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放妻協議
【6.2折】放妻協議

臉紅紅BR1072--桔子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9/08/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36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54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71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18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44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46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28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32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8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38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66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61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52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36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32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118
銷量:80
王爺忙寵妻
NT118
銷量:50
逼婚不下床
NT118
銷量:73
夜夜催婚
NT118
銷量:7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嬌氣的女人,貓兒般撒嬌媚誘,讓他吃了又吃;
硬氣的男人,餓虎般不知饜足,讓她累了又累。


因為一場雨,熊遠撞見了田雨靜,那天她十八歲, 她說她其實是離家出走。
習慣當大男人,硬脾氣的他, 一路順風順水在建築界也算小有名氣。
愛慕他的女人沒有一見鍾情,也能日久生情,可惜,
他對那些女人不來電,想都沒想多看一眼。
沒想到, 這一夜,他像是拎小貓似的把田雨靜給拎回家,
豢養似的給她吃,給她住,還無上限的撒錢。
沒辦法,他這人一向只懂賺錢,身為孤兒, 他的錢,沒人幫忙花,
好不容易碰上沒錢的田雨靜, 索性花錢如流水,
眼都不眨一下地買,買,買! 只是十八歲的她太小了,
他寵她卻捨不得要了她, 結果,這丫頭向天借膽,不但爬了他床,
還扒了他的衣服, 就想把他給吃乾抹淨。
身為男人,哪可能在床上被女人啃, 自然是把人反壓上床用力的辦了,
卻不小心啃上了癮, 一門心思老想著怎麼娶回家,拐她夜夜為他暖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轟隆!」
  夜幕降臨,暴雨來襲。
  熊遠還沒走出工地,豆子大小的水滴就砸下來了。
  夏季的雨常常來得急又猛,他取下安全帽,皺了皺眉。
  「熊先生,實在不好意思耽擱你時間,這雨應該下不了多久,要不你去辦公室等一下再走?我讓人送你回去。」工地負責人笑著說道。
  熊遠是小有名氣的建築師,自己名下也成立了一個小小的工作室,不大,但是在業內很有名氣。他們最新的這個遊樂園企劃就是熊遠和他的老師一起設計的。不過熊遠的老師是建築界有名的前輩,平日裡也比較忙,所以平時有什麼問題,他們都是直接和熊遠溝通。
  這個企劃剛動工沒多久,今天遇到一點小問題,叫了熊遠來開會,沒想到一開會就到了晚上,負責人有心想請熊遠吃個便飯,但是被熊遠拒絕了。
  「沒事,我有開車過來的。」熊遠低頭看了一下時間,側首問道:「有傘嗎?」
  「有是有,但是這麼大的雨,怕是傘也沒多大用處。」負責人看著外面漆黑的天幕,風大雨大,傘基本起不了作用。
  「沒關係,我車子就停在工地門口,只是幾分鐘的路程。」熊遠揉了揉有點疲憊的眉心。他最近不僅在忙遊樂園這個企劃,之前的一個好友也是做房地產開發的,請他幫忙設計幾棟有特色的別墅,他因著情分也不好拒絕,把自己弄得分身乏術,連續像陀螺一樣轉了大半個月,身形都明顯可見消瘦了些。
  「那好,你等一下。」負責人轉身去辦公室取了一把黑傘遞給熊遠,「熊先生你慢走,路上開車小心。」
  熊遠點頭後,撐開傘走進傾盆的雨幕中。
  這一塊停車場還沒有修好,好在考慮到最近出入的人多,工地特意搭了個簡易棚子,遮陽遮雨都行。他走到棚子下,收了傘,剛拿出遙控器要開車門,就聽到黑暗裡傳來一陣輕微的的聲響。
  他立刻扭頭看過去,在昏暗的路燈燈光下,那雙過分明亮的大眼就顯得異常耀眼了。
  「這是……」熊遠有點遲疑,「迷路了,還是在這裡躲雨?」
  那人沒有吭聲,又往車身後面縮了縮身子。
  熊遠不是愛多管閒事的人。他是孤兒,深知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道理,本來都打算上車了,但是也不知怎麼了,大概是連續的勞累稍微消磨了他那顆冰涼的心,他開口道:「要不要我送妳回家?」
  「不要……」那人連忙驚慌的回答。
  嗯?是女孩子的聲音?
