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6.2折】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臉紅紅BR1062--金晶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9/06/21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放妻協議
NT118
銷量:36
前夫想再婚
NT118
銷量:54
一夜換一婚
NT118
銷量:73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118
銷量:18
總裁與前妻
NT118
銷量:44
金主的床不能爬
NT118
銷量:46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118
銷量:28
王爺,妾身不嫁
NT118
銷量:34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32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48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38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66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61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52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36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32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118
銷量:80
王爺忙寵妻
NT118
銷量:50
逼婚不下床
NT118
銷量:73
夜夜催婚
NT118
銷量:7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313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45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95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90
夜劫
NT118
銷量:184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77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57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8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45

男人對她說一不二,不是玩玩而是非娶不可;
女人對他愛理不理,不像算計更像非他不嫁。


高中時,他是玩世不恭富二代,她是乖乖牌小學霸,
結果學姐翹課,抽菸,打架,黑鍋全是學弟一肩揹。
多年後,沈殊成了豪門中的權貴,女人都想釣的男人,
可惜,他有個渣父,什麼女人沒見過, 那些女人不但能裝,
心也是黑的。唯一一個, 會裝,心不黑的,他見過的,
只有楊欣玫, 但她情商不好,他才揚言要追她,她竟怕得逃了。
沈殊喜歡她,沈殊要追她?沈殊瘋了吧! 他什麼女人不好追,
追她幹嘛。再說, 他對女人不但有潔癖,還很挑剔,
雖然他對她縱容, 多年來由著她在他眼皮底下撒野,
但找個專制的男人, 不但要被管,一不小心被吃定了,怎麼翻身?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沈殊第一次見到楊欣玫的時候,傳說中楊家的乖乖女正站在學校的牆頭下。
  他一大早遲到了,正準備翻牆進學校的時候,看到那個乖乖女靠在牆上,白嫩的小臉仰著,陽光照在她的臉上時,幾乎看不見任何毛細孔,如牛奶般的肌膚在金光之下熠熠生輝。
  他坐在牆上,單腳曲著,目光落在了乖乖女的右手上,一根菸挾在她修長白皙的指間。
  她正閉著眼睛,指間的星火一閃一閃,粉嫩的小嘴微嘟,一圈圈白煙飄了出來。
  這個年紀的少女正是介於清純和妖媚之間,胸前微微隆起,她往後仰的時候,校服往上縮,露出一截潔白的纖細腰肢。
  乖乖女……
  這所私立高中裡有的是長得好看,家世好的女生,楊欣玫絕對不是引人注目的那一個。
  但是說到她,又偏偏無人不知,所有人都知道,老師們最喜歡掛在嘴邊的就是高三A班的楊欣玫,真正的學霸,永遠占著全年級第一的位置,從來沒有考出過全年級第一以外的成績。
  沈殊跟她並不熟,可也聽過她的大名,但他現在才發現,原來所有人都看錯了,乖乖女一點也不乖。
  她並不是第一眼就驚艷人的美女,五官很清秀,組合在一起很順眼,氣質也是溫溫的,沒有一絲學霸的傲氣,在學生中的人緣一直不錯。
  大家常常說,楊欣玫這個乖乖女真厲害,這麼困難的題目都能做出來,到底腦子是怎麼長,除了第一還是第一。
  他悄然地彎了彎唇,笑聲輕輕地從他的唇角逸出,本來閉著眼的少女睜開了眼,他蹲坐在牆上,俯首,一雙深邃的黑眸揶揄地望著她,彷彿發現了她最大的秘密,等著她恐懼地求饒。
  但,並沒有。
  少女很淡定地將菸熄滅,扔在一旁,絲毫未將他放在眼中,他對她起了興致,夾雜著一絲不懷好意,「楊學姐,妳在抽菸?」
  她看向他,「不,我沒有。」
  「妳當我眼睛瞎了?」他嗤之以鼻,「原來全年級第一除了成績好之外,還會抽菸。」
  她淡然地沒說話,不遠處,一個老師跑了過來,「你們在幹什麼!」
  學校裡對學生管得很嚴厲,嚴禁抽菸,也嚴禁戀愛。
  胖嘟嘟的老師跑過來,走近一看,是楊欣玫,神色微緩,「楊欣玫,妳怎麼在這裡?」
  「教室裡很吵,影響我背書。」楊欣玫說。
  沈殊輕輕地笑了,看著她認真的臉,以及她挺直的背,真的是讓人無法不相信她的說辭。
  老師聽到笑聲,眼神如炬地看向了沈殊,「笑什麼?」
  沈殊聳聳肩,這位老師認識沈殊的,「沈殊,你又遲到了!」目光掃到牆角的菸,神色立刻轉為嚴厲,「你還在學校抽菸?」
  沈殊看了看那菸,再看看楊欣玫,笑出了聲音,「楊學姐,老師說我抽菸。」
  楊欣玫很不客氣地說:「老師說的沒錯,這位學弟在抽菸。」
  老師立刻點頭,「被抓到了?還想不承認,下來!」
  沈殊挑了挑眉,也不覺得有什麼,很瀟灑地從牆上跳下,他很高,雖然只是高中生,卻已經快有一百八十公分了。
  楊欣玫一百六十三公分的身高在他的面前有點不夠看,他站直身子,幾乎將她頭頂的太陽遮住了。
  她微蹙眉,不是很喜歡這種陰暗的感覺,往後一退,拉開了與他的距離。
  「沈殊,跟我走!」老師生氣地說,一邊走一邊嘀咕,「一天不管翅膀就硬了……」
  沈殊瞥了楊欣玫一眼,似笑非笑,「楊學姐好狠的心,直接讓我揹黑鍋,嗯?」
  他說完就大搖大擺地跟上前面老師的腳步,耳邊傳來一道極輕的聲音,「所以我才能考全年級第一。」
  他的腳步微頓,全年級第一,就可以為所欲為?當然不可以,但是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所有人都會願意相信全年級第一的人。
  所以他活該揹黑鍋,誰教他不是全年級第一。
  他聽出了她的嘲弄,就像他剛才在嘲弄她。嘖!這女人,斤斤計較,一點也不可愛。
  「楊欣玫,我記住妳了。」他丟下這句話走了。
  楊欣玫看著他離開了,這才看了一眼菸,眼裡閃過一抹可惜,可惜還有半截呢,都怪他打斷了她悠閒時光。
 
