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買妳一百夜《下》
【6.2折】買妳一百夜《下》

臉紅紅BR567--倪淨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倪淨
出版日期:
2013/02/07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請選擇您要的商品資訊x

購買數量
NT118

對不起,您當前選擇的商品缺貨! 進入登記》 收藏商品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104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110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55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105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64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9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101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12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10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80
友妻
NT118
銷量:8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80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71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9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71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9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94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50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不想當他的女人,可惜躲不過,只好委屈嫁他;
不想當她的男人,只是放不開,只好強勢娶她。


對卓媛而言,高高在上的紀一笹是她高攀不上的男人,
他家大業大,長得英俊挺拔,想要女人滿地都是,
誰不巴上來等他青睞,可他卻面無表情的說,
他要娶的女人,就她一個。只是當她嫁了,
他對她也疼也寵,可一個不滿意就來個不理不睬,
既然他不稀罕她這老婆,那她走總可以吧?
紀一笹從沒想過,那個口口聲聲說會聽他的話、
努力討好他的卓媛竟敢丟下他走人,
可惜,她是他名正言順娶的老婆,就算她再不願意,
她也只能跟他,想離婚?不可能!而他跟她的帳,
他等著一條一條跟她慢慢算,她最好乖一點,
因為,他這輩子只會對她發情,就喜歡在床上欺負她!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當激情結束時,紀一笹依舊壓在卓媛身上,並無退出她體內,而是繼續享受那份愉悅。
  卓媛被壓得難受,伸著被鬆開的手,輕拍他的肩膀,想要他移開。
  然而紀一笹不但沒退出他的慾望,還很故意地往她體內插得更深。
  因為他無預警的插入,卓媛叫了一聲。
  低頭見被自己疼愛過後的紅潤小臉,小女人的風情萬千,紀一笹看得滿足,附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不要……」他竟然要她主動,卓媛嚇得不住搖頭,哀求的眼神望著他,想要他打住再欺負她的念頭。
  「妳不是說要讓我開心,嗯?」紀一笹不理會她的哀求,一個翻身,在她的驚慌中,讓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兩人下半身依舊貼合,這個姿勢,讓他的慾望入得更深,讓她不適的扭著腰。
  「你剛剛已經開心過了……」他明明趁她睡覺時狠狠地要她,慾望也發洩過了。
  可惜,在床上的紀一笹總愛耍著無賴,雙手握住她的細腰,有力的腰向上挺了幾下,卓媛才剛高潮過的敏感身子,被他挺得深,私處忍不住地緊縮,有些承受不住。
  怕了他的粗蠻,卓媛無處可逃,只能被迫坐在紀一笹身上,扭著腰身,吞吐著他堅硬的慾望,可憐兮兮地取悅他,想要他滿足後能放過自己。
  只是,紀一笹貪婪不知饜足,每次高潮後,在她累得趴在他身上嬌喘時,總是用手在兩人結合處挑著她的慾火,她的私處有著他的精液及她的愛液,早已溼得一塌糊塗。
  「不要了……」她又累又倦,可憐地哭著說。
  每當卓媛以為他放過自己,趴在他胸前,私處吞著他的慾望,倦累得只想睡去時,紀一笹的手總會在她身上繼續挑火,一點一點挑著,讓她以為自己熱得快燒起來,扭著腰想逃開,他的手掌卻死死地定住她的臀,任憑她怎麼扭動也躲不掉。
  本來打算參加宴會的兩人,早將這件事丟到腦後,對紀一笹而言,沒有比佔有她的身子更重要的事,看她在床上被自己欺負得又哭又求的,讓他只是變著花樣的繼續欺負她,怎麼都不想停止,以往他再強勢要她,多少還是會顧慮她的身子承受不了,可今晚的他卻放肆了,在聽到她說要讓他開心時……
  而卓媛被他擺弄成各種羞愧的姿勢,被他折騰得神志不清,傍晚時開心地整理、打包禮服跟周邊配件,連化妝品都帶來了,卻根本沒有機會用得到。

