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奉子離婚後
【6.2折】奉子離婚後

因為不想再暗戀,所以林悠把自己送到陸時野床上, 陪他滾了一夜又一夜的床單, 他霸道的獨占她, 卻總讓她患得患失,就連先有後婚,這男人依舊我行我素。 不愛被約束,不想為一個女人在家裡安分, 朋友的場子他從不缺席, 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他沒想丟掉。 直到她以墮胎逼他離婚,這場不知愛沒愛過的暗戀結束了。 她愛他,陸時野卻只想奉子成婚,不愛她的男人她不要, 離婚一簽,她與他再無瓜葛。 沒人知道身為富家女, 美麗的她雖然從不缺人愛,可她愛的陸時野卻從不稀罕她。 離婚五年,前妻不但依舊迷人,還多了個拖油瓶, 明明都分手了, 但陸時野不知道為什麼總想方設法的糾纏林悠, 她想嫁別的男人,作夢! 只要他還沒死,她只能是他的, 問他憑什麼拖她上床?就憑他想復婚,他愛上她了不行嗎?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青微
出版日期:
2021/10/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逼她同居後
NT$118
銷量:12
賣了初夜
NT$118
銷量:11
夫寵之妻令如山
NT$118
銷量:8
降妻為妾
NT$118
銷量:8
第一夜這麼難
NT$118
銷量:16
復婚契約
NT$118
銷量:6
初夜過後
NT$118
銷量:17
不嫁難下床
NT$118
銷量:17
逃不掉的婚債
NT$118
銷量:23
總裁又來拐婚
NT$118
銷量:27
寵妻不准生
NT$118
銷量:25
不上床的懲罰
NT$118
銷量:29
涼涼說寵她
NT$118
銷量:35
隱秘的初夜
NT$118
銷量:37
奉子離婚後
NT$118
銷量:36
逃下舊愛的床
NT$118
銷量:43
相公病秧秧
NT$118
銷量:20
馴夫日記
NT$118
銷量:42
寵妻不敢逃
NT$118
銷量:42
總裁床上不講理
NT$118
銷量:4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75
銷量:390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271
夜劫
NT$88
銷量:260
一夜換一婚
NT$88
銷量:246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240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232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228
囚妻
NT$88
銷量:210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202

缺心男人,捻花惹草,就不碰她這朵小家花;
沒肺女人,連哄帶寵,扭頭就給他帶球走人!


因為不想再暗戀,所以林悠把自己送到陸時野床上, 陪他滾了一夜又一夜的床單,
他霸道的獨占她, 卻總讓她患得患失,就連先有後婚,這男人依舊我行我素。
不愛被約束,不想為一個女人在家裡安分, 朋友的場子他從不缺席,
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他沒想丟掉。 直到她以墮胎逼他離婚,這場不知愛沒愛過的暗戀結束了。
她愛他,陸時野卻只想奉子成婚,不愛她的男人她不要, 離婚一簽,她與他再無瓜葛。
沒人知道身為富家女, 美麗的她雖然從不缺人愛,可她愛的陸時野卻從不稀罕她。
離婚五年,前妻不但依舊迷人,還多了個拖油瓶, 明明都分手了,
但陸時野不知道為什麼總想方設法的糾纏林悠, 她想嫁別的男人,作夢!
