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野蘋果 > 商品詳情 小姐讓人追嗎~女人來襲之一
【8折】小姐讓人追嗎~女人來襲之一

缺書! 電子書網站: https://www.mmstory.com <讀客文學>

會員價:
NT$1448折 會 員 價 NT$144 市 場 價 NT$180
市 場 價:
NT$18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07/02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44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刁女休夫~休夫令之二
NT$144
銷量:1
嬌貴之秋
NT$144
銷量:7
第一格格
NT$144
銷量:3
禁忌初吻~致命情話之二
NT$144
銷量:0
狠角色
NT$144
銷量:2
花殤
NT$144
銷量:0
丫頭要革命
NT$144
銷量:0
流氓紳士
NT$144
銷量:0
不過是愛上你
NT$144
銷量:0
禁忌初夜~致命情話之一
NT$144
銷量:0
逆女休夫~休夫令之一
NT$144
銷量:1
禁忌初香~致命情話之三
NT$144
銷量:1
美眉遇見狼~遇見狼之三
NT$144
銷量:4
孤單藏相思~四方情之一
NT$144
銷量:5
花苞公主~女生宿舍之一
NT$144
銷量:1
羞女遇見狼~遇見狼之一
NT$144
銷量:0
秘書遇見狼~遇見狼之二
NT$144
銷量: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8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61
夜劫
NT$118
銷量:245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224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228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22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220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95
囚妻
NT$118
銷量:197

汪上揚是大路痴!
羅雨潔縮在車門邊,眼睜睜地看著她家就這麼從眼前開過,
而這個自大愛欺負人的男人,竟還敢口口聲聲說要送她回家!
氣得她顧不了形象,拿過手裡的水果朝他丟去,
兩個鐘頭後,她才發現,他竟然帶她到汽車賓館!
他平時沒事就愛捉弄她為樂,害她見到他就像見到鬼,
沒想到,這個高傲自大的男人,竟然會在汽車賓館裡向她告白,
霸道地將她壓在床上,奪走了她的初吻,!
明明手裡拿著她家地址,汪上揚卻連連錯過,還被她發現自己沒有
方向感的事實,既然都迷路了,那就乾脆將心裡的秘密說出來,
她竟然放聲大哭,朝他直嚷:色狼!
可惡,他若是真有心,她還能躺在床上睡覺嗎?
而他忍得都要內傷了,誰知這女人竟然還傻得春光外洩。
怎麼辦?他應該吃了她呢?還是守著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羅雨潔!」

  低沉的男聲在她身後傳來,羅雨潔手裡拿著剛在超市買的食物,餘光緊張地朝身旁的紅色跑車看去

  她認得這車,更知道這車的主人是誰。

  拿著兩大袋的購物袋,羅雨潔提的吃力,卻沒打算停下腳步。

  「妳要我捉妳上車嗎?」

  呃?車主開始威脅,可她死命不從地咬緊下唇,緊張地搖搖頭,那代表她拒絕他的提議。

  「不想被我捉上車,就馬上停下來。」低沉的嗓音恐嚇著。

  她還是再搖頭,披肩的直髮隨著頭腦的晃動而盪起波浪,白淨的小臉因為緊張而染紅,知道他不是

開玩笑,羅雨潔乖乖地停下腳步。

  紅色跑車的車窗不知何時被人搖下,原來車主是位長相英挺瀟灑的年輕男子,深刻的五官看來陽剛

霸氣,那抿緊的薄唇輕揚,因為戴著墨鏡,所以看不出他的表情。

  「學長,我要回家了。」不敢對上他的目光,羅雨潔盯著地面說著。

  「妳手上提的是什麼?」汪上揚摘下墨鏡,深邃的黑眸睇了眼她手上重重的大袋子。

  「我剛買的食物。」

  「看起來好像很重,要不要我幫妳拿?」

  「不用,它們一點都不重。」

  口是心非的她又在騙人了,汪上揚玩味地看著眼前的學妹,打從她一入學,他就覺得這個小學妹很

可愛,可偏偏她對他沒來由的懼怕萬分,大老遠只要聽見他的聲音,跑得比誰都要快,若是一個不小心

撞見了,她更像作賊似地躲在其他同學身後。

  或許,就是因為她的閃躲,教他更感興趣,常是一時興起地故意捉弄她,看她不知所措的生氣臉紅

,他才肯罷休。

  不同於其他女孩,羅雨潔的打扮雖然都是撲實不花俏,卻還是掩不去她的天生麗質,應該說,她本

來就漂亮,特別是那白裡透紅的皮膚,粉嫩得像是能掐出水來,而那頭及肩的直髮,像鍛子般烏黑亮麗

,跟現在的女孩子相比,她的身高適中,剛好過他肩頭。

  「上車。」

  聞言,羅雨潔小臉驚訝地抬頭,那雙驚慌的大眼睛看得出來被他嚇著了,「學長……!」

  「妳家住這附近不是嗎?

