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誓不成婚
【4.4折】誓不成婚

臉紅紅BR968--朱簾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簾
出版日期:
2017/10/1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王爺別這樣
NT85
銷量:46
從此君王不翻牌
NT85
銷量:53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85
銷量:67
將軍的賣身契
NT85
銷量:48
奪夫為婚
NT85
銷量:60
惡夫寵妃
NT85
銷量:92
伴夫如伴虎
NT85
銷量:109
夫人有點嬌
NT85
銷量:86
好女等夫來
NT85
銷量:129
重生之馭夫有道
NT85
銷量:91
娘子要和離
NT85
銷量:110
誓不成婚
NT85
銷量:27
嬌寵繼皇后
NT85
銷量:115
囚婚~婚從天降之二
NT85
銷量:72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1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1
夜劫
NT85
銷量:162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1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霸氣的男人,不會甜言蜜語,只好拐女人上床;
任性的女人,雖是嬌氣撒潑,還不給男人糾纏。


自小被寄養在樓家,親爹是戰死沙場的大將軍,
雷雨兒就這麼被樓家給捧在手心養著。
樓家兩兄弟,大哥文雅內斂,二哥強悍霸氣,
雷雨兒暗戀大哥,一心想嫁大哥當新娘子。
偏偏,二哥揚言他喜歡她,想娶她當老婆,
還撂話,她要敢倒追大哥,他就把她給辦了。
雷雨兒被惱得不行,她惹不起總躲得起吧,
誰知,她還來不及躲,就被樓睿拉上床給吃了。
她沒想過嫁給樓睿,可聽說他要議親,她卻是急了,
這男人明明說要娶她!雷雨兒不想他對別的女人好,
哭著說要嫁樓睿,哪知他只涼涼丟了一句,我不娶。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二月本該是春回大地的時節,不料春寒料峭,前些日子竟然接連下了幾天的大雪,至今仍有積雪未化。
  武昌侯府後花園的迴廊上,一個挽著雙螺髻、模樣嬌俏可人的女子正疾步朝著垂花門奔去。都說化雪才是最冷的時候,可女子身上卻只穿著一件單薄的對襟小襖。
  一個抱著刻絲貂鼠披風的老媽媽在她身後一邊追,一邊急聲喊著:「小姐,快把披風穿上,當心感染風寒。」
  女子行色匆匆,頭也不回地說:「沒時間了,大哥馬上就到家了,我要第一個見到大哥。」
  女子名叫雷雨兒,再過幾個月就及笄了,因為長了一張娃娃臉,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小些。
  雷雨兒是個孤女,娘親在生她的時候難產而亡,她爹爹鎮北侯也在她五歲的時候戰死沙場。之後,她被皇上欽封為成安縣主,寄養在她爹爹的至交好友武昌侯樓震家裡。
  時光荏苒,一轉眼,十年的時光飛逝而過。
