個抱孩子,一個負責道歉,態度很誠懇。
  可是他們講的是法語,唐薇恩一個字都聽不明白,只能搖搖頭表示自己不介意,可這樣的舉止看在男孩父母的眼裡倒成了她不接受道歉,這不覺讓他們有些惱怒起來,張嘴就是劈里啪啦的一大堆。
  雖然還是聽不懂,但唐薇恩也感覺得出來他們誤會自己了,她又是搖頭又是擺手,手忙腳亂地想以肢體動作解釋著。
  殊不知這一幕正落在剛從飯店走出的杜英齊眼裡,還來不及細想自己為什麼要多管閒事,他已經邁開長腿,朝著唐薇恩所在的位置走去,「有什麼可以幫到妳的嗎?」他用英文禮貌地詢問著,因為從她的外表看不出是哪一個國家的人,所以選擇英文。
  突如其來的磁性嗓音打破了僵局,一行數人同時轉頭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唐薇恩先回過神來,開始用自己的破英文向杜英齊解釋著剛才發生的事情經過,希望好心的他有辦法幫自己解釋。
  杜英齊聽了她的描述後,臉上露出一抹了然的笑,而後側首看著那對夫妻,用流利的法語向他們傳達著唐薇恩的意思,最後小男孩的父母尷尬地對唐薇恩說了聲對不起和謝謝妳後,帶著小男孩離開了。
  「謝謝你。」在小男孩和他的父母離開後,唐薇恩總算鬆了口氣,她充滿感激地朝好心幫助自己自己的男人彎腰鞠躬,然後蹲下來將散落一地的東西收進自己的行李裡。
  杜英齊見狀,主動蹲下幫她撿起東西,只是當所有東西全部收進行李裡面後,只見唐薇恩再次道謝後就提著行李離開。
  杜英齊還半蹲在地上,有些錯愕這女人居然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她……就這麼走了?不應該多說些什麼才是嗎,怎麼就只有謝謝你一句呢。
  依他的經驗,女孩子遇見他,就算沒事也會硬扯出話題來找他攀談,在公司裡更是不時有女職員利用跌倒或一些小手段來吸引他的注意力,可往往都會被他的冰臉打擊得體無完膚,最後訕訕離開。
  可眼前這個個子小小的女孩居然對他渾身散發的男性吸引力視而不見,難道她只是將他當成好心的路人甲嗎?不不不,他杜英齊是什麼人,怎麼可以允許自己只是當個那麼沒有存在感的人物。所以再一次出乎自己意料的,他從地上站了起來,長腿邁出,沒幾步就追上了唐薇恩,長手一伸,拍了下她的肩,「嘿。」
  突然有人扣住她的肩,唐薇恩迅速轉身,雙臂橫在胸前,充滿戒備地瞪向來人,發現是剛才好心幫自己翻譯的男人後,她才放下自己防衛的手臂,「請問有什麼事嗎?」她不解地看著他,不自覺說出了自己的母語,中文。
  杜英齊挑了挑眉,好看的桃花眼望著她,「妳是華人?」
  唐薇恩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用中文再次發問:「請問先生有什麼事嗎?」
  有什麼事?哦,他沒有什麼事,他純粹是不滿她對自己這麼不屑一顧罷了,可這麼無聊的原因說出來估計會被她當成神經病,而且一向倨傲的他也不可能說出那樣的話。所以他微勾唇角,揚起一個自以為魅力四射的微笑,沒有任何一個女孩子可以抵抗他的魅力,「妳要住這家飯店?我幫妳登記入住吧。」他指了指她身後的飯店。
  聽見他的話,唐薇恩總算是仰起頭看著他,終於發現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個外表非常出色的男人。
  三十歲左右的年紀,五官如刀鑿般完美立體,濃密雙眉下是狹長迷人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是基本配備,完全符合小說男主角的嚴苛標準,雖然身上只是簡單的白色襯衫配休閒褲的裝扮,但絲毫不失他的熟男風範,渾身散發著雄性費洛蒙的味道。
  可是,這些都不及他的話來得讓人驚訝,他說他幫她登記入住,幫她登記入住?