  她點頭。 

  「妳知道我已經在這附近繞了兩個多小時了嗎?」就是為了找她家。

  羅雨潔一聽,單純的她直覺學長可能是對這邊的路不熟,所以迷路了。

  她好心的說:「學長,這條路直走出去,就是大馬路了,轉角有警察局,你可以……。」

  汪上揚瞪她,「我沒事為什麼要去警察局?」

  「你不是迷路……?」

  「羅雨潔。」低沉的嗓音響起,教她噤聲不敢把話說完。

  「呃……?」她楞楞地看著學長,打從她第一天入學成為他的直系學妹,汪上揚學長似乎就故意跟

她過不去,總愛找她麻煩,所以她一直都是能躲他多遠就躲多遠。

  「上車。」汪上揚決定不跟她廢話,今天來找她,是有事情要跟她說。

  「學長,我……。」她不想坐他的車,而且她還要趕回家看電視,她最愛看的電影就要開始了,她

不想錯過。

  可是,看學長此時的態度,好像不肯放人的樣子,所以她戒備的退了一步,然後再一步,雖然手裡

的袋子很重,穿著牛仔褲球鞋的她想應該還能提著小跑一段路才對。

  思即此,不管學長會不會生氣,羅雨潔轉身邁步往前跑,像是後頭有鬼在追似地死命跑,就怕一個

不小心被捉到。

  好不容易,在她跑了一小段路轉進某個小巷子,心想學長應該不會追來了,才剛停下腳步,不住地

大口大口喘氣。

  後頭,一道如鬼魅般的粗重嗓音響起:「妳要去哪裡?」

  「啊!」被嚇得尖叫,手裡的袋子落地。

  「該死!」汪上揚沒料到她會突然尖叫,還好這條小巷子沒行人路過,他一個用力,將她拉進懷裡

,大掌捂住她的尖叫,「別叫了!」

  「唔……嗯……。」羅雨潔則是被他嚇得拚命掙扎,想要掙開他。

  見她眼裡怖滿恐慌,汪上揚故意壓低音量恐嚇她,「妳再叫,我就當街吻妳。」

  本是扭動身子的羅雨潔被嚇得頓時停止掙扎,動都不敢亂動地傻住。

  見她終於乖乖不動,汪上揚這才滿意地移開手,「這才乖。」

  「學長……。」

  她好怕,為什麼學長要這麼欺負她,在學校捉弄她就算了,為什麼連在校外,他都要跟她過不去。

  她都已經很努力在躲他了,為什麼他還這麼愛欺負人?更過份的是,他這麼惡作劇欺負她的惡劣行

為,不管她怎麼說,就是沒有人相信。

  在其他人眼中,汪上揚學長一直都是個冷靜自持的人,內斂的性格甚少動怒,情緒也不會寫在臉上

,給人的感覺也總是冰冷冷的很有距離感;可在她面前的學長,為什麼跟大家形容的都不一樣?

  就像現在,他又故意說出那種輕浮的話,故意要她出糗、不知所措,這樣的他根本就是個雙面人嘛

  汪上揚學長是學校女生心目中的理想情人,他家世好、長得帥、又是帥長眼裡的優等生,更是運動

場上的健將,這麼風雲的人物,卻偏偏愛欺負弱小的她……

  「跟我走。」汪上揚撿起地上的兩大袋,拉著她的手轉身。

  「學長,你要帶我去哪裡?」

  「送妳回家。」

  該死,他不該相信關雲的話,才會在這附近轉了老半天還轉不出去!

  「我家?為什麼?」她家就在隔壁幾條街而已,走路很快就到了。「學長我可以自己回家。」

  「我說我送妳回家,妳有意見嗎?」看他再次皺眉,表情有點可怕。

  「可是,我家真的很近。」

  「再近有我開車來的快嗎?」他拉著她走到停車處,在他的目光下,羅雨潔不敢反抗地上車。

  當車子重新上路,汪上揚拿起手上的紙條,「這是不是妳家地址?」

  看著學長手裡的紙條,羅雨潔訝異地說不出話來,「學長,你怎麼會有我家地址?」

  汪上揚流利地轉動方向盤,嘴角上揚地轉頭睇了她一眼,「問來的。」

  「為什麼?」

  她不懂,學長為什麼沒事問她家地址。

  「妳猜猜看。」汪上揚一臉高深莫測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她一頭霧水,卻又發現什麼似地大叫。

  「學長!」她指了指右手邊,「那邊……。」

  「什麼那邊?我在開車,不要拉我的手臂。」汪上揚朝她皺眉,繼續往前開去。

  「學長,我家的方向在那邊。」

  剛才學長的車子已經從她家路口經過,她才會著急的大叫,不明白為什麼學長要故意開過頭。

  「妳家的方向?」汪上揚臉上的眉頭皺得更深,趁著停紅綠燈之際,轉頭看她,「妳家不是還沒到

?」

  羅雨潔楞住,嘴巴張了又閉,「我家已經過了……。」學長手上不是還有她家地址嗎?怎麼可能會

不知道怎麼去?

  「為什麼不早說?」汪上揚鎖得像要打結的眉頭又皺了些,低頭再重新唸了遍手上的地址,「真的

過頭了嗎?」

  不知為什麼,羅雨潔心裡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咬了咬下唇,眼睜睜看著學長在紅綠燈前迴轉,然

後很不湊巧的又錯過她家路口。

  「學長……。」

  「嗯?」

  「我家……。」

  「我知道,剛才開過頭了,現在我已經往妳家方向走了。」

  「不是……學長……那個……。」

  「又怎麼了?」汪上揚單手打著方向盤,一手撐在中央扶手。

  「我家過頭了……。」鼓起勇氣,羅雨潔小聲地說。

  「怎麼可能?」

  「真的,你開過頭了!」羅雨潔說得戰戰兢兢。

  汪上揚先是瞪著手裡的紙條,而後再瞪她,「妳家在哪裡?」

  「剛才你迴轉時,應該要左轉的。」可是學長卻又偏偏右邊,所以她家離他們更遠。

  汪上揚瞪她,「妳確定?」

  羅雨潔點頭,「你應該轉頭,然後直走再左轉。」她重新將她家的路線講解一次,然後她發現,學

長眼中露出懷疑神色。

  「妳確定?」

  她再點頭。

  「所以現在我應該左邊?」沒預警的,汪上揚的車子又轉了另一個方向,卻見羅雨潔的臉上更慘白

  「學長,你轉錯了,你要右邊才對……。」

  不知是她錯覺,還是真如她所想的,羅雨潔覺得她家離她更遠了,而坐在駕駛座的學長臉上變得緊

繃,本來的輕鬆神情早不復在。

  就這麼地,來來回回,不管她怎麼說,汪上揚學長總會轉錯方向,在半個小時後,羅雨潔發現一個

事實。

  汪上揚學長是個路痴!

  「學長,我們好像迷路了。」就連她都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周遭的建築物完全陌生,她不免

緊張的往四周看了再看。

  「誰說我們迷路了!」

  羅雨潔看著學長,她覺得自己快要哭了,「學長,我要回家……。」剛才她真的應該抵死不從的,

可她偏偏跟他上車。

  現在好了,五分鐘可以到家,她卻連自己現在在哪裡都不知道。

  那雙清澈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他,汪上揚頓時漲紅臉,沒好氣地低吼:「妳確定妳家不在這附近!

  羅雨潔拚命搖頭,緊張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她不敢相信,已經是二十二歲,大學三年級的學生,學長竟然會迷路。

  怎麼辦?

  她覺得自己好像上了賊車了,早知道會被學長撞見,她就該帶行動電話出門,起碼現在還可以跟家

人求救啊。

  「羅雨潔,如果妳現在敢掉下一滴眼淚,我保證吻得妳講不出話來!」


◎ ◎ ◎


   又過了半個小時,羅雨潔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學長是個完全沒有方向感的人,從她被他押上車

後,就見學長,該左轉時他偏偏右轉,該直走時,他又左轉……

  「學長?」

  「幹什麼?」

  「你剛才應該左轉。」她縮在門邊怯聲說。

  「直走一樣能到。」

  羅雨潔看著路標,不置信地轉頭再看學長一眼,「可是直走是往南。」而她家應該往北走。

  「那又怎麼樣?」

  正當汪上揚開口時,車子一個不小心,在羅雨潔的驚叫中,汪上揚竟然將車子給開上高速公路……


◎ ◎ ◎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語帶哭腔地唸著。

  「安靜一點。」他的耳朵都被唸得長繭。

  「我要回家!」不再懼怕學長的惡勢力,羅雨潔氣得拿袋子裡的食物丟他,「你快點把車停下來!

