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古代 > 商品詳情 王爺你好壞
【4.6折】王爺你好壞

臉紅紅BR954 朱輕

會員價:
NT894.6折 會 員 價 NT89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朱輕
出版日期:
2017/08/17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債嫁
NT89
銷量:76
待到村花出嫁時
NT89
銷量:55
我被侯爺欺負上了
NT89
銷量:54
王爺,妾身不嫁
NT89
銷量:81
王爺忙寵妻
NT89
銷量:58
天降惡夫
NT89
銷量:122
賜婚記
NT89
銷量:34
王爺別這樣
NT89
銷量:64
從此君王不翻牌
NT89
銷量:71
狼主的嬌氣小妻
NT89
銷量:79
將軍的賣身契
NT89
銷量:52
奪夫為婚
NT89
銷量:66
惡夫寵妃
NT89
銷量:104
伴夫如伴虎
NT89
銷量:123
夫人有點嬌
NT89
銷量:95
好女等夫來
NT89
銷量:139
購買此者還購買
婚後千千夜
NT89
銷量:333
夜夜難寐
NT89
銷量:255
一百零一夜
NT89
銷量:226
夜劫
NT89
銷量:210
半夜哄妻
NT89
銷量:206
十年一夜
NT89
銷量:196
離婚有點難
NT89
銷量:185
王妃不管事
NT89
銷量:174
囚妻
NT89
銷量:166
長夜難枕
NT89
銷量:168

被男人撲上床,一旦動心了,哪還能全身而退;
對女人上了心,因為不捨得,哪還有後路可退。


謝豫南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感到頭疼,他原本想殺了她, 現在他有些猶豫了。
看著她倔強地不肯服軟,狼狽又可憐, 偏偏又有一股子傲氣在,教人打也不是,
放也不是, 簡直是糞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原以為她是隻乖乖的小貓,
誰知這小貓炸毛伸出爪子來撓人還有點痛。 不過馴服帶著野性的小貓,
這感覺似乎還不錯,反正最近他很閒, 不介意逗她玩玩,所以他很是放肆地寵著她,
原來她這麼好哄, 不用金山銀山、不用首飾珠寶,銀票嘛,他多的是,
以後他知道怎麼哄她了。誰知,姜慧怡只想拿著銀票閃人, 她是罪臣之女,
不願意做妾,多貴都不願意, 他賞她當貴妾,這名分她不要,誰要賞誰吧。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古色古香的房間、精緻古樸的傢俱、繡著精美圖案的帷帳……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帶著悠悠古意,與穿越小說裡女主角穿越後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姜惠怡懵懵懂懂地心道,難道自己也穿越了?不,這太可怕了,她才不相信呢,這一定是在作夢。
  姜惠怡搖搖頭,整個縮到被窩裡,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快點睡,睡醒了就好了。」她閉上眼睛,催自己快點睡著,好早點擺脫這個可怕的惡夢。
  床上被褥鬆軟,房裡還熏著安息香,她很快便沉沉睡去。
  「姜慧怡,快起來!」有人一把掀開被子,大聲嚷嚷。
  姜惠怡被驚醒,不滿地咕噥了幾聲,睜開了眼睛。
  眼前是兩張放大的婦人臉,滿臉橫肉,表情凶悍,梳了簡單的髮髻,髮髻上插著幾支珠釵,是古人的裝扮。
  「妳們在玩Cosplay嗎?哪個社團的?」姜惠怡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然後仔細打量二人,她確定自己不認識這兩人。
  兩人聽她言語古怪,彼此對望了一眼,默默心道,此人嚇瘋了?