  熊遠皺眉,「妳一個女孩子,這麼晚在這種地方做什麼?是離家出走?和家裡面的人吵架了?」
  「不是……」
  「妳叫什麼名字?」熊遠走過去,蹲在女孩面前。
  「田雨靜。」女孩的聲音細細的,柔柔的,聽起來就像是未成年,熊遠想了想,「那我送妳去警察局?」
  「不用,謝謝你,你不要管我。」田雨靜搖頭。
  湊得近了,熊遠才發現女孩一身都濕透了,身上穿了一條藍色的裙子,但是此刻全部貼在身上,連內衣的顏色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立刻移開視線,皺著眉頭想,這裡是工地,大部份都是男人,等他車開走了,這棚子除了擋雨也沒法擋住小女孩的身形,任何人只要從工地出來,一眼就能看見她。把小白兔放在一群大野狼的眼前,那不是擺明了挑戰人性嗎?
  「我叫熊遠,是這個遊樂園的建築師之一。」熊遠掏出自己的名片遞給田雨靜。
  田雨靜接過名片,不明所以。
  「我現在帶妳回我家去,讓妳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後我覺得我們需要聊一聊。」熊遠覺得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年紀大了和現在的年輕人有代溝,他完全想不通一個小女孩在暴雨天氣離家出走到底是為什麼。
  就不能選一個好一點的天氣離家出走嗎?好歹自己也能稍微舒坦點,不至於被淋成落湯雞吧。
  「妳有我的聯絡方式,知道我的身分和名字,如果我待會對妳有什麼不軌,妳就立刻報警。」熊遠知道這社會壞人很多,別人哪能隨隨便便就和他走呢?
  現在做好事也很難,但是……算了。
  看在這還是小女孩的分上,畢竟還不懂事,他作為大人,還是應該出手幫助一下。
  田雨靜抿了抿唇,沉默了好一會,才起身,雙手抱著胸,輕聲開口,「謝謝你。」
  熊遠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他有一百八十公分,目測田雨靜也就一百六十多一點點,他的外套正好能把她整個人都罩住,「先暫時將就一下吧。」
  田雨靜就這麼坐上了熊遠的車,跟著他回家。
  洗了暖呼呼的熱水澡,換了熊遠還沒穿過的新睡衣,就像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那樣滑稽。田雨靜剛從浴室出來,就看到熊遠坐在沙發上,正拿著筆記型電腦敲敲打打。
  熊遠並不是時下流行的那種韓式小鮮肉的帥氣,因為職業的關係,他也常常在工地上走動、巡視,工作量很大,所以鍛煉出了堅實的肌肉。
  嘴唇有點薄,不笑的時候看起來並不好接近,之前企劃組的人還開玩笑說他要是換身衣服,都能去當黑社會老大了。
  田雨靜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當時居然就乖乖跟著熊遠走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田雨靜把自己離家時唯一帶走的身分證放到熊遠面前,「我成年了,今天。」
  熊遠的視線從電腦上移開,拿起茶几上的身分證看了一眼,又看著田雨靜,「介意跟我說一下妳的事情嗎?」
  田雨靜偏頭想了想,三兩句就交代了。
  橫豎她的人生也沒什麼值得說道的起伏,父親是酒鬼,母親是賭徒,從小被家暴長大,因為成績優異可以拿全額獎學金,所以被允許上學。可惜學測的前一天被母親關在門外,第二日高燒重感冒,導致學測成績不佳,沒法在大學繼續拿獎學金,父母便覺得學費貴,想給她找個人直接嫁了。