  ◎             ◎             ◎
 
  落地窗前,男人坐在椅子上,翹著腿,雙手輕輕地搭在椅子的手把上,雙目正閉上休息。
  曾秘書正盡職地說著今日的行程,「早上十點有一個與美國分部的視訊會議,下午一點公司……」
  等到曾秘書說完了,沈殊睜開眼,黑眸染著笑意,「嗯。」
  曾秘書覺得今天總裁的心情很好,沒說什麼就退了出去。
  沈殊端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想起昨天聽到的消息,神色愉悅,拿起手機撥了出去。
  電話那頭的女聲沙啞,「喂?」
  「中午一起吃飯?」
  「沒空。」
  「晚上呢?」
  那頭沉默了一會,「嗯。」
  「那晚上在老地方見?」
  「可以。」
  那頭的人電話掛的很快,沈殊一點也不生氣,打開文件,開始處理公事。
  一天的時間如流水般快速流逝,沈殊拿起外套穿上,慢慢地離開了辦公室,到地下停車場後便開著車離開。
  車子到了一家私人菜館,他下了車,走到了預留的包廂裡,他喝了一口水,慢慢地等人。
  半個小時之後,一道窈窕的身影走了進來。
  「來了?」他笑著問。
  「嗯。」楊欣玫在他的對面坐下。
  他將菜單給她看,「想吃什麼?」
  「隨便。」她聲音啞啞的。
  「感冒了?」
  「有點。」她打了一個呵欠。
  他低頭點了幾道菜,服務生將菜單收走,他興味地看著她,「最近過得很不好?」
  楊欣玫白了他一眼,「我過得不好,你很開心?」
  「沒有,聽說妳跟彭宇解除了婚約?」
  「對。」她點點頭。
  「他轉而跟楊家親生的女兒在一起了?」
  「是啊。」她無聊地轉了轉頭。
  他依舊笑著,「看起來,妳根本沒有被影響。」
  「有什麼好影響的,我跟彭宇不過互利互惠。」她慵懶地將一頭長髮撥到另一邊,「你怎麼知道我這麼多事情?」
  她和彭宇會維持所謂的婚約關係,就是他們都不想被逼婚,被長輩嘮叨,他們的關係更像是盟友,互相幫助。
  沈殊體貼地說:「我這是關心學姐呀。」
  她聳聳肩,「解除婚約也沒怎麼樣,反正知道的人也不多。」
  不久之前,因為楊父的小三帶著私生子上門挑釁楊母,最後弄出了親子鑒定,楊欣玫被牽扯在其中,最後的結果就是私生子和楊欣玫都不是楊家的孩子,是當初護士不小心弄錯,抱錯孩子。
  經過查找,最終確定楊欣玫是郭家的孩子,郭靜靜是楊家的孩子。但兩個孩子都已經被養大了,於是還是維持原來的生活,但她們同時擁有了兩個爸爸和兩個媽媽。
  湊巧的是,彭宇正好喜歡郭靜靜,想解除婚約,楊欣玫和彭宇就解除婚約,彭宇則成功追到了郭靜靜,楊欣玫平時幾乎不以彭宇未婚妻自居,所以沒什麼人知道,反正最後是楊家和彭家聯姻成功。
  沈殊站起來,倒了一杯水給她,彎腰的時候,淡淡地開口,「妳真的沒有不開心?」
  楊欣玫伸手接住了茶杯,斜眼看向他,「要你管!」
  這就是心情不好了。
  他聽了反而不生氣,笑彎了眼,坐回了位置。
  楊欣玫當然心情不好,但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不是和婚約解除有關。活了這麼多年,她一直按照楊父、楊母的標準要求她自己。
