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將軍的賣身契
【4.6折】將軍的賣身契

臉紅紅BR1015--朱輕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18/06/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將軍的賣身契
NT88
銷量:36
奪夫為婚
NT88
銷量:41
惡夫寵妃
NT88
銷量:82
伴夫如伴虎
NT88
銷量:85
夫人有點嬌
NT88
銷量:82
好女等夫來
NT88
銷量:115
重生之馭夫有道
NT88
銷量:81
娘子要和離
NT88
銷量:96
誓不成婚
NT88
銷量:25
嬌寵繼皇后
NT88
銷量:103
囚婚~婚從天降之二
NT88
銷量:62
榻上藏嬌
NT88
銷量:134
獨寵下堂妻
NT88
銷量:49
世子妃很兇~有病之一
NT88
銷量:93
紈褲求愛記
NT88
銷量:3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小娘子耍性子,哄了還不乖,先捉上床調教;
大男人不受教,撒嬌還不夠,先踢下床再說。


容嬌嬌年過十七,還不曾說親,她旁的愛好沒有, 就愛聽戲,
總想著方法攢錢,就為了聽戲。 因為自小喜歡英雄,常想著要嫁給大將軍,
但年過一年,她只是一名普通商賈之女,地位低微, 莫說做將軍的妻子,
就算做妾,恐怕人家也得挑挑揀揀的。 老天爺卻讓她碰上一個擅長演大將軍的戲子,
讓她把心賠了進去,為此這位戲子將軍的賣身契她贖了。
二百五十兩是嗎?成,她先付一兩。 可容嬌嬌買下賣身契後,
才知道周沖哪是什麼戲子, 人家可是在沙場上見慣生死,隨時會戰死沙場的校尉,
不知這位校尉大人肯不肯看在賣身契的分上娶她為妻?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在京城最最繁華的朱雀大街上,有條長安巷。
  那長安巷熱鬧非凡,街道兩側俱是京城裡最好的商鋪,什麼首飾樓、成衣鋪、繡莊、米鋪、酒樓……林林總總應有盡有!
  長安巷裡又有戶姓容的商戶,因世代經營得好,傳到容老爺手裡時,容家已經置有十餘間商鋪。平日裡他將大多數的商鋪放租子給人家,自家也經營著幾家商鋪,由膝下已經成年的四個兒子分別打理,日子過得那是紅紅火火。
  容老爺與容夫人共育有四兒一女,四個兒子俱已成家,只餘膝下幼女,年方二八,乳名喚作嬌嬌。她生得秀麗可愛,性子活潑,頗受家人寵愛。
  因家中有錢,容氏夫婦又是個溺愛女兒的,不免在挑女婿方面格外挑剔,因此直到現在,容嬌嬌還不曾說親。
  這容嬌嬌孝敬父母,與各位嫂嫂也處得好,就連家裡的小侄兒、小侄女與他十分親暱……所以長安巷的人們都知道,容嬌嬌可是容家的寶。
  而容嬌嬌旁的愛好沒有,就愛聽戲,全家都知道,也都慣著她。
  這一日,容家大哥剛談成了一筆生意,他心頭一高興,大手一揮,買了兩張太白樓的頭排票,教容大嫂與小妹看戲去。
  容嬌嬌高興壞了!
