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3折】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點點愛AL729--蘇盎

會員價:
NT703折 會 員 價 NT70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蘇盎
出版日期:
2017/10/03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良夫寵妻《下卷》
NT76
銷量:41
良夫寵妻《中卷》
NT76
銷量:41
撿來的官人《下卷》
NT70
銷量:16
撿來的官人《中卷》
NT70
銷量:16
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NT70
銷量:28
顧三娘再嫁《下》
NT76
銷量:16
顧三娘再嫁《中》
NT76
銷量:16
出牆記《下》
NT95
銷量:20
出牆記《上》
NT95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下卷》
NT95
銷量:22
京城刑獄司《中卷》
NT95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上卷》
NT95
銷量:22
黛妝《一》卷
NT79
銷量:8
做賢妻《下》
NT71
銷量:16
寶珠二嫁《上》
NT71
銷量:5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301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71
夜劫
NT85
銷量:162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51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跟到做官的當娘子,跟到吝嗇的坑銀子。
撒潑作死的糧商嫡女栽在二世祖的愛錢尚書手上,
一哭二鬧三吊嗓,本想坑他個五萬兩,
卻被反打一耙,一賠就是一輩子。


連喻是什麼性子?自打出生就被老王爺教育著怎麼坑別人長大的他,
坑得習慣了,不坑的時候就總覺得人生單調得沒點子肉味。
十七歲中狀元,二十二歲做侍郎,二十七歲成了尚書,
官場裡摸爬滾打了三十年的人精都不如他算盤打得穩。
官嘛,做得差一不二就得了;人嘛,做得不好不壞就夠了,
至於別人看不看得慣,有本事能弄死他再說。
連喻雖然比方婉之年長了七歲,但骨子多少有著些四九城二世祖的脾氣,
前丞相爺的嫡子,異姓王的孫子,京裡出了名的二世祖,
連喻要是想玩兒,什麼樣的女人找不見?什麼樣的女人不巴著來?
怎麼可能真的看重一個凶巴巴的方婉之。
可他愛這個姑娘, 姑娘很凶,並不溫柔,但是他喜歡極了,
喜歡到下輩子、 下下輩子都想跟她過下去,她想賴帳,
那也得她賴得過他。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次日,連小爺連喻起了個大早,也不知道打哪弄出一件漆黑無比的袍子,穿在身上都拖拉到地了,袍子外頭是一條頂大帽子的披風。
  方婉之瞧著像是送葬的,皺著眉頭搖頭,「這是打哪來的?」
  連喻側頭一笑,吊兒郎當地說:「我搶的。」
  方婉之看他那沒正經的樣子,差點就拎了他的耳朵,想說搶也不搶件好看的。結果定睛這麼一瞧,原是花果村鐵鍬閣護法的衣服。她眼見著連喻在臉上蓋了張挺醜的男人面具,嚼著瓜子問他,「昨兒夜裡你去花果村了?」
  連喻就嗯嗯地點頭,衣服領子總扯不好。
  方婉之便丟了手上的瓜子皮給他整理。一面順著領口,一面道:「今天還要上山?」她大致是猜到他踩好了點,準備白日直接探到閣子裡,跟羅盤兒「聊會天」了。