  ◎             ◎             ◎

  為了感謝卓媛的幫忙,在解決了下游公司出貨的問題,邊幽蘭可是很阿莎力地在自己的生日宴會上,將卓媛視為貴賓,發了請帖。
  只是,她的好意卻被紀一笹無情地駁回,氣得邊幽蘭丟下工作,直闖紀一笹的辦公室,跟上次一樣,她依舊用腳踹開門,不理會被打擾辦公而臉色難看的紀一笹。
  「總裁,邊小姐非要見你……」秘書阻擋不及,只能站在門邊緊張地想要解釋。
  自從上次邊小姐打擾總裁的會議後,總裁就下令,一旦邊小姐在沒有任何預約的情況下再度擅闖公司,就馬上要保全人員轟她出去。
  秘書小姐聽是聽見了,卻不敢真要保全人員攆邊小姐出去,再怎麼說,這位邊小姐可是百貨業的龍頭,她只要說一句話,便足以影響臺灣的百貨業發展,再說她的氣勢又強大,只是個小小秘書的自己,根本不敢得罪她。
  「妳出去吧。」
  紀一笹哪裡看不出秘書小姐的為難,也知道對付邊幽蘭這不懂得什麼叫客氣的女人,一般人肯定都拿她沒辦法。
  如釋重負的秘書小姐連忙關上總裁辦公室,遠離接下來的戰火,從她這兩年跟總裁共事的經驗得知,每次邊小姐擅闖時,肯定會有一場不得了的戰火要發生。
  等秘書小姐關上門,良好的隔音設備不怕外頭有人會聽見兩人的談話。
  「你是什麼意思?」不等紀一笹出聲,邊幽蘭已耐不住性子,姿態高傲,猶如女王般地踩著高跟鞋,雙手插腰,立在紀一笹眼前問著。
  紀一笹不發一語,繼續審閱手中的文件,完全不把她的問話當一回事。
  「紀一笹,你少給我裝腔作勢了,你說,你有什麼權利不讓媛媛參加我的生日宴會?」
  她邊大小姐發出的請帖,別人都是求之不得,還沒被人拒絕過,紀一笹不只當著她派去的人面前撕了請帖,還要她別再打擾他們夫妻。
  這口氣,邊幽蘭忍無可忍,今天非要討一個公道不可!
  「我沒空。」
  「哼,真好笑,你沒空是你家的事,請問本小姐有邀請你嗎?我有給你請帖嗎?拜託,我的請帖上面寫的是你老婆的名字,請你不要自作多情。」
  「她不會去。」
  「我當然知道她不去了,就是因為你不讓她去!」邊幽蘭在來這裡之前,已經先繞去紀宅一趟,她軟硬兼施,卓媛就是不答應,她才會氣得衝來這裡找他理論。
  他以為他老婆是賣身給他了嗎?連要交什麼朋友、去什麼場合、參加什麼宴會,都要他批准同意?
  「既然知道了,那妳可以走了。」紀一笹頭都沒抬,在文件上簽名。
  下一刻,他的辦公桌響起「啪」一聲,只見邊幽蘭雙手撐在他辦公桌上,氣惱地瞪他。
  「為什麼?給我一個理由。」之前也見過紀一笹帶卓媛參加其他商業宴會,怎麼她私人的生日宴會卻被婉拒了,這太沒道理了,其中一定有問題。
  紀一笹知道不得到一個滿意的答覆,邊幽蘭絕對不會離開,索性放下手中的筆,整個人往椅背靠去,雙手一攤,抬眸與邊幽蘭對看,「那裡有我不想要她見的人。」
  「誰?」全是她的朋友,沒有長輩,更沒有閒雜人等,邊幽蘭聽得莫名其妙。
  「方大齊。」不能說他小心眼,但他確實不想卓媛再跟這個人有交集,不要說見面,就連談起這個人,他都不准。
  「他不是楊妏妏的未婚夫嗎?早在美國他們就公開訂婚了,你難不成還怕他拐走你老婆不成?」邊幽蘭發出「呿」的一聲,有些不屑。
  「該說的話我都說了,妳可以走了。」
  「喂,那是不是只要我不找那兩人,你就同意?」邊幽蘭傾身,在她豔麗、精緻的臉上,勾起一抹無辜的笑意,一般人肯定讚嘆不已,可惜看在紀一笹眼裡,對邊幽蘭的了解,讓他明白,她笑得越無辜,她就越有目的。
  「不必多此一舉。」
  「你說巧不巧,妏妏昨天才跟我說,她懷孕害喜得嚴重,可能不能回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
  「他們不是還沒結婚?」
  「是啊,所以要在肚子大起來之前,回臺灣趕快補辦婚禮。」
  「我該相信妳嗎?」紀一笹很清楚,邊幽蘭跟楊妏妏交情很好,每年生日不管人在哪裡,再忙都會出席對方的生日宴會。
  「當然,我可是真心邀請你老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再說媛媛既然嫁給你了,多少也要融入你的生活圈,參加這種宴會,以後都免不了,況且在我的場子,沒人敢惹事。」邊幽蘭拍胸脯保證。
  邊幽蘭毫不掩飾自己喜歡卓媛這女孩,雖然她安靜不多話,但她邊大小姐就是看她很順眼,非要交她這朋友不可。
  「你放一百二十個心,生日宴會上到處都是我的人,沒人有那膽子欺負你老婆,別說是方大齊,其他男人多看一眼,我都讓他滾出去,這樣你滿意了嗎?」
  對於夫管嚴,邊幽蘭向來嗤笑,但從上次的風波看得出來,紀一笹很在意卓媛,在意得遠超過她想像。
  雖然她跟紀一笹人前總是吵鬧,但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情誼,外人看到的小吵小鬧,只是他們聯絡感情的方式之一,紀一笹若真碰上麻煩,她邊幽蘭肯定不會坐視旁觀。