  說是嫁,但是事實上也和賣女兒差不多了。
  田雨靜之前一直沒有成年,就算跑了也沒用,很難在社會上立足,畢竟很多地方都不招童工。但是今年她終於成年了,不想自己一輩子都葬送在那對不作為的父母身上,她只能逃。
  「妳就這麼逃了,什麼也沒帶?」熊遠不可思議,「沒想過報警嗎?」
  「家庭暴力警察沒法管,只能請社工處理,社工也只是口頭勸導,將他們列入高風險家庭,固定探訪。後來他們學聰明了,每次下手都挑肉多不容易留下痕跡的地方打。」田雨靜的語氣雲淡風輕,很難想像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才能如此平靜地說出自己被家暴這麼多年的事情。
  熊遠的拳頭無意識握緊了。
  田雨靜繼續道:「我家很窄,我也沒有獨立的房間,如果收拾東西,很容易被他們發現。這麼多年我一直有小心翼翼存錢,平時有幫同學補習,做作業,撿資源回收,我相信只要有錢和身分證,走到哪裡都不怕。」
  「那妳的錢呢?」
  「這裡。」田雨靜拿出一個小小的零錢包,大約是自己手工做的,並不防水。熊遠打開一看,裡面基本都是零錢,但是零零碎碎加起來還真的不算少,也夠幾個月的生活開銷費用了。
  真是不容易,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在家暴父母的眼皮子底下存這麼多錢,怪不得敢冒著暴雨直接說走就走,原來是預謀已久。
  「社會遠比妳之前看過的還要複雜,如果妳不打算回那個家的話,就自己小心一點。」熊遠站起身,「那邊是客房,床單被套我都已經換過了,妳自己早點休息,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好,謝謝你。」田雨靜真心實意的道謝。
  她生命中遇到的溫暖不多,以前小的時候她被打,那些鄰居一開始還會幫她說兩句話,後來次數多了,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她也沒奢望過別人能幫她走出困境,她知道,一切都得靠自己。
  但是來自熊遠這個陌生人的善意,也確實溫暖了她在暴雨中惶惶不安的心。
  這一夜,田雨靜睡得極好。她終於不用再擔心自己會睡到一半突然被人揪起頭髮,也不用擔心每天都吃不飽穿不暖還要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了。
 
  ◎             ◎             ◎
 
  第二日她很早就醒了。
  昨晚洗過的裙子已經乾了,她換下來穿上,又把床鋪整理好,趁著熊遠還沒有起床,她又去廚房溜了一圈。
  可能是從小對食物的渴求太多但是又一直沒有得到滿足,導致她現在很想從事和食物有關的工作。田雨靜已經想好了,她打算暫時去找家餐廳幫忙一段時間,然後去廚房做學徒,等以後存錢夠了,再去念書進修,不管什麼行業,只要能做到最好,她相信未來就是光明的。
  熊遠自己一個人住習慣了,平日有空也會下廚,只是廚藝不算好,次數也不多,田雨靜看了看冰箱,又拿了熊遠放在鞋櫃上的鑰匙去周圍的菜市場轉了一圈,買了新鮮的食材回來,幫熊遠做了豐富的早餐。
  有小米粥,青菜,玉子燒,還有煎餅。
  做完這些,她給熊遠留了紙條,然後就這麼走了。
  她很感謝熊遠昨晚的收留,也希望熊遠能有美滿的未來。她現在,也要開始自己的未來了。