  連喻點點頭,一抬眼睛看到她手指頭上的劃痕,不由伸手握住了,皺著眉頭道:「昨天到底還是傷著了?」
  方婉之只覺那雙手溫潤得緊,臉上紅撲撲,抬著臉笑道:「我是紙糊的?你呢,身上疼不疼?」
  昨天連喻衝進人群救劉凌的時候,難免跟花果村的村民起了衝突。那些人都是老百姓,多數還是長者,連喻不想傷了他們,只能一直將方婉之護在身下,即便沒有直面村民的棍棒,但是耳邊呼嘯而來的風聲無不在提醒她,那力道有多麼的重。她沒有聽到他的悶哼,但是心疼死了。如果劉凌不是王爺,她非得衝上前去撕了劉凌。
  連喻卻連眼也沒眨,依舊皺眉看著她的手指,末了從懷裡掏出一個小藥瓶細細塗抹在她的傷口處,又吹了吹,「不疼,等我回來。」
  方婉之心裡都喜歡死他了,咬著嘴唇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突然張開雙臂一把抱住了他,抱得結結實實的,恨不得永遠不撒開。將頭埋在他的心口,她的整張臉都紅炸了,身體心裡無一不燙貼。她知道這樣有些不端莊,但是在自家男人面前講的什麼端莊?在心底,她早就認定了連喻是她的,他不要她也不行。
  然而說到底,方婉之這種自我暗示和開解也是為自己壯膽的,抱完以後也有些傻了,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心口逐漸傳來的劇烈心跳又讓她安心不少,他緊張了,緊張了就好辦,至少手足無措的不只她一個。
  她感受到他的回抱,緩慢的,逐漸收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都是都紅了臉,青澀得如晨光下初生的嫩芽,隨風搖擺,美滋滋的。又像是在茫茫大海之中暈了船,翻江倒海的浮動,只能聽到兩顆心砰然心動的悸動。
  連喻輕聲說:「阿桃,我該走了。」聲音澀澀的,還有些結巴。
  方婉之就埋在他懷裡嗯了一聲,突然有些不敢抬頭正視他。
  連喻也不想走了,收攏手臂勾在她纖細的腰肢上,覺得方婉之太瘦了,瘦得不盈一握,瘦得他想要不管不顧地對她好。
  良久,方婉之說:「你……早去早回。」終於同他拉開了些距離。
  連喻卻對著那張紅撲撲的小臉出了神,目光在她潤澤的唇瓣上停駐,唇齒之間瞬間回味起這抹朱唇留給他的動人滋味,「我想親親妳再走。」他輕聲呢喃著,不待她回應,直接張口吻住了她的唇。
  不似過往兩次的淺嘗則止,他這次吻得很認真,甚至有一些急切,手指順著她的長髮劃過後頸,讓彼此的距離越發貼近,幾乎要醉死在那一片軟玉溫香之中。
  方婉之是一路小跑著衝回屋裡的,關上房門捧著心口,又忍不住嗤嗤地笑,快要緊張死了。
  她悄悄走到門邊的窗戶看了看院子,發現連喻還傻呆呆地站在院中,是個僵硬、迷茫的背影,不由又笑了,帶著幾分嬌羞嗔道:「還不走,想等太陽落山啊?」
  連喻便回了頭,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指著院門道:「我這就走了。」然而還是沒走門,單腳一點,運了輕功越過牆頭出去了。直到落在院子的另一邊,看著大敞的院門,他還在發懵,為什麼沒有走門?
 
  ◎             ◎             ◎
 
  連喻這一整天都有些魂不守舍的。
  走在鐵鍬閣的竹樓裡,連喻看到了許多跟他低頭問好的教眾。他想著自己應該跟他們去說兩句話的,卻總在還沒張口的時候先忘了自己要說什麼,腦海裡都是方婉之嬌羞的臉和紅腫無比的唇。
  羅盤兒彎腰駝背地走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他的護法盤腿坐在床上靜靜發呆的樣子。他一步一挪地走過去,伸著骨瘦如柴的爪子拍了他的護法一下,「你幹啥呢?該餵蠱了。」一口濃重的地方方言,有點像顧城一帶的口音。
  連喻早便知道羅盤兒進來了,點點頭示意自己聽到了。