只要他還沒死,她只能是他的, 問他憑什麼拖她上床?就憑他想復婚,他愛上她了不行嗎?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林悠的心情難以平復,她極力保持笑容,一邊給兒子挾菜,一邊和他溫柔的交流,其實心跳已經飆到一百二。
  從她發現自己的前夫就坐在左後的位置,和一個女人相親開始,她的心情就有點複雜。
  從法國回來半個月,林悠已經做好可能和陸時野重逢的準備,可今天不行。
  看一眼林航,林悠暗暗祈禱前夫和兒子別看到對方,畢竟當初離婚說好不要腹中的孩子,可她扭頭就去法國把孩子生下來,所以哪怕那場短暫的婚姻裡自己沒做錯什麼,私自生下林航都不算光明正大。
  不過她沒打算彌補,也不想讓陸時野和林航相認,這個爸爸,只需要活在兒子看到的照片裡。
  所以她現在哪怕心裡很亂,臉上也沒露出什麼,她也要鎮定,不能讓人小鬼大的小傢伙看出端倪,畢竟孩子的心思單純又脆弱,她可不想因為陸時野的出現破壞今天的好心情。
  來到這家頂層旋轉餐廳是朋友推薦,說是飯菜好,風景也獨特,回來了自然不能錯過,正巧林航也感興趣,就提前定下位置,原以為中午用餐的客人會比晚上少一些,畢竟很多人都是奔著觀賞城市的夜景而來,誰知會遇到陸時野在這裡相親。
  讓自己忘記這人的存在,她專注精神看著兒子。
  「嚐嚐這個。」把菜放在兒子的小盤上,林悠笑著看他,「外面風景好看嗎?」
  她盡力壓低了聲音,不想引起陸時野的注意,可能是被她感染了情緒,懂事的林航眨著大眼睛點頭,「好吃,好看。」
  他吃了幾口東西,忍不住趴在落地窗邊往外看,旋轉餐廳位置很高,能夠一覽這個城市大部份風景,雖然看不清楚,卻別有一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林航看的認真,又有點害怕這個高度,所以小傢伙來回挪動腳步,也沒忘記保持安靜,媽咪一直教他不可以在公共場所喧嘩,他可記得清清楚楚。
  林航看到了遠處的大樓,感嘆地瞪大眼,「媽咪,好高。」
  「這裡很有趣,所以媽咪帶你來,晚上看會更漂亮。」
  「那下次可以晚上來嗎?」
  「當然,你喜歡就行。」林悠對林航百依百順,反正她的兒子懂事又大方,很少提出過分的要求。
  「親親。」林航湊過去親媽咪,又乖乖坐下,開始認真吃飯。
  幫他挾了喜歡的菜,林悠不急不慢吃著菜,旋轉餐廳菜色不錯,但也算不上非常極品,不過是亮麗的風景給這頓飯增添了色彩,所以客戶的滿意度很高。
  一旦安靜下來,身後的談話就傳過來,實在是兩張桌子靠得有點近,如果不是她背對陸時野,恐怕早就被認出來。
  陸時野居然願意出來相親,真是稀奇。
  和他相親的女性倒是很溫柔,說話慢聲慢氣。
  林悠一點不想知道前夫相親說了什麼,可聲音傳過來,她不受控制地開始偷聽。
  「陸先生,你最近是不是比較忙,我聽阿姨說你一直在加班。」相親的女孩微笑著看陸時野。
  「對。」陸時野吃得漫不經心,「最近研發部比較忙。」
  「研發部,你還在那裡嗎?」
  女孩面露吃驚,儘管很快藏起,還是被陸時野捕捉到。
  他揚起嘴角笑了一下,「我暫時沒有更換工作的打算。」
  女孩臉色微妙,「可是我聽阿姨說,陸叔叔會把分公司交給你打理,我以為會儘快接手,以你的能力,只負責研發部似乎有點……」她恰到好處的停住,卻完全表露了自己的態度。
  她不是不喜歡研發部,只不過一個研發部經理的位置和他陸家少爺的身分不太匹配,畢竟陸家大哥已經基本掌控原野集團,無論怎麼說,都不該把唯一的弟弟丟到這種無足輕重的位置。
  任何一個年輕人能夠進駐原野集團做研發部的經理,都能算得上年少有為,但陸家的少爺坐這個位置,只能說明他在家裡的地位不高。
  白手起家是讚美,可能夠一步登天的人,負責這種部門有點多餘。傳聞陸時野在家裡很受寵,那為什麼一個研發部待了好幾年。
  陸時野挑眉,「我沒什麼本領,大哥比較能幹,原野交給他很放心,現在的職位就很適合我。」
  說完,陸時野忍不住想笑,他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說出這番話,明明被大哥丟到公司,安排在研發部的時候很厭煩,他寧願去公關部混日子,都不想帶領一群不修邊幅的技術宅男做事。