  熊遠起床的時候,就看到桌上放著一張田雨靜留下的紙條。他拿起來看了一眼,隨手將它放到茶几抽屜裡,又轉身去了廚房。
  「真是沒看出來,廚藝還不錯。」熊遠桌上的菜色,挑眉,也沒洗手,就直接撚起一塊玉子燒送進嘴裡。
  玉子燒的味道很鮮美,是他喜歡的口味。
  「希望她能夠真的重新開始。」熊遠嘆息一聲。
 
  ◎             ◎             ◎
 
  兩人都沒將這次事情多放在心上,熊遠事情多,一轉眼就忘了他曾經在雨夜救了一個可憐兮兮的小女孩。
  轉眼過了大半個月,熊遠接到以前工地一位工頭的電話,約他聚餐。
  因為工作的關係,熊遠和各個行業的人都有打交道,上到政府部門,下到農民商工都要接觸,他擅於交際,朋友圈也很廣泛,這個工頭就是他之前做專案時認識的朋友。
  「熊哥,明天還是老地方,你家離燒烤店近,麻煩你先過去訂位。」工頭給熊遠打電話說道。
  他們經常聚餐的地方是一家很有名的燒烤店,食材新鮮,價位也還算合理,就是客人太多,每次都需要當天排隊訂位。
  「好。」熊遠應下來,第二天下午特意提前一點出門,想先去拿號碼牌。
  熊遠對這一帶很熟,為了抄近路就從燒烤店的後門走。
  這裡不對外開放,是廚房的出入口。他剛進巷子,微微低頭點燃一支香菸緩緩菸癮,打算待會兒進店了就不抽菸免得影響別人,卻聽到一聲清脆的巴掌聲。
  他腳步一頓,皺了皺眉頭,沒打算多管閒事,正要退回去換大馬路走,就聽到一道尖銳的女聲,「田雨靜,妳也不看看自己的樣子,妳才來這兒幾天?該勾搭的不該勾搭的全勾搭完了,怎麼了,那麼多男人妳忙得過來嗎?」
  「妳別胡說,小心我告妳誹謗!」田雨靜捂著臉,瞪著那位女店員。
  「喲,還想告我誹謗,妳有錢嗎?」那個女店員雙手抱胸,一臉不屑,「我怎麼忘了,那些男人肯定給妳錢了吧,晚上給妳多少啊?」
  「啪!」又是一道清脆的巴掌聲。
  「妳敢打我?」那女店員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立刻讓自己身後的兩個小跟班上前,「給我揍死她!」
  熊遠大步上前,就看到燒烤店的廚房後門,三個女生圍著另外一個蹲在地上抱著頭的女生拳打腳踢,而且那個蹲在地上的女生,他沒認錯的話,果真就是他認識的那個田雨靜。
  這小妮子……才幾天又被欺負了?
  「住手!」熊遠皺著眉頭,沉聲道。
  「你誰呀!」那女店員不耐煩的回頭,在看到人高馬大還一臉陰沉的熊遠之後,頓時噤聲了。
  畢竟就熊遠那身形,她們三個加起來也不夠對付。
  「三個人欺負人家一個也好意思?」熊遠乾脆的把菸用指腹碾滅了,隨手扔進一邊的垃圾桶,「妳們都是這家燒烤店的員工吧,信不信我找妳們經理說兩句,今天妳們都得被辭退?」
  「我們經理又不認識你,你以為你是誰?」那女店員還想虛張聲勢。
  「我是妳們燒烤店的客人,因為妳們的行為,我覺得妳們燒烤店的管理有問題,連員工都管理不好,不僅以後我不來燒烤店吃東西,還要告訴別的客人不要來這裡,妳覺得妳們經理會怎麼辦?」熊遠走近兩步。
  「你……你不要亂說!」那三名女子對視一眼,轉身小跑著進了店裡。
  熊遠走過去,在田雨靜面前蹲下,雙手手臂搭在膝蓋上,嘆了口氣,「傷得嚴重嗎?」
  田雨靜勉強坐正身子,嘆了口氣,想站起來,可惜剛剛也不知道哪個人踢了她膝蓋幾下,現在痛得她膝蓋稍微動一下就直抽氣。
  「真慘。」熊遠朝她伸出手,「起來,走。」
  「去哪裡?」田雨靜小聲問道。
  「醫院,不然還能是哪裡。」熊遠翻了個白眼,粗聲粗氣道。
  「我還要上班……」田雨靜在這裡工作了一個星期,要是就這麼走了,她一分錢都拿不到。
