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野蘋果 > 商品詳情 羞女遇見狼~遇見狼之一
【8折】羞女遇見狼~遇見狼之一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07/09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刁女休夫~休夫令之二
NT$144
銷量:1
嬌貴之秋
NT$144
銷量:7
第一格格
NT$144
銷量:3
禁忌初吻~致命情話之二
NT$144
銷量:0
狠角色
NT$144
銷量:2
花殤
NT$144
銷量:0
丫頭要革命
NT$144
銷量:0
流氓紳士
NT$144
銷量:0
不過是愛上你
NT$144
銷量:0
禁忌初夜~致命情話之一
NT$144
銷量:0
逆女休夫~休夫令之一
NT$144
銷量:1
禁忌初香~致命情話之三
NT$144
銷量:1
美眉遇見狼~遇見狼之三
NT$144
銷量:4
孤單藏相思~四方情之一
NT$144
銷量:5
花苞公主~女生宿舍之一
NT$144
銷量:1
羞女遇見狼~遇見狼之一
NT$144
銷量:0
秘書遇見狼~遇見狼之二
NT$144
銷量: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386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82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59
夜劫
NT$88
銷量:243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24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14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14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95
孕妻是天價
NT$88
銷量:187

唐菲胭,單純樂天,是眾人捧上天的嬌嬌女,
只除了崔不凡老愛故意惹毛她,
摸了她小巧胸部後,還恥笑她是太平公主,
這一記仇,她天天跟牛奶為伍,為了雪恥,
天真的她竟對他下了戰書,相約隔壁客房……
崔不凡,內斂帥氣,是眾人公認的俊男,
只除了唐菲胭老愛嫌棄他像女生,
踢了他的小弟弟後,還揚言跟他老死不相往來,
這一筆帳,他天天刻在牆上默唸,為了報仇,
狡猾的他竟真的接受她的戰書,相約隔壁客房!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唐尚為成婚前夕,唐家熱鬧非凡,舉家上上下下洋溢著結婚的喜氣。

  唐尚為年過三十五,任教於大學物理系,英挺溫雅的他本是抱著不婚主義,誰知五年前卻對姪女的同學的姐姐給迷住,對美女崔云希展開猛烈追求,好不容易在家人聲聲催促下贏得美人心,也準備在三十六歲生日時將心愛的美嬌娘娶回家。

  只是這樣一段金玉良緣卻因為小姪女唐菲胭的抗議,而了有了小小的爭執。

  年僅十八歲的唐菲胭生在書香世家,自小被教育成大家閨秀的教養及氣質,一舉止一投足無不優美婉約,教人賞心悅目,只要她別開口,就像尊洋娃娃般的供人觀賞,那麼大家的幻想就不會破滅。

  尤其是唐家父母對這個獨生女更是疼入心坎,只要她開口的,只差沒能將天上星星月亮摘下來討女兒歡心。

  其中身為小叔的唐尚為對小姪女的疼寵更是有過之無不及,相差十八歲的兩人自小就親近,連他過往結交的女朋友都要小姪女同意才有繼續交往的可能,他以為小姪女在得知他要結婚時應該要為他開心、要為他鼓掌,祝他終於脫離單身漢行列,可惜她沒有。

  不但沒有,還差點鬧得家裡雞飛狗跳,只差沒鬧出人命。

  「那個惡質男要當伴郎?」唐菲胭生怕小叔聽不見她高分貝的聲音,尖聲釋出她的不滿。

  小叔結婚的對象是住在她家巷口右轉出去再左轉巷子裡同學的姐姐,她不排斥未過門的美人嬸嬸,卻對她超惡質的弟弟有著極大反感,似乎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唐尚為正在打點請帖,過幾天就要結婚的他看來神清氣爽的,斯文爾雅的他此時更增添一股大丈夫的神氣。

  聽到菲胭的吼叫,唐尚為連忙將準老婆拉進懷裡,擔心被小姪女的獅吼給嚇住,順便丟給小姪女一記不贊同的眸光。

  「哪個惡質男?」

  「就是云希姐姐的弟弟!」

  「我弟弟怎麼了?」未過門的嬸嬸問著。

  自國中開始,崔不凡與唐菲胭即是同班同學,卻不知何種原因的某一天,唐菲胭的耳朵裡再也容不下崔不凡的名字。

  當大人們正納悶的想找出問題的糾結時,兩人的爭吵早就開打了。

  「他沒怎麼了,只是我不想見到他!」

  想起那個自命不凡的惡男,再想起婚禮當天必須要面對他,漂亮的臉蛋更是難看。

  崔云希不解的望向準老公,以為那段恩怨情仇早隨兩人定情後就平緩了。

  接收到準老婆眼神的詢問目光,唐尚為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頭一轉,目光一抬,濃眉一挑的看著小姪女,試著想說服她別在他婚禮前夕惹是非。

  「菲胭,不凡從國中就照顧妳到高中,凡舉流氓耍狠時他擋在妳前頭,大小考他永遠小讓妳幾分,男同學情書攻勢他全都一一幫妳攔截,任妳在學校裡大搖大擺的作威作福,是不是?現在小叔好不容易要跟妳最喜歡的芸希姐姐結婚了,妳能不能就高抬貴手大人不記小人過,把他之前所犯的可惡罪行過錯全都拋到腦後,忘得一乾二淨。」怕小姪女馬上反駁,唐尚為馬上又討好的笑著說:「只要幾天就好,等我結婚後,妳要殺他砍他,小叔一律不過問,就算要把他丟到大海裡餵魚小叔還可以幫妳叫車送他一程,妳覺得如何?」

  「唐尚為!」

  「噓。」他搖手要準老婆先別發火,「我是騙她的。」小聲的在她耳邊哄著,他又不是給天借膽,老婆的弟弟都敢惹,怎麼說都是他的小舅子,他巴結都來不及了。

  唐尚為不說還好,一說又惹起唐菲胭永遠的痛,想起他曾經有多惡劣的假藉跑錯房間,摸黑偷偷爬上她的床,大展安祿山之瓜的摸上她小
巧可愛的胸部,佔了便宜不說,竟敢還敢嫌她胸部小沒看頭,根本就是太平公主一個。

  這口氣,任哪個荳蔻少女都嚥不下,更何況是她這個自小銜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女,當場踹得他四腳朝天跌落床底。

  因為重要的小弟弟被踢中而痛得在地上翻滾好一會兒,直到其他大人趕到時,只見房間早已叫囂不停,詛咒罵此起彼落。

  自此兩人開始了炮火隆隆的對峙,誰都無法消弭這場火藥味濃厚的爭吵,最後乾脆放任由得他們去了。

  只是,過不久就是唐尚為的婚禮了,好不容易活了三十六歲才追上心儀的女孩,打算將她娶回家當唐太太,他家這個唐大小姐就不能看在小叔光棍很久的份上稍稍減弱氣焰嗎?