  ◎             ◎             ◎

  卓媛窩在房間的一個角落,一邊做著手工拼布,想要送邊幽蘭當生日禮物,一邊又猶豫要不要拒絕去參加邊幽蘭的宴會。
  半個月前,當紀一笹說要陪她出席時,她開心了一晚,隔天早上,送紀一笹去上班後,她的手機響起,原以為是紀一笹,可手機螢幕顯示的卻不是他的號碼,而是另一組她以為再也不會撥通的號碼。
  是學長……
  卓媛不敢接方大齊的電話,只是呆呆地望著手機,任由它一再地響著。
  當方大齊一遍又一遍地撥打,卓媛心想,她不接的話,學長應該會這麼打上一天吧。
  苦笑了一下,她微微顫抖著手,按了接聽鍵,「喂?」
  「媛媛,是妳嗎?」
  卓媛咬了咬下唇,「嗯,是我。」
  「我前幾天回臺灣,想跟妳見一面,可以嗎?」
  「學長,我……可能不方便。」她不能去,她怕紀一笹誤會,再說學長都有未婚妻了,他們不該再見面才是。
  「妳結婚時,我人在美國,這次見面,我只是想補送妳結婚禮物,沒有其他意思。」方大齊怕她多想,在那頭苦澀的解釋。
  「可是我……」卓媛內心掙扎著。
  「媛媛,就當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好嗎?」
  卓媛還想拒絕,方大齊卻搶先道:「我也要結婚了,妳還欠我一聲恭喜,妳忘了?」
  聽到方大齊也要結婚了,卓媛並沒有太傷心,只是很真誠的希望他能幸福,她看得出來,楊妏妏很愛方大齊。