  「你想幹什麼?」唐薇恩雙目充滿戒備地瞪著他,語氣冷冽。
  她瞪他,她這是在瞪他吧?為什麼?難道她將自己當成了意圖不明的壞人?杜英齊瞇了瞇眼,有種當頭一棒的難堪,旋即他又覺得不可思議,第一次善心大發想當一回好人,却被當成壞人了,不是他自戀,就算身在隨處可見高個子的國外,他超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依然存在優勢,更別說俊美無儔的外表,不僅引人注目,更容易勾引女孩的芳心,可她居然將他看成一個壞人,「我只是想幫妳而已。」他有些氣急敗壞地開口。
  唐薇恩眸中戒備不減,「不用了,謝謝。」
  一見她轉身又要離開,杜英齊幾乎是想到沒想就堵住她的去路,不滿的話語就這麼脫口而出,「小姐,我看起來很像壞人嗎?」她的眼光沒問題吧?
  廢話,壞人臉上才不會寫著壞人兩個字,她一個獨身女子出門在外,如果連這點基本的安全意識都沒有的話,她早在六年前就被人家賣去換錢了,還會站在這裡嗎。
  唐薇恩在心裡腹誹著,卻沒有直說出來,畢竟人家不久前確實幫了自己的忙,她不能那麼忘恩負義,所以她收起自己戒備的神情,婉拒了他的好意,「再次感謝先生剛才的幫忙,不過我朋友很快來接我了。」
  說完這句話後,唐薇恩轉身即走人,其實她只是故意那麼說的,這次的巴黎之旅根本沒有伴,只有她一個人,而她會那麼說只是不想讓他繼續糾纏自己而已,畢竟知道了她不是一個人的話,也許他就會打消念頭了。
  所以他是被拒絕了嗎?杜英齊看著唐薇恩沒有往飯店走去,反而是走進了飯店不久的商店,他幾乎可以肯定,她說有朋友來接她根本就是搪塞自己的藉口罷了,不然的話她剛剛早就打電話找朋友幫忙了,而不是一個人手足無措地站在那裡。可知道她這麼有安全意識,不知為何他又感到很放心,畢竟一個女孩子出門在外,不懂得保護自己是很容易吃虧的。
  想到這裡,杜英齊心情大好地勾起一抹魅惑眾生的笑,然後不顧旁人驚豔的目光,轉身往反方向離開。
  他有預感,他和她還會再見面的,想到下一次見面的情景,他竟忍不住有些期待了。

  ◎             ◎             ◎

  第二天一早,唐薇恩到飯店自助的餐廳享受自助式早餐,剛挑好食物找到位子坐下時,她對面的空位被一道高大的身影占據了,唐薇恩還來不及看那人的長相,就聽見一道爽朗帶笑的嗓音響起,「嗨,起得真早啊。」
  「當然,出外旅行可不能將時間浪費在睡懶覺上面。」唐薇恩下意識,頭也不回地答道。
  旋即她發覺不對勁,對方說的是中文,而且聲音怎麼這麼熟悉?她倏地抬頭,卻在看見杜英齊那張俊臉時狠狠嚇了一跳,差點將剛送進口中,還沒來得及吞下的食物噴出,「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誰說他不是壞人來著,這不就盯上她了嗎。
  唐薇恩腦洞大開,頓時浮現出自己在新聞報道中看到的那些恐怖字眼,嗚,她忽然好想哭啊,這世上那麼多人,她怎麼就那麼倒楣被凶惡分子盯上了呢,雖然說這個凶惡分子長得一點也不凶惡,反而帥得一塌糊塗,比較適合當浪漫邂逅中的男主角而不是壞人,可是,嗚,他確實是個壞人啊,不然他幹嘛要坐在這裡盯梢她。
  杜英齊從不知道一個人臉上的表情可以如此精彩,而且又那麼的有趣,所以他忍不住逗她,問:「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
  「你、你跟蹤我。」唐薇恩的眼神、語氣皆是指控。
  「哈哈哈。」杜英齊爽朗大笑,這個女孩真的有娛樂自己的本事,下一秒,他忽然壓低身子,促狹地朝她眨眨眼,「請問我為什麼要跟蹤妳?」