  在唐家,舉凡提起崔不凡,場面即像是氣油遇上火柴棒,轟的一聲烈焰狂燒一片。

  唐菲胭化身為火焰直朝崔不凡撲去,而個性內斂崔不凡的因應之道一直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這麼一攻一守的結果,最後受苦的只是兩家大人。

  好半晌……。

  「哼!我才不跟他一般計較,我不管,只要他是伴郎我就不要當伴娘。」

  「菲胭。」

  「我不管,我不管,有他沒有我!」

  「菲胭……。」唐尚為還是好脾氣的勸著:「妳不是最喜歡云希姐姐嗎?」

  「喜歡啊。」她朝崔云希露出淺淺的微笑,云希姐姐溫柔的氣質她愛到不行,「但那是兩碼子的事。」

  「菲胭。」崔云希也哄她,希望她能改變心意。

  「沒有用,我心意已決。」
   崔云希安撫開始深呼吸的準老公,知道他的火氣又要上來了,來到菲胭身邊勸道:「菲胭,妳跟不凡從小玩到大,他是云希姐姐的親弟弟,妳就別為難他了,不然云希姐姐怎麼跟妳小叔結婚呢。」
  
   「云希姐姐,我跟妳說,其實我小叔也不是那麼好,他私底下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黑暗面,在跟妳交往之前,他不只女朋友多到不行,還自命風流的以為女人都該臣服在他的胯下,所以妳不要被他溫柔外表給騙了,外頭那些花花公子做過的事,我小叔一樣都沒少過。」一句話風雲變色,只見崔云希臉都沈了一半。

  「真的?」

  「那還用說,我可是他最愛的小姪女,有哪件我小叔的切身事是我不知道的。」唐尚為打手勢要姪女閉嘴,別再對他的過去落井下石了,可惜唐菲胭壓根沒理會,一股腦的將小叔的豐富情史全都攤在未來嬸嬸面前,比手劃腳說得好不生動,讓唐尚為顯些噴血以示清白。

  「尚為,那都是真的嗎?」

  當崔云希轉身面帶微看向唐尚為時,他一邊陪笑的看著準老婆,一邊丟給小姪女警告的眼神,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咳……,嗯……,那個……,這個……。」他口吃心虛說不出話來。

  不怕死的唐菲胭還自顧自的繼續說,完全沒理會小叔已經脹紅鐵青的變臉了,為了不跟崔不凡有所牽扯她連小叔的過去都拱出來。

  「尚為,你怎麼不說話?」

  準老婆甜膩膩的嗓音在他耳邊輕響,唐尚為心知不妙,大男人神氣威風此時早已盪然無存。

  「老婆,菲胭只是鬧著玩的,妳別當真了。」

  如果可以,他很想將還在一旁喋喋不休的小姪女給敲昏直接丟出家門,瞧她還不肯罷休的說個沒完。

  「云希姐姐,我告訴妳,我小叔的風流帳,真要說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可能還要再多個三天三夜,所以妳趁結婚前好好考慮,不要那麼輕易就被他給騙了,他都三十六歲的老男人了,妳真以為他跟女生只有花前月下,蓋棉被純聊天嗎?怎麼可能,我小叔可是情場浪子,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明明家裡要辦的是喜事,唐菲胭還敢勸準新娘別嫁,這讓唐尚為氣得差點沒冒火的七竅生煙。

  「唐菲胭!」這一怒吼,終於讓她乖乖閉嘴,還故意的作個縫嘴巴的動作。

  「我真迷糊,那麼久的陳年舊事了我還把真相還原出來,云希姐姐,我跟妳保證,我只幫我小叔買過幾次保險套,真的只有幾次而已。」小巧的下巴一揚,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再加上這一句,挑釁的與她小叔作對的做個鬼臉,氣的他差點沒嘔血。

  「唐尚為,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那是不是真的?」原來好好的婚事,因為唐菲胭這麼一鬧,準老婆丟下他跑了,獨留下垂頭喪氣又無可奈何的唐尚為,還有那個惹出事端的唐菲胭。

  「我可愛的小姪女,妳很行嘛?」語氣輕柔卻帶著咬牙切齒之忿。

  「呃……,小叔我不是故意的。」她只是隨口說說,未來嬸嬸怎麼當真了。

  「不是故意的,嗯?」斯文爾雅的表相被卸下,換成之的是幾乎要殺人的表情,惡狠狠的死命瞪著她。

  「人家只是隨便說說嘛。」

  「妳真是存心要氣死我!如果云希真誤會了,我看妳怎麼賠罪。」枉費他寵她疼她,竟然這麼窩裡反。本想好好訓她一頓,最後還決定將老婆追回來更重要,他連忙追著老婆而去,徒留唐菲胭在原地吐舌頭做鬼臉。

  不管怎麼樣,她就是不要跟崔不凡被安排成一對,那不如叫她一頭撞牆算了。

  ☆ ☆ ☆

  真相要找出來總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合才能出爐。

  相反的,謠言在傳的速度真是火光一閃,大地一聲雷般的轟地一聲,馬上傳到當事人耳裡。

  才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唐菲胭的抗議已經傳進崔不凡的耳裡。

  十八歲的他一直都盡量在唐菲胭面前保有君子風度,聖者都說世間唯小人女子難養也,那又何必太多計較。

  但他沒想到那時的小小過失,竟可以讓唐菲胭對他的厭惡到如此仇恨的地步,這一年裡,兩人見面的次數只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少掉周休假日、過年喜慶加上台灣人三大節日,其餘時間,他們天天見,見見吵,怎麼見就怎麼厭,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若是平常的小爭吵,他可以冷哼掉頭走人,但這次是姐姐的婚禮,他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自小與他相依為命的姐姐要嫁人了,他怎麼樣都不能缺席。

  「菲胭真這麼說?」此時的崔不凡正在看書,為了應付明天的數學考試。

  「就消息來源,應該沒有錯。」說話的人是唐菲胭的大哥唐之中,因為妹妹這麼一鬧,幾乎要毀了一段人人稱羨的好姻緣,他趕忙來找方法解決,據說我小叔到現在還被關在房門外,你姐這回是真生氣了。」

  「這麼慘?」

  「何止慘,我小叔幾乎是欲哭無淚。」唐之中嘆息的搖搖頭,「這還不都要怪你,什麼人不好惹,偏偏要惹上我家那頭母老虎。」

  「拜託,那次真的是意外好不好?我們兩個從小到大都不合,吵吵鬧鬧的事多得不勝枚舉。那一次我又不是故意走錯房間,而且我還為此差點無法傳宗接代,這樣的代價還不夠嗎?」那個慘痛的代價,他至今還忘不了,椎心之痛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可惜我那寶貝妹妹不是男兒身,不能理解男生被踢中小弟弟的苦,她覺得那一腳對你還算太便宜。」