  羅盤兒的四大護法之中,連喻之所以會選擇了這一個,最重要的原因便是,這個名叫阿修的是個啞巴。
  羅盤兒對於阿修的沉默寡言儼然已經習以為常了,他想在阿修床上坐一會兒,奈何個子不夠高,就自己搬了個小板凳爬上來,神神叨叨地說:「宮家的鬼在鬧了,他們出面請了我幾次我都沒應,你留神著等著他們再來第三次,銀子滿夠一百兩了再來知會我。」
  連喻自然還是點頭,覺得這個侏儒駝背倒是個做生意的好材料。
  宮家的鬼在鬧了。他抓了一把不知道什麼粉末的東西扔到蠱盅裡,也懶於看那裡面的自相殘殺。那鬧的就不是鬼,是人。
  羅盤兒狀似喜歡跟話少的人聊天,彷彿也不需要連喻的回應,只是釋放自己的嘮叨,拄著下巴將自己縮成一團,嗓子眼裡也沒什麼好聲氣,「前些天聽說朝廷來人了,你抽空過去知會天尊一聲,這事兒我料理不來。」
  而後他雙手拍了兩下膝蓋,又道:「聽說來的是個王爺?大來頭啊。那有句老話怎麼說的來著?天高皇帝遠,老子這麼遠他都得到消息了,可見也不是很遠……真觸霉頭。」
  連喻一直默不作聲地聽著羅盤兒這上下都不著調的話,明白這人的學識也就那麼幾升米了,他不急著收拾羅盤兒,反倒對羅盤兒口中的天尊起了興致。
  連喻方才看過羅盤兒的手,精瘦,形同枯槁,皮膚糙得很,但那只是因為他本身的瘦。常年養蠱的人,因為毒蟲和藥粉的沁入,多是黃而發黑的。羅盤兒的手顯然不是,這便說明真正養蠱的另有其人,他背後還有個厲害的「掌櫃」呢。
  連喻師承鳳巒山點花閣第十六代天宗饒纖塵,而鮮少有人知曉繞纖塵自己本身也是半個苗疆人,因此所修之法也占了三分蠱蟲祕辛。不過饒纖塵是個半吊子,養出來的蠱多半都不能活,也就不對外再標榜自己這門奇門異術了。連喻自幼跟著他修習,也就多少通了些半吊子的皮毛。
  說將起來,點花閣的名聲本來就不怎麼樣,加之饒纖塵為人處世向來不分正邪,頗有些三觀不正,鬧得江湖上一水兒的臭名聲,他竟也樂得當個魔教掌門,也時常宣稱最喜歡的門下弟子便是瀾卿公子。連喻卻從不肯在外宣稱自己是「饒不正」的徒弟,只在他沒銀子過活的時候伸手救濟一下。
  再說羅盤兒這邊,嘮叨得夠了便自己爬下床準備出去。他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又覺得心裡不太踏實。因為他看見「阿修」衝著他搖頭了,很有些愁眉苦臉的架勢,他也就跟著更愁了。
  羅盤兒本來就是個無業遊民,來到這花果村靠著小坑小騙想要誆些銀子而已,如今這點破事兒還驚動了一個王爺,越琢磨越覺得心慌。
  來回地在屋裡走了兩步,他對連喻說:「欸,你說我要不要親自去天尊那裡走上一遭?他好像不太願意讓我去啊。可是這麼一直等著消息,那得等到什麼時候?他這邊倒是甩手大字王了,端看我一個人在這兒蹦躂,什麼玩意啊。」
  「阿修」抱著蟲蠱走回床上,皺了下眉頭,表示也很惆悵。
  依照羅盤兒的性子,若是這事兒被人慫恿了去,反倒要打退堂鼓了,如今看「阿修」這副樣子,他更煩了。陀螺似的在屋內轉了兩圈,他雙手上下一拍,「走走走,找天尊去。」
  這當然是極好的事情。連喻面上不動聲色,緩慢地跟在羅盤兒的身後。
 
  ◎             ◎             ◎
 
  二人出得門來,是朝著花果村市集的方向走,各家的老百姓一看到羅盤兒出來了,無不頂禮膜拜,連帶對待連喻的態度也是恭遜異常。
  連喻昨兒剛挨了棒子,如今又受到擁戴,人生觀頗有些扭曲地自我膨脹,還順手接了好幾個人遞過來的零嘴。
  然而還未待連喻膨脹完,心情就驟然涼了大半。因為他看到了混雜在人群中鬼鬼祟祟的兩道人影,一個是劉凌,一個是張良。大概還長了心眼怕人認出來,兩貨都往臉上抹了一層黑灰,像極了剛從墳圈子裡跑出來的。
  連喻這次出來就沒招呼他們兩個,就是不耐煩他們兩個再壞事,本來頭一晚上都告訴他們老實待著了,結果今日又跑出來了。
  連喻挺不順心地翻了一個白眼,驟然發現劉凌一直盯著他的手腕出神,不由心道一聲,壞了!