  姜惠怡坐起來,頭有些暈,她揉了揉太陽穴,忍不住伸手去摸她們的臉,「妳這個老年妝畫得不錯喲,很真實,沒有妝感,哪天有空教教我唄。」
  兩人見狀,使了個眼色,一起走到房間門口,竊竊私語,一邊說話,一邊朝姜惠怡這邊看。
  姜惠怡睡得很舒服,她舉起雙臂,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渾身頓時舒暢無比。然而……
  「我為什麼還在這裡!」姜惠怡杏眼圓瞪,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精緻秀雅的房間、古色古香的傢俱……連半掛半放的帷帳都沒變!她使勁掐了掐自己的臉,很痛,不是作夢。
  姜惠怡連忙跳下床,鞋子都沒來得及穿,一直衝到門外。明晃晃的陽光撲面而來,刺得她眼睛流淚不止。有痛感、有溫度、有光感,沒錯,現在的她是活生生的,不是在作夢。她真的,穿越了!
  想哭……她雖然喜歡看穿越小說,但她一點都不想穿越,古代太無趣了,她會無聊死的。姜惠怡抱頭蹲下,默默流淚。
  兩婆子跟著跑了出來,一左一右圍住她,「妳想跑哪去!」
  姜惠怡慢吞吞地抬起頭,眼淚汪汪地看著二人,「我想回家。」
  「妳家在哪?」婆子好奇地問她。
  她們倒是沒聽說過她家在哪,只知道她是王爺親自領回來的,一回來就安排在王爺房裡伺候,這樣的待遇,在王府是頭一份,不知有多少人眼紅她。然而……
  姜惠怡老實答道:「臺北。」
  「臺北在哪?沒聽過。」
  姜惠怡心道,妳們當然沒聽過。
  姜惠怡被兩個婆子押回了房裡。她想回家,但不知道怎樣才能回去,就躺在床上滾來滾去,鬱悶地嗷嗷叫。
  兩婆子見她真瘋了,很是擔心,連忙去向上頭彙報。
  姜惠怡想起曾經看過的一部電影,若想回到現實,唯一的辦法就是死。要不,試著死死看?於是,她開始想各種死法。越想越絕望,哪種死法她都不喜歡,她非常怕痛,然而要死就沒有不痛的。
  「好煩啊。」姜惠怡趴在床上,小拳頭劈里啪啦地往枕頭上招呼,但是這樣還是不夠解氣,於是她翻過來,拎著枕頭又踢又打,跟抓狂的小貓似的。
  衛風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姜惠怡在虐枕頭,非常暴力的那種。他眉頭一皺,大聲叫道:「姜慧怡,妳在幹什麼?」
  姜惠怡愣了一下,滿頭大汗地坐起來。
  眼前的小哥生得不錯,眉清目秀、瓊林玉樹,一身紅色袍子非常顯身材。
  衛風見她衣衫不整、髮絲散亂,張著嘴、瞪著眼,一副痴呆的樣子,暗道,莫非真瘋了?
  糟糕,被人看到她最不好的一面了,怪不好意思的。姜惠怡理了理頭髮,道:「沒、沒幹什麼,枕頭上有灰,我撣撣灰塵。」
  衛風不想跟她胡扯,冷下臉來,「王爺召見妳,妳趕緊拾掇好,我在外面等妳。」
  衛風出門,兩名看守她的婆子也都走了出去,順便把門帶上。
  王爺?難道她的穿越劇本是腹黑王爺的小嬌妻嗎?莫名有點期待。
  姜惠怡趕緊跳下床穿上絲鞋,去櫃子裡翻找。
  她很喜歡古時候那些仙氣飄飄的衣裙,在玩Cosplay的時候她最喜歡的就是扮仙女。她很期待王爺的小嬌妻有很多很漂亮的衣裳穿,然而……一櫃子素色的衣裳,質樸的布料,一點都不仙氣飄飄,最仙氣飄飄的就是她身上的這身睡衣了。
  姜惠怡換了一身淺藍衣裙搭了一條深藍色腰帶,然後把頭髮全梳上去,紮成高馬尾,把自己收拾清爽了,換了一雙繡花布鞋,走出去。
  「我好了,我們走吧。」姜惠怡笑著對衛風道。
  衛風驚訝地看著她,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這個笑靨如花,鮮活得如同朝陽的人,是昨天他看到的那個膽小、怯弱,失魂落魄的人嗎?