  「她有沒有搞錯!」聖人再好的脾氣也會被激怒,更何況本來就有宿仇的兩人。

  「算了,你不要跟她計較了,趕快想辦法讓我小叔跟妳姐和好才是重點。」


☆ ☆ ☆


   好不容易,本是極極可危的婚禮在唐尚為好說歹說,又是發誓又是承諾的,終於讓崔云希破涕為笑點頭接受他的道歉。

  結婚當天,唐菲胭像隻花蝴蝶似的滿場飛舞,偏偏就是無視崔不凡的存在,連正眼都懶得瞧他一眼。

  身為婚禮的伴郎伴娘的兩人,從頭到尾不願意低頭先開口跟對方說話,眼神更是不願與對方有所交集,婚禮進行到最後乾脆連頭都撇向一旁來個眼不見為淨。

  崔不凡很紳士的表現出他的優雅氣度,儘管唐菲胭視他於無物,他依舊善盡伴郎職責的跟隨在伴娘身邊。

  「菲胭,妳一定要在我姐的婚禮上扳著一張臭臉當伴娘嗎?」

  當他不小心快步走時踩到她的裙襬,又因為一時煞車不及撞上她嬌小身子,唐菲胭就從那時起臭著臉,一個鐘頭過去後,他再也看不下去的開口了。

  「沒辦法,我看到礙眼的東西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就很難笑臉迎人。」斜眼瞥了他一眼,發現崔不凡的臉色也沒好看到那裡去。
她擺擺手,表示愛莫能助。

  「妳是故意的是不是?」此時唐家裡裡外外大家忙著笑臉宴客,唯獨這兩人一個雙手環胸,一個雙手插腰準備開罵。

  這時,「借我過一下。」有人從中間空隙閃身而過,是她大哥忙著幫忙招呼客人。

  再沒一會兒,唐菲胭才又要開口,有位好久不見的親戚過來捏她紅潤臉頰,「菲胭嗎?真是女大十八歲,嬸婆都會認不出來了。」她才招手,嬸婆已經轉身走人了,動作之快速與她年邁駝背的身軀完全不搭襯。

  嬸婆才走,她又聽進笑聲,一回頭正好瞧見崔不凡正在偷偷的笑,他眼裡有笑,嘴邊有笑,連他的眉毛看起來都像在笑,氣得她馬上伸出手指,指著他罵:「笑什麼?」

  「誰規定我不能笑?」

  「哼,沒度量。」才罵完話,又有人過來了。

  「菲胭啊,妳又長大了,真是越來越漂亮了。」那個拿著枴杖牙齒掉光的人正是她爺爺的大哥,長輩面前不好扳著臉,她才跟伯公微微一笑,伯公接下來的話讓她馬上收回笑容,「這小伙子是妳男朋友啊?長得還真俊俏,不錯不錯。」  

  呸!就憑他!男朋友?伯公是有老花眼是不是?這種惡質男也配稱俊俏,他根本連隻蒼蠅都不如。

  「伯公!」她張口才要為自己辯解,可惜伯公理都沒理她的自顧走人了。

  「你笑什麼?」美目瞪人。

  「有誰說我不能笑嗎?」他連眼角都笑了。

  「哼!」

  看她生氣的表情,崔不凡決定不再逗她了,怎麼說他也比她大上一個月,儘管同年但算起來也是兄長了,「其實妳今天真的很漂亮。」純白及膝小洋裝將她襯托得更迷人。

  這一點他無庸置疑,唐菲胭本來就是個美人胚子,再經過打扮後,猶如小花初開般的嬌豔欲滴。「如果笑起來一定更好看。」

  被他這麼一說,唐菲胭索性斜眼瞪他!

  「我有說錯嗎?從我今天見妳到現在,妳有給我一個笑容嗎?」她明明不是這麼小家子氣,卻偏偏要跟他過不去。

  「那是對你,我對其他人都很和善。」

  「我看不出來。」

  「那就不要看啊,我又沒要你看。」她轉身要去找家人,崔不凡卻拉住她的細腕。

  「你幹什麼?」他的力道弄疼她了。

  「妳不會真的還在生我的氣吧?」

  「我才不會那麼小氣。」就算是,她都要假裝自己很落落大方。

  「那妳為什麼一天到晚擺臉色給我看?」

  「因為你是色狼。」

  「我那裡是色狼了?」

  「還說沒有,你偷摸我胸部。」

  崔不凡無奈的吁了口氣,又來了,他就知道,肯定是還為這點小事在計較才會懷恨在心。

  「菲胭,我那次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還故意取笑我是太平公主!」這句話重重的傷了她少女的心靈,讓她喝了一整年牛奶為的就是要雪恥。

  「我有嗎?」他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崔不凡也回瞪人了,這種不白之冤他不想背。

  「有!」

  「哪時?」

  「就那時啊。」

  崔不凡這會兒真要喊冤了,他若是真摸到她小巧柔軟的胸部,他怎麼可能會忘記!

  「我沒印象了。」那晚他還喝了點酒,根本不記得做過什麼事。

  「哼!敢做不敢當!」唐菲胭不想再跟他囉嗦,掙著手腕要走人,奈何崔不凡卻沒打算放人。

  「你快點放手!」

  崔不凡沈思了幾秒,眼光落在她胸前打量了下,最後他又問:「那妳要不要再試一次?」

  「試什麼?」

  「看妳是不是太平公主。」這種話他都說得出來,擺明了想要佔她便宜、吃她豆腐。

  「你說什麼?」她叫的太大聲,在場的人幾乎都轉頭看他們,崔不凡怕引來非議,連忙拉她到一旁的角落去。

  「崔不凡,你快放開我!」

  「要不要?」他又認真煞有其事的問了一遍。

  「要什麼?」

  「證明妳不是太平公主。」

  她應該要拒絕的,這個人分明是有私心,但唐菲胭實在是太想要雪恥了,所以她不經大腦的馬上答應。

  「好。」她太生氣了,竟然忽略崔不凡眼裡閃過的笑意。「可是不能在這裡。」

  「去妳房間。」

  「不行!」

  「為什麼不行!」

  「女孩子的房間怎麼可以隨便讓你進去,要是被大人知道了,我跳到黃河都洗不清。」瞧她說的振振有詞,卻忘了,大人要誤會,隨便哪
個房間都洗不清。

  「那要去哪裡?」

  「我家客房。」


   第二章


   唐家佔地一百坪的別墅,光是房間就有十來間,唐菲胭拉著崔不凡到最少人走動的小套房。

一進房間,她很小心的將房門關上而且還上了鎖。

  崔不凡見她孩子氣的舉動,忍住不敢露出笑意,她單純的教他很難對她生氣,難怪她大哥說,她只是死不認輸又愛逞強,心裡根本沒有那意思要出口傷人,除了對他例外。

  「可以了嗎?」

  「等一下。」

  「等什麼?」

  「等我做好心理建設。」她怕自己又要再次承受被嘲笑的可能。

  「妳以為我要對妳做什麼壞事?」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你。」她白他一記,繼續做著深呼吸。