  楊父、楊母希望她是大家閨秀,琴棋書畫都會,她從小到大就接受菁英教育,在別的小孩享受家庭快樂之時,她在讀書,在別的小孩做他們自己喜歡的事情,她在讀書。
  一開始這麼努力地讀書,就是希望楊父、楊母能多關心她,可她後來發現,考試考得再好,父母會給獎勵,小到首飾,大到送房子,她越是出色,他們給的獎勵也越豐盛。
  但他們永遠不會分一絲關懷給她,在她十五歲的時候,她無意間發現,楊父、楊母各自有他們精彩的生活。
  而她的出生,僅僅只是為了楊氏。從那一刻起,她不再對他們有所期待,但她也不討厭他們,畢竟他們養大了她,從來沒有罵過她,打過她,甚至她要什麼有什麼。
  她過的日子很富裕,富裕到會讓人眼紅。應該要滿足的,可她卻不滿足。她心生叛逆,會偷偷地將不想做的考卷丟掉,反正一句不小心掉了,老師也不會懷疑她騙人。
  她也會偷偷抽菸、喝酒,沒人相信她會抽菸、喝酒,如果有人說出來,別人只會以為是在汙衊她。
  楊欣玫抽菸、喝酒?開玩笑!
  但沈殊知道,沈殊還為她揹黑鍋過。
  她的真面目,沈殊知道得一清二楚。她心情不好,是因為她活得不自由,如果不是當初醫院護士不小心將她和郭靜靜弄錯了,她的人生也不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所謂的菁英教育,她也不想接受。
  既然不是楊父、楊母的親生女兒,她之前墨守成規的乖乖女形象變得沒有意義,但她也知道楊父、楊母的心思,他們想在她的婚姻上插手。
  以他們多年栽培她的心血,這一點毋庸置疑,別說她了,之前剛認回了郭靜靜,他們打的也是聯姻的主意。
  還好郭靜靜很幸運,遇上了喜歡她的彭宇,兩人是自由談戀愛,而不是被逼迫。
  但楊欣玫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她並不想再任他們的擺布了,他們安排的相親,她也不想去,所以這段時間,她和楊父、楊母的關係有些僵化。
  「別難過,情場失意,職場總會有收穫的,我記得妳已經拿下跟沈氏的合作案了。」他慢條斯理地說。
  她輕笑,「是啊,拿下來了,但我現在被發放去上海了。」
  「什麼?」他吃驚地看向她,「去上海?」
  她點點頭,「今天你請客,踐行酒。」
  他默默地看著她一會,垂下了眼,「這麼突然?」
  「沒辦法,最近被逼著跟李氏的豬頭相親,我當然要拒絕了,他們就來這麼一招。」她語氣很無奈,可眼神一片清澈,並沒有因此生氣。
  李氏的豬頭?沈殊因為這個叫法笑了,「確實跟豬頭很像,楊叔叔、楊阿姨怎麼讓妳跟李豬頭相親?」
  「撇開他的長相,其他方面和楊氏旗鼓相當。」她冷靜地說。
  這時,一道道菜上來了,等上完了菜,服務生說了一聲慢用,禮貌地退了出去,帶上了門。
  沈殊並不喜歡這個解釋,「也有其他人選,不是嗎?」
  「是,不過沒有李豬頭積極。」她拿起筷子挾了一口菜,神色冷然,完全不帶一絲溫度,和在外面的表現截然不同。
  沈殊靜靜地看著她的小臉,她到底有多少副面具呢?
 