  「不是跟蹤我的話,你怎麼會在這裡?」唐薇恩戒備地瞪他一眼。
  「拜託,小姐,這家飯店難道只有妳一個人可以住嗎?」事實上他早在前幾天就已經入住了,談完生意,今天本來已經是他預計離開的日子了,可是自從昨天遇見她後,他發覺自己又不想那麼快離開了,而且還有留下來玩幾天的想法。
  當然不是。唐薇恩瞪著眼,無言以對,她覺得對付這種無賴之徒最好的辦法就是有多遠離多遠,所以念頭一起的時候,她就已經起身端起自己的餐盤,打算另尋位子。
  可是杜英齊卻在這時忽然拉住她的手臂,制止她離去的腳步,「妳要去哪裡?」
  「先生,這好像和你沒有關係吧。」他是不是有點管太寬了。
  杜英齊帥氣一笑,氣定神閒地看著她,說:「妳一向以這種態度對待幫助妳的人嗎?」
  所以他在怪她沒禮貌就是了?唐薇恩胸腔憋著一股氣,下一秒,她表情一變,粉唇一勾,臉上揚起了一抹訕笑,「可是不和陌生人講話是我的原則。」
  「杜英齊。」他忽然開口,語氣從容。
  「什麼?」唐薇恩眨眨眼,一時沒聽清楚他講了什麼。
  杜英齊感覺自己的心在剎那間漏了一拍,但他很快恢復平靜,帶笑的雙眸看著她的臉,再次開口,「杜英齊,我的名字,現在我們不是陌生人了吧。」
  「先生,不是交換名字就可以成為朋友的。」
  「交換名字是基本禮儀,妳叫什麼?」他的目光緊盯著她不放。
  「不想說。」
  「什麼?」
  「我的名字就叫不想說,杜英齊先生。」她的嘴角噙著一抹惡意的笑。
  杜英齊感覺自己的額際滑下一條黑線,直到看見唐薇恩重新在原來的位置坐下,他的心情才稍微好轉,「不想說小姐,妳一個人來玩?」
  杜英齊平時並不會主動去找誰搭話,畢竟別人看見他,總是想方設法地想要跟他多講幾句話,可從來沒有人像她一樣,對他避之唯恐不及,也許正是因為她的另類才會教他對她刮目相看吧,就像現在,他居然主動開口開始話題。
  也許是他此刻的表情很有趣,唐薇恩緊繃的神經慢慢鬆懈下來,聽見他的問題,她遲疑了一下,回答他,「對。」
  一雙狹長黑眸快速打量她一遍,「大學生?」她的外表很鮮嫩,娃娃臉配上高馬尾讓她看起來像個二十出頭的大學生。
  「不是。」
  「妳是那種所謂的……」杜英齊思索著字眼,「背包客?」
  「算是吧。」唐薇恩乾笑了下,將話題帶到他身上,「你呢?你也是背包客嗎?」
  「不是,我來巴黎出差。」杜英齊從容回答,態度不見絲毫扭捏。
  唐薇恩在暗地裡撇了撇嘴,心裡頓時不平衡了,為什麼男人就不用顧忌自己是不是會身陷危險,而且只要一想到作案的大多是男性,她頓時就沒有和他閒聊下去的心情了。
  一時間,氣氛又陷入了令人尷尬的沉默中。
  沒多久,兩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吃完早餐,唐薇恩拿起餐巾抹了抹嘴,客套地對他說:「我吃飽了,先生慢用。」語落,她從位子上站起身,往餐廳門口的方向大步走著。
  而杜英齊幾乎是在她起身的那一剎那也站了起來,沒幾步就追上了她,與她並肩走著,臉上的笑很溫和,「妳打算去哪裡玩?不如我們同遊吧。」
  「不要。」唐薇恩想也沒想就拒絕,因為在她的行程裡才沒有與人同行這一項,更何況她又不確定這個男人到底有何居心。
  看來還是沒有對他卸下防備啊,杜英齊不覺失笑,「為什麼這麼怕我?」就有安全意識這一點來講,她是個聰明的女孩,但不知為何他就是忍不住要逗她。
  「我沒有怕你,先生,我只是沒有在旅途中交朋友的習慣。」她說得委婉,試圖打消他繼續跟著自己的念頭。
  杜英齊聽後淺淺一笑,頓時散發出無法抵擋的魅力,「我們一定會成為朋友的,而且是好朋友。」他的聲音篤定又執著,彷彿下定決心將這作為他的新目標,而他一向是個有恆心的人,決定的事情就一定不會改變。