  「該死,妳竟敢拿蓮霧丟我!」被砸到的臉龐雖不是很痛,但有失男子氣概,況且這是高速公路,

哪能說停就停車。

  「誰叫你要『綁架』我!」

  「我什麼時候『綁架』妳了?」

  「現在!」羅雨潔氣呼呼地指控。

  汪上揚見她眼眶氾紅,委屈地抿緊嘴唇,一時不忍,將到嘴邊的咒罵吞回,「妳是不是肚子餓了?

」都已經晚上七點多,早過了晚餐時間,「妳不是有買東西嗎?隨便拿一點填肚子。」

  「我不要……」

  汪上揚拿起一旁的蓮霧,大口吃著,「為什麼不要?」

  她咬白下唇,「學長,休息站快到了嗎?」

  「幹嘛?」

  汪上揚調整車裡的暖氣,外頭雖是冰冷冷的寒冬,車子裡可是溫暖得很。

  見她不語,汪上揚轉頭瞥了她一眼後又繼續吃著手裡的蓮霧,「怎麼不說話?」

  「……。」還是沈默。

  「羅雨潔,前面就是休息站了,妳不說為什麼,我就不進休息站了喔。」

  「不可以!」她急得大叫。

  「那就告訴我,為什麼要進休息站?」

  「因為……。」

  「因為什麼?」

  「人家想去洗手間啦!」當話說完,羅雨潔的臉頰就像汪上揚手裡的蓮霧,紅通通的。而另一顆蘋

果,也隨之砸向汪上揚,疼得他出聲大罵。


◎ ◎ ◎


   兩個鐘頭後,汪上揚步出車子,很仔細認真的打量眼前建築物,「羅雨潔,下車。」

  「我不要!」

  她不敢相信,汪上揚學長竟然能延路將車子開到台中,而下了交流道後,學長非但沒馬上往北走,

反倒是直接進入市區。

  「難不成妳今晚打算睡車上?」

  羅雨潔瞪大眼,睡車上?「學長,你該不會是想在這裡過夜?」

  「不好嗎?」

  「不好!」若是被她媽知道她跟男生到汽車賓館,她肯定被打死。

  「為什麼不好?這家汽車賓館看起來很高級,應該沒有問題。」汪上揚轉身準備走進汽車賓館的房

間,而坐在車裡的羅雨潔則是委屈的抿嘴。

  「就算要回去,也得讓我休息一下再開車回北部。」

  「你沒騙我?」

  汪上揚幫她開了車門,趁她還沒回神之際,霸道地攬腰將她抱出車子,「學長,你快放我下來!」

被他這麼抱著,羅雨潔又緊又羞地叫著。

  可不放手的汪上揚卻壞壞地笑著對她說:「看妳外表瘦瘦的,其實還有點份量。」

  「誰說的!你快放我下來啦!」從沒跟男生這麼親近過,羅雨潔被他突來的舉動給嚇傻了,雙手用

力搥他的肩,「學長!」

  「妳再亂動我就放手了哦。」他的手一鬆,教羅雨潔尖叫得馬上停止扭動。

  「不要!」他故意要她跌個四腳朝天,才會那麼過份嚇人,「你不可以放手!」

  「那就是要我抱妳囉?」

  瞧她雙手死命抱緊自己的脖子,汪上揚唇角得意地上揚,將她的身子摟得更緊,而淡淡的女生香味

也隨之撲鼻而來。

  「你最討厭了…最討厭……。」埋在他胸前的小臉,傳出抽泣聲。

  「羅雨潔?」她哭了?

  那啜泣聲逐漸變大,最後竟是哭得好不傷心,這下子,汪上揚知道自己的玩笑開過頭,趕緊安慰她

,「別哭了。」

  「鳴……。」羅雨潔卻哭得更用力,眼淚溼了他肩上的襯杉。

  哄不了她,又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汪上揚,最後使出他最拿手的恐嚇,「妳再哭我就丟下妳自己回家

了哦!」將她抱進房間,本想放她在床上,可羅雨潔卻被他嚇得,反倒死命地抱緊他。

  「不要……。」難過的她不敢放手,怕學長真丟下她走人。

  而汪上揚見狀,只好無奈地嘆了口氣,兩眼翻白地瞪著天花板,抱她坐在床上等她哭完。


第二章


   因為沒有事先準備,所以除了浴室裡的浴袍,羅雨潔不知道自己若是洗澡後,該穿什麼睡覺。

  「學長?」汪上揚此時正火大地撥打行動電話,從剛才她停止哭泣,他把她放在床上後,就不再看

她一眼。

  汪上揚轉身看著羅雨潔一臉欲言又止,「嗯?」因為電話一直撥打不通,他氣得直想破口大罵。

  「我想洗澡。」鼓起勇氣,羅雨潔對他說。

  「浴室在那裡。」汪上揚頭都沒頭,指了指左手邊。

  但羅雨潔還是動都沒動,汪上揚皺眉地又說了一次,「妳不是要洗澡,趕快去。」

  看了眼房裡的浴室,羅雨潔手指在胸前絞了又絞,「可是它沒有門。」

  不知為什麼,這家汽車賓館的浴室竟然是公開的,完全沒有門板或是玻璃阻隔,這樣的浴室她怎麼

敢洗。

  汪上揚瞥了眼浴室,以前沒來過汽車賓館的他,也有些錯愕,「我不會轉頭看,妳可以放心洗澡。

」汪上揚關掉行動電話,癱在一旁的沙發椅上。

  見她還是猶豫不決,汪上揚又睜開眼故意恐嚇她地說:「還是妳想跟我一起洗?」

  羅雨潔嚇得往旁邊縮,一臉防備地看他,「我才不要跟你一起洗。」他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那就趕快去洗,免得我反悔。」汪上揚說完又閉上眼,感覺像是睡覺了。

  見他動都不動地躺在那邊,羅雨潔悄悄地走進浴室,隨即又見她快步走出來,「學長。」她喊他。

  可汪上揚卻沒動靜。

  羅雨潔又喊了一聲,見他沒反應,她走近一步,朝他肩膀推了下,「學長?」

  他睡著了嗎?