  ◎             ◎             ◎
 
  說來,沈殊和楊欣玫很有緣分,他們一直是學弟學妹的關係,從高中到大學,但比起這層關係,他跟她其實私下很熟稔。
  每當別人當著沈殊說起楊欣玫如何溫和有禮的時候,他只想笑,楊欣玫溫和有禮?呵呵,他只知道,與她合作的時候,要是一個不小心,隨時會被她給坑了。
  她忽然瞟了他一眼,「幹嘛這麼關注我的私生活?」
  「有嗎?」
  「沈學弟,你該不會偷偷暗戀我吧?」她笑著看他。
  魚刺梗在他的喉嚨,他滑稽地睜大了眼睛,逗得她笑了,「好啦,我知道沒有,你不用這麼震驚地看著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她被他看得頭皮發麻,說實話,雖然比她小一歲,可冷下臉的他看起來很不好惹。
  他移開了視線,拿起手機,下一刻,楊欣玫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來一看,上面寫著,我被魚刺刺到了。
  她木著臉抬頭看他,下一刻,她忍不住地拍桌大笑。
  他額頭的青筋抽了抽,忍著怒意打字,拍桌大笑,很不淑女。
  她看了一眼,繼續拍桌大笑。
  男人深吸一口氣,站起來,拿起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她沒形象地笑著,跟著站起來,「走吧走吧,我陪你去醫院。」
 