  「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唐薇恩不以為然,丟下這句話就頭也不回地走出餐廳了。
  這是第幾回了,當著他的面頭也不回地離開,但不可否認的是,他覺得她越來越有趣了。
  說也奇怪,被人排斥得這樣明顯,他應該感到不滿的,可因為這樣的感覺實在太過新鮮,他非但不會不高興,反而覺得很有趣,甚至很好奇,如果他執意要與她同行,不知她發現時臉上的表情又會如何的有趣?想到這裡,杜英齊邁開長腿,朝著唐薇恩離開的方向跟了上去。

  第二章

  離開飯店,唐薇恩按照原定行程開始自己的步行旅行,可是沒走多遠,她就發現了好像有個人一直跟在自己身後,這使她警惕地加快了腳步,然而身後的人彷彿看出她察覺了什麼一樣,她快他也快,這無形中變成了一種你跑我追的局勢。
  唐薇恩的心跳瘋狂加速,不免為這情況害怕起來,也許過去幾年是她太幸運了,所以從來沒有在旅途中發生過什麼事,但運氣這種東西很難說的,說不定這次就是犯了太歲才會遇上這麼倒楣的事情。想到這裡,唐薇恩不覺更加加快腳步,幾乎是小跑一般向前走著。
  可是沒走幾步,她忽然頓下腳步,因為她忽然意識到了自己這麼跑也不是辦法,而且現在還是大白天的,路上行人又那麼多,就算給他再大的膽子也不敢當眾對她做出什麼事的,唐薇恩讓自己冷靜下來,開始在腦海中想著對策。
  下一秒,唐薇恩忽然以令人措手不及之速往來時的反方向走去,可沒走幾步她就看見了一道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她倏地瞠大雙眸,迅速殺到杜英齊面前,一副「原來就是你」的表情,「你跟著我做什麼?」
  杜英齊一臉坦然地定在她面前,明擺著睜眼說瞎話,「誰說我跟著妳。」
  她一臉戒備地瞪著他,想到自己剛剛被他嚇到的樣子一定很蠢,不覺有些生氣了,沒好氣地朝他低吼道:「難道你要告訴我,這次也是巧合嗎?」
  「確實是挺巧的,真沒想到隨便出來逛逛也能遇見妳。」他一臉無辜,笑意也很和善,不顧唐薇恩氣呼呼的表情,好心情地說道:「我們真有緣分呢。」
  唐薇恩冷冷一哼,才不會輕易被他偽善的外表給騙了,說不定他正等著看她掉入陷阱,她才沒那麼笨呢,「好,既然你沒有跟著我的話,那麻煩你先走前面,OK?」唐薇恩控制著自己的脾氣,跟他打著商量。
  「好。」杜英齊難得地好說話,可很快地他又提出建議,「其實我們的目的地相同,一起逛會比較好玩啊。」
  「先生,看不出來你的臉皮這麼厚啊,我都已經說了不想跟你同遊,不想、不要、不願意,你是聽不懂中文還怎樣。」唐薇恩不想再對他擺客氣的嘴臉,管他什麼恩將仇報,她現在只覺得他煩死了。
  沒想到杜英齊臉皮真的滿厚的,聽見她這麼說後非但不尷尬,反而露出了一個足以魅惑眾生的笑,說:「小姐,我覺得想太多的人是妳吧,雖然我確實提出過一起同遊的邀請,但妳聽不出那是客套話而已嗎,沒想到妳居然當真了。」說完,他還用一副「看不出來妳這麼自戀」的眼神調侃她。
  唐薇恩覺得自己快瘋了,她不只是犯太歲了,根本就是倒了八輩子的楣啊,不然怎麼會遇上了一個這麼厚顏無恥的男人,想到這裡,她連反駁都顯得無力,只想離這個臭男人越遠越好,所以她二話不說轉身就走,沒有留意到身後男人嘴角那抹溫柔的笑。
  可是逛了大半天後,唐薇恩發現自己越來越搞不懂杜英齊那男人到底想做什麼了,因為這一路上非但沒有對她做出什麼事來,還好心地為她免費翻譯,難道真的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嗎?