  「都這樣了還想著上班?也不看看妳這張臉,五顏六色的,誰還敢讓妳去招待客人?」熊遠一把將田雨靜拎起來,也不顧她的掙扎,直接就朝外面大馬路走去,伸手招了計程車,把田雨靜塞了進去,報了醫院的名字。
  田雨靜身上還穿著燒烤店的工作服,一聲不吭的坐在熊遠旁邊。司機本來是有心想關心兩句的,但是一看到後視鏡裡熊遠那陰沉的臉色就沒敢開口了。
 
  ◎             ◎             ◎
 
  去了醫院,掛了號,醫生檢查了一下,「沒什麼大礙,都是些皮外傷,注意不要碰水感染就好了。我開點藥,你們去那邊上藥,之後每三天換藥一次,可以在家自己換,也可以來醫院換。」
  「謝謝醫生。」熊遠頷首,去繳了醫藥費,又帶著田雨靜去上藥。
  漂亮的女孩總是惹人憐愛,田雨靜又是沉默的性子,護士有時候不小心下手重了她也不說什麼,惹得護士們都圍著她,「小妹妹妳是遇到校園霸凌了嗎?妳不要怕,一定要告訴父母和老師。」
  「我下手輕點,妳要是痛就說。」
  「外面那個是妳的家長嗎?是哥哥,看著好像很厲害,一看就很能打,妳要向他求助!」
  「妳看看妳身上這傷,大大小小的?還有疤痕,妳這孩子是不是一直都不說?妳這樣妳父母肯定心疼死了。」
  田雨靜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她總不能告訴別人,她身上的疤痕,都是她的父母打的吧?
  因為她背上也有傷,要脫了衣服上藥,熊遠不方便看,就在走廊上坐著等。幾個兄弟到了燒烤店卻沒見到熊遠,電話立刻就過來了,「熊哥,你去哪兒了?不是說好你提前去排位,是臨時有事嗎,我們都到了!」
  「嗯,今天有點事,今晚不去了,你們自己先吃。」熊遠回答。
  「是什麼事,有沒有我們能幫忙的地方?」
  「沒有,你們多吃點,把我那份也吃進去。」熊遠說完,看到有護士出來了,立刻就結束通話起身。
  「你這個當哥哥的是怎麼做的?」護士是個中年阿姨,「你看看你妹妹,一身都是傷,還有疤痕,一看就知道受了長時間的校園霸凌,你們家人的能不能用點心?校園霸凌可是能毀掉一個孩子的一生!」
  「我不是……」熊遠想解釋一下自己不是田雨靜的家人。
  「好了,該上藥的傷口都上藥了,後背那些地方上藥不方便,建議你們之後還是到醫院來上藥。」
  「好,謝謝妳。」熊遠看著不好親近,其實還是很有禮貌的。
  這時,田雨靜也出來了,手臂上纏了繃帶,嘴角擦了藥水但是沒包紮,就是看著顏色有點怪怪的,護士也知道現在小女孩都愛美,想了想又給了田雨靜一個口罩讓她出門的時候戴著。
  「謝謝阿姨。」田雨靜接過口罩,小聲的說。
  「不用客氣。」護士擺擺手,接著又去忙了。
 
  ◎             ◎             ◎
 
  熊遠帶著田雨靜離開醫院,然後逕自回家。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人怎麼會欺負妳了?」熊遠的語氣很像質問,但是其實他真的只是出於關心。
  田雨靜輕聲細語的,把事情的過程娓娓道來。
  她長得好,性格也乖巧又勤快,除了家中爹不疼娘不愛之外,其實大部份的人對她的印象還是不錯。燒烤店的客人多,難免有時候會出現招待不周的情況,但是田雨靜的態度很好,每次都誠心向客人道歉,才工作了一個星期,就有好些客人專門找到經理,誇獎田雨靜了。
  再加上經理本身也確實喜歡田雨靜,所以田雨靜這一星期的日子,除了忙了點,其實過得很好,比之前在家裡被家暴的日子好多了。