  武昌侯膝下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樓霄,比雷雨兒大五歲。小兒子叫樓睿,比雷雨兒大三歲。三人從小一起長大,關係極好。
  前些日子,樓家兄弟去西郊辦事,本該兩日便歸的,卻被突如其來的大雪阻撓了歸期,整整遲了四日。算一算,雷雨兒已經有六天沒見到樓家兄弟了,先前聽人說他們回來了,便著急忙慌地跑出來相迎。
  雷雨兒剛跑到垂花門前,樓家兄弟正巧穿門而來,和她迎面撞上。
  樓家兄弟都是高大挺拔、豐神俊朗,人才極其出眾之輩,只是兄弟倆的相貌和性格卻大相徑庭。
  老大樓霄長得比較像他的爹武昌侯,五官平凡,單看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合在一起卻是出乎意料的耐看。樓霄喜好文墨,常年浸染之下,身上便有了一股子說不出、道不明的書卷氣,加之他的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讓人見到他的第一眼,便不由得聯想到兩個詞,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與樓霄的溫和、沉穩相反,老二樓睿的性子中帶著幾分頑劣,笑起來的時候,眼角眉梢都閃著促狹的精光;可是不笑的時候,身上又有著一股莫名的銳氣。說白一點,就是有點類似「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那股子衝勁、悍勁,頗有點天不怕、地不怕的味道。
  和他的性格極為不符的是他的容貌。因為肖似武昌侯夫人的緣故,樓睿長了一張極其精緻的臉,五官單獨拎出來都是如刀削、似筆劃一般的好看,合在一起更是美得不像話。好在他長了一雙迥異於武昌侯夫人的劍眉,又濃又黑,只此一處,便讓他整個人英氣勃勃,絲毫不見女氣。
  走在前面的是樓家老二樓睿,他手上拿著一個四四方方的小木匣子。見到雷雨兒,他揚了揚手裡的木匣子,神色愉悅地說:「妳看我給妳帶什麼回來了?」
  誰知,雷雨兒竟然沒搭理他,徑直掠過他,和落後兩步的樓霄說話:「大哥,你可算回來了,我都六天沒見到你了。」
  樓霄淡淡地笑了笑,見她穿得單薄,不由得責備道:「天這麼冷,怎麼穿得如此單薄?」
  「我著急見你嘛。」雷雨兒嘟著嘴,委屈地解釋著。下一瞬,她的神色又明媚起來,笑嘻嘻地將雙手遞到樓霄面前,脆生生地說:「大哥,我的手好冷,你幫我暖暖。」嬌俏的面容上帶著三分期待、七分撒嬌,那古靈精怪的模樣說不出的可愛。
  樓霄不認同地看著她,沒有動。
  一旁的樓睿卻迅速地將手裡的木匣子塞到樓霄手上,一把握住雷雨兒的雙手,嬉皮笑臉地說:「我給妳暖暖。」說著便拉著她的雙手往自己懷裡揣。
  雷雨兒的笑容瞬間斂盡,黛眉一蹙,嫌棄道:「誰要你給我暖手啊。樓睿,你放開我!」一邊說,一邊掙扎。偏偏,她越掙扎,樓睿就把她的手抓得越緊。
  樓睿豎眉怒道:「雷雨兒,妳叫我什麼?」這丫頭從來不肯好好叫他一聲二哥,都是樓睿、樓睿地直呼他的大名。
  「臭樓睿、壞樓睿、混蛋樓睿。」雷雨兒憤憤然地罵著,見雙手實在掙不開,抬腳就往樓睿腿上踹。
  樓睿身高腿長,往後挪了兩步,輕鬆避開她踢過來的幾腳。他見她真的惱了,這才緩和語氣妥協道:「妳好好叫我一聲二哥,我就鬆開妳。」
  樓睿已經做出讓步,誰知雷雨兒卻並不買帳,哼了一聲,大聲拒絕,「我不要。」
  雷雨兒不肯叫樓睿二哥,樓睿自然也不肯輕易鬆開她,兩人就這樣僵持著,誰也不肯讓步。只是兩人這半擁抱的姿勢實在太過曖昧,他們自己不覺得,站在一旁的樓霄卻看得直搖頭。他無奈地笑著過來勸和,「好啦,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跟孩子似的?二弟,鬆開雨兒吧。」