  可他當時犯了錯,就連一向縱容他的陸母都惱怒不已,安排大兒子調教陸時野,大哥本就嫌他性格不沉穩,故意安排在這樣一群人裡磨煉他性子,真正堅持下來,倒也習慣了。
  起碼他現在性格沉穩很多,總算沒辜負大哥陸時原的苦心安排。
  「是這樣嗎?」相親女孩臉色勉強,她家境不錯,和陸家比雖然差一點,可也不算太高攀,她眼界高,身邊包圍的男人也都很優秀,如果不是陸時野長相英俊,加上陸母說他將來會和大哥一起掌管公司,她也不會來相親,只做一個區區經理的陸時野,配不上她。
  「嗯。」陸時野懶得解釋大哥磨練他這麼久,早就想把他安排到更重要的崗位,反而是他待習慣了,還懶得走,尤其不想在相親時候提起這些。
  這種尷尬的相親,儘快結束也是好事。
  已經不記得是今年的第幾次強迫相親,陸時野嘆口氣,目光又一次落在了相親對象身後。
  那裡坐著一大一小,像是年輕媽媽帶著兒子,他剛坐下就對那兩個人產生興趣。
  別誤會,他沒有別的念頭,只是選擇座位的時候猶豫了一下,看到對方帶著孩子,他下意識想走遠點,誰知道相親對象直接坐在這裡,說風景更好。
  陸時野沒看出哪裡好,卻有點擔憂,以他幾次用餐遇到小孩子的經驗,這些小惡魔很擅長尖叫和搗亂,還會跑來跑去,要是相親的時刻還遇到這麼一個,他可能會頭疼到死……可讓他意外的是,從他坐下開始,那對年輕母子就很安靜,女士背對他坐著,小傢伙乖乖坐在那裡,朝著他的側臉圓鼓鼓,十分可愛。
  小朋友說話奶聲奶氣,被教養的很好,哪怕看到窗外的風景也只是瞪大眼,湊到母親耳邊小聲交流。
  這麼懂事的孩子,很難不讓陸時野心生好感,他望向男孩的時候露出一點笑,相親時候就總忍不住看他幾眼,後來就注意到那位年輕媽媽。
  她語氣很溫柔,無論兒子問了什麼,都耐心小聲的回答,兩個人緊挨著交流,偶爾傳來的小孩笑聲,都比相親對象的問題有趣。
  更重要的是,陸時野目光落在女士身上,棕青色波浪長髮在陽光照耀下閃著光,原本是冷調的髮色,卻被黑色裙子襯出熱情,她身材恰到好處的性感,修身的裙裝把小蠻腰勾勒出誘人的曲線,一字肩下微微露出的肩胛,像是振翅欲飛的蝴蝶,映著白的發光的肌膚,實在是很驚豔。
  更優雅的是女士的舉止,哪怕看不到正臉,單看她慵懶又自在的姿態,也能想像出一張漂亮的臉蛋,孩子都這麼好看,她應該差不到哪去。
  陸時野收回目光,哪怕是對女人很挑剔的他,也不得不稱讚對方的優雅,很懂得展露自己的優勢,還沒看到臉,只是一個背影就讓人浮想聯翩。他一定是太無聊了,畢竟一個星期都在加班,難得的空閒被逼迫相親,就連宋明舟喊他去夜店都沒去,長時間沒排遣無聊的情緒,才會在旋轉餐廳看著一個背影出神。
  相親對象還在思考,似乎想確定一下自己還有沒有交往的價值。
  陸時野扯動嘴角,突然和隔壁桌的小傢伙對上眼睛。
  那女人不知說了什麼,拉走兒子的注意力,可小傢伙眼睛瞪大,總忍不住看向陸時野。
  陸時野對他笑了一下,他可以對別人好奇,小傢伙自然也能好奇他。
  不過他表情怎麼這麼吃驚,像是自己哪裡很奇怪。
  就在兩個人眉來眼去的時候,相親對象終於開口。
  「陸先生,我還有點事,要先走了。」她想保持優雅,又怕陸時野不懂自己的意思。
  她想了又想,最終還是放棄眼前的男人,畢竟他除了長相優越,家境良好,別的方面並不符合自己的審美,就說他傳言愛玩的性子,還有離過婚的經歷……相親對象歉意地笑笑,「希望你別介意。」
  「沒關係。」陸時野暫時收回目光,不再看旁邊的小傢伙,他不但不介意,還鬆了一口氣。
  完美,又一次相親失敗,自己得到片刻的自由。
  「那我先走了。」
  對她報以笑容,陸時野沒拒絕,直到人離開旋轉餐廳,他又在那裡坐了一會。
  桌上的牛排已經沒了溫度,倒是小男孩看他的目光越來越驚奇,還有躍躍欲試的衝動,陸時野伸手勾勾手指,逗一下小朋友,起身離開。
  確定腳步聲越來越遠,林悠緊繃的心弦鬆弛下來,她深呼吸,看著林航,「寶貝,別看了。」
  她早就注意到林航看到了陸時野,萬幸小傢伙沒認出什麼,才沒鬧出麻煩,可他真的沒認出嗎?