  羅盤兒個子小,腿腳也不怎麼好,走幾步都要人攙著。連喻攙著他,胳膊伸得長,手腕上的攏玉盤紋珠子就露了出來。其實,連喻做事很少這麼不小心的,之所以忘了摘這個珠子……主要是因為大清早的那一齣,亂了他的心。
  劉凌旁的不認識,卻著實認識這個東西,他喜歡這個,一連問連喻要了幾次他都沒給。如今見著了,再一端詳那人的身量,一下子就來了火氣。
  你道劉凌、張良這兩個貨怎的就出來了?那是因為昨日在這裡吃了癟,心裡不順暢,回來找場子來了。劉凌心底也多少覺得有些對不住連喻,想著今日過來來探探消息,別讓他全然惱了自己。然而這人精居然自己出來了,還混在了羅盤兒的身邊?
  此處必須要說,傻子和人精最大的區別就在於認知上。人精在雙方都得力的基礎上,即便兩者關係對立也不介意合作,共攤風險。而傻子呢,不論你是敵是友,看到你拋下他獨當一面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被背叛了。
  劉凌現在無疑是覺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扯著張良的袖子,他們很是憤憤不平地交換了一下意見,最後統一地覺得,連喻這麼做就是想要居功,將全部功勞都記在他身上,所以他不肯帶他們。而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們必須不能讓他得逞。
  再說連喻這邊,一路攙著個顫顫巍巍的東西往小道上走,眼見著那兩個二貨一直跟著自己,知道他們是認出來了,便用眼神警告他們,給我滾遠一點。
  而這種警告的行為,卻越發坐實了劉凌、張良對於連喻想要獨吞功勞的心思。不讓跟偏要跟著,不光跟著,還斜著眼睛瞪他,步子邁得齊刷刷的,腳尖翹起來,斜著走,一看就是在跟蹤,模樣、神色都幾近於智障。
  連喻就那麼看著兩個二貨逐步靠近,真的很想一掌風拍死他們。
  羅盤兒這邊已經套好了馬,是個要出村的架勢。連喻也默不作聲地跨馬上去,一扯韁繩,而後……兩個傻子開始在後面狂追不止。
  奈何,雙腿難敵四蹄,自然是追不上的。眼見著他二人一溜煙地策馬而去,馬上就要出村沒他們倆什麼事兒了,當下也顧不上那許多,驟然揚聲高喊一句:「連喻你是不是想自己居功啊?本王告訴你,門兒都沒有!」
  並且大張旗鼓地呼籲群眾,「快來人啊,朝廷的人埋伏進來啦!快抓住他呀……對,就是那個,你瞅啥呢?那個不是你們的護法,他是戶部尚書連喻!」
  連喻毫無意外地被村民們給綁了,他其實是可以掙脫的,但是沒有動,因為已經累極了,心累,完全不想再折騰。連喻隨手放出了手裡的玉失香,等著山下的禁衛上來接他。
  劉凌跟張良也被捆著,在他腳邊一挪一挪地蹭,臉朝上的抬起來,怒氣衝衝地說:「讓你不帶我!」
  連喻一眼都不想看劉凌。這兩貨上次露了臉,村民們都記得他們,呼籲完群眾之後就給綁了。
  羅盤兒嚇得臉都沒了血色,他一個連字都不識得幾個的人,哪裡會想到有朝一日會遇上這樣的高人。那臉分明就跟阿修是一模一樣的。
  村民們還在七嘴八舌地說,那個是個王爺,那個是個尚書,左右都被咱們給抓了,您要不就放個失心蠱迷了他們的心智,或者直接將他們化為一灘膿水豈不更好?
  羅盤兒心說他化個鬼都費勁,讓他化人?他哪有這個本事。再者,這是朝廷正二品的大員啊,他徹底沒了主意,思來想去,決定將他們三個沉塘。
  花果村的後山上是有一處小池塘的,池水不是很深,淹死三個人足夠用了。
  有虔誠的教眾猶自在說,不能沉塘,您有這樣大的本事,緣何不做得俐落一些?失心蠱一出,還怕他們不就範嗎?