  ◎             ◎             ◎

  當卓媛出現在約定的咖啡館,就見方大齊朝她揮揮手。
  喝不慣咖啡的卓媛,只點了一杯果汁,半年不見方大齊,兩人都有變化,卓媛覺得他雖然還是像以前笑容裡充滿自信,可卻多了一抹過去所沒有的疲憊。
  「學長,恭喜你,你要結婚了。」卓媛從手提包裡拿出一份禮物,那是她剛才繞去百貨公司買的。
  「謝謝妳。」方大齊看了眼那份包裝精美的禮物,笑得有些苦澀。
  等飲料上來後,卓媛默默無語地喝著,最後還是方大齊打破沉默,「他對妳好嗎?」
  「嗯,很好。」比她想像中的好。
  「那就好,看到妳過得幸福,我就放心了。」方大齊溫柔地摸摸她的頭,而後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學長……」
  「抱歉……我一時忘了,看來這壞習慣要趕快改掉才好。」方大齊自我解嘲,名花有主的卓媛,不是他可以隨意碰觸的,「對了,這是我送妳的結婚禮物,看看喜不喜歡。」小巧的包裝,往卓媛的方向遞了過去。
  卓媛接過,本打算回家再拆開,卻在方大齊的慫恿下拆了。
  「學長,這是……」沒想到方大齊會送她項鍊。
  「放心收下,這點錢學長還花得起。」選這條項鍊時,方大齊心情很複雜,之前他陪她逛百貨公司時,見她對這條項鍊愛不釋手,卻捨不得買,那時他想自掏腰包送她,卻被她婉拒了。
  沒想到這回買了送她,卻是給她的結婚禮物,想想真的很可笑。
  「謝謝學長。」看到這條項鍊,卓媛自然也想起那一段回憶,不過那都已經過去了,現在她喜歡紀一笹,不會再對學長有其他的感情了。