  可是轉念一想,這其實也怪不得她啊,防人之心不可無嘛,況且又不是說帥哥就一定是好人。只是不可否認的是,有了他的翻譯後,她的行程進行得更加順利了。
  所以他其實真的只是個熱心的人,卻被自己當成壞人來防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唐薇恩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過分了。
  出神的同時唐薇恩已經不知不覺地走到一間冷飲店的前面,正好她也有些渴了,所以打算給自己來一杯清爽的檸檬茶,只是這時候排隊的人有點多,她只好站到了隊伍的後面。
  百般無聊之際,她從包包裡拿手機出來滑,眼光餘角卻不小心瞄到杜英齊的身影正往自己的方向走來,而且快要靠近她的時候,他居然沒有繼續走了,一副耐心等她的模樣。
  唐薇恩的心莫名一跳,發現他也往她這邊看來後,她匆匆轉開視線。奇怪,她為什麼會突然覺得很害羞,是因為兩人此時的狀態很像情侶一起逛街嗎?
  天,她到底在想什麼啦。唐薇恩輕拍了下自己的腦袋,不懂自己怎麼會產生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她可不能因為他此時沒有對自己下手就將他當成了好人,畢竟現在的騙術太多了,手段也很高明,說不定他就是故意要讓自己卸下防心才這麼做的,對,一定是這樣的。
  唐薇恩默默地給自己作著心理建設,不經意轉眸間,發現了不遠處的商店門口站著一個推著嬰兒車的少婦,她一手隨意地搭在嬰兒車的扶手上,另一手拿著電話,旁若無人地聊著天,忽然從她的後方出現了一個踩著滑板的少年,從她身邊快速前行時不小心撞到了她的手肘,少婦手一滑,嬰兒車頓時失去控制,往前方衝去。
  唐薇恩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到了,幾乎是想也沒想就衝了出去打算救回正處在危險邊緣的嬰兒。就在這時,有另一個身影比她更快地行動起來,那人正是杜英齊,只見他長手長腳,沒兩下就拉住了嬰兒車的扶手,在一輛車子即將撞上之前救了那個嬰兒,而車子的主人緊急剎住了車,頭伸出車外罵了幾聲後開著車子揚長而去。
  幸好,化險為夷了。唐薇恩重重地吐了口氣,感覺心裡的大石終於落地,同時她不覺對杜英齊刮目相看了,沒想到在他酷酷的外表下居然藏著一顆溫暖的心,看來真是自己看走眼了,其實人家熱心又親切,而她卻一直將他當成壞人,這不覺讓她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這時終於輪到她買飲料了,唐薇恩不自覺多點了一杯檸檬茶,付了錢後,她拿著冷飲往杜英齊的方向走去。
  杜英齊剛應付完向他不停道謝的少婦,轉身就看見唐薇恩站在自己面前。
  「給你。」她將一杯冷飲遞給他。
  「什麼?」他沒有接過。
  「檸檬茶啦。」邊說她邊將冷飲塞到他懷裡,然後轉身繼續逛她的街。
  杜英齊沒兩步就追上了她,與她並肩走在街道上,問:「為什麼突然請我喝這個?」他其實知道原因,只是故意這麼問的。
  「反正都排隊了,就順便多買了一杯。」唐薇恩隨便找了個理由。
  杜英齊不信,「不是看見了我見義勇為的行為,特地獎勵我的嗎?」
  「少臭美,如果不是讓你快了一步,見義勇為的人就是我了。」
  「嗯,那真是可惜了。」杜英齊帶笑的聲音令人如沐春風。唐薇恩臉一紅,正想說些什麼,卻聽見杜英齊又說了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來,他說:「可惜手腳太短了。」
  「杜英齊。」唐薇恩佯裝生氣地瞪著他。
  「是。」杜英齊洪亮地應了一聲,嘴角掛著好心情的淺笑。
  被他捉弄的唐薇恩心情很不爽,作勢就要搶回他手中的檸檬茶,「還給我,我不要請你喝了。」
  他將冷飲伸到她搆不著的地方,笑睨著她氣嘟嘟的模樣,發覺這樣子的她很可愛,「妳一個人喝得下兩杯嗎?」
  「你管我。」唐薇恩當然不可能伸手去搶,她也只是說說而已。
  「女孩子不要喝太多冷飲。」杜英齊的語氣忽然變得很認真。
  唐薇恩有些驚訝地回頭看他,發現他又恢復了那副嬉皮笑臉的樣子,他調侃她道:「不想說小姐,其實妳有沒有想過剛才那一幕是我故意在妳面前表現出來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只能說你的演技好得可以拿奧斯卡獎了。」而且她也不覺得自己有魅力到值得他花費那麼大的心思,當然這句話她沒有說出口,不然又要被他取笑了。