  最近太白樓排了一齣新戲,叫做錦衣歸,小生便是那當紅名角謝攬月,花旦是從宮裡梨園班子退下來的花羨容。
  容嬌嬌總聽看過這齣戲的小姐妹們回來說,謝攬月如何如何,花羨容又如何如何……早把她心裡急得如同貓兒撓似的,偏偏前些天家裡事情多,她又走不開,所以一直抽不出時間來。
  如今她得了票,而且大哥給她買的又是頭排票,容嬌嬌連忙回自己屋裡好生打扮了一番,拉著大嫂就興沖沖地來到太白樓。
  到了太白樓,容嬌嬌才發現,今兒簡直就是人山人海,院子裡滿是人頭。
  給茶倌兒看了排票,容嬌嬌與容大嫂跟著引路的茶倌兒走到了最前排的頭排座坐下,容嬌嬌又賞了茶倌兒三十錢,讓上一壺雲霧、一碟子瓜子兒和松子糖。
  茶倌應喏著去了,容嬌嬌則不斷地打量著這兒。
  看著近在咫尺的戲臺,容嬌嬌很激動,想著今兒總算能見到謝攬月的全身了。
  她雖家境富裕,卻也心疼爹爹兄長們賺錢不易。看一齣戲,頭排座兒得花上一兩銀子,次一席的也要五到七百錢。而容嬌嬌愛看戲,一個月至少也要看上四五回……家裡公中每月只給她一兩銀子的零花,她自然是捨不得花錢買頭排座兒的。
  往常,她只捨得花上一二百錢買個站票,站得遠遠的就只能看到謝攬月的臉,他的身段兒總是被一堆人頭給擋著,連他是胖是瘦她都不曉得,只知道他的小生扮相英媚秀挺,常常贏得滿堂彩。
  可今天,她卻能如此近距離地一睹謝攬月的風采,怎不教她欣喜若狂!
  「謝攬月啊謝攬月,你可要早點兒出場啊……」容嬌嬌一邊默唸謝攬月的名字,一邊大睜著眼睛盯著戲臺上的簾子,想像著謝攬月一會兒出來時的模樣兒,不由得越想越激動!
  哎,可別說……她來太白樓看了這麼多場戲了,這還是她頭一回坐頭排座兒呢,眼看那戲臺離頭排不過一丈多遠,彷彿一伸手就能觸碰到戲臺一般。
  「嫂嫂妳瞧,這樣近,待會兒怕是能看清謝攬月面上的油妝,上回明玉和我說,她在次乙座坐著都能看到謝攬月手指上的指甲缺了個小口子。這一回我也要好好看看,回去也讓她們羨慕羨慕!」容嬌嬌拍手笑道。
  這頭排的待遇果然不一樣,難怪那麼多人要搶這頭排的位置。
  容大嫂道:「不就是個戲子嘛,有什麼好看,不務正業。」
  容嬌嬌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她正準備跟容大嫂爭上幾句,突然有個人拎著個鑼跳上臺,咣咣咣地敲起了鑼。
  容嬌嬌連忙危襟正坐,緊張又渴望地等著謝攬月的登場。只是,在臺上敲鑼的那人,竟然是劉家班的班主劉大海?
  「各位、各位聽好了啊,今兒謝攬月有事來不了,花羨容也被貴人請了去,所以今兒咱們太白樓的這場錦衣歸要給挪到明兒了!呆會子茶倌會把排坐片子還給各位,明兒請早,啊,對了,今兒大家也不白來,免費的武戲灞橋別姬請大夥兒看看吧……」說著,劉大海就跳下了臺子。
  臺下頓時一片譁然,好些人罵罵咧咧了起來。
  但班主劉大海也沒理會,直接手一揚,示意樂班子開始奏樂。只聽得咚咚咚的敲鼓聲音響了起來……沒過一會兒,胡琴鑼鼓就都跟上了節奏。
  容嬌嬌知道,這奏樂一開始,過不了多久就得開戲了!
  身後眾人很是氣憤,但這樣的事兒也並不是沒有發生過。畢竟戲子的身分低,原來排好的檔期,臨時被叫走去給貴人們唱戲也是有的。再說了,劉大海也說了,明天還能再來。
  於是,眾人罵罵咧咧地走了。
  容大嫂道:「嬌嬌,武戲不好看,咱們回家去,明兒再來。」
  容嬌嬌心裡也正失望,她也準備走,可轉念一想,一兩銀子的頭排座兒,今天可以看多一場,不看白不看呢!