  「什麼事?」沒睜開眼,汪上揚雙手抱胸問她。

  呃?沒睡?「我沒有衣服。」

  「那就穿今天換下來的衣服。」

  「可是我不習慣……。」

  半瞇眼,汪上揚睨了她一眼,「那就不要洗了。」

  他能怎麼辦?

  他又變不出衣服,「還是妳要穿我的衣服?」說完,他打算脫下身上的毛衣,室內因為有暖氣,感

覺十分舒服。

  「不要……。」羅雨潔見此狀,嚇得連聲拒絕,「我穿浴袍就好。」

  「嗯,那快去洗,洗完換我。」

  走進浴室,羅雨潔不安的再回頭,「學長,你不可以偷看哦。」此時的學長已經翻身,背影向她,

也沒有回應。

  應該是睡著了吧。

  想到這裡,羅雨潔心頭的大石頭終於放下,趕緊走進浴室。


◎ ◎ ◎


   「學長?」

  「嗯?」汪上揚隻手靠在額頭,睡很很沈,低沉不清的嗓音說明他尚未清醒。

  「換你洗了。」穿著寬大浴袍,羅雨潔站在沙發前,想叫他去洗澡。

  「唔……。」可汪上揚卻沒移動,連眼睛都沒睜開。

  「學長?」羅雨潔再叫,這回她彎下身,伸手搖他。「起來了。」

  半夢半醒的汪上揚似乎也聽見她的叫喚,緩緩睜開眼,順著聲音方向望去,只見他倏地瞪大眼,而

後粗嘎地說:「妳洗好了?」

  「嗯。」羅雨潔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只覺得學長的表情僵直,「學長,你怎麼了?」

  「沒事。」那喉頭滾動,像在隱忍什麼。

  不解的她順著學長的目光,往下看去,霎時……

  一陣尖叫響遍房間,「啊!色狼!」他怎麼可以這樣?

  怎麼可以?

  「別叫了!」聽她尖叫,汪上揚一把將她抱進懷裡,任倆人親膩地貼合,而他則是強悍地將嬌小的

她壓在身下。

  「你偷看我!」

  原來她的浴袍太大,敞開的領口將她完好小巧的飽滿全都一覽無遺,春光外洩的她氣得直打人。

  「我沒有偷看!」

  「還說沒有,你明明就有。」她氣得咬他手臂,疼得汪上揚抽氣。

  「該死,我叫妳別再亂動了。」

  他是個成年男子,有正常的感官,若是她再這麼動下去,他難保自己不會做出什麼越矩的事來。

  「你走開!」

  「我真的什麼都沒看到!」他重申。

  「真的?」見他表情認真,羅雨潔淚眼地問著。

  汪上揚慎重點頭,此時的他為了要她停止哭鬧,最好的方法是說慌,這種善意的謊言並不是他所願

,可他不得不如此。

  儘管此時的她,依舊是衣杉不整,那露出的肌膚滑嫩雪白,在在引誘他的視覺。

  見她終於停止哭泣,汪上揚如釋重負地吐了口氣,「妳肚子餓不餓?」

  羅雨潔搖頭。

  「那累不累?先睡一覺好不好?」他溫柔的哄著。

  「那你呢?」

  汪上揚好笑地看她,「我當然是去洗澡了。」他很確信自己需要冷水澡來冷卻體內的熱火,否則他

自己都不敢想像該如何渡過這一晚。

  這個笨蛋,竟然如此無防備,對他這個大男人竟這麼放心?

  而他呢?可以選擇扮大色狼欺負她,或是當個柳下惠,強壓下半身傳來的蠢蠢欲動。

  該死!

  想到剛才見到的美色,她小巧的胸部雖然不大,卻圓潤可愛,看得他血脈僨張,恨不得將她壓在身

下恣意妄為。


◎ ◎ ◎


   夜半,汽車賓館,昏黃偌大的房間,沒有女人的嬌喘呻吟,也沒有男人的粗喘低吼,圓形大床上,

只見羅雨潔孤孤單單地縮著身子,呼吸平緩地睡著。

  而另一頭,汪上揚正沒好氣地拿著電話與那頭的人說話:「關雲,你在哪裡?」

  這傢伙一整晚電話關機,在他好不容易哄羅雨潔睡著,自己也填飽肚子,拿出冰箱裡的啤酒時,他

才打電話來。

  (你現在人在哪裡?)

  「台中。」

  那頭先是沈默,而後傳來爆笑,(你該不會是迷路,一路開到台中吧?)

  汪上揚的路痴身為好友的他比誰都清楚,汪家財大業大,大少爺的他平時出門都有司機接送,才會

免去迷路之苦,可今天他卻執意要自己開車,問他什麼原因也不說,沒想到竟然迷路了。

  「閉嘴!」汪上揚咆哮。

  或許是音量過大,教床上的羅雨潔呻吟地翻動身子,汪上揚見狀,連忙壓低音量:「不准再笑了!

  (你怎麼了?聲音突然變那麼小聲?)

  「我問你,我車上的導航系統怎麼使用?」怕回程又迷路,汪上揚只有跟好友求救。

  (上揚,你現在一個人嗎?)不知怎地,關雲就是有種感覺,此時人在台中的汪上揚身邊肯定有人

  「……那不關你的事。」

  (誰啊?這麼幸運,能跟汪大少爺一同迷路到台中?)那話說得曖昧,教人聽得一肚子火。

  「廢話少說,快跟我說車上的導航系統要怎麼使用!」汪上揚又吼了一聲,這回躺在床上的羅雨潔

被他驚醒,迷糊之中,她口渴得想找水喝。

  「你等一下。」汪上揚說完,想攔下拿著杯子喝水的羅雨潔。「那不是水,不能喝!」可惜,還是

慢了一步,羅雨潔渴得哪管他說什麼,意識不清地仰頭就灌了一杯。

  「可惡!」丟下電話,汪上揚氣得說不出話來。

  「咳…咳……好苦……。」

  被酒的苦味給嗆到的羅雨潔彎身猛咳,小臉更是紅得不像話。

  汪上揚急得趕忙拿水過來,「把這喝下。」

  「不要……。」

  「這是水,快喝下去。」她都難受成這樣了,還這麼不聽話。

  「好苦……。」

  「誰叫妳傻得灌下一杯酒。」沒好氣的,汪上揚管不住脾氣地罵人:「快把水喝完。」

  「不要……。」羅雨潔難受的倒在床上,本是停下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我要回家……。」

  望著手裡的水杯,汪上揚黑眸一瞇,二話不說,仰頭灌了一大口,高大身子坐在床邊,不管羅雨潔

要不要,他扳過她的身子,在她還沒會意過來之前,傾身將嘴裡的水注入她口中。

  「唔……。」

  那霸道又強悍的雙唇不讓她移開,單手定住她的下巴,直到口中全部的水一滴不剩的全被她吞下,

汪上揚這才滿意地鬆手。

  「你……你怎麼可以吻我!」這是她的初吻,而他竟然那麼過份,真的好過份!