  ◎             ◎             ◎
 
  楊欣玫先去買單,接著去開車,他坐在副駕駛上,到了醫院,醫生習以為常,畢竟被魚刺刺到的人太多了,不僅有小孩也有大人。
  但是現在的場景有點詭異,男人的神色很難看,跟在男人後面的女人呢,看起來很開心,眉開眼笑的,活像中了樂透。
  醫生動作熟練地將魚刺挾了出來,溫聲地囑咐,「以後吃魚的時候要小心點,不要急,慢慢吃。」
  沈殊點了點頭,和楊欣玫去繳費,繳費之後,他橫了她一眼,聲音冰冷,「笑夠了嗎?」
  「還沒有,可以夠我笑一年了。」她拍拍他的肩膀,見他臉色陰沉的很,很善解人意地說:「晚飯還沒吃飽,我請你吃飯。」
  他沒說話,她指了指不遠處的麵館,「吃麵?」
  「嗯。」
  她笑著補充,「這次沒魚刺了。」
  哪壺不提開哪壺,他沉著臉,她真的是很討人厭。
  她在他面前,從來沒有任何一絲溫柔的表現,就跟女魔頭一樣,絲毫不掩飾她自己的劣根性。
  專門挑他的軟肋戳,哪裡痛戳他哪裡,呵呵,傳說中溫柔賢淑的楊家小姐?根本就是騙人。
  沈殊很討厭會裝腔作勢的女生,而裝腔作勢名單上的第一名是楊欣玫。
  他沒見過這麼會裝的女生,看到她,他就想,她的面具一定多到家裡都擺不了。
  最可怕的是,所有人都沒發現,她很會裝。哦,可能是因為他是唯一一個見過她真面目的人,在他的面前,她不屑再裝下去了。
  呵,真的是好榮幸。
  「走吧走吧,吃麵,我想吃海鮮麵,對了,應該不會有魚。」她彎著眉眼,甜甜地說。
  想到被魚刺掌控的那不舒服的半個小時,他冷著臉,心中給她貼上了標籤,女魔頭。
  她是名副其實的女魔頭。
  而他,想揭開她的面具,讓所有人看看,這個人,一點也不大家閨秀,別瞎了眼。
 
  ◎             ◎             ◎
 
  吃完了晚飯,楊欣玫先送沈殊到私人菜館,他的車停在那裡。
  等沈殊開著他的車離開了,楊欣玫往另一個方向開車,她最近住在自己的公寓,沒有住在楊家,免得要因為相親的事情跟楊父、楊母吵架。
  相比楊父、楊母的重功利,她與親生父母郭父、郭母之間相處反而是融洽,他們很開明,從他們的身上,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懷,但來的有點遲。
  她剛到公寓,郭母就傳了簡訊過來提醒她,讓她明天晚上回去吃飯,她回了一個好之後將手機放在一旁。
  她先去吃了感冒藥,才去浴室洗澡,之後保養完走了出來,穿著睡衣往床上一躺,她將手機往旁邊放,設定了鬧鐘。
  她沒有睡意,但不打算玩手機,不然玩了手機,晚上就睡不著了。在床上躺一會,睡意上來,她過了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床頭櫃上的鬧鐘響了,她閉著眼爬起來關掉,接著迷迷糊糊地去了洗手間,洗漱之後,倒了一杯水放涼,轉身去換衣服。
  換上一身正式的套裝,她喝了一口微熱的水,喉嚨鼻子比昨天要舒服一點,她扭了扭頭,聽到手機響了。
  她慢悠悠地走到臥室,拿起手機,「喂,媽?」
  「妳在跟沈家小公子談戀愛?」楊母劈頭問道。
  楊欣玫一怔,想了半天,才想到沈家小公子是誰,不就是沈殊嘛,「沒有。」
  「昨天有人看到你們一起吃飯……」楊母追問。
  「他是我的學弟。」
  楊母點點頭,「其實沈殊也不錯,不過比妳小一歲,心性未定,這種男人不是很好把握。」
  楊欣玫沒說話,楊母又問她和李家那一位有沒有聯絡,她唇角露出一抹冷笑,「沒有,我對他沒有好感。」
  「感情婚後可以好好培養,現在沒有,以後相處會有的。」楊母一副過來人的口吻。
  楊欣玫不覺得自己是膚淺的人,只會看人的外表,可李豬頭真的不是她的菜,一想到要對李豬頭一輩子,她背脊寒毛豎起,她是多想不開才會想要跟李豬頭在一起。
  「不可能。」楊欣玫語氣微沉。
  楊母料不到她這麼堅持,也沒在這個話題上打轉了,「那妳是真的打算去上海分公司?」
  楊欣玫抿了一下唇,「嗯。」
  這相當於是在向她施壓了,可她咬著沒鬆口,她有手有腳,能養活自己,就是真的去了上海分公司,她自信自己能做出一番成就。
  楊母幾不可聞地嘆了一聲,「妳爸在氣頭上,妳服軟不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楊欣玫沒說話,眼神落在不遠處。
  「妳現在是在跟我們鬧脾氣,妳有沒有想過,如果妳離開楊家,妳會失去很多的。」
  楊欣玫低低地笑了,「媽,我名下有幾間房子是你們送的,開的車是你們送的,還有首飾之類的,我離開家之前,把東西都放在書桌左邊第三個抽屜了,我現在住的公寓是我自己買的。離開了你們,我可能就只有這間公寓,但是郭叔叔、郭阿姨一直很歡迎我去他們那裡住。至於上海,我可以不去,我想要在臺北找一份工作還是能找到的,我並不是活不下去。」
  離開了他們,她照樣能活得好好的,她不是小孩子,她有她自己的謀生能力,她說完之後有禮貌地說了一聲再見便結束通話。
  楊母卻被嚇到了,她從沒想到有一天,乖乖女兒會說出這樣的話,她嚇得站起來,匆匆地跑到了書房,打開左邊第三個抽屜,裡面放著一個珍貴的首飾盒,打開一看,都是她和楊父買給她的,下面還有車子和房子的所有權狀。
  當初買下這些送給楊欣玫,楊父、楊母很大方,也覺得女兒乖順,都是用了楊欣玫的名字購買房子、車子,本以為他們給她的這些會是她最大的動力。
  但現在,楊欣玫卻是將這些都還給他們,彷彿在無聲地告訴他們,即使離開他們,她照樣能過的好。
  他們的施壓,她根本不在意。
 