  見到他發呆,姜惠怡有些不好意思,她道:「怎麼了?」難道是她的打扮不對嗎?但她現在確實不會梳那種美美的髮型啊,只會梳最簡單的馬尾。
  衛風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他收回目光,沉下臉,沒說話,抬腿就走。
  姜惠怡忙跟了上去。不知道這個王爺會不會如小說裡寫的那樣,有顏、有才,又酷又會寵人呢?王爺酷帥狂霸跩,光想想就好激動。姜惠怡心裡充滿了期待,她甚至有點迫不及待了。
 
  ◎             ◎             ◎
 
  穿過一個小花園和一條長長的走廊,姜惠怡跟著衛風來到一座大院子門口。
  門口站著一隊威風凜凜的士兵,個個手裡握著劍,虎視眈眈地盯著過往的人。衛風與領頭的交涉了幾句,士兵打開院門,讓二人進去。
  繞過一道粉白的影壁,姜惠怡眼前一亮,好大的院子,比她那個小院大了好幾倍,院子空曠、整潔,除了走道兩邊的花盆,沒有別的東西。
  走道的盡頭是白玉石階梯,階梯上面幾根超大的圓柱撐起一幢氣勢磅礴的房子。站在房子門口,姜惠怡不自覺感覺到了自身的渺小。她仰起頭,一面看精美的紋飾,一面不住地嘖嘖稱讚。
  衛風看著她一副鄉巴佬的樣子,暗暗翻了翻白眼,「又不是沒見過。」幹嘛裝出一副第一次見的樣子?
  姜惠怡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提醒自己注意,不要讓人發現她已經不是原身了。不然被人當作異類,綁去燒死就慘了。
  「王爺在裡面,還不快點進去。」
  「好。」姜惠怡抬腳就走,跨過高高的門檻,高高興興地進了晉王謝豫南的房間。
  衛風沉默。明知是去受死,她為何如此開心?
  進門是大廳,富麗堂皇、金碧輝煌,能閃瞎人的眼。姜惠怡驚嘆搖頭,太奢侈了,跟她的那間屋子有著天淵之別,她原以為她的房間已經算好的了,見了這屋子,她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好房間。這樣看起來,她拿的劇本似乎不是王爺的小嬌妻,小侍女還差不多?
  姜惠怡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跟著衛風往左邊的房門走去。
  與大廳的富麗堂皇不一樣,臥房裝修極其簡單,一張床、幾盞造型精美的燭臺、一張矮几,還有兩只軟墊擺在矮几的兩邊。
  床上張掛著輕紗,床上臥著一個人,起伏的線條十分優美,彷彿一條美人魚。清風吹過,吹起輕紗一角,露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手指修長、白淨,彷彿藝術品。
  輕紗落下,遮擋了一切。姜惠怡嘆息,她還沒看夠啊。
  衛風見她傻傻地杵著,咳嗽了一聲,低聲提醒她,「見了王爺,還不行禮?」
  行什麼禮?是跪拜的,還是蹲著的萬福金安?她沒有繼承原身任何的記憶,對這個時代的一切都一無所知。
  姜惠怡只好向衛風求助,眼睛拚命地眨啊眨。衛風覺得她瘋得沒救了,不理她,拱手彎腰行禮,「王爺,犯人帶到。」
  姜惠怡只好學著他的樣子抱拳行禮,還鸚鵡學舌,「王爺,犯……」咦,不對呀,他在說什麼?犯人帶到?犯人……誰是犯人?她左右瞧了瞧,房間裡並沒有第四個人,難道這位侍衛大哥說的犯人就是她?