  「那妳做心理建設幹什麼?」

  
   「你管我。」

  「好,隨便妳,等妳準備好了再喊我。」他走向房裡中間的床倒下,昨晚忙到清晨才小睡片刻,一大早又被挖起來,再年輕有體力也是會累的。

  見他閉眼不理人,唐菲胭索性走到窗邊深呼吸,一次,二次,三次……,直呼吸到她覺得不緊張才停止。

  「好了。」她喊著,卻不見床上的人有動靜,她再喊:「崔不凡!」那張任誰見到都要說是俊美的臉龐還是沒有反應。

  見他動都不動,心想他不會睡著了吧?

  唐菲胭緩步走向床,伸出食指推了推他。

  「你不准睡!」他竟然又睡著了,在她已經準備就緒時,卻呼呼大睡完全無視她的存在。
  
   「嗯……。」

  「起來,不准睡!」她趴上床,很生氣的拍他白色襯杉下的胸膛,力道之大,在第三下時崔不凡以為自己要吐血身亡的慘叫驚醒!  

  「唐菲胭,妳幹嘛動手打人!」見她想拍下的第四擊,崔不凡眼明手快的攫住她的手。

  「那你又在幹什麼?」她眼裡充滿憤怒的火花。

  崔不凡這才想起自己睡著的事,明白她氣憤的來源,「就算我不小心睡著了,妳也犯不著打我的身體出氣,妳不覺得這樣很小人嗎?」這分明是趁人之危嘛。

  「小人?明明就是你不對,你自己說要我準備好叫你,你卻先睡著了!」既然不能打她,那她索性直接伸腳踹人。

  「唐菲胭!」她才踢了一記,命中他肚子,疼得他咬牙切齒,「妳敢再亂來試看看。」
  
   她從小最不能接受別人的恐嚇,他不說她不生氣,他愈說她愈氣,乾脆不淑女到底的跳到他腰上跨坐,雙手也在這時掙開來。

  「唐菲胭!」她竟敢這麼大膽,男人的身上她也敢坐!她是想要出事嗎?

  「我討厭你!」她又抓又咬的讓崔不凡為了自衛,只有單手一拉,將她的身子壓下靠在自己身上,她本就跨坐在他身體兩側,身上及膝的小洋裝早掀至大腿,如此曖昧的姿勢確實引人遐思。

  她的雙手還不肯放棄的繼續在他胸口又拍又打,還要忙碌的扳著他定在她腰上的手指。

  「不要再動手了。」他怕自己的力道會傷了她,又怕放開手她又打人,騎虎難下的不知該拿她如何是好。

  「我偏要。」她不只動手,還連帶的低頭在他肩膀上用力咬了一記。

  「喂,很痛好不好?」

  「那你就放開我!」

  「不放!」這時他的火氣也上來了,跟這個有理講不聽的女人講道理,根本是浪費唇舌。

  「崔不凡!」

  「我沒聾,妳不用那麼大聲。」感覺她的小巧胸部正貼著自己胸膛,這下子崔不凡可以很確定唐菲胭絕對不是太平公主。

  「你每次都只會欺負我。」

  崔不凡要自己深呼吸,別跟她太計較,分明是她先動手,也是她先惹他,更是她先小人的咬他,怎麼這會兒全都怪到他頭上了。

  「是我的錯嗎?」

  氣不過的唐菲胭傷心的趴在他身上哭,還不忙將眼淚擦在他襯杉上,「對,是你的錯。」

  「菲胭。」

  「幹嘛!」她哭得流鼻涕了,壞心的抹在他的白色襯衫上。

  「我真的說過妳是太平公主嗎?」

  「對,是你說的。」

  「那我現在要收回這句話。」他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探到她胸口處,大掌將她一邊飽圓小巧的柔軟給包住。「妳一點都不平嘛。」而且還有很彈性。

  「那是因為我拚命喝牛奶的關係。」生氣的揮開他的手,雙手護住胸部。

  「所以它有長大?」

  「它本來就很大了!」又朝他肩膀重重搥了下,引來崔不凡吃疼的悶聲。

  「好,我確定妳不是太平公主,這樣可以了嗎?」

  聽他講得好勉強,她又要發飆,卻在此時不小心瞥見崔不凡色瞇瞇的睛眼落在自己大腿上,因為粗魯,又因為跨坐的關係,她一雙白細修
長勻稱的雙腿全在他眼前一覽無遺,而這個色鬼還一路往上看。

  「色狼!」

  啪!重重的一揮,直接擊上他臉頰,崔不凡臉上浮出五指紅印,他氣得隻手一揚,像是也要回她一記,最後理智叫他忍住,他怕這一巴掌
下去,今天他就不用走出唐家,直接要人用抬的出去。