  看向自己兒子,林悠試探開口,「你在看誰,不可以沒禮貌地盯著別人看哦。」
  林航眼裡有點迷茫,軟糯開口,他指著陸時野離開的方向,「媽咪,是爸爸。」
  果然認出來了,林悠很後悔把陸時野的照片和影片給林航看,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             ◎             ◎
 
  林悠不想欺騙兒子他看錯了,小傢伙記憶力一向很好,在法國有許多鄰居,林悠對外國人臉盲,林航卻能準確認出他們。
  她也不想敷衍,已經沒心情吃飯,索性讓服務生送上一份甜點,耐心的給兒子解釋在這邊遇到爸爸很正常,因為他就生活在這座城市,至於為什麼不上去打招呼,順便就把離婚的含義再解釋一遍,航航四歲了,應該比小時候更懂離婚的意思。
  林悠解釋了很多,可林航目光還是時不時望向門口,哪怕陸時野早就走了。
  她嘆口氣,沒有責怪兒子,畢竟小朋友都對自己的父母好奇,以前給他看陸時野照片是怕他自卑自己沒有爸爸,現在突然看到活人,很難不驚奇。
  倒是她沒敢回頭看陸時野一眼,只是通過聲音和相親對象的稱呼判斷了來的是自己的前夫,不過應該變化不大,不然林航也不能用照片和影片就把人認出來。
  心裡想著剛才看到的爸爸,林航吃得心不在焉,他很想追出去再看爸爸一眼,哪怕他們已經離婚,所以林航奶聲奶氣開口,「媽咪,我吃飽了,我們走吧。」
  「吃飽了嗎?」
  「嗯嗯。」林航大力點頭。
  看出小傢伙的心思,林悠沒有生氣,反而有點心疼,她幫兒子擦乾淨嘴巴,「好,我們回家。」
  陸時野出去好一會,這會兒應該走了。
  牽著兒子走進電梯,林悠看著電梯牆上的公告,這間購物大樓位置優越,東西也豐富,十樓的兒童遊藝區能夠讓小傢伙忘記陸時野,五樓的玩具也能讓他開心。
  林悠還在猶豫,剛想徵求兒子意見要不要再去玩一下,電梯外傳來腳步聲。
  有人伸手攔住了電梯將要關閉的門,西裝革履身形高大的男人走進來,他微微皺眉不太痛快的樣子,手裡還捏著手機。
  剛走出餐廳就被母親奪命連環CALL,不得不站在牆角解釋半天是對方沒看上他,耽誤回家時間的陸時野有點不高興,走進電梯時他濃眉緊鎖,目光卻和裡面的小傢伙對上,小男孩驚奇的目光讓陸時野心情好了一些。
  他微微一笑,餘光瞥一眼小朋友的媽媽。
  果然很年輕……陸時野臉上笑容僵住。
  這位女士果然如同他猜測的那樣漂亮,精緻的五官,恰到好處的妝容,小巧的鼻子高度適中,濕潤的紅唇看起來飽滿誘人,更別提黑色及膝裙勾勒出的身體曲線。
  她實在不該穿這種一字肩的衣服,春光乍泄的酥胸很容易引起男人的衝動,哪怕只露出一點,並不會誇張,可男人的想像力十分強大,凹凸有緻的起伏,性感精緻的鎖骨,這種欲遮還露的狀態非常誘人,更別提踩著高跟鞋的長腿。
  陸時野看了她一眼又一眼,明明理智讓他收回目光,還是忍不住看了又看。
  「好久不見。」他震驚林悠回國,更驚訝二十五歲的林悠是這個樣子,褪去了曾經的青澀,多了一些嫵媚,哪怕她冷著臉,女人味還是從身體的每一處露出來。
 
  ◎             ◎             ◎
 
  沒想到會這樣巧合,偏偏就和陸時野碰到一起,林悠抓緊了兒子的手,臉色已經變了幾次,最終,她露出不冷不熱的表情,「是啊,好久不見。」
  五年了,從她選擇離婚帶著肚子裡的林航去法國開始,兩個人已經五年沒見。