  姜惠怡感到不妙,她拿的劇本似乎不對勁。
  謝豫南從床上坐起。衛風看了眼姜惠怡,意思是王爺要起身,還不快去伺候,將輕紗掛起。
  姜惠怡一頭霧水地看著衛風。這人什麼意思啊?莫名其妙的,眼睛瞪那麼大。
  見她毫無反應,衛風覺得她蠢死了。
  衛風正打算自己去床邊把輕紗掛起來,姜惠怡忽然福至心靈,連忙上前,「我來吧。」
  鼻子裡有隱約冷香氣息,姜惠怡一邊掛蚊帳,一邊忍不住打量床上坐著的人。漆黑如墨的長髮披垂下來,遮住了大半臉頰,只露出精緻的眉眼和高挺的鼻梁,鼻梁下薄唇微抿,下巴上有青色鬍子,輕薄的睡衣襟口微敞,露出半截鎖骨。
  他生得真好看啊。姜惠怡一眨也不眨地盯著謝豫南看,手裡握著蚊帳發呆。
  謝豫南見她久站不動,微微抬起頭看她。
  他的雙眼黑白分明,黑的極黑,彷彿夜空遼闊而深邃;白的極白,好似千年積雪不染塵垢。姜惠怡盯著他的眼睛,感覺自己好像被那深邃吸了進去,完全忘記了自己是誰,身在何處,要做什麼。
  世界上竟有生得如此好看的男人,好看得不像真人了,倒像是她在美術課上見過的雕塑,完美得沒有一點瑕疵。不,他比雕塑還要好看,他是活生生的,有冷香,會動、會呼吸,比雕塑更完美。
  姜惠怡痴痴傻傻的,也不知道腦子裡亂七八糟地在想些什麼,傻傻地站著,衝著謝豫南微笑。
  「大膽!」
  衛風出聲,驚醒了姜惠怡,她連忙垂下眼皮,臉漲得通紅,犯花痴被抓現行,好丟臉。姜惠怡連忙退到旁邊,垂著頭,不好意思再看。
  「請王爺處置犯人。」衛風恭恭敬敬地道。
  「賜死。」謝豫南開口,聲音綿軟而清潤,彷彿三月雪水,聽得人耳朵都要懷孕了。
  姜惠怡一臉滿足,人美、聲音好,簡直天賜的神人,完美。她完全沒注意到他在說什麼。
  衛風吃了一驚,頓了頓。謝豫南掃了他一眼,「沒聽懂?」
  衛風連忙應道:「是。」說罷,伸手去拉姜惠怡。
  姜惠怡震驚地看看衛風再看看謝豫南,突然回過神來,「什、什麼?處死?我、我做了什麼?」她才回過神來,預感情況似乎很不妙。
  謝豫南看了一眼衛風。衛風立刻開口道:「妳向王爺下毒,被碧玉發現,碧玉指證妳,妳心虛便殺了碧玉。」
  靠,這、這劇本也太勁爆了吧!姜惠怡完全被鎮住了,「這是、是什麼時候的事?」剛剛經歷的那些事情一點都看不出自己是個這麼可怕的殺人犯啊。
  謝豫南瞇起眼睛,冰冷的目光在她身上掃了一圈。
  給王爺下毒,殺死證人,這個原身也太惡毒了,好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原身幹了壞事,她穿越來了,那幹了壞事的結果就是她要承擔了啊。這兩件事任何一件都是死罪,可是她不想死啊,死太痛苦了,她很害怕。
  姜惠怡雙膝一軟,跪了下去,「王爺,不是我幹的。」
  謝豫南沒有開口。衛風道:「妳還想狡辯?」
  姜慧怡抬起頭,眼淚汪汪地看著他,「真的不是我幹的啊。」她才穿越過來,她什麼都沒來得及做啊。
  「貼身伺候王爺的只有妳和碧玉,碧玉死了,而妳還活著。妳是想說碧玉是凶手?」衛風對她的裝瘋賣傻很是不滿,面色一沉,不耐煩地道。
  姜惠怡的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她想她可能拿的是一個炮灰女配的劇本,怎麼這麼倒楣啊?