  「嗯哼,或許我會認真考慮妳的建議,轉行去當演員。」杜英齊點頭附和著她的話。
  唐薇恩本來打算開口調侃他幾句的,卻在抬頭看見他因奔跑而變得有些滑稽的髮型時,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杜英齊不明所以地看著她,而後緩緩想起自己特殊的髮質,像是被她感染了情緒一般,他也笑了起來。
  這時唐薇恩驚奇地發現自己好像已經沒有那麼排斥他了,而且自己居然跟對待朋友一樣會跟他鬥嘴,真是不可思議。
  「走,我們吃飯去。」
  我們?唐薇恩挑眉看了看他,故意說道:「嘿,先生,我好像沒有答應和你一起吃飯哦。」
  「難道妳不覺得妳應該請我吃一餐,好好表揚我的英勇行為?」
  「你還真當自己是英雄了啊。」唐薇恩既好笑又無奈,卻沒發覺自己的腳步正隨著他一起前進著。
  直到在一家餐廳前停下,她才後知後覺杜英齊這男人真的有讓人改變初衷的本事,「我們要在這裡吃?」唐薇恩指了指眼前裝潢華美的餐廳,不用進去就知道裡面該有多高級。
  「嗯哼,妳不喜歡?」他來過幾回,覺得這裡餐點的味道和氣氛都不錯。
  喜不喜歡和吃不吃得起是兩回事,所以唐薇恩選擇實話實說:「我可不想留在這裡洗盤子。」
  杜英齊一聽,笑了,「妳不會留下來洗盤子的,要洗也是我來洗。」說話的同時,杜英齊長手一伸,牽起她的手走進餐廳。
  「欸……」唐薇恩剛要抗議,目光已經被餐廳內華麗的裝飾給完全吸引住了,兩個人在位子上坐下後,她又拿著菜單看得津津有味。
  「不想說小姐,妳看著菜單就可以填飽肚子了嗎?」杜英齊發現她看得入神,忍不住出聲調侃她,發覺自己特別喜歡逗她。
  「沒辦法,誰教我是窮人呢,見識少。」唐薇恩幽了自己一默,目光沒有從菜單上移開。其實她專注的不是菜單上面的精美菜式,而是裡面的創意圖畫,誰讓她就是對這些塗塗畫畫的東西感興趣呢。
  杜英齊目光溫柔地看著她,嘴角始終噙著一抹近乎寵溺的笑,「不想說小姐……」
  唐薇恩在這時忽然抬起頭來,四目相對,頓時有種曖昧的電流在兩人的眼神中流竄著。
  她先回過神來,有些害羞地別開目光,卻發現自己的心跳聲響如擂鼓,幸好他坐在對面,不然被他聽見的話就糗了。
  這其實也是杜英齊此時的感覺,他活了三十一個年頭,不敢說自己閱人無數,但身邊確實從來不缺女人,可他卻奇異地因為眼前這個看起來跟小女生沒什麼分別的女人心跳加速起來,這種感覺真是太奇妙了,卻又如此特別。
  「妳還是不打算告訴我妳的名字嗎?」話一出口,他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居然有些沙啞。
  「唐薇恩。」她輕聲回答著他,卻沒有抬頭看他。不想承認的是,經過了剛才那麼曖昧的氣氛後,她害羞得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了。
  「唐、薇、恩。」杜英齊一字一字地唸著她的名字,嗓音溫柔。
  唐薇恩的心猛然一跳,不知為何她覺得自己的名字從他口中叫出來,居然變得很好聽,旋即她有些不高興地顰了顰眉,很不喜歡這種輕易被他影響的感覺。
  杜英齊沒有發覺她的情緒變化,一心只想更多一些了解她,「妳是臺灣人嗎?」杜英齊大膽猜測,和她短暫相處後,他已經聽出了她的口音。
  「嗯。」
  「其實臺灣算是我半個故鄉,那裡的風景很美,特別是美食。」
  「真的欸,小吃超棒的……」
  就這樣,一場愉快又溫馨的用餐時間在美食的話題中進行著,一直到結束的時候,唐薇恩都還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因為杜英齊不光對臺灣美食瞭若指掌,甚至於世界各地的美食他都非常了解。
  然後他還告訴她,他也是臺灣人,只不過在很小的時候就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雖然偶爾也會回臺灣,但因為那邊已經沒有親人的關係,所以他一般不會逗留太長時間。聽到這裡的時候,唐薇恩很豪爽地說下次他回臺灣的時候可以來找她,她負責帶他重溫小時候的記憶。
  一直到回到了飯店,躺在了柔軟的大床上,唐薇恩才後知後覺自己作出了什麼樣的約定,她那樣子說,是已經將他當成朋友看待了嗎?