  既然不能打人,那麼他總有辦法治她……。

  那天,所有人都不明白,一場好好的婚禮,為什麼伴郎臉上會出現巴掌印,而伴娘頭髮端莊的公主頭怎麼成了披頭散髮。

  而且兩人嘴唇還都沾了口紅。

  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這是秘密,是他們兩人的小秘密。

☆ ☆ ☆

  大二暑假,唐菲胭的大哥唐之中當兵休假,難得相聚,唐之中找了幾個朋友及崔不凡一起喝酒。

  半夜,崔不凡開車送好友回家,唐之中問他:「我聽小叔說,你上大學後很少去我家。」

  「嗯。」

  「又是因為我妹?」

  從小叔結婚那天起,兩人的冤仇似乎高聳參天,唐菲胭絕口不提崔不凡,崔不凡也少到唐家走動。

  「我跟她八字不合。」

  「她又對你做了什麼事?」說到妹妹,唐之中心裡還是帶了點寵溺,怎麼說都是家裡唯一的寶貝,誰不將她捧在心頭疼著。

  「她一共氣跑我四個女朋友。」

  「女朋友?你什麼時候交女朋友的,怎麼都沒聽說。」

  「有時間嗎?有那個空閒嗎?」他忙著對付唐菲胭都來不及了,況且每任女朋友交往時間都不超過三個月。

  「不會是菲胭惡整你吧?」

  「你說呢?你那個寶貝妹妹不是我要說的,哪天真惹得我失去理智,一定要好好的修理她一頓。」再好的修養、再好的耐性,遇上唐菲胭
也都枉然了。

  「我都不知道菲胭有這麼大本事,她應該只是跟你鬧著玩的吧?」

  「鬧著玩?」他如果要假想菲胭是因為跟他鬧著玩才會破壞他每一段好不容易才萌芽的感情,那他就大錯特錯了,唐菲胭是為了要報一吻
之仇才會跟他作對。

  是的,那晚他吻她,而且不是蜻蜓點水的吻,他的舌頭還探入她口中狂暴的深吻,直到她嗚咽的哭了他才停止。

  那一吻,吻出他跟她的新仇舊恨,也吻掉了他們青梅竹馬的感情,更吻掉了兩人之間的和平共處。

  只是,這個秘密,還沒有第三者知情。

  「我看她恨不得一刀砍死我,或是拿槍斃了我的命,鬧著玩?省省吧。」

  有這麼嚴重嗎?他不過是去當兵,家裡就發生如此聳動的大事,「你確定你現在說的人是我妹嗎?」

  「沒錯。」

  唐之中腦子轉動,試著找出兩人不合的導火線,他想起小叔婚禮那一天,他們消失了近一個小時,被發現時還衣杉不整。

  「不凡,我小叔結婚那天,你對我妹做了什麼?」

  「……。」崔不凡先是不作聲,後來才開口:「我們打架了。」

  「打架?崔不凡?你是不是男人竟然動手打我妹?」

  「不是我打她,是她打我。」那天的巴掌印就是個事實,「我沒那麼孬動手打女生。」

  「諒你也不敢。」唐之中平了口氣,如果崔不凡真動手打菲胭,就算再好的朋友他都不放過的跟他單挑一決生死,小叔若知情,只怕崔不凡連半條命都沒了。

  「不過我吻了她。」

  「呃?」唐之中緩緩的轉頭看向崔不凡,畫面帶些慢轉的一格一格,直到他定眼時,崔不凡又語出驚人,「我也摸了她胸部。」

  唐之中抱頭要瘋了,這小子竟敢佔菲胭便宜,難怪她恨他恨之入骨了。

  「你妹的腿很美。」她不高,頂多才一百六十二公分,但比例很恰當好處。

  「什麼!」

  那一天到底還發生了什麼事,唐之中沒理會車子還在行駛,直扯過崔不凡的衣領,「你到底對菲胭做了什麼壞事!」

  「喂,我在開車!」

  「快說!」唐之中那還有理智,車子都蛇行他還繼續拉扯著,「你把菲胭怎麼了?」菲胭那年才十八歲,怎堪被崔不凡給欺負了,光想到
那畫面,唐之中更是捉狂。

  就在兩人拉扯間,車子一個打滑撞上路邊的電線杆,畫面再次定格。

  「我沒對她做什麼!」要說現在說個清楚,「我只有吻她。」

  「沒有脫她衣服?」

  崔不凡瞪了好友一眼,「我是那種人嗎?」

  「那你為什麼摸她胸部?」

  「是她要我摸的,要向我證明她不是太平公主。」

  「天啊,我的笨妹妹,怎麼會做出這種蠢事來!分明是便宜了你!」不甘心的他重搥了崔不凡胸膛一記。

  「我都說我什麼都沒做了,你幹嘛動手!」

  「我幫菲胭打。」

  「她已經狠狠的賞我一巴掌了。」

  「不夠,我還要討利息。」少女小巧飽圓的胸部哪是他可以碰的。

  「唐之中,你有完沒完,我都說了,是她要我摸的。」

  「那你不會拒絕。」

  是正人君子就要勇敢說不,他卻趁機吃豆腐,這算什麼朋友,算什麼好漢。

  崔不凡也嘆氣了,「如果是不喜歡的女生我或許能拒絕。」

  「那你還……,慢著,你說不喜歡……你是說你喜歡菲胭!」

  又是個爆炸性的話題,唐之中很小心的再跟崔不凡確認一次,「你真的喜歡菲胭?」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他無奈的點頭,要承認自己喜歡唐菲胭不簡單,況且還是在好友面前。

  「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我心裡喜歡她,但我努力克制。」
  
   「為什麼?」

  這還要問嗎?心是盲目的腦子是清醒的,「我跟你妹能在一起嗎?」光想到那畫面就很驚心動魄了,只怕哪天弄不好鬧出人命。

  「菲胭哪裡不好?」
  

  「是我怕自己把持不住。」

  「你說什麼把持不住?」遠遠處傳來警車聲,好像是朝他們的方向來的。

  「你想呢?」

  警車停下來,在唐之中的錯愕中打開車門,「先生,你們還好嗎?」原來是當地住戶聽到撞車聲,卻沒見他們下車,以為是昏迷了,連忙
請警察過來。

  「我很好。」崔不凡主動走出車子,發現唐之中的愛車前面已經撞凹了一個洞,恐怕是要大失血了。

  「崔不凡,我不准你動我妹的腦筋!」唐之中在車內大吼,嚇得警察人員以為他撞壞頭了,直將他架出車子。

  ☆ ☆ ☆

  唐之中襲警,所以半夜二點多,唐菲胭拿了現金跟印章還有身份證到警察局保人。

  那個被大哥痛揍的警察整張臉都腫了一邊,應該很痛才對。

  「妳要交保唐之中?」

  「對。」

  「請到這邊填資料。」警察局平日不是地鼠流氓就是作姦犯科的犯人,何時能有個美人光臨,所以警察人員客氣又溫柔的說話,生怕太大
聲嚇到她了。

  「這樣就可以了嗎?」填好資料,她朝那名警員甜甜一笑,把他迷得直發傻。

  「對,這樣就好了。」

  當她見到大哥唐之中時,他臉上也掛彩了,「大哥,你要不要緊?」她心疼的由皮包裡拿出面紙幫他擦汗,大熱天的竟然也沒開冷氣,不怕人中暑嗎。

  「我沒事,怎麼是妳來?」

  「家裡的人都睡了,只有我還在看書。」

  「妳一個人嗎?」

  「對啊,我自己坐計程車來。」她挽著大哥的手臂,「大哥,我們回家了。」

  「等一下。」唐之中沒有移動,「不凡也在裡頭。」

  「他也在這裡?」唐菲胭瞪眼。

  「嗯。」

  「那就關久一點,反正他閒著也是閒著。」

  「菲胭。」

  那個色狼,她多希望一輩子不要見到他。「他最好在裡面被關到長蟲發臭一輩子不要出來!」

  「菲胭?」

  「大哥,計程車還在外面等,我們走了啦。」

  「但是不凡……。」

  「哼!誰理他!」

  「菲胭!」唐之中見妹妹走出警察局,也跟著後頭追了出去,想起妹妹的反感,不凡的坦白,他真的被這兩人給搞糊塗了。
  
   該說他們有緣還是說他們犯沖,明明就碰在一起,卻又一見面就吵,從小吵到大,進了警察局還在吵。   

  他們不累嗎?