  這時,她聽那鑼鼓聲忽然一變,急如雨點,一掃之前的靡靡之氣,突然變得慷慨激昂了起來。
  容嬌嬌立刻被吸引,忘記了嗑瓜子,睜大眼睛盯著臺上,想著這武戲好像不錯的樣子。
  這時,戲臺上簾子一掀,一道高大威猛的身影閃了出來,竟是那武生登場了!
  只一眼,容嬌嬌的注意力全被這武生吸引了。
  時下流行文戲,她看過好多好多,武戲嘛,她自然也看過一些的,但大多數武戲裡的武生都是花架子,沒甚看頭。
  而這武生一登場便氣勢不凡,興許這齣戲會不錯呢?於是,她便滿懷期待地看了下去。
  這時,只見那武生胳膊一揮,身子一轉,露出了一張臉兒。但見他白面長鬚,劍眉入鬢,目如寒星,熠熠生輝,彷彿將星下凡,俊逸霸氣。
  楚霸王不是大花臉嗎?怎麼這人……畫的卻是武生的妝呢?
  「贏秦無道……」武生開口,唱腔端正聲音高亢圓潤,彷彿金戈鐵馬紛至遝來,冷、肅、剛、烈,令容嬌嬌看得入迷。
  她呆呆地坐著,彷彿置身邊關,親眼目睹硝煙滾滾的戰場。金戈鐵馬,戰旗飄舞,號角聲聲,讓人緊張激動又熱血沸騰。
  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體驗,她瞪著漂亮的眼睛,入神地望著臺上那道英俊的身影。
  容嬌嬌的心彷彿被什麼刺中,她捂著胸口,心跳如鼓,傻傻地看著臺上那人。
  她打小便喜歡英雄,常常幻想自己能嫁給一名大將軍。但一年又一年,年紀漸長,她才意識到,身分的天淵之別顯得她的夢想十分可笑。她不過只是一名普通商賈之女,地位低微,莫說做將軍的妻子,就算做妾,恐怕人家也得挑挑揀揀的吧。
  這夢想慢慢變成了心底裡的一道疤,遺憾,微酸,偶爾還會痛一痛。
  臺上那武生的一舉一動都剛強有力,他彷彿真的在戰場上與人以命搏殺,身姿矯健動作乾脆又富含力量,充滿力與美,這種美,與嬌媚風流的謝攬月完全不同,也跟其他只會耍花槍的武生完全不同。
  容嬌嬌看得痴了,隨著他的戲或哭或笑或感動或憤怒。
  只聽得那武生唱道:「八千子弟俱散盡,烏江有渡孤不行。怎見江東父老等,罷,不如一死了殘生。」
  唱罷,那武生突然拔出劍來,自刎而死,一時間鑼鼓停簫聲止,四周寂靜無聲,只餘二胡拉長了調子嗚咽。
  容嬌嬌倒抽了一口涼氣,啊的驚呼了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為什麼,這什麼啊,這樣的蓋世大英雄,為什麼會死……
  她抿著嘴兒,眼圈兒發紅,心中一陣蒼涼難受,她好想哭啊。
  這時,謝幕的鑼鼓聲音響了起來。
  倒在地上已經死去的武生一個鯉魚打挺,身姿矯健地跳起身,抱拳向臺下觀眾謝幕,容嬌嬌這才回過神來……啊,這是一齣戲啊!
  她激動萬分,用力拍著巴掌,還大聲讚道:「好!好!太好了!」
  那武生黑漆漆的眼睛朝她看了一眼,容嬌嬌更激動了!她的眼睛亮閃閃的,朝他大聲叫道:「喂,你唱得真好!」她把荷包整個扯了下來,朝那人扔去,「給!」
  那武生踩著鼓聲,踱著方步正準備回後臺,突然見到有一物飛來……他眼神一凜,一伸手便將那物抓住,略一用力,荷包碎成渣渣,荷包裡的十幾枚銅錢露了出來,然而卻已經被他捏到變形,全扭曲著卡一塊兒了。
  原來不是暗器,他扯了扯嘴角,嘲笑自己的敏感。
  容嬌嬌吃驚地瞪大了眼睛,然後尖叫著跳了起來,「哇,好啊、好啊,好厲害啊!」他居然手勁兒那麼大!
  武生突然意識到,這荷包與這荷包裡的銅錢是那小娘子打賞與他的。他猶豫了一會兒,將那變形的銅子兒往懷裡一塞,沖容嬌嬌抱拳,沉聲說道:「多謝。」
  容嬌嬌面上一紅,忸忸怩怩地低下了頭,名角兒如謝攬月、花羨容之流,是不會當眾接受看倌的打賞的,一般都是退場之後,跑堂小子端個小簸箕上臺,將看倌們的打賞之物拾起,再送入後臺的。
  但是這個武生……他居然親手抓住了她的荷包,還向她說謝謝……
  容嬌嬌有些羞澀但更多的卻是後悔,她懊悔著,怎麼也應該在荷包裡放塊碎銀子的,十幾個錢還好意思說打賞啊!
  武生退了場,進入了後臺,容嬌嬌一直依依不捨地看著他,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見,她用雙手捧著自己滾燙的臉蛋,笑著直跺腳。
  哎哎哎,今兒可真是值了,這人的戲竟然唱得這樣好,身手也好看!可不枉費了她的頭排座兒,不過,這人哪兒來的呢?以前可沒見過他!
  不行,她得去打聽清楚,她還想看他的戲呢。
  容嬌嬌激動的心情還未平復,她轉身打算問旁邊人,然而……
  咦,人呢?
  原來偌大的園子裡,除了坐在一旁聊天說話的茶倌兒,便只剩下她一人了,就連自家大嫂也不見了。
  所以,她今兒算是包場了嗎?
  天啊,包場誒,這麼大的場,包一場得好幾十兩銀子呢。
  賺了賺了,太賺了,嘿嘿。
  容嬌嬌心裡樂開了花,今兒雖然沒見著謝攬月,可是她還是很開心。
  是,謝攬月是唱得很好,風流瀟灑魅惑眾生……但容嬌嬌覺得,今天這個武生唱得更好!而且他的好,跟謝攬月是不一樣的。他陽剛霸氣、他鐵骨錚錚、他……哎,反正容嬌嬌就覺得,以後她再也不想看謝攬月的戲了!
  不過,今天這武生是從哪兒來的呢?
  容嬌嬌愛看戲,所以京城裡的四大班八小班裡的角兒她都熟悉,卻唯獨不認得他。若他今天是專程來給劉家班救場子的話,以後她要讓哪兒去看他的戲啊。
  容嬌嬌想了想,決定去問問班主劉大海。
  劉大海在後院兒吃茶,聽說有人要見他,於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瓜子皮,道了聲請。
  容嬌嬌見過劉大海,一圓胖子,臉上隨時笑咪咪的,但是眼神銳利狡猾,跟老狐狸似的,她有點怕他。
  「劉班主萬福,我想問你打聽個事兒。」容嬌嬌笑咪咪地問道。
  劉大海打量了容嬌嬌一番,點頭,「小娘子只管說。」
  容嬌嬌糾結了一會兒,問道:「今兒的新戲很好看,所以我想問問,這唱戲的武生是誰,往常也未曾見過,眼生得緊。」
  劉大海細長的眼睛精光四射,他看著容嬌嬌點頭笑,「小娘子真有眼力,他確實是第一回登臺,怎樣,小娘子覺得……他這戲唱得好是不好?」
  容嬌嬌點頭道:「極好,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劉家班的,若是別家的,以後我就只能去別家聽了。」
  劉大海呵呵笑了起來。他往梳妝間掃了一眼,看到裡面的人在卸妝。而鬧鬧哄哄的角落裡,有人卸妝的手頓了頓,顯得他那雙修長勁瘦的手……十分突出。
  沒得到劉大海的答覆,容嬌嬌又問了一句,「班主?」
  劉大海收回目光,感嘆道:「沖……這蔥頭兒正是咱劉家班的人,小娘子若是喜歡,以後儘管來聽便是。」
  「啊,太好了!」容嬌嬌拍手叫好,終於不用糾結,以後不知道上哪兒去聽他的戲了。
  劉大海笑咪咪地看著她,狹長的瞇縫眼裡精光四射,不知道這老狐狸又在計算著什麼。
  「等等!蔥頭兒?他叫蔥頭兒?」容嬌嬌才反應過來,那人竟然叫蔥頭兒嗎?
  她覺得甚是奇怪,雖然她知道這應該是武生的藝名兒,但一般來說,藝名不應該取得高大上一些,比如謝攬月、花羨容這樣的嗎?還有人叫蔥頭兒的啊?是不是太隨便了?
  劉大海笑咪咪地點頭,「正是。」
  梳妝間角落裡,劈裡啪啦一陣響,那人似乎不小心碰倒了什麼東西,撒了一地,眾人頓時驚叫起來,熱鬧非凡。
  容嬌嬌往梳妝間看了一眼,猜測那蔥頭兒應該正在裡面卸妝,本來她想見他一面,當面和他說他唱得好的,見裡面實在鬧得很,便作罷了。
  她想要問的已經問到了,於是囑咐劉大海,「以後若是有蔥頭兒的戲,班主可一定要給我留個座兒,最好是靠前一點的……啊,還是不要太靠前了,就……有個座兒就行。」太靠前的座位太貴了,她的零用錢不夠買幾次的,得細水長流。
  劉大海笑道:「一定一定。」
 
  ◎             ◎             ◎
 
  容嬌嬌心滿意足歸家去,拉著她娘唸叨了半天這新出的武生,也被她大嫂唸叨了半天,說她只顧著聽戲,就連大嫂拉了她幾回,想叫她早些回去她也聽不進去。
  晚上睡覺的時候,容嬌嬌又將今兒的戲細細回味了一遍。
  這一夜,她睡得有些不安穩,夢裡打打殺殺的,一會兒她又變成了戲臺上的虞姬,與那武生纏纏綿綿,一會兒她又變成了提著櫻槍的樊梨花,伴在蔥頭兒的身旁,與他共進退、同廝殺……
  整個顛三倒四混亂的夢,導致第二日起來時,她腦子裡像是裝了漿糊,不清醒。
  又過了幾日,劉家班的人來店裡採買東西的時候給容嬌嬌帶了話,說是蔥頭兒今晚有戲,班主給她留了個好位置。
  容嬌嬌一聽,滿心歡喜!她連忙扔下手裡的東西,跑回家去換衣裳,然後急匆匆跑去了太白樓,劉大海沒有哄她,給她留了左側靠柱子的座兒。
  這位置雖然離戲臺有點遠,不過前面沒有遮擋,也能把戲臺看得清清楚楚的,最重要的是,這位置便宜,只比她原來站著看的多了幾十個錢。
  容嬌嬌心情特別好,於是叫了一碟子糍粑蘸豌豆粉和紅糖水來吃,香甜軟糯,好吃得很。
  好不容易等到蔥頭兒出場,她眼睛頓時亮了,放下點心,專心看戲。
  然而,沒唱幾句,他就退場了。
  容嬌嬌意猶未盡,怎麼回事,這就下場了?後面的戲很是無趣,她繼續吃糍粑蘸豌豆粉,心裡盼著他一會兒會再出來,然而戲都唱完了,蔥頭兒也再沒出來過。
  容嬌嬌不高興,跑去質問劉大海,為什麼蔥頭兒的戲份這般少。
  劉大海道:「喲,小娘子您不知道嗎?這文戲裡的武生就是這樣的,您又不是頭一回聽戲!」
  她當然不是頭回聽戲,可她還真是……頭回為了一配角兒來聽戲的。
  「蔥頭兒就不能多唱一會兒嗎?要嘛他不唱,光站邊兒上耍把式也可以啊。」容嬌嬌真的沒看夠。
  劉大海傻傻地張大了嘴,讓、讓蔥頭兒站一旁耍把式?那也得看人家肯不肯,不過……
  他無奈地道:「小娘子,這戲本子就是這麼寫的,蔥頭兒他也不能瞎演哪!」
  容嬌嬌噘起了嘴兒,好吧,劉大海說得對,然而她還是覺得很失落,失望而歸。
 
  ◎             ◎             ◎
 
  接下來,容嬌嬌又去聽了好幾回蔥頭兒的戲,但遺憾的是,蔥頭兒老是當配角。一個時辰的戲看下來,他最多只出場半刻鐘,其中大部份時候是在耍花槍,只有少數幾句臺詞,有時候甚至連一句臺詞都沒有。
  容嬌嬌很不滿意,蔥頭兒是個新角兒,就給他這麼點兒戲份,怎麼紅得起來嘛!這劉班主是不是故意壓著新人,不讓蔥頭兒出頭太快,這樣方便他拿捏?
  唉,蔥頭兒明明唱得那麼好,如果多給他機會,他一定可以大紅的!就好比謝攬月吧,他剛出道的時候,劉大海給免票了三天,許多人來捧場,一下子就紅起來了。
  呃,好吧,雖然說……後來容嬌嬌才知道,謝攬月有人捧,似乎是大將軍府的背景,要不然劉大海這隻老狐狸怎麼可能這麼花心思捧他。
  但是蔥頭兒真的跟別人不一樣,他有才華,容嬌嬌越想越覺得心中鬱悶,不行,她得找劉大海說說,不能這麼打壓新人。
  於是這一天,容嬌嬌看完了戲以後,又跑去後臺找劉大海。
  劉大海笑咪咪地接待了她,「小娘子,這幾次的戲,聽得可好?」
  容嬌嬌搖頭,「不好。」
  劉大海咦了一聲,不明所以。
  容嬌嬌繼續道:「一整場戲他就出來那麼一小會兒,唱那麼幾句,還沒聽出味兒來,他就退場了。劉班主,這樣帶新人不行,你得給他多安排點時間,讓他多唱一會兒。」
  劉大海被她說得一愣一愣的,「小娘子這是何意?」
  容嬌嬌道:「我意思是,劉家班就這麼一位拿得出手的武生,你要是不多花點心思捧一捧,他永遠出不了頭也紅不起來,他不紅,你也賺不到更多錢,你說是不是?」
  劉大海正在吸水煙,聽到這話,一口沒吸好,嗆得他眼淚橫流。
  容嬌嬌充分發揮了她的商人本性,繼續說服劉大海,「全京城沒有比蔥頭兒更好的武生了,他一出場那架勢可威風了,讓人以為他真是位將軍,他這樣的,簡直是天賦難遇!」
  劉大海眼珠子轉了轉,為難地道:「可戲本子就是這麼寫的,文戲為主,武戲鑲邊。」
  容嬌嬌道:「你可以讓人改改戲本子,給他多加點戲,以他的唱功,肯定能紅。」
  劉大海噗嗤一笑,然後搖頭,「小娘子,這戲本子都是早早寫好的,要改的話整個本子都得重寫,所有人得重新排練,這工程太大了,我們耗不起。」
  容嬌嬌不服氣地反駁他,「可他初次登場的戲唱那麼久,你就讓他唱那天的戲就成了啊。」
  劉大海笑著搖頭,「不成不成,那天是沒辦法,臨時讓他唱獨角戲,戲班裡的人都不容易,這許多張嘴就等著多露面兒多得賞吃飯,若是都讓他一個人唱,別人還要不要吃飯了,不成不成。有小娘子這麼捧蔥頭兒的場,已經是他的福氣了,不好再多奢求什麼了。」
  容嬌嬌聽懂了他的潛臺詞,謝謝喜歡,改戲沒門兒,戲班裡人人都要賺錢。
  可是蔥頭兒的戲這麼好,若是就此埋沒了,多可惜啊!
  容嬌嬌帶著滿腹的心事回了家。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