  樓睿這才不甘心地鬆開手。雷雨兒一解脫,立刻退離樓睿三步遠,氣呼呼地衝著他瞪眼。
  樓霄轉身將樓睿先前塞給他的匣子遞給已經趕過來的李媽媽,又從李媽媽手上拿過披風給雷雨兒穿上,「妳看,回來的路上,二弟特意繞了大半個京都去八寶齋給妳買的點心。」說著又將匣子從李媽媽處拿回來,遞到雷雨兒手上。
  雷雨兒看看手上的點心匣子,又看看樓睿,愣了愣,神色間便浮現出一抹愧疚來。她先前一心只想著大哥,樓睿跟她說話,她好像連應都沒應一聲。
  樓霄見狀,連忙給她解圍,「二弟不是小氣的人,妳跟他說聲謝謝便是。」
  雷雨兒神色掙扎,嘴角翕動了半天,還是沒把話說出口。
  樓睿見她想說謝謝,又拉不下臉來的彆扭模樣,嘴角一揚,說:「不用謝。」
  雷雨兒聽到樓睿這明顯帶著揶揄的話,又看到他那張帶著戲謔的笑臉,頓時將剛剛冒出頭的那一絲愧疚拋到了九霄雲外,皺著小鼻子,嬌嗔道:「誰要跟你道謝啊?哼!」說完話,抱著點心匣子往回走,還不忘叫上李媽媽,「奶娘,我們走。」
  「欸。」李媽媽答應一聲,跟了上去。話說,她家小姐這是幹嘛來了?不是來接大少爺的嗎?跑了一趟,沒跟大少爺說上兩句話,倒是又和二少爺鬧了一場,感覺就是跟專門跑來和二少爺鬥氣似的。
  雷雨兒走了,樓家兄弟自然也不會在垂花門前多待。不遠處,和雷雨兒一樣出來接人的武昌侯夫人將三人先前的舉動都看在了眼裡。
  三個孩子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兄妹,少了世俗的顧忌。小時候不覺得,可如今三人都已經長大了,連最小的雷雨兒也眼瞅著就要及笄了。雖然他們這樣親密,代表他們關係融洽,可他們畢竟不是真正的親兄妹,若是真鬧出點什麼事來,傳出去於侯府、於他們個人名聲都不好。武昌侯夫人心裡有些擔憂。
  武昌侯夫人身邊服侍的林媽媽是武昌侯夫人的陪嫁,跟著她幾十年了,自然最了解她的心思,見她神色憂慮,出聲詢問道:「夫人是在擔心縣主和兩位少爺嗎?」
  「以前他們都還小,雨兒又是個身世可憐的孩子,霄兒、睿兒能陪著逗逗她開心,自然是好事。」武昌侯夫人嘆了口氣,不無擔憂地說:「可如今他們都長大了,再像小時候一樣廝混起來沒個顧忌,終究是不妥啊。」
  「夫人顧慮得是。」林媽媽猶疑了一下,試探性地問道:「那夫人有沒有想過讓縣主給您做兒媳婦?」
  「妳是說,讓霄兒或者睿兒娶雨兒?」武昌侯夫人沉思了一下。三個孩子都是在她的教養下長大的,不是她自誇,她家這三個孩子的品行那都是極好的。尤其是雷雨兒,雖然私下裡看著嬌憨、任性,可是該懂的規矩、該學的禮儀,一樣不比別的名門閨秀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老實說,三個孩子裡頭,她最疼的也是雷雨兒。一來雷雨兒身世可憐,惹人憐愛。二來她這輩子只生了兩個兒子,雷雨兒的到來,彌補了她一生無女的缺憾。三來雷雨兒實在是個討人喜歡的孩子,又貼心,又嘴甜,還會賴在她懷裡撒嬌,和她親得不得了。
  她是打心底裡喜歡雷雨兒的,要是雷雨兒做了她的兒媳婦,就可以一輩子留在她身邊了。武昌侯夫人越想越覺得林媽媽這主意好。只是,該把雷雨兒嫁給誰呢?這事須得好好斟酌。
  武昌侯夫人吩咐林媽媽道:「妳去把那兄弟倆叫到我這裡來。」
  「那縣主呢?」
  「等我先問問霄兒和睿兒再跟她說,以防霄兒、睿兒不同意,徒惹雨兒傷心。」
  「還是夫人思慮周詳,處處為縣主著想。」