  ◎             ◎             ◎
 
  楊父一邊繫領帶一邊走到書房,看到在書房裡呆若木雞的楊母,「怎麼了?一大早在書房?」
  他低頭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這個時間點,妳不是在做瑜伽嗎?」
  楊母身材保持的很好,也很注重養生,每天早上比他要起早一個小時,做了瑜伽,之後一起吃早飯。
  「欣玫……」楊母的嗓音輕顫著,養尊處優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憂慮和懊惱。
  楊父聽到楊欣玫的名字,略微不開心,漫不經心地問:「她想通了?」
  楊母嘲弄地勾了勾唇,「是啊,想通了。」
  沒有聽出楊母的語氣不對勁,楊父輕輕一笑,「她從小被我們嬌養著,怎麼可能會想不通呢?沒有我們的支持,她能過她想過的生活?既然想通了也好,妳有空帶她去百貨公司挑幾件衣服,再送她珠寶項鏈,讓她知道我們對她不薄,別沒事就跟我們鬧……」
  楊母轉過身,唇角嘲弄的笑意更加的深了,「是啊,被我們養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楊父一愣,順著楊母的手,看到了那珠光寶氣的首飾盒,以及轎車和房子的所有權狀,他走近一步,仔細地看了一遍。
  「她想通了,放著大小姐的日子不過,要去做貧窮小姐去了。」楊母氣惱地說。
  「怎麼可能!」楊父不敢置信,可手裡的這些東西又告訴他,一切是真的。
  「怎麼不可能?翅膀硬了。」楊母冷冷地說。
  楊父沒有說話,但他卻和楊母想的一樣,這一回,楊欣玫不是鬧脾氣,她是玩真的。
  從小到大沒讓楊父、楊母操心過的楊欣玫,第一次鬧,就鬧這麼大。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