  那一晚,崔不凡被關在警局裡一夜,還是他姐姐隔天去警局保他出來。

  而他更從小道消息得知,唐菲胭在警局咒他關到長蟲發臭,這個仇他記下了。

  只要給他機會,他一定要她了解,小姐脾氣不是每次都能見效,他對她心裡的怨懟老早積到天邊遠了。

  一大早,姐姐交保他後直接回唐家,還特地煮了麵線給他去霉氣。

  他才喝了口湯,麵線還沒撈半條,就聽到唐菲胭譏笑的聲音。「我以為是誰來了?」

  她什麼時候也成了八婆,高八音的說話語氣學得這麼像,「託妳的福,昨晚我跟蚊子打交道到天亮。」

  「那有什麼,下次你再需要,蒼蠅我都可以幫忙。」她才說完,崔不凡的筷子啪得放回桌上。

  崔云希聽見菲胭的聲音,她也進了廚房,「菲胭,妳要不要吃麵線?」

  「不要,我要喝牛奶。」

  「增胸的年紀已經過了,不要浪費太多牛奶。」

  「哼,反正我有本錢,你不服氣嗎?」打開冰箱她拿出裡頭的全脂牛奶。

  「是有本錢,可惜是一手就能被掌握了。」他吸了口麵線,覺得特別好吃又香又濃。

  「你說什麼?」

  崔云希見兩人又要吵起來,連忙當和事佬,「菲胭,妳今天不是要跟朋友出去嗎?」

  已經快八點了,她一口氣將杯子裡的牛奶喝光,火速的衝上樓。「嬸嬸,我今天不回來吃飯了,幫我跟我媽說一聲。」

  「好,妳約會要多小心。」

  聞言,有人噴麵,連湯都噴到桌上,唐之中下樓時正好瞧見,「不凡,你幾歲啦,吃東西還會滴得到處都是。」

  「姐,妳剛說菲胭要去哪裡?」他一定是聽錯了,她怎麼可能去約會。

  唐之中幫嬸嬸回答,「我妹去約會,她說對方約她好多次了,終於這次她點頭答應了。」唐之中也端了一碗豬腳麵線坐下來吃著。

  「唐之中,你就這麼放心讓她去約會?」

  「有什麼不對嗎?」

  「那人如果是登徒子怎麼辦?」

  「不會,菲胭跟他認識很久了。」況且他妹那麼凶,沒幾個男生招架得住,崔不凡不就被她整得很難看嗎?

  約會!她竟然去約會了!

  「放心,我妹不會被佔便宜的。」
   
   崔不凡沒回答埋頭大口大口的喝湯。

  「還是你吃醋了?」唐之中故意問著。

  「我?我吃什麼醋?」

  「那就要問你自己了,我不知道。」

  「哼,我吃飽了。」在警局累了一夜,他要回家補眠。

  他起身走出廚房,遠遠的就聽到好友的聲音,「明明就喜歡,還要裝作不喜歡,自找苦吃。」

  ☆ ☆ ☆

  為了不自找苦吃,崔不凡馬上追求第五任女朋友,而且還是校內第一校花∣∣徐長芳。

  上完課,唐菲胭跟幾個朋友一起相邀看電影,才要走出校門口,遠遠的就見到傳聞中的徐長芳,看她長髮飄逸,手裡抱著原文書,一身優
雅連身長裙,脫俗的教人目光一亮。

  「菲胭,妳知道那女生是誰嗎?」一位女同學問。

  「不知道。」她管那女的叫什麼名字,她現在煩惱的是等一下下課要看戰爭片還是文藝片。

  「她就是徐長芳。」

  徐長芳?有點耳熟,最近這名字好像在耳邊不斷響起。

  「對啊,就是崔不凡新交的女朋友。」

  崔不凡?徐長芳?女朋友?
  
   唐菲胭終於抬頭了,「那又如何?」他交女朋友干她什麼事?

  「妳不生氣嗎?」

  「氣什麼?」

  「他跟妳是青梅竹馬長大的耶,就這樣就被人給追走了。」幾個同學成天見她跟崔不凡打打鬧鬧,還以為她心裡喜歡崔不凡,故意這麼跟他玩。

  「那好啊,我跟他少見為妙。」

  「妳真的不生氣?我們還以為妳一定會吃醋。」

  
「我不愛吃醋。」又酸又嗆的味道,她聞了就想吐。

 有位同學翻白眼了,「菲胭,我的意思是妳看了不會很礙眼嗎?」

  「不會。」

  「妳真的不喜歡崔不凡?」

  「不喜歡。」

  那妳成天沒事跟他吵鬧是為什麼?」人家不是都說打是情罵是愛嗎?

  「當然是因為我討厭他。」這麼簡單還要她明說嗎?她討厭那張愈來愈俊逸的臉。

  幾個人默默無語,不知該接什麼話。

  「好了啦,不要再談崔不凡了,我們先想想等一下要看那部電影。」


   第三章


   這日,崔不凡送女朋友回家後,姐姐催促他來唐家用晚餐。

老實說,他並不是真那麼喜歡徐長芳,她很好,也很漂亮,待人又溫柔和氣,所有男生都羨慕他。
  
但是!

  他腦海裡想的還是唐菲胭,自從他花更多的時間給徐長芳後,已經有好多天沒見到她了,不知她最近好不好?