  百口莫辯的汪上揚盯著她被自己吻腫的嘴瓣,「我是餵妳喝水,哪是吻妳?」她也未免太小題大作

了!

  「走開!我不要跟你說話了!」羅雨潔生氣地拉過棉被,將自己從頭到尾包住。

  而汪上揚則是看著棉被底下一高一低的抖動,知道她又哭了,沒錯,他不該這麼蠻橫的餵她喝水,

可見她難受,他就是看不過去,況且,就算是他的吻,她有必要哭得那麼傷心嗎?

  他可是炙手可熱的多金帥哥,多得是想跟她交往的女生,而她呢?

  當另一聲啜泣聲傳進耳裡,汪上揚火大地抽開棉被,眼帶怒火地吼著:「妳再哭,我就真的吻妳了

!」

  被這麼一吼,床上的羅雨潔不但沒有停止哭泣,眼淚更是落個不停:「你憑什麼凶我?」她哭是她

的事,關他什麼事?

  誰知,她的話才說完,被激怒的狂獅猛地彎下身,在羅雨潔還來不及反應前,狂暴地再次攫住她的

紅唇,這回,探入她口中的是他霸道的舌……

  這一夜的台中,汽車賓館裡,嬌弱的反抗及啜泣聲配上男生的叫罵聲,隔著行動電話全落入另外一

個人的耳裡,這頭的倆人卻完全不知情……


◎ ◎ ◎


   盛夏,悶熱的天氣教人急躁,被外頭的大太陽曬得發昏的羅雨潔在結束生平第一次的面試後,連忙

搭公車回家。

  「雨潔,結果如何?」

  羅母正在廚房忙著,換下套裝後她穿著居家服進廚房裡找冰水喝。

  「還好。」

  她很感謝林叔的好意,可是她真的不習慣成為別人眼中的空降部隊。

  「怎麼了,是不是不喜歡這份工作?」

  「也不是。」

  「妳林叔是怕妳出去工作被人欺負了,才會特意安排妳進自家公司上班。」

  羅雨潔無言,她不知該如何回應母親的話,她知道林叔對她媽很好,她媽年過半百卻風韻猶存,是

個溫柔的女人,而早年喪偶的林叔對她媽的真心她也看得出來,只是兩個獨立的家庭,真的不需要為了

父母可能再婚而拉近關係,但她媽根本聽不進她的話,而其他同學在得知她能順利進入台灣科技大公司

,紛紛恭禧她要好好捉住這個機會,畢竟景氣不好,想要找份工作都不容易了,更何況是進大公司,而

且還是總經理秘書。

  面對朋友們的恭禧,羅雨潔也不想解釋,怕自己愈描愈黑。

  「不可以偷吃。」她的手才伸向飯桌上的菜餚,羅母背後像是長了眼睛,馬上出聲制止。

  害她連忙縮回手,朝她媽吐了吐舌頭,「人家肚子餓了嘛。」

  「等妳哥回來就可以開動了。」

  她哥是高中數學老師,跟他溫文爾雅的氣質十分吻合,就她了解學校不少女學生偷偷愛慕她哥。

  「哥還沒回家?」

  「有個女學生成績不理想,妳哥從今天下課後幫她輔導。」

  她哦了一聲,趁她媽不注意,才伸手打算偷塊紅燒肉時,隨即就被拍了下,「人家真的餓了嘛。」

  「去打電話給妳哥,問他是不是快回來了?」羅母脫下圍裙洗手。

  夕陽餘光射入公寓的落地窗,連同悶熱也一併帶走,羅雨潔才走回客廳準備撥電話,大門隨即被人

打開。

  「哥,你回來了……。」

  在她哥身後還站了個穿著水手制服的高中女孩,羅雨潔朝那女孩微笑,誰知女孩卻不領情地偏開頭

  「雨潔,是妳哥回來了嗎?」羅母的聲音由廚房傳來。

  「對。」她應道。

  「媽,今天家裡有客人要一起用晚餐。」羅文軒將女孩的書包放下,瞧她瞪人,他耐心地哄她去洗

手。

  見女孩走進洗手間,羅雨潔回過頭小聲問:「哥,她是誰?」感覺有點孤僻。

  「我帶班的學生。」

  「怎麼會跟你回家?」

  「帶她回來補習數學。」

  「是不是因為考不好,所以心情不好?」

  羅文軒溫和的臉上帶了抹淡淡微笑,語重心長地說:「小女孩耍性子,一會兒就沒事了。」為了帶

她回家,他可是費了不少功夫。


◎ ◎ ◎


   「哥,你覺得我該接受這份工作嗎?」坐在她哥的車上,外頭下著滂沱大雨,羅雨潔一臉苦惱。

  「妳不是喜歡秘書的工作?那就不要想太多,只要妳憑得是自己的實力努力工作,那麼林叔的好意

也不會白費,不是嗎?」

  羅雨潔俏皮地吐了吐舌頭,她知道她哥說得沒錯,而心裡的陰霾也隨之消除,「我知道了。哥,那

你等一下陪我走到公司門口好不好?」

  「怎麼了?」

  「我忘了帶傘。」

  「妳哦,永遠這麼粗心大意。」

  不一會兒,羅文軒冒著大雨,撐傘陪妹妹走到林叔公司大門口,怕雨水淋溼妹妹的粉色套裝,下車

前還細心地幫她披上自己的運動外套,好不容易進到公司大門口避雨,羅雨潔驚叫。

  「哥,你的衣服都溼了。」怕她淋雨,下車後,羅文軒一半身子都露在傘外。

  「沒關係,我回學校再換。」拿過羅雨潔手裡的運動外套,羅文軒不忘叮嚀,「等一下面試完,雨

如果下得太大,記得改搭計程車回家,知道嗎?」幫她將一邊的頭髮夾到耳後,倆人親膩的動作引來其

他人的側目,羅雨潔卻忙著幫她哥拍下頭髮上的水珠,沒去多注意他人的目光。

  可羅文軒卻細心的發現了,只見他朝後頭的人微笑點頭。

  汪上揚薄唇抿緊,目光銳利地盯著眼前倆人的親膩的互動。

  這或許不是最好的重逢場合,雖然早就知道會有再見的一天,可他沒想到她會突然出現在他眼前了

  當初為了逃避他,羅雨潔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轉學。

  可,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裡?她不是避他如蛇蠍嗎?還揚言這輩子不打算再見他,怎麼今天會自行

送上門?