  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已經沒有最初那麼排斥他了,甚至有種期待明天可以和他一起遊玩的感覺。

  ◎             ◎             ◎

  次日一早,唐薇恩剛走出房間門口就看見杜英齊站在外面,手舉在半空準備要敲門的模樣,她吃了一驚,旋即覺得好笑,「我以為是送餐服務。」
  杜英齊挑了挑眉,毫不謙虛地接下她的話,「妳見過這麼帥的服務生?」
  真夠自大的。唐薇恩抿嘴一笑,而後搖了搖頭,「嗯,確實沒有。」不光是他的外表,他渾身散發的尊貴氣息也不可能是當服務生的人。
  「今天我們去哪裡玩?」杜英齊問,語氣從容而自然。
  唐薇恩歪著頭想了一下,回答道:「不如我們去羅浮宮吧,聽說那裡收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大量藝術珍品。」話一說完,唐薇恩就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了,忍不住懊惱自己怎麼總是輕易受他影響,居然這麼容易就說出同意和他一起遊玩的話來。
  「好,那我們就去那裡。」
  杜英齊的聲音讓唐薇恩稍微回過神來,她鎖好房門並肩走在他身邊,這時她才發現他好高,一百六十一公分的她站在他身邊居然有種小鳥依人的既視感。
  沒走多久的時候,杜英齊忽然問道:「想不想嘗試不一樣的特色早餐?」
  「特色的早餐?」
  「我知道有家餐廳的早餐很好吃。」
  「那我們快走吧。」唐薇恩眼睛放亮,儼然化身為一個小吃貨。
  直到吃完了早餐,兩個人到達預定的景點,唐薇恩才後知後覺,自己原本一直將他當成壞人來防著的,可越跟他多待一分鐘,她就越發覺他這個人挺有意思的。殊不知在杜英齊眼中,她才是真正有趣的人。
  接下來的幾天,兩個人結伴同遊巴黎,在許多景點留下了他們的蹤跡,而兩人的熟悉程度也在不斷增加。
  此時他們剛離開著名的凱旋門,走在人潮洶湧的街道上,這時一個打扮時髦的年輕女孩走到杜英齊面前,一臉仰慕地看著他,唐薇恩心想應該又是要求跟他合影的人,因為這種狀況在這一路上已經不知發生了多少回,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她正想如同之前的每一次那般走開時,杜英齊卻在這時忽然扣住她的手腕,微一使力,她往他懷裡靠去,還來不及抬頭質疑他的用意,耳邊已經傳來男人好聽的磁性嗓音,溫柔纏綿,「抱歉,我女朋友不喜歡我和其他女性一起拍照。」
  他說的是英文,所以唐薇恩大概能聽得出他話裡的意思,只是,女朋友?她沒有急著出聲反駁,而是按兵不動地想看看他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只是女孩剛離開兩人的視線,唐薇恩就忍不住質疑起他來,「你為什麼要對她說謊?」
  「朋友之間不是應該互相幫忙嗎,難道妳忍心看我深陷火海也不出手相助?」杜英齊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
  「杜英齊,你確定自己現在不是在跟我炫耀什麼嗎。」被人要求合影叫深陷火海?怎麼就沒人將他推進火海。
  「唐薇恩,妳確定自己現在不是在跟我抗議什麼嗎?」杜英齊一字不漏地回敬她。
  「我抗議什麼?我為什麼要跟你抗議?」唐薇恩指了指自己的鼻頭,幾乎是不可思議般低喊。