  說起這失心蠱,其實是早年苗疆流傳出來的一門邪門蠱術,施蠱之人可以利用蠱蟲控制被施蠱人的神智。花果村被砍死的大祭司陸顯就曾經用在雁南知縣的身上,只不過這種蠱非常損陰德,用得不是很多。
  於羅盤兒這種半吊子而言,自然是不會,不光不會,他背後的那個天尊也不見得會不會。他嘴裡裝模作樣地嚷嚷著,蟲蠱正在休眠,沒法施用。一番說辭下來,年輕的一代倒是信了,曾經見識過大祭司陸顯神通的老人到底有些腹誹,只是明面上沒有說出來罷了。
 
  ◎             ◎             ◎
 
  方婉之跟著禁衛一路趕上山的時候,連喻大半個身子已經浸溼了。
  羅盤兒乍一見到那一排的鎧甲重兵險些尿了褲子,當下也不假意念咒超渡他們了,腳下一溜煙地跑到人堆裡,袍子一掀,肅穆喚道:「災難將至,眾生護我。」他是沒讀過書,卻並不傻。他知道朝廷的人之所以來了卻沒有動作,就是在顧及他手中捏著的這些百姓。
  連喻本來還在地上躺著呢,看見方婉之著急了,便也起來了。他回身看了看還在罵罵咧咧抱怨的劉凌和張良,應該是很想揍他們一頓,頓了一下,他站起來走了兩步,又退回來,掄著拳頭把張良揍了滿頭的包。這趟皇差出的,真他媽的是日了狗了。
  揍完了張良,連喻心裡痛快了一點,轉身再去看羅盤兒。他示意禁衛退下去,逕自走到羅盤兒跟前,很淡然地看了羅盤兒一會兒,就那麼看著,看得羅盤兒一陣心虛。
  羅盤兒咽了挺大一口唾沫問連喻,「你、你是要抓我嗎?」
  連喻答道:「你想去嗎?」
  羅盤兒使勁搖頭,「不、不想。」
  連喻就越過他走了,「不想去就待著吧,我現在也沒有請你喝茶的意思。」
  連喻剔透,知道抓了羅盤兒也是治標不治本,若料理不好,反而會讓村民暴亂,如此一來倒是越發稱了背後那人的意了。還是那句話,羅盤兒不是重點,背後操控他的那個天尊才是癥結所在。
  晚間回了後院,劉凌和張良一直徘徊在連喻的屋外,也都覺得自己這事兒辦得欠考慮了,哪有自己人拆自己人的臺的?
  看著連喻屋裡緊閉的窗櫺,他們圍在外頭直轉圈,生怕他惱了,上了一封摺子直接打道回府,就更沒人幫他們了。
  唧唧歪歪地又合計了一會兒,雙方都在推卸是對方的責任。張良的臉上被連喻揍了個烏眼青,心說兩個人的主意,我一個人挨揍,現下你又來罵我,心裡越想越憋屈,就跟劉凌吵了起來。兩人各自埋怨對方,聲音也不敢太大,然而還是吵到連喻了,砰的一聲打開窗子讓他們閉嘴。
  兩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統一看向小廚房罵貓的方婉之。那聲音可比他們兩大多了,連喻都不說她。然而他們兩個又自覺跟她沒得比,就都垂頭喪氣地回去了。
  連喻一連將自己關在屋內好多天,皮皮也從山裡回來了,兩人不知道在研究什麼,再出來的時候都是一身道士的打扮。連喻將方婉之叫到近前,也拿了一身小道士的衣服讓她換上,說要帶她上山。