  這麼多年了,她還是沒變,儘管只是背影,可那熟悉的披肩直髮,細瘦的柔軟曲線,他怎麼都忘不

掉。
 
   「哥,你開車小心。」羅雨潔催她哥快走,免得他上班遲到,誰知她才轉身,竟被身後的人嚇了一

跳。

  汪上揚!他為什麼在這裡?

  被突然的碰面而嚇住的羅雨潔臉色僵直難看,複雜的眼神裡充滿著對他的怨懟。

  不想跟他多說,羅雨潔沈默地轉身就走,那年的寒夜,她忘不了他的粗暴及蠻強,還有他霸道的告

白,完全不顧她的意願,他強求她成為他的女朋友……也就是因為他,她才會轉學,沒想到以為已經擺

脫的人,誰知今天竟然又相遇了。


◎ ◎ ◎


   不願去多想汪上揚,羅雨潔只想趕快熟悉秘書的工作,可公司卻臨時有會議,所以她只有先乖乖在

秘書室呆等。

  「羅小姐,要不要喝杯咖啡?」

  「不用,謝謝。」
  
   「妳不要太緊張。」秘書長對羅雨潔的第一印象很好,「我相信妳可以勝任秘書的工作。」秘書長

邊說邊優雅地端起咖啡飲了一口,「總經理喜歡安靜不多話的女生,之前來面試的女生只要一見到總經

理出色的外貌,全都像是失了魂似的傻笑,」

  「是嗎?」

  「這年頭的女孩子哪個不愛慕虛榮。」

  「所以她們連老頭子也可以接受?」

  秘書長被她的話楞了一下,而後笑出聲來,「什麼老頭子?總經理今年才二十七歲,怎麼會是老頭

子?」

  羅雨潔不明白秘書長的意思,她記得她媽說林叔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雖然已有退休的打算,但並

沒有聽說他退休了啊。

  那如果林叔不是總經理,她的主管又是誰?

  那個人知不知道,她是靠著林叔的關係才進入這家公司的?

  想到這裡,羅雨潔的心情不覺沈重起來。


第三章


   儘管她知道總經理不是林叔,但見到汪上揚走進總經理室時,她竟是啞口無言。

  學長的外表幾乎沒有多大改變,依舊是高大帥氣,卻又多了份男人成熟的性感,比起學生時期,學

長身上多了份嚴肅冷竣的氣息,那不苟言笑的五官線條深刻,特別是那雙深邃不見底的眼睛,犀利的令

人不覺感到壓迫感。

  剛才秘書長說得沒錯,學長英俊的外貌確實容易令異性著迷,只是那些愛慕者名單中,肯定不會有

她。

  「坐。」

  汪上揚望了她幾秒,清爽的淡妝將她的漂亮的臉蛋修飾得更美,合身的套裝展露她完美曲線,坐定

後,汪上揚輕了輕喉嚨,一手撐著下顎,一手裡拿著她的履歷表看了一下。

  「妳研究所主修財經?」

  「是的。」

  「怎麼沒想往財經方面發展?」

  「沒有興趣。」當時會填上這個科系,也是偶然,可唸了兩年後,她發現自己對財務管理的興趣不

大。

  她講話不看人的毛病還是沒改,汪上揚見她刻意迴避的目光,心裡不免起了捉弄之意,故意說:「

有沒有男朋友?」

  本是面無表情的羅雨潔錯愕地抬起目光,不知該如何回答。

  汪上揚不聞她的聲音,視線離開履歷表,見她發怔的表情,他再問了一次:「不方便回答嗎?」

  這五年裡,美麗的她身邊應該不乏追求者,想到這一點,汪上揚心頭的醋意不覺直升。

  「我只是覺得有沒有男朋友跟我的工作應該沒有直接關連。」

  「如果妳有難言之隱我可以理解。」

  被這麼說後,羅雨潔抬頭望進他深不可探的眼眸:「我沒有男朋友。」

  對她的回答汪上揚滿意地繼續又問:「妳喝酒嗎?」

  羅雨潔覺得他的問題像在窺探她的隱私,直覺回問:「貴公司的秘書需要喝酒嗎?」

  「總經理秘書有時必須參加公開場合及應酬。」

  「所以喝酒是基本要求?」

  「可以這麼說。」套裝短裙下,她那雙潔白修長的美腿,勾引他的感官視線,汪上揚十分享受眼前

美景。

  羅雨潔伸手將直髮勾往耳後,「我不會喝酒。」

  「那可能就有問題了。」

  那聲音雖說得輕,可還是落進羅雨潔的耳裡。

  聞言,羅雨潔咬了下唇,強忍著脾氣不發作,「抱歉,打擾你的上班時間了。」當初她面試時,人

事主管並沒有告訴她要會喝酒,而若是她知道當秘書需要這麼麻煩,她也不會來了。

  誰知,她才要站起身,汪上揚又跟著開口:「妳怎麼了?」

  「我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她要的是一份工作,而不是坐在這裡任人刁難。

  見她小臉漲紅,下巴抬得老高,教他不覺莞爾。「我只是在告訴妳,我沒興趣擺個花瓶在身邊。」

  這麼多年不見,學長講話還是那麼苛刻,而這樣的他,竟敢會在當年向她表白,還狂妄的不准她拒

絕他的追求,霸道的要她成為他的女朋友。「我也沒興趣跟個自大狂一起工作!」

  汪上揚被她的話回得半瞇雙眼,那眼眸裡盡是興味及一抹看不出來的慍意,「既然如此,那何必勞

煩我舅舅出面。」舅舅早年喪偶,膝下又無子,才會將公司過繼給他,而也因為他父母的催婚,這些日

子因為舅臨時退休,而他本來的秘書也因為家庭因素不得不辭職,他才會另外徵人。

  只是他沒想到,今天來的人竟然是她!