  武昌侯夫人笑著說:「兒子我有兩個,可女兒就這麼一個。」呵護之意溢於言表。
 
  ◎             ◎             ◎
 
  武昌侯夫人剛回到自己居住的正院祈馨院不久,便見樓霄、樓睿兄弟二人連袂而來。原來,兩人各自回去換了身乾淨的衣裳,便雙雙來給武昌侯夫人問安,路上正巧碰到了來傳話的林媽媽。
  「夫人,兩位少爺來了。」林媽媽笑著走到武昌侯夫人身邊站定。
  「來得這麼快。」不是疑問,而是欣慰。
  林媽媽湊趣道:「夫人怎的忘了?兩位少爺每次出遠門回來,必定第一時間來給您請安的。老奴在半道上碰到兩位少爺正往您這裡來呢。」帶著兩分數落的語氣,好似在說武昌侯夫人健忘,實則不動聲色地誇讚樓霄兄弟二人孝順。
  「勞妳白跑了一遭,晚上讓小廚房給妳單做一盅妳最喜歡的老鴨湯。」武昌侯夫人心情甚好,也樂得應下林媽媽的打趣。
  「哎喲,老奴謝過夫人。」林媽媽樂呵呵地福身道謝。
  武昌侯夫人和林媽媽說得熱鬧,只可憐了樓霄、樓睿從進門到現在連話都沒說上一句。
  樓霄一直神色溫和、面帶微笑地看著,默不作聲。樓睿也一直等著,見兩人話說得差不多了,這才故作委屈地對武昌侯夫人說:「娘,我和大哥都進門好一會了,您倒是正眼瞧瞧我們啊。」
  樓睿一邊說,一邊往武昌侯夫人身邊走去。到了跟前,他伸手將林媽媽往旁邊一扯,彎腰環住武昌侯夫人的肩膀,側目瞪著林媽媽說:「林媽媽,我警告妳哦,不許跟我爭寵,要不然,我就把娘讓小廚房給妳做的老鴨湯統統喝光。」
  樓睿拉扯林媽媽的力道控制得恰到好處,分毫不顯粗魯和無禮。他面上帶著警告,可眼角眉梢卻掛著頑皮,說的話也充滿玩笑的意味,一看就知道他在跟林媽媽鬧著玩。能跟主子如此親近的,整個武昌侯府也只有林媽媽才有這樣的體面和尊榮。
  林媽媽是看著樓睿長大的,對樓睿這個活寶少主又敬又愛,見他這副模樣,也樂得配合,笑呵呵地說:「好、好,只要二少爺喜歡,林媽媽都給您喝。」
  誰知樓睿聽了這話,驚叫一聲,做出一副大是委屈的模樣控訴道:「林媽媽,妳把湯都給我喝,這是還想跟我爭寵嗎?」
  林媽媽一愣,這話怎麼說的?
  武昌侯夫人實在看不下去了,不輕不重地在樓睿的手臂上拍了兩下,側頭瞪了他一眼,嗔怪道:「就你會作怪。」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樓睿不滿地噘著嘴,委屈道:「娘,我這是彩衣娛親,您都好幾天沒見到我和大哥了,我這不是想逗您開心嗎。」
  「行啦、行啦,娘知道你孝順。」武昌侯夫人又拍了拍環在自己肩膀上的臂膀,語氣十分敷衍,可笑容卻早早地融進了眼底。
  丫鬟們進來奉茶,樓睿才鬆開武昌侯夫人,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林媽媽親自接過丫鬟手裡的茶,一一放到武昌侯夫人和樓霄、樓睿面前。
  待丫鬟們退出去,林媽媽收到武昌侯夫人的示意,退了出去,順手關上了門。
  樓睿看了一眼關上的廳門,眼裡閃著疑惑,嘴上卻不正經地問道:「娘,您是不是有什麼祕密要說與我和大哥知道啊?搞得如此神祕。」
  「就你促狹。」武昌侯夫人無奈地睨了一眼小兒子,正色道:「你們剛回來,本該早早讓你們回去歇息的,可是有件事我必須要徵詢一下你們兄弟倆的意見,才好下決斷。」
  樓霄神色淡定地應道:「娘親,但說無妨。」
  武昌侯夫人不等樓睿再說話,便接著說:「我要說的是雨兒的事……」
  話還沒說完,樓睿便脫口而出,打斷道:「雨兒怎麼了?」
  武昌侯夫人瞪了他一眼。樓睿摸了摸鼻子,有些訕訕地端起茶杯,假意喝茶,不再插嘴。