  ◎             ◎             ◎

  幾天後,卓媛一直在考慮著要不要將方大齊送的項鍊退還給他,雖然他名義上是說要送她當結婚禮物,但這麼貴重的項鍊,她真的不能收下。
  再說,以前她喜歡方大齊是事實,紀一笹也清楚,若是讓他發現自己不只跟方大齊私下見面,而且還有聯絡,那他說不定要誤會她了。
  想了又想,卓媛怎麼都想不出該怎麼做,手上的拼布拆拆補補的,已經幾個小時過去了,她卻一直沒有進展。
  正當她又重新拆下剛才縫錯的拼布時,手機剛好在這個時候響起,她會心笑了下,每天這個時間,紀一笹都會準時偷空撥電話給她。
  「喂,一笹。」
  「媛媛,我不是大哥,我是萌萌。」那頭傳來的不是紀一笹的聲音,而是紀家大小姐紀萌萌的聲音。
  「萌萌,怎麼會是妳?」
  自從結婚後,她跟萌萌通電話的次數就少了很多,另一個原因是萌萌開始兼職,她瞞著家人當起了服裝模特兒,這個祕密只有卓媛知道,想到剛才自己喊錯了名字,她忍不住臉紅。
  「怎麼?這麼想我大哥?看不出來嘛,看來妳跟我大哥結婚後,有移情別戀的傾向哦。」紀萌萌自然清楚以前卓媛有多喜歡方大齊,因此忍不住要揶揄她一番。
  「萌萌,妳不要亂說,我……」
  「有什麼好害羞的,喜歡自己老公有什麼不敢大聲說的?再說,我大哥雖然性格不討喜,老愛管東管西,人又霸道獨裁了點,可是他怎麼說也是帥哥一枚,比起方大齊來,絲毫不遜色,不是嗎?」紀萌萌不忘自誇自家大哥一下。
  「我……」
  「真喜歡上我大哥了?」紀萌萌不用看,光聽卓媛那吞吞吐吐的語氣,她想沒有十成也有八九成了。
  「嗯。」
  「那妳可要好好抓住我大哥,不然外頭這麼多女人想投懷送抱,哪天我大哥一時風流,看上哪個女人,妳就要哭了。」
  「一笹才不會……」
  「喲,才結婚多久,馬上就這麼相信老公了?就不知道,我大哥是哪一點讓妳這麼死心塌地的?是不是床上讓妳很滿足啊?怎麼樣,我大哥體力好不好?技巧高不高超?做的次數多不多?」
  紀萌萌語不驚人死不休,明明還是個連男朋友都沒交過的人,卻總是將男女性事大膽的掛在嘴邊,她不羞,卓媛都替她臉紅了。
  「紀萌萌!」
  被取笑得有些過火,夫妻關上房門的事,以卓媛的個性,打死她都不可能拿出來討論,況且,紀一笹在床上的強硬跟索求,她自己清楚就好,沒必要拿出來跟人放送。
  「好啦好啦,別生氣,我不過是開開玩笑的嘛。」紀萌萌被她這麼一叫,果然語氣收斂多了,「媛媛,我打電話給妳,其實是想要告訴妳,我這陣子接了一個服裝秀,準備到義大利待幾個月,妳要幫我保守這個祕密哦。」
  「妳要一個人去義大利?那妳的功課呢?」
  「就先跟學校休學,明年再重新復學,這是個很好的機會,我一定要把握住。」
  「妳不怕被妳大哥知道,他之前不是就要妳用功唸書,等研究所畢業了,就回臺灣的紀氏金控上班?」紀萌萌就怕她大哥,只要搬出紀一笹,紀萌萌再鬼靈精也只有認了。
  「妳不要再跟我說回臺灣上班了,我聽到都頭皮發麻了,我跟妳說,反正我大哥如果問妳我去哪裡了,妳就說我沒跟妳聯絡、妳不清楚。」紀萌萌在那頭很慎重的交代著。
  「這樣好嗎?妳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我擔心妳的安全……」
  「安啦,不用擔心,我會照顧自己的。」
  紀萌萌才說完,卓媛就聽到機場班機起飛的廣播,急得她問道:「萌萌,妳該不會現在就在機場了?」
  「不是,我不是在機場,而是人已經在飛機上,好了,班機快要飛了,空姐要我把手機關機,妳記得,千萬不可以跟我家人說我去哪裡哦,等我到了義大利,我再跟妳聯絡。」
  「萌萌……」卓媛剛出聲想叫她,卻聽到了斷線聲,原來紀萌萌那頭已經掛斷了。
  卓媛本來擔心學長送的項鍊被發現,現在更擔心紀萌萌一個人去義大利會不會有危險,看著手機,她心裡只想,到底要不要跟紀一笹說。
  就在她糾結時,手機又響起了,這回她很仔細的看了來電號碼,確定是紀一笹,她才接聽電話,那頭就傳來紀一笹不解的語氣,「妳剛跟誰聊天?我打了幾次,電話都是忙線中。」
  「是萌……是我大哥啦,他說很久沒找我聊天。」卓媛編謊言騙紀一笹,不想讓他知道自己跟紀萌萌通過電話。
  那頭,紀一笹沉默了半晌,才出聲說:「我有客戶來了,先掛了。」
  「好。」卓媛在這頭緊張的點頭,直到電話掛了,她才緩緩的吁了口氣。
  而紀一笹才掛了電話,只見卓征正不明就裡地看他,表情帶著深究意味,「我記得你要見的客戶就是我,難不成我記錯了?」
  紀一笹不理會他的調侃,對於剛才卓媛的謊言,他沒有拆穿,可心裡多少存了質疑,她到底是跟誰講電話,竟然怕他知道?