  她跟舅舅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舅舅需要勞師動眾地安排她成為自己的女秘書?因為這個疑惑,教他

臉上線條更是緊繃。

  羅雨潔拿過包包,不想再跟他多談地起身往門邊走,「既然你這麼認為,那我不作這份工作可以了

吧!」

  「站住!」她敢這麼走人?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她回眸睇他一眼,「我趕時間。」

  「我的要求只有不遲到早退,妳覺得自己做得到嗎?」

  羅雨潔以為自己聽錯了,她呆在原地不說話,他明明不打算讓她來上班,剛剛才會說那些話。

  「明天正式上班。」

  聞言,她回神眨了眨眼睛,還有些會意不過來,「明天?」

  「我的秘書下星期就要離職,我希望妳儘快跟她熟悉所有的工作流程。」

  這男人的自大還是沒變,她根本沒答應來上班。

  「如果妳覺得自己無法勝任這份工作,我可以理解。」

  這句話,狠狠地炸開,教羅雨潔氣甩門走人,而在她身後,汪上揚則是朗朗大笑,那笑聲刺耳。


◎ ◎ ◎


   「不准笑!」三秒後,羅雨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衝到汪上揚眼前,不顧外頭女秘書的錯愕,她

朝汪上揚叫道。

  或許早就猜出她會再回來,所以汪上揚此時是好整以暇地雙手抱胸,那態度很是輕鬆,可俊容笑意

不散。
  
   原來她外表雖然改變了,可單純的本質還是不變,他不過是耍了那麼點手段,不懂得掩飾的真心就

這麼攤在他眼前。

  「有誰規定不能笑嗎?」

  「有!」

  「誰?」

  他連眼角都溢出笑意,看著眼前美人氣紅的臉頰,像顆粉嫩的水蜜桃那般的誘人,情不自禁地,他

的手撫上她的臉頰。

  可惜,美人不給面子,馬上揮開他的手,「我!」

  「為什麼?」

  「我不准你笑我!」以前的捉弄教她生氣,而此時他的大笑更教她難堪,同時想起他曾經的告白。

  她的優雅不見了,方才的冷漠也消失了,此時此地,在他面前的羅雨潔又回到五年前的可愛模樣。

  而他,忍不住又想逗弄她,「我有笑妳嗎?」故意地,他反問,而手掌又再次往前伸,輕易地將她

攬進懷裡。

  「你明明就有!」因為生氣,羅雨潔沒注意到他的越矩,反倒是雙手插腰,惡狠狠地指著他罵:「

你為什麼還出現在我眼前!我都說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是啊,她是說了,再也不要看到他。

  可這也不是他的錯,是她自己走進舅舅的公司,還應徵了他的秘書職位,況且,他從沒打算忘了她

,偶爾夜深人靜時,他總是會不經意地想起那一夜,那教他很難忘懷。

  「不是我出現在妳眼前,是妳跑到我面前。」他將事實說出來,順便將她再摟近些,嗅著她淡淡髮

香,他笑了。

  「我哪有!」羅雨潔又推了他胸膛一下,「我才沒有!」

  「沒有嗎?」這裡是他的辦公室,不是她自己走進來的,難不成他的辦公室換位置了?

  「沒有!」她再次重申。

  見她仰頭認真瞪他,汪上揚連忙收起笑容,「妳真的打算當我是陌生人?」
  
   她搖頭。

  汪上揚見狀,心頭一喜,「真的?」

  「我打算當你是隱形人。」

  「羅雨潔!」

  她是故意要他發脾氣是不是?

  這一吼,教她連忙想退開,只是被摟緊的腰際教她進退不得地被困住,也才發現,他竟然厚顏的抱

她。

  「汪上揚,你放開我!」她氣得直想扳開他交握的手指,奈何力氣不如人,汪上揚根本沒想如她的

意。

  「以前妳都喊我學長的不是嗎?」不管他如何作弄她,當年乖巧的她,總是那麼喊人,那甜美的聲

音他還猶言在耳。

  「那是以前,不是現在。」

  「那我現在是妳的什麼人?」他將她柔軟的身子再往自己拉近。

  「隱形人。」她沒好氣說,手上的動作不停,繼續用力扳著,「你快點放開我,會被人看到的!」

  她氣得開始搥人,那力道像是與他有深仇大恨,想搥得他內傷。

  「不准當我是隱形人!」他霸道的咆哮。

  「我偏要。」再狠狠朝他胸前搥去,疼得汪上揚皺眉。

  「妳比以前潑辣了。」雖然她生氣的樣子有點凶悍,但還是無損她的美麗。

  她的手氣得高舉,意喻明顯,她想甩他巴掌。

  見此狀,汪上揚俊容依舊盪起笑,可那笑裡有抹警告:「如果打我妳心裡會比較舒服,我不介意妳

打,不過打男人巴掌是要付出代價,懂嗎?」

  他可以任她無理亂打一團,卻不容她使潑的甩他巴掌,所以他柔聲警告她。

  感覺腰上的手勁加大,就像那一夜,當他將她壓在床上使蠻時,她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力,「你放開

我……。」

  她的聲音帶著哭腔,教汪上揚心頭一緊,眼睛半瞇危險地看她,「如果我不放呢?」低沉的嗓音充

滿霸氣,教她心頭一驚。

  「我討厭你,我討厭你……。」

  以前愛捉弄她,現在又以總經理的身份欺負她,他怎麼可以這麼壞?