  哪怕做好了準備,林悠心情還是平復不下來,可她必須冷靜,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她稍稍挪動身體擋住林航,祈禱電梯趕緊停下。
  可平常很快的電梯這次卻像是慢了幾百倍,她心急如焚,生怕林航喊出爸爸兩個字。
  幸好,林航沒有這麼做。
  小傢伙躲在林悠後面,好奇的大眼睛裡露出一點羞赧,這是他的爸爸。
  他居然和自己的爸爸坐在一個電梯裡。
  林航心臟跳得很快,他很想喊出爸爸,可又極力忍住。
  對媽咪說的離婚這件事,林航似懂非懂,可在法國的朋友也有爸媽離婚的,他的父母見面幾乎打起來,想到朋友的遭遇,加上感覺到媽咪的緊張,林航懂事地沒有開口,目光卻頻頻看向陸時野。
  陸時野已經傻了,他腦子裡有太多疑問,比如林悠為什麼有個孩子,比如她什麼時候回來,還有孩子的父親是誰,是領養嗎,為什麼領養?
  腦子裡亂紛紛的念頭湧出來,他頭疼得要命,卻還是對好奇的小傢伙報以笑容,「你好。」
  「你好。」林航開心極了,他害羞地笑了一下。
  電梯終於停下,兩個人的交流被打斷。
  林悠心臟差點從胸口跳出來,她沒什麼表情,「我還有事,我們先走了。」
  不等陸時野回答,林悠牽著兒子快步離開。
  她已經沒了購物的衝動,只想離開這裡,可越急越沒用,樓下客人變多,計程車變得搶手。
  暫時找不到車子,林悠想帶著林航走遠些,她和陸時野結婚前就想考駕駛證,可當時結婚事情比較多沒來得及,去了法國都是在附近走動,不會太遠,就沒考慮。
  不能自己開車出來,果然就是比較麻煩。
  林悠看到一輛車停下,剛想帶著林航走過去,卻被人搶先。
  「媽咪。」林航不懂她的不安,是因為見到爸爸了嗎?
  聽著兒子軟軟的聲音,林悠放鬆了一下情緒,「寶貝,媽咪沒事。」
  她話音剛落,一輛車停在眼前。
  陸時野降下車窗,「上來,我送妳們回去。」
  「不用。」
  「別客氣,等太久小孩子會累。」
  如果有可能,林悠絕不想坐上陸時野的車,可林航眼巴巴看著她,很期待的樣子,想到他兩歲那年哭著問她自己為什麼沒有爸爸,她心裡一軟。
  陸時野不想探究林悠的心裡路程,他現在也是一頭霧水。
  走下車,直接抱著林航送到車上,陸時野盯著林悠看,「上車。」他當然知道林悠多麼討厭自己,可她兒子都上去了,總不至於再鬧起來讓他下來。
  林悠看著兒子期待的眼睛,沉默地坐到後面。
  車子駛出繁華處,陸時野手指在方向盤上敲動,「什麼時候回來的,住在哪裡?」
  男人漫不經心的口氣聽起來很不爽,反正林悠看他什麼都不順眼,從離婚開始,陸時野這三個字就是她的禁忌。
  她看著兒子,報出住處地址。
  陸時野指尖頓了一下。
  林悠說的地址很熟悉,如果他沒記錯,是當初結婚買下的新房,離婚那天陸時野想把房子送給林悠,可這個女人倔強得很,直接把買房子的錢匯進他的帳戶,要和他一刀兩斷的架勢。還以為那裡是林悠的傷心地,她會賣掉,沒想到林悠回國竟然住到了那裡。
  陸時野表情有點複雜,車裡十分安靜,只能聽到輕微的車子運行聲音,就連林航也只是偷偷看他,沒有說什麼。
  來到公寓樓下,林悠帶著林航下車,她想對陸時野說點什麼,可看著男人同樣微妙的表情,就只說出四個字,「謝謝,再見。」
  不給林航扭頭的機會,林悠迫不及待帶著兒子走進公寓,直到離開陸時野的視線,她蹲下身看著懂事的小傢伙,「寶貝,謝謝你。」
  「媽咪。」林航親在她額頭。
  他雖然不懂媽媽看到爸爸為什麼不高興,卻能夠感覺到兩人間的古怪,這也是林航沒開口叫爸爸的原因,他知道媽咪不想讓他這麼做,一直緊緊抓著他的手,都有點痛了,可他沒掙開。