  唐家就在眼前,不遠處看到某個纖細形影也正要進家門。

  「菲胭!」

  「崔不凡!」

  不凡不贊同的盯著她身上的小可愛配短裙,雖然是夏天了,不過她未免穿得太清涼了點。

  
「看什麼看?沒看過嗎?」

  「是沒看過。」

  「哼,要看你應該去看你女朋友,校內第一美女。」

  她是故意酸他嗎?「妳吃味?」

  「拜託,你也幫幫忙,我會為你吃味?」

「沒有嗎?」
  
   「沒有。」

  有人眼鋒一轉,朝她瞥了一眼,「沒有?」

  唐菲胭仰頭看著身高已高她近一個頭的崔不凡,除了身高她追不贏他外,唐菲胭幾乎什麼都要跟他一較長短。

  崔不凡掐了她失神的臉頰一下,「看入迷了嗎?」

  「幹嘛掐我!你今天又來我家分食了?」她才不承認自己真的是真的有點看入迷了,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那個男的外表可以跟崔不凡的俊美
相比擬的。

  「妳有意見嗎?」

  「我怎麼敢,你是我的長輩耶。」這件事她一直很計較,常常放在嘴裡動不動就要提一次。

  「妳有當我是長輩嗎?」

  「那你又有長輩的樣子嗎?」

  她怎麼就愛跟他抬槓,就不能像平常女孩子那樣嗎?溫柔點,婉約點,或是安靜點都好,難怪到現在都還沒有男朋友。

  「如果妳對我有長輩的尊重,我就會有長輩的樣子。」

  來這套!唐菲胭馬上回擊,「那如果你對我有長輩的樣子,我就會像長輩那樣尊重你。」這種文字遊戲她才不會輸他。

  算她狠,崔不凡不想跟她多費唇舌,唐菲胭見他要進家門,硬生生的將他擠在後頭,而且還很不小心,故意往他腳上用力踩了一下。

  應該很痛,她今天穿的是二吋高跟鞋。

  「唐菲胭!」崔不凡痛得直跳腳,又痛又氣的吼人,只有在他真生氣了才會連名帶姓喊她。

  「幹嘛?」她一臉無辜的回頭瞄了他一眼。

  「妳幹嘛踩我?」他的腳趾頭肯定腫起來了。

  「哼,誰叫你不懂女士優先。」在別人眼中,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他卻不當她是一回事,難怪她逮到機會就想動手動腳的。

  「妳……!」

  看他左腳直跳,唐菲胭好心的問:「很痛嗎?」

  「妳要不要讓我踩一下看看?」

  小氣鬼!唐菲胭二話不說直接又從他右腳踩了一下,痛得崔不凡想破口大罵!

  「唐菲胭!」

  「痛死活該!」

  唐菲胭扮了鬼臉跑進屋裡,獨留崔不凡在外頭氣得直搥圍牆,有一天,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訓她一頓,要她再也不敢這麼小看他。

  才讓她三分,她竟然真膽大妄為起來了。

  ☆ ☆ ☆

  「不凡,你來啦,快點過來吃飯。」

  他才進門,姐姐就忙著招呼他,而唐家人也全員到齊,除了當兵的唐之中正在軍中受訓。
  
   他才坐下,唐父馬上挾了塊雞肉給他,「不凡,你怎麼這麼久沒來了,是不是在忙功課?」

  「有一點。」

  噁心,明明就忙著交女朋友,還說什麼忙功課,真是說謊都不需要打草稿,唐菲胭故意朝他的小腿踢了一記。

  崔不凡馬上回瞪她,妳給我小心一點!

  我偏不要!唐菲胭理都不理。

  唐菲胭!

  怎麼樣!

  兩人就這樣隔空較勁,完全無視旁人的存在。

  這時唐母也幫他挾了隻蝦,才要放進他碗裡,半途卻被女兒給攔截了。

  「菲胭,怎麼這麼沒有禮貌?」

  「這是我的。」她老實不客氣的先咬一口再說,而且還有些得意的瞄了崔不凡一眼。

  崔不凡不作聲,看得她心裡很不舒坦,又想起自己方才在外面時的惡行,終於心軟了。

  「喏,給你!」枉費她才剝了殼,整隻蝦去頭去尾丟進他碗裡。

  「妳不吃?」

  「不吃了。」她悶悶的扒了口飯。

  「菲胭,不可以這麼沒有禮貌,不凡怎麼說也是妳的長輩!」

  「他才大我一個月。」不要又來了,她已經被訓得很煩了。

  「論輩不論歲,從現在開始妳要喊他小舅子,知道嗎?」唐尚為也加入訓話行列。

  「不要!」都什麼年代了,她才不喊。

  「菲胭!」

  「不要勉強她了,不凡自己也不會在意這種小事。」崔云希適時打圓場,還不忘在桌下睬老公一腳,要他少說話。

  「對,不凡不在意。」
  
   這一頓飯,崔不凡被對面的唐菲胭少說踢了五下,他都要以為自己的小腿是不是被踢腫了。

  他發誓,有一天,真的有一天,他會好好的報仇回來,這筆帳他先記在牆壁上。


   ☆ ☆ ☆

  自從那天後,整整兩個禮拜他沒見過唐菲胭。

  聽說她談戀愛了。

  聽說她天天外出約會。

  聽說……。

  「崔不凡!」是唐菲胭的聲音,難不成他開始有幻想症了。

  「崔不凡,回魂了!」真的是她,什麼時候進他房間的。

  瞧她一臉鼓著腮幫子,不會又吃了火藥了吧?他已經很久沒惹她。

  「跟我交往。」崔不凡顯些由椅子上摔下。
  
   她在開玩笑是不是?今天是愚人節嗎?還是她戀愛談昏頭了。

  伸手摸了她的額頭,沒發燒。「妳病了嗎?」

  「我才沒有,我問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不要。」

  「為什麼不要?」外頭想跟她交往的男生可是大排長龍,他竟敢說不要!

  「妳說呢?」坐回位子,他繼續翻看英文原文書,過幾天要交作業,他正在努力。

  「我不管,我要你跟我交往!」

  「為什麼?」

  「跟我交往還要理由?」

  「妳以為交往這麼簡單說說就算嗎?」

  「那你想聽什麼?」

  「都好。」

  唐菲胭坐在他床邊,很淑女的雙手放在膝上,「你長得帥。」

  「嗯。」

  「又溫柔。」

  「嗯。」

  「體格好。」

  「嗯。」

  「沒有禿頭。」他皺眉。
  
   「也沒有啤酒肚。」他皺眉要打結了。

  「還有,你不是跟徐長芳分手了嗎?」這是她聽說來的。

   「所以?」

  「所以你跟我交往。」聽她在胡扯,跟她交往他壽命只怕減少一半。

  「那我如果不要呢?」

  「你為什麼不要?」

  「要理由嗎?」

  「當然要!」

  崔不凡思索了下,開始說話:「第一,妳太凶了,所以我不敢要。」

  「崔不凡!」

  食指在她嘴唇噓了一下,示意她安靜,「第二,太多男生追妳,我不敢要。」

  她一雙眼珠子直瞪他。

  「第三,妳跟我天生犯沖,我更要不起。」

  「那我喜歡你,你要不要?」她插嘴。

  崔不凡沒料到她會這麼說,手上的筆掉在書上,只見他一臉錯愕的瞪她。「妳剛說什麼?」

  「我喜歡你。」

  「妳要不要回家休息一下,還是要我帶妳去看醫生?」她肯定病得不輕,否則怎麼會說出那種話。

  她竟說說喜歡他?