  「可是,我真的沒有幹過啊。我為什麼要給王爺下毒?我為什麼要殺死碧玉?你有證據嗎?沒有證據就是汙衊。王爺,我請求看證據,否則我不會認罪的,即使殺了我,我也不會認罪的。」姜惠怡決定來個死不認帳,反正真的不是她幹的啊。
  衛風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他怎麼從來沒發現她這麼能說呢?剛來王府那會,她可是連大聲喘氣都不敢的,膽子小得像老鼠,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讓她緊張到失語,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咄咄逼人了?
  謝豫南神情不變,對衛風道:「拿物證,讓她死心。」
  「是。」
 
  ◎             ◎             ◎
 
  衛風取了一只香爐過來,放到姜惠怡面前,打開香爐蓋子。
  這就是物證?這是什麼啊,一爐子的灰?姜惠怡仔細看了看,裡面放著兩小塊沒燒盡的香和少量的香灰,她撥了撥香灰,沒看出什麼問題來。她不解地看著衛風,「這有什麼問題嗎?」
  衛風道:「妳仔細看看。」
  姜惠怡將香拿到面前仔細看,眼睛都盯成鬥雞眼了,還是看不出到底有什麼問題。她本身對香料就不了解,哪裡能看得出問題來。
  衛風提醒她,「香灰。」
  姜惠怡哦了一聲,用指尖沾了一點香灰,放到眼前仔細看。
  看了好一會,她忽然叫了一聲:「我知道了,香灰裡有東西。」細潤的香灰裡面混著白色的小顆粒,小顆粒比香灰硬一點點,不仔細根本看不出區別來。
  衛風道:「王爺房裡的熏香一直是碧玉在負責,昨日碧玉有事,請妳幫忙點熏香,妳便趁機在香灰裡做手腳,企圖毒害王爺,幸好碧玉發現得早,才未釀成大禍。如今人證已死,物證還在,妳有何話說?」
  姜惠怡努力讓自己冷靜,仔細聽完衛風的話,想了想,說道:「這也不能說一定就是我做的吧,碧玉怎麼那麼聰明,一下子就發現了熏香的異常?說不定是她做的,然後誣陷我。」
  「那毒是在妳的房間裡找到的。」衛風將一張揉皺的紙遞給她,「而包毒的紙來自西蜀清臺縣。這紙因品質不好,只有當地的窮書生才用這種紙,妳父親和兄長正是流放在那,他們給妳通信用的也是這種紙。
  碧玉給王爺點了十多年的熏香,對熏香的味道熟悉到睡著都能聞出區別,她一回來就發現了異常。而妳,大概沒有猜到這一點。」
  衛風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讓人無法反駁,這似乎是鐵證如山。但是姜惠怡總覺得事情太過巧合,巧合到顯得很假,似乎有人在暗中陷害她,否則怎麼解釋正好包裝毒物的紙正是出自她父兄被流放的地方呢?
  姜惠怡不禁腦補了一段苦命罪女為報仇而努力接近仇人,獲得仇人青睞之後趁機下毒報仇的虐戀故事。
  「妳還有何話說?」
  姜惠怡的整張臉都皺了起來。剛穿過來就招惹了殺身之禍,也夠倒楣的,但她還得尋找活命的機會啊。
  所以她絞盡腦汁地說道:「這都是碧玉的一面之詞,不足採信。她十年如一日地為王爺點香,為何昨天偏偏要讓我幫忙點?點個香又費不了多少時間,有什麼事情比給王爺做事還要重要呢?我倒是覺得是她故意設了這個局來陷害我。至於你說的那種紙,難道全天下只有我一人在用?市面上買不到嗎?」
  衛風被她問倒,她說的不無道理,然而最大的疑點卻是,「那碧玉之死,妳又作何解釋?」
  姜惠怡道:「我不知道她怎麼忽然死了,但是我知道,她若還活著,我還能找她對質,可她死了,我就真的百口莫辯了,所有人都會認為是我殺的,我為什麼要做這麼愚蠢的事情?」她一邊說,一邊去看謝豫南。她知道她的生死捏在此人手上,她必須要讓他相信她是無辜的。
  衛風回頭看向謝豫南。
  謝豫南起身,下床,穿著柔軟的絲鞋走到姜惠怡面前,俯視著她,「因為,只有妳知道本王的祕密。」
  姜惠怡徹底懵了,她知道他什麼祕密?知道祕密跟下毒和碧玉之死有什麼關係?