  武昌侯夫人這才接著說:「再過幾個月,雨兒就及笄了。這段時間,來府裡提親的都快把咱們侯府的門檻踩破了。前些日子我進宮請安,太后娘娘也特意跟我提及此事。」
  話到此處,樓睿手裡的茶杯已經有些端不住了,神色間也隱隱透出些焦急之色來。樓霄衝他微微搖了搖頭,他這才勉強壓下再次插話的慾望。
  只聽武昌侯夫人接著說:「雨兒打小在咱們侯府長大,與你二人親如兄妹,與我更是情同母女,若真要將她嫁出去,只怕我們都會捨不得。故而,我想讓她做咱們樓家的媳婦,永遠留在侯府。只是……」武昌侯夫人頓了頓,看了看兄弟二人,這才說:「你們誰想娶雨兒?」
  樓霄一直淡淡的,神色坦然。見娘親發問,便率先表明心跡道:「娘親,我一直都拿雨兒當妹妹看待。」誰會娶自己的妹妹?樓霄這話,分明就是拒絕了。
  武昌侯夫人略有些失望,可同時又微微鬆了口氣。樓霄自小便被請封了世子,若是樓霄娶了雷雨兒,將來樓霄繼承了武昌侯府,雷雨兒便是當家的侯夫人。可是依照雷雨兒率性、不受拘束的性子,真要讓她端著架子學做一個侯府的當家女主人,只怕於她而言不是好事,反而是負擔。
  「那你呢,可願娶雨兒為妻?」武昌侯夫人順嘴問樓睿。
  「我、我……」樓睿漲紅了臉,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完一句話。先前樓霄率先說話的時候,他緊張得要死,生怕樓霄說出願意的話來,恨不得捂住樓霄的嘴,不讓樓霄說話。可樓霄明確表示自己不會娶雨兒。現在輪到他表態了,一向巧言令色的他居然可恥地結巴了。
  樓霄見狀,笑著替樓睿向武昌侯夫人陳情道:「娘親,二弟這是願意的意思。」
  「啊?」武昌侯夫人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家的小兒子。
  其實,樓霄表態之後,武昌侯夫人就已經不抱希望了。一直以來,樓霄對雷雨兒呵護備至、疼愛有加,她一直以為樓霄是喜歡雷雨兒的,可是樓霄卻拒絕得如此乾脆。
  而樓睿老是喜歡撩撥雷雨兒,小時候他總欺負雷雨兒,惹她哭,長大了又總是逗她,惹著她和他打鬧。武昌侯夫人從來不認為樓睿會喜歡雷雨兒,可事實卻出乎她的意料。難不成她其實一點都不了解自己這個小兒子?
  「娘,有、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嗎?」樓睿被武昌侯夫人看得十分不自在,紅著臉,梗著脖子抱怨了一聲。
  平時沒臉沒皮的潑皮頑童,這會竟然會害羞、臉紅!至此,武昌侯夫人哪裡還看不明白,原來這小子果真是喜歡雨兒的。
  「好、好、好,雨兒那邊,我會去跟她說的。」武昌侯夫人笑得見牙不見眼。只要雨兒能嫁給她的兒子,留在她的身邊,不管嫁給哪個都好。
 
  ◎             ◎             ◎
 
  雷雨兒氣呼呼地回到杏芳園,進了門便把懷裡的點心匣子往桌上一扔,坐在桌旁,瞪著那木匣子連聲數落,「臭樓睿、壞樓睿、混蛋樓睿!」因為教養和身處的環境所限,雷雨兒從小到大罵來罵去都只是這一句。
  李媽媽後腳跟進門,看到雷雨兒孩子氣的模樣,不由得笑著上前勸慰,「小姐,您數落一匣子點心做什麼?要我說啊,您直接吃了它不是更解氣?」
  「嗯,說得對。」雷雨兒受教地點點頭,伸手打開木匣子。匣子裡放著四樣點心,花色各異、做工精美,最難得的是這些點心還都是溫熱的。從八寶齋到武昌侯府,幾乎是橫穿了大半個京都的距離,加上這天寒地凍的化雪天,點心還能保有餘溫,除非樓睿一路上都將這點心匣子抱在懷裡。