  就算是愚人節才剛過也不要這麼惡整他。

  「你說,要不要?」

  「為什麼喜歡我?」
  
   「不知道。」

  「那就不行。」

  「喜歡本來就很盲目的不是嗎?」一句話打死他的否定,因為他對她也有盲目情節。

  「所以?」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她是不是吃錯藥,還是受挫折了,還是被人給欺負了,不然怎麼會差別這麼大,前不久還對他恨得牙癢癢的,現在卻說喜歡他,這轉變也
太快了。

  「妳是不是忘了,我還有女朋友。」

  「你不是要跟她分手了?」

  「我有說嗎?」就算他早有這種想法,也跟徐長芳提過,但還沒完全結束之前,他不想多說,畢竟感情的事不是只有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的付出,他相信徐長芳是真心喜歡他,只是彼此認知上的差異讓他無法繼續。

  「那你到底要不要跟她分手?」

  他的沈默讓唐菲胭馬上掉頭。

  「菲胭!」

  「忘了我剛才的話。」這麼沒尊嚴的事她絕對不再做第二次。「你繼續去喜歡徐長芳。」

  「妳真的要跟我交往?」拉住她的手腕,他認真又嚴肅的再問她一次。

  「對。」

  「妳確定?」
  
   「你不要就拉倒,幹嘛一直問!」她被問得煩,索性甩開他的手,「我要回家了。」

  「妳不是戀愛了,也天天外出約會嗎?」

  「誰說的?我是天天跟女生朋友出去好不好?」

  「沒有其他男生?」

  「沒有。」她眼裡至今還沒放進哪個男的,不是她眼高於頂,也不是她條件太苛,而是她真的是看不上那些人。「好了啦,我要回家了,
免得打擾你跟徐長芳談情說愛。」

  如果現在在他眼前的人不是唐菲胭,那麼他可以斷然馬上拒絕,如果他可以少喜歡唐菲胭一點,那麼他也可以繼續若無其事的慢慢跟徐長
芳拉遠距離,如果……。

  但,她是唐菲胭,是他喜歡的女生,他怎麼能說不。

  他辦不到!
 
   ☆ ☆ ☆

  唐菲胭才剛收好原文書,隔壁女同學馬上湊近她,「菲胭,妳有沒有聽說了?」

  炎夏熱得她頭腦不清醒,昏昏欲睡,只想要馬上回家躺在床上吹冷氣,或是可以先去巷口買碗剉冰消暑。

  「就是崔不凡跟徐長芳分手的事。」

  崔不凡?徐長芳?分手?

  馬上地,頭腦整個清醒過來,表情認真的又重複問了一次,「妳說他們分手了?」

  今天第幾天?從她提議交往後好像是第五天,他們分手了?

  難不成真如那些女同學說的,崔不凡心裡是真的喜歡她,否則他不會天天跟她這麼吵鬧,而且為了她一定會跟徐長芳分手。

  天啊!現在是什麼情況,她被自己給搞糊塗了。

  「聽說昨天分手的,徐長芳為此還哭著跑出校園,應該是很傷心吧。」崔不凡條件那麼優,不少女生愛慕他,徐長芳雖是第一美女最後還
是落得分手的下場。

  「她哭了?」

  「對啊。」

  她是不是做錯了?怎麼辦?

  
「菲胭,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沒有啊,我要先走了。」

唐菲胭才走到校門口,馬上就見到徐長芳迎面而來,她雙眼紅腫,真的是哭過了,臉色還異常的蒼白。

  她心虛,不敢看她,低頭想要走人,卻被徐長芳給喊住:「唐菲胭。」

  「什麼事?」

  徐長芳臉上有些許的怨懟,「不凡跟我說他喜歡妳,所以跟我分手。」

  「是嗎?」崔不凡幹嘛講得這麼老實,他不會用其他話瞞徐長芳嗎?

  「原來他一直都喜歡妳。」徐長芳好恨,她那麼喜歡崔不凡,盡她所能讓他開心、讓他快樂,可是他還是不動心。

  她辭窮,答不出話來,面對徐長芳的質問,她覺得自己理虧,卻又逞強。

  「那干妳什麼事?」

  「因為妳,不然崔不凡不會跟我分手!」

  「笑話了,他喜歡妳就不會跟妳分手,跟妳分手就代表他對妳的喜歡並沒有那麼深,那怎麼能怪我!」

  她的話讓徐長芳蒼白的臉色更慘白,因為唐菲胭一語點破了她的痛處,崔不凡並沒有那麼喜歡她。

  「妳幹嘛為這種人傷心,如果我是妳,我會先狠狠的給他一巴掌,然後叫他去離我遠一點。」

  徐長芳苦笑,「那是因為妳還沒有愛過,真的喜歡一個人,妳的心是會放不下的,天天都是牽牽掛掛,日思夜念。」

  好悲傷的一句話,她懂卻無法意會,「妳真的那麼喜歡他?」她會不會因為拆散人家姻緣被雷劈。

  「我不甘心,我到底哪一點輸妳了。」徐長芳臉色大變,眼露恨意的說。

  其實唐菲胭是內疚的,是很自責的,她本來想去找崔不凡把事情說開,然後幫這對情人和好,可是,現在她又改變心意了。

  「其實妳並不輸我,妳唯一輸的是崔不凡喜歡我多過於妳,這麼簡單,妳不懂嗎?」

  「妳、妳欺人太甚了!」

  「徐長芳,不要以為妳是校內第一美女就自視甚高,不是每個男的都要巴著妳不放,本小姐就偏要搶走崔不凡,妳怎麼樣?有能力有本事
妳來跟我搶啊!」

  原來人人口中說的美女褪下那件美麗的外衣也不過如此,她鄙夷的回瞪徐長芳,「還有,我告訴妳,我現在就要去找崔不凡,要他當我男朋友。

   「唐菲胭,妳不要臉。」

  「我怎麼不要臉,是妳才不要臉吧,被甩了還有臉來跟我吵,妳是希望我同情妳還是可憐妳?」

  徐長芳失去理智的快步衝上前,一出手就給唐菲胭一巴掌,「我詛咒妳有一天也會落得跟我一樣的下場!」

  那巴掌很痛,唐菲胭反手一堆將徐長芳推倒在地,冷哼道:「那我們就走著瞧,看是妳能搶回崔不凡還是我會跟他百年好合。」

  好痛,痛死了,徐長芳明明看來就纖纖細細的,怎麼出手會那麼重。

  為了一個交往了近一年的男生竟然可以在校園裡跟她使潑,她不懂,也不能理解,更無法想像,徐長芳真的有那麼愛崔不凡嗎?還是她接
受不了被分手的陰影,因為她是校園第一美女。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