  兒子的安撫讓林悠鬆了一口氣,她露出笑容,「沒事了。」當年她和陸時野離婚,拿到離婚證書直接去了醫院,在醫院門口,因為確定要偷偷留下孩子,所以只讓他看著自己走進去,不讓他陪同。這樣陸時野應該不會猜到林航是他的孩子。想到這林悠才放鬆心情,便帶著孩子往家裡走。
 
  ◎             ◎             ◎
 
  公寓樓下,陸時野待了很久,他數著樓層猜測林悠是不是住在兩人曾經的婚房,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看到來電顯示,陸時野長嘆一口氣,「媽,她已經拒絕我了,妳不用替我爭取了。」
  小兒子離婚的前兩年,陸母一直沒催他結婚,她心裡還想著林悠,畢竟這個女孩是她相中的,好朋友的女兒知根知底,性格又懂事,實在是很好的人選。
  可兩個人剛結婚又離婚,那段時間陸母心情失落,卻還懷著一絲期待,想著事情還有轉機。後來林悠出國,一直沒回來,陸母才開始安排陸時野的婚事。
  剛才在旋轉餐廳外面已經溝通很久,陸時野以為她還是不死心,「妳可以安排別的人選,這個已經結束了。」
  聽著兒子無奈的聲音,陸母沒有發火,她難得噎了一下,語氣遲疑,「時野,我找你不是相親的事情。」
  「還有什麼事嗎?」母親語氣不對,陸時野疑惑。
  漫長的思考後,陸母緩緩開口,「時野,你爸爸剛告訴我,林悠回來了。」
  會碰到林悠,絕對是巧合,結婚前,兩家人住在一個社區,陸母和林悠的母親還是不錯的朋友,後來兩人離婚林悠出國,林母看陸家人就有點彆扭,正好丈夫要去海外發展公司,女兒不在身邊,丈夫也很忙,林母乾脆放棄做家庭主婦,安排了幫傭定時打掃房子,跟著丈夫出國了。
  那天陸父一大早從家裡出來,遠遠瞧見有幾個人進了林家,怕是壞人闖進去,就多看了幾眼,才知道林悠從法國回來。
  他當時有急事去公司沒多想,直到剛才陸母抱怨兒子相親失敗,才隨口說了一句。
  陸時野哦了一聲,他已經見到林悠了,「我知道了。」
  陸母不理解兒子的平靜,她聽到這個消息心跳都快了,「時野,你、你們……」
  「媽,妳想說什麼,想讓我們再婚?」
  「哪有,我知道你們結束了,就算你想再婚,人家都不理你。不過,林悠帶回來一個孩子。」
  陸時野表情多了幾分凝重。
  陸母心情同樣沉重,「你爸沒看清楚,但遠遠瞧了幾眼,覺得有哪裡不對……時野,你確定那個孩子已經沒了嗎?」
  確定兩個字差點脫口而出,因為去醫院那天他就在外面等著,可陸時野想了一下,又不那麼確定,林悠沒讓他陪著,也久久沒有出來,等他覺得不耐煩進去問的時候,卻聽到護士說林悠打掉孩子後就從側門離開了。
  不等他上門,林悠就去了法國。
  這些年陸時野以為孩子沒了,一直沒懷疑,畢竟林悠恨透了他,不可能留下孩子。可聽到母親遲疑的聲音,他明白過來,他並不能確定。
  心瞬間沉下去,陸時野往公寓裡看。
  察覺到兒子的遲疑,陸母下了決定,「時野,你找人查清楚,如果你不想知道,我就找人了。」
  「我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100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站外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