  第二章

  「怎麼了?」
  坐車去邊幽蘭的生日宴會途中,卓媛安靜地望著窗外,見狀,紀一笹伸手摸著她的額頭,「不舒服嗎?」
  最近她總撒嬌說睡不飽,以前還會在客廳等他下班回家,這陣子他回家時,她已經上床睡了。
  「沒有。」卓媛搖頭。
  其實卓媛心裡猶豫,該不該將紀萌萌打電話給她的事告訴紀一笹,卻又擔心他紀一笹誤會她故意跟紀萌萌聯手瞞他,就這麼想了好多天,最後還是吞回了到嘴邊的話。
  又想到,前幾天她終於打電話給方大齊,想退還他送的項鍊,卻被拒絕,他告訴她,如果要退還,那就跟他見面,給他退還項鍊的理由。
  卓媛沒答應,最後只能繼續收著那條項鍊,將它擺在化妝臺最底層的抽屜,就怕被紀一笹發現。
  靠在紀一笹的胸前,嗅著屬於他的熟悉味道,卓媛要自己別再想了,學長跟她各有婚嫁,再牽扯只會惹出更多是非,上次見面時就已經跟學長說了,以後她不會再單獨跟他見面了。
  聞言,方大齊先是怔了一下,知道她是認真的,他沉默了好一會,而後才掛了電話。
  卓媛閉上眼,窩在紀一笹的懷裡,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一下一下地撫平了她這幾天來的不安。
  半小時後,車子抵達生日宴會會場,紀一笹摟著她下車。
  當兩人進入會場,只見紀一笹一臉不悅,大有掉頭走人的意味。
  邊幽蘭遠遠地見到他們兩人,快步走了過來,攔在紀一笹身前,不讓他離開。
  「來都來了,幹嘛還走?」
  「妳不是說只有朋友嗎?」紀一笹掃了一眼會場,眉頭皺得都快可以打結了,「這裡至少一半是政商人物。」他與卓媛的出現,引起了在場其他人的注意,有幾位熟面孔已經舉杯跟他致意。
  「這不是我的錯,是我爸瞞著我請來的,我真的只請朋友。」邊幽蘭也有些無奈的嘆氣,本來好好的生日宴會,最後卻成了政商交流的會場,可出面邀請的人是她爸,她也只能認了。
  「媛媛,妳不要走嘛,陪我唱生日快樂歌、吃蛋糕好不好?」紀一笹這人難以溝通,邊幽蘭索性朝卓媛下手。
  卓媛再傻都看得出紀一笹此時心情不佳,她一向不敢違抗他的話,只能無辜的偷瞄一眼紀一笹。
  最後,紀一笹在一身火紅禮服的邊幽蘭白眼攻勢下,妥協的摟著卓媛一同向她道賀。
  「哇,好可愛,媛媛謝謝妳。」因為不知要送邊幽蘭什麼東西,卓媛突發奇想地用拼布做了一個猴子布偶送她。
  紀一笹透露,邊幽蘭從高中開始就開始收集各種猴子造型的東西,痴戀的情況幾近病態。
  因為時間太趕,卓媛做不了太難或是太複雜的禮物,不過可以抱在懷裡、尺寸剛好的猴子布偶,邊幽蘭應該會喜歡才是。
  「媛媛,妳怎麼知道我喜歡猴子?」邊幽蘭對那個猴子布偶愛不釋手,她抱在懷中,決定到結束今晚的生日宴會以前,她都要這麼抱著。
  「是一笹跟我說的。」今晚的邊幽蘭美得讓人屏息,高貴優雅,舉手投足間盡是女人風情。
  聞言,邊幽蘭瞇眼看向紀一笹,冷冷問說:「你應該沒多話吧?」
  「妳放心,我沒談論別人八卦的嗜好。」紀一笹涼涼的說。
  邊幽蘭哼了哼,決定不跟他多說,「你老婆借我一下。」
  身為今天宴會的主人,她打算利用機會,將卓媛介紹給其他朋友認識。
  卓媛有點擔心,不安的拉著紀一笹的手,邊幽蘭見狀,連忙扯開,隔在兩人之間,「媛媛,不用擔心。」邊幽蘭多少聽聞過卓媛的事,對於她的出身跟身分,她也很清楚。
  「我……」今晚卓媛將頭髮挽起,耳上戴著紀一笹送的粉紅吊鑽,搭上她的白色長禮服,別有一番小女人的風情。
  「沒事,走吧。」連對紀一笹打招呼都懶,邊幽蘭牽著卓媛往自己朋友的方向走去。