  終於,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羅雨潔真的被他惹哭了。

  「羅雨潔?」

  「……。」豆大的淚水落下,她真的哭了。

  而看到她落下的滾滾淚水,汪上揚氣得口不擇言:「妳最好別哭,否則我就吻妳。」對她的感情,

以為早已經隨著時間消逝,沒想到再次碰面,那份藏在心裡的悸動,竟然又開始蠢蠢欲動……


◎ ◎ ◎


   若是任何一個無心的人不小心見到這場面,應該都會誤會吧。

  關雲就是其中的一個,他不知道在門邊站了多久,直到辦公室裡飄來淡淡煙味,驚嚇裡頭的倆人,

他的存在才被發現。

  「咳……,你們繼續,當我不存在。」他不是故意打擾好友的好事,只是他湊巧就來了,卻沒想到

會撞上這麼令人臉紅的一幕。

  情場絕緣體的汪上揚,竟然會對新來的女秘書又摟又抱,而且倆人還在辦公室裡打打罵罵,這若不

是他親眼所見,講出來他還真不相信。

  汪上揚竟然會惹女孩子哭。

  叼著菸,關雲單手置於刷白牛仔褲的口袋,黑色襯杉只扣了一半的釦子,露出裡頭結實精壯的胸膛

,而他一頭及肩的頭髮束於腦後,俊美的臉上似笑非笑地揚著,教人看了礙眼,怎麼看都像個遊戲人間

的浪子。

  「你什麼時候來的?」汪上揚出聲,沒打算放開懷裡掙扎的人兒。

  「應該有一下子了。」應該說好戲看了一半,正打算將下半段繼續看完。

  被關雲的突然出現嚇住的羅雨潔這時回神,「你快放開我,別人看了會誤會……。」本是停住的拍

打,又開始了。

  「他是關雲學長,妳忘了嗎?」以前為了躲他,羅雨潔還曾經躲進關雲的懷裡,氣得他只差沒給好

友一拳。

  關雲學長?當年全校最負盛名的花花公子,是女生心裡的理想情人,卻又是個最無情的浪子,他的

豐功情史連學校師長都有耳聞,就連學校的年輕女老師都曾經被他給迷倒過。

  而她對關雲學長的印象只有他是汪上揚的好友,倆人天天形影不離,是學校公認的兩大帥哥,不過

記憶中,關雲學長的溫柔她至今還記得。

  「汪上揚,你快放開我!」因為有第三者在場,羅雨潔心裡更是著急。

  「關雲,你找我什麼事?」汪上揚手裡忙著擒住她扭動的身子,而嘴巴更是沒停。

  關雲鎖著眉頭,若有所思地看著眼前的羅雨潔,總覺得她的聲音很耳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

她。

  「新車的導航系統我請人裝好了,本來想找你去試車,不過你看起來好像很忙。」關雲意有所指的

說,那眼裡盡是曖昧。

  被人這麼誤會,羅雨潔眼眶再度氾紅,「都是你、都是你啦!」

  「我怎麼了?」被平白控了一狀,汪上揚覺得很無辜。「我這次有吻妳了嗎?還是我又有做了什麼

非禮的舉動不成?」

  「你一直抱著我就是不對!」

  「為什麼不對?」

  「你……不可理喻!」

  羅雨潔失去理智,狠狠咬上汪上揚的肩膀,疼得他唉叫鬆手,而她也終於扳開汪上揚的手指,逃離

他的魔掌。

  「學妹,妳應該咬這裡才對。」關雲指了指唇邊,意思是她該吻汪上揚的唇而不是咬他。

  見好友捉弄羅雨潔,又見她一付驚慌失措的模樣,汪上揚馬上投給好友一記冷光,要他閉嘴。

  「羅雨潔,妳要去哪裡?」

  來不及了,羅雨潔已經衝出辦公室,而汪上揚則是扶著肩頭,在後頭直叫。


   ◎ ◎ ◎


   「別叫了,人都走遠了。」關雲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閒閒地看著好友一臉氣急敗壞的模樣。

  「你還沒走?」他心煩地吁口氣。

  「我不是說了,要找你去試車。」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

  「你確定,你不怕又迷路了?」汪上揚的方向感其差無比,車子裡一定要裝上導航系統,否則他一

出門,肯定迷路,就算是再熟悉不過的地方,也要花上比平時還多兩倍的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

  而身為好友的他,為了怕他哪天真鬧上醜聞,只要他大少爺一買新車,他就負責找人安裝導航系統

  汪上揚鬆開領帶,沒好氣地倒在沙發,斜瞪好友一眼,「不怕。」

  「她就是你新來的秘書?」關雲對羅雨潔印象深刻,當年她被汪上揚整得慘,最後還轉學逃離魔掌

,沒想到事隔五年,倆人竟然又碰面了,而且還是以公司主管跟秘書的身份。

  看來他們倆人還真是有緣,而由好友剛的越矩舉動看來,這倆人之間肯定不單純,說不定羅雨潔的

轉學另有隱情。

  「嗯。」如果羅雨潔肯來上班的話,那就算是。

  「你不是最痛恨辦公室戀情的嗎?怎麼自己還淪陷了?」

  汪上揚無言,閉上雙眼,不想回答好友的詢問。

  「羅雨潔不只變美了,全身還多了女人味,特別是那雙修長的美腿,簡直教人移不開目光。」

  這一聽,汪上揚寒光帶著警告掃向好友,「你少打她主意。」

  「怎麼?喜歡上人家了?」

  「她跟你在外頭認識的那些女生不同。」

  「哪裡不同?我看她第一天上班就跟你打得火熱……。」

  話被打斷,關雲被飛來的香煙盒給砸中,「不准這麼說她!」

  「該死,汪上揚,你哪根筋不對勁了?」

  他不對勁?

  是啊,他肯定是哪裡不對勁了,否則怎麼會從剛才到現在,心跳得如此快速,雖然被咬了一口,可

心裡卻沒有一丁點不悅。

  這根本不像他,他是朋友眼中的怪胎、龜毛男人,離開學校後,他跟異性的接觸隨著工作的增加而

減少,就連緋聞都少得可憐,偶爾聯絡的只有幾個認識的朋友。

  他是人人口中的黃金單身漢,可他不迷戀女人,工作是他最大的動力來源,而為了承接舅舅公司,

這些日子更是沒日沒夜地工作,為得是快點讓自己進入軌道。

  只是他本是平淡無波的心湖卻因為羅雨潔的再出現而被打亂了,他不能不承認,再見到她讓他想起

大學生活。

  汪上揚不覺扯嘴笑了,她不再是過去的小媳婦,只會逆來順受,跟他說話時的態度也不再膽怯,甚

至還敢直視他的目光。

  如關雲說,她不只變了很多,更是漂亮中帶了點小女人的氣質。

  他心裡知道那年他粗魯的押她上車,在汽車賓館裡發生的小意外,肯定讓她以為自己是個無可救藥

的自大狂,可是,他就是情不自禁地想要接近她。

  那一晚,若不是迷路的意外,他的告白可以更浪漫、可以更真情,可偏偏他的火氣被她給挑起,最

後還搞得一發不可收拾,現在想來,他真是罪大惡極,難怪她看到他就想逃跑。而他此時心裡的跳動代

表什麼?

  還想追求她嗎?當年被錯過的那段感情,他還想再繼續嗎?

  想起她剛才哭著跑出去,汪上揚心頭一陣不捨,「車鑰匙呢?」由沙發跳起來,衝到好友面前,「

快給我!」

  「你要幹嘛?」

  「廢話少說,快給我!」

  搶過鑰匙,汪上揚火速衝出辦公室,而他失常的舉動教公司員工看得目瞪口呆,以為公司發生大事

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