  雷雨兒自然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可是不代表李媽媽也注意不到。李媽媽是雷雨兒的奶娘,也是唯一一個從鎮北侯府跟著雷雨兒到武昌侯府,並一直在她身邊伺候的下人。這也是整個武昌侯府只有李媽媽一人稱呼雷雨兒為小姐,其他下人都稱呼雷雨兒為縣主的原因。
  當年雷雨兒的爹鎮北侯死後,鎮北侯府除了幾個老忠僕留下來看顧宅子,其他下人都各自散了。李媽媽也是有夫有子的人,當年本也準備隨著家人離開的,可是見雷雨兒孤苦無依,年紀又小,怕她一個人到了這人生地不熟的武昌侯府被人欺負,便巴巴地跟了過來伺候。這麼多年,眨眼也就過去了。
  看著武昌侯夫人待雷雨兒如親生女兒一般,雷雨兒也把武昌侯夫人當作娘親,一口一聲地叫著娘,李媽媽很是欣慰。可是像親生女兒畢竟不是真的親生女兒,所以有些時候,李媽媽也會苦口婆心地勸勸,比如現在。
  雷雨兒一邊吃點心,嘴裡還是不依不饒地罵著:「臭樓睿、壞樓睿、混蛋樓睿,我咬死你、咬死你。」
  李媽媽不認同地搖了搖頭,勸解道:「小姐,您何必總跟二少爺置氣啊?老奴瞧著,二少爺對您也是極好的,這大冷的天,還特地繞了半個京都去買您愛吃的點心,這要是換了別人,誰會樂意啊?」
  雷雨兒噘了噘嘴,嘀咕道:「又不是我教他去買的。」
  李媽媽深入分析給雷雨兒聽,「正因為是二少爺自己主動去買的,所以這份心意才更難得啊。」
  雷雨兒知道李媽媽說得有道理,也反駁不過她,便耍起賴來,嬌嗔道:「哎呀,奶娘,妳幹嘛總是幫著樓睿說好話啊?」
  每次雷雨兒這樣胡攪蠻纏的時候,就代表她不準備跟你講道理了,你說什麼都是白搭。李媽媽無奈地嘆了口氣。
  李媽媽和雷雨兒說這麼多,無非就是希望雷雨兒能收收性子,學會忍讓,和樓睿和睦相處。不論武昌侯夫人現在多寵著她,可說到底樓睿才是武昌侯夫人的親生兒子,而她只是養女,兩人鬧些小矛盾,不痛不癢的,武昌侯夫人自然不會理會。可若是哪一天,兩人真的鬧出什麼大事來,不管道理為何,只怕武昌侯夫人都會站在自己親生兒子那邊。
  李媽媽現在只希望雷雨兒能平平安安地過完及笄禮,然後順順利利地嫁戶好人家。只有等到雷雨兒嫁了人,有了終身依靠,她才能真正地安心。
  「好、好,不說二少爺。」李媽媽知道雷雨兒不願再聽她說道理,略一沉吟,轉移話題道:「那說說大少爺。小姐您方才不是特地去迎接大少爺回家嗎,怎的也不好好和大少爺說幾句貼心話,著急忙慌地就回來了?」
  「啊,對啊,我都沒跟大哥說上幾句話耶。」雷雨兒恍然,似乎才想起這事似的,懊惱非常。可隨即又對樓睿生出惱怒來,「都怪臭樓睿,要不是他,我怎麼可能忘記和大哥說話?要不是他惹我生氣,我又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回來?」
  李媽媽給雷雨兒倒了一杯熱茶,語氣滿是不認同地說:「要我說,這事還得怪小姐您自己,您要是能恭恭敬敬地叫二少爺一聲二哥,他能和您鬧一場嗎?您何至於好好地又生了一場氣回來?」話題再次被李媽媽轉回了樓睿身上。
  「哼,我不,我偏不。」雷雨兒執拗地噘起嘴,神情嬌憨,「樓睿那麼討厭,我才不要叫他二哥呢。」
  「小姐,您……」
  李媽媽還想再勸,可是雷雨兒已經肅著臉,不耐煩地打斷她,「奶娘,妳今天幹嘛老是跟我提樓睿啊?我不想聽了啦。」
  就在這時,小丫鬟進來稟報,說武昌侯夫人請縣主到祈馨院去。
  雷雨兒怕李媽媽再跟她嘮叨樓睿的事,聽了小丫鬟的傳話,立刻就站起身往門外跑。好在她身上的披風一直沒脫下來,要不然李媽媽又該在她身後追著跑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