  臨行前他們沒有驚動任何人,而是先將兩個二貨叫到房裡很認真地分析了利害,告訴他們老老實實地待在山下守著,出現什麼問題也好馬上調兵。
  劉凌對於連喻的決策現在不太敢反駁,因為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個束手無策的狀態,真按照他的想法,全部殺光了了事,可他又不想將這事情辦得太沒水準。那是全村上下百來口人的性命,他雖蠢笨,到底沒到喪心病狂的程度。
  連喻對劉凌說:「你比張良聰慧多了,我將你留下來其實是看著他,以免莽撞。但凡上戰場殺敵者,都是衝鋒在前,主帥在後,我先到山上給你作好了這鋪墊,最後坐擁勝利的還不是你嘛。」
  劉凌將頭點得跟搗蒜似的,覺得連喻說的實在是這麼個理。他也認為張良蠢透了,近些天都不怎麼願意搭理張良。
  是說連大人常年地在人精裡打轉,哄傻子說俏話倒是頭一遭。摸王守財似的摸了摸劉凌的頭,連喻覺得他非常的蠢笨,但是還算是乖巧的,將要出門時又敲了他一筆。連喻對劉凌說:「給我錢,我得到山上買戶宅子,大宅子,這樣看著才氣派。」
  劉凌瞠目結舌地看著連喻,「又要錢?買宅子的銀子也是我出?」
  連喻用一種「你怎麼不識相呢」的眼神看著他說:「大戰當前,糧草先行,您見過沒有糧草就出發的兵嗎?」說完連拂塵也不拿了,隨手丟在一邊,歪回樹下的小榻上,不出門了。
  劉凌杵在原地看著連喻耍賴,伸手扯了扯方婉之,挑著一邊的眉毛,皺皺巴巴地問:「他這是又要訛我嗎?」
  方婉之正在收拾裡面的細軟,聞言瞅了劉凌一眼,極認真地說:「現在都要銀子。德高望重的法師哪個不住好地方?我們家爺要是扮了和尚,您還得給他修座廟呢,這個算便宜的了。」
  劉凌腦子不好使,但是也看出來了,這阿桃跟連喻是狼狽為奸。但是看出來了,也沒得一點辦法,因為沒人有連喻的能耐。
  心底反覆說服自己,有本事的人都貴著呢,諸葛亮三次耍大牌都有劉備去請,花木蘭卸甲歸田還得了不少體己呢,給了就給了,給了省心。劉凌的這種反覆的自我遊說,一直持續到連喻帶著方婉之和皮皮拿著銀子消失,張良傻啦吧唧地站在他身邊兒說:「你都不講價?」
  劉凌連看都懶得看他,埋頭數著所剩無幾的銀票,「你懂什麼?跟他說話都是按時辰算錢的,我痛快點給了,省得再被坑了別的。」心裡卻在嘩嘩地流血,這銀子花得讓他惆悵極了。
 
  ◎             ◎             ◎
 
  其實相較於劉凌等人的惆悵,山上的情況也並沒有好到多少。
  對於羅盤兒咒術、道術雙修的法術,村民們本來是十分信服的,然而上次羅盤兒未能將宮裡的三位大人化為膿水,或是放出失心蠱迷亂劉凌等人的心智,著實讓他們嘀咕了一小下。
  要說連喻不做無用的功呢,那躺在池塘邊上等死也不是真等死。民心動搖了,即便是只有一小部分,誰又能說將來不會是一大部分呢?