  但她平時也不多話,也不會跟人打好關係,難免就引起幾個員工不爽。
  「今天打我巴掌的那個女生,她一直暗戀店裡的一位廚師,昨天那個廚師跟我表白了……」田雨靜說道。
  「原來是吃醋了。」熊遠點點頭,又笑了,「不過還知道打回去,妳也不算太差嘛。」
  田雨靜又不是傻子,以前是因為太小了根本反抗不了大人,真遇到了要對她動手的人,她也不可能真的就這麼傻傻讓人揍的,只是當時對方有三個人,她確實沒什麼勝算,就只能儘量護著腦袋了。
  「但是妳為什麼會在燒烤店打工?」燒烤店生意好,但是工作量很大,薪水也不算高,員工流動性其實很高。田雨靜這性子,其實更適合去咖啡廳工作。
  「我以後想當一名優秀的廚師。」田雨靜說道:「所以想現在店裡打工,累積工作經驗,而且燒烤店包吃住,我也能省下更多的錢,等錢存夠了,我就去進修。」
  「可是妳現在顯然不能繼續在那家店工作了。」熊遠想了想,說道:「妳想專業進修哪方面,中餐、西餐還是甜點?」
  田雨靜一愣,沒明白熊遠的意思。
  「我有個朋友,開西餐廳的。」熊遠說道:「如果妳有需要,我可以幫妳介紹。」
  「這樣好嗎?」田雨靜連忙搖頭拒絕。
  她和熊遠非親非故的,一共見面兩次就被他救了兩次,田雨靜已經覺得很不好意思了。
  大概這麼多年從沒收到過來自陌生人的善意,她笨拙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又覺得自己回報不了這樣的溫柔,只覺得壓力很大。
  「這沒什麼,我只是介紹而已,妳是否能夠真正被留下來,還是要看妳能否入了他的眼。」熊遠覺得這不是多大的事情。他交友廣泛,基本上只要不違背原則,朋友的事情他都是能幫就幫。當然,因為熊遠自身性格的原因,他的異性朋友不算多。
  主要是熊遠小時候忙著賺錢打工養活自己,上了大學之後很少有女孩子選擇建築系,後來出來工作,打交道的也多半都是男人。
  可能因為和女人接觸得太少了,熊遠自身又不算太溫柔的性格,所以他一直覺得女人很麻煩,一點都不想和女人有什麼牽扯,這也是他單身二十七年最重要的原因。
  可是,不知道是出於憐憫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熊遠覺得他不討厭田雨靜,甚至可以說,他是喜歡這個女孩,所以也願意幫她一把。
  不然這女孩還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
  「不過妳現在這樣的情況,肯定不行。」熊遠雙手抱胸,上下打量了田雨靜一眼,「妳得先把傷養好,而且妳是想做廚師學徒的話,最好到時候能直接進廚房……」
  田雨靜想開口,就聽到熊遠不容拒絕的繼續說道:「這樣吧,妳這一個月就在我家暫時的住下來,妳那天做的早餐我很喜歡,我聘用妳做我一個月的廚師,順便妳也可以好好養傷。」
  田雨靜搖頭,熊遠卻是自顧自地,「就這麼說定了,走吧。」
  他站起身。
  「去哪裡?」田雨靜有點懵。
  「去幫妳買點日常用品。」熊遠說道,微微一笑,瞬間柔和了他整個面部線條,「妳要在這裡住一個月,總得需要買一些東西。」
  田雨靜愣愣的看著熊遠轉身去拿錢包跟車鑰匙,良久,緩緩笑了。
  「謝謝你,熊先生。」
  「別叫得這麼客氣,我的朋友大多叫我名字,或是喊我熊哥,妳別先生來先生去的。」熊遠漫不經心的道。
  「好的,熊哥。」田雨靜甜甜的笑了。
  熊遠看著田雨靜的笑容,愣了一下,隨即若無其事的轉過頭。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