  謝豫南蹲下來,捏著她的下巴,讓她仰起頭,黑白分明的眸子盯著她的雙眼,他的眼神很冷、很冷,像利劍直刺心底,「妳是誰?」
  姜惠怡心頭一跳,支支吾吾地道:「我、我是,姜惠怡啊。」她聽那兩個僕婦也是叫的她姜惠怡,這名字不會錯的啊,他為什麼要這麼問?他是覺察了什麼了嗎?
  「妳到底是誰?」謝豫南的手往下滑,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頸。
  他手上使勁,姜惠怡立刻呼吸一窒,她連忙去抓他的手,想要扳開他,「姜……惠怡……」他的手跟鐵箍似的,無論姜惠怡怎麼扳都紋絲不動,她感到腦袋脹脹的,快要爆掉。她跪著,想掙扎都沒處使勁,只得緊緊抓住他的手。
  「我、我沒給你……下毒。」姜惠怡眼眶迅速泛起水霧,眼前的一切她都看不清,「我沒有……殺碧玉。」哪怕是死,她也要給自己澄清,她不願意自己被冤枉。
  所有的氧氣都被擠出胸腔,她的腦子裡已經是空白一片,缺氧的感覺好難受,她皺了皺眉頭,軟軟地鬆開手,難受至極地等著死亡的光臨。果然是炮灰女配的劇本,真是太倒楣了,下次再穿請給個好點的劇本啊。
  忽然,謝豫南鬆開手,姜惠怡躺倒在地上,閉著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氧氣重新回到身體的感覺真好,她捂著喉嚨,逐漸感覺到了後怕。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滋味,那個過程太難受了,她發誓不想再嘗試第二次。
  等緩過氣來,她坐起身,悄悄伸手拉住謝豫南的褲腳,仰起頭,可憐巴巴地仰頭看著他,「王爺,真的不是我幹的。」她嗓子沙啞,眼眶紅紅的,小小的一團,看著十分可憐。
  謝豫南看了她好一會,方開口道:「妳怕死?」
  姜惠怡點頭,「怕。」這不廢話嗎,誰還能不怕死嗎?
  「想活命?」
  姜惠怡大力地點頭,「想。」
  謝豫南十分為難的樣子,「給個讓本王饒了妳的理由。」
  理由,要什麼理由?姜惠怡愁眉苦臉,努力地回憶看過的穿越小說,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套路。她想啊想啊,似乎沒有一條是適合目前自己的現狀的。
  謝豫南想從她手裡抽回自己的褲腳,姜惠怡害怕地拉住,用乞求的眼神望著他。
  「妳,好好想一想。」謝豫南的眼神終於不那麼冰冷、可怕,看起來暫時不會要她的命了。
  「喔。」姜惠怡依依不捨地鬆開手,乖乖盤腿坐好,老僧入定一般閉上眼睛,冥思苦想。到底要什麼樣的理由他才會認同,然後放過她呢?姜惠怡急得小臉通紅,抓耳撓腮,抓狂的樣子像一隻毛茸茸的小貓。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2598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00元) 
基本運費: NT100元
免費範圍: 購物滿NT1299元免此配送運費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