  羅盤兒顯然也不會混吃等死,他手裡「養著小鬼」呢,不怕村民不服他。就在連喻等人走的第二天,宮家的鬼就鬧得更凶了,逼得宮家老爺子成日哭天搶地地要上吊。羅盤兒就在閣樓裡等著,三請四請之後,勉勉強強地邁入了宮家的門。
  村民們都在門口守著,他們這些天聽了許多宮家的事兒,說是宮老爺子的三姨娘死了,不是好死,好像是被什麼東西上了身,剛開始的幾天,沒日沒夜地拔院子裡的草來吃,再到後來就徹底地瘋了,總說看見了鬼影,有鬼要害她。
  宮老爺子來了脾氣,著令人將其綁胳膊綁腿地鎖在柴房裡,開始幾天也就聽見幾聲絮絮叨叨,再到後來就是大叫,非說是死了的老妖精來害她,死命地抓門板。次日便死在了柴房,屍體都沒敢再見人,直接給拖到靈堂棺材裡放著了。
  鬧到後來,就是兩個鬼一起出來索命了,整個花果村都因為這事兒吵嚷得沸沸揚揚。
  宮老爺子也說親眼見著了,是垂著長長頭髮,飄著白衣的一團人影,駭到了好些個值夜的丫鬟和家丁。
  算將起來,宮老爺子是花果村的大戶,手下有薄田、有店鋪,在花果村的威望也很高。平日裡多是極嚴肅、持重的,村民們總要對他另眼相待一番。如今臉色發黃、慘白,可見被折騰得不輕。
  羅盤兒拖著漆黑的袍子走到院門口的時候,眾人對他的態度都很謙卑。他對宮老爺子說:「你家這個鬼,很有些本事,本仙收它的能耐是有的,但是其後必然遭到反噬。」
  宮老爺子是明白人,一聽這話就琢磨過來是什麼意思了。只是羅盤兒這次的要價,說得好聽些叫獅子大開口,說得不好聽些,那就是明著宰冤大頭。
  宮老爺子是這花果村的富戶,羅盤兒那邊的供奉可是每年都不少給,如今他們家遭了難,羅盤兒宰得這樣黑,心裡說舒坦那是假的。
  可是屋裡鬧騰的那個宮老爺子又著實害怕,當下一拍手掌搬了一箱銀子出來,心裡也是心疼,摸著箱子的邊緣,正踟躕著要不要給,就見一隻灰白相間的貓緩步走了進來。
  說將起來,花果村這樣的地界,村裡山裡家貓、野貓多了去了,何以這樣一隻貓的出現會奪走眾人的眼光?不是因為特別的漂亮,也不是因為特別的霸氣,而是因為,特別的肥。
  牠肥,還邁著貓步,並且必須走直線,擋在牠面前的都被牠用碩大的身體拱開。牠穿過眾多腳面,踩扁各路布鞋、皂靴,逕自走到宮老爺子近前,縱身一跳趴伏在裝了銀子的箱子上,發出挺大一聲哐啷聲。
  宮老爺子傻了,在場的眾人也有些傻眼,眼見著那貓瞇縫著眼睛張開四爪抱住箱頂,不動了。
  隨之而來的,是門口一記拂塵輕掃。一左一右兩名道家弟子並肩而來,長得都挺好看,也都年輕,尤其左邊那個,有幾分姑娘面相,清秀極了。
  再往後瞅,竟是一頂四人抬轎緩緩而來,轎身寬闊、排場,四面飄著白紗,略略能看到轎中之人一個斜臥側躺的剪影。
  不多時,轎子穩穩落下,小弟子走上近前撩開簾子,現出一人三分慵懶之態的玉雕之容。他穿了一身月白緞面的道袍,腰封束著黑色走螺紋的玉帶,一頭墨髮半數披散,剩餘攏在鏤空玉璧之中。模樣生得十分的乾淨,眉眼十分的剔透,恍若被他看上一眼便能勘破所有,卻是個仙風道骨的年輕道長。
  小弟子俯身喚了聲:「天尊。」
  天尊卻沒應聲,只是拿起面前茶盞飲了一口,問道:「我的貓呢?」
  宮老爺子自問也是見過世面的,卻從沒見過這樣排場的道長,停頓片刻,指著自己箱子上的肥貓,結結巴巴地說:「天、天尊要尋的,可是這隻?」不自覺便隨了道童對他的稱呼。
  天尊大人瞧了瞧,左手抬起掐了一下,說了第二句,道:「府中有鬼。」
  眾人都屏住了呼吸。
  要說這花果村村中也曾有過幾名道士,也都能掐會算,也都能打個捉鬼的名頭。只是都沒有這位的排場,也沒有這位的氣度。且自從羅盤兒來了以後,道士都要餓死,便也沒人再在這處地界待了。即便待下去的,也沒有受待見的。
  如今這位天尊這般突兀,卻讓他們沒了話。不是因為算得多準,宮家這事兒鬧得大開,誰曉得是不是聽說。只端看這人淡然之態,再抬眼一瞅羅盤兒那猥瑣樣子,說不看臉那是假的。天人嘛,沒讀過書的人都知道,天上的人都長得好看。