  「難道不是嗎,因為有其他女孩子找我拍照,所以妳不高興了。」他臉皮很厚地說。
  「天,杜英齊,你真是我見過最不要臉的人了。」唐薇恩一副要暈倒的表情。
  「哈哈……」杜英齊被她可愛的模樣逗笑,可是下一秒,他忽然斂起笑臉,神情認真地看著她,問:「小恩,我問妳,那些女孩子要跟我拍照的時候,妳心裡會不會不舒服?」
  「什麼?」唐薇恩驚訝地抬眸,旋即明白他在說什麼,心倏地漏了一拍,然後像是在掩飾什麼一樣,她又快又急地回答道:「沒有。」
  杜英齊蹙了蹙眉,臉上流露出一絲狀似受傷的神情,有些失落地開口,「我以為妳也喜歡我。」
  「杜英齊,你、你在開什麼玩笑,我、我怎麼可能……」
  她怎麼可能喜歡他,他們只是朋友啊,而且他們認識的時間還那麼短,就算她現在真的對他很有好感,但那一定也不是喜歡啊,畢竟沒有人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喜歡上一個人的,不是嗎。
  唐薇恩在心裡不斷催眠著自己,剛想轉移話題,沒想到杜英齊忽然伸手捧起她的臉,讓她對上他的視線,認真又溫柔地看著她,「小恩,我喜歡妳,當我女朋友,嗯?」
  不知道是被嚇到,還是因為他充滿男人味的俊臉靠得實在太近,唐薇恩覺得心跳得飛快,一時間竟找不到半句回應他的話來,只是怔怔地回望著他,似乎迷失在他溫柔深邃的雙眸中一樣。
  良久,她的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微乎其微的輕嘆聲,然後她聽見他的聲音再度響起,「小恩,妳再用這種表情看著我的話,我要吻妳了。」
  什麼?唐薇恩這次眨了眨眼。
  還是那副呆呆傻傻的模樣,杜英齊只覺得自己心中一動,然後像是再也無法控制一般,他頭一低,張嘴吻住了她嬌豔的紅唇。
  「唔!」唐薇恩嚇了一跳,瞠眼望著近在咫尺的俊臉,張嘴想要斥責他的行為,卻被男人逮到了機會,長舌趁機滑入她口中,攪弄汲取著她唇齒間的芬芳清甜,原本捧著她臉的大手緩緩向下移去,改而攬住她的腰,支撐著唐薇恩因自己的熱吻而有些虛軟的身子。
  直到他吻得夠了,才意猶未盡地放開她,只是當他的目光再度對上她被自己吻得越發紅豔誘人的粉唇時,一股熟悉的慾望從下身湧起,幾乎要燃燒了他的理智。
  「杜英齊……」
  在她回過神要推開他的時候,杜英齊再次將她擁進懷裡緊緊地抱著,聲音像在壓抑什麼痛苦一般,沙啞得不成樣子,「噓,別說話,讓我就這樣抱著妳一會。」
  唐薇恩難得乖巧地沒有再動,任由杜英齊靜靜地擁抱著自己,更發現自己的心正因為這個擁抱而注入越來越多的暖流,她像是剎那間感受到了心意一般,情不自禁地伸手回抱住他,將臉埋在男人結實的胸膛上,享受著甜蜜又溫情的一刻。
  幸好這是在開放的國外,所以他們的行為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但唐薇恩還是害羞得恨不得挖個洞將自己埋進去。這估計是她這輩子做過的最大膽的事情了,被一個男人旁若無人地當街擁吻著,而且這個男人與她認識不過短短幾日而已。
  良久,等杜英齊的心情和身體都恢復平靜後,他終於放開了她,拉住了她的手,朝她溫柔一笑,「走吧,帶妳去吃好吃的。」
  「好。」唐薇恩甜甜地回應著,到了這一刻,她決定遵循內心的想法,什麼都不要去想,只要感受當前就好。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