  ◎             ◎             ◎

  「媛媛,我跟妳說一件事,妳千萬不要告訴阿笹。」誰知,邊幽蘭根本不是帶她去見朋友,而是帶她到宴會的小角落。
  見邊幽蘭一臉緊張,左右張望,像是在躲人似的,卓媛有些不解,「好。」
  「我本來答應阿笹,不邀請楊妏妏參加我的生日宴會,但她剛才來了。」畢竟是好朋友,邊幽蘭又不能當面要她走人,只好在紀一笹發現之前,先偷偷跟卓媛坦白。
  楊妏妏?她不是學長的未婚妻嗎?
  「一笹為什麼不要她來?」
  「還不是妳老公醋勁大,怕妳被方大齊給拐了,本來他堅持不肯讓妳來,是我拍胸脯保證,他才勉強同意的。」誰知,她的大話在宴會才開始,就馬上被戳破了。
  邊幽蘭又不是不了解紀一笹這個人,最厭惡人家耍他、騙他,雖然這不是她的錯,但說到底楊妏妏就是衝著她今天生日才會來的。
  卓媛驚了一下,聽到邊幽蘭說紀一笹是在吃醋,所以不想讓自己見方大齊,心跳不覺加快,「妳說一笹是在吃醋?」
  「不然呢?我跟他從小一起長大,還是第一次見阿笹這麼在意一個女人,妳要好好珍惜,他這人一旦動了真心,就不會三心二意,是個可以託付一輩子的男人。」
  「我跟他……我們……」邊幽蘭一定是搞錯了,她跟紀一笹結婚,並不是因為愛情,而是……讓她難堪的交易。
  「相信我,我不會看錯的,一個男人如果不在乎妳,他幹嘛怕妳被拐了?不過他這個人有點悶,什麼事都放在心裡,做的比說的還多,妳要慢慢去了解他。」
  原來,紀一笹在意她,就像自己在意他一樣的,這是不是說,他其實也是喜歡她的?
  只見卓媛一時間漲紅了臉,嬌羞地點點頭,「我一定不會跟一笹說的,我也不會見學長。」
  「妳千萬要避開他,不管什麼情況,都要躲得遠遠的,明白嗎?」邊幽蘭可不想因為一場生日宴會,惹紀一笹這個醋男失控,直接拿她公司開刀。
  「好。」
  一個小時後,被邊幽蘭帶去繞了一圈的卓媛回到紀一笹身邊時,看到他正拿著酒杯,跟幾個客戶談話。
  卓媛陪了他一會兒,看著角落的美食,她拉了拉紀一笹的袖子,傾身說了些話。
  只見紀一笹挑了挑眉,眼裡帶笑地望了眼她平坦的小腹,才說:「去吧,一會兒我去休息室找妳。」
  原來卓媛是踮腳傾身在他耳邊說她餓了,這陣子她總是感到飢餓,明明出門前才剛吃過,繞了一圈後,相隔不到兩個小時,她馬上又肚子餓了。
  離開紀一笹的視線,卓媛端著盤子,挑了幾道自己愛吃的食物,想起邊幽蘭之前的叮嚀,她索性避開人群,一個人坐在休息室裡安靜地享用。
  誰知,當她吃完東西,起身想再去拿一杯飲料喝時,耳邊傳來熟悉的呼喚聲,教她怔了一下,拿著杯子,緩緩轉過身去。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