  宮老爺子這回連話都說不全了,只是呀呀地用手指著裡面,「有!鬧了好些天了。」
  天尊點點頭,彷彿一切都在他眼裡,又都不在他眼裡。面上也是雲淡風輕,廣袖一抬這便是要走了,連一句話都沒有留下。
  宮老爺子一看這轎子真抬起來往門口去了,怔了一瞬,隨即一溜小跑地追上去道:「天尊且等等、天尊且等等,不瞞您老人家說,家中的鬼厲害得很,您若是肯屈尊降貴地幫忙驅一驅,小老兒必有重謝的。」
  轎子沒有半分停下來的意思,一直在走。
  宮老爺子急死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回身對著家中幾個子嗣扯脖子,「還不一起來求一求天尊大人!」
  家中子嗣倒是也配合,齊齊走過來。
  只有羅盤兒不樂意了,是說你花了銀子先請了我,現下銀子還沒給呢,你就當著我的面兒請個不明不白的人?當下跳腳道:「宮老爺子,你這是什麼意思?打量本仙不如這個人不成?這是當面甩我的臉子呢。」
  宮老爺子不怕他,全村的人都要敬讓他三分,羅盤兒也是。因此宮老爺子很直白地對羅盤兒說:「鍬神替我們抓了這麼多年的鬼,時常因著咒術反噬而夜不能寐,我等凡夫俗子也不好次次都找大仙。
  如今這位道長看出我府裡有鬼,可見是極有本事的,若這位道長可以驅鬼,也免除了您的一些痛苦不是?」話裡還透著些尊敬,因為方才羅盤兒叫了他老爺子,也是尊敬著他的。
  而宮老爺子之所以會出言求天尊幫忙,也並非就覺得此人定然能捉到鬼。實在是羅盤兒每次捉,都是個沒完沒了的無底洞。畫符要銀子,擺祭壇要銀子,就連他賜下一口神仙水都得比平日翻上五倍的價錢。
  宮老爺子家中祖祖輩輩從商,雖堪不透這裡面鬧鬼的貓膩,到底被坑了幾次之後起了旁的心思。
  羅盤兒被宮老爺子堵得沒話說,再要辯解便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索性蹭蹭幾步走到天尊的轎子前,大概是想居高臨下一些讓他明白這是誰的場子的,奈何個頭不長臉,只能是昂著腦袋仰視。
  「宮家鬧的鬼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來了就說這裡有鬼,誰不知道?裝得個二五八萬的上仙,你有這麼大的本事嗎?我還沒見過哪個道士過的你這麼闊綽的。來來來,你報個出處,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是哪座山、哪座觀的!」
  羅盤兒的聲音十分尖細,吵嚷起來之後更是有種雞飛狗跳的雜亂,轎子裡卻是半點沒有回應。羅盤兒就更來勁了,沒完沒了地嚷嚷,好像聲大就是氣勢一般。
  一眾百姓就這麼看著,直到他們的羅大仙吵嚷得快要斷氣了,轎子裡的人才掀了簾子,皺著眉頭道了一句:「什麼東西?」
  很平淡的語氣,也不是在罵人,就是單純地看不懂那個將自己蓋得頭髮、臉都看不清的矮子到底是個什麼。
  放眼羅盤兒在花果村橫行霸道這好些年,哪裡有今天受到的這般怠慢,氣得猴子似的攀上他的轎子邊,張牙舞爪地怒道:「我是鍬神!」
  天尊就摸了摸羅盤兒的腦袋,「怎的這樣醜?」
  「你、你再說一遍?」
  羅盤兒簡直要被這天尊氣瘋了,他自己獐頭鼠目地活了這麼些年,其實是不在乎樣貌的,村裡頭的人也不管他的樣貌,久而久之也就覺得自己醜得很有道理。如今遭到這樣的奚落,伸著乾瘦的爪子就要往裡爬,然而還未待他攀上一爪,裡面的簾子就已經被放下了,驟然的一記掌風拍來,羅盤兒跟紙片似的滑落在地。
  「明晚子時我會過來。」留下這樣一句話,天尊的轎子和人都飄然遠去。
  宮老爺和一眾百姓傻傻地看著被打落在地的羅盤兒,都咽下了重重一口口水。心中不約而同的怯思,這次來的,恐怕真是一位高人吶。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