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好女等夫來
【4.6折】好女等夫來

臉紅紅BR986--金晶

會員價:
NT884.6折 會 員 價 NT8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金晶
出版日期:
2018/01/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將軍的賣身契
NT88
銷量:36
奪夫為婚
NT88
銷量:41
惡夫寵妃
NT88
銷量:82
伴夫如伴虎
NT88
銷量:85
夫人有點嬌
NT88
銷量:82
好女等夫來
NT88
銷量:115
重生之馭夫有道
NT88
銷量:81
娘子要和離
NT88
銷量:96
誓不成婚
NT88
銷量:25
嬌寵繼皇后
NT88
銷量:103
囚婚~婚從天降之二
NT88
銷量:62
榻上藏嬌
NT88
銷量:134
獨寵下堂妻
NT88
銷量:49
世子妃很兇~有病之一
NT88
銷量:93
紈褲求愛記
NT88
銷量:33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8
銷量:219
婚後千千夜
NT88
銷量:265
半夜哄妻
NT88
銷量:160
十年一夜
NT88
銷量:159
一百零一夜
NT88
銷量:155
離婚有點難
NT8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88
銷量:13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8
銷量:119
馴尪
NT88
銷量:114
冷夫不好睡
NT88
銷量:116

賭氣時的男人,為了哄她,千錯萬錯全是他的錯;
撒嬌時的女人,因為想他,千方百計只為了見他。

 

上官好兒七歲的時候入宮中當宮女,她不懂如何在皇宮往上爬,
又是一個不出眾的小丫頭,好不容易熬到出宮已是個老姑娘了,
誰知,還沒被放出宮,卻被賞賜給王爺,讓她伺候陪睡, 說難聽一點,
就是個連名分都沒有的女人。
傳言駿王爺不近女色,若是能將她踢出王府, 她一定會三叩九拜地感恩戴德。
她不求寵,不求富貴, 只求別被趙駿給囚在王府一輩子。可這位不娶親,
不納王妃又老是冷著俊臉的駿王爺,身為太后么子, 皇上親弟,
送進王府的美人還會少?他偏看上上官好兒, 甚至為了獨寵這個不懂得討好他的女人,
他上朝求賞, 賞他一個賜婚,把上官好兒一輩子囚在他的王府, 給他生兒育女,
讓無良的他拿兒拿女當肉票,跟她一輩子。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靜悄悄的院子裡,六角宮燈無聲地照亮了一地的桂花,入秋的桂花香清香撲鼻,隨著一陣清風,推開櫺窗,飄入裡屋。
  偌大的屋子裡,一張巨大的雕木大床擺在中間,白如蓮的輕紗從四角如瀑布般垂落下來,一道燭光投射在輕紗上,倒映出一對糾纏的男女。
  兩人宛若交頸的鴛鴦,不分彼此相擁在一塊,女子白皙的肌膚在燭光之下如白玉般閃閃發光,那上好的光澤輕易地攫住了男人的目光。
  「夠、夠了!」上官好兒聲音虛弱地說道,泛著一層嫣紅色的白色肌膚上,留下了一個一個淺淺點點的痕跡。
  男人微微張唇含住她的下顎,色色地咬出濕潤的痕跡,沙啞的聲音透著不耐,「之前想勾著本王上妳的榻,如今上來了又在矯揉造作什麼。」
  上官好兒,睜著泛紅的眼,望著外頭的天色,小臉朝下地低伏在他的身下,如一隻嬌弱的小獸,楚楚可憐,「妾、妾身痠疼……」
  委屈的嗓子彷彿天生的戲子,還未見其人,便忍不住被她的嗓音給吸引了,趙駿冷峻的黑眸一黯,腰身使勁,狠狠地往前一挺,她猛地哆嗦,發出清脆的嬌啼。
  他一把將她反過身來,就著插入的姿勢,撈起她的一條腿,以便讓他更用力地擠入她的身體裡,她身體深處彷彿燃燒著一把火,而他就是柴火,一點就燃,無法控制。
  「上官好兒,只要妳是本王的人,本王要怎麼要妳就怎麼要妳,便是日日不停地要妳,妳這張小嘴……」修長的大掌捏起她的下顎,眼神凌厲地凝視她,「別說出讓本王不想聽的話,嗯?」
  她迷離地望著他,身體一陣歡愉,歡愉過後卻是戰慄、酥麻,漸漸的累積的越多,她身體彷彿隨時要爆炸一般。
  「求、求你……」她黃鶯似的嗓音嬌柔地求著。
  他的唇角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在她的耳邊殘忍地拒道:「妳越求,本王越興奮,妳要是不求,本王照樣興奮,好兒,這不是妳想要的嗎?本王給了,妳就得受著,乖。」
  上官好兒瞇著眼,望著在她身上不住地上下起伏的男人,神色越來越迷茫,這真的是她想要的嗎?
  不是的,她想要的不是這個。
  她想要的是,離開皇宮,然後走走停停,看看不同地方的風景,宮裡每年的貢品如繁星般多,每一件皆是珍寶,她想去看看,那些獻上貢品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地方,她想離開皇宮,離開如鐵籠般的皇宮……
  但她沒有選擇,從來沒有選擇,她忍不住地想哭,一臉的泫然欲泣,看得她身上的趙駿越來越得不能自己。
  「該死!」他低咒一聲,吻住她柔軟甜美的唇瓣,巨大的男根如紮根的大樹木狠狠地埋入她那一片濕潤的水田。
  乾涸的樹根彷彿找到了最甘甜的水,就此深入她的體內,不能離開她的身體一步,他用力地拽著她纖細如柳枝的腰身,兩眼發紅,如一隻發狂的野獸,瘋狂地將身下的獵物,一口一口地吃乾抹淨……
  男人高大的身子籠罩著上官好兒,看不清她的模樣,只能聽到她時而輕時而高昂的呻吟聲充斥著屋子。
  靜謐的夜色悄然地蒙上了一層點不透、說不清的曖昧,如絲般糾纏……
 
  ◎             ◎             ◎
 
  三個月前。
  上官好兒七歲的時候被選入宮中當宮女,上官大人並不是一名大官,只是京城普通的一位六品官,上官好兒的模樣也生得一般,不過聲音倒是清脆好聽。
  每五年,皇宮會選取一些身家清白的官宦子女進入皇宮,並不是入宮做秀女,而是有官職,每年有俸祿。
  某些大官自然是不樂意的,誰喜歡自家的女兒進宮做一個小女官,雖然比宮女的地位要好點,可也是伺候人,但是上官好兒的父親上官大人極其開心。
  當今聖上已經年有五十,不可能再擴充後宮,大規模地選秀女,而如今太子的年紀又太小,也不可能納太子妃。
  但是上官好兒與太子的年紀相差兩歲,正是剛好,陪讀是沒有上官好兒的份兒,青梅竹馬也不是上官好兒這樣的身分可以高攀,但是上官好兒可以伺候太子,若是與太子有了關係,別說是做太子的女人,就是給太子端茶送水,也是沾點光,也夠上官大人笑彎了腰了。
  上官大人便將上官好兒送入了皇宮,七歲的上官好兒根本不懂討好人,模樣長得一般注定了她今後也不可能被達官貴人看上,於是她剛入宮便被打發到了珍寶閣。
  珍寶閣是皇宮管理貢品的地方,上官好兒年紀小但很聽話,因此珍寶閣的管事待她冷淡卻不會苛刻她,她平日裡負責登記和打理貢品。
  上官好兒起初懵懵懂懂,等她再大一點,她才發現這皇宮真是一個吃人的地方。她至今還記得,與她一同入宮的幾個姑娘家最後不是傷的傷就是殘的殘,鬧出性命的事情也有。
  她們這些小女官雖然不是宮女,卻也只是比宮女的地位高一點罷了,若要是犯到了貴人,貴人有什麼不悅,這氣便會撒在她們身上來。
  若是女官的出身背景好些的,尚有人敬著,可若是一些一般出身的,如上官好兒這樣的,可就真的沒什麼好忌憚了。所幸上官好兒很乖巧,從不會惹是生非,不是在珍寶閣待著,便是待在自己的屋子裡做做針線活,倒也是相安無事。
  上官好兒自打七歲進宮以來,極少出過宮,皇恩浩蕩,每年准她們這些女官回家待一日,可上官好兒從來沒回去過,因為上官大人知道,上官好兒只是混了一個珍寶閣裡的一個小管事的職位,氣得吹鬍子瞪眼,大罵她不思進取,若是不往上爬一爬,今後也別回了。
  上官好兒壓根不懂什麼叫往上爬一爬,那些往上爬的小姐妹們也未必有好下場,她又是一個不出眾的人,何必去爭那一口氣,索性在珍寶閣就此待下。
  每逢到回家的日子,她便帶上幾兩銀子,跑去最熱鬧的大街上,吃一串糖葫蘆,買幾個小玩意兒,在天黑宮門未關之前回宮。
  日子平淡無味,卻又讓她充滿期待,宮門外笑意滿臉的人兒,一旦回宮便又是沉沉穩穩的上官姑娘。上官好兒放下手中的針線,伸手揉了揉脖頸,透過未完全關上的窗,隱約看到外面漸黑的天色,她站起來,點了蠟燭,將繡到一半的手帕收了起來。
  她正要洗漱睡下時,門口響起了俏麗的聲音,「好兒姐姐,是我,妳在不在?」
  上官好兒一怔,躊躇了一下,走了過去,緩緩推開門,「如雨,我在。」
  「好兒姐姐。」李如雨笑瞇瞇地說:「前不久聽說妳要出宮了,特意來見見妳,怕日後見不到妳了。」
  上官好兒淺淺一笑,溫婉地側著頭,並不作聲。
  李如雨伸手拉起了上官好兒的手,「妳可是真的不想待宮中了?我聽人說……」她的聲音驟然壓低,「東宮那兒還缺人呢。」
  上官好兒心中一歎,面不改色地搖搖頭,「如雨,我便是待在宮中也就這樣了,與妳不一樣,妳樣貌身段皆好,以後定會有大出息。」
  李如雨一聽這話,臉色瞬間飛揚了,唇角的笑意如何也壓不下,「好兒姐姐真是的。」
  上官好兒輕輕地笑著,取笑她,「妳這麼一撒嬌,我的身子骨都軟了一半。」
  「好兒姐姐!」李如雨跺腳,「不理妳了,盡是打趣我。」說著,嬌羞地離開了。
  上官好兒鬆了一口氣,連忙關上了門,吹熄了蠟燭,在黑暗中洗漱了一番。她就怕又有人來找她,宮中的女子心思七竅玲瓏,真感情是少之又少。
  李如雨比她小三歲,與她一同進宮,還未到出宮的年紀,她今年已經二十歲了,算是老姑娘了,宮中自然要放她出去。
  李如雨今兒會來,只怕東宮那兒是真的需要人了,更怕的是要她,而不是李如雨吧,聽了她的話,李如雨應該也放心了。
  太子妃妒性強,只怕是不容人的,若是她去的話,定然會要她而捨棄李如雨,她的容貌比起李如雨來說更安全。
  上官好兒默默地搖搖頭,這宮中的女子心思都不簡單,自然,她的心思也不簡單,否則早被她們給暗算了去,幸好她所處的珍寶閣很清靜,沒什麼爭鬥,她也能過得平穩,
  她躺在床上,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地放在心口上,閉上的眼睛忽然睜開,還有半個月,她便能出宮了,她不由自主地數著日子,唇角帶著滿意的笑容,很快,她就可以離開皇宮了。
  回上官家嗎?不,她不打算回上官家,她的生母生下她之後便沒有所出,鬱鬱寡歡,五年前便因病去世,父親已經另娶了一位繼妻,家中又多了兩位弟弟,她的地位早已不重要了,更何況,她並沒有為上官家帶來任何益處。
  以父親只重利益的性格,她回去的下場不過是被嫁給某些人,好為上官家謀取利益。她既然有機會離開皇宮,眼界自然不會侷限在後宅之中,她要離開京城,去外邊看看,便是自梳髮髻永不嫁人也可以。
  反正情情愛愛,她在宮中見多了,早已不作多想,這個世界上要找一個真心真意的有情人實在是難,不如放蕩不羈地活著好。
  上官好兒翻了一個身,開始想著日後要先去哪兒玩。夜明珠產自西域,那兒聽說瓜果特別的香甜,還有那雪白無暇的天山,聽說那兒的雪峰常年不化,極為美麗……
  她一邊想著,一邊甜甜地睡去,彷彿在夢中去了這些地方。
 
  ◎             ◎             ◎
 
  上官好兒起了一個大早,最近一段時間,她很有活力,做事更是細心,珍寶閣的珍品貢品她一一親手擦拭整理,日子過得充實的很。
  到了傍晚,她帶著滿足的笑容走出珍寶閣的門口,一個轉彎,差點撞上了人,那人白面無鬚,還未被撞倒,便發出一聲怒吼,「哪個不長眼的……」
  「蘇公公,對不起……」上官好兒一怔,連忙道歉道,她也沒想過會撞到人,特別是她撞到的人還是太后身邊的大紅人蘇公公,她低著頭,不敢得罪。
  「哎喲,這不是上官姑娘嗎?」蘇公公變臉一般地壓下了怒氣,換上一張笑嘻嘻的笑容。
  上官好兒被他瞧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蘇公公,方才我不小心……」
  「沒事沒事。」蘇公公笑彎了眼睛,「是咱家不長眼,哪能怪上官姑娘呢。」
  上官好兒一時間背脊冒冷汗,這人分明是在睜眼說瞎話,蘇公公是出了名的勢利眼,如今竟對她好言好語,她心中警惕,面上溫婉一笑,感激地說:「謝謝蘇公公。」
  「咱家正要找上官姑娘,上官姑娘,太后那兒有請。」蘇公公有禮地說。
  上官好兒心中疑慮,應了下來,「是。」
  上官好兒隨著蘇公公一路往太后宮殿走去,太后身邊伺候的奉賢姑姑已經等在那兒了,笑著接了領路的任務,帶著上官好兒進宮殿。
  上官好兒小心翼翼地跪下行禮,確保自己的禮儀沒有一步做錯,坐在上頭的太后開口讓她起來了,她才恭恭敬敬地站起來,半垂著腦袋不動,雙手自然垂落在雙腿邊。
  「妳,就是上官好兒?」太后淡淡地看著她。
  「是。」她回道。
  一時間,宮殿裡一片安靜,上官好兒的心就跟浸了水的棉花,越來越沉重,時間在沉默中度過,一炷香的時間之後,太后忽然揮揮手讓她退下。
  一顆如珍珠般大小的汗珠從上官好兒的額際滑落,落入她的髮上,瞬間消失,「是。」她乖巧僵硬地行禮離開。
  等上官好兒的身影消失了,太后慢條斯理地對著奉賢說道:「奉賢,這個女子長得很一般。」
  「是,不過奴婢認為長得一般才好,不會蠱惑了駿王爺。」奉賢笑著說。
  「年紀也有些大。」
  「奴婢聽太醫說,女子年紀大些好生養,李太醫之前為她把過脈,說她的脈象平和,身子骨也健康。」奉賢輕輕地說。
  「這個上官好兒是給妳吃了什麼迷藥,妳盡是為她說好話!」太后面露不悅。
  奉賢卻不懼,仍舊笑瞇瞇地說:「您若是不喜歡上官好兒,只怕也早讓她滾出去了,哪會上下左右地看了個遍。」
  「奉賢啊,也只有妳會在哀家面前這麼大膽了。」太后笑著搖頭,「這個上官好兒確實不錯。」
  「您說好的人自然是不會有差錯的。」奉賢說道。
  「可是駿兒會喜歡嗎?」太后有些疑惑。
  「宮中貌美的女子如此之多,駿王爺都不曾看一眼,想必駿王爺不重視容貌,而那些年紀小的女子只怕都要被駿王爺嚇壞,上官好兒樣貌不出眾,年紀略大,最重要的是,能在宮中安分地等到出宮的時候,肯定是一個心思聰慧的女子,這樣的人一點就通。」
  太后點點頭,「駿兒太強了,給他賜一個王妃如何都不肯,真是讓人操碎了心。」
  奉賢靜靜地聽著,並未開口,太后繼續道:「留下子嗣是他最大的退步了,他竟大逆不道地說出這種話,真是……」
  「太后息怒。」
  「哼,那就挑一個樣貌一般的送過去,看他如何下手。」太后有些賭氣地說。
  「您疼惜駿王爺,若不然,早就送一個極醜無比的女子過去了。」奉賢微笑道。
  「怎麼樣都是哀家未來的曾孫,如何也不能找一個太醜的,其實哀家更希望他能收回他自己的話,正正經經地挑一個王妃,這才好啊。」太后歎氣地說,到了最後,只能搖搖頭,「奈何不了他,算了,先送過去吧。」
  「是,奴婢知道了。」奉獻頷首。
 
  ◎             ◎             ◎
 
  上官好兒直到回到了自己的住處,才伸手擦了擦額頭,額上的薄汗已經在回來的路上被風乾了,她口乾舌燥地喝了一口水,結果水是冰,冷得她打了一個冷顫。
  今日這事看起來並沒有任何問題,她卻覺得不簡單,她還沒摸清其中的問題,奉賢姑姑忽然來了,嚇得她站起來,差點打翻了茶壺,連忙將灑了水的茶壺放好,她慌亂地理了理自己,快步走到門口,「奉賢姑姑您來了。」
  「上官姑娘。」奉賢姑姑頷首,走進了屋子,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定在上官好兒的臉上,語氣溫和地說:「我今日過來奉了太后的懿旨。」
  上官好兒心中的不安幾乎蔓延了她整個身體,她僵硬地跪下,「上官好兒聽旨。」
  「太后看上官姑娘賢良淑德,特意指了姑娘進駿王府。姑娘,恭喜了。」奉獻笑著說。
  怎麼會……上官好兒瞬間呆了,她怎麼要進駿王府呢?駿王爺是何許人也?那是太后最小的兒子,太后唯有兩個兒子,一位是現今的皇上,一位便是老來得子的趙駿。
  怎麼好端端地就讓她進駿王府了?她如驚弓之鳥地擡頭問道:「姑姑,進駿王府是為了……」
  「自然是伺候駿王爺。」奉賢姑姑揮了揮手,遣退了跟著的幾個小宮女,半彎腰地扶起了上官好兒,「駿王爺年輕有為,英俊瀟灑,府中沒有任何姑娘,妳進去了要好好伺候王爺,特別是那一方面。」
  「那、那一方面?」她怔怔地重複。
  「不怕,三日之後才會進王府,這期間會有人過來教導妳,妳聰明伶俐,一定會很快學會的。」
  上官好兒只覺得眼前一黑,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姑姑,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弄錯了……」
  「皇宮這個地方怎麼會有弄錯的事情。」奉賢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在她的耳邊低語,「這是妳的福分呢。」
  福分,福分……
  直到奉賢姑姑離開了,上官好兒仍舊一臉的痴呆,她靜靜地看著窗外的夜色,耳邊迴響著奉賢姑姑的話,她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福分?」
  她重重地捏緊了拳頭,這怎麼會是福分呢!說的好聽一點叫伺候王爺,說難聽一點就是一個連一個名分都沒有的女人。她臉色發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這樣平庸樣貌,怎麼會突然被太后賞賜給了駿王爺。
  自由就在眼前,她差一點就可以離開皇宮,逍遙自在,轉眼被現實給打擊了,她如今插翅難逃。這郡王府,不管她願不願意,她都必須進去。
  令她害怕的是奉賢姑姑最後一句話,她要給駿王爺生下子嗣……她的額頭冒出豆大的汗珠,這話顯然是暗示她必須爬上駿王爺的床榻才行。
  上官好兒平日喜歡待在珍寶閣,不愛湊熱鬧,只聽別人說駿王爺多麼英俊瀟灑,可憐她只遠遠地看過他一眼,似乎是長得不錯,人高馬大,可她不想替一個陌生人生孩子啊!
  她頭疼地揉著腦袋,難道她要逃才行嗎?不對!她能逃哪裡去呢,這天下每一處都是皇土的,她若是逃了,太后大發雷霆,她就是死一百次也沒有用。
  怎麼辦,怎麼辦?她的雙眼暗沉,陷入一片無奈之中,難道她真的要進駿王府給駿王爺生孩子?不要,她不要,但如何是好呢?
  潔白的貝齒輕輕地咬住粉色的唇瓣,她的兩眼露出了迷茫,她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三日後。
  趙駿騎著黑馬在黑夜中奔馳,片刻後,黑馬在駿王府前停下,他飛身躍下,大步地往王府內走去,舒總管看到他,立馬低聲道:「王爺,宮中來人了。」
  本來急行的腳步一頓,趙駿一身黑衣,彷彿要融入夜色之中,他側過臉,月光照射在他稜角分明的迷人側臉上,「誰?」
  「上官好兒,宮中珍寶閣的小管事,小的將上官姑娘安排在影月閣。」舒總管說道。
  趙駿修長的手指輕撫著手中的馬鞭,聲調懶散地說:「是嗎?」隨即將馬鞭丟給了舒總管,「來人便來人吧。」
  說完便轉身要離開,舒總管連忙喊住趙駿,「王爺。」
  「還有什麼事情?」趙駿神色微微不耐煩。
  舒總管忍著歎氣的衝動,認認真真地說:「王爺今日可是要過去?」
  「呵呵。」趙駿低低地笑了,「這話是你問的還是她問的?」
  舒總管立馬道:「上官姑娘並沒有此意,是小的問的,若是王爺過去,今日晚膳便擺在影月閣……」
  「舒總管。」趙駿輕輕地打斷他的話。
  「是。」舒總管立馬應道。
  「在你眼中,本王是這般性急的人嗎?」趙駿涼涼地看了他一眼,「莫來擾了本王的清靜。」說著,便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確定駿王爺聽不到了,舒總管拍著胸口,終於將胸口的氣給歎了出來,「哎喲,我的小祖宗,就是擔心你不性急啊,急色些也沒什麼不好。」他為難地捧著頭,美人都送到嘴邊了還不吃,這莫非真的是有隱疾?
  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不會的、不會的,許是沒見過那位上官姑娘,王爺才會這麼說,也許見了……」呃,那位上官姑娘長得很一般,「也許是性子好,相處幾日說不定就能發現上官姑娘的聰慧……」唉,女子無才便是德,其實才情也不是很重要。
  舒總管敲著自己的腦袋,太后老人家怎麼就送了這麼一位相貌平庸的姑娘過來呢,看著就完全不能引起王爺的興致,這樣下去如何成就好事呢?
  不過,王爺也看不上那江南第一美人,所以,王爺真的有隱疾?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80元) 